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觉非常君

63345浏览    557参与
雁啸空山
占tag致歉! 捞一下非常君1...

占tag致歉!

捞一下非常君12.30的生贺活动!🥺想冲一下36h,目前是26h,差的少就努力一个人当三个用。

⭐️去年是个人向友情向今年也差不多,不过隐晦塞cp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大家偷偷品也是可以的

⭐️饺椒烟一人论或者剧情设定都👌🏻

⭐️文/画/偶照/cos/bjd cos/视频剪辑/mmd/手工等等形式都行

⭐️未在平台发布过的。

随缘一点,来不及做就算了,因为真的很赶。

抽送一位参加活动的老师一本人觉混邪cp的无料本,或者自选无料礼包。

群号在评论区直接复制

占tag致歉!

捞一下非常君12.30的生贺活动!🥺想冲一下36h,目前是26h,差的少就努力一个人当三个用。

⭐️去年是个人向友情向今年也差不多,不过隐晦塞cp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大家偷偷品也是可以的

⭐️饺椒烟一人论或者剧情设定都👌🏻

⭐️文/画/偶照/cos/bjd cos/视频剪辑/mmd/手工等等形式都行

⭐️未在平台发布过的。

随缘一点,来不及做就算了,因为真的很赶。

抽送一位参加活动的老师一本人觉混邪cp的无料本,或者自选无料礼包。

群号在评论区直接复制

叶蓝青

就当是整活吧(轻轻跪下

打tag时心很虚(颤抖


非常君怀孕了。


得知这个消息时,你表面上镇定自若,实际上内心翻涌了一百八十篇同人文。


不应该啊,非常君不是男的吗,怎么能怀……你想起了佛妈,决定把这个疑问咽回去。


也许,这就是人鬼之子的能为吧。

你端起放了许久的茶杯,然后一下子喷了出来——我去,大圣果!


别说猫屎咖啡了连黑咖拿铁都几百年没喝过的现代人一时也hold不住大圣果。


可恶,千防万防,竟然在此时着了道。


“所以,你真的怀孕了。”


你看着摸着小腹,有些疲惫的非常君,莫名在他身上看出了母性。


怪我,都怪我!你在内心尖叫...

就当是整活吧(轻轻跪下

打tag时心很虚(颤抖





非常君怀孕了。


得知这个消息时,你表面上镇定自若,实际上内心翻涌了一百八十篇同人文。


不应该啊,非常君不是男的吗,怎么能怀……你想起了佛妈,决定把这个疑问咽回去。


也许,这就是人鬼之子的能为吧。

你端起放了许久的茶杯,然后一下子喷了出来——我去,大圣果!


别说猫屎咖啡了连黑咖拿铁都几百年没喝过的现代人一时也hold不住大圣果。


可恶,千防万防,竟然在此时着了道。



“所以,你真的怀孕了。”


你看着摸着小腹,有些疲惫的非常君,莫名在他身上看出了母性。


怪我,都怪我!你在内心尖叫呐喊,都怪我上辈子看了太多非常君怀孕泥塑文学。


你没敢问习烟儿是不是他生的。你害怕。



也许这就是叶公好龙吧。

你沉沉叹了口气。


非常君真怀孕……也没什么。

但每天都被怀孕的非常君支得团团转,就有什么了。


你每天上刀山下火海,近的有觉海迷津不知多深的淡水鱼,远的有高山大丘的鲜美菌菇。

平日的非常君就已经是个美食家了,孕吐的非常君口味更是稀奇古怪。


你叹了口气,深觉当初就不该爱看孕吐文学。

你又心想还好没看完那篇拉郎,不然现在可能得去天魔池捞鱼。



看着非常君披散着头发,搭着薄被,功力大减,疲惫憔悴的样子,虽然狠狠地戳中了你的xp系统,但更多还是心疼。


于是,从刀戟两大名医到春宵幽梦楼,只要是你记得的有名有姓的医生,都拉过来让他/她看看,要不是素还真下戏很久找不到踪影,你真想把这个名医找来。


非常君衣带渐宽,肚子却像吹气球一样大了起来。你看着凸起的肚皮都感到害怕,生怕生产时一尸两命。


但苦境的时间转得就是快,不知不觉,预产期到了。


到了生产的那一天,你焦急地在产房外等着,急得恨不得闯进去,但被嫌弃没用给拦下了。

医生之多导致产房里都塞不下一个你x

你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你来苦境几百年都没这么长。

终于,尘埃落定一般,门推开了,全副武装——你硬逼着医生们戴口罩穿白大褂——的慕少艾摘下口罩,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出来了。


慕医生笑吟吟地把孩子递给你,你头脑一片空白地接过来。


真生出来了……红发黑肤,这是习烟儿!


门一开一合,又出来一个医生,是绯羽怨姬。

怨姬温柔地把婴儿给你。你又是头脑空白地接过来……蓝发分叉眉,我去,越骄子!


好家伙,非常君这是一次抱俩吗?

你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根本抱不过来了!


你抬脚就想进去看非常君。

你走近非常君,看见他抱着什么,凑过去一看,黑发分叉眉,我去,这是冽红角啊!


非常君怎么一次抱仨啊!!!这太离谱了吧!!!



然后你醒了。

你坐起来把非常君周围浑身上下摸了个遍,衣服也掀起来确定没有刀口,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是噩梦吗……这也太惊悚了,怎么可能都是生出来的还一次生仨,英雄母亲也不过如此了。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非常君被你捣鼓醒了,睡眼惺忪地看着你。


“吓死我了,我梦见你生了……”

“说什么呢,快去给孩子喂奶。”



你踏着虚弱的步伐一脸震惊麻木惊悚地拿着仨奶瓶走进婴儿房,看着里面排排躺着的三个颜色迥异的婴儿,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苍天啊,快让我醒过来吧!

逢汀

最近追到这里了,想找几张图做头像,但好像没有截图,画稿不敢动,就自己搞了几张,希望有像我这样情况的不用去单独截图了。  

最近追到这里了,想找几张图做头像,但好像没有截图,画稿不敢动,就自己搞了几张,希望有像我这样情况的不用去单独截图了。  

风轻云淡

【法人】生生不息

*含地人


我看到你反复触碰你的伤口,难怪它久久不能结痂愈合。


我应该表达自己对妻子的关心,而不是透过别人。思虑过三后,君奉天敲响了人觉紧闭的房门。除了例行公事以外,他们都是分房睡的。

人觉看起来如沐春风的样子,君奉天扫视了一眼他的房间。窗帘被他拉开,落地窗投射进的日光充足,办公桌放着一本摊开倒扣着的精装书,以及一杯不知名的饮料。

比起忙碌的法官,人觉倒是清闲自在,知名美食家不需要天天工作。

“有什么事情吗,奉天。”君奉天顿了顿,有些不习惯人觉对他的这个称呼,他倒宁愿人觉称呼他为法儒。人觉像是心领神会一样,重新叫回他的全名。

“你是不是有了……”君奉天......

*含地人

 

我看到你反复触碰你的伤口,难怪它久久不能结痂愈合。

 

我应该表达自己对妻子的关心,而不是透过别人。思虑过三后,君奉天敲响了人觉紧闭的房门。除了例行公事以外,他们都是分房睡的。

人觉看起来如沐春风的样子,君奉天扫视了一眼他的房间。窗帘被他拉开,落地窗投射进的日光充足,办公桌放着一本摊开倒扣着的精装书,以及一杯不知名的饮料。

比起忙碌的法官,人觉倒是清闲自在,知名美食家不需要天天工作。

“有什么事情吗,奉天。”君奉天顿了顿,有些不习惯人觉对他的这个称呼,他倒宁愿人觉称呼他为法儒。人觉像是心领神会一样,重新叫回他的全名。

“你是不是有了……”君奉天说的相当简单,也没有用怀孕的字眼。有亲生孩子应该不在他们的规划之内,但他还是和以往一样勇敢地面对现实。

明明他们之间一直有避孕的措施,君奉天思来想去,觉得只能是个意外。他本能地不愿怀疑人觉的人品,不愿去窥探深不见底的深渊。和人觉同为玄黄三乘的天迹和地冥会隔一段时间,过来确认他是否存活。

“是我想要有个孩子,所以动了手脚。你会生气吗,君奉天。”

“不会。我并不讨厌孩子,我有义子,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只是你应该和我提前商量下。”

“这可以说是个惊喜吧。”只是近亲结婚的产物,就不能保证是否合格了,人觉冷冷地笑了一下。

“这段时间,晚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像个负责的丈夫陪着自己的妻子吗,人觉的眼神不由得黯淡下来。

 

“这个孩子,只能流掉了。”不够健全,所以不能生下来,只能打掉。听到了这话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尽是冰冷的眼神。那是由于不去提就会被遗忘的一点,他们是表亲。

“没关系的,陪我再尝试一次如何,君奉天。”

“等你做完手术,身体恢复好后,我们再要吧。”

而那天,君奉天读懂了天迹给他的暗示,提前回了家,看到了他名义上的弟弟和妻子偷情的一幕。如果是一般的男人,恐怕早已暴跳如雷,可他是君奉天,关心的重点自然不一样。

按照天迹的说法,以前地冥和人觉是炮友的关系,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所以天迹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奉天啊,我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这些都是给你点的,师兄我就喝喝奶茶了。”

君奉天为了快速进入话题,把一堆快餐食品一扫而空,看得天迹目瞪口呆。他本来还想着君奉天会不吃,可以美美地塞进自己的肚子里。

“我刚看了父亲的日记,人觉原本是父亲打算许配给地冥的。”

“这……”天迹差点把喝的奶茶喷出来,敢情人觉是恩师给儿子安排好的童养媳 。

“后来因为母亲的关系,改变了父亲的想法,人觉没有直接嫁给地冥。”

“唉,我去探探口风,看看他们有没有真的旧情复燃。”实在不行,就离了吧。天迹猛地吸完最后一口奶茶,和以往不同,悠悠地叹了口气。

“不必了,玉逍遥。我相信非常君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

 

“你们那天到底聊了什么?十七。”天迹看着地冥微笑的样子,只觉得疑点重重。周末来师弟家聚餐,天迹还是忍不住找地冥探听消息。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还真是把他给整不会了。

“眩者觉得这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不是吗,天迹。”地冥的视线扫过看似幸福的一家,尤其是抱着孩子的人觉,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到了,就在上一秒我彻底相信了。无论如何,你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等到夜深人静,嗨的不能再嗨的时候,地冥缓缓开口:“眩者要出国了,去找我的爱人。这会是你们见眩者的最后一面。”

为什么都一点都不感觉意外呢,地冥喝完最后一滴红酒,觉得有些醉了。

深夜饥饿人
走过路过看一眼我流猛1—— 发...

走过路过看一眼我流猛1——


发发草稿

走过路过看一眼我流猛1——


发发草稿

绣雨轻萝

  是约稿的视频!剪辑感谢雪团团

  是约稿的视频!剪辑感谢雪团团

墨千色

是迟来的冽红角()

那一大片黑色真的快要拼抑郁了,觉君不愧是你,无论在剧里还是周边里都能逼死人(x)

那是一段听到《重写》就忍不住泪满盈眶的日子(虽然现在也是)

是迟来的冽红角()

那一大片黑色真的快要拼抑郁了,觉君不愧是你,无论在剧里还是周边里都能逼死人(x)

那是一段听到《重写》就忍不住泪满盈眶的日子(虽然现在也是)

绣雨轻萝

  天地唯吾,人觉非常君!

  是约稿!

  我不是针对谁,而是针对在场的每一位!

  天地唯吾,人觉非常君!

  是约稿!

  我不是针对谁,而是针对在场的每一位!

风轻云淡

【天人】愿得一心人

我喜欢傻瓜。我喜欢他们的坦诚。

不过,还是谦虚一点,

每个人都是某人心目中的傻瓜。

——勒内·戈西尼


“奉天啊,听说你和非常君昨天晚上一起吃饭了,还聊了……”天迹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他手里拿着鸡腿,还没有往嘴里送。

在君奉天的认知里,天迹是对非常君有意思。所以天迹是乱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跑来撮合他和非常君了。

君奉天无语地看着天迹,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夺过天迹手里拿的鸡腿,整个塞进他嘴里。

想来是地冥对天迹添油加醋地说了一些话,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这能叫助攻吗,这是要把他往火坑里推。

“玉逍遥,你不要只听信地冥的片面之词。事情是这...

我喜欢傻瓜。我喜欢他们的坦诚。

不过,还是谦虚一点,

每个人都是某人心目中的傻瓜。

——勒内·戈西尼

 

“奉天啊,听说你和非常君昨天晚上一起吃饭了,还聊了……”天迹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他手里拿着鸡腿,还没有往嘴里送。

在君奉天的认知里,天迹是对非常君有意思。所以天迹是乱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跑来撮合他和非常君了。

君奉天无语地看着天迹,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夺过天迹手里拿的鸡腿,整个塞进他嘴里。

想来是地冥对天迹添油加醋地说了一些话,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这能叫助攻吗,这是要把他往火坑里推。

“玉逍遥,你不要只听信地冥的片面之词。事情是这样的……”趁着天迹大块嚼咽的时候,君奉天赶紧把前因后果告诉了他。

“原来是这样,那师兄我就放心了。”原以为师弟要和好友发展感情,天迹的心变得七上八下,纠结得不行的。这下谣言不攻自破,天迹简直乐开了花,一副不论几杯大圣果都能下咽的样子。

他已经忘了上一秒还打算去找地冥算账的事情,转身就要去找人觉。他看了眼天色,这个时间段,肯定能蹭上饭啊,一举两得,天迹给自己默默点了个赞。

天迹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人觉的,可能就是自己能够面不改色喝下大圣果,还直夸好喝的时候吧……

“所以地冥到底和玉逍遥说了什么……看来是激将法。”君奉天经过一番思考,已经脑补得七七八八了,连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八卦的时候。看天迹平日里“无耻”的嘴脸,想来追到非常君也是时间的问题。

他可以想象到天迹和人觉的相处模式,一个吃货,一个美食家,简直是绝配,而且人觉看起来不缺钱的样子。

 

借着清酒下肚,天迹对人觉吐露了自己的心声。清冷的月色映照出眼前人明丽的一面,天迹直直地看着人觉的眼睛,认真得不能再认真。

他该拒绝吗……非常君的心中闪过很多想法,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天迹的心意,向来果决的他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毕竟和其他人相比,天迹是不一样的。

“如果是好友你的话,非常君可以接受这份感情。”终究还是这样说了,但人觉没有感到后悔。他在心中默默冷笑,似在嘲讽自己无法放下对天迹的感情。

“实在是太好了!”天迹难掩内心的激动,直接大笑出声。人觉看着天迹高兴的样子,不知不觉心中的那点阴云也烟消云散了。其实这样没什么不好,他由衷地觉得,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淡淡的笑容。

今晚的月色意外得很美呢。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枫下犬
  绝望的布袋戏人一枚啊~

  绝望的布袋戏人一枚啊~

  绝望的布袋戏人一枚啊~

雁啸空山

布丁狗子漂流记😎参考在最后

布丁狗子漂流记😎参考在最后

雁啸空山

遇到人觉推是我的福报🥺不画也得画了,加了点个人xp✔️

遇到人觉推是我的福报🥺不画也得画了,加了点个人xp✔️

雁啸空山
炎炎夏日,非常君很是需要贤弟的...

炎炎夏日,非常君很是需要贤弟的人体空调呀🥺🥺

炎炎夏日,非常君很是需要贤弟的人体空调呀🥺🥺

叶蓝青

摸鱼

你喝着酒,郁闷地说:“我一开始喜欢的其实是地冥前辈,你看他又疯又坏又神秘,多有魅力啊,可是他眼里只有天迹前辈,我还不如去磕天地无双得了。”

你仰头喝下一大口酒,继续说:“人觉前辈嘛,看着就是个老好人。不过不得不说也是美人啊,我少见这种这么好看的黄色系,上一次见过的黄色系还是毘非笑,不好看。你说妖市国相也是美貌黄色系?不熟,那段时间我又没在江湖走动。但是前辈发型其实挺怪的,不过江湖上发型奇怪的也不差他一个,好看就行。前辈这个人,可以说好相处也可以说不好相处,看似彬彬有礼实则把所有人都拒之门外。多么想让人知道他失态会是什么样啊!我想多了解了解前辈,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眼里就只有这个黄灿灿的...

你喝着酒,郁闷地说:“我一开始喜欢的其实是地冥前辈,你看他又疯又坏又神秘,多有魅力啊,可是他眼里只有天迹前辈,我还不如去磕天地无双得了。”

你仰头喝下一大口酒,继续说:“人觉前辈嘛,看着就是个老好人。不过不得不说也是美人啊,我少见这种这么好看的黄色系,上一次见过的黄色系还是毘非笑,不好看。你说妖市国相也是美貌黄色系?不熟,那段时间我又没在江湖走动。但是前辈发型其实挺怪的,不过江湖上发型奇怪的也不差他一个,好看就行。前辈这个人,可以说好相处也可以说不好相处,看似彬彬有礼实则把所有人都拒之门外。多么想让人知道他失态会是什么样啊!我想多了解了解前辈,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眼里就只有这个黄灿灿的家伙了。

“想不到我居然喜欢上了这种温柔的老好人。

“后来越骄子出现,我流泪了,前辈是宝藏吧,怎么这么会玩啊,原来前辈是boss啊,这也太带感!越骄子的发型看着就比前辈的正常多了,啥,你说那是鬼麒主发型正常,我不管啦,反正就是好看。而且他面具下竟然这么秀气,这么凶,说话又这么阴森森的人竟然长的这么秀气!

“原来人觉前辈散发这么美貌啊,我真的hold不住啊,我最爱散发美人了,还是又温柔又疯的美人,这谁抵得住啊,我真是三生有幸啊能抱得这样的宝藏美人。”


“简直就是买一送三啊买一送三!还有冽红角这么个单纯无辜小可爱!不得不说,他那一脸懵懂的样子真的好可爱……觉君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不要照脸打啊我真的对冽红角没有非分之想!真的没有!!!相信我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