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亲人

2125浏览    1178参与
温暖不想变温冷

自家亲姐百年难得一遇的更新了条朋友圈

我想其实也不是她不发,是她不想给我们看,屏蔽了而已

不过刚看到这条还是挺惊讶的,视频里表现出来的姐姐和我自小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也许是我这个妹妹不够格,对她了解的不太够,当然,这两年我也在慢慢摸索我姐这个人啦,摸索的过程中我也在逐渐发现我姐不是我心里那样,比如说,她对待朋友也很活泼,内心也很敏感、很脆弱。再比如说,我这个妹妹在她眼里可能也在慢慢的突破原有的形象,毕竟我这个人看起来真的不咋地,还比如说,她可能有个男朋友?,希望在以后,我们能互相了解的更多吧……

自家亲姐百年难得一遇的更新了条朋友圈

我想其实也不是她不发,是她不想给我们看,屏蔽了而已

不过刚看到这条还是挺惊讶的,视频里表现出来的姐姐和我自小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也许是我这个妹妹不够格,对她了解的不太够,当然,这两年我也在慢慢摸索我姐这个人啦,摸索的过程中我也在逐渐发现我姐不是我心里那样,比如说,她对待朋友也很活泼,内心也很敏感、很脆弱。再比如说,我这个妹妹在她眼里可能也在慢慢的突破原有的形象,毕竟我这个人看起来真的不咋地,还比如说,她可能有个男朋友?,希望在以后,我们能互相了解的更多吧……

释

站在急救病房
四处观望
心电图
如同暴风雨来临
海上的波浪
心中的思潮
如海上咆哮着的黑影下
孤舟中的浪子
慌张,悲伤,迷茫
彷徨,绝望,平常
死亡……
一份通告,一纸遗嘱
一副棺材,一方墓碑
一簇花圈,一卦白衣
挤不出的笑,流不尽的泪
道不完的话,偿不了的悔
但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除了挥之不去的过往
耳边不绝的唠叨
嘴中残留的余香
尽头时竭力抓住你的手
冬日里手心彳亍的温度
带走的
是躯
留下的
是魂


站在急救病房
四处观望
心电图
如同暴风雨来临
海上的波浪
心中的思潮
如海上咆哮着的黑影下
孤舟中的浪子
慌张,悲伤,迷茫
彷徨,绝望,平常
死亡……
一份通告,一纸遗嘱
一副棺材,一方墓碑
一簇花圈,一卦白衣
挤不出的笑,流不尽的泪
道不完的话,偿不了的悔
但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除了挥之不去的过往
耳边不绝的唠叨
嘴中残留的余香
尽头时竭力抓住你的手
冬日里手心彳亍的温度
带走的
是躯
留下的
是魂



人生素材库

时间不等人

2020.01.06

愿天堂没有病痛 有您最爱的橘香

享年89岁 参加过抗美援朝

爷爷,一路走好!

2020.01.06

愿天堂没有病痛 有您最爱的橘香

享年89岁 参加过抗美援朝

爷爷,一路走好!

流浪儿之王

皮厚些,左眼,左眼,左眼!

皮厚些,左眼,左眼,左眼!

蔬茉

以爱之名

不得不承认,许多烦恼并不是来自于陌生人,或浅尝辄止的社交关系。

因为互相走不近,不交心,保持安全礼貌的界限距离。如共事的同事,普通朋友,暂时的陪伴关系。或是舒服自然的相处方式已稳固沉淀下来的伴侣关系。

那些隐匿而无形的烦恼,来自于实际不那么熟悉,认知上亦天差地别,从无倾听实质交谈的家人。最熟悉的陌生人,也可以说是家人。承受方被封闭的以爱之名挟持。封闭而扭曲的控制关系,带来无形的压力,或成为伤害,最无助的时刻,是家人的伤害。

即使平日里闭口不谈,再为其自圆其说,生成的烦恼,心事藏不住的。一切有迹可循。

一旦选择相信“可是你知道,他们那样做,是因为爱你”这样的蒙蔽,就会不愿面对,不停地为他...

不得不承认,许多烦恼并不是来自于陌生人,或浅尝辄止的社交关系。

因为互相走不近,不交心,保持安全礼貌的界限距离。如共事的同事,普通朋友,暂时的陪伴关系。或是舒服自然的相处方式已稳固沉淀下来的伴侣关系。

那些隐匿而无形的烦恼,来自于实际不那么熟悉,认知上亦天差地别,从无倾听实质交谈的家人。最熟悉的陌生人,也可以说是家人。承受方被封闭的以爱之名挟持。封闭而扭曲的控制关系,带来无形的压力,或成为伤害,最无助的时刻,是家人的伤害。

即使平日里闭口不谈,再为其自圆其说,生成的烦恼,心事藏不住的。一切有迹可循。

一旦选择相信“可是你知道,他们那样做,是因为爱你”这样的蒙蔽,就会不愿面对,不停地为他们自圆其说。但伤害始终就是伤害,心结难散。即使你积聚许久,内心有富余的能量,可以给予出引导,正面而开放的影响,许多时候徒劳无功。疲惫时,更无力再对峙。

彼此隔离,是最好的办法。从血缘自带的联结,带来过度的干预,存在太多的控制,反复越界,当你拒绝的时候,对方就发难,言语上的伤害同样是暴力。

血缘关系如此无奈,放不下,丢不掉。只能等时间过去,等对方彻底想明白你的本质,才能平静地接受,不控制不妄想你所有。在此之前,彼此过好这一生。

刘小雨

新年目标一,给列表里的朋友们送上祝福!虽然词穷……

新年目标一,给列表里的朋友们送上祝福!虽然词穷……

☞是张艺兴的Xback吖

不知道怎么说一下今天的心情 昨天一直没反应过来 包括今天早上 但是现在真的很难受 不知道怎么会忽然眼泪止都止不住 我真的不知道原来酷暑的匆匆一见竟然是最后一次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太太 跟我其实没什么关系 但是每次住在姐姐家都会见到太太 

我记得九岁那年太太午睡 我和姐姐在旁边唱日不落 太太有一次拉肚子 姐姐爸爸急急忙忙赶回来给太太收拾 还有姐姐出门看医生 太太一个人起床 扶着那个拐杖 走到餐厅叫我尕小菜 一边叫一边拍...

不知道怎么说一下今天的心情 昨天一直没反应过来 包括今天早上 但是现在真的很难受 不知道怎么会忽然眼泪止都止不住 我真的不知道原来酷暑的匆匆一见竟然是最后一次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太太 跟我其实没什么关系 但是每次住在姐姐家都会见到太太 

我记得九岁那年太太午睡 我和姐姐在旁边唱日不落 太太有一次拉肚子 姐姐爸爸急急忙忙赶回来给太太收拾 还有姐姐出门看医生 太太一个人起床 扶着那个拐杖 走到餐厅叫我尕小菜 一边叫一边拍手 

我当时听不懂 后来就听不到了 

以后每次去姐姐家 都要从新介绍我了 有时候太太会记得 有时候说了也不知道 姐姐要洗澡 我也不知道怎么帮忙给太太喂饭 

我怎么会想到竟然是最后一次机会 然后就安安静静的和太太坐在一起 可是你看 我近视太严重了 几乎没有看清楚过她 唯一一次那么近的看她 我却忘了她的容貌 怎么会这样呢 

今年酷暑去姐姐家干什么我都忘了 看太太的时候她依旧不记得我 然后我拉了一下她的手 笑嘻嘻的说太太 我是媛媛呀 

后来太太因为保姆照顾不周就得收拾一下 我就离开了 暖融融的灯光 太太坐在椅子上笑 我偷偷的跟她挥了挥手 

是七月末 我记得那天晚上 天空还是黑黑的 偶然有一丝风会吹起我的黑裙子还有素色的衬衫 乡巴佬的灯光璀璨 照着街道 我把耳机从刚买的包里拿出来 调成EXO的歌 然后跟姐姐道别 背后还背着妈妈的银包 

姐姐送了我坐位体前屈的仪器 一路上晃晃悠悠走到我平时偷偷坐车的那个二中门口的车站 赶上来末班车 还会跟豆豆开玩笑 说我在力盟 不想去找她 

后来因为太晚 公园门口修路 所以车又改道走了一条特别黑的路 妈妈在手机上忙着干工作 我在旁边不知道干什么 就放了等不及 现在才知道 原来那已经是上天留给我的伏笔 让我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昨天妈妈早上给小菊姐姐打电话说要去看太太 可是怎么都想不到 刚离开姐姐家一会儿 就会接到这样的电话通知 

晚上办事 我也不能去 就一个人在家 给姐姐发QQ安慰她 她说好多了没关系我要好好学习 以后和她在一起学习 我嘴笨 只说好 在一起一辈子吧 然后她就去忙了 我看着她换成黑色的头像 也不知道怎么办 心里空落落的 就给重要的人发拜托他们一切安好 晚上也没有写作业 就一直看手机 其实也不是 什么都看不进去 但是睡不着

 

今天也一直没有反应过来 喝羊汤的时候 就忽然难受了 可能 太太想起我了吧

从10月开始 就一直在经历生离死别 阿沅姐姐 雪莉 荷拉 艺兴外婆 还有太太 太难受了 2019马上就要过去了 2020里没有你们 我怎么办啊 

以前看布鲁克林有颗树 说人去世一年 你记得 两年你记得 然后过了许多年 你就记不清了 他们就真的离开了 我会不会也把你们忘记?

我不想这样

逆水行舟

今天,一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人,走了。

姥爷,一路走好,到了那边别再抽烟喝酒,也别任性了,晚安,再见。


占tag致歉

今天,一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人,走了。

姥爷,一路走好,到了那边别再抽烟喝酒,也别任性了,晚安,再见。





占tag致歉


毛刺次^O^

还是想看你一眼

岁月的痕迹

在你的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褶子

我想如果我有魔法一定要让你在年轻

我不想你就这样匆匆离开

但是灵柩和木头

都在无言地诉说着

我的幻想不能实现

而现在就是现实

我不能像以前那样让你做土豆丝了

不能再看到你的身影

不能干很多让你开心的事情

也不能再听到你的抱怨了

可能就在那个下午我懂的了人生无常吧

在你走后的几天

我真的是特别想再见你一眼

刚开始只是在梦里偶尔看到你的身影

但是时光流逝

我已渐渐淡忘你的身影

该怎么才好

不可以

不可以忘记你的容貌

不可以忘记你做的饭菜的烟火气

你就是那样陪伴着我

知道我最喜欢吃的饭

懂得我的脾气

一味地付出,一味地包容我

现在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就是想再见你一次


2019.12.20 ...

岁月的痕迹

在你的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褶子

我想如果我有魔法一定要让你在年轻

我不想你就这样匆匆离开

但是灵柩和木头

都在无言地诉说着

我的幻想不能实现

而现在就是现实

我不能像以前那样让你做土豆丝了

不能再看到你的身影

不能干很多让你开心的事情

也不能再听到你的抱怨了

可能就在那个下午我懂的了人生无常吧

在你走后的几天

我真的是特别想再见你一眼

刚开始只是在梦里偶尔看到你的身影

但是时光流逝

我已渐渐淡忘你的身影

该怎么才好

不可以

不可以忘记你的容貌

不可以忘记你做的饭菜的烟火气

你就是那样陪伴着我

知道我最喜欢吃的饭

懂得我的脾气

一味地付出,一味地包容我

现在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就是想再见你一次





2019.12.20   12:18晚


杨树
Matthiola紫兰

悼文—-致我尊敬的姨姥姥

今日,接到一位老人的死讯。我内心感慨万千。


她是母亲的小姨,我应称呼一声姨姥姥。她生前是一个倔犟,好强的人,但同时也一个善良,可爱的人。


我对她的印象有三件事。


第一件是大约在我三,四年级时,一个星期六的中午。我不知道因为什么招惹了母亲,她很生气,把我关在院子外面,不让我进去。我还记得那天的天空很蓝,我的眼睛通红,眼泪一滴一滴的流。时间线仿佛拉得格外长。那时,刚好姨姥姥在我家里住,她出来,帮我解围。使我结束了那一场尴尬。我很感激。


第二件是在我六年级时,姨姥姥家中产生了些矛盾,她和她的大儿媳妇大吵了一架,所有人都在安慰那位儿媳,对她满是教育的口气。看着她眼睛里打转的...








今日,接到一位老人的死讯。我内心感慨万千。


她是母亲的小姨,我应称呼一声姨姥姥。她生前是一个倔犟,好强的人,但同时也一个善良,可爱的人。


我对她的印象有三件事。


第一件是大约在我三,四年级时,一个星期六的中午。我不知道因为什么招惹了母亲,她很生气,把我关在院子外面,不让我进去。我还记得那天的天空很蓝,我的眼睛通红,眼泪一滴一滴的流。时间线仿佛拉得格外长。那时,刚好姨姥姥在我家里住,她出来,帮我解围。使我结束了那一场尴尬。我很感激。


第二件是在我六年级时,姨姥姥家中产生了些矛盾,她和她的大儿媳妇大吵了一架,所有人都在安慰那位儿媳,对她满是教育的口气。看着她眼睛里打转的泪水,我五味杂陈。


第三件是在我高一时,那时姨姥姥的丈夫已经去世了,而她被送去了敬老院。敬老院的环境不是很好,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清醒的她,可以活动的她。她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五年,我猜测也是最痛苦,无奈的五年。那时的我内心有些许愤怒,她的儿子就如此容不下她吗?


到今天,看着棺材中的她,我的感受是兔死狐悲。人性竟如此凉薄吗?儿子儿媳都在,孙子却找出各种理由不出现或是晚些到场。这人生的最后一次,是如此的不值得吗?


在回来的路上,我靠着桌椅,面向车窗,眼泪一滴一滴的流。我不敢放声大哭,因为我们只是亲戚,不应逾越。我又想任性挥洒,因为凉薄的人情,使我心痛。


是我太幼稚,不成熟吗?才会对此事这般在乎。有的人终究是看似无情,却有情吧。


尊敬的姨姥姥,人间痛苦,愿您来生不要再来了。



无用良品
他们谈论亲人时,会做出略带感伤...

他们谈论亲人时,会做出略带感伤的表情。但是,这只不过是习惯动作。只是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们养成那种表情。提到亲人似乎还是照样会想到“财产”这个词。

by 太宰治

他们谈论亲人时,会做出略带感伤的表情。但是,这只不过是习惯动作。只是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们养成那种表情。提到亲人似乎还是照样会想到“财产”这个词。

by 太宰治

爱吃鬼

闹钟又响了,八点零九分,我觉得我还可以睡一分钟。


将醒未醒的时候梦见了奶奶。


我去我管理的工地,两个工地串联在了一起,工地外有一片茶树林,奶奶倚在一棵树旁和人说话,然后她向我走来。


我们坐在长椅上,我手里拿着一朵菊花,然后钻进她怀里。她摸着我的发顶,跟我说着刚才同她说话的人是某个远亲,然后又跟我聊了一些别的小事情。


我转过头来看着她的脸,小心翼翼的问她:“你是我的奶奶吗?”她回答是。


但是这个她明明满头黑发,皱纹也很少,这样的她我只在我的周岁照片上见过。她还跟我说刚刚的远亲是施工方的妻子,于是我起身想拉她一同与我见见方才那个人。但她却摇头拒绝了我。


她说:“...

闹钟又响了,八点零九分,我觉得我还可以睡一分钟。


将醒未醒的时候梦见了奶奶。


我去我管理的工地,两个工地串联在了一起,工地外有一片茶树林,奶奶倚在一棵树旁和人说话,然后她向我走来。


我们坐在长椅上,我手里拿着一朵菊花,然后钻进她怀里。她摸着我的发顶,跟我说着刚才同她说话的人是某个远亲,然后又跟我聊了一些别的小事情。


我转过头来看着她的脸,小心翼翼的问她:“你是我的奶奶吗?”她回答是。


但是这个她明明满头黑发,皱纹也很少,这样的她我只在我的周岁照片上见过。她还跟我说刚刚的远亲是施工方的妻子,于是我起身想拉她一同与我见见方才那个人。但她却摇头拒绝了我。


她说:“雪宝,你明白的,我已经死了”。我低头看她,呆愣良久,迷茫,疑惑,然后崩溃。根本就没有什么失而复得,根本没有!我缓缓坐下紧紧搂住她,我想她在骗我,我明明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和体温,还有她抚摸我发顶的柔软的手。我从来都很疑惑,明明她几十年来不分日夜的干农活做家务,但掌心的肉却总是十分柔软,摸起来舒服极了。


她还在说着什么,但似乎我的抽噎声已经把她的话吞没了,我也在口齿不清的念叨着,表达我的不满和不信。良久,有路人经过,他们侧目望向我,奇怪道:“这个人怎么抱着一朵菊花哭的那么厉害?”。闹钟又响了,八点十九分,今天要迟到了。鼻子下面的痘痘还是很痛,头有点沉,喉咙黏黏的,又感冒了。

她可真狠心,五年了,只来看过我两三次。

小青提🍇

再见

从没想过十八岁给我上的第一课,就是再见

有人说,快到二十岁,就是离别慢慢开始的时候

我比二十岁还要提前一点

我的人生中,其实已经经历了很多次再见

有的是生离

有的是死别

可是今年

我经历的是姥姥的死别

其实老太太有点歪,但很可爱。

人嘛,事情到了不能挽回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忏悔

如果,我多陪陪她多好

如果,我再精心得照顾她多好

如果还有很多,但姥姥再也没有了

2019.12.9

姥姥,我又想你了❤️

从没想过十八岁给我上的第一课,就是再见

有人说,快到二十岁,就是离别慢慢开始的时候

我比二十岁还要提前一点

我的人生中,其实已经经历了很多次再见

有的是生离

有的是死别

可是今年

我经历的是姥姥的死别

其实老太太有点歪,但很可爱。

人嘛,事情到了不能挽回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忏悔

如果,我多陪陪她多好

如果,我再精心得照顾她多好

如果还有很多,但姥姥再也没有了

2019.12.9

姥姥,我又想你了❤️

Fred

枫叶

  那天云淡风轻。

  孩子在书堆里翻找着资料,发现了一本笔记本,里边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枫叶。

  孩子两岁那年,被爸爸妈妈送到了乡下姥爷家。姥爷是乡下的一所中学的退休老师,孩子来了以后,便整天多了个小尾巴。有一天,天真的孩子对姥爷说姥爷的手像一片枫叶,姥爷笑了。妈妈经常会来看孩子,并带着一些糖果,孩子也很珍惜眼前的一切,于是,姥爷的嘴里便会时常塞着孩子给的甜甜的爱。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已经习惯听着那并不流利的故事入睡,任由那并不光滑,甚至有些粗糙的手抚摸这自己的头。

  孩子六岁生日那天,爸爸妈妈都来了,爸爸说孩子长大了,应该去上学了。孩子不愿...

  那天云淡风轻。

  孩子在书堆里翻找着资料,发现了一本笔记本,里边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枫叶。

  孩子两岁那年,被爸爸妈妈送到了乡下姥爷家。姥爷是乡下的一所中学的退休老师,孩子来了以后,便整天多了个小尾巴。有一天,天真的孩子对姥爷说姥爷的手像一片枫叶,姥爷笑了。妈妈经常会来看孩子,并带着一些糖果,孩子也很珍惜眼前的一切,于是,姥爷的嘴里便会时常塞着孩子给的甜甜的爱。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已经习惯听着那并不流利的故事入睡,任由那并不光滑,甚至有些粗糙的手抚摸这自己的头。

  孩子六岁生日那天,爸爸妈妈都来了,爸爸说孩子长大了,应该去上学了。孩子不愿意,因为他不想失去姥爷对他的那份爱。到这里,姥爷举起了那枫叶般的大手 ,一下一下地打在孩子的屁股上,孩子哭了,哭得很伤心。第二天,孩子跟着爸爸妈妈走了,他坐在车子的后面,硬是倔强地没回头。那天,风很大,孩子的眼里进了沙子。

  孩子很听话,学习很刻苦,渐渐的孩子习惯了没有并不流利的故事和枫叶般的大手抚摸自己入睡的夜晚。

  进入小学后,孩子从书本上知道人是会死的。孩子每周都会骑着车子去乡下姥爷家,给姥爷看自己满分的试卷,姥爷总是会很高兴地从厨房里拿出方糕给孩子吃,

  有一个周末,孩子照常去姥爷家,看到哥哥也来了并带着几分悲伤,哥哥说:“姥爷死了,让我把这盒方糕给你。”孩子没有哭 双手接过了方糕,数了数,一共十块。他把头转向窗外,一片枫叶正落下,孩子捡了起来 把它夹在了笔记本里。

  这天,孩子上街买了一盒方糕,数了数,正好十块。

  吃着吃着 孩子哭了。

在写的过程中,我不知道哭了几次,每次都稀里哗啦的,我没对不起过什么人,可姥爷,是我最放不下,也最难以割舍的人。我恨我没能照顾好他。其实我在姥爷去世前一个月就发现姥爷有些不太对劲,每天捂着胸口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问他,他也不说,我就以为只是偶尔罢了,可谁能想到,就在这之后一个月,姥爷就因为心脏病去世了,在姥爷的葬礼上,我的眼中充满了悔恨的泪水……算了,过去的就过去吧,希望他老人家安好。最后 送给大家一句话:且行且珍惜,不要等到失去了才想去挽留……

三径黄花
到家了
白.

《一件舊玩具》

  我身處在爺爺的喪禮之中。整個喪禮都是黑白色的,所有人都穿上黑衣,靜默地聽着面前的和尚唸佛經;只有我手上的一隻紅衣服藍褲子的綜色舊小熊最為顯眼。

  七歲的某一個週六,我和爸爸媽媽到沙田探望爺爺奶奶。一進門,爺爺像個小孩子似的奔向我,並拿了一隻綜色小熊送給我。這隻小熊再普通不過了,就是與平日在玩具店看到的黑膠珠眼睛、整個毛茸茸的小熊。只是這隻小熊的體型略為小隻,只有手掌般大。其實我家裏已經有成千上萬隻小熊了,根本不缺這一隻小的,於是我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伸手接過小熊。爺爺突然停下來,笑道:「哎呀,瞧我這副記性,你等等喔。」然後回到房間拿出了一條藍色手冷短褲,給小熊穿...

  我身處在爺爺的喪禮之中。整個喪禮都是黑白色的,所有人都穿上黑衣,靜默地聽着面前的和尚唸佛經;只有我手上的一隻紅衣服藍褲子的綜色舊小熊最為顯眼。

  七歲的某一個週六,我和爸爸媽媽到沙田探望爺爺奶奶。一進門,爺爺像個小孩子似的奔向我,並拿了一隻綜色小熊送給我。這隻小熊再普通不過了,就是與平日在玩具店看到的黑膠珠眼睛、整個毛茸茸的小熊。只是這隻小熊的體型略為小隻,只有手掌般大。其實我家裏已經有成千上萬隻小熊了,根本不缺這一隻小的,於是我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伸手接過小熊。爺爺突然停下來,笑道:「哎呀,瞧我這副記性,你等等喔。」然後回到房間拿出了一條藍色手冷短褲,給小熊穿上。「我怕你覺得小熊太普通了,所以將短褲給小熊穿上了。」奶奶開懷大笑,補充道:「這是爺爺特意跟我學編織,辛辛苦苦織出來的。」我頓時覺得這個玩具小熊變得可愛多了,便興高采烈地道謝。於是,這隻小熊成為了獨一無二的玩具了。

  三年後,爺爺突然病倒了,被送去醫院。同樣地在某一個週六,爸媽帶我探望爺爺。爺爺看見我的到來,虛弱地笑了一笑:「你們來了。」「爺爺。」我與他打招呼。爺爺從躺下變成靠坐着,並牽着我的手,問道:「津津,你還記得藍褲子的熊熊嗎?」「我記得,那一件獨一無二的玩具。」爺爺聽後露出欣慰的表情,然後在病桌上拿了一件與小熊相同大小的紅色短袖衣服,遞了給我。「爺爺老了,手腳不靈活了。這件紅衣是專為那隻玩具小熊做的,你回去把它給小熊穿上。」奶奶與三年前一樣補充道「爺爺用了十天才做成這一件紅衣呢,他織了又拆,拆了又識。」我輕輕地接過紅衣。爺爺問:「你覺得小熊像不像我?」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思路有點跟不上。爺爺沒等我回答,繼續説:「津津,小熊就是爺爺,爺爺就是小熊。」

  「小熊就是爺爺,爺爺就是小熊……」當天晚上我把紅衣給小熊套上,並把它放在書桌上。這件舊玩具頓時多了一抹鮮紅。突然,媽媽衝進我房間,驚慌地道:「爺爺去世了!」桌上的小熊的手輕輕地垂了下來……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穿着黑色套裝西服的爸爸進來了我的房間,並提醒道:「時間到了。」我點點頭,正打算跟爸爸出門時,忽然停了下來,轉身回到我的房間,拿起桌上的舊玩具小熊,「帶上吧。」我心裏默念着。

自挂挂挂挂

我看着你们变老,就好像我是偷走你们岁月的那个罪人。

我看着你们变老,就好像我是偷走你们岁月的那个罪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