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亮懿

152.3万浏览    2586参与
炖奶超可爱

误  入  敌  营


被迫(x)情去内壹


模板p2

误  入  敌  营


被迫(x)情去内壹


模板p2

覆俞
承受。 接受。 甘于。

承受。

接受。

甘于。

承受。

接受。

甘于。

花田种瓜

[亮懿] 桃花小红娘

一个为数学勇敢献身的故事


--------------------------------------------

为了防止神仙们不思进取,坐享其成,天庭为他们量身打造了适合ta的职业。

比如,李白作为凤凰仙君,担任动物保护协会会长。

甄姬成为天庭冷冻食品供应商。

百里玄策是娃娃机总负责人。

诸葛亮在渡劫飞升前,是稷下大学城教授,兼数学物理双学位,领悟了数学终极奥义后得道成仙。恰逢月老一职虚位以待,天庭人事部特邀诸葛教授担任月老。所谓月老,就是给指定范围内一群未婚男女牵红线。出于职业素养,牵线的唯一依据便是连接而成的多点图的数学美感。尽管这种做法遭到多人投诉,联名血书,诸葛月老...

一个为数学勇敢献身的故事


--------------------------------------------

为了防止神仙们不思进取,坐享其成,天庭为他们量身打造了适合ta的职业。

比如,李白作为凤凰仙君,担任动物保护协会会长。

甄姬成为天庭冷冻食品供应商。

百里玄策是娃娃机总负责人。

诸葛亮在渡劫飞升前,是稷下大学城教授,兼数学物理双学位,领悟了数学终极奥义后得道成仙。恰逢月老一职虚位以待,天庭人事部特邀诸葛教授担任月老。所谓月老,就是给指定范围内一群未婚男女牵红线。出于职业素养,牵线的唯一依据便是连接而成的多点图的数学美感。尽管这种做法遭到多人投诉,联名血书,诸葛月老依旧视若无睹,自顾自徜徉在数学的海洋中。

 

这一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诸葛亮独自坐在桃花树下,开始今日份的牵线任务。

首先将每个人在纸上标记成一个红点,测量出手中拥有的红线长度。

 

诸葛亮捧着散点图,愁眉深锁。

这次的点数十分的不巧。若是多一个红点,就可以连接成cartan对单李代数分类中的E6图,可是偏偏就是缺了这么一个点。

 

诸葛亮终日冥思苦想,始终没有想出另一种美妙的连法,既能让每个人都能有大于等于一条线的同时还能让多点图拥有数学美感。

 

黄昏时,任务时间将尽。

诸葛亮仰头望着天空,天色已薄暮冥冥,不由得一声暗叹,将最后一根红线一端牵到了自己中指上,成为了单李代数Exceptionals族最后一个节点。

 

而红线的另一端,恰好是司马懿。


影风风风风

草不行。这东西好好玩我必须分享一下。(淡黄的长裙 蓬松的头发。xxx。ooc严重。

软件。QQ涂鸦。

草不行。这东西好好玩我必须分享一下。(淡黄的长裙 蓬松的头发。xxx。ooc严重。

软件。QQ涂鸦。

雾里看风景

掐掐捏捏适度调情


用了空间上老师的模板♡

掐掐捏捏适度调情



用了空间上老师的模板♡

尘渊_.

明知不可为(完)

*最后一篇,字数少

*懿哥视角


我陪女朋友去许愿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坐在树上的男人,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可别人好像都看不见他。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就当没看到吧。

我和女友结婚了,我又见到了那个男人。他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我,眼神复杂。在我和新娘亲吻的时候,我看到,他哭了,心里很疼,可是找不到原因,他走了。

后来,我再一次见到他,是在医院。我在产房外等待,他凭空出现在我面前,神情痛苦又无奈。向我走了过来。

他吻了我,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心疼,难过,想哭。他又走了,我觉得,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过了几日,我听同事说,公园里那棵百年桃树着火了,一树桃花在大火中枯萎,化为灰...

*最后一篇,字数少

*懿哥视角



我陪女朋友去许愿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坐在树上的男人,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可别人好像都看不见他。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就当没看到吧。

我和女友结婚了,我又见到了那个男人。他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我,眼神复杂。在我和新娘亲吻的时候,我看到,他哭了,心里很疼,可是找不到原因,他走了。

后来,我再一次见到他,是在医院。我在产房外等待,他凭空出现在我面前,神情痛苦又无奈。向我走了过来。

他吻了我,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心疼,难过,想哭。他又走了,我觉得,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过了几日,我听同事说,公园里那棵百年桃树着火了,一树桃花在大火中枯萎,化为灰烬。“可惜了啊,活了百年的树,就那么烧了。”同事惋叹道……

又过了很多年,我真的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了。可我经常梦见,一个小男孩,他对着我笑,对着我说话,可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直到后来我在乡下遇到一个神婆。她看到我就说“唉,宁愿自己受罚也要换你这罪孽深重之人转世,可惜啊,有缘无分。”呵,“神婆”的话能信,我鄙夷的瞪了一眼那个“神婆”。她却仿佛没看见,喋喋不休地说,“你手腕上那个像极了刀剜出来的胎记是不是没了。”这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我愣住了,手上的胎记确实在几年前没了,仔细想一下,在桃树烧了之后就没了……等我回过神,那“神婆”却是不见了。

晚上,我又梦到了那个男孩,确切的来说我,这次是男人,他依然在笑,这次我看清了,他不是在对我笑,而是在对着我身旁的墓碑,我听清了他说的话“有人在我记忆里种了一棵桃树,从此以鲜血浇灌。”

……

终是黄粱一梦,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能看见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我手上的胎记消失了,他不会再出现了,永远都不会了,胎记没了,也就代表着我和他之间断了。

“有缘,无分。”

     (完)


                  

林向晓的大号被封了
今天先发三张 之后的慢慢补 不...

今天先发三张

之后的慢慢补

不能太招摇

东西在评论

今天先发三张

之后的慢慢补

不能太招摇

东西在评论

小绵羊
我真的对不起可能看了有好几遍的...

我真的对不起可能看了有好几遍的人了。这已经第三遍了。

我好不容易磕磕CP,容易吗我。


继续外链 

我真的对不起可能看了有好几遍的人了。这已经第三遍了。

我好不容易磕磕CP,容易吗我。


继续外链 

苟良一点都不狗

阅读指南:1.ooc预警

                  2.第一次发文,紧张张

                        (๑•́₃ •̀๑)...


阅读指南:1.ooc预警

                  2.第一次发文,紧张张

                        (๑•́₃ •̀๑)

                  3.小学生文笔

                     4.现代,杀手亮x杀手懿

                  

———————————————————


一片、两片、三片……

雪不停地下着。

灰色的山裹上了缟衣,一片死寂。

风穿过干枯的黑色枝干,肆意地奔跑着,呼叫着。

“砰——砰砰——”

枪声响起,停息在树上的留鸟拍翅而飞,直冲云霄。凄厉的叫声,在灰色的天空中撕开了一个口子。

风雪来的更大了。


司马懿靠着树干,在冷风中艰难地喘息着。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雪依旧没有停。

在茫茫的大雪中,他失去了与诸葛的联系。

他一边躲避杀手的追踪,一边寻找着诸葛的身影。

然而雪实在太大了,别说是人,就连一只动物的脚印都没有。

万径踪灭。

他找不到诸葛,同样,追杀他们的人也不易找到他们的踪迹。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司马懿无奈地想笑,但是冻僵的脸让他做不出上扬嘴角的动作。

“诸葛你这混蛋,我可是把命和你绑在一起了,你可千万别死啊。”司马懿在心中暗暗骂着他的老搭档。

心想,自己当初是不是脑子坏了,才会和他一起叛出组织。

这可不是自己执行任务的作风。


但是,谁叫自己喜欢那个家伙呢?

更何况,他说的那个远方,那个不会出现梦魇的远方,那个良心不用再受煎熬的远方。

听起来是那么美好。

却又那么不现实。

司马懿心里明白,那种地方他们这辈子都到不了。他们已经杀了太多太多的人,他们的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从组织下令杀的第一个人开始,他们就已经沾上了罪孽。

但是在黑暗里呆太久了,也是会渴望光明的啊。


他和诸葛亮都是孤儿,被组织收养,得了一条命,却成了组织的狗。

司马懿原本以为他会习惯,会习惯刀尖舔血的日子,会习惯麻木地执行命令,会习惯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他以为,只要一切习惯了就好。

但是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死在他手上的生命也越来越多,无辜的也有,罪恶的也有,只要出现在组织的名单上,他就必须成为刽子手。

渐渐地,他害怕了,罪恶感像一把大锁重重地压在他的心上。

胃液翻涌,喘不上气。

时间不会让他习惯。藏在心底的情绪只会让他的痛苦越来越深。

他越来越害怕睡着,只要一睡着,他就会看见自己躺在血河中,黑色的岸边堆积着一颗又一颗的人头,那些人睁着幽幽的双眼,直直地看着自己。

这时,他会惊醒,冷汗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

而诸葛亮,会紧紧地搂着他,把他的头压在他的胸口上,小声而又反复地说着,别怕别怕。

直到他再次睡着。

这是司马懿为数不多不会做噩梦的时候。

但诸葛亮那个家伙,明明自己也在害怕着。

当他从梦魇中惊醒,从诸葛亮的眼中看到了痛苦的自己。同时,也看到了,同样痛苦的诸葛。

那时,他便知道,他们都在泥沼中挣扎。无一幸免。

他愿意和诸葛叛出组织,不仅仅是因为他喜欢诸葛,愿意同他一起疯狂。更是因为他想要和诸葛一起去见见光明,一起去寻找两人的救赎。


司马懿虚弱地倚着树,抬起僵硬的头,想透过飘飞的雪,看看天。

天空依旧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景象。

“还真是晦气啊。一点太阳的影子都没有。”

司马懿沙哑的声音很快便淹没在急骤的风雪中。


他稍作休息,便起身继续前进。

四周都是雪,一片茫然。

他不知道该走向哪个方向。只是本能地走着。

司马懿扶着树,在风雪中艰难的前行。

呼吸都极为困难。

靴子踩在雪上发出微弱的嘎吱声,枯干和粗糙的树皮划破了他的手,开出了一朵又一朵殷红的花来。但是他根本感觉不到疼。

他的头已经开始变得混沌,身体的感官也开始变得迟钝。

无论是手上新的小伤口,还是先前躲避不及留下的枪伤,渐渐地,他都感觉不到疼痛。

“真是麻烦啊。”

司马懿咬了咬舌头,想保持清醒。

自己还没见到诸葛,还没有和他去到他口中的那个远方,怎么能就死在这种鬼地方呢?

他很想见到诸葛,不,是非常非常想见到他。


雪依旧是不知疲倦地下着,司马懿也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踉跄着往前走。

一步,两步,三步……

再多走一点,再多前进一点,应该就能找到诸葛了吧。

司马懿的脚印在雪地上形成一道曲曲折折的小径,但新一轮的风雪降临,地上又是一片平整的雪。

司马懿感到,肩上的雪越来越重了,压的他使不上力气。

“扑——通——”

是肉体重重撞击地面的声音。

残存的感官告诉司马懿这地面冰冷,催促他快点爬起来。

但是啊,背上的雪实在是太重了。他起不来啊。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戴着黑白高帽的无常,站在一旁,等着自己咽下最后一口气。

“果然,还是下了地狱吗。”

像他们这样的人不是注定去不了天堂吗?他又在期待着什么啊?

但是,所幸,在他黑暗的日子里,能遇见诸葛。

这已经是上天对他特别的关照了。

这不就已经够了吗?

司马懿虽然在抱怨着,但他一点儿也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即使狼狈地死在这荒凉的山里,他也不曾后悔。

司马懿准备闭上双眼,平静地等待黑白无常用锁链勾走他的魂魄。


蓦地,在他阖眼的瞬间。

他看到了,看到强风拂去不远处的雪,一株梅花映入眼帘。

“无常大哥,对不住了。我这命你们可能要等会收了。”

“要是我现在就这么死了,到了下面,诸葛那家伙可能就找不到我了。”


司马懿伸出冻紫的双手,靠着臂膀,一点点地匍匐着前进。

三寸,两寸,一寸。

司马懿抬手,折了一枝梅。随后侧了身子,将它攥在手心,小心地吹去梅花上的雪。

现在,诸葛那家伙,一定能找到自己了吧。无论是到了地狱,还是到了下辈子,下下辈子。

看着小小的白色梅花,司马懿笑了。

尽管这笑看起来像是在哭。


曾经,有个漂亮的蓝发少年,折了一枝梅送给司马懿。他告诉司马懿,他像极了这傲雪凌霜的梅花。

尽管将男子比作花,听起来唐突而又不恰当。

但是司马懿,一直记得,那个拿着花的陌生少年,在阳光下,眼眸清亮,笑容明灿。

后来,司马懿也爱上这开在冬天里的精灵。


诸葛亮是司马懿生命里的一道光。

自从被双亲扔在了冰冷的雪夜里,司马懿便在自己的周围筑起了一堵密不透风墙。

然而,诸葛亮却打碎了那道实则脆弱的墙,带着光,走进了他的生命里。

明明和他同样处在深渊,却依旧会拉着他,走向光明。

这就是他的独一无二的光。


那天的花,让本没有交集的他们,连在了一起。

渐渐地,他们熟络起来,成了知心的朋友,甚至到后来,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彼此唯一的爱人。

司马懿没有上过学,诸葛亮就在组织训练的空隙教他识字,念诗和故事给他听。也会告诉他,他们各自名字的含义。

“懿,是美好的意思。而亮,是光。光呢,会让人想到美好的事物。这说明,我们注定是天生的一对。”

司马懿赞同的点点头,诸葛说的没错,亮就是光。诸葛就是光。

这些小小的时刻,让司马懿觉得很温馨。无论何时何地回想起来,心中也依旧会溢着满足和幸福。


后来,他和诸葛活过了组织的训练,成了搭档,一起执行任务,一同成了组织中顶尖的存在。

有一次任务的途中,出了背叛者,不知情的诸葛落了险。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忤逆组织的命令,只身去救了诸葛。

所幸,他找到了他的光。

躺在病床上的诸葛,脸色苍白地就好像随时都会离开自己。

司马懿觉得自己好像快哭了。

从听到诸葛出事消息的那一刻,司马懿就害怕了。甚至比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杀了人,还要害怕。

那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诸葛了。

他坐在病床边,朦朦胧胧地记得自己好像表了白。

后来,诸葛醒了。第一眼,看到他,便附在他的耳边笑着说,他也喜欢阿懿。

热气吹着司马懿的耳廓,他感觉心里酥酥麻麻的。

之后他们就自然地成为了恋人。

他们是搭档,是朋友,是恋人。

是在冬天里可以一起看梅花和落雪的人。

诸葛出院后,以工作为由向组织申请,正大光明地和司马懿住在了一起。

不执行任务的空隙,他们活得就像是人间普通的恋人。

简简单单,甚至是冬日瓶中的一枝梅,都能让司马懿感到幸福。

恋人的温情稍稍冲淡了痛苦,让他们能有喘息的机会,记得自己依旧是人,依旧生活在人间。


但是罪孽不会那么容易洗清。

噩梦依旧会缠身。

在司马懿一次次从梦中惊醒后,诸葛告诉了司马懿他心中的远方。

司马懿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听完诸葛的话。

当诸葛问他,他是否愿意和他一起离开的时候。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抱着他,将诸葛蓝头发的脑袋压在自己的胸前。

司马懿猜诸葛哭了,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衬衫湿湿的。

但是他分明又听到了诸葛轻轻的笑声。

他轻轻地拍着诸葛的背,就像诸葛平常哄着做噩梦的他那样。

前路未知,这是他们两人做过最疯狂的举动。

对于背叛者而言,死不是最痛苦的事。对于这一点,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不怕吗?”

这是诸葛的声音。

“有你。”

这是司马懿自己的声音。

“嗯。有你。”



司马懿将手心的梅花,放在了残有余温的胸口处。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

天地彻底的黑了下去。

山中的雪,伴着吹落的梅花,安静的停在了黑发青年的身上。

如今这一世,除了漂泊的北风,已无人再会替他拂去肩上的落雪了。


“找到了,司马懿在那。”拿枪的男子冲他的同伴说道。

“小心那家伙使诈。这小子诡计多得很。”另一人出言提醒。说完,便用枪瞄准了司马懿,想确定司马懿是不是真的死了。然而,还未扣动扳机,便被同伴拉着跑向了远处。

“快走,雪山崩了。”


霎时,玉山倾泻,洁白的碎玉无声地藏住了青年的身体。

无人再能发觉。

除了一株吐着幽香的白梅,在寒风中傲然绽放。






影风风风风
侧脸我真的画不好了。

侧脸我真的画不好了。

侧脸我真的画不好了。

呀呗

🍬

小小的司马懿晃着脚。


食物的香气令他好奇地仰起脑袋来,鼻尖动一动,再动一动……


“是、糖醋鱼吗!”


“糖醋鱼。”


葡萄一般湿漉的大眼睛由是嚯地发亮,半个身子都迫不及待地撑起来,张开嘴巴露出小而白的乳牙:“啊——”


抱着勺子满满当当吞下一大口精心挑去细刺的鱼肉,软糯的脸颊也撑得鼓鼓的,十分满足地眯起眼。


“要细嚼慢咽哦,小懿。”


点头。


“好吃吗?”


一面咀嚼一面东张西望。颊边沾上饭粒微微发痒,伸出小舌头几次试图去舔掉,无奈舌尖拼尽全力也实在够不着,只好换作小手抓住,要塞进嘴里去。


“小懿?”


啊喔……


就算被抓包,也要十分...

小小的司马懿晃着脚。


食物的香气令他好奇地仰起脑袋来,鼻尖动一动,再动一动……


“是、糖醋鱼吗!”


“糖醋鱼。”


葡萄一般湿漉的大眼睛由是嚯地发亮,半个身子都迫不及待地撑起来,张开嘴巴露出小而白的乳牙:“啊——”


抱着勺子满满当当吞下一大口精心挑去细刺的鱼肉,软糯的脸颊也撑得鼓鼓的,十分满足地眯起眼。


“要细嚼慢咽哦,小懿。”


点头。


“好吃吗?”


一面咀嚼一面东张西望。颊边沾上饭粒微微发痒,伸出小舌头几次试图去舔掉,无奈舌尖拼尽全力也实在够不着,只好换作小手抓住,要塞进嘴里去。


“小懿?”


啊喔……


就算被抓包,也要十分帅气地摊开手心给他看,奶声奶气地宣称:“小懿可没有吃手手啊,诸葛亮!”


司马懿,今天也是好孩子。

覆俞

可爱的黑猫,但我的手机里只有一张。

不过,还挺符合司猫懿的气质的。

黑巧克力味的司猫懿🐈。

可爱的黑猫,但我的手机里只有一张。

不过,还挺符合司猫懿的气质的。

黑巧克力味的司猫懿🐈。

呀呗

🍬

•诸葛亮先生限定食谱


首先,把司猫懿放入盛满黑巧克力的锅中。然后清洗餐勺。


将锅置于煤气灶上,用最低温度慢慢化开巧克力。蛋分离,分别放入2个干净无油无水的盆中。先打发蛋白,分3次加入40克糖粉,打到干性发泡为止。把奋力攀爬的司猫懿从餐勺里赶到巧克力锅。清洗餐勺。


蛋黄中加入牛奶,油,砂糖,可可粉,筛入低粉,用橡皮刮刀搅拌均匀。将蛋白糊放入蛋黄糊中,轻轻从下到上的翻匀,不要旋转搅拌,否则会消泡。把奋力攀爬的司猫懿从餐勺里赶到巧克力锅。清洗餐勺。


倒入模具,震出大气泡,烤箱预热150度,中层上下火,烤40-45分钟。把烤好的蛋糕连模型一起倒扣在架子上,1小时后脱模。把浑身沾...

•诸葛亮先生限定食谱


首先,把司猫懿放入盛满黑巧克力的锅中。然后清洗餐勺。


将锅置于煤气灶上,用最低温度慢慢化开巧克力。蛋分离,分别放入2个干净无油无水的盆中。先打发蛋白,分3次加入40克糖粉,打到干性发泡为止。把奋力攀爬的司猫懿从餐勺里赶到巧克力锅。清洗餐勺。


蛋黄中加入牛奶,油,砂糖,可可粉,筛入低粉,用橡皮刮刀搅拌均匀。将蛋白糊放入蛋黄糊中,轻轻从下到上的翻匀,不要旋转搅拌,否则会消泡。把奋力攀爬的司猫懿从餐勺里赶到巧克力锅。清洗餐勺。


倒入模具,震出大气泡,烤箱预热150度,中层上下火,烤40-45分钟。把烤好的蛋糕连模型一起倒扣在架子上,1小时后脱模。把浑身沾满巧克力、一塌糊涂的司猫懿捞起来,坐在蛋糕上。


别忘了在他怀中放一颗草莓,让他抱好。

最喜欢仲达辽

甜腻腻的日常(快开学了最后一波糖)

     清晨

     “我做饭哦。”诸葛亮摸了摸司马懿的头,昏暗的环境给了她一种想抱着他继续睡觉的冲动,不过不出意外现在已经快正午了

     “不要不要。”司马懿蹭了蹭他的胸膛不让他离开

     “...”啧,犯规吧..

     有个喜欢赖床的男朋友怎么办呢,当然是陪他一起睡觉啦...


     清晨

     “我做饭哦。”诸葛亮摸了摸司马懿的头,昏暗的环境给了她一种想抱着他继续睡觉的冲动,不过不出意外现在已经快正午了

     “不要不要。”司马懿蹭了蹭他的胸膛不让他离开

     “...”啧,犯规吧..

     有个喜欢赖床的男朋友怎么办呢,当然是陪他一起睡觉啦

    

    下午

    “唔。”司马懿在诸葛亮的胸膛蹭了蹭脸后终于睁开了眼睛“我饿。”  

    “点外卖啦,是你喜欢的那家。”诸葛亮亲了亲他的额头

    “爱你。”司马懿亲昵的蹭了蹭他的鼻尖

    “我也爱你。”诸葛亮最喜欢没睡醒和刚起床的司马懿了,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总是特别直率

    

    晚上

    “啊啊这什么队友,诸葛亮快上号带我。”

    “好的!”

    ...

    “诸葛亮我想吃东西快给我拿。”

    “好的!”

    ...

    “亲一口行不行。”

    “滚。”

    “....”

    

    凌晨

    “宝贝,我想...”诸葛亮将头埋进他的颈窝

    “别想。”司马懿背对着他打算睡觉

    “就要。”

    “唔!”

    不得不承认霸王硬上弓这招很好用,虽然司马懿抓的他的背有点疼就是了..好像肩膀也被咬了好几处来着

    

   🌞🌞🌞🌞

   集美们这是最后一波糖,暑假在回归吧,以后更新可能也不会那么勤快了,我想当个评论区大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