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文

54.7万浏览    44万参与
Different World

迅哥儿的服装搭配技巧

“……人瘦不要穿黑衣裳,人胖不要穿白衣裳;脚长的女人一定要穿黑鞋子,脚短就一定要穿白鞋子;方格子的衣裳胖人不能穿,但比横格子的还好;横格子的胖人穿上,就把胖子更往两边裂着,更横宽了,胖子要穿竖条子的,竖的把人显得长,横的把人显的宽……”——萧红《回忆鲁迅先生》

迅哥儿的服装搭配技巧

“……人瘦不要穿黑衣裳,人胖不要穿白衣裳;脚长的女人一定要穿黑鞋子,脚短就一定要穿白鞋子;方格子的衣裳胖人不能穿,但比横格子的还好;横格子的胖人穿上,就把胖子更往两边裂着,更横宽了,胖子要穿竖条子的,竖的把人显得长,横的把人显的宽……”——萧红《回忆鲁迅先生》

jackyczj2010
弹琴的人 和他的旋律

弹琴的人

和他的旋律

弹琴的人

和他的旋律

刘梅森
武汉市江汉区解放大道中山公园

武汉市江汉区解放大道中山公园

武汉市江汉区解放大道中山公园

guoke-email
屁股指挥脑袋? 是的!因为立场...

屁股指挥脑袋?

是的!因为立场决定观点。


(土耳其 库萨达斯 以弗所遗址 公共厕所)


相关作品:土耳其古迹建筑黑白

屁股指挥脑袋?

是的!因为立场决定观点。


(土耳其 库萨达斯 以弗所遗址 公共厕所)


相关作品:土耳其古迹建筑黑白

Feanaro

关于我转生成为古希腊公主这件事Chapter89

2800粉抽奖!评论区抽一位关注我的人送一本色诺芬的《希腊史》

心血来潮又摸了鱼(

对了,有句话咋说来着…一个人说了什么不代表心里想的是什么,更不代表将要做什么。


Chapter 89

重塑密涅瓦的威望在特洛伊进行地如火如荼,我首先以密涅瓦的名义给全城发放了粮食,吃别人的嘴软,浓香的乳酪和甜蜜的麦糕以柔和的方式击破了平民内心本就因为出于对神的恐惧而不坚定的防线,接下来无论我在公开场合怎么宣扬密涅瓦的功绩都不会有站出来咒骂我的声音了。出自密涅瓦之手的精美纺织品在妇女中间被反复观摩,我耐心地传授她们从密涅瓦那里学来的技术——只要她们宣誓加入密涅瓦秘教(1),果不其......

2800粉抽奖!评论区抽一位关注我的人送一本色诺芬的《希腊史》

心血来潮又摸了鱼(

对了,有句话咋说来着…一个人说了什么不代表心里想的是什么,更不代表将要做什么。

 

Chapter 89

重塑密涅瓦的威望在特洛伊进行地如火如荼,我首先以密涅瓦的名义给全城发放了粮食,吃别人的嘴软,浓香的乳酪和甜蜜的麦糕以柔和的方式击破了平民内心本就因为出于对神的恐惧而不坚定的防线,接下来无论我在公开场合怎么宣扬密涅瓦的功绩都不会有站出来咒骂我的声音了。出自密涅瓦之手的精美纺织品在妇女中间被反复观摩,我耐心地传授她们从密涅瓦那里学来的技术——只要她们宣誓加入密涅瓦秘教(1),果不其然,在精美的布匹面前,以纺织业为生的妇女迅速地倒戈到了密涅瓦这边。

 

“亚该亚人的女王,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橄榄树的苗交给我们?”

 

“不急”,我悠闲地摘下一颗葡萄扔进嘴里,“奇迹都是要一步步来的,第一次是粮食,再一次是布匹,最后才是来自雅典的橄榄树,震撼越多,民心就越牢固…对了,我让你安排营造气氛的人群准备好了吗?这些起哄的人至关重要,我们要把控的是那些摇摆不定的人——人民中占了最大比例的那群人,热烈的欢呼声就像领头羊,使人们像迷茫的羊群一样,昏头昏脑地跟上去。”

 

“哈,你真是狡诈。”她没有因为羊群的比喻而发怒,“别忘了愚蠢的山羊发起疯来,也是能用坚硬的利角捅死牧羊人的。”

 

我笑笑,不置可否,“等着三天后那场隆重的演说吧。”

 

我如期出现在了伊利昂城中心最大市集(agora)的高台上,我带来了一盆橄榄树的种苗并且用纯白的亚麻布将其盖了起来,直到人声鼎沸人头攒动的时候,我用一种威严的声音开了口,

 

“达尔达诺斯光辉的后代,伊利昂的人民啊,我是密涅瓦派来寻找和平的使者,在我替她传递有翼的话语之前,我请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我大手一挥,便有随从端着腌渍橄榄的盘子,装满上等橄榄油的瓶子,还有用橄榄油制成的皂块。

 

“告诉我,你们看到了什么?尝一尝,那可口的果实,摸一摸,那温润柔滑的油脂,再用那发绿的方块沾些水往你们身上最脏的地方擦一擦。”

 

“多么美味的果子啊,我愿意每天都在餐桌上见到它! ”很好,我请来的气氛组开始了表演。

 

底下的人交头接耳,接着说橄榄好吃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透着金黄色的油,煎炸烤的时候涂上一层,仿佛让食物沐浴在黄金里,一定比动物容易腐烂的油脂更加芬香! ”

 

又是一阵讨论声,又有许多人认同了橄榄油的妙处。

 

“密涅瓦在上啊!多么美丽的方块啊! 这浓绿的颜色就像山林女神们歇息的草地,我这件被泥水溅上污渍的白色袍子在它的摩擦下,已经焕然一新了!这块香皂是多么的柔和啊,比起那用羊油制成发臭发黑的东西,用它来沐浴就像是柔软的花瓣拂在我的皮肤上! ”

 

许多人好奇地用水沾了香皂在肮脏的衣角擦拭,阵阵惊叹声肯定了它的作用。

 

我乘着时机和气氛都已成熟,扯下了盖在树苗上的白布,“你们尝过的,碰过的,用过的,都来自于它,密涅瓦独一无二的馈赠——橄榄树。也许你们要发问,为何从未见过此物,这是因为密涅瓦曾经将它单独赠予雅典——凭借着它,雅典成为了仅次于阿尔戈斯之后最富有的希腊城邦,又因为它的珍贵,仅仅靠着雅典一个地方的种植也仅仅是只够希腊的需求。而现在,仁慈又伟大的密涅瓦把这个荣誉和权利赐予你们,等到伊利昂的土地上种满了橄榄树,它流出来的不仅仅是赏心悦目的油,更是交易之后金灿灿的黄金…它的用处远超于你们的想象,我曾经路过东方的国度,那里的王甚至愿意用同等重量的黄金来购买这神奇的油。成为密涅瓦热爱的孩子们,喝着蜜酒吃着干酪,载歌载舞地丰收流出来的黄金——你们还能想出比这更好的办法让伊利昂再次振兴吗?”

 

“密涅瓦! 密涅瓦!! 密涅瓦!!! ”气氛组再度上线。

 

“密涅瓦! 密涅瓦!! 密涅瓦!!!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附和了起来。

 

我一回到王宫的大门就看到等在门口的卡珊德拉。

 

“为胜利干杯。”她拿起一只酒杯递给我。

 

我接过去一饮而尽。

 

而下一秒…

 

我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而等我再次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全身已被沉重的铁链锁了起来。我冷笑,想要靠这等俗物困住我还真是异想天开。

 

我暗自发力,可是…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无论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却也怎么都挣脱不开这诡异的枷锁。

 

“别挣扎了,这力量和痛苦化形的锁链世上一共有两条,一条在你的身上,另一条…在当年盗取火种的普罗米修斯身上! ”

 

阿波罗?!

 

“不想密涅瓦追究的话,就快点把我放了! ”

 

“哼,没有我手中这把钥匙,就算是父神宙斯来了,它也别想被打碎! ”

 

我史无前例地感惊慌,却看到他身边神色复杂的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你…”

 

“以为自己是全天下第一聪明人,用虚伪的善意骗取伊利昂人的信任,亚该亚人会真心为了伊利昂好?密涅瓦会真心保护伊利昂?阿波罗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那谎话连篇的说辞!我倒不如相信巨人族会与奥林匹斯神和解!你扮演的角色我也会,假装痛苦地信任你答应你,骗取巨额的粮食,织布的工艺,橄榄树的种苗,密涅瓦吗…哼,我的确会如约建起她的神庙——阿波罗自有办法对抗她! 至,于,你…你觉得她完成了目标以后会在意一个凡人使者的死活?”

 

难不成从一开始,走进圈套的…是我?

 

“菲洛索菲娅,我绝对忘不了这个可恶的名字”阿波罗咬牙切齿地念着我的名字,“我谋划了这么久让密涅瓦失去民心的计划,差点就被你给毁了,好在卡珊德拉把所有消息都告诉了我…你胆敢胡编乱造洛克里斯送来赎罪的祭品!你又知道些什么?! ”

 

“卡珊德拉,我有句话想要告诉你…只能告诉你…”只有这个办法了…

 

“别去,她只不过在垂死挣扎罢了。 ”

 

卡珊德拉瞄了一眼阿波罗,又看向了我,最终还是朝我走去,“你最好说点有意义的话。”

 

我凑近她的耳朵,“姐姐,还记得我们启航去伊萨卡,又在伊庇鲁斯永别的那天吗?”

 

注(1):个“神”崇拜(henotheism,指不否认其它神明的存在,但是会特别崇拜某一位神,加入属于这个神的独有宗教团体。比如最出名的狄俄尼索斯秘教,酒神的女信徒疯狂追捧酒神;到泛希腊时期之后的伊西丝崇拜。

横北

可爱的孩子  不会乱说话

可爱的孩子们  正在跳房子

嗨呀 嗨呀 嗨呀 呦——

嗨呀 嗨呀 嗨呀 呦——


可爱的孩子  嘴巴被封着

可爱的孩子们  正在滑滑梯

呼唔 呼唔 呼唔 呜——

呼唔 呼唔 呼唔 呜——


可爱的孩子  都是听话的

听话的孩子们  从不乱说话

无形的针线  缝上孩子的嘴

不乱说话的孩子 ......

可爱的孩子  不会乱说话

可爱的孩子们  正在跳房子

嗨呀 嗨呀 嗨呀 呦——

嗨呀 嗨呀 嗨呀 呦——


可爱的孩子  嘴巴被封着

可爱的孩子们  正在滑滑梯

呼唔 呼唔 呼唔 呜——

呼唔 呼唔 呼唔 呜——


可爱的孩子  都是听话的

听话的孩子们  从不乱说话

无形的针线  缝上孩子的嘴

不乱说话的孩子  都是好孩子——?


暗中的眼睛  看着孩子们

无声的孩子 无声地游戏着

呼哧 呼哧 呼哧 呼——

呼哧 呼哧 呼哧 呼——


——————————

暗喻有,夸张有。

起因是昨天被气到了,吐槽一些一定发不出来的东西。

敦煌博物馆-丝路手信

江河小满好插秧,暖风十里百花香 

江河小满好插秧,暖风十里百花香 

慧鉴艺术讲堂

物至于此,小得盈满,故曰:小满    欢迎关注慧鉴艺术讲堂,艺术超简单!

物至于此,小得盈满,故曰:小满    欢迎关注慧鉴艺术讲堂,艺术超简单!

꧁꫞君࿅࿆顾꫞꧂

青涩青春(六)

    受伤返回学校后,我基本没怎么正式的学习过,逐渐地也就认识了很多好玩的朋友,开始了第一次“逃学威龙”,开始第一次夜不归宿,开始了第一次……,很多的第一次,很多的违纪,很多的批评,很多的白眼,很多的厌恶,很多的不知所谓,接踵而来,接着也就从那个众人敬仰的神坛跌落下来,没有了众星捧月的脸蛋。

      那时候大家抽的最好的烟就是石林,有白盒的,红盒的,蓝盒的,红蓝是很难抽的起的,所以条件极好的也只能抽白石林。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就是吉庆了,两块五一包,一包都是买不起的,只能论支买,五毛钱两支,...

    受伤返回学校后,我基本没怎么正式的学习过,逐渐地也就认识了很多好玩的朋友,开始了第一次“逃学威龙”,开始第一次夜不归宿,开始了第一次……,很多的第一次,很多的违纪,很多的批评,很多的白眼,很多的厌恶,很多的不知所谓,接踵而来,接着也就从那个众人敬仰的神坛跌落下来,没有了众星捧月的脸蛋。

      那时候大家抽的最好的烟就是石林,有白盒的,红盒的,蓝盒的,红蓝是很难抽的起的,所以条件极好的也只能抽白石林。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就是吉庆了,两块五一包,一包都是买不起的,只能论支买,五毛钱两支,四五个人约着买上两支,每人一口的抽,一支烟抽完,烟灰还能完整的翘着,每人都吸得太猛,烟灰没来得及掉。

        说起抽烟,我也是偶然学会的,那天班主任亲自清理了我呢职务,一个义愤填膺的同学约着我开始了我第一次逃课,他买了一包“吉庆”烟,我俩躺在学校后面的山坡上的坟林里,聊着种种不快,愉快的抽烟了整包烟。

      上晚自习的时候,我晕了整整一节课,不知到厕所里呕吐了多少次,但是那种云雾缭绕,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的感觉,真的让人无比的怀念与难忘。也自此爱上了这样的感觉,既然做好学生这么累,那为何不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坏学生呢。

      人就是这样,学好的代价往往要比学坏的大的多,坏的样子,也总是要受人瞩目的多,尤其是那些小女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