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觉

36.3万浏览    2252参与
你快别笑了

霹雳三人行定律:情侣与🐶(人觉对不起哈哈哈哈)

地冥:天迹你的心思都在君奉天身上,那眩者只好想办法让你专心在我身上喽

天迹越无力我就越高兴,这种快乐人觉你不会明白的→_→

  

——仙魔鏖封-第118话-料无所料的变数(上)

霹雳三人行定律:情侣与🐶(人觉对不起哈哈哈哈)

地冥:天迹你的心思都在君奉天身上,那眩者只好想办法让你专心在我身上喽

天迹越无力我就越高兴,这种快乐人觉你不会明白的→_→

  

——仙魔鏖封-第118话-料无所料的变数(上)

雁啸空山
占tag致歉! 捞一下非常君1...

占tag致歉!

捞一下非常君12.30的生贺活动!🥺想冲一下36h,目前是26h,差的少就努力一个人当三个用。

⭐️去年是个人向友情向今年也差不多,不过隐晦塞cp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大家偷偷品也是可以的

⭐️饺椒烟一人论或者剧情设定都👌🏻

⭐️文/画/偶照/cos/bjd cos/视频剪辑/mmd/手工等等形式都行

⭐️未在平台发布过的。

随缘一点,来不及做就算了,因为真的很赶。

抽送一位参加活动的老师一本人觉混邪cp的无料本,或者自选无料礼包。

群号在评论区直接复制

占tag致歉!

捞一下非常君12.30的生贺活动!🥺想冲一下36h,目前是26h,差的少就努力一个人当三个用。

⭐️去年是个人向友情向今年也差不多,不过隐晦塞cp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大家偷偷品也是可以的

⭐️饺椒烟一人论或者剧情设定都👌🏻

⭐️文/画/偶照/cos/bjd cos/视频剪辑/mmd/手工等等形式都行

⭐️未在平台发布过的。

随缘一点,来不及做就算了,因为真的很赶。

抽送一位参加活动的老师一本人觉混邪cp的无料本,或者自选无料礼包。

群号在评论区直接复制

叶蓝青

就当是整活吧(轻轻跪下

打tag时心很虚(颤抖


非常君怀孕了。


得知这个消息时,你表面上镇定自若,实际上内心翻涌了一百八十篇同人文。


不应该啊,非常君不是男的吗,怎么能怀……你想起了佛妈,决定把这个疑问咽回去。


也许,这就是人鬼之子的能为吧。

你端起放了许久的茶杯,然后一下子喷了出来——我去,大圣果!


别说猫屎咖啡了连黑咖拿铁都几百年没喝过的现代人一时也hold不住大圣果。


可恶,千防万防,竟然在此时着了道。


“所以,你真的怀孕了。”


你看着摸着小腹,有些疲惫的非常君,莫名在他身上看出了母性。


怪我,都怪我!你在内心尖叫...

就当是整活吧(轻轻跪下

打tag时心很虚(颤抖





非常君怀孕了。


得知这个消息时,你表面上镇定自若,实际上内心翻涌了一百八十篇同人文。


不应该啊,非常君不是男的吗,怎么能怀……你想起了佛妈,决定把这个疑问咽回去。


也许,这就是人鬼之子的能为吧。

你端起放了许久的茶杯,然后一下子喷了出来——我去,大圣果!


别说猫屎咖啡了连黑咖拿铁都几百年没喝过的现代人一时也hold不住大圣果。


可恶,千防万防,竟然在此时着了道。



“所以,你真的怀孕了。”


你看着摸着小腹,有些疲惫的非常君,莫名在他身上看出了母性。


怪我,都怪我!你在内心尖叫呐喊,都怪我上辈子看了太多非常君怀孕泥塑文学。


你没敢问习烟儿是不是他生的。你害怕。



也许这就是叶公好龙吧。

你沉沉叹了口气。


非常君真怀孕……也没什么。

但每天都被怀孕的非常君支得团团转,就有什么了。


你每天上刀山下火海,近的有觉海迷津不知多深的淡水鱼,远的有高山大丘的鲜美菌菇。

平日的非常君就已经是个美食家了,孕吐的非常君口味更是稀奇古怪。


你叹了口气,深觉当初就不该爱看孕吐文学。

你又心想还好没看完那篇拉郎,不然现在可能得去天魔池捞鱼。



看着非常君披散着头发,搭着薄被,功力大减,疲惫憔悴的样子,虽然狠狠地戳中了你的xp系统,但更多还是心疼。


于是,从刀戟两大名医到春宵幽梦楼,只要是你记得的有名有姓的医生,都拉过来让他/她看看,要不是素还真下戏很久找不到踪影,你真想把这个名医找来。


非常君衣带渐宽,肚子却像吹气球一样大了起来。你看着凸起的肚皮都感到害怕,生怕生产时一尸两命。


但苦境的时间转得就是快,不知不觉,预产期到了。


到了生产的那一天,你焦急地在产房外等着,急得恨不得闯进去,但被嫌弃没用给拦下了。

医生之多导致产房里都塞不下一个你x

你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你来苦境几百年都没这么长。

终于,尘埃落定一般,门推开了,全副武装——你硬逼着医生们戴口罩穿白大褂——的慕少艾摘下口罩,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出来了。


慕医生笑吟吟地把孩子递给你,你头脑一片空白地接过来。


真生出来了……红发黑肤,这是习烟儿!


门一开一合,又出来一个医生,是绯羽怨姬。

怨姬温柔地把婴儿给你。你又是头脑空白地接过来……蓝发分叉眉,我去,越骄子!


好家伙,非常君这是一次抱俩吗?

你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根本抱不过来了!


你抬脚就想进去看非常君。

你走近非常君,看见他抱着什么,凑过去一看,黑发分叉眉,我去,这是冽红角啊!


非常君怎么一次抱仨啊!!!这太离谱了吧!!!



然后你醒了。

你坐起来把非常君周围浑身上下摸了个遍,衣服也掀起来确定没有刀口,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是噩梦吗……这也太惊悚了,怎么可能都是生出来的还一次生仨,英雄母亲也不过如此了。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非常君被你捣鼓醒了,睡眼惺忪地看着你。


“吓死我了,我梦见你生了……”

“说什么呢,快去给孩子喂奶。”



你踏着虚弱的步伐一脸震惊麻木惊悚地拿着仨奶瓶走进婴儿房,看着里面排排躺着的三个颜色迥异的婴儿,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苍天啊,快让我醒过来吧!

五四

乐/

好像多年以后,就差你人觉不在了吧!

玄象这天迹和地冥,双乘动玄黄,你嘞!

人觉:啧,万万没想到,最后是我和他们格格不入 ​​​[吃瓜/]

乐/

好像多年以后,就差你人觉不在了吧!

玄象这天迹和地冥,双乘动玄黄,你嘞!

人觉:啧,万万没想到,最后是我和他们格格不入 ​​​[吃瓜/]

逢汀

最近追到这里了,想找几张图做头像,但好像没有截图,画稿不敢动,就自己搞了几张,希望有像我这样情况的不用去单独截图了。  

最近追到这里了,想找几张图做头像,但好像没有截图,画稿不敢动,就自己搞了几张,希望有像我这样情况的不用去单独截图了。  

椋叶
人生中第一张稿,值得纪念ww

人生中第一张稿,值得纪念ww

人生中第一张稿,值得纪念ww

封无歌

  精神病医生地冥/外科手术大夫人觉/犯罪心理学专家天迹/警官君奉天:

最开始还是简单的器官失窃,作为非常君的心理医生的地冥是最早发现这一件事的,那时候他们还都在学校读书。非常君请地冥吃饭,一次两次,地冥发现那些精美的菜肴都是人类做成,但确实是鲜嫩可口。他并没有阻止非常君的动作,反而是作为非常君的心理医生,成为了这一行为的帮凶。

他们毕业,进入医院。几次,非常君都邀请天迹一同用餐,起初地冥还是反对的,但后来他也慢慢接受了。非常君说的没错,他们在潜移默化中成为同类,而且天迹吃得真的很开心。

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发现了器官丢失的事情,君奉天前来调查。当案件从一筹莫展到初现端倪的时候,君奉天发现......

  精神病医生地冥/外科手术大夫人觉/犯罪心理学专家天迹/警官君奉天:

最开始还是简单的器官失窃,作为非常君的心理医生的地冥是最早发现这一件事的,那时候他们还都在学校读书。非常君请地冥吃饭,一次两次,地冥发现那些精美的菜肴都是人类做成,但确实是鲜嫩可口。他并没有阻止非常君的动作,反而是作为非常君的心理医生,成为了这一行为的帮凶。

他们毕业,进入医院。几次,非常君都邀请天迹一同用餐,起初地冥还是反对的,但后来他也慢慢接受了。非常君说的没错,他们在潜移默化中成为同类,而且天迹吃得真的很开心。

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发现了器官丢失的事情,君奉天前来调查。当案件从一筹莫展到初现端倪的时候,君奉天发现了那个报案并协同调查的护士的尸体。护士的尸体位于一张空荡的长餐桌前,那是《最后的晚餐》中犹大的位置。他的掌心握着一颗被填充的心脏,本该在他胸腔内的心脏。

这是一个警告。

心脏里的炸弹在千钧一发之际被拆除,君奉天并不死心,这看起来像极了鬼麒主的手法,却并不是他的风格。随着调查越发深入,死的人也就越多,案件越发扑朔迷离了。

有一天,他收到一封匿名来信,内容大概是,如果你不去调查,就不会有人丧命,你才是那个罪人,那个恶魔。社交媒体上如此的言论铺天盖地而来,等他出门,他发现自己的车被砸了,砸车的是死者家属。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了,君奉天想。于是,他决定求助玉逍遥,他看似不靠谱却很靠谱的犯罪心理学专家朋友。

于此同时,玉逍遥却在非常君家里用餐。非常君手把手地教天迹切开“猪心”,在水下进行清理。地冥饮下一杯玫瑰干红,看着玉逍遥手机上的未接来电,人脸识别解开了手机密保,平静地删掉了来电记录。

千古江月痕

情渡小番外(天人/地人)

私设习烟儿是非常君的孩子,比较雷比较狗血,不喜慎入

  

—————————————————————————————

  

逆鳞之战后天迹被封天堂之门,地冥落入黄泉三千丈,一夕之间玄黄三乘只剩下非常君一人。

呆站在逆鳞之巅非常君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

他回到窈窈之冥,在那里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最终在一个春意盎然之日携着习烟儿的手走了出来。

他们决定去游历天下。

看尽世间繁华,品高山流水,尝人间百态。

临出发前,非常君带着习烟儿先来到了逆鳞之巅,他找不到两位好友的踪迹便也只能来此做一下告别。

习烟儿从篮子里拿出菜来。

是玉逍遥喜欢的鸡腿和地冥喜欢的云朵厚片,他自从窈窈之冥......


私设习烟儿是非常君的孩子,比较雷比较狗血,不喜慎入

  

—————————————————————————————

  

逆鳞之战后天迹被封天堂之门,地冥落入黄泉三千丈,一夕之间玄黄三乘只剩下非常君一人。

呆站在逆鳞之巅非常君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

他回到窈窈之冥,在那里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最终在一个春意盎然之日携着习烟儿的手走了出来。

他们决定去游历天下。

看尽世间繁华,品高山流水,尝人间百态。

临出发前,非常君带着习烟儿先来到了逆鳞之巅,他找不到两位好友的踪迹便也只能来此做一下告别。

习烟儿从篮子里拿出菜来。

是玉逍遥喜欢的鸡腿和地冥喜欢的云朵厚片,他自从窈窈之冥出生以来,非常君就经常会做这两道菜来吃,习烟儿曾问过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两道菜。

非常君给出的回答是纪念故人,习烟儿不知道这个故人是谁,非常君不告诉他,只吩咐他把这两道菜给学会了。

可现在他学会了。

非常君却不吃还带着他来这个奇怪的地方,吩咐习烟儿把菜摆好之后,他们便下山了,一路上习烟儿都乖乖的没说话,等快入了城时他才好似反应过来小声问非常君:“觉君,你的故人是不是死了呀!”

非常君一愣,不知他从何得来的结论。

习烟儿解释道:“只有死人才会吃地上摆的食物,我看书上说这叫供奉。”

他说的有理有据,闹得非常君哑然失笑,不过细细一想,既然他和前尘已断,那两位好友的生死也和他无关了。

这倒和“死”了没什么分别。

故而也不纠正习烟儿,只装做沉痛的样子,点了点头。

习烟儿见他难过,赶紧拥住他宽慰道:“觉君不要难过,烟儿会一直陪着你的。”

非常君笑了笑,抚了抚他的头。

两个人之间的温馨相处,羡煞了路人,却也让深居在天堂之门正在观看小电影的天迹气炸了。

真当他是死的吗?

从被封天堂之门开始他就时不时的观察着非常君的动向,看着他呆立在逆鳞之巅不去处理伤势时,玉逍遥是难过的会懊悔自己的行为是否过于冲动,没有顾及非常君的感受,但当他看着非常君自封在窈窈之冥诞下一子后,他又是满心欢喜期待他能出去和他们相遇。

非常君决定走出窈窈之冥的做法。

他是极力赞成的,伤心地伤心人呆久了总不是个办法,但一出来就盖章他去世的消息也让玉逍遥难以接受。

他一气就不看了。

找出另一部比较爱看的肥皂剧来看,可看了没多久他还是把画面给转了回去,非常君已经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吃过饭把习烟儿哄睡了之后,他便开始沐浴更衣。

脱衣服的时候非常君总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人在窥探着自己但用神识扫过一遍后并没有什么异常。

非常君以为是自己累着了,就没多想站在屏风后脱掉衣服进入到沐桶里,较高的水温让他的脸颊发红,白皙的皮肤蒸腾出一层薄薄的粉色来。

玉逍遥在心里念着非礼勿视。

他把画面切过去,不让过多的杂念跑出来,脑海却忍不住浮现出非常君白里透粉鼻尖生汗的样子,霜雪气息瞬间就变得浓重起来,玉逍遥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一边无奈一边又急切的把画面给切回去。

空荡荡的天堂之门回荡着他压抑低沉的喘熄声。

许久之后,玉逍遥的眼中才恢复了片刻的清明,非常君早就已经歇下了,他搂着习烟儿睡得安稳香甜,毫无所知,还有一个人还在为他忧心牵挂。

他是迟钝的、亦是无情的,在窈窈之冥时,他因为中庸的缘故闻不出信息素的味道,也留不住乾元在他身上的标记。

燎原期的亲密相处会让两个乾元上头,对他产生深深的独占欲和控制欲,而他却能在信息素消散之后快速的和他们拉开距离平淡相处,那感觉就好像他是个局外人一样,可明明这风波又是因他而起的啊他又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为此玉逍遥和地冥用了无数的方法要拉非常君下水。

信息素不行,就用感情,感情不行就用孩子,捆着绑着也要让他摆脱不开。

如果不是因为逆鳞之战,他们现在应该三年抱俩,五年抱仨了那还会有“死”老公这一回事。

玉逍遥又陷入到了深深的懊悔之中。

地冥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他在意的是非常君身边的孩子,如果按照日子推算的话,这孩子是玉逍遥的,这才是他最在意的点,从一开始的拿掉一血到平日里相处的偏心对待,地冥不止一次懊悔当初冒用了玉逍遥的身份。

把好东西留到最后的习惯让他错失了非常君的第一次。

也是因为这个非常君对玉逍遥有了雏鸟情节,那似有如无的依赖和时不时的区别对待,都让地冥如遭火焚。

更别提现在连孩子也不是他的。

地冥都不禁怀疑他到底在这一段关系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他却始终没有姓名。

在郁闷的吐了无数个泡泡之后,地冥看着电影屏幕上习烟儿的小黑脸,心中有了一个堪称完美的计划。

既然孩子不是他的,但他可以造一个出来,就像他的诞生那样利用他和非常君的血元,来制造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哦,不对。

是两个才对,地冥美滋滋的想着,冥冥之鱼的尾巴在水里荡出一圈好看的波纹。

千古江月痕

情渡(天人/地人)

窈窈之冥的冬天寒冷荒凉,狂风夹着冰雪在山谷里回荡,每到这个时候,玄黄三乘就会停止修炼猫着过冬,他们围在屋子里烤着火炉一边讲着故事一边翻动着火炉里面的红薯和板栗。

讲故事的人主要有两个。

一个是玉逍遥,另一个是地冥,玉逍遥讲的是他在外的所见所闻和江湖趣事,地冥则讲的是鬼怪精灵和市井野谈。

非常君多数都是在那里吃红薯或是板栗,烤得香香软软的红薯,掰开来色泽金黄软糯,甜甜的香味传过来,勾得人肚子忍不住咕咕叫。

非常君尝了一口。

甜甜的还有点烫,他一边轻轻的吹,一边慢慢的吃着,他比较怕冷平日里穿的就多,现在穿上冬服还披了个披风,毛茸茸的领子拥着他,让人看着就觉得很暖和。

地冥想起贪睡的猫。...

窈窈之冥的冬天寒冷荒凉,狂风夹着冰雪在山谷里回荡,每到这个时候,玄黄三乘就会停止修炼猫着过冬,他们围在屋子里烤着火炉一边讲着故事一边翻动着火炉里面的红薯和板栗。

讲故事的人主要有两个。

一个是玉逍遥,另一个是地冥,玉逍遥讲的是他在外的所见所闻和江湖趣事,地冥则讲的是鬼怪精灵和市井野谈。

非常君多数都是在那里吃红薯或是板栗,烤得香香软软的红薯,掰开来色泽金黄软糯,甜甜的香味传过来,勾得人肚子忍不住咕咕叫。

非常君尝了一口。

甜甜的还有点烫,他一边轻轻的吹,一边慢慢的吃着,他比较怕冷平日里穿的就多,现在穿上冬服还披了个披风,毛茸茸的领子拥着他,让人看着就觉得很暖和。

地冥想起贪睡的猫。

团的圆圆的,主人伸手过去,它就会翻出暖的热乎乎的肚皮出来供人享用,那软绵绵的触感和非常君的皮肤比,不知道哪一个摸起来会更舒服一点。

地冥想着,伸手拿走非常君手里另一半的红薯,非常君赶忙从火炉子里翻出一个烤好的红薯和他换,那个他刚刚咬过一口不能给他吃,地冥却不介意,一改往日的脾气,拿着红薯就吃了起来,非常君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当他今日的心情好,玉逍遥却忍不住了,故事也不讲了先抢红薯吃。

非常君见他们都吃着,忍不住也讲了一个。

只是他的故事中规中矩的,一听就知道是从书里面看的,玉逍遥开口问他难道之前都不曾在外游历过吗?

非常君摇摇头。

他大部分时间都被关在陵寝里确实不曾游玩过,自然也不会有像他们两人那样生动有趣的故事,一想到这里非常君就觉得抱歉,说出去的话也多了几分的自卑与自责。

玉逍遥本意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惊讶他既有玄尊的赏识,与他们一起位列玄黄三乘,那必定是有过人的本事的。

但事实却是非常君有很多的误区,那种误区像是隐居在山林久不问事的人才有,按理说居人觉之位的人,应比他们两个更圆滑懂得世事才对,可相处这么久了玉逍遥觉得非常君除了料理不错之外,其他也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也难怪命星会弃他而去。

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个中庸,更因为他的不曾入世。

既然如此的德不配位,玄尊为什么还要一直坚持让非常君接受人觉之位呢?总不可能是为了怕他和地冥两个乾元打起来的时候没人来拉架所以才找了个不受影响的中庸吗?

会这么离谱吗?

玉逍遥嘴角一抽不再想这个事,只剩非常君一个人极力在掩饰刚才的尴尬。

地冥看了一眼他的手足无措,觉得他倒是很符合玄尊说的性子温婉的话,简单的一句试探都受不了,那等到他和玉逍遥进入燎原期的时候他会不会害怕的哭出来。

一想到出发前玄尊交待的,地冥就忍不住兴奋起来,离他较近的玉逍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酒香,禁不住皱眉离他远一点,却不知他身上的霜雪气味也在渐浓,腰间悬挂的铭文一闪一灭显然快要到失效的时候了。

非常君闻不出味道。

自然不知一场风暴正向他悄悄靠近。

夜里有人来敲门。

非常君披着外衣去开,他怕冷就只开了一条缝,玉逍遥在门外站着,说有事情要找他商量。

非常君将他迎进去。

丝毫不知此时的玉逍遥身上的酒香浓郁的几乎要滴落下来,那醉人的芳香是任何一个坤泽闻到了都会腿软的地步,可非常君却闻不到他还在倒茶想着怎么招呼玉逍遥,他对玉逍遥的感官不错也很喜欢他的故事,只是不知道他深夜找他所为何事。

地冥也不卖官司,他把腰间的铭文放在桌上,素来明亮的铭文已经黯淡无光隐约有碎裂的痕迹。

非常君一眼就明白玉逍遥这是进入了燎原期。

书上说进入燎原期的乾元情难自抑,是最难相处的时候,也是最难受的时候。

他问玉逍遥是要让他帮他找一个坤泽吗?地冥摇摇头,他问非常君是不是愿意帮他,非常君犹豫了一会点点头。

地冥告诉他除了坤泽,中庸也可以帮助处在燎原期的乾元,只是会有点痛。

非常君似懂非懂。

他从书里学到的有限,在窈窈之冥这半年里被天地推翻的认知有很多,当下也没有怀疑只认为是自己见识浅薄不曾听过,因而很轻松的就被地冥给忽悠了过去。

地冥的眼神晦暗,他有些饥渴的舔舔嘴唇,看着单纯懵懂的非常君,轻声诱道:“靠近点,再近一点……”

非常君疼了一个晚上,地冥咬了他的后颈、腕侧、肩膀……用自己的犬牙叼着细细的磨着那里的肌肤。

非常君几乎都要吓哭了。

那种被人肆意品尝的陌生感觉,让他即害怕又莫名羞耻,直到天蒙蒙亮地冥才放过他,他有些不舍的舔了舔非常君后颈处的腺体,那里被他注满了信息素,即使是不能被标记的中庸,非常君此刻上下,也浸满了酒香浓郁的像是被打上标记的猎物。

让人一看就知道他的主人是谁。

地冥满意的离开了,非常君在床上缓了一日,临近傍晚的时候才醒过来。

他去厨房里找吃的。

正好碰到在厨房里吃热锅子的玉逍遥,他煮了一小锅子的野味咕噜噜的散发着肉香。

他见着非常君过来了就请他一起吃。

只是今天的非常君不知道怎么有些怕他,摆摆手从他身边躲过去了,那架势好像他是什么吃人的洪水猛兽。

玉逍遥不明白也不勉强他。

自顾自一个人吃起来了,他吃的很香,肉味一直往非常君鼻子里钻,手里的冷硬馒头也不香了,忍不住一点点往玉逍遥那里靠最后坐在桌子上看着玉逍遥吃。

玉逍遥脸皮再厚也禁不住他这么看。

将锅子里的兔肉、鹿肉舀了一小半放到非常君面前,玉逍遥就不管他了,非常君轻声道了谢就端起碗吃了起来。

玉逍遥的手艺不错,他爱吃也会做,非常君吃了几块,就觉得浑身上下暖了起来。

玉逍遥问他为什么会睡这么久,昨晚没休息好吗?非常君却觉得他恶劣,明知故问,也就没理他还抢玉逍遥的肉吃。

玉逍遥委屈但玉逍遥不说。

等到吃完锅子两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非常君才拉住玉逍遥凑过来轻声问,能不能以后咬轻一点,真的很疼。

玉逍遥云里雾里。

正准备开口,就见非常君侧过头在他颈侧咬了一口,他咬得很轻,咬完之后还用舌尖安抚似的舔了一下。

玉逍遥呼吸一滞。

腰间的铭文碎裂消散,霜雪的气息如风暴般裹挟而来,缠绕在非常君的身侧,他一无所知还在等玉逍遥的回答,玉逍遥眸色深沉应了一声好。

我见青山多妩媚

  p1是原来写的,p2是自动续写的,虽然续写的只有那么一点点,但就是感觉狠狠地戳我心巴上了😍😍😏

  p1是原来写的,p2是自动续写的,虽然续写的只有那么一点点,但就是感觉狠狠地戳我心巴上了😍😍😏

罹回遹(yu四声)
适当省了一点花纹画得很晕 

适当省了一点花纹画得很晕 

适当省了一点花纹画得很晕 

风轻云淡

【法人】生生不息

*含地人


我看到你反复触碰你的伤口,难怪它久久不能结痂愈合。


我应该表达自己对妻子的关心,而不是透过别人。思虑过三后,君奉天敲响了人觉紧闭的房门。除了例行公事以外,他们都是分房睡的。

人觉看起来如沐春风的样子,君奉天扫视了一眼他的房间。窗帘被他拉开,落地窗投射进的日光充足,办公桌放着一本摊开倒扣着的精装书,以及一杯不知名的饮料。

比起忙碌的法官,人觉倒是清闲自在,知名美食家不需要天天工作。

“有什么事情吗,奉天。”君奉天顿了顿,有些不习惯人觉对他的这个称呼,他倒宁愿人觉称呼他为法儒。人觉像是心领神会一样,重新叫回他的全名。

“你是不是有了……”君奉天......

*含地人

 

我看到你反复触碰你的伤口,难怪它久久不能结痂愈合。

 

我应该表达自己对妻子的关心,而不是透过别人。思虑过三后,君奉天敲响了人觉紧闭的房门。除了例行公事以外,他们都是分房睡的。

人觉看起来如沐春风的样子,君奉天扫视了一眼他的房间。窗帘被他拉开,落地窗投射进的日光充足,办公桌放着一本摊开倒扣着的精装书,以及一杯不知名的饮料。

比起忙碌的法官,人觉倒是清闲自在,知名美食家不需要天天工作。

“有什么事情吗,奉天。”君奉天顿了顿,有些不习惯人觉对他的这个称呼,他倒宁愿人觉称呼他为法儒。人觉像是心领神会一样,重新叫回他的全名。

“你是不是有了……”君奉天说的相当简单,也没有用怀孕的字眼。有亲生孩子应该不在他们的规划之内,但他还是和以往一样勇敢地面对现实。

明明他们之间一直有避孕的措施,君奉天思来想去,觉得只能是个意外。他本能地不愿怀疑人觉的人品,不愿去窥探深不见底的深渊。和人觉同为玄黄三乘的天迹和地冥会隔一段时间,过来确认他是否存活。

“是我想要有个孩子,所以动了手脚。你会生气吗,君奉天。”

“不会。我并不讨厌孩子,我有义子,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只是你应该和我提前商量下。”

“这可以说是个惊喜吧。”只是近亲结婚的产物,就不能保证是否合格了,人觉冷冷地笑了一下。

“这段时间,晚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像个负责的丈夫陪着自己的妻子吗,人觉的眼神不由得黯淡下来。

 

“这个孩子,只能流掉了。”不够健全,所以不能生下来,只能打掉。听到了这话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尽是冰冷的眼神。那是由于不去提就会被遗忘的一点,他们是表亲。

“没关系的,陪我再尝试一次如何,君奉天。”

“等你做完手术,身体恢复好后,我们再要吧。”

而那天,君奉天读懂了天迹给他的暗示,提前回了家,看到了他名义上的弟弟和妻子偷情的一幕。如果是一般的男人,恐怕早已暴跳如雷,可他是君奉天,关心的重点自然不一样。

按照天迹的说法,以前地冥和人觉是炮友的关系,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所以天迹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奉天啊,我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这些都是给你点的,师兄我就喝喝奶茶了。”

君奉天为了快速进入话题,把一堆快餐食品一扫而空,看得天迹目瞪口呆。他本来还想着君奉天会不吃,可以美美地塞进自己的肚子里。

“我刚看了父亲的日记,人觉原本是父亲打算许配给地冥的。”

“这……”天迹差点把喝的奶茶喷出来,敢情人觉是恩师给儿子安排好的童养媳 。

“后来因为母亲的关系,改变了父亲的想法,人觉没有直接嫁给地冥。”

“唉,我去探探口风,看看他们有没有真的旧情复燃。”实在不行,就离了吧。天迹猛地吸完最后一口奶茶,和以往不同,悠悠地叹了口气。

“不必了,玉逍遥。我相信非常君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

 

“你们那天到底聊了什么?十七。”天迹看着地冥微笑的样子,只觉得疑点重重。周末来师弟家聚餐,天迹还是忍不住找地冥探听消息。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还真是把他给整不会了。

“眩者觉得这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不是吗,天迹。”地冥的视线扫过看似幸福的一家,尤其是抱着孩子的人觉,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到了,就在上一秒我彻底相信了。无论如何,你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等到夜深人静,嗨的不能再嗨的时候,地冥缓缓开口:“眩者要出国了,去找我的爱人。这会是你们见眩者的最后一面。”

为什么都一点都不感觉意外呢,地冥喝完最后一滴红酒,觉得有些醉了。

千古江月痕

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天人)

非常君很白。


白的像一块水豆腐,像一团好吃的奶油,玉逍遥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他那白的要发光的皮肤给吸引住了。


饥饿感陡升。


他在想如果咬上去,会不会是甜滋滋的,像糯米糍一样,软软的,一吃就会上瘾。


这样的想法让他惦念了很久。


每次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直勾勾的看着非常君,一边看一边能吃下几大碗,地冥嘲讽他是猪精转世,非常君却会笑眯眯的看着他问他还需不需要盛饭。


因为能吃。


非常君会常常担心玉逍遥会吃不饱,随身携带一些坚果果脯之类的小食给他吃。


每次修炼累了。


玉逍遥靠上来的时候,他都会很顺其自然的投喂他,玉逍遥有意无意的会用嘴含住非常君的指...

非常君很白。


白的像一块水豆腐,像一团好吃的奶油,玉逍遥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他那白的要发光的皮肤给吸引住了。


饥饿感陡升。


他在想如果咬上去,会不会是甜滋滋的,像糯米糍一样,软软的,一吃就会上瘾。


这样的想法让他惦念了很久。


每次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直勾勾的看着非常君,一边看一边能吃下几大碗,地冥嘲讽他是猪精转世,非常君却会笑眯眯的看着他问他还需不需要盛饭。


因为能吃。


非常君会常常担心玉逍遥会吃不饱,随身携带一些坚果果脯之类的小食给他吃。


每次修炼累了。


玉逍遥靠上来的时候,他都会很顺其自然的投喂他,玉逍遥有意无意的会用嘴含住非常君的指尖,也就是短短一瞬像是不小心碰到的,非常君虽然会有些不自在但也不多说什么,直到某次玉逍遥抓着他的手,去舔他手心上的糖粉时,非常君才觉得玉逍遥好像有些过分了。

  

他的手心被舔得痒痒的,心也跟着一起痒了起来。


细细微微的。


让人忍不住的眸中生雾。


他有点想躲着玉逍遥了。


但又被他缠着晚上起来做面,非常君被闹的没办法,只能认命的披着外衫,半束着长发和他一起去了厨房。


夜里的风很凉。


山风吹散非常君的发,一两缕的散在耳边,脱去了白日里的锦服华冠,素着衣衫的非常君更加温婉可人。


玉逍遥走在他身侧给他挡着风。


一边和他说话,一边打量着他的侧脸,非常君的唇色很淡,唇形却很好看,唇珠小巧又饱满,轻轻地压在下唇上,被晃动的烛火勾勒出几分柔软而又隐晦的色气来。


玉逍遥被勾的肚子咕咕叫起来。


非常君还以为他真的饿着了,抓着他的手拉着玉逍遥快走了几步,他有些不解又好奇道:“明明夜间好友你吃的最多,为什么会这快就又饿了呢?”


他有些困惑。


玉逍遥的注意力落在他们相牵的手上。


他紧紧回握。


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因为食材不多,非常君简单的下了面,东西只够做一碗的,面好上桌后,非常君看着玉逍遥吃的很香的样子,禁不住的也饿起来眼巴巴的看着玉逍遥吃面。


他问玉逍遥好吃吗?


玉逍遥领会他的意思,拿来小碗给他拨了一点。


“好友尝尝不就知道了。”


他把小碗推给非常君,非常君忍了忍没忍住,还是把面给吃的干干净净。


收尾工作是玉逍遥来做。


他把碗洗干净放回去,等一切都收拾好的时候,非常君已经困得在打盹。


他有吃完饭就睡的毛病。


玉逍遥轻手轻脚走过去,伸手在非常君的脸上戳了一下,软软的,和他之前想的一样。


他低低的叫了几声。


非常君没醒,玉逍遥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收了手俯身,在非常君脸上咬了一口。


轻轻的,滋味很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