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生

61964浏览    56701参与
栀于子初

愿望系列1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看监控柯南完结,新兰在一起,希望看见魔女的使命第二季,沢田纲吉暴揍沢田家光,希望能看见虹猫勇者归来,希望夏目友人帐永不完结,结缘不止,希望龙族楚子航可以回来,有个好结局,希望我童年回忆所有人都有个好结局,希望我自己也有个好结局,希望新的一年我家度过劫难,平安顺遂。

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看监控柯南完结,新兰在一起,希望看见魔女的使命第二季,沢田纲吉暴揍沢田家光,希望能看见虹猫勇者归来,希望夏目友人帐永不完结,结缘不止,希望龙族楚子航可以回来,有个好结局,希望我童年回忆所有人都有个好结局,希望我自己也有个好结局,希望新的一年我家度过劫难,平安顺遂。

游客

死亡

死亡能被用来开玩笑吗?

死亡不能被用来开玩笑吗?

死亡固然是严肃的事情 但是当你我都时刻面临着精神的死亡之时,死亡仿佛就在你我身边。

这时候 在玩笑般的世界中,死亡的玩笑变得正常了起来。

死亡能被用来开玩笑吗?

死亡不能被用来开玩笑吗?

死亡固然是严肃的事情 但是当你我都时刻面临着精神的死亡之时,死亡仿佛就在你我身边。

这时候 在玩笑般的世界中,死亡的玩笑变得正常了起来。

冒险雷探长
只是一次考试不是人生的全部加油
只是一次考试不是人生的全部加油
冒险雷探长
人生至凉傲骨易碎
人生至凉傲骨易碎
冒险雷探长
只要能爱恨歌哭只要能心遂所愿
只要能爱恨歌哭只要能心遂所愿
天天向上
天天向上
乐壹

后悔

好后悔转身的前一刻没有给你个拥抱。

好后悔转身的前一刻没有给你个拥抱。

乐壹

回家

原来任性放纵之后终究是要回家的。

原来任性放纵之后终究是要回家的。

一盏孤灯

虽然人生很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虽然人生很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乐生尔美图汇

忘不掉你,我一生的眷恋。

忘不掉你,我一生的眷恋。

聚沙成塔

什么叫素法身?证到素法身有了生脱死吗?


何况初见般若,有的人初见般若以后啊,明心见性,于中究竟过程还有:素法身、清净法身、有余依涅槃和无余依涅槃之分。那么,我刚才说了,这个定慧、见般若层次里头的境界是很多的,我再给同学们把这个见般若、见本性的详细境界分几步给大家讲一讲。这几步境界呢也就是,初初顿然除去妄念,前念已去、后念未生的境界,达到这么一种境界以后,或者是某种事情回光返照,证到这么一种境界以后,证这个境,它有这么几步啊,你们注意,见,有的见到,明心见性,一当见到以后,如果认识了它,就称为见性了。但见性不等于是住性,没有住进去,要住得进本性,抓住这个觉照不离不执,才能算是定,要抓得住这个觉照才叫定。那么,初初见性,叫做素法身,这个...


何况初见般若,有的人初见般若以后啊,明心见性,于中究竟过程还有:素法身、清净法身、有余依涅槃和无余依涅槃之分。那么,我刚才说了,这个定慧、见般若层次里头的境界是很多的,我再给同学们把这个见般若、见本性的详细境界分几步给大家讲一讲。这几步境界呢也就是,初初顿然除去妄念,前念已去、后念未生的境界,达到这么一种境界以后,或者是某种事情回光返照,证到这么一种境界以后,证这个境,它有这么几步啊,你们注意,见,有的见到,明心见性,一当见到以后,如果认识了它,就称为见性了。但见性不等于是住性,没有住进去,要住得进本性,抓住这个觉照不离不执,才能算是定,要抓得住这个觉照才叫定。那么,初初见性,叫做素法身,这个素法身根本没有了脱生死,因为你累生累劫的业力、你的业障纠缠你,同样要使你昏沉,同样要使你胡作非为,甚至于连一两年都不到,你就要由一个很诚心的人又变成一个中级水平,中级水平又变成堕落,更何况没有见素法身的人,你们就可以想像这个凡夫境界好可怜了。见到素法身,就称为悟,说悟了就全然解脱,这是错误的,因此这里啊,同学们就要明白一个道理了,就是说,我们当见到素法身以后,还得要具体去用功,要把我们累生累劫的业障、业力洗除干净,通过佛法的修行方式,让我们进入清净法身,随时提得起、放得下,提起正念,顿然提起,万念俱空,顿然可以放下,放下一切,不执着,而所做一切事情有条有理,而一放下,什么都没有了,要随时提得起、放得下,要练这个功夫,练得来炉火纯青,进入清净法身境界。



完整法义详见《藉心经说真谛》P117

聚沙成塔

如何从素法身进入清净法身境界?

我们当见到素法身以后,还得要具体去用功,要把我们累生累劫的业障、业力洗除干净,通过佛法的修行方式,让我们进入清净法身,随时提得起、放得下,提起正念,顿然提起,万念俱空,顿然可以放下,放下一切,不执着,而所做一切事情有条有理,而一放下,什么都没有了,要随时提得起、放得下,要练这个功夫,练得来炉火纯青,进入清净法身境界。 

完整法义详见《藉心经说真谛》P117


我们当见到素法身以后,还得要具体去用功,要把我们累生累劫的业障、业力洗除干净,通过佛法的修行方式,让我们进入清净法身,随时提得起、放得下,提起正念,顿然提起,万念俱空,顿然可以放下,放下一切,不执着,而所做一切事情有条有理,而一放下,什么都没有了,要随时提得起、放得下,要练这个功夫,练得来炉火纯青,进入清净法身境界。 

完整法义详见《藉心经说真谛》P117

孤而為王

人们习惯 把一切解决不了的事 释怀不了的情

都交给时间 然而时间告诉人们 它也能力有限


人们习惯 把一切解决不了的事 释怀不了的情

都交给时间 然而时间告诉人们 它也能力有限

其实我是一颗橙子

小橙的求助

小橙是个二十出头的女生,是一名读完初中就辍学了的甜品师,家里条件不能说差但也实在说不上好。

小橙现在在一家小店工作,虽然小橙喜欢做甜品,可是实习期的工作很累,每天加班没有加班费,可以做成品锻炼的机会也很有限,顶头上司的脾气有些古怪,不是重度社恐的小橙得清的那种,每天都有些战战兢兢,好在和同事的相处还算表面和谐。

妈妈想让小橙去她所在的公司工作,公司勉强算得上是国企,虽然因为小橙的学历不知道会被分配到什么工作,但是有双休和五险一金,工资算不上高可是每天上班七小时没有加班。

爸爸想让小橙继续现在的生活,磨炼几年由家里出钱开个小店,并表示如果小橙不想继续现在的工作可以再去别的地方,但是不想让小...

小橙是个二十出头的女生,是一名读完初中就辍学了的甜品师,家里条件不能说差但也实在说不上好。

小橙现在在一家小店工作,虽然小橙喜欢做甜品,可是实习期的工作很累,每天加班没有加班费,可以做成品锻炼的机会也很有限,顶头上司的脾气有些古怪,不是重度社恐的小橙得清的那种,每天都有些战战兢兢,好在和同事的相处还算表面和谐。

妈妈想让小橙去她所在的公司工作,公司勉强算得上是国企,虽然因为小橙的学历不知道会被分配到什么工作,但是有双休和五险一金,工资算不上高可是每天上班七小时没有加班。

爸爸想让小橙继续现在的生活,磨炼几年由家里出钱开个小店,并表示如果小橙不想继续现在的工作可以再去别的地方,但是不想让小橙去妈妈上班的公司。

小橙觉得很纠结,一方面觉得去妈妈公司上班不会像现在这样累,喜欢甜点可以利用周末去做个兼职,还可以用入职后的公积金贷款满足家里想要换房子的愿望,生活上也会更加稳定。

另一方面又安于现状,觉得去别的地方再经营一次人际关系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而且自己很明白自己是一个做事不长久喜欢逃避的人,现在的工作不喜欢了还可以逃避去下一份工作,而去了妈妈上班的公司就不能随意的再逃避下去 。

妈妈每天都催小橙快些说服爸爸,因为他们公司那边刚好有一个工作轻松的位置空缺,现在入职分过去的可能性会很大。

小橙纠结很久后试探地和爸爸说了,公司现在的老板是爸爸之前的上司,爸爸很生气不想靠找关系让小橙去公司,觉得张不开这个口去和老板说,会让两边都尴尬。

而小橙其实也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去,从前的一些事证明妈妈是很有大局观的,可爸爸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又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心情很丧,小橙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眼就能望到头没有什么希望。

于是在这里写下了这一段话,希望有人可以评论帮帮小橙,拜托了!

一盏孤灯

虽然人的寿命在飙升,但人能活过一个世纪的毕竟是少数。以一个世纪为例,大多数人们就在消耗自己的一生,人们常说,短短一生,从其本质来讲的确是短短一生,但从实际体验的效果来看并不是短短一生,因为他们把一个世纪化为了一百年来消费,把一百年当作每年三百六十天来消费,把三百六十天当作每天二十四小时来消费,把每天二十四小时当作每分钟六十秒消费。简单表述就是把一个世纪化为秒来消费,所以他们的一生是十分漫长的,他们必须以消耗的方式度过一生,每天无聊地刷剧,每天无聊地聊天,每天无聊地运动……这就是人们口中的虚度光阴了。
说实话大多数人都在浪费时光,因为我们终究是平凡的人,我们的人生没有平台,我们只能安于平庸,我们能...

虽然人的寿命在飙升,但人能活过一个世纪的毕竟是少数。以一个世纪为例,大多数人们就在消耗自己的一生,人们常说,短短一生,从其本质来讲的确是短短一生,但从实际体验的效果来看并不是短短一生,因为他们把一个世纪化为了一百年来消费,把一百年当作每年三百六十天来消费,把三百六十天当作每天二十四小时来消费,把每天二十四小时当作每分钟六十秒消费。简单表述就是把一个世纪化为秒来消费,所以他们的一生是十分漫长的,他们必须以消耗的方式度过一生,每天无聊地刷剧,每天无聊地聊天,每天无聊地运动……这就是人们口中的虚度光阴了。
说实话大多数人都在浪费时光,因为我们终究是平凡的人,我们的人生没有平台,我们只能安于平庸,我们能做的就是创造多余的财富为那些人类的精英,社会的佼佼者提供经济支持,让他们作为人类的先锋开辟新的道路。

爱吃面包的果酱

日常☞生命记录

你总是在照镜子,你能拿什么证明你还活着,这些都只是你自己世界里的存在。

我看不见你眼睛里的祖国与山河,也不明白他们说的人情冷暖,我与星星背道而驰,也只是在宇宙的盒子里打转。


笔‖爱吃面包的果酱

你总是在照镜子,你能拿什么证明你还活着,这些都只是你自己世界里的存在。

我看不见你眼睛里的祖国与山河,也不明白他们说的人情冷暖,我与星星背道而驰,也只是在宇宙的盒子里打转。


笔‖爱吃面包的果酱

曹叽里呱啦

【原创】《飞雪里的小酒屋》

  “吱嘎”一声,小木屋的门被推开了,冷风裹挟着雪花灌进温暖的屋内,也把阿泰灌了进来。阿泰赶紧用后背关上门,抵住门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好冷的天啊,小刀子一样。” 

   阿泰一边说着,一边叩叩地咳嗽。他上了年纪,又在雪地里蹒跚着一路走过来,真是冻坏了。

   这是一家酒馆,很突兀地立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桦树林里。路过的人都喜欢来这里喝一杯,暖暖身子,歇歇脚。

   酒馆老板是个安静的老人,头发银白,穿着灯芯绒马甲,在木板搭成的吧台后面默默...

  “吱嘎”一声,小木屋的门被推开了,冷风裹挟着雪花灌进温暖的屋内,也把阿泰灌了进来。阿泰赶紧用后背关上门,抵住门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好冷的天啊,小刀子一样。” 

   阿泰一边说着,一边叩叩地咳嗽。他上了年纪,又在雪地里蹒跚着一路走过来,真是冻坏了。

   这是一家酒馆,很突兀地立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桦树林里。路过的人都喜欢来这里喝一杯,暖暖身子,歇歇脚。

   酒馆老板是个安静的老人,头发银白,穿着灯芯绒马甲,在木板搭成的吧台后面默默地洗涮着杯子,默默地听着阿泰的咳嗽和絮叨,默默地看着阿泰找了个角落坐下。

   阿泰朝着吧台的方向喊:“大兄弟,来杯烧酒。”

   老板微微点了点头,但手里依旧慢悠悠地涮着玻璃杯。他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放在心上。

   阿泰抄着袖,裹紧他老旧的、斑驳的军大衣,靠着木板墙,缩坐在角落里,嘛嗒着眼。透过狭小的眼缝,他凝视着屋内跳动的炉火,橙红色的火光在酒馆老板手里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上折射出异样的光芒,煞是好看。对面墙上挂着的一串小彩灯变换着颜色,充当着这无边的肃杀雪国里唯一的花。屋里很暖,暖得阿泰的脸热辣辣的,眼睛也热辣辣的,让他有点想流泪。他的视线有点模糊了,他突然感受到了所谓的“人间的幸福”——就在这间安静温暖的小酒屋里。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在农村过年的情景,他跟着爹坐着驴车去县城买年货,百货大楼门口挂着新奇的串灯,照亮了他童年的憧憬和快乐。而当驴车载着阿泰和年货、轧着满地的鞭炮壳和鞭炮灰赶回家的时候,妈就会把阿泰拽到火炉边烤火。阿泰就看着大人们忙里忙外,进进出出…

   又有人进来了。阿泰回过神,看见一个姑娘进来了酒馆。这位姑娘穿着珍贵的羊绒大衣,围着一条素色的围巾,戴着厚厚的手套。她白皙又丰腴的脸颊被冻得通红。

  “你好,麻烦来一杯咖啡。”姑娘很有礼貌地对老板颔首致意,在吧台旁边坐下了。她摘下围巾手套放好,环顾四周,发现了坐在角落里的阿泰。她若有所思地坐了一会儿,频频地想要开口说什么,又放弃了。

  “您气管不太好么?”她最终还是关切地问。

  “您,您在跟我说话?”阿泰惊疑地瞪大了眼睛,身子都向前倾了。“您怎么知道呢?”

  “我么?”姑娘微微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是外科医生。”

  “啊——原来如此!当大夫好,了不起啊!”

  “我听您呼吸的时候有嘶嘶声,觉得有点病症,最好去医院看看。这可耽误不得。”姑娘一边掸着身上的雪,一边用很轻柔的语调说着。她头顶上的雪还没能来得及掸掉,在屋内暖炉的烘烤下融化成一个个小水珠,缀挂在乌黑的头发和眉毛上。

  “谢谢。”阿泰对她笑道。

  “哎,真对不起,大爷。”那姑娘突然用一只手抚上脸颊,显现出局促不安的样子,有些惭愧又懊恼地说,“我突然这么说,你会很困扰吧,真对不起。我又多管闲事了。”

   阿泰一愣:“这怎么叫多管闲事呢?你这不是关心人嘛!再说,本来就是大夫……”

   姑娘叹了口气,说之前有个患者来医院里闹事,提着菜刀就要找她们科室的一个主治医生。她当时在旁边多嘴劝了句,结果就被追着砍。“…多管闲事,真是坏毛病啊。”她喃喃地自言自语到,端起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不知道是因为咖啡太烫,还是太苦,她始终皱着眉,再也没说什么。阿泰也没再问。而老板在吧台里依旧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

   屋里又归于平静,只能听见炉火的噼啪声和烧开水的咕嘟声。阿泰端详着那位姑娘,她的肤色在金黄的火光里显得有些恍惚和脆弱的透明。端坐的身影像一朵大百合花,投射到对面的墙上,摇曳着,偶尔微微地颤栗,像炼金的熔炉里诞生的幽灵。 

   阿泰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他的女儿也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也是在医院工作,只不过她让阿泰老两口操碎了心。女儿小时候念不下去书,初中没毕业就离开家乡去别的城市学了护理。紧接着就是恋爱,分手,结婚,离婚,反反复复。曾经还差点让男人骗走,是阿泰老两口的乞求和打骂才让女儿清醒过来。后来女儿给老两口生了个外孙,却找不着孩子的爹,只好让两位老人来带孩子。好在外孙可爱极了,又懂事又会念书,是阿泰难得的慰籍。

   阿泰叹了口气。他有点想喝酒了,可是他的烧酒还没上来。

  “砰”的一声,小屋的门被撞开了,一位年轻人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啊,冻死了!”他抱怨着,往双手上呵着气,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座位上。“老板,来两杯啤酒!大杯的!”

   小伙子的动静太大,昏昏欲睡的阿泰不得不注意到他——这位青年留着乱糟糟的长发,黑框眼镜上了霜,穿一件快拖到地面的长外套。他身材瘦高,脸色有点苍白。这孩子自从坐定以后就没闲着,翘起二郎腿,嘴里哼唱着什么,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木桌上打着拍子。在阿泰眼里,这位青年的打扮和举止是怪异的。

  没过多久,老板把青年的两大杯冒着气泡的啤酒端了上来,一杯摆在小伙子面前,一杯摆在青年对面的位置上,他大概是在等人。阿泰想催老板给自己倒烧酒,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因为阿泰突然觉得自己不忙了,他还没想好下一步去哪、做什么。那么有什么可催的呢?平时在田地里忙忙碌碌,在家里也要为儿孙操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平和地坐着休息了。他感觉自己在人间已经忙得太久了,就像啤酒上没消的泡沫。这样的人很多,吵闹的,熙攘的,杂乱的,最后平静地消掉了,留下一场空。

  啤酒的泡已经消完了,小伙子要等的人还没来。他有点焦躁起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三下两下就拨了个号码:“喂!喂?喂喂?”

  “什么玩意儿,打不通啊!”他气恼地把手机扔在桌子上。“老板,这儿一直都这样吗?没信号啊!”

  阿泰心想,年轻人就是心浮气躁。“再等等吧,别急,这地方本来就不好找。”阿泰忍不住安慰他。

   年轻人听了阿泰的话,好像更加焦躁了:“他不会迷路了吧?”

  “谁?”

   突兀的发问从吧台后面传出来,是酒馆老板问的。这是阿泰第一次听到他开口。

  “我对象。”

   嗨,原来是年轻人约会啊,怪不得呢。不过怎么找这么个偏地方约会?现在年轻人的审美真是越来越难懂了。

   “现在有不少小姑娘都喜欢约会的时候故意迟到,正常。”

   年轻人愣了一下,搁在桌子上的手无声地攥成了拳。他的脸色一瞬间似乎更苍白了,灰色的眼睛在镜片后面藏得似乎也更深了。他干裂的嘴唇抖了几下,嗓门低了下去:“他是男的。”

   屋里又安静下来。仿佛每个人的心跳都清晰可闻,仿佛能听到雪花在窗外呻吟的声音。年轻人红着眼眶,喉结上下耸动,明显是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他说,他好怕他不来,好怕他丢下自己。他和男朋友之前都商量好了,要是他们的关系得不到父母的同意,他们就一起去跳楼。

   跳楼。这两个字像重槌一样击中了阿泰的心。阿泰的儿子也说过这两个字。阿泰的儿子以前跟别人合伙做生意,也阔绰过一段日子。后来生意出了大问题,不仅来钱的路子断了,还欠了一屁股债。儿子一夜之间垮了,整日消沉在酒精和烟草里。因为怕别人讨债,再加上房子也卖去抵债了,儿子还在阿泰老两口家里住了很久。那段时间,儿子说过要去死,要去跳楼。阿泰的老伴天天以泪洗面,阿泰也悄悄掉过眼泪。虽然后来儿子去工地上班了,但是人也沉默寡言了许多。“跳楼”这两个字的阴影一直在阿泰心里挥之不去。

   “老板,再来一杯!”阿泰回过神来的时候,年轻人已经自己把两杯啤酒都喝完了。他的样子既颓废又潇洒。阿泰分不清那到底是醉态还是他本来的样子。

    看来,他等的那个人不会再来了。

    但是酒馆的客人是不会断的。就像虽然生活充满邪气的诱惑和无尽的苦难,但依然有人前仆后继跳进这个闪光的、深不见底的大染缸。朝圣般,中邪般,执拗而疯狂。

    阿泰有时候有点羡慕他们,有时候又有几分不屑。羡慕的是他们的无限气力,不屑的是他们讨好梦想时的谄媚和轻狂。

    不过无论如何,无论在哪,风雪都不会因为有人抗争就停下来。由远及近地,屋外的风雪里传来银铃的声音,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视线转移到门口——原来是一个小孩子咯咯地笑着走进来了。这孩子似乎步履还很蹒跚,只有几岁大。他穿的很单薄,脸上、身上都有淤青,大概是在雪地里摔的。

     这么大的雪,又是这么偏僻的林中小屋,这孩子的家长去哪了?他怎么一个在这?怎么穿的怎么这么单薄?这孩子的家在哪?阿泰的疑问只能藏在心里,因为这小孩子还不会说话,只会天真地嬉笑。

     酒馆老板从吧台后走出来,默默地递给小孩一杯开水,说到:“我这里的酒,你还不能喝。先喝点水吧。”

     小孩不言语,握着水杯,只是天真无邪地微笑着。就像他从未在冰冷刺骨的满天风雪里走过,而是走过了一片鸟语花香,一片和煦的暖春。

     而当阿泰与小孩子的视线相汇时,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阿泰看到了他眼里澄澈的光芒,神圣不可侵犯,像下凡历劫的天使,像他手里的那杯白水一样纯净——一如阿泰的小外孙。外孙也是个好孩子啊!阿泰惦记他。等回家了,给小外孙买点他爱吃的冰淇淋和水果糖吧。

     唉,人老了,人真的老了,总是在胡思乱想!

     阿泰想累了,也坐累了。他站起身来,走到门边。

     “当,当,当”,这时门外传来很合时的敲门声,仿佛就在等着阿泰站起来给他开门。这敲门声很轻柔,很沉稳,像冰凌滴水、雪花落地。

     阿泰打开门,面前站着的是一位穿着绛紫棉袄老妇人。她个子不高,干瘦身材,已经很苍老了,但是依旧满面笑容,衣着整洁。老妇人给阿泰鞠了一躬,阿泰便看见她的背后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和树林,绵延到广袤的天尽头。

     老妇人走进了酒屋里,没有要什么喝的,只是端坐在整个屋子最中间的座位上,安详,温静。她有一种难得的岁月沉积下来的平和。酒馆老板看到了她,仿佛早就有所准备一般,从吧台里取出一杯陈酿的葡萄酒,端到老妇人的面前。老妇人微笑着接过,对他致意:“谢谢你。”

     她的声音仿佛在悲悯众生,苍老而有力量。就像她的敲门声,虽然很轻,但却能穿透呼啸的风雪,传到阿泰的耳中。

     阿泰盯这位老妇人出了神。他想起自己的老伴也有她这么一件绛紫棉袄,是老伴自己缝的。老伴这一辈子,也辛苦……阿泰总是咳嗽,老伴就总给他炖梨……只是,她穿着绛紫棉袄、在石砌的老灶台前忙碌的场景如今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了。前年老伴确诊了胃癌,才几个月人就没了。

      生老病死,都是人生寻常事,尽管看淡不易。

      婚丧嫁娶,大多就是赶场戏,虽然演好也难。

      阿泰早知道这个理,但他如今感到前所未有的悲凉——也许凉能用酒去暖,但是悲是化不开的。

      阿泰忍不住哭了,孩子一样地。他趴在桌上,用袖子掩着脸抽泣。他哭,但他感到释然和幸福。他感觉自己已经沉默地和什么东西较量很久了;现在他认输了,但他感到光荣。良久,他感到有人在他对面坐下了。

      是酒馆老板。他拿着一壶酒,面容威严而和善。

      他给自己和阿泰都倒了一杯。阿泰看见他的手上戴着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倒酒的动作像远古的酒神赐予人类第一杯佳酿时那样优美而庄严。

      老板端起酒杯,微笑着说:“已经很久没有人陪我喝一杯了,咱们喝一杯怎么样?”

      阿泰点点头,擦干眼泪,把面前的烧酒一饮而尽。苦酒入喉,起初冰凉呛辣,紧接着就是滚烫的火焰在胃里燃烧,一直燃到心里,把阿泰刚擦干的眼泪又烧了出来。

      阿泰含着泪,也不忘称赞:“够劲儿!”他没想到在这里能喝到这么对味儿的小烧。这酒甚至让他想起了老家的农田和溪水,以及打谷场和马草料的味道。

      老板有些得意起来。他又给阿泰倒满酒,一边自言自语:“我这酒馆,三教九流,男女老少,都少不得要来的……”说着,他用睿智又深邃的眼睛看着阿泰,微笑着低声说:“要不要考虑留在我这里帮我打理酒馆里的生意?”

       阿泰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来:“不不不,我老家有地,还有田里的活计要忙呢!”

       老板依旧微笑着,端坐在桌子另一边,凝视着阿泰,耳语般地地说:“这是最后的最后了。”

      “什么意思?”

      “从这个酒馆里出去,再往前走一点,就走出这个林子了,别的地方就不像这里这么冷了。”老板环顾四周,指着吧台边的姑娘、门口的小伙子、过道上的小孩儿、屋中央的老妇人:“这些都是你的旅伴,你们有缘分啊。”

       阿泰看见他深邃的眼睛里充满了慈爱和悲悯,像一个指引者,要把他引到一个新世界去。这种感觉不禁让阿泰战栗起来。

      “你是谁?”阿泰问。

      “我在这里等着给你们祝一杯酒,迎接你们来到最后一站。”

      “走过这最后一站,雪真的会停吗?”

      “也许吧,对气候的感知因人而异。不过我看得出来,这里对你来说确实是太冷了,你有点受不了了。”

      “倒也不是,咱都是苦惯了的人,都能挺住。”

      “那就留在这里帮我一把吧,我这酒馆缺个帮手。”

      “那也成。但是我想回去告诉我闺女和儿子一声。”

      “你走不回去了,雪太大了,你容易迷路。”

      “那就改天再告诉他们吧。”

      “不必了,他们早晚都会来的。不用惦记他们。”

      “成。”

       老板笑了,阿泰也笑了。他们透过窗子,看到远处又有行人在雪地里跋涉,朝着酒屋的方向过来了。阿泰知道,这里的客人是不会断的。

       那就赶快吧!热好酒,烧一大壶水,把火烧得再旺些,烧得屋里一点寒气也没有,烧得甜蜜的酒香张开双臂扑在空气里,准备迎接这些风尘仆仆的雪路旅人……

      

聚沙成塔

什么是“真空实相”?


如来法身,平等无二真谛也,故舍利子名,实为幻名。舍利子、舍利弗,他这个名字是幻名,为呼其名不执其名。那么观世音菩萨在呼他的名的时间,并不执其名,万行繁与,照常处于般若证照之中,而不染不垢,则离相呼名。所谓离相,实则妙有,就自然离开名相了,就是说不着其相了,即无相之相,是为真空实相,实相无相,不落有边。无相之相,才是真空实相,就是说没有形象的这个相就是真空实相。那么没有形象的这么一个相,后面又有个相字,你们好好想一想,谨防你又说:“没有形象的那个现象!”又错了,无相的境界,无相的无境界,或者是,就是这么一个含义,就是真空实相。实相呢,没有具体形象,为什么没有具体形象?同学们啊,有形象就有妄想,妄...


如来法身,平等无二真谛也,故舍利子名,实为幻名。舍利子、舍利弗,他这个名字是幻名,为呼其名不执其名。那么观世音菩萨在呼他的名的时间,并不执其名,万行繁与,照常处于般若证照之中,而不染不垢,则离相呼名。所谓离相,实则妙有,就自然离开名相了,就是说不着其相了,即无相之相,是为真空实相,实相无相,不落有边。无相之相,才是真空实相,就是说没有形象的这个相就是真空实相。那么没有形象的这么一个相,后面又有个相字,你们好好想一想,谨防你又说:“没有形象的那个现象!”又错了,无相的境界,无相的无境界,或者是,就是这么一个含义,就是真空实相。实相呢,没有具体形象,为什么没有具体形象?同学们啊,有形象就有妄想,妄想才会分别形象,你们知不知道?没有妄想自然就没有形象。实相无相,不落有边,实相没有相的时候,就不落在有了。一个是不落空边,一个是不落有边。实相无不相呢,则不落空边,就是说实相呢又不能说它真是没有现象,因此就称为无不相,就不落在顽空里头去了,就不落在空边去。所以不能落入断边,不落入常边,不落有边,不落空边,才是般若实相。

完整法义详见《藉心经说真谛》P338

聚沙成塔

什么叫人空般若?


是知般若之体,有两条约教:一、深;二、浅。浅者名人空般若。那么这两者呢就是有深和浅之说,浅呢就叫人空般若,破除我执,但见於空不见不空。这个人空般若啊,它主要是追求断除我执,就是把我的所有一切执见断除,就进入人我空的境界。它的境界是但见於空,不见不空。就是说一空下来就空了,什么都没有了,又不知道妙有的作用,真空即是妙有,就弄不懂了,所以就只晓得从定中入手而证空、证神通、证变化,就不知道妙有即是空,这个境界是为声闻、缘觉、菩萨三乘所同修。都要经过这个路线的,声闻和缘觉都是罗汉啊。同修故,亦名共般若。

完整法义详见《藉心经说真谛》P189


是知般若之体,有两条约教:一、深;二、浅。浅者名人空般若。那么这两者呢就是有深和浅之说,浅呢就叫人空般若,破除我执,但见於空不见不空。这个人空般若啊,它主要是追求断除我执,就是把我的所有一切执见断除,就进入人我空的境界。它的境界是但见於空,不见不空。就是说一空下来就空了,什么都没有了,又不知道妙有的作用,真空即是妙有,就弄不懂了,所以就只晓得从定中入手而证空、证神通、证变化,就不知道妙有即是空,这个境界是为声闻、缘觉、菩萨三乘所同修。都要经过这个路线的,声闻和缘觉都是罗汉啊。同修故,亦名共般若。

完整法义详见《藉心经说真谛》P18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