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外

668.8万浏览    39682参与
鸽派传人-鹿肉奶酿

五彩斑斓的黑(28)

好啦,去那边看吧~

(具体是哪边审核不让我说 ̄へ ̄

好啦,去那边看吧~

(具体是哪边审核不让我说 ̄へ ̄

句号

  随便发点,p1.3是稿

                      p2.4是oc

  随便发点,p1.3是稿

                      p2.4是oc

水野-LY

  可是翅膀真的很美啊!!!(痛哭流涕

  可是翅膀真的很美啊!!!(痛哭流涕

山厂干
随起随加 断1.4 一些可不参...

随起随加

断1.4

一些可不参考:

一名普通的网络员工,认命于清除部门,编号NO.5665。日常工作就是穿梭于各个网线消除隐患言论。部门的员工都曾存在过,曾经活过。

随起随加

断1.4

一些可不参考:

一名普通的网络员工,认命于清除部门,编号NO.5665。日常工作就是穿梭于各个网线消除隐患言论。部门的员工都曾存在过,曾经活过。

一条懒熊

光之国:小彩龙抱抱

  M78星云,光之国……

       的附近。

       “啊,鲁格赛特你能变小一点吗?或者说变成别的模样,最好要人畜无害的。”尤闲尝试与扒在他身上的彩龙沟通。毕竟那么大一只彩龙是真的进不去光之国的。

       到时候鲁格赛特会被群殴,然后自己会被请去喝茶。

       “ang?”彩龙歪头,似乎...

  M78星云,光之国……

       的附近。

       “啊,鲁格赛特你能变小一点吗?或者说变成别的模样,最好要人畜无害的。”尤闲尝试与扒在他身上的彩龙沟通。毕竟那么大一只彩龙是真的进不去光之国的。

       到时候鲁格赛特会被群殴,然后自己会被请去喝茶。

       “ang?”彩龙歪头,似乎不理解尤闲说的话。为什么要变小,他的雌性不喜欢雄壮的身体吗?为什么变成别的模样,他的雌性不喜欢他这个样子吗?

       不行!

       “ang!”彩龙生气了,他决定要给他的雌性一个教训。

       愤怒的彩龙低下头,尖锐的口器抵在青年的侧颈上。只要稍稍一用力,就会见血。他感到怀中的雌性颤抖了一下,哼了一下,热气引起一阵痒,他满意的收回了口器。

       艹,刚才彩龙的尖牙触碰到自己最脆弱的地方的时候,尤闲瑟缩了一下。纵使心里念叨了一万遍彩龙不会杀自己,也知道不可能有雄性杀死自己的雌性,但他还是害怕了。

       他给予彩龙爱意,他知道,换来的是毁灭般的独占欲。但没有退路了,与其站在悬崖边上,不如抓住邪龙的翅膀。一个是绝境,一个是尚有希望。

       “鲁格赛特。”

       尤闲笑,抚摸着彩龙的头角,像是对待自己的情人,温柔至极。

       “我的意思是——”

       “我要带你回我的部落,但是那些人可能不怎么喜欢你,而我要保护你。所以,听我的话好不好,变小一点。”

       “吼~”彩龙这回听懂了,摸头角,代表雌性愿意和他交*。他的雌性是爱他的,爱到愿意为了他违抗部落。

       彩龙的翅膀开始收缩,七十多米的身高开始不断往里缩,成了只有三十米的Q版小龙。

       呜呼,很好。尾巴上的尖刺没了,手上的钩爪也消失了,重点是好像还有点可爱,果然是人畜无害啊。

       “呀。”小彩龙伸爪子,这双爪子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可怖,看起来肉乎乎的,好像很好捏。

       “呜。”小彩龙把整个头都埋进尤闲的腹部,因为他只能够到那里,而且他记得这里受伤了。他伸出舌头,收敛倒刺,舔了一下。

       “嗯哼。”

       尤闲那里很敏感,而且他怕痒,他止住小彩龙的行为。

       “好了,这里没事了。”

       尤闲知道彩龙是担心他受的伤,心窝暖暖的。莫名的,被邪龙掳走的青年觉得龙龙也挺可爱的。

       “呀。”小彩龙知道了,他张开双臂,坦然露出柔软的腹部,金色的眸子一闪一闪。

       “是要我抱你吗。”

       尤闲哭笑不得,孩子气的龙。

       “ang~”小彩龙点头。

       尤闲第一个想到的是蹲下身子抱小彩龙。但转念一想……

       他就这样,手臂往下屈伸抱起了小彩龙,就像抱起了一个珍贵的东西。

       “走吧,我带你回我的部落。”

       光之国。

       因为彩龙变小了的原因,所以一路上也算是畅通无阻。

       不过有些女奥特曼看小彩龙很可爱,都忍不住的搓手,甚至征求尤闲的同意,想要抱人家。

       开玩笑首先彩龙鲁格赛特肯定会先弄死这些家伙,其次尤闲也不会同意的,也没胆同意呀。

       提交了任务报告,这趟旅途算是圆满了。虽然明明想过要在外面浪很久,但好像自己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回来了。

       不过倒也没看到……

       泰罗啊。

       “哥哥!”

       ——完。

樟叶

[吉田乙女]嘘

吉田宽文  乙女向  ooc

第二人称


整点人外和stk

这个阴暗比也太涩涩了,不涩涩对不起他的设定。


——


感觉很不安。

鼻尖总是嗅到血腥味,附近空间隔夜或新留的粘液瘢痕,出现越来越多。

私密物品会被微妙的移动过,谨慎小心的你清楚的知晓每一样丢失的物品。


今早醒来,你房间的地板上也出现了熟悉的圆形水痕。

反锁的窗变成轻轻合拢,悬垂的窗帘被微风吹起又飘着落下。

刷牙时看见洗漱台多出来的杯子,和你的牙刷杯是同款。你开始还以为是眼花。


从一开始蹩脚的抹除痕迹,到现在堪称猖狂的○扰举动,气氛也愈发紧绷。

你甚至不敢再...

吉田宽文  乙女向  ooc

第二人称


整点人外和stk

这个阴暗比也太涩涩了,不涩涩对不起他的设定。


——


感觉很不安。

鼻尖总是嗅到血腥味,附近空间隔夜或新留的粘液瘢痕,出现越来越多。

私密物品会被微妙的移动过,谨慎小心的你清楚的知晓每一样丢失的物品。


今早醒来,你房间的地板上也出现了熟悉的圆形水痕。

反锁的窗变成轻轻合拢,悬垂的窗帘被微风吹起又飘着落下。

刷牙时看见洗漱台多出来的杯子,和你的牙刷杯是同款。你开始还以为是眼花。


从一开始蹩脚的抹除痕迹,到现在堪称猖狂的○扰举动,气氛也愈发紧绷。

你甚至不敢再去探索其他地方,害怕他就在哪个角落蹲守着你。



你鼓起勇气,向警署求助,把近来搜集的证据递交给接待你的女警员,被官方式的安慰一通后,她很遗憾的告诉你这种情况无法立案。


《送奶工》照进现实?


她放缓语气,问你的住址周边情况,说多半是熟人作案,要留意邻居……


你失望的离开了。





你回学校去销假条,打开鞋柜换鞋的时候,发现室内鞋有一只湿漉漉的,还有股水产品的腥味。


越来越过分了。那个人。


“拜托,不要开这种玩笑……”

父母不在身边陪伴,没有可以信赖的友人,独自承受这一切的你在报警后也不能得到一点点安心。


上课期间,四周空荡无人。

只有你无助的啜泣声,和遥遥传来的嘈杂授课声响。




忍受着足部的不适,你还是回到了教室。

在人群中比独自一人要感到安心,即使你在课桌里又发现了新的纸条,或者裙摆粘上椅子边角溅落的白浊。


你眼睛红红的打开那张纸条,上面写着:

“偷偷跑去了哪里?

我很想你”

还画了一只简笔章鱼。


慌乱的张望四周,还是看不出是谁。

你真的有点崩溃,那股铁锈味仍如影随形,通过你的鼻腔进入大脑皮层,折磨着你脆弱的神经。


好可怕。

又恶心。


你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哆嗦着打开课本,结果发现又有一张纸条。

“去天台吧”


小小的,普通的白纸,夹在你今天上课时老师会讲到的内容书码中,那一页绘着夜幕下的花海。

什么时候放进来的?昨天晚上,或者更早?


已经预示好的时间,不容拒绝的陈述……

你呼吸困难。

那股阴湿的视线找不到源头,和煦的阳光照耀下你仍觉冰冷彻骨。


……


午休的时候,同学们三两成群的聚在一起吃饭,嘻吵轻松。

你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便利店,只是呆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的看着那两张纸条。

其实国中的你还很合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上高中之后就交不到新朋友,以往旧友或是不在一个学校、班级,或是渐行渐远。

你也有努力维护友情,可情况就是你变成了独行者,好在也没有什么人来霸凌你,你就得过且过了。



你孤僻的一个人呆在角落,语气哽咽,“我拒绝。”

你有预感那个人一定听得到,这不是你的自言自语。

“我拒绝!”

“是同班的吧?拜托不要再这样了。”

“正常一点的追求不会吗?只会偷窥尾随,是有多卑劣啊?”

你越说越气,但是声音始终压低。于是憋闷的你更愤怒了,攥起那两张纸条揉成一团。


短暂发泄后,你又陷入惶恐的漩涡。

他暴露了是你同学的身份没错,可是那些异常的气味又昭示着他绝不是普通人。


你没有办法摆脱这一切。


……


在暮色苍茫中你回到了家。


一整天四处奔波的你疲惫不堪,做着一些徒劳无用的挣扎。

听取了警员小姐的建议,你在房间里安装了两个摄像头,分别对着你的卧室门和窗户。

气喘吁吁的忙完这一切,你眼前发晕。今天一天都没有心情吃东西,看来是低血糖。


长期以来的惶恐不安压垮了你,你依旧毫无食欲,不过躺在床上休息时,你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响动。


……是他,一定是那个○态!



在你起身去拿购物袋里的防狼喷雾的同时,紧闭的房门被轻轻打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挥舞蠕动着的猩红触手。




——

今天是3月14号

你如果正常来上学的话,可以看到前两本课本里夹着的纸条。

“很喜欢你”

“想和你约会”


你如果放学后去天台的话,他其实也不会直接出现。是在奇怪的方面害羞的吉田同学。

但是说不定编一个新的剧本,假装和你偶遇,dream你和他倾诉苦恼,再言语诱导你和他交往,借此摆脱那个恐怖○汉。

不过心思细腻的你迟早会发现你便宜男友的真实身份。嘛,那时也不是很重要了(爽朗)。



吉田真的很喜欢你

是直球系(??)的追爱少年呢


这何尝不是一种纯爱🤤



良月时

金毛狗勾怎么会变成人呢

小疯子潜质病娇金毛狗勾×抵触动物懒散的你

🖤

  

  你从小到大都很抵触所有动物,但你最近拥有了一只狗勾。

       由于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大学毕业后的你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收着定时打到卡上的高昂生活费,深居简出,和小说电影漫画游戏做伴,每半个月才出门采购一次,是一个懒散的啃老宅女。

       又到了出门采购的日子,不过外面在下雨。于是你就从早上挨到下午,再从下午挨到晚上,终于发下pad出了家门。......


小疯子潜质病娇金毛狗勾×抵触动物懒散的你

🖤

  

  你从小到大都很抵触所有动物,但你最近拥有了一只狗勾。

       由于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大学毕业后的你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收着定时打到卡上的高昂生活费,深居简出,和小说电影漫画游戏做伴,每半个月才出门采购一次,是一个懒散的啃老宅女。

       又到了出门采购的日子,不过外面在下雨。于是你就从早上挨到下午,再从下午挨到晚上,终于发下pad出了家门。

       从商场出来后,你一手拎着大袋子,一手撑着伞慢慢往家走着。

       漫无目的盯着路边雨滴打出的水花时,你心里还在想着新入坑的乙游,不知道这次又要拯救什么世界。要是三次世界真给自己来个男朋友就好了。

       到单元楼下的时候,你发下路边的花丛中有好大一团什么东西。好奇心作祟,你走近去看。

       是一只大狗,被雨淋着,浑身都是雨水和泥浆,湿透的躺在地上,看不出品种。

       看到是狗,你本下意识想走,可是发现它身下似乎有血迹,它的身体也还在微微起伏,你停下了。

       再怎么说也是一条命。你自我说服到,拨通了宠物救助中心的电话。

       在救助人员到达前,你稍稍站的离狗勾近了,给它撑着一半伞。

       一门心思注意着小区大门的你,没有发现狗勾在阴影里看着你。

       救助人员来了之后将狗勾搬上了车,你本想直接回家,可是那狗勾睁开了眼盯着你,湿漉漉的眼神让你晃了神,意识回笼之后就发现自己跟着它来到了宠物医院。

       狗勾在被清洁后,你才知道它是一只很漂亮的金毛。兽医给它仔细做了检查,开了药之后看着你。“它没什么,就是有些感冒,腿被什么东西划了一点,伤口不大,回家好好吃药好好照顾就可以了。”

       发现医生是在跟你说注意事项后,你刚想说这不是你的狗,可你看到狗勾正睁着大眼睛看着你,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你应下了医生的话,将狗勾带回了家。

      一进家门,狗勾就像是腿上根本没伤口一样,在你家到处乱窜,还跑进了你的房间。

追着它去到房间的你看到,狗勾趴在你的床上,抱住你的被子蹭着。

     “你给我下来!”你被眼前这一幕气得发抖,它这个坏东西得寸进尺,带它回来就算了,居然还上你的床。

       狗勾被你吓了一跳,从床上跳到地板上,跑到你面前,像是想蹭你的腿,但又不敢。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上我的床,你从哪里来的,我就把你丢到哪里去!听明白了吗!”  你突破自我一般,双手捧着狗勾的头,恶狠狠对它说到,也不管它是否能听懂,只是想吓吓它。

      狗勾蹭了蹭你贴在它脸上的手,好软好小好香喔。

      说罢,你直接撒开狗勾,将床上的所有床具全部拆下来丢进洗衣机,又从柜子里拿了新的出来换上。

      看着你一系列动作,狗勾只能委屈地趴在角落。

      将房间里收拾好后,你带着狗勾来到了客厅。

      你坐在沙发上,它狗勾在你面前蹲了下来。

      你看着它,迟疑地抬起手,落在了狗勾的脑袋上摸了一下。

      反正都带回家了,还不如早些习惯,而且它的毛毛好舒服喔。你如是想着。

      狗勾试探着将爪爪搭在你的腿侧,你本下意识想抬腿移开,可还是忍住了。

      看着你没有讨厌的样子,狗勾更进一步,将头轻轻靠在你的膝上蹭。

      你rua着它的毛毛,想起来它还没有名字。

    “狗勾你没有名字吧,那我给你取一个好不好?”

      本就是自言自语,没想到狗勾像是听懂了你的话,抬起头来高兴地冲着你“汪”了一声。

    “你这家伙不要一副你能和我正常交流的样子好吗?”你觉得好笑又惊讶,手用了点力气rua它。

    “嗯让我想想,我也没养过宠物,没取过名字。要不这样吧,你毛茸茸的,就叫茸茸怎么样?”

     “汪汪!”狗勾好像是很高兴吧,你也不管了,就定下了茸茸这个名字。

       

       就这样,你的家里多了一个茸茸。

       

       转眼间时间就过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你对茸茸的底线可谓是一再降低。

       从最初的,你摸了它就要洗手洗澡,到你能够满心信任靠在它身上;

       从你开始只让它在地板上活动,到它能够在在沙发上随意打滚;

       从你开始很抵触和它接触,到你能接受它扑在你身上,你们搂成一团玩耍。

       你还抱着茸茸,说它是你的宝宝。

       可即便如此,你还是不允许茸茸上你的床。

       不知道为什么,你觉得茸茸聪明的有些过头了,吃饭上厕所什么都知道,你让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它甚至还能像人一样,当你因为打游戏而睡着沙发上时,给你叼来毯子盖着。

你的心里存在着不愿意承认的恐惧。你有些害怕茸茸。

     你的身上还发生了一件怪事。

     自打茸茸来了家里没多久,你的身体上就开始出现莫名其妙的红痕。

     你本就皮肤敏感,开始还以为是对茸茸的毛过敏,可这些红痕不痛不痒,和以往的过敏症状完全不一样,而且过几天就自己消失,所以你就认为可能是自己不小心磕到摩擦到了。

     可是最近红痕越来越多了,从最初只出现在脖子、肩膀、手腕,到后来的腰侧、锁骨,再到近几天的胸口、背后、大腿内侧。一片一片,密密麻麻,显在白皙的皮肤上,看得你触目惊心。

       你觉得自己不能再放任下去了,得找个医生好好看一下。

       于是这天你预约了一周之后的专家门诊。

傍晚洗完澡后,你看着自己身上的红,哆哆嗦嗦穿好了睡衣。

       刚出浴室,茸茸就贴上来,围着你的腿打转转。沐浴露好甜好好闻。

     “好啦茸茸,别缠我了,我们去客厅。”

      你走到沙发边,刚靠着坐下后,茸茸也欢乐地跳上沙发,挨挨挤挤在你旁边窝着。

      你随意地摸着它,拿出手机给朋友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你把最近身体上莫名出现红痕的事情告诉了朋友。

     “啊我说你不会是被鬼缠身了吧!你身上的那些痕迹其实都是鬼亲出来的,宝我找个道士去你家驱驱邪好吗?”朋友的反应如此激烈你是没想到的,可是你怎么也不赞同她的“鬼神说”。

     “哎呦呸呸呸,你怎么信那些,我们可是无神论者,别玩这些花里胡哨的,我身上肯定是什么东西过敏。别说我了,说说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八卦消息讲给我听。”

       你转移了自己提出的话题,还是听点八卦有意思。

     “还真有,是关于你的。宝你还记得上周我约你吃饭,碰到我的大学同学吗?他发消息给我说对你一见钟情了,想要你的联系方式。我正说问问你的意见呢。”

       你是个超级颜控,尽管努力就想着那位同学,可还是记不起他平平无奇的脸。

     “算了吧我对他没感觉,算了算了。”

       朋友还是想努力一下,“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宝?他人很好的,是你喜欢的那种温和会照顾人类型,而且家里条件也不错,蛮般配的…”

       朋友话还没说完你就被身边茸茸吸引了注意力,它不知怎么,狂躁地动着,喉咙里还发出“呜呜”声。

        主人是它的,不许跟其他人般配。

     “我家茸茸在闹,先不跟你说了蛤拜拜!”

      你赶紧跟朋友再见,仔细看看茸茸怎么了,可通话刚结束,茸茸就一个使劲将你扑倒在沙发上。

  

  

后续afd搜索“良月时”or礼物解锁,谢谢。

癖子狐
  自家oc和亲友oc的结婚照...

  自家oc和亲友oc的结婚照(被踹

  自家oc和亲友oc的结婚照(被踹

火凤斩风
你养了一只猫,一只会做数学题的...

你养了一只猫,一只会做数学题的猫,一只会一边做数学题一边摸鱼的猫

(详情请见合集“文”中《你养了一只猫》)


@墨云绘月 

你养了一只猫,一只会做数学题的猫,一只会一边做数学题一边摸鱼的猫

(详情请见合集“文”中《你养了一只猫》)


@墨云绘月 

未确认生命体9-1

“第三类接触”


点我就看红绿灯随地大小变(不是)

“第三类接触”


点我就看红绿灯随地大小变(不是)

Ray

白蛇传 性转 下篇

  许仙你✖️蛇妖他

  主要参考京剧白蛇传

  注:雄黄酒有毒,现实中请不要饮用

  

  

  

  “今...今日端午佳节,家中生意火旺,念想郎君平日里多有操劳,特意买来雄黄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棕褐色的酒水从青黑小壶中泄入白玉酒杯。


  白素倚坐在扶椅上,垂头吹凉手中热酒,你踌躇不定地坐在他身旁。


       刚刚点上的乌沉香弥散开来...

  许仙你✖️蛇妖他

  主要参考京剧白蛇传

  注:雄黄酒有毒,现实中请不要饮用

  

  

  

  “今...今日端午佳节,家中生意火旺,念想郎君平日里多有操劳,特意买来雄黄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棕褐色的酒水从青黑小壶中泄入白玉酒杯。


  白素倚坐在扶椅上,垂头吹凉手中热酒,你踌躇不定地坐在他身旁。


       刚刚点上的乌沉香弥散开来,屋内轻纱暖帐映着菱花窗, 鹅黄的穗子悬挂在粱上。


       你今天为何这般拘谨, 你的雄黄酒是要做什么,


       他都清楚。


       反正你迟早也会发现......他戏谑般抿一抿唇,


  “如此,倒是该谢过娘子了。”


  一杯下肚,他又喝了一杯,雪白的脸颊晕上桃红,不知在笑谁人。


  “郎...郎君。你是不是有些醉了,我为你去熬醒酒汤......”你扯了扯他的衣角,心里打着鼓 。

  

  紧张 , 纠结 。

  

         你是希望他是妖, 还是不是妖呢。此刻自己也不清楚了。


         若他不是, 你就告诉他你的心事, 从此再不怀疑;  若他......你到底也没什么办法........


    到底, 你不愿活在猜疑中。


    是最不好的结果。


    白素转过头看你,妖瞳分明。


         往常俊美的星目,覆盖着一层透明的鳞片,看起来更圆更亮了些。


        修长的食指描摹着你的唇角,“娘子,莫怕我啊。”他低低地笑着,“雄黄对我是没有害的。”


  “我是主动告诉娘子的呢。”


  说话间,猩红分叉的蛇信还不时吐出,在空中有力地高高翘起,似乎还粘染着酒香。


  那古怪的舌头实在有些恶心,你不由一阵作呕。


  白素的眼神好似委屈,“娘子是嫌弃我了?”再看眼神,  却到底是不善。


  一只蛇妖做了你的丈夫,这样占有了你,腹中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怪物。


  他怎么反倒问起你?


       巨大的、比雪更白的蛇头贴着你的脸,你有些四肢发抖,即使你知道这就是白素。


        他又要更靠近你。


       你躲着退开,对着圆亮的蛇瞳,你的声音有些颤抖,"求你...让我走...郎君....我害怕....."


       泪光闪烁。


        江南五月天,杏熟。


         "娘子啊....”


          他还是温柔地不像话的声音,好像是无奈于妻子的无理取闹那样,"你该要接受我呀,我们是夫妻。"

  

  “你还怀着孩子呢,难道连他也不要了啊....”

  

     他故意地吻了你,偏就要贴近你,也有想让你平静的意思。


          诡异的舌头在你嘴里搅动,尤其是分叉的舌尖。他变成人形紧紧抱着你,有一点着急。

  

  他早就希望更亲近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睁开眼的时候,你躺在软榻上,口中发苦。


      熟悉药材的你知道,是灵芝。


      白素就坐在你身旁,他怜爱地揽你起身,放在他怀里,

    

   “你总算醒了过来。”


     又轻叹一口气,"娘子啊...我是爱你的。"


      你靠着他,小声呜咽着。

  

   那天无论你说些什么,他始终温柔地应着。


      你脑中其实是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去想什么。


      其实他将你抓得那样牢,你又如何离开他?

  

  江南水乡光景好,春柳疑是俏佳人。


      你怀想起那年雨天同船渡,即使重来一次,你知道,你还是会爱上他的。

  

  你爱的,也只能是他。


       白素温和地勾着嘴角,亲昵地挽起你的发丝,“娘子,要起来喝点茶吗?慢点,我扶你。”


       他的黑发和你的黑发散落到一起,你回挽他,唤着他,“郎君。”

  

    到头来,你已经不太在意了。人活一世,又哪里需要太明白呢?

       

       你还是会害怕,尤其是行房事的时候。


       你想,那壶雄黄酒原来是如了他的意。









       保和堂还是那对恩爱的夫妻在经营,他们三岁大的儿子仕林也自小冰雪聪明,像他的父亲那般温和有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问过那名法号法海的禅师,却从来无人知其人。


        后来你才听说,


        大水满上金山,整个金山寺都被淹了。

  

明喑堂第一深情
Dearly beloved,...

Dearly beloved,for you entertainment,it's my pleasure to introduce to you Hell's latest arrival,

The equal-opportunity killer,Alastor!!

Dearly beloved,for you entertainment,it's my pleasure to introduce to you Hell's latest arrival,

The equal-opportunity killer,Alastor!!

鸟鸣山更幽

  有点虐,女主心思比较重,治愈

  有点虐,女主心思比较重,治愈

鸟鸣山更幽

  青梅竹马+人鱼,我冲了

  青梅竹马+人鱼,我冲了

鸟鸣山更幽

  男主跟女主do的时候现出原形了,男主就自卑,怕暗恋的女孩不能接受他…

  男主跟女主do的时候现出原形了,男主就自卑,怕暗恋的女孩不能接受他…

丽娜·薇莉斯

艾尔凯伊的梦


p2全图,p1是局部

艾尔凯伊的梦


p2全图,p1是局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