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亮统

81.4万浏览    2606参与
谁明

【亮统R】盛宴(下)

似为配合这边的演出,婚礼又奏响另一篇更为欢畅的乐章,连乐器都忍不住跟随人们的舞而动般,克制不住的兴奋,意图将盛宴继续推向将至的高潮。

新郎和新娘不知是否还在继续他们爱的跳舞,客人的欢歌笑语从未停歇,他们已经忘记了曾目送过两个暧昧的年轻人离场。

外面与这里相隔不过一道墙,一段路,但是仿佛已经彼此隔绝了,再热闹的声音也传不进来一样,如浪花一样拍打在墙壁上又滑落回热闹的海洋里。

此处剑弩拔张,静的只闻呼吸声。

元歌脸色不是很好,像是灰白的陈旧墙壁。

自他有记忆以来,是的,他曾不知为何失去过一段记忆,像是人生被挖去了一段空白。但这段空白在失忆的他看来,并不影响他的生活,大概是无足...




似为配合这边的演出,婚礼又奏响另一篇更为欢畅的乐章,连乐器都忍不住跟随人们的舞而动般,克制不住的兴奋,意图将盛宴继续推向将至的高潮。

新郎和新娘不知是否还在继续他们爱的跳舞,客人的欢歌笑语从未停歇,他们已经忘记了曾目送过两个暧昧的年轻人离场。

外面与这里相隔不过一道墙,一段路,但是仿佛已经彼此隔绝了,再热闹的声音也传不进来一样,如浪花一样拍打在墙壁上又滑落回热闹的海洋里。

此处剑弩拔张,静的只闻呼吸声。

元歌脸色不是很好,像是灰白的陈旧墙壁。

自他有记忆以来,是的,他曾不知为何失去过一段记忆,像是人生被挖去了一段空白。但这段空白在失忆的他看来,并不影响他的生活,大概是无足轻重的。记忆里,在他的杀手生涯,他并不是没有遇到过险境,听过威胁恐吓的话,即便是生死一线的境地,从来都没有露过胆怯,然此时此刻,铿锵有力的四个字,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出来,从诸葛亮嘴巴里面说出来,元歌就不由胆怯,胆怯到甚至让他一瞬间觉得好像对方只要是诸葛亮,在任何方面,他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了。

他眸光微颤,如鱼跃湖面,碎了湖镜,但又快速匿于水下。

这细微的变化皆被诸葛亮收拢在眼底,他不动声色观察着元歌一丝一毫的反应,问道:“怎么,害怕了?你也会害怕?”

元歌嗤笑道:"怕?我只是没有想到名声在外的诸葛先生竟是有这等怪癖?怪不得没有桃色传闻,原来都死完了,是我失策了。"

诸葛亮挑眉,气定神闲,桎梏元歌的手脚一刻也不敢松懈,懒懒道:“还嘴硬?”


盛宴 

长安祭

【Being Towards Death】

(古风向)师生恋?


舞台下的昏暗灯光,照不清你的面容,是悲是喜?

桃花源的无拘无束,窥不见你给予的天光,是情是劫?...


(古风向)师生恋?


舞台下的昏暗灯光,照不清你的面容,是悲是喜?

桃花源的无拘无束,窥不见你给予的天光,是情是劫?

                                                    ————题记

    

1

长安的夜幕总是如同一幅画卷,令人神往。那些行走在街头的商人摊贩与买客优伶创造着盛世繁华,昏黄烛光与美妙歌舞的交织让人沉醉。

在那座不起眼的戏梦小楼里,住着一位倾国倾城的舞姬。

梳妆打扮的花魁,小心翼翼地拿起妆盒最右侧的翠玉发簪,递给身后的人,柔声道:“阿傀,帮我把它戴上吧。”举手投足间,竟透露出些贵族公子的气场,白皙纤长的手指拿着画笔在眉眼之间勾勒出几瓣凋零的花叶,稍稍向上微挑的眼角之尾带着令人不易察觉的桃花粉,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他的心上人给他的。唇间含着的红色薄纸被他取下。铜镜中,本来苍白没有血色的面容被他粉饰得如百花丛中最亮眼的那一朵。

“庞公子,今日的演出,他会来。”站在他身后的人悄声地告诉他。

“知道。”

2

涂抹的胭脂里带着迷香,他登上纸醉金迷的舞台之时,听到的只有一阵阵的欢呼与尖叫,带着面纱的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兰花指的修饰让本具极富魅惑力的半张脸霎时犹如妖精一般勾人心魄。

三个月都不曾出场的花魁今日一现,轰动全城。

多少人为了这一睹芳容不惜倾家荡产,更有甚者,为之发狂。

坐在最前排中间的那位公子,托起檀木桌上的茶杯,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位站在舞台中央的白发舞者,轻泯一口微热的清茶,指尖在白瓷杯上停留了一会,随即,瓷杯与杯托的微小碰撞声淹没在嘈杂的呼喊声中。

“倒是个不错的美人。”他的眉眼之间放松了几分,那双深不见底的蓝色眼眸里,映出那人曼妙的舞姿。

3

“去和掌柜的谈谈,今晚这位美人,我的了。价随他开。”淡漠的话语里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站在身侧的侍从低下头,表示已经接收到信息,往掌柜的方向走去。

舞台上的美人向诸葛亮的方向看了一眼,水灵灵的眼睛与极致的妆容竟让诸葛亮有些许的心动,楚楚动人的眸子夹杂着极具诱惑力的眼神,第一次有人用容貌打动了诸葛亮

舞者收起所有的动作,纵身一跃,跌入诸葛亮的怀中,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仰望着他。

4

诸葛亮见势搂住他那纤细的腰,那么娇艳欲滴的一只躲在怀里任谁都会经受不住的吧。

他的指尖划过那人的面纱,想要揭开却被他拦住。

“公子想让所有人都看到鄙人的容貌么?”怀中人凑到他的耳旁,温热的气息竟让诸葛亮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他的声音很柔,柔得让人不忍心拒绝,却也冷得像冰,没有一丝丝的情感。

诸葛亮抱着怀中的人,起身离开座位,招来了无数人充满恨意的目光,那些市井之徒堵在了诸葛亮面前,想阻止他带这个人走,看到诸葛亮像个书生的样子,便料定他没有武功,愈发嚣张跋扈地从他手中想要抢人。

“把他给我!饶你不死!”那些拿着刀的糙汉凶神恶煞的,像是随时要把弱不禁风的两人吃掉一样。

诸葛亮脸上的神色愈发冷淡,“是么?”低沉的语音穿透力极强,三个糙汉抡刀的动作凝固在一瞬间,三枚极其细小的暗器穿过胸膛,剧毒蔓延开,三人倒在了地上,全场瞬间鸦雀无声,纷纷为两人让开了一条道路。

5

烛影摇红,纱幔垂挂在古色古香的房间内,若隐若现的铜镜里是他被褪下面纱白皙的脸和鲜红如血的薄唇。掀开床边的红色挂纱,他将抱在怀里的人放在绵软的小床,欺身压上。身下人没有半点脸红的意思,只机械地将头偏向一侧,倒也没有不情愿。

“怎么?有勇气将我引到这,没有勇气继续深入了?庞公子?”他深不可测的心计全然表现在了深邃的瞳孔之中,嘴角的弧度说像是一抹暖阳照亮他黯淡无光的世界,却也像天仙子一般毒噬着心脏。

额前深蓝色的碎发稍稍垂下,食指指腹轻点在庞统吹弹可破的脸颊上。

“庞公子这幅完美无缺皮囊上,沾了多少皇公贵族的血呢?亮是不是其中一个呀?”玩味戏谑的语气入了身下人的耳,那人依旧波澜不惊,反而正过脸,天真烂漫的笑容在小巧精致的脸上如同最妖艳的花朵,若说莲花是“濯清涟而不妖”,他这算是在最纯洁的花朵之上点缀最干净清澈的露水,可他偏就以最极致的纯粹,勾动着最冰冷无情的心。

“公子说笑了,士元只是觉得公子与众不同,在今日的观众席中,唯公子一人气质出众。”

“所以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刺杀失败,你会落得什么下场?”诸葛亮猛地逼近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托起他的下颌,迫使他不得不看着自己的眼睛。

他的眼里真的就只有他,只有那张惹人怜爱的脸,仅此而已。

6

“你在说什么?”庞统两眼无辜地望着他。

“罢了,你要假装不知我也没办法,只是……”未说完,诸葛亮便俯身凑到庞统耳边,“多有得罪了。”

一吻封唇。

他熟练地用柔软的舌尖撬开他的唇齿,袭卷掠夺着他小小空间里的一切,而庞统也没有反抗,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恰巧迷香又愈发逐渐吞噬着诸葛亮的理智,他被这个磨人的妖精蚕食着昔日的静默与淡然。手也不自觉地放到了身下人薄如纱的衣物之上,像是要把两人之间最后一层阻隔撕破。

朦胧间,他似乎闻到了熟悉的桃花香……

银晃晃的锋利匕首从床边抽出,他假意迎合着人的亲吻,右手举起匕首正对他的左后背,只要他稍稍往下一刺,诸葛亮必将命丧九泉之下。

“怎么不动手?”诸葛亮忽地睁开方才吻得入迷时闭上的双眸,笑着问他。

“舍不得我么?毕竟,我长得这么符合你的审美,你说,是也不是?”

这次,庞统没有再回话。

7

诸葛亮从他身上起来,披上了方才被扔在一旁的衣物,“没得到你的允许之前,我再也不会碰你,抱歉,我高估了自己的自制能力,刚才的事全当没发生过吧。还有,你的任务没有失败。”他坐在庞统的梳妆台旁整理着自己的发冠。

“任务……没有失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庞统有些惊讶。

“若我所猜不错,下达任务的是你师父,”诸葛亮靠近他,故作神秘地在他耳旁说,“也是你的心上人——武陵仙君。”

庞统似乎被人说中了心里话,脸上微微有些泛红。

“任务内容是,刺杀长安第一富贾的少爷诸葛亮,无论使用什么手段。”

诸葛亮的唇角泛起笑意,撕掉那张人皮面具,眉眼之间尽是对他的宠溺,“很不巧哦小徒弟,我是诸葛亮,代号武陵仙君。心事被我发现了吧?还不承认?”

“师……师父……,我……”庞统低下头,一时间没有了言语,像只被抓到在偷吃主人小鱼的猫咪一般。

诸葛亮不知从哪拿出他的羽扇,轻拍了庞统的小脑袋,笑着说,“你啊你,承认喜欢为师这么难吗?害得为师偏得想出这么个主意,小机灵鬼?”

庞统小声嘀咕着,“师父你知道就行了嘛,干嘛非要……唔……”

话还没说完,便被诸葛亮强势的吻堵了回去。

8

“可亮想听士元亲口说。”

“士元……士元喜欢阿亮啊……”

—————————END————————

萧酒

『实验体日记』〈其一〉

    脑洞流产物

    ummmmmm想写一个指挥官亮×原皮美人统

    应该有后续

    以元歌视角写的uuuu


    “实验体13506号,意识唤醒开始。”冷硬的机械合成音宣布着第13506次实教的开始。

    “诶,这已经是第13506次了,指挥官还不打算放弃吗?”“看指挥官的样子怕是一定要把凤雏上将意识唤回来的。...

    脑洞流产物

    ummmmmm想写一个指挥官亮×原皮美人统

    应该有后续

    以元歌视角写的uuuu


    “实验体13506号,意识唤醒开始。”冷硬的机械合成音宣布着第13506次实教的开始。

    “诶,这已经是第13506次了,指挥官还不打算放弃吗?”“看指挥官的样子怕是一定要把凤雏上将意识唤回来的。“可是凤雏先生的意识己经消散干净了啊!”“为了一个上将浪费这么多资源,值得吗?”“指挥官肯定是疯了!”“嘘, 别说了,指挥官看到这边来了。”

       嘈杂的议论声如同潮水一般灌进我的耳朵。指挥官?凤雏上将?意识消散?他们在说些什么?啊,我又是谁呢?

       我竭力的想要睁开沉重如灌铅的眼皮,头疼晕沉得像要炸开。耳鸣和恶心想吐的感觉不断上涌,我想,干脆就这么昏过去算了

       但是啊,总觉得有人在等我。等我醒来,等我睁开眼。这股意志支撑着我掀开了眼帘,意识模糊不清,入目的是一片刺目的苍白和一抹蓝色的身影。

       那是我生命的第一眼,他是我第一个看见的人。

       一个周身萦绕着仿若实质寒气的男人。他有着被造物主偏爱的英俊面孔,一双湛蓝如同大海的眼眸,可是那双眼睛里只有大海的颜色,并没有海的温和平静,反而充满了能够溺毙人的寒凉与冷酷。

       他,就是指挥官吗?

       现在指挥官的这双眼睛看着我,像在看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冰冷的眼神让我如同溺于深海,他的眼眸里有着显而易见的失望,好像……还有一丝悲伤?也许是我看错了吧,可我想开口,我想替他抚平皱紧的眉头。呼吸机罩住我的口鼻,仿佛堵住我所有的言语,眼看着他就要转身离开,我拼尽全力地想要开口,却只从嗓子眼里挤出破败如柳絮的呓语:“阿亮……”

       本来转头走掉的指挥官猛地停下了脚步,他眼中的震惊与惊喜无以复加,片刻才有所收敛,他快步地朝我走来,伴随着各部门实验员惊疑的声音。

       “怎么回事?我们并没有给实验体植入任何记忆啊?”“实验体的脑部记忆模块出错了吗?”“到底什么情况?”

       我没撑多久就陷入了昏迷。但是在那之前,我仿佛感受到了一点湿润划过我的脸庞。那是我的泪水吗?还是那个指挥官的泪水?或者是我们两个的?没有人能够给我答案,直至今日我也不知道。

       

隋炀

莫问归期(七)神明统×恶魔亮

“阿啾!”坐在办公座椅上的司马懿打了个喷嚏,转动着椅子过去,不出所料地看到紧盯的着他的诸葛亮。

“啊别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司马懿拿起桌子上的茶一饮而尽,自言自语道“大概是因为被发现留下来的东西是假的了?果然还是要靠小师弟的…这种事情他可比我擅长。”

“为什么救我?”诸葛亮的动作没有半分的改变,他静静地看着司马懿。

“不过是曾经欠你一个人情罢了,别想太多。”司马懿把玩着桌子上的茶具,给面前的诸葛亮泡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诸葛亮看着杯里的那片因为水中的小漩涡而不断起伏的茶叶,而司马懿却是状似不经意间的询问“你觉得记忆这种东西,是可以被储存起来的吗?”

诸葛亮的眸子中出现了几分波动。...

“阿啾!”坐在办公座椅上的司马懿打了个喷嚏,转动着椅子过去,不出所料地看到紧盯的着他的诸葛亮。

“啊别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司马懿拿起桌子上的茶一饮而尽,自言自语道“大概是因为被发现留下来的东西是假的了?果然还是要靠小师弟的…这种事情他可比我擅长。”

“为什么救我?”诸葛亮的动作没有半分的改变,他静静地看着司马懿。

“不过是曾经欠你一个人情罢了,别想太多。”司马懿把玩着桌子上的茶具,给面前的诸葛亮泡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诸葛亮看着杯里的那片因为水中的小漩涡而不断起伏的茶叶,而司马懿却是状似不经意间的询问“你觉得记忆这种东西,是可以被储存起来的吗?”

诸葛亮的眸子中出现了几分波动。

司马懿却是也给自己沏了杯茶,他一手托着茶杯盏,另一手打开了杯盖,小心翼翼的吹了吹,又再次询问了一个问题。“你记忆里的,都是真的吗?”

都是真的吗?

诸葛亮看着那片最终缓缓坠入杯底的茶叶,许多记忆在他面前闪过。

他抬起了头,目光再次锁定了对面的司马懿。

“说重点。”

“哦——你现在的记忆全部都是假的。”司马懿抿了一口茶水“作为冥界之主的我,掌管着人们的生死,自然也包括记忆。”

“所以?”

司马懿将茶具放回,翘起二郎腿摸着下巴打量着对方“我原本是想按原先的计划直接抹除你的记忆,没想到你对师弟的执念居然这么深,所以就只能对它做了点无关紧要的小修改。”

“你改了什么?”

司马懿打了个响指“身份。”

周围的一切随着司马懿的动作而变得破碎迷离起来,那些景物在诸葛亮的面前逐渐扭曲,混合起来的诡异色块让他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你也要杀了我吗?”

那个遍体鳞伤的孩子躺在被鲜血浸染的地面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是”

诸葛亮听到自己这样回答。

“那就动手。”那个孩子的脸上依旧没有半分波动,似乎死亡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但不是现在。”诸葛亮看到自己蹲下身子将小孩抱起:“我的宿敌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死去。”

“那你就会被这样的我杀死。”那孩子挣扎着伸出手去勾他的脖子,想要借此来将他杀死。

“好好休息。”他伸手抓住了小孩的手,将其施展了禁锢术后一脸的淡然。“病患不可以乱动。”

……

“上神大人您可要三思啊!怎么能将魔界之主养在身边!!!应该将它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杀死他才对!!!”

“他是我的宿敌,我自有分寸。”

——

“阿亮—”已经成长为青年的小孩出落得越发精致,似乎一颦一笑之间便可夺去无数人的心魂“阿亮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神是不会有情感的,恶魔也是。”

他听到自己这样回答。

不,不是的,神是可以有的,他喜欢他,他爱他的!诸葛亮看着那个成长为青年的小孩低落下来的样子,徒劳地大声喊道。

“这样啊……”庞统轻声呢喃了一句,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别走……

等等我……

诸葛亮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心脏那处似乎疼的越发厉害,他的意识直接从那些画面中被抽离出来。

隋炀

爱要大声说出来

爱要大声说出来

嗯……崩皮了崩皮了(被打)

微狄芳和瑜乔,主亮统

贺文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๑¯ω¯๑)

【一】

诸葛亮最近很苦恼,因为他发现自家的小师弟开始躲着他了。

不管是在河道,草丛,亦或是防御塔。

每当他要接近小师弟时,对方都会使出一二技能把那个冷冰冰的傀儡丢在他的面前。

大眼瞪小眼,相看两生厌。

难道是被发现了?诸葛亮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看着继续面无表情与他对视的傀儡。

不应该啊……他明明隐藏的这么好。

【二】

“喂——你在做什么???”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庞统吓了一跳,手中的丝线无意识的收回,直接把盯着傀儡看个不停的诸葛亮给击飞...

爱要大声说出来

嗯……崩皮了崩皮了(被打)

微狄芳和瑜乔,主亮统

贺文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๑¯ω¯๑)

【一】

诸葛亮最近很苦恼,因为他发现自家的小师弟开始躲着他了。

不管是在河道,草丛,亦或是防御塔。

每当他要接近小师弟时,对方都会使出一二技能把那个冷冰冰的傀儡丢在他的面前。

大眼瞪小眼,相看两生厌。

难道是被发现了?诸葛亮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看着继续面无表情与他对视的傀儡。

不应该啊……他明明隐藏的这么好。

【二】

“喂——你在做什么???”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庞统吓了一跳,手中的丝线无意识的收回,直接把盯着傀儡看个不停的诸葛亮给击飞——

“第一滴血!”

峡谷的播报声顿时响起,庞统忍不住掩面。

完蛋了。

“原来你是要蹲诸葛亮的草丛啊!”声音的主人凑到庞统面前,一对毛茸茸的大耳朵格外瞩目“庞统好厉害,不过诸葛亮可没有我这样的本事——可以看到敌人在草丛里。”

“不是的……”

那个傀儡猛然出现在李元芳的面前,嘴巴一张一合。

“……我没想到阿亮的一血,我……只是在想怎么表白。”

“表白?!”

李元芳的眼睛唰的亮起“就像是周瑜对小乔做的那样??”

“嗯……”傀儡做着戳手指的动作,似乎是很不好意思。

李元芳歪了歪头,头上金铃随着他的动作而发出悦耳的叮当声:“那你怎么表白呢——”

“……”傀儡默默抬头望天。

看到傀儡没有再回话,李元芳试着提出建议“你可以试着含蓄一点?像我天天都在喊狄大人~下月的工资评定请对我温柔一点。”

“……可以吗?”傀儡适时的跟着歪头。

“肯定要试试啦,总不会有什么损失——爱要大声说出来。”

【三】

“听说你被庞统拿了一血?”周瑜漫不经心的在防御塔下放了一把火,看了眼蹲在草丛里浑身低气压的诸葛亮。

“别说了……”诸葛亮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嚎,他以手掩面:“士元最近都一直在躲我,他是不是知道我喜欢他了。”

“知道又如何?”周瑜看到防御塔原先的火灭了,连忙上手又添了一把:“爱要大声说出来,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呢?而且你一直跟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表白,更像是个严格的师兄一直在检查他的实力。”

“我那是在寻找合适的时机。”诸葛亮微微偏过头去,半响后对着周瑜小声开口“你说的那个……真的管用?”

“那当然。”周瑜肯定的点头,“我和小乔就是这样。”

“可是士元都不与我见面……”

“那就引诱他出来呗,他不是一直喜欢跟着你吗?嗯?好像自从你反跟着他之后,他就不跟你一个阵营了。”

周瑜的话又是在“不经意”间狠狠地戳了诸葛亮一刀。

“这事我知道。”语气里满是冰冷。

周瑜抖了抖身子“啊,那没什么事情了……祝你表白顺利?恰好明天是5月20日。”

“谢了。”

“客气,我更应该谢你。”

“嗯……?”

“周瑜摧毁敌方防御塔!”播报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周——瑜——!”

【四】

今天的蓝爸爸很开心。

因为他终于可以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虽然这个被自己揍的“地主”显然有些……哦不,是非常傻。

一有技能就往身后丢的那种。

正当蓝爸爸以为自己可以打死面前的诸葛亮而名垂千古之时——

又一个“诸葛亮”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诸葛亮的血条与自己面前的这个丝毫不差。

等等!这还带批发的……?

只见那之前的的诸葛亮绕着自己面前的这个转了几圈,然后突然伸手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身上。

嗷!!!

看着自己头上的鲜红的暴击数字2096,蓝爸爸立刻往“地主”身边挪了挪。

居然是伪装起来的傀儡……自己还是继续打这个“地主”好了。

看到士元的傀儡出现,诸葛亮心下一喜,立即做着发呆的样子,一下又一下地普通攻击。

发现诸葛亮的血条已经几乎看不到的傀儡在原地着急的转了几圈。然后庞统便使用二技能换位,朝着蓝爸爸放出了一波技能——

——同时很贴心的没有打到本来就残血的诸葛亮。

而诸葛亮的最后一次普攻键也再次发出。

蓝爸爸轰然倒地。

漂亮。

诸葛亮不由得在心里赞叹一声。

而庞统也在此时完全的暴露在诸葛亮的面前。

“咳……”诸葛亮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脸上泛起了些许的红晕,庞统也低垂着脑袋,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很长很长时间的沉默。

“士元。”诸葛亮忍不住开口出声。

脑子里不断回放李元芳话的庞统立刻脱口而出“请对我温柔一点!”

……

诸葛亮:???谁tm教庞统这种话的?

庞统:……完蛋,阿亮没听懂,阿亮没听懂,阿亮一定要没听懂我在说什么……

“你……都知道了?”诸葛亮开口,面上有几分不自在,“我倒是没想到士元你知道的这么快…亮其实…”

“知道什么?”庞统一脸的不明所以,看向诸葛亮,“我应该知道什么?”

诸葛亮说到一半的话顿时卡在喉间,顿了许久才结结巴巴地道出。

“心……心悦于你。”

声音到后面已经低不可闻。

“生命绽放于战场,璀璨却仅限于你的眼中。”庞统开始一本正经的表白起来。

诸葛亮的脸上顿时红了,智多近妖他顿时就明白了庞统在干什么。

“我好像听到了阿亮的呼唤。”

“追随阿亮的追逐!”

“我生命的提线,掌握在你的手中。”

诸葛亮终于忍不住迈出一步,将庞统拥入怀中。

“别做任何人的傀儡。”

——————大甜文后续—————

统:当然不做别人的,只做阿亮的。

亮:(捂脸)别…别说了…

碎糖甜筒打八折

我直接和诸葛亮结婚,晕了晕了

我直接和诸葛亮结婚,晕了晕了

隋炀

小脑洞——520的小甜饼~?(大概叭)

当统主动亲亮——

亮:(挑眉)想要了?

统:……

所以亮要脑子里只有这种东西对吧对吧…

当亮主动亲统——

统:【阿亮亲我了,阿亮亲我了,awsl】

表面上是可以从头红到脚,脑袋甚至在冒烟【灵魂出窍状】

亮:(笑)【士元又害羞了呢】(抬头看了一眼突然手脚错乱起来的傀儡)

敲,我果然只能用文字而死活更不出来这种激动的场面吗?(可恶)

啊大甜文在码了在码了~

害,依旧迟到的我〒▽〒

小脑洞——520的小甜饼~?(大概叭)

当统主动亲亮——

亮:(挑眉)想要了?

统:……

所以亮要脑子里只有这种东西对吧对吧…

当亮主动亲统——

统:【阿亮亲我了,阿亮亲我了,awsl】

表面上是可以从头红到脚,脑袋甚至在冒烟【灵魂出窍状】

亮:(笑)【士元又害羞了呢】(抬头看了一眼突然手脚错乱起来的傀儡)

敲,我果然只能用文字而死活更不出来这种激动的场面吗?(可恶)

啊大甜文在码了在码了~

害,依旧迟到的我〒▽〒

YYYG
aaa各位品一品是不是要干好事...

aaa各位品一品是不是要干好事了(嘴角疯狂上扬hhhh)

背景和头像来源@此非少年游 太太

aaa各位品一品是不是要干好事了(嘴角疯狂上扬hhhh)

背景和头像来源@此非少年游 太太

玖彤好想吃草莓

是,亮统亮。也可以是,亮×傀儡×亮。?哈哈哈哈哈?

是,亮统亮。也可以是,亮×傀儡×亮。?哈哈哈哈哈?

ling零
(不当时机出现的)傀儡的悲剧

(不当时机出现的)傀儡的悲剧

(不当时机出现的)傀儡的悲剧

日常被带觉钥

     明明是同一个画的,这说明我画风多变?

     祭出我的5b铅笔!

     边画边问我的老父亲,5b和2b的区别,他说就是粗笔和细笔的区别,我问哪个粗哪个细,他说5b粗2b细,处理细节2b好,尤其是头发。

       我瞬间停下了手,因为我正在拿2b画脸5b画头发…...


     明明是同一个画的,这说明我画风多变?

     祭出我的5b铅笔!

     边画边问我的老父亲,5b和2b的区别,他说就是粗笔和细笔的区别,我问哪个粗哪个细,他说5b粗2b细,处理细节2b好,尤其是头发。

       我瞬间停下了手,因为我正在拿2b画脸5b画头发…

        瞬间改笔

苏郁北

终于得到了小甜筒的蓝标,圆满了

终于得到了小甜筒的蓝标,圆满了

日常被带觉钥

过度难搞


亮鸽:好美的…女孩子,想日(元歌:???)

甜筒:(努力出戏中)
[图片]
[图片]

过度难搞


亮鸽:好美的…女孩子,想日(元歌:???)

甜筒:(努力出戏中)


ling零
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穿着盔甲好像...

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穿着盔甲好像有点硌⊙。⊙

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穿着盔甲好像有点硌⊙。⊙

庚午夕龙

【白亮,懿亮,亮统(顺序】

和伙伴们的游戏日常。

啊这.....主页一扒都是游戏视频和图片了。【。】

谢谢濯濯憨批帮我这个懒家伙截图hhh

【白亮,懿亮,亮统(顺序】

和伙伴们的游戏日常。

啊这.....主页一扒都是游戏视频和图片了。【。】

谢谢濯濯憨批帮我这个懒家伙截图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