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亲妈

471浏览    94参与
此之木

娃特别喜欢乱摁键盘[惊恐]麻麻怒了!于是熬夜学着给你编个小游戏,起名为小手指~这下服了吧😈麻麻再也不用担心你碰我的键盘啦🤠没想到带娃也是个技术活[捂脸]#专治各种不服

娃特别喜欢乱摁键盘[惊恐]麻麻怒了!于是熬夜学着给你编个小游戏,起名为小手指~这下服了吧😈麻麻再也不用担心你碰我的键盘啦🤠没想到带娃也是个技术活[捂脸]#专治各种不服

此之木

让娃看了一次大灰机后。。就要麻麻做一个让你上天

让娃看了一次大灰机后。。就要麻麻做一个让你上天

顾剑啾
我妈说你大了 请帮妈妈去拜年?...

我妈说你大了

请帮妈妈去拜年🙃🙃🙃

我妈说你大了

请帮妈妈去拜年🙃🙃🙃

朱啪啪是海伦娜控晚期患者
新的一年真TM刺激我妈看见这个...

新的一年真TM刺激
我妈看见这个了
现在高兴的以为我脱单了
问我拱了哪家的白菜.....
(前几天被冻坏的极度沧桑的手手)

新的一年真TM刺激
我妈看见这个了
现在高兴的以为我脱单了
问我拱了哪家的白菜.....
(前几天被冻坏的极度沧桑的手手)

翡雪今天更文了吗?
给大儿子撸的人设文,超期待师傅...

给大儿子撸的人设文,超期待师傅的人设图鸭!

给大儿子撸的人设文,超期待师傅的人设图鸭!

闲岸草

放一下给亲妈拍的照片~
也是墨尔本街头

放一下给亲妈拍的照片~
也是墨尔本街头

纯洁的白面

【杰佣】玫瑰手杖(2)

#佣兵第一人称#

  ……
  
  乌鸦停留在各处,错综复杂的森林提供良好的躲避处以外还留有为监管者提供情报的鸟儿。
  
  天气依旧阴沉。
  
  仔细算算,也不过刚进入庄园一个月而已。每个星期参与一次“狂欢”。
  
  我也是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只有第一个星期必须写日记。
  
  毕竟之后的生活都是复制粘贴的不是么?
  
  说句实话,我对这种生存游戏并没有多大感冒,相比之下,战场到令我厌恶发慌。肆意橫飞的血肉。好歹这里没有。
  
  况且……
  
  唉……
  
  这回和我一同进入“狂欢”的除去皮尔森与伍兹外,还有身为医生的黛儿。
  
  很不幸,以及,意料之中的事发生了。
  
  看着面前被绑在气球上不停死...

#佣兵第一人称#

  ……
  
  乌鸦停留在各处,错综复杂的森林提供良好的躲避处以外还留有为监管者提供情报的鸟儿。
  
  天气依旧阴沉。
  
  仔细算算,也不过刚进入庄园一个月而已。每个星期参与一次“狂欢”。
  
  我也是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只有第一个星期必须写日记。
  
  毕竟之后的生活都是复制粘贴的不是么?
  
  说句实话,我对这种生存游戏并没有多大感冒,相比之下,战场到令我厌恶发慌。肆意橫飞的血肉。好歹这里没有。
  
  况且……
  
  唉……
  
  这回和我一同进入“狂欢”的除去皮尔森与伍兹外,还有身为医生的黛儿。
  
  很不幸,以及,意料之中的事发生了。
  
  看着面前被绑在气球上不停死命挣扎的伍兹我就应该要知道,园丁是靠不住的。
  
  “啊呜……!!快走啊啊啊!!”
  
  好吧……即使她挣扎时也很可爱。
  
  悄悄跟在监管者身后,一边藏匿身影,一边打量那庞大却迅速的身躯。
  
  粗长的六只腿快速交替步伐,背上固定着如同纺织的机器的轮子,那是她的丝。身为目前而言所知的监管者中唯一一名女性,蜘蛛夫人我见过很多次了,却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并不妨碍救人。
  
  心跳加剧,仿若要从胸腔蹦出。即便如此,冷静仍是我最大的依靠。
  
  木板边的乌鸦被我惊扰。索性我便站了起来。
  
  蜘蛛夫人果然只是回头,透过面具看我一眼,就继续前往狂欢椅的所在地。光明正大地跟在她们的身后,心脏随着她的脚步,一下一下。
  
  “扑通”
  
  狂跳不止。
  
  趁蜘蛛夫人将伍兹绑在椅子上,我躲在杂物后面。
  
  我看见了,刚才看见了,医生藏在狂欢椅附近的箱子后面。
  
  监管者的脚步碎而繁杂,从缝隙中,她向我走来,长发几近拖地,暗色面具竟泛起寒光。
  
  三、二、一。
  
  套上护臂,将身边木板狠狠砸下。顾不上黛儿是否救到伍兹,也顾不上蜘蛛是否被我砸中,我只知道跑!往前跑!
  
  触碰到树干的瞬间甩手加速,监管者仍是追我不放。她的脚步声在我耳边踏踏作响。诡异地与心跳声吻合一致。
  
  翻过窗户,绕过树干。
  
  冲吧!
  
  “啪”地打击墙壁,朝蜘蛛射出蛛丝的方向相对冲出。
  
  落空。与夫人擦肩而过。
  
  愤怒,粘腻,危险的低吼从我耳边掠过。
  
  呵。
  
  再次冲刺。园丁小姐已经被黛儿救下,并且躲在暗处治疗。
  
  心跳声不见。
  
  她走了,或者没有找到我。
  
  他也是。
  
  “不是他……”
  
  低声喃喃。我不知道自己的语气是否充满失望与落寞。但我知道蜘蛛夫人会寻着我的说话声摸索过来。
  
  监管者的耳朵总是很灵敏。
  
  他也是。
  
  找到电机,开始破译。
  
  忍不住咳上一两声,希望不会被发现。
  
  机器会因为破译进度而越发嘈杂。机械轰鸣,以及近似蒸汽机般的运作,这明明是发电机才对。
  
  好吧……心跳声又响起了。
  
  蹲在角落。内心也忍不住发牢骚。
  
  监管者现在是在追人还是寻人呢?不过如何都是无所谓的。毕竟下场一样。还有,我答应了“慈善家”。
  
  忍不住去想,若是他,我应该并不想这么早就回庄园吧。甚至可能还会去特意找到他。跟他重复同样的话。
  
  “晚上好。我是奈布·萨贝达。”
  
  还有,
  
  “送给你的手杖,喜欢吗?”
  
  恍然间,又想起当年身为雇佣兵时,也像这样一般东躲西藏,只要动作慢了半秒,都可能成为雇主的牺牲品。在战场上我也想过放弃,但我不能死。
  
  因为想见他。
  
  为了不再被上流社会的人欺压,为了响那群小姐们报复,嘴唇恢复后,我就加入了雇佣兵队列。
  
  当时我几岁呢?
  
  现在我几岁呢?
  
  我想他。想他的微笑,想他的鼓励,想他的眼神,想他的模样。想见他。想听他的声音。
  
  站起来,继续破译。
  
  或许当年的经历实在太过血腥,对还身为孩子的我留下沉重的负面记忆。以至于在机器运转时我总是无法专心。
  
  也许我是全员中破译速度最慢的吧。连医生的手都比我快上一倍不止。
  
  感觉有人靠近,转头看去,又垂头继续。
  
  慈善家啊……
  
  皮尔兹这个人我实在喜欢不来。可能他的想法太过超脱现实吧。至少在这个庄园是的。
  
  总是相信只要成功逃出的次数达到一定,就能领到宝藏回到社会中。
  
  但事实上在前几个年间,庄园内闹过一场“祭祀活动”。幸存者已经失去记忆。我不想忘记他。因他而来,带他离开,带他恢复常人生活。他不该如此双手沾满鲜血,不该对血肉兴趣至极。
  
  电机成功启动,头顶上的电灯立马亮起。
  
  算算护臂使用的次数,还有三次。刚刚过来时在一块破墙边还发现一架电机。我打算去那里。
  
  然而刚转身,皮尔兹这个家伙却拉住我的手臂。
  
  “跟我走,你必须保护我出去!”
  
  …………啧。
  
  “否则我把你和监管者的不清不楚说出去。”
  
  举起双手。
  
  “我听你的就是了。”
  
  好吧好吧……亲爱的和善的十分大方的慈善家先生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纯洁的白面

【杰佣】玫瑰手杖(片段)

【是刀】

【具体如何我不解释啦。继续看《玫瑰手杖》就能知道了√】

#佣兵第一人称#

  “奈布……奈布……”
  
  啊……
  
  “睁开眼睛,看看我!奈布!”
  
  杰克……
  
  很想和杰克说对不起,很想和杰克再去一次伦敦的湖边小镇;很想努力地想装作什么事也没有,想用手心拂去他脸上的泪痕,想把嘴角上扬,露出和曾经一样的微笑。
  
  然而做不到了。
  
  我做不到了。再也不能。
  
  “奈布……”
  
  模糊之间,好像听到他一次又一次地叫我睁眼,但是好累。做不到。手脚开始冰冷,我应该是要死了吧。肯定了,谁能在被剪裂嘴角后还能活着?
  
  舌头尝试制造音节,我还不想放弃。麻钝,已经没有痛处...

【是刀】

【具体如何我不解释啦。继续看《玫瑰手杖》就能知道了√】

#佣兵第一人称#

  “奈布……奈布……”
  
  啊……
  
  “睁开眼睛,看看我!奈布!”
  
  杰克……
  
  很想和杰克说对不起,很想和杰克再去一次伦敦的湖边小镇;很想努力地想装作什么事也没有,想用手心拂去他脸上的泪痕,想把嘴角上扬,露出和曾经一样的微笑。
  
  然而做不到了。
  
  我做不到了。再也不能。
  
  “奈布……”
  
  模糊之间,好像听到他一次又一次地叫我睁眼,但是好累。做不到。手脚开始冰冷,我应该是要死了吧。肯定了,谁能在被剪裂嘴角后还能活着?
  
  舌头尝试制造音节,我还不想放弃。麻钝,已经没有痛处。
  
  杰克…………
  
  Jack……
  
  I……
  
  wana tell you……
  
  

纯洁的白面

【杰佣】玫瑰手杖(1)

尽量避免ooc……

不要误认为俑园!!本文杰佣不拆!!!

迟早会有车。

#佣兵第一人称#

     不算昏暗的房间,窗帘,书桌,电灯,还有带锁的门,连棉絮也没有想象中的霉味。
  
  躺进被褥中,任凭身体沉沦入短暂安详。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晚饭时间。
  
  我并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可爱的园丁小姐给叫起来的。
  
  房门被敲得有些扰人,看上去不大结实的铁门吱吱作响,倒是意外在于并没有烂掉,反而门的另一边传来女性特有的甜美嗓音:“佣兵先生……晚饭时间到了哦……?”
  
  “佣兵先生……?”
  
  “在吗?佣兵先生?”
  
  “我知道了。”
  
  “啊,您在里...

尽量避免ooc……

不要误认为俑园!!本文杰佣不拆!!!

迟早会有车。

#佣兵第一人称#

     不算昏暗的房间,窗帘,书桌,电灯,还有带锁的门,连棉絮也没有想象中的霉味。
  
  躺进被褥中,任凭身体沉沦入短暂安详。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晚饭时间。
  
  我并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可爱的园丁小姐给叫起来的。
  
  房门被敲得有些扰人,看上去不大结实的铁门吱吱作响,倒是意外在于并没有烂掉,反而门的另一边传来女性特有的甜美嗓音:“佣兵先生……晚饭时间到了哦……?”
  
  “佣兵先生……?”
  
  “在吗?佣兵先生?”
  
  “我知道了。”
  
  “啊,您在里面啊!太好了!那……我在门口等你出来。”
  
  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爱花花草草的女人了。在这座庄园内明明大家都不怎么相互搭理,但这家伙总是四处打扰别人。其实仔细想想,她似乎只有不到二十岁,还算不上一名真正的女性。
  
  唉……原谅了。
  
  将头发随意胡几把,然后套上帽子,打开房门。
  
  “啊!”一具柔弱身体就顺理成章地倒在我的怀中。
  
  ……果然园丁小姐靠在了门上。
  
  “对……对不起。”她撑住我的手臂直身,然后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唉……当时每次在院子里摔跤都会弄一身脏……现在都成习惯性动作了。”
  
  我应了一声,走向前往餐厅的路上。
  
  园丁小姐动作迅速地跟在我身边,一同走在好似无尽头的走廊里。
  
  “呐……萨贝达先生……你……为什么随时随地都带个帽子……?”
  
  “……”我有些好奇她为什么这么喜欢管这些事。
  
  可能多年当兵使我眼神中也带有了戾气,园丁小姐很明显因此慌张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冒犯……”
  
  “和你一样。”
  
  
  
  
  留下这句话的同时晾下园丁,我达到了目的地——餐厅。
  
  各路求生者三三两两地用餐,整个餐桌充斥着异样的和谐,以及……
  
  太安静了。
  
  我落座于餐桌一角,帽子依旧盖在我的头上。
  
  一边吃着餐盘中味道尚可的食物,再次打量起餐厅。
  
  庄园的主人将这里打扮得极其有品味,从表面上看完全瞧不出是座庄园别墅。但再怎么内里明亮华丽,房屋四周依旧会昏昏暗暗,并且笼罩着一股灰色曲调中,包括本应享受上帝赐予的美好事物的地方,还是压得人喘不过气。
  
  这个庄园最为诡异的地方并不是大家都是因一封邀请函而聚集起来,反而在于求生游戏。
  
  每个人都没有被带入游戏地点的记忆,所有人的记忆都被终止于等候室。
  
  当人们以为抛下同伴,逃出生天便可得到财富,然后过上想要的生活。实际上,逃出去后的记忆也全然没有,大家只知道回过神来就出现在了游戏场所,回过神来就回到了庄园内部。
  
  然而那些所谓的监管者——有一个我竟然还认识。
  
  “小伙子,这回我们一起啊?”
  
  是慈善家。
  
  这个男人无论面上再怎么和善,也改变不了他狡诈的本质。一面做着善人常做的事,一面又当真正触及其利益的时候迅速抛下一切,只顾自己。
  
  没有理他并不会让我尴尬,当然他也自我感觉良好。
  
  但是个人都会愤怒。
  
  “哟……”慈善家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他把声音放得低沉,并且在我左耳吹气,“廓尔喀佣兵似乎也是个虚伪的人啊……”
  
  话里有话。
  
  我瞥了他一眼。
  
  “放轻松。”他笑了,帽子都有些歪得过头,“我想伍兹小姐是会被你保护得完好无损的,不是吗?”
  
  “皮尔森……”慈善家闻声看向我,我不知道自己看上去究竟像不像一个久经沙场的恶魔,但是我能感受到一种名为愤怒的情绪正在我内里发酵。
  
  “保护我出去,不让我因为监管者而出局,让我逃出去。”皮尔森开始提出要求。
  
  “你明知道逃不逃得出去都一样。”
  
  “或许哪一天就真的出去了呢?或许哪一天,你的虚伪就暴露于众了呢?”
  
  “奈布!”
  
  回头看去,是园丁小姐艾玛·伍兹。然而看向我的不止她一人,也包括了医生艾米丽·黛儿、律师弗雷迪·莱利……还有那名至今仍然没有任何优缺点并且不知名的透明人:幸运儿。
  
  此时他正缩在小角落里用餐,看上去倒是不想与这里有什么瓜葛,但眼神总是止不住往这里眇。
  
  “好吧,皮尔森,我保护你。”
  
  慈善家愉悦地迷起眼睛。
  
  “不过,如果你说了什么,我想,身为一名退伍兵,我是有能力拧断你的脖子的。”
  
  “哈,好啊,只要你每次和我一起参与游戏时都会保护我。”
  
  只有这个人会把生存规则称作“游戏”了。
  
  深吸一口气,颅内是那柄玫瑰手杖。
  
  “成交。”

鹦鹉洲

[剑三][藏唐]《唐公子我家少爷呢》

旧文重写。

叶孤仞第一次见到唐竹酉的时候只有十四岁,送唐竹酉来的高大男人脸上半张脸毁了容貌,狰狞可怖,声音又硬又冷,“竹酉,这便是你一生保护的人。”

那个瘦削的少年彼一抬头,眼里是与年龄不符的无悲无喜。

叶孤仞愣了一下,压下了惧意,上前同他招呼:”你好呀,我叫做叶孤仞,以后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少年瞟了他一眼,转身走开了,留叶孤仞的手停在空中,不知该如何收场。


唐竹酉在屋里给弩箭淬毒,箭端淌上的碧绿汁液看着漂亮,却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取自南疆山林里的一种奇花。突然有人闯了进来,唐竹酉反射性地掷出手上齐整整的四支飞镖,落在来人身后寸许的墙壁上。”你是想死吗?!“唐竹酉极勉...

旧文重写。

叶孤仞第一次见到唐竹酉的时候只有十四岁,送唐竹酉来的高大男人脸上半张脸毁了容貌,狰狞可怖,声音又硬又冷,“竹酉,这便是你一生保护的人。”

那个瘦削的少年彼一抬头,眼里是与年龄不符的无悲无喜。

叶孤仞愣了一下,压下了惧意,上前同他招呼:”你好呀,我叫做叶孤仞,以后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少年瞟了他一眼,转身走开了,留叶孤仞的手停在空中,不知该如何收场。

 

唐竹酉在屋里给弩箭淬毒,箭端淌上的碧绿汁液看着漂亮,却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取自南疆山林里的一种奇花。突然有人闯了进来,唐竹酉反射性地掷出手上齐整整的四支飞镖,落在来人身后寸许的墙壁上。”你是想死吗?!“唐竹酉极勉强地站了起来,一口血吞了下去,他看见是叶孤仞半途刹住功力,否则此时叶孤仞身上已经被捅出了几个窟窿。

叶孤仞吓得不敢说话。

“有话快说。”唐竹酉十分不耐。

叶孤仞这才从怀中取出用油纸包着的糕点,“阿……阿唐,我给你带了些糕点尝尝,这些都是我平时最喜欢吃的,你平时只顾着练功,这些东西都没吃过。”

“滚。”

叶孤仞很识相地滚了。

 

唐竹酉来藏剑这两个月总算摸清了一些事情,自己要保护的藏剑少爷叫叶孤仞,幼时害过恶疾,病愈之后心肺一直不好,一有天凉雨落就咳个整夜,在武功方面不可能有更大的造诣。好在他有个厉害的爹,藏剑山庄的剑庐总管,长辈都对这个自小体弱多病的少爷别无他求,只盼他能多活上几年便是。

山庄里的同龄孩子都对这个地位不低,但看上去羸弱又娇贵的小少爷敬而远之,叶孤仞从小就缺少玩伴。而在唐竹酉的眼里,这还与他的蠢脱不了干系,叶孤仞对武学是一窍不懂,被重剑砸过脚,气得他老爹险些岔了气,平时喜欢跟草木、虫子和老鼠一类的东西说话,而且说着说着还会嘿嘿笑起来。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烦,每天“阿唐!阿唐!”的喊他,魔音灌耳。

 

山庄内部比较安全,唐竹酉可以不用每时每刻跟着他,就在自己院子练镖法,一天不练,就会生疏,而是他赖以生存的本领,不像叶孤仞那小子,有个好爹。那天刚对准了靶心,准备掷出去,突然被人从后面环抱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糖糕的甜香,是叶孤仞身上常有的味道,”阿唐,阿唐,好冷啊!抱一抱!“

唐竹酉闻声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在地上,尤不解恨地踩了几脚,”给我滚!!!“

唐公子我家少爷呢

叶孤仞第一次见到唐竹酉的时候只有十四岁,送唐竹酉来的高大男人脸上半张脸毁了容貌,狰狞可怖,声音又硬又冷,“竹酉,这便是你一生保护的人。”

那个瘦削的少年彼一抬头,眼里是与年纪不符的无悲无喜。

叶孤仞愣了一下,压下了惧意,上前同他招呼:”你好呀,我叫做叶孤仞,以后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少年瞟了他一眼,转身走开了,留叶孤仞的手停在空中,不知该如何收场。

 

唐竹酉在屋里给弩箭淬毒,箭端淌上的碧绿汁液看着漂亮,却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取自南疆山林里的一种奇花。突然有人闯了进来,唐竹酉反射性地掷出手上齐整整的四支飞镖,落在来人身后寸许的墙壁上。”你是想死吗?!“唐竹酉极勉强地站了起来,一口血吞了下去,他看见是叶孤仞半途刹住功力,否则此时叶孤仞身上已经被捅出了几个窟窿。

叶孤仞吓得不敢说话。

“有话快说。”唐竹酉十分不耐。

叶孤仞这才从怀中取出用油纸包着的糕点,“阿……阿唐,我给你带了些糕点尝尝,这些都是我平时最喜欢吃的,你平时只顾着练功,这些东西都没吃过。”

“滚。”

叶孤仞很识相地滚了。

 

唐竹酉来藏剑这两个月总算摸清了一些事情,自己要保护的藏剑少爷叫叶孤仞,幼时害过恶疾,病愈之后心肺一直不好,一有天凉雨落就咳个整夜,在武功方面不可能有更大的造诣。好在他有个厉害的爹,藏剑山庄的剑庐总管,长辈都对这个自小体弱多病的少爷别无他求,只盼他能多活上几年便是。

山庄里的同龄孩子都对这个地位不低,但看上去羸弱又娇贵的小少爷敬而远之,叶孤仞从小就缺少玩伴。而在唐竹酉的眼里,这还与他的蠢脱不了干系,叶孤仞对武学是一窍不懂,被重剑砸过脚,气得他老爹险些岔了气,平时喜欢跟草木、虫子和老鼠一类的东西说话,而且说着说着还会嘿嘿笑起来。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烦,每天“阿唐!阿唐!”的喊他,魔音灌耳。

 

山庄内部比较安全,唐竹酉可以不用每时每刻跟着他,就在自己院子练镖法,一天不练,就会生疏,而是他赖以生存的本领,不像叶孤仞那小子,有个好爹。那天刚对准了靶心,准备掷出去,突然被人从后面环抱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糕点的甜香,是叶孤仞身上常有的味道,”阿唐,阿唐,好冷啊!抱一抱!“

唐竹酉闻声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在地上,尤不解恨地多踩了几脚,”给我滚!!!“

 

叶孤仞很生气,唐竹酉对他动辄打骂,平时软磨硬泡却怎么也不肯理会他。那天叶孤仞像往常一样在唐竹酉耳旁叨叨,忽地见唐竹酉毕恭毕敬地跪在了地上,喊他:“少爷。”叶孤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平时唐竹酉都叫他“喂喂喂”的,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仞儿。”叶夫人清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叶孤仞向跪在地上的唐竹酉使了个眼色,这个眼神内涵很丰富,“感情你是见了我娘才喊我‘少爷’的。”唐竹酉并不理会他,佯装刚发现叶夫人在这此,又道了声,“夫人好。”

“仞儿自小骄纵了些,有些少爷脾气,但……心肠不坏。还请唐公子多担待。”

“本分所在。”唐竹酉淡淡道。

叶夫人又走到叶孤仞面前,“唐公子是寡言之人,老实本分,你可不要总是欺负人家。”

叶孤仞想哭,正想说些什么,腿上一疼,低头看见唐竹酉的眼神,满是威胁的意思。叶孤仞只好说:“娘,我知道了。”

 

唐竹酉是叶孤仞的贴身侍卫,叶孤仞体弱多病,平时出山庄之外的机会不多,偶尔得了准去杭州车游玩,唐竹酉才得以脱身。杭州城风景旖丽,不似蜀中险山峻水,唐竹酉偏爱这里的酒,春雨入酿,不烧喉,但让人沉醉。此时陪他喝酒的人叫杨素帛,朋友算不上,可以说是在这里的熟人。唐竹酉不知他的生平来历,只知道他来去无踪,而且很烦,跟姓叶的傻瓜一样烦,所以总对他不怎么搭理,但杨素帛似乎总爱招惹他。

杨素帛一身落魄衣裳,但凭举止气度,唐竹酉能看出来他不是一般人。他是刺客,吃这口饭的,最会看人。

杨素帛会蹭他的酒,与他谈天,无论是他说出去的话是否如石入海,没有回应。“你家的小少爷呢?”杨素帛问。

唐竹酉喝了一杯酒,“在集市上买那些花哨玩意儿吧,那傻瓜最喜欢那些东西了。”

此时的叶孤仞正在到处跟人比划,“你看见过一个穿着灰蓝衫子,比我矮一点,长得很好看的人么?”

喝完酒之后唐竹酉找了一清僻房顶睡午觉,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叫喊声,“阿唐,救命!”稍微打开眼就瞥见下面被围堵在暗巷里的叶孤仞。杨素帛在耳边笑道,“小侍卫,你不去救你的小少爷?他穿得太招摇了,看来被打劫了。”

叶孤仞平时不带剑,几个小混混把他逼到墙角,要强夺他的东西。他满脸孤胆英雄的决绝,唐竹酉看到他的两腿其实在哆嗦。“烦死了。”唐竹酉举起千机匣对着叶孤仞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然后什么都没做,发动轻功身法飞走。杨素帛笑眼目送他远去。

 

“听说少爷出去逛集市被扒得只剩裤衩回来,还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咦——还是藏剑的少爷,老爷感觉到脸都被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丢光了。”

“啊,不会吧,唐公子不是也跟着一块儿去的吗?”

“准是我们少爷太笨了,与唐公子走散了后迷路了吧。”

“嘻嘻,是呀,少爷太蠢了。”

听见山庄侍女们的窃窃私语,在屋顶上睡觉的唐竹酉翻了个身。

 

贴身侍卫失职,唐竹酉被罚跪一天,禁止饮食。唐竹酉也无怨言,只是觉得在那么大个院子中间跪着太阳光很晃眼啊。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比起当年在刺客团的训练来说。就是被晒得有点昏昏沉沉的,嘴唇有些干燥,初秋的燥热不逊于炎夏。夜里偏逢一场突来的秋雨,打在身上,浸骨的凉,唐竹酉保持着跪姿,迷迷蒙蒙中快要睡过去了,突然感觉到没有雨水打在脸上了,没有那刺刺的寒。“雨停了?”

雨幕中传来一阵熟悉的咳嗽声。唐竹酉惊觉,打开眼睛借着月光看见了叶孤仞,握着一把纸伞遮在自己头顶上。“滚……”这个字音稍微有些微弱。

叶孤仞这次没滚,仍然撑着伞站在他身旁,间或咳嗽几声。

除此之外,别无声响,静得都不像他了。

但逢阴雨天气,叶孤仞就会咳嗽,尤其是夜里。唐竹酉觉得烦,有时候不到半夜就懒得看护他,回自己屋了。

他身上有沁冷的桂花香气,是藏剑商行特制的熏香,唐竹酉嘲笑过他“死娘炮。”

但此时却觉得这股气息异常温暖,他朦胧中抬眼望见叶孤仞脸上的淤青,竟然睡着了。

 

叶孤仞拿了一个箭囊给唐竹酉,箭囊看上去精美,但不够结实,下方似乎是破损了又补好的。

“阿唐,那天我买了这个给你,有人来抢我东西,其他东西都被他们抢走了,我把这个压在身下不肯交给他们,没想到还是破了呀。怕你不喜欢,我把它又补好了。”

唐竹酉心里一哽,把箭囊拿了过来,淡淡道,“我收下了。”

多年以后,唐竹酉想起这件事时,还会揪心地疼,只愈发地想,怜取眼前人。

 

藏剑少年,年满十五,都可以选取两柄属于自己的佩剑。叶孤仞看见自己的堂兄、堂弟都欢天喜地地挑选了两柄出自自家剑庐的佩剑,带着剑,走路都很神气。父亲却始终不肯给他一把好剑,“阿唐,为什么我没有剑?”叶孤仞问道。

“可能因为你根本不会剑术吧。”唐竹酉嘲讽道,“你老是偷看你师兄弟们练剑,怎么样,学到点什么了吗?”

叶孤仞摇摇头,“可是我真的很想要一把剑。”叶孤仞突然一把拉住唐竹酉的手就往外跑,“你干什么!?”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唐竹酉发誓自己是中了邪了才会跟着他跑来这种地方,藏剑的剑阁,叶孤仞把钥匙套在指上得意地转了转,“嘻嘻,从我老爹那偷来的。”

“你怕是疯了?你来剑阁偷剑,被你爹知道了准要打得你屁股开花。”

“怕什么?就进去看一眼而已。”

木门微启,便是满室清辉,都说一样东西凝聚了人的心血,会凝成精魄,这些古剑里面似乎都宿着魂,当人行剑阁之中,会感到有数百只眼睛盯着你看。

叶孤仞如同孩童一样开心,抚过这一柄柄绝世好剑,唐竹酉也有些好奇,一路走着看着。

一柄奇异的剑吸引了它的目光,剑身上捆缚着锁链,唐竹酉一看着它,就觉得有些不舒服。

叶孤仞也来到了这里,“咦,这柄剑上面还有链子。“他突然一阵头晕目眩,扶着唐竹酉的手臂,“阿唐,我有些不太舒服。”

 

 

 

 

 

 

 

 


rayer
「主要的事情要上心,其他的事情...

「主要的事情要上心,其他的事情佛系也好」

「主要的事情要上心,其他的事情佛系也好」

桃子的房间



#路边捡的野猫

bazabaza…

洋葱
剥剥剥



#路边捡的野猫

bazabaza…

洋葱
剥剥剥

纯洁的白面

【dmmd】机器人。2

本文为dmmd以及dmmd fd两个版本的游戏结合体。

颗粒苍be线的衍生同人文。【库利亚x苍叶】

以下为第二部分:【库利亚】

【库利亚】

东江说:苍叶不应该是一个温柔的人。他理应暴躁、易怒,理应整日整夜混沌不堪。

然而,不知是谁为他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温柔的种子。使他乐观向上,会顾及身边的人,使他能够独自面对孤独寂寞,能够有十分自主的思想。

也许是莲吧。应该是他。

在苍叶儿时,他只认识两个人:莲与金目。

金目是苍叶的“破坏”人格。他也是算作为最初的苍叶吧。但正由于金目具有破坏性,他不可能让身为“理智”的苍叶去放下心灵深处的芥蒂。

金目会一步步说服苍叶去躲藏在自己的强大之下。莲身为“抑制”便只好温柔地劝导苍叶了...

本文为dmmd以及dmmd fd两个版本的游戏结合体。

颗粒苍be线的衍生同人文。【库利亚x苍叶】

以下为第二部分:【库利亚】

【库利亚】

东江说:苍叶不应该是一个温柔的人。他理应暴躁、易怒,理应整日整夜混沌不堪。

然而,不知是谁为他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温柔的种子。使他乐观向上,会顾及身边的人,使他能够独自面对孤独寂寞,能够有十分自主的思想。

也许是莲吧。应该是他。

在苍叶儿时,他只认识两个人:莲与金目。

金目是苍叶的“破坏”人格。他也是算作为最初的苍叶吧。但正由于金目具有破坏性,他不可能让身为“理智”的苍叶去放下心灵深处的芥蒂。

金目会一步步说服苍叶去躲藏在自己的强大之下。莲身为“抑制”便只好温柔地劝导苍叶了。

虽然种下种子的也有可能是苍叶的养父。

算了………已经不重要了。


我觉得,苍叶桑只看我一个人便够了。

既然我无法变成人类,那么就请苍叶变成无思维的机械人吧。



再一次将苍叶从实验室抱回牢笼,算算时日,差不多该进行最后一步了。

东江大人说过,有关苍叶的实验已经全部结束,也就证明:苍叶现在归我所属。





「苍叶桑……抱歉,我来晚了。」

「苍叶桑,我啊。想变成和苍叶一样的人类呢。但是,做不到啊。没办法,只好委屈苍叶变成机器人了。机器应该是没有自己的思想的,所以,代表着苍叶思维的手脚眼睛声音这种多余的东西我都会处理掉。虽然我很喜欢苍叶桑的声音,但是……还是去除掉为好。」

「苍叶桑,我本来是打算给你注射麻药的。但是……属于意识的一部分就这样无感失去了应该是没有什么用的吧?我希望苍叶桑能好好体会是如何失去思维的。」

「所以说啊……苍叶桑。我不会使用麻药,请好好体会吧!」

「放心,我处理过相关信息,会很精准地切除掉的。不会死亡。但是会很痛,所以请忍住。苍叶桑。」

「那么,我开始了。先从眼球开始。」

………


「苍叶桑……最近又变轻了啊……………是试验造成的吗?」

「苍叶桑,被试验是很痛的吧?」

「苍叶桑……很快,很快就不痛了。没关系的。」

「苍叶桑,请吃一点东西吧。」

「苍叶桑,我来了哦。」

「啊啊!不行的,苍叶桑!你不能抓住栏杆。这证明你还有自己的思维。」

「什么时候能完成我的计划就好了啊。」

「来,苍叶桑,张嘴,啊~」

「苍叶,叫我的名字好不好……?」

「苍叶桑……?!请再叫一声我的名字!!!」

「我好开心啊,苍叶桑。」

「苍叶桑……我……我………我喜欢你!」

「苍叶…………」

苍叶苍叶苍叶苍叶苍叶………




泪水,止不往外涌。我竭力抹去身为机器人本不该有的东西,但那可疑的、不知来源的液体依旧打湿了我手中的手术刀。

明晃晃的手术刀。

还有明晃晃的血。

要…要赶快……要赶快才行。

抽噎了几下,我继续切割着床上人的声带。

最后一步了…………

取出,止血,缝合,止血,结线。

我按照机械脑的运算步骤准确无误地控制双手,去完成我该完成的任务。

双手颤抖着,略微颤抖着。

蓝头发的人安静地躺在床上。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无麻手术与试验。已经学会了安静。

但是………

“诶……?”

发出疑惑的声音,我再一次抹上了眼角。

“为什么………我会哭……?”

没有理由,没有根据。我应该高兴才是。我刚刚不是完成了我最想要做的事吗?我刚刚不是实现了我的梦想吗?现在,他是我的了,他和我一样了。他…他…

床上的人把头缓缓向我偏来,蓝发人费力地开口,做着嘴型,虽然毫无声音,但我明白他的意思:

「你还好吗?」

『他是…………?』

忽然,他咳嗽了,剧烈地咳了起来。仿佛是肺部深处排斥着巨大异物,气体用力往外剧烈冲出,他挣扎着,剩余的肢干还在挥舞。

『你…你到底是有多么想离开我!!!』

被机械程序设定为愤怒的情绪猛然间涌上了胸口,混杂其中的,还有浓浓的失望。

『为什么……』

恍惚间,一抹鲜红闯入我眼帘。

蓝发人儿大口大口地喘息,又大口大口地向外咳血。他身体蜷缩着,几乎只剩下躯干的身体,紧紧贴在金属床板上,他背对着我,姿势是多么滑稽可笑。

『不………』

我无心去欣赏那笑料,只觉眼前是一片鲜红,还有那一丝微弱的蓝。

蓝发,金眸,浅笑。

蓝发,无眼,无言。

“苍………叶…………”

眼前一片模糊。

“苍叶……苍叶…”

我…………

“苍叶!苍叶!!!”

…我……我到底做了什么……?


又是突然,苍叶不动了。

他静静地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就好像平时睡着一般。

手术室泛起幽冷的光。

但苍叶的嘴角却依旧带着笑意。

纯洁的白面

【dmmd】机器&人 1。

本文为dmmd的颗粒线(库利亚)的be衍生。

结合dmmd以及dmmdfd的剧情内容为展开点。对于生和东江等人的心理活动纯属个人结合全线剧情的推测。

以下,为各个人物的第一人称自述。第一部分是【苍叶】

【苍叶】

『好冷…』

我不是很能明白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我无法思考,无法观察。只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从体内深处迸发出的疼痛,仿佛有无数利刃将我剥皮断筋,再由冰冷的机器剃肉抽骨。

『这里是哪…?』

我似乎会惨叫,会挣扎,但在一片惨白中,我被无数双手一次又一次地狠狠按下。

神智,似乎早已被冰冷冰冷的白色掠夺而去。紧接着,一片黑暗。

“咔嚓。” 是铁铐传来的清脆声。

手脚冰凉。

『我是谁…?』

我之前一直做着一个梦,白色的...

本文为dmmd的颗粒线(库利亚)的be衍生。

结合dmmd以及dmmdfd的剧情内容为展开点。对于生和东江等人的心理活动纯属个人结合全线剧情的推测。

以下,为各个人物的第一人称自述。第一部分是【苍叶】


【苍叶】

『好冷…』

我不是很能明白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我无法思考,无法观察。只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从体内深处迸发出的疼痛,仿佛有无数利刃将我剥皮断筋,再由冰冷的机器剃肉抽骨。

『这里是哪…?』

我似乎会惨叫,会挣扎,但在一片惨白中,我被无数双手一次又一次地狠狠按下。

神智,似乎早已被冰冷冰冷的白色掠夺而去。紧接着,一片黑暗。

“咔嚓。” 是铁铐传来的清脆声。

手脚冰凉。

『我是谁…?』

我之前一直做着一个梦,白色的梦。

也许是梦吧。

现实与梦唯一的区别只有冰冷和与之相对的“柔和”。

我期盼,现实能与梦境调换。

但,事与愿违。

『呜…你是谁……?』

梦中的白,柔和许多,仿佛置身于空中时那睁眼便可见到的云朵般洁净。我在爱上白色的梦时又想起一个人。

什么人呢……?我在内心问着自己,却没有答案。

我想搜索记忆,转而我放弃了。

我没有记忆可言。

『库…利亚…?』

无论睁眼闭眼,眼前都只有一片空白:或是惨白,或是洁白。

也许正因如此,我记忆里只剩下白色。

直至现在……

满是漆黑………


『不,你不是!』

…………………………………………………

“诶…?”那同少年一般的清亮声中满是疑惑。不知为什么,我明明再也无法看见外界,但是我觉得:库利亚在哭。

为什么?疑惑在我脑海中闪起。库利亚……??

喉咙腥甜,铁锈异味充满口腔,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每次呼出的气体都带有细碎的血珠。

我无法发出声音了。再也不能。

这应该是库利亚的最后一步。也就是说,我应该已经成为了他心中最想要的【苍叶】,这个【苍叶】也是我唯一能够给予他的东西。

但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还…会哭……?库利亚…是什么让你伤心了?是东江他们欺负你了吗?还是我…???

即便满心疑问,我也问不出口了,即便不安,即便想表达什么,我连个面部表情都做不到。不知不觉间,我的身体已经成为一具添装灵魂的道具。

“为什么……我会哭…?”

也许是因为失去了视觉和“触觉”吧…?我的听力似乎变得越来越好。库利亚的声音很轻,细小但不失清楚,还带着令人揪心的感情。是什么感情呢?我不知道。但我因此而发慌了。我觉得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焦虑不安的情绪不断侵蚀大脑,太阳穴没由来地一抽一抽的疼。耳畔又响起了那个声音:『摧毁吧…摧毁后就不会再让自己如此不堪。凭什么是你来承受一切!』

啊……不能这样……而且我…连摧毁都做不到了啊………

「你还好吗?」我忍着剧痛,试图装作若无其事。我将脸朝向库利亚,僵硬的脖子发出难听的咔咔声。我发不出声,只能做做口型,但紧接着,肺部因疼痛而引来的抽搐让我不由得咳嗽起来。我想用手捂住嘴巴,却怎耐一小截残肢派不上任何用场。

瞒不住了吗…?

我仿佛溺水者,在粘稠的空气里努力张大嘴摄取氧气,残肢不断挥舞。我想逃…!但是,为什么要逃呢…?逃到哪里去?又从哪里逃走…?

库利亚的声音很好听,令人沉迷。此时却只有急躁。

库利亚啊……请不要哭……如果是我没做好我会改,如果是东江他们欺负你了我会安慰你,如果是你觉得自己不好……没关系的库利亚,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好的。你还有一个(被困在躯壳里的)名为「苍叶」的恋人。

库利亚…求求你不要哭…不要……我不会再让你哭了…库利亚!

鲜血,耳鸣,头疼。身体很不舒服。像是有人在拿刀子搅拌我的胃,撕裂的巨痛伴随阵阵恶心,挥散不去。

库利亚啊…你早已是我的全世界。你要是哭了的话…我的世界就毁了哦…?

在意识沉寂于地狱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库利亚那背着光的满是泪水的脸。

“苍叶…苍叶!…苍……!!!”

啊……

在最后一刻能听到库利亚的声音真是太好了……

恍惚间,我想,我应该是给了一个怕人的孩子一抹浅笑。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