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设ooc

517浏览    161参与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9)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9)

  佟家儒和东村一到上海还没回去就听说欧阳公瑾和弦思在一起了,对此,两位父亲的第一反应是……

  “彼ら2人のうちどちらが上でどちらが下か?(他俩谁上谁下?)”

  “欧阳公瑾被抓了!”

  “少爷在下边,而且两人闹掰了,弦思少爷请了假,好几天没去上班了,欧阳公瑾每天在私宅下待着,想见少爷......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9)

  佟家儒和东村一到上海还没回去就听说欧阳公瑾和弦思在一起了,对此,两位父亲的第一反应是……

  “彼ら2人のうちどちらが上でどちらが下か?(他俩谁上谁下?)”

  “欧阳公瑾被抓了!”

  “少爷在下边,而且两人闹掰了,弦思少爷请了假,好几天没去上班了,欧阳公瑾每天在私宅下待着,想见少爷一面,现在还没有成功。”阿南简要的把两人不在,白菜被拱了的事情交代了一番。

  “……なぜ喧嘩をするのか?あなたたちは彼を検査に連れて行きましたか?藤加は!何を食べるんだ!(……为什么闹掰?你们带他检查了吗?藤加呢!干什么吃的!我的武士刀呢!)”沉默了两秒转换好养了个女儿的思想,一想到自己的辛辛苦苦养的花连花盆都被端了,东村就气的想杀人。

 阿南看着不甚理智的课长,决定找夫人劝解一下,最终在看到拿着菜刀的国文教员后沉默了。“还没有做检查,少爷觉得丢人,不愿意做。”

  “混蛋,你不知道弦思和夫人的体质一样吗?他不知道,你们不会劝。”

  “是,那欧阳公瑾怎么办?”

  “对了,那欧阳公瑾为什么和弦思闹掰了”东村记得,弦思是真的喜欢他,孩子别的能力没有,自我调节能力还是很强的,虽说可能别扭,但也不至于连面都不见。

  “藤加汇报说,欧阳公瑾在第二天早上和他的同学江黎明谈论自己要结婚的事情”见两人的火已经盖不住了,阿南干脆利落的添了最后一把火:“少爷儿时被狗咬过,怕狗,不过欧阳公瑾明确表示要收养第二天早上吓到少爷的狗,抗拒的意愿非常明显!”

  这把火是添了,不过明显添歪了,佟家儒的怒火短暂的迁到了东村身上,而东村旺盛的怒火被一桶寒冰当头浇下,啪!灭了!

  “所以,为什么我儿子会被狗咬!”

  “当时你回中国了,我有些自顾不暇……”东村小声为自己辩驳,当然,在绝对的怒火前,一切辩解都很苍白!

  “那也是你儿子!我走了,你不该看着他吗?当时奶奶身体一度在危险阶段,那个时段,你又看我看的紧,我不偷走能怎样,奶奶最是疼我了,我不能让她连我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呀。”

  “那你不告诉我,也不找我……”东村也非常的委屈啊。

  佟家儒还想说什么,却被阿南抢了话头:“夫人,您也别怪课长了,您走那段时间,科长恨不得天天睡在您的衣服里,课长也意识到这样照顾不好少爷,所以将他交给了家主,也是因为出了这件事情,课长才把少爷又带回自己身边扶养的……好了,我们到了,欧阳公瑾在那儿!”

  好心的帮忙把怒火转移,只是羞意加愤怒让佟家儒的脸上都仿若施了一层胭脂。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8)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8)

  “不用,滚开!”生气的话语,不仅没有威慑力,反而因为沙哑透出别样的魅惑。

  然后两人上楼了,再见便是现在,啧啧,孰上孰下一目了然,赶着回忆完最后一句话,服务生露出专业的微笑“好的,您忙!”

  弦思一瘸一拐的朝外走去,扭头看了眼那个奇怪的服务员,还在!犹豫了一下道“帮我打这个电话,告诉他到我常去的馄饨摊那儿接我”说了...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8)

  “不用,滚开!”生气的话语,不仅没有威慑力,反而因为沙哑透出别样的魅惑。

  然后两人上楼了,再见便是现在,啧啧,孰上孰下一目了然,赶着回忆完最后一句话,服务生露出专业的微笑“好的,您忙!”

  弦思一瘸一拐的朝外走去,扭头看了眼那个奇怪的服务员,还在!犹豫了一下道“帮我打这个电话,告诉他到我常去的馄饨摊那儿接我”说了五个数字,感受了一下难受的程度,弦思又黑着脸补充道“让他快点!”

  “好的”服务生好脾气的应了声,看着听到回答的人转身离开自己的视线,便去打电话了,至于钱?就问你,要命不,再说那个客人出手大方,多打这一个电话又赔不了。

  这边,弦思刚出门便僵在了原地,手下意识的摸到平时装枪的腰间——空的!不紧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这可真是祸不单行,又看了眼飞奔而来的狗,往后推的同时默默算着己速与狗速的差异,想着想着,难看变成了绝望。

  “东村弦思!”欧阳公瑾从药店回来就看到不断后退的本该在床上好好待着的人。他不知道,这一声让东村弦思看到了救星。

  “欧阳公瑾,弄开它,快点!”毫不客气的指使着,在此就不得不感慨基因的强大,这股不客气的劲儿绝对随了佟老师。

  欧阳公瑾随着手指指向的方向一看,好家伙,一只狗,还没人小腿高的狗,“别闹了,这狗……你信吗!”

  “蠢货,你快点,我小时候被狗咬过,是真的怕!”眼看狗快过来了,弦思越发僵硬,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欧阳公瑾见他的神色不似做伪,快步上前抱起小狗,却没有带到远处,而是凑上前去,满意的见人僵直了身子,道“好好说话,骂谁蠢货呢!”

  弦思没搭腔,身子向后仰了仰,翻了个白眼🙄!

  欧阳公瑾又把狗往前推了推,这狗也很给面子的汪了两声。

  弦思眼泪都快出来了,但还是闭着眼嘴硬道“蠢货,蠢货,蠢货,你就是蠢货!”

  见人真的快哭了,欧阳公瑾自持也不是什么恶趣味的人,眼尖的看见打招呼的江黎明,改了主意,高兴道“江黎明,你把这狗带到我家,让人给它洗洗,我要养它”余光满意的见人又是一僵,笑的更开心了。

  “你要在上海长待?”默默的把狗抱在怀里,江黎明诧异道,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要以欧阳公瑾的身份在明面上待。

  “是啊,我爸说要给我找女的相亲,给他找个儿媳妇儿,毕竟养我这么大不容易,合理范围的还是要满足一下的”话是这么说,眼睛看向的却是弦思,可看到后者脸上的表情,突然有种玩脱了的感觉,场面一度寂静。

  “……我带你去上药”说着变要去搀扶。

  弦思一把将药打掉“不用你假好心,滚,我不想看见你!”

  “那你这样怎么回?”欧阳公瑾挑眉,倒是有几分有恃无恐的把握。

  一辆汽车稳稳的在三人前停下,车门打开,下车的人正是藤加。

  藤加看了眼地下的药盒,又看看姿势不太对劲的处长,紧张道:“部長、怪我をされました(处长,您受伤了)”又看向站着的两人“あいつらを捕まえろ!(把他们抓起来!)”

  “結構です(不用了)”弦思的手撑在车门上“欧阳公子,那就祝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了。”

  看着藤加上车,汽车开走,欧阳公瑾干气却不知缘由,没有关系,都是为了计划,他这样安慰自己。

  可昨天晚上到底是将计就计多些,还是情不自禁主导,欧阳公瑾自己也说不清楚,唯一确定的是,又一段以利用和欺骗为主导的爱情开始了!

  

  

  

  

伊猫哒哒

爸,支棱起来搞事情啊!(37)

爸,支棱起来搞事情啊!(37)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没有拉住窗帘的房间,躺在床上的人紧锁眉头,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嘶……”身体上骤然的疼痛并不足以让昏沉的意识彻底清醒,可持续性的麻疼也让他无法继续待在浑噩的意识里,弦思掐着自己的手,变红变紫直至黑青……意识慢慢回笼。

  “伊藤美子! 欧陽公瑾!(伊藤美子!欧阳公瑾!)”将东西扫到地下,依旧不解气道:“くそったれ(混蛋)”

  胸口因为气愤不断起伏着,不经意的低头却看见滑落的被褥下白皙身体上的青青紫紫,心头又是一哽——欧阳公瑾那个王八蛋好像......

爸,支棱起来搞事情啊!(37)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没有拉住窗帘的房间,躺在床上的人紧锁眉头,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嘶……”身体上骤然的疼痛并不足以让昏沉的意识彻底清醒,可持续性的麻疼也让他无法继续待在浑噩的意识里,弦思掐着自己的手,变红变紫直至黑青……意识慢慢回笼。

  “伊藤美子! 欧陽公瑾!(伊藤美子!欧阳公瑾!)”将东西扫到地下,依旧不解气道:“くそったれ(混蛋)”

  胸口因为气愤不断起伏着,不经意的低头却看见滑落的被褥下白皙身体上的青青紫紫,心头又是一哽——欧阳公瑾那个王八蛋好像是说要去买药,马上回来!不行,不能被逮到!

  艰难的爬起,有信念撑着,腿软的那一下根本不是事儿。慢吞吞的把地下四处散落的衣服捡起来穿上,站起来缓了片刻后,便朝外走去。

  “唉,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勃兰登堡酒吧的工资高,招的人要求也高,眼色是不用说的。更何况,服务生是记得这位先生的!昨儿晚上他值班,眼前的这位好像是中了药,一个日本女人想搀他,却被不断推开,想想倒也是,这不管乍一眼看过去,还是细细的打量过去,这女的都没他好看,能看上就怪了,人总是有趋向美的习惯,所以又偷摸看了一眼,啧,总感觉那双迷离的桃花眼勾人极了……

  日本人的热闹不是好看的,人再好看也要先保命,于是他转向别处,上天估计实在想让吃这口瓜,事情再次发生了转变。

  “欧阳公子,别来无恙啊……”那双眼睛上挑,生生让本就迷人的桃花眼透出一股魅意来勾人,旁边的……姑且称作小姐,她脸上的不满显而易见,单纯的为有人打乱她的计划不开心。可服务员是个男人,他有些咂舌——倒是没想到眼前的人是个断袖。

  “哦,是东村处长啊!有事吗?”啧,好一出妾有情郎无意的戏码,不过,欧阳公子,倒是有听客人说起过,是个少年英雄,不过被日本人设计抓了,幸好被他爹欧阳正德保下了,话又说回来,这老子还不如儿子!

  “美子さん、ほら、まだ用事があるから、ほら……(美子小姐,你看,我还有事,你看……)”女人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女人的眼中透着不安“美子!(美子!)”警告的意味很明显!

  “はい(是)”女人朝外走去,可胜利者还要展现他优雅的绅士风格。

  “藤加、人を送って帰る(藤加,送人回去)”

   “那我也先告辞了”见人走远,欧阳公瑾也提出告辞。谁知……

  “欧阳公子请留步” 旋即又看向旁边的少年,“我有事找欧阳公子协商,江黎明同学是不是也该回避一下呢!我想,我不想继续在76号看到你了”赤裸裸的威胁。

  欧阳公瑾抿了抿嘴,对着江黎明到“你先回去吧!”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6)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6)

  吃过饭,将碗洗了,两人从何婶家拿了祭品,便朝山上走去。早上未见太阳,所以雨淅淅沥沥的下起来时反倒未让人感到奇怪。

  已经到了先人的长眠之地,两人还是沉默着摆上了祭品,给各个坟头都摆上一些吃食,又上了香,佟家儒便带着东村返回到了最先头的坟旁,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奶奶,不孝孙子看你来了。”说完便磕了三个头,香端闪过亮光,就好像那个慈祥的老太太真的听到...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6)

  吃过饭,将碗洗了,两人从何婶家拿了祭品,便朝山上走去。早上未见太阳,所以雨淅淅沥沥的下起来时反倒未让人感到奇怪。

  已经到了先人的长眠之地,两人还是沉默着摆上了祭品,给各个坟头都摆上一些吃食,又上了香,佟家儒便带着东村返回到了最先头的坟旁,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奶奶,不孝孙子看你来了。”说完便磕了三个头,香端闪过亮光,就好像那个慈祥的老太太真的听到了高兴似的。

  “噗通”膝盖跪地的声音传来,唤醒了沉浸在悲伤中的人,佟家儒诧异的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递了三柱香。

  东村拿火去点,几次三番点不着,看着香炉中不时闪过亮光的香,不由的自嘲一笑“看来奶奶并不认可我。”

  “奶奶最疼我了,是我不孝,奶奶临死前还担忧着我的终身大事。”抹了把泪“奶奶,这是孙子的身边人,叫东村敏郎!您也有重孙子了,叫弦思。奶奶,这是我选定的人,孙儿是真的喜欢他,您最疼孙儿了,就同意了吧,如果……”如果到了万不得已非做抉择那天,孙子会亲手送他们上路的,“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祖训孙儿不敢忘,大是大非前也不敢迟疑,可在这朝不保夕的年代,孙子只想珍惜这偷来的片刻的宁静,故而带他来祖地祭奠。奶奶,你疼孙子,便认下这个孙婿吧,

  “先生,着了,真的着了”东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先生是孝顺的人,既然奶奶同意了,也意味着家长的认可,在中国古代,那是能上族谱的存在,正夫啊!

  又絮叨了几句,虽然滴着雨,两人还是细细的将香尾都埋了才返程。

  “先生这么着急回上海,是为了什么事吧。”东村不是傻子,他自然能感觉到先生在这里比在上海更惬意,既是这样,他又想起回来那天,那个军官说村内藏有反日分子,眼眸暗了岸,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佟家儒脚本一顿,看向给自己撑伞的人,淡淡道“没有”可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将话摊开“东村,若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不会手软的……包括弦思。”

  “敏郎随时恭候!”东村笑了,笑意却不达眼底,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是该高兴先生的坦诚,还是该难过先生的坦诚!

 爱情本身就是一场博弈,更何况这场博弈的背后也是两个国家的战争。自己真的能因为理想放弃先生吗?回想起先生的一次次行动,答案显而易见!心思百转千回,出口的也只是:

  “走吧,回家!”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5)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5)

  佟家儒撕下一块儿烙饼,尝了尝,出乎意料的:“不错啊,东村,学到何婶的精髓了!”

  “先生喜欢就好,等我多学一些,回去给换着花样做”东村不经意的引出话题。 

  “回去?今天那个人来是和你说这个的?”

  “对啊,因为他先生还对我冷淡了不少呢,反差特别大!”

  佟家儒心思转了转,面上却不......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5)

  佟家儒撕下一块儿烙饼,尝了尝,出乎意料的:“不错啊,东村,学到何婶的精髓了!”

  “先生喜欢就好,等我多学一些,回去给换着花样做”东村不经意的引出话题。 

  “回去?今天那个人来是和你说这个的?”

  “对啊,因为他先生还对我冷淡了不少呢,反差特别大!”

  佟家儒心思转了转,面上却不显,“诶,这不是,这不是,你知道的,一个村子多大,都是親友邻居……”

  “我知道的,先生放心,我不会的。”东村显得很郑重。

   “嗯,好!”一勺温度适宜的粥入口,咽下试探到“那能等一天吗我明天想去祭祖,完了咱们再走。”

  “倒是不急,松岛司令官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解决事情。”

  一个月!那怎么行,回去黄花菜都凉了。“早些回去吧,本来回来也是为了爹和姐姐他们,现在人走了,在待下去也没必要,有一堆事儿等着处理呢!”

  “可是,我还没学到……”

  “诶,那咱们多待一周,一周后启程,也安一安街坊邻居的心”见人还有些委屈,佟家儒心道:祖宗们呐,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再说为了抗战胜利,不肖子孙要带人见你们了,他有些笨,你们也别嫌弃他了。

  气氛又有些沉默,佟家儒卡着吃完最后一口饭,临走前说道:“明天记得早点起,不要穿皮鞋,要登山的。”

  东村愣在了原地,细细品了品这句话的含义——这是要带自己一块祭祖的意思!听说中国人将自己的祖先看的很重,那带自己去,不就是承认了自己是先生枕边人的意思了么!爽感从脚边慢慢向上移,东村只觉得半边身子都麻了,太开心了,反倒呆住了。

  “啪!”碗碎的声音将未曾走远的人引了回来。

  “东村!”见人对着自己讪笑,佟家儒生生被气笑了“就你这智商是怎么当上特高课课长的,没伤着吧!”

  “哦,没有。”随即瞟了眼地下的碎片,左右游移道:“瓷的不耐摔……”

  “这是用来吃饭的,不是用来摔的。行了行了,没有怪你的意思,没伤着自己吧”

  “没有伤到……”

  这倒是省了洗碗的功夫,两人将碎片收拾了,佟家儒又出去了一趟,回来便和东村早早休息了。

  次日清晨,东村早早便醒了,或许太过于熟悉,起床的动作也仅仅让佟家儒翻了个身。

  东村将可能用到的东西精简到一个登山包里,就出去准备早饭和寿司了,他觉得,不管怎么样,第一次见面也应该准备点本国的特色——态度这方面,东村好像一直都有注意。

  等做好了饭,东村又犯了难,这活人的饮食好做,去世之人的食物忌讳却不大清楚。

  “东村,你怎么穿成这样啊?”只见一身褐色的紧身劲装,佟家儒还眼尖的看见了一顶黑色帽子,完完全全一副登山的模样,反观自己倒还是一袭墨衫。

  “先生,我这么穿是有什么不妥吗?”上下看看,还是较为素雅的。

  “噢,那倒没有,只是第一次见你穿成这样。”

  “我来之前就听过,热河有几座山是值得爬一爬的,一直没有机会实践,对了,祭品要带什么?我也不清楚。”

  “没事,我已经拜托给何婶了,一会儿去拿就好了。”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4)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4)

    热河的日子是非常快活的,以至于收到电报的东村还愣了那么一下下,然后,前来送电报的人就感受到了死亡微笑的恶寒。

    一阵脚步声传来“东村,我去林叔哪儿买几个鸡蛋,你看好家。”

   那个士兵近乎目瞪口呆的看着人周身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柔和下来,转身,绽放出了最真心实意的笑容,道“好,我会......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4)

    热河的日子是非常快活的,以至于收到电报的东村还愣了那么一下下,然后,前来送电报的人就感受到了死亡微笑的恶寒。

    一阵脚步声传来“东村,我去林叔哪儿买几个鸡蛋,你看好家。”

   那个士兵近乎目瞪口呆的看着人周身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柔和下来,转身,绽放出了最真心实意的笑容,道“好,我会看好家的,你放心去。”

   佟家儒抬了抬眼镜,这才看到后边有一个人,唇边的笑意淡了淡。这样也好,少些愧疚,他这样对自己说。

  “我走了”路过两人,重新扯起一抹笑容,只是这怎么看怎么牵强。

  见人走远,东村琢磨着,自己哪里又犯了忌讳?这态度,这落差……

  能当上特高课课长的就没有蠢人,即使有时候被爱情蒙蔽了眼睛,那智商也是在线的。东村很容易便猜到了原因——先生以为自己在和身后的人对这个村子酝酿阴谋。

  士兵又见这人阴晴不定的面容,也不欲多待,提出告辞,东村允了之后,人便飞速跑了。

  “林叔,林叔!”佟家儒到了,门却是从里面关着的,拍门是听不见的,佟家儒就只能扯着嗓子喊。

  “来了,来了”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响,被缓缓打开。

  “是佟小子啊”林叔的眼中带着慈祥的笑意,眼神警惕的扫过周围,确定没有什么危险,才笑到“进来吧,我给你留的可是好鸡蛋🥚,你再挑挑。”

  “诶,谢谢叔”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一进门拐转,林叔便给佟家儒的手中塞了一张纸条。不动声色的压低声音道:“这是小鱼让给你的,赶紧看,看完给叔。”说完又抬高了声音,“怎么样,这鸡蛋个头大吧”

  纸条上只有寥寥几语——唐为人,日化,半月,速归!

  掩住震惊,装作去拿林叔鸡蛋的时候,将纸条递了回去。

  “是挺大的,那给我挑十个吧”

  “好,你自己挑”

  结了钱,佟家儒辞别了林叔,往回的路上便想着怎么和东村说回去,他瞧着,东村多少有些乐不思蜀。

  “先生回来了,吃饭吧!”东村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佟家儒,手中的鸡蛋被自然的接过,他才恍然发现,好像自从回来了就一直是东村做饭。

  “先生,这鸡蛋好大,不过怎么只有两个这么大的?”

  “……这是林叔另外送的两个鹅蛋。”

  “那同样是白的,怎么拿了好几个个头那么小的”

  “白的小的是散养的鸡所下的蛋,另外大一点的,橙色的是林叔的孩子给他带回来的洋鸡蛋,听说是喂养方法不一样,林叔就给我带过来了。”

  “哦,那吃饭吧!”东村把鸡蛋放到柜子里,向桌子走去:“今天我和何婶学了摊烙饼,她说你小时候就喜欢吃,下学了总要揣着两个鸡蛋换两张饼吃。”

  “是啊,何婶手艺好,那时家里还养着一群鸡……诶,人家肯教你吗?”

  “那当然,毕竟不管怎么说我救了他们是不争的事实啊!”

  “脸皮怎么这么厚啊!”

  东村委屈“这是不争的事实啊!”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3)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3)

  “赤本、行け、上海特高課長東村敏郎、熱河方面の司令部に連絡しろ、日本軍上海憲兵司令部松島司令官、一カ月の処分期間を与えてやれ、松嶋司令官がじいちゃんに告げ口して帰国させるな、と。(赤本,去,发电报给热河那边的司令部,让他们转交上海特高课课长东村敏郎,日军驻上海宪兵司令部松岛司令说,给他一个月的处理时间,否则别怪松岛司令向爷爷告状,将他遣送回国。)”

  赤本诧异了一下,但很快收住了,应了声是,确保没其他事情了,便出去了。

  弦思头疼的捏捏眉头——平添事情,自从爸爸找到姆妈,性子就变得和小孩儿似...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3)

  “赤本、行け、上海特高課長東村敏郎、熱河方面の司令部に連絡しろ、日本軍上海憲兵司令部松島司令官、一カ月の処分期間を与えてやれ、松嶋司令官がじいちゃんに告げ口して帰国させるな、と。(赤本,去,发电报给热河那边的司令部,让他们转交上海特高课课长东村敏郎,日军驻上海宪兵司令部松岛司令说,给他一个月的处理时间,否则别怪松岛司令向爷爷告状,将他遣送回国。)”

  赤本诧异了一下,但很快收住了,应了声是,确保没其他事情了,便出去了。

  弦思头疼的捏捏眉头——平添事情,自从爸爸找到姆妈,性子就变得和小孩儿似的,半点儿不考虑后果。

  “报告(报告)”是藤加的声音。

  “き(进来)”

  “課長,魚が釣れました(处长,鱼儿上钩了)”藤加很兴奋。

  事情还要从那天设计抓捕到江黎明说起,因为是姆妈的学生,那个人的拥护者,并不太好用残酷的刑罚,偏偏人还是个硬茬子,被抽打就背中国的古文。

  就在弦思犹豫要不要动用重刑,完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人投黄浦江时,欧阳正德发来钓鱼的邀请,倒是让他灵光一闪,布置了名为“诱鱼”的计划。

  江黎明,是饵!

  欧阳公瑾,是鱼!

  远处的炮声响起,废弃学校新架起的探明灯却没有依据所想转移。

  欧阳公瑾刚从烟囱出来冒出头来,锃亮的军靴便出现在眼前,不甘心看了眼不远处被绑着的江黎明,还是顺着滑下去了,不过显然捕猎者的网不会让轻易挣脱掉——欧阳公瑾还是被俘虏了。

  弦思扫过刚收到的电报,便抬头看向被带过来的人。

  “欧阳少爷,又见面了,我猜的不错,你果然是个重情义的人,我们大日本帝国需要的也是重情义的人。”

  “少废话,要杀便杀,我死了,中国还有成千上万的有志青年,总有一天会把你们这些侵略者赶出去!”

  “欧阳少爷这么说可就伤了人的心了,不过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们不日将对租界的教育进行改革,可惜了,那些慷慨激昂的故事是没得听了!”

  “那不是故事,是精神”一旁昏迷的江黎明醒了过来。

  “对,没错,精神在骨子里,你们这些人是不会明白的。”

  弦思随东村长了一双含情眼,现在却泛了红,他定定的看着欧阳公瑾,突然笑了。

  “刚才我的手下传来电报,说已经核实了那些放炮的人,是丰三江的人,你和沈童是什么关系?”

  “同学!”想起沈童喜欢的人,欧阳公瑾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这种普通关系,也不想在连累她。

  弦思鼓起掌声,笑道“好啊,我对这个回答挺满意的”,上前一步帮人整了整衣服,附在耳边说道:“我在中国书籍中读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章节,叫七擒七放,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便化用下三顾茅庐,这……已经是的二次了哦”

  “藤加、人を連れてどこまで歐陽正徳、彼はどのようにすることを知っています!(藤加,把人带到欧阳正德哪里,他知道怎么做!)”

  “は(是)”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2)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2)

  “弦思,お前の父はどこへ行ったのだ(弦思,你父亲呢,去哪儿了)”一大早,松岛司令官便怒气冲冲的直奔76号,将电报内容拍在了桌子上。

  弦思看着人的反应就知道爸爸不在上海的事情暴露了。他就纳了闷了,自己那么说瞒个5-7天应该没有问题,那这问题……修长的手指拿起被拍在桌子上的那张纸,辞职报告四个明晃晃的大字映入眼帘。

  “……”爸,你想辞职,我还上着班呢,就好像那个大冤种“松島...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2)

  “弦思,お前の父はどこへ行ったのだ(弦思,你父亲呢,去哪儿了)”一大早,松岛司令官便怒气冲冲的直奔76号,将电报内容拍在了桌子上。

  弦思看着人的反应就知道爸爸不在上海的事情暴露了。他就纳了闷了,自己那么说瞒个5-7天应该没有问题,那这问题……修长的手指拿起被拍在桌子上的那张纸,辞职报告四个明晃晃的大字映入眼帘。

  “……”爸,你想辞职,我还上着班呢,就好像那个大冤种“松島さん……ご存知のように、私は最近、欧陽公瑾を捕まえるのに忙しくて、お父さんに気を使う気力がない。(松岛叔叔……你知道的,我最近忙着抓捕欧阳公瑾,没有精力过多关注爸爸。)”

  “熱河憲兵司令部からの電報だ。電話で話したが、特高課長の身元を確認したのは76番、弦思だという。(热河宪兵司令部发来的电报,我已经和他们通过电话了,他们说确定特高课课长身份的人是76号,弦思。)”因为两家是世交,所以弦思可以说是松岛看着长大的,熟悉的称呼也让他的语气缓了缓。

  “ほっとけないよ。(那我也管不了他啊!)”

  “あの人のことで、お父さんはいつも理知的じゃない。(遇上他的事情你父亲总是这么没有理智。)”

  “彼は?(他?)”弦思隐隐有些心跳加速,玩这么大——松岛叔叔也知道!

  “そうよ、あのずるい、薄情な中国人、あなたのお母さん。(是啊,那个狡猾的,薄情的中国人——你的妈妈。)”看着装模作样的人,也不拆穿。

  “当時、東京の上層部には大きな衝撃があったが、帝国経済の柱の一つである東村家、政治家の育成先、后継者が公然と男好きであることの意味がわかると思う。二人の境遇はあなたが生まれてからやっと良くなった、二人でうまく暮らすことができると思っていた、結局逃げてしまった、はい、彼は私に中国に来て人を探すために、しょっちゅう仕事をしないと言った、私も我慢したが、一言の不和で辞職した、軍人のやるべきことか、ああ!(当时在东京上层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东村家族,帝国经济支柱之一,多位政客的培养处,接班人公开喜欢男人,我想你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两人的处境在你出生之后才好了很多,原以为两人可以好好过日子了,结果人跑了……是,他是和我说过来中国为了找人,经常不干正事我也忍了,可一言不合就辞职,,是一个军人该干的事儿吗,啊!)”

  “うん、そうそう、でもおじさん、特高課長になろうかな、南ちゃん、黒川、そんなのいいじゃん。(嗯, 对对对,不过叔叔特高课课长要不咱换个人当吧,阿南叔叔啊,黑川啊那不都行嘛!)”

  “いや、東村敏郎は立派な軍人だから、一ヵ月ほど猶予を与えて、仕事を片づける、そうでなければ、わたしが父に手紙を書いて、日本に送還する、といってくれ(少来,东村敏郎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你告诉他,我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把事情处理干净回来上班,否则,别怪我给他父亲写信,将他遣送回日本)”说完就要走,嘴里还说着着什么。

  弦思嘴抽了抽,他耳力好,听见松岛说“一郎のいうとおり、狐だ。(一郎说的对,就是狐狸精!)”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1)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1)

  佟家儒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懵,但确确实实很久没有睡过,呃……醉过如此酣甜的觉了。

  “先生醒了,吃饭吧!”东村将两碗浓稠的小米粥端进来,又摆好碗筷,见应了的人虽然坐起来了,但还是有点懵,无奈的笑笑,上前一步,把眼镜递过去,佟家儒愣愣的戴上,还是没反应过来,东村无奈的笑笑,也不催,只道:“先生先缓缓,粥还有些烫,不要碰。”

  “哦,...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1)

  佟家儒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懵,但确确实实很久没有睡过,呃……醉过如此酣甜的觉了。

  “先生醒了,吃饭吧!”东村将两碗浓稠的小米粥端进来,又摆好碗筷,见应了的人虽然坐起来了,但还是有点懵,无奈的笑笑,上前一步,把眼镜递过去,佟家儒愣愣的戴上,还是没反应过来,东村无奈的笑笑,也不催,只道:“先生先缓缓,粥还有些烫,不要碰。”

  “哦,东村~我好头疼啊”先生的撒娇总是自然而然,直击自己的胸膛。

  东村上前帮佟家儒揉揉太阳穴,一边揉还一边观察着,调整自己手劲的大小。

   “东村~”昨夜和老爹剖白的情绪还残留在身上,意识还不甚清楚的情况下,将自己最直观的依赖展现了出来。

  娇妻在怀,东村细细品了品——向往的生活啊!那个班,不上也罢!

  “不按了,你弄疼我了”  一激动,手下的劲就大了点,佟家儒也不干了。

  “抱歉,先生”说完就出去了,看他同手同脚的样子,佟家儒难得有些愧疚——真的伤到了?

  “先生,擦擦脸,洗漱吃饭吧”再次回来的东村拿着盆和布,放下盆,就要亲自帮自己的先生擦。好吧,他只是想把想象的生活付诸实践。

  “诶诶诶,好了,好了,我自己来吧”被东村的行为奇怪住了,稍稍清醒了的佟家儒掀开被子,整了整因为睡觉有些褶皱的衣服,又将盆端出去洗漱了。

  东村有些可惜,但也没再跟上去,反而贤惠的打开窗户,晾开门,叠起了被子。

  手指握着勺子慢慢搅动小米粥,又自以为小心的看了看对面的人,那人霸道的样子见多了,贤惠起来还颇让人无所适从。

  “先生,先生……”

  “啊?噢,怎么了,东村。”

  “我们在这里住一段日子吧,好不好,我会一些木工,一定可以让我们过的舒适的,然后……”然后等辞职报告下来了,先生应该也就习惯了,我们一起像现在这样生活……

  “哦,诶,那个,我爹呢?”佟家儒稍微清醒的脑子总算想起自己是回了老家。

  “爸爸走了,他把你交给我了,你是我的了。”

  “走了!他能去哪儿啊,还有我姐她们呢,还没回来啊”

  东村心想,防着我呢,怎么可能回来:“先生,你要有个心里准备”

  “准备!什么准备,我爹身体出问题了?”佟家儒惊的站了起来。

  “没有,先生,你别激动,爸爸身体没问题……”甚至还能上战场杀敌“就是,你可能是爸爸生的,然后姐姐们也是收养的。”

  “啊?”佟家儒想说不信,可又想起来,自己确实没有见过娘,爹好像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农民,还有,还有孩子,遗传好像也能解释的来……

  “……天啊!”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0)

  亲们,我尽力了,文字,图片和链接都不行,还想看的去微博看吧,名字也是伊猫哒哒。

  亲们,我尽力了,文字,图片和链接都不行,还想看的去微博看吧,名字也是伊猫哒哒。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0)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0)

  佟老爹斜睨了东村一眼,招来一个村里的青年人,示意让被转移的那波人晚些回来,青年也是个机灵的,特的跑的远了,又绕了几圈才去找人。

  “大家散了吧,都回去好好收拾收拾 ,压压惊。”人们群附和着,一边走还是一遍看向动作如出一辙的——立正低头站在佟老爹面前的佟家儒和那个日本人,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活下来了!

  见大家...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30)

  佟老爹斜睨了东村一眼,招来一个村里的青年人,示意让被转移的那波人晚些回来,青年也是个机灵的,特的跑的远了,又绕了几圈才去找人。

  “大家散了吧,都回去好好收拾收拾 ,压压惊。”人们群附和着,一边走还是一遍看向动作如出一辙的——立正低头站在佟老爹面前的佟家儒和那个日本人,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活下来了!

  见大家都走远,佟老爹才皱眉回过头来看向两人,“走吧,先回去”

  佟家儒乖乖的“哦”了一声,随即又不可置信抬起头来,东村也夫唱夫随的表达出了震惊,他还以为自己的在门外凑合一晚呢。是的,即使佟老爹不让东村进门,他也没打算去宪兵司令部,态度必须到位,一辈子的事情东村自觉还是拎得清的。

  “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救了村里人一命,不过……”后边的话佟老爹没说,但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自然可以闻弦歌而知雅意。

  按照自家爹的意思将人带到客房,让东村慢慢收拾,佟家儒便到了老爹的那屋。

  “来了”佟老爹摆好了一盘花生,和两个盛满酒的碗。

  “嗯,那个……”佟家儒动作慢吞吞的,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和佟爹解释。

  “你们有孩子了?”语出惊人,吓得佟家儒一个激灵,在外头偷听的东村也差点激动的冲了进来,点头说是。

  “不是,我,那个,我是男的,怎么可能……”佟老爹不可置否。

  “过来喝两杯,咱爷儿俩也很久没喝过了。”

  “爹,我,现在酒量不行,我已经很久没喝过酒了,我……”

  “咚”,酒水溅出,落在桌上,“你这是翅膀硬了,还是给日本人当夫人给你底气了。”

  虽说自家爹从小就宠自己,但一旦生气,无论是自己还是姐姐就没有不怕的,赶紧坐了下来,将一碗酒喝了,才小心翼翼的看向老爹。

  佟老爹面上看不出什么,只是不停的往儿子的碗中倒酒,佟家儒也不敢拒绝,喝的一干二净,眼见两边白净的脸颊变粉,佟老爹也就停了倒酒,可佟家儒还是将碗送到了嘴边,没喝到酒,便控诉的看向爹爹,软糯极了。

  “孩子多大了?”一口酒下肚,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嗯!19,19了,叫弦思,长的和我很像。”

  “19啊!你在日本留学的时候,那你回国就因为这个?”

  “不是啊,因为巴黎和会”

  “噢~”佟老爹的面庞在烛灯下很温柔,还带着不易察觉的心疼“可是这条路很难,他……也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很难,爹,可是我控制不住,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我怕疼,可弦思来的时候,我却没想过要打掉他,我很后悔,抛下他。”佟家儒像儿时一样,将头搭在爹爹的胳膊上,说出了今晚的最后一句话

  “可就算有弦思,在我心里,东村也还是最重要的那个!”

  友友们,我周六日不更,周一到周五都更,又特殊情况我会及时说明,耽误的会补上,总之保证一周五章昂,谢谢大家支持,爱你们哟!

  




源源爱金金

哈哈哈这个测CP超出了我的想象

[图片]

刚打开LOFTER就看到了这个测CP

好奇心使我打开了它

说实话……雷安的这个…莫名觉得有点符合?

[图片]

鹅鹅鹅🌚祖玛你什么时候社恐了?

雷德霸道总裁

(他的眼里头露出三分凄凉,三分讥笑,还有四分漫不经心)

[图片]

创世神!!!!!

你什么时候变成少女了!!!

小黑洞你成熟了

这个太焯了

[图片]


床头金金是真的吗?

金宝在我床头

(⊙x⊙;)

可恶,他那个名字必须是两个字以上

不过双金的这个真的好配!!!

(//∇//)

[图片]

鹅鹅,我弄什么奇葩的东西?

七创社就是(哔——

可恶,竟然让我们生吞烈斩!

滑稽滑稽

@樱

刚打开LOFTER就看到了这个测CP

好奇心使我打开了它

说实话……雷安的这个…莫名觉得有点符合?

鹅鹅鹅🌚祖玛你什么时候社恐了?

雷德霸道总裁

(他的眼里头露出三分凄凉,三分讥笑,还有四分漫不经心)

创世神!!!!!

你什么时候变成少女了!!!

小黑洞你成熟了

这个太焯了


床头金金是真的吗?

金宝在我床头

(⊙x⊙;)

可恶,他那个名字必须是两个字以上

不过双金的这个真的好配!!!

(//∇//)

鹅鹅,我弄什么奇葩的东西?

七创社就是(哔——

可恶,竟然让我们生吞烈斩!

滑稽滑稽

@樱 来试试咩?

懒懒懒懒🌊

梵笙和全糖的人设

梵笙


一个很看起来温和的人,但其实并不幸福

她的谨慎是写在骨子里的,她害怕自己受到伤害,所以她逼着自己不去和所有人深交

和每个人都保持一定距离


她以为这样就不会收到伤害,可惜这只是自己骗自己,她每一次还是会受到伤害

还是会绝望,但她无法改变……

永远也无法改变

她没有勇气去寻死


根本没有


全糖


一个外表幸福的电视主持人,她的笑全是假笑吗?也许是吧!

外表看上去就可!

温柔又聪明

和所有人保持距离……是妈妈送给她最后的忠告,心里没有什么感情呢!但是她依旧看起来是那么开朗

“你,你个逆子,在父母的葬礼上笑的那么欢”


“怎么了,爷爷?这种...


梵笙


一个很看起来温和的人,但其实并不幸福

她的谨慎是写在骨子里的,她害怕自己受到伤害,所以她逼着自己不去和所有人深交

和每个人都保持一定距离


她以为这样就不会收到伤害,可惜这只是自己骗自己,她每一次还是会受到伤害

还是会绝望,但她无法改变……

永远也无法改变

她没有勇气去寻死



根本没有


全糖


一个外表幸福的电视主持人,她的笑全是假笑吗?也许是吧!

外表看上去就可!

温柔又聪明

和所有人保持距离……是妈妈送给她最后的忠告,心里没有什么感情呢!但是她依旧看起来是那么开朗

“你,你个逆子,在父母的葬礼上笑的那么欢”


“怎么了,爷爷?这种时候不应该笑吗?”

她走了,离开了她的故乡

眼角的泪滴划过脸颊


这是她最后一次哭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9)

  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东村的大脑高速运转,眼中明明灭灭的思索着什么,转瞬之间,心稍稍定了定,朝负责此事的日军军官走了过去。

  “こんにちは、東村敏郎です。東村宥臣の息子です。(你好,我是东村敏郎,是东村宥臣的儿子)”东村心机的没有说自己的自己的工作,并递出自己的军官证。

  带队的军官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9)

  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东村的大脑高速运转,眼中明明灭灭的思索着什么,转瞬之间,心稍稍定了定,朝负责此事的日军军官走了过去。

  “こんにちは、東村敏郎です。東村宥臣の息子です。(你好,我是东村敏郎,是东村宥臣的儿子)”东村心机的没有说自己的自己的工作,并递出自己的军官证。

  带队的军官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毕竟东村家族在日本非常有名,听说其接班人在上海特高课任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儿出现,但交好总是没错的:“こんにちは、早くからあなたを聞いたことがあって、若くて有為です!(你好,早就听说过您了,年轻有为!)”

  “ありがとう、でも、中国人の反抗心を刺激して、敵をどんどん増やしていくと思うんだ。(谢谢,但是我想这样做会激起中国人的反抗心,给我们源源不断的增加敌人,不妥当,你说呢!)”

  “はい、でもこの村に反日分子が……(是,可这个村里有反日分子……)”

  “しかし、何人かのために、どんどん反抗を増やしていくのは、愚かな行為です。ご心配なく,この件については私が分析して報告します(为了几个人,源源不断的增加反抗,是愚蠢的行为。你不用担心,我会对此事进行分析汇报)”

  “はい、全員、集まれ!(是,所有人,收队!)”

  “東村さん、どうしてここまで来たの?(东村,你怎么到这儿了?)”羽墨慕卿对在这碰见老朋友非常惊讶。

  “入隊したの?(你参军了?)”见人后面跟着一队兵,东村也是一怔。

  “いいえ、あなたが知っているように、私も私のお母さんに会いたいです、軍隊について、少し安全です!たまたま専門が医者だったので……(没有,你知道的,和弦思一样,我也想见见我的妈妈,跟着军队走,会安全些!恰好我的专业是医生,所以……)”羽墨慕卿收回思绪,又笑到“じゃあ、どうしてここに来たの、さっきから……帝国のことを言うな、東村家は教えてくれないぞ。(那你呢,为什么会来这儿,还有刚才……别拿帝国说事儿,东村家族可没教你这个啊!)”

  东村没有回话,只是望向因为擅自回来,被骂了一顿正蔫了吧唧的佟家儒笑笑。羽墨慕卿也跟着望去,随即了然“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しかしあなたはまだ長い道のりがあるようです、あなたが早く成功することを祈ります!じゃ、行ってきます。(恭喜,不过看样子你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祝你早日成功!那我们走了!)”

  “ありがとう。早くお母さんが見つかるように。(谢谢,也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妈妈。)”羽墨慕卿点点头转身跟上队伍。

  东村见人走远,就到了佟家儒身边。

  人是自己带来的,佟家儒再不情愿,也得介绍东村,但东村完美的抢答了!

  “叔叔好,我叫东村敏郎,台湾人,我是在上海做生意,我……”听着这胡编乱造的自我介绍,佟家儒的脸上露出了不忍直视的表情。

  “日本語ができる(我会日语)”佟爹简单的四个字便将东村钉在了原地!



友友们,五一长假快乐(✪▽✪)!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8)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8)

  “課長、熱河憲兵司令部から電話がありまして、東村課長に熱河で特別な任務があるかどうか聞いています。(处长,热河宪兵司令部那边的电话,问东村课长是否在热河有特殊任务要执行。)”押送闫四迟的赤本刚结语工作汇报,藤加便带着不解进来了。他记得热河也有专门隶属的特高课机构吧,什么任务还得上海特高课课长亲自去干!

  “特殊任務?(特殊任务?)”弦思也是懵了一下,而后才明白过...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8)

  “課長、熱河憲兵司令部から電話がありまして、東村課長に熱河で特別な任務があるかどうか聞いています。(处长,热河宪兵司令部那边的电话,问东村课长是否在热河有特殊任务要执行。)”押送闫四迟的赤本刚结语工作汇报,藤加便带着不解进来了。他记得热河也有专门隶属的特高课机构吧,什么任务还得上海特高课课长亲自去干!

  “特殊任務?(特殊任务?)”弦思也是懵了一下,而后才明白过来——爸爸是翘班粘着姆妈去热河的。反应过来的弦思一瞬间有那么一丢丢的鄙视,自己小学都不逃课了,这么大的人还翘班!“はい、本処は76号、東村敏郎は上海駐憲兵司令部特高課長、それは小生の父ですが、私は彼が熱河に行ったことを知っているだけで、その他の内容は干渉して知る権利はありません!(是的,回复说,本处是76号,东村敏郎是上海驻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课长,其虽是鄙人父亲 ,但我只知他去了热河,其余内容无权干涉知晓!)”

  这边一收到消息,稍加分析,也就知道了事情的真伪,冰冷的气氛再次热络起来。又是一顿寒暄,确定了两人真的不需要摩托车汽车,才在一言难尽的心态中目送坐着馿车的两人离去……

  当然,事实证明,老祖宗的话不是说说而已,“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两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还是因为近来反日分子猖狂,驻守在热河的日军,汉奸一级接一级都挨了骂,几队日军和大量皇协军被派出来排查危险,说是这样说,可双方哪里不知道,这些人只是糟蹋百姓交差,但上边也要交差,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乐的如此来体现他们对中国的掌控 ,变态的乐趣!

  东村和佟家儒还没进村,就看到许多穿着土黄色军装的日本人和皇协军将村人赶到河塘边,两边还架起了机关枪,其中有两个人推攘着一个与其他农家汉相比身形薄弱不少的人佟家儒推推眼睛,再仔细一看,正是自家爹。

  “诶诶诶,住手,你们干什么”自上海沦陷,东村便找到了他的先生,甚至帮其掩盖罪证并且毫不掩饰他对佟家儒的在意和庇护,这就导致佟家儒对日本人的恐惧日益降低,更别提打着日军旗号的汉奸了。简而言之,东村在,勇气在!

  “你是谁?多管闲事,这里头有人窝藏反日分子,他们都不知悔改,认不清形式,好啊!那就都带着骨气上天吧,呵忒”伪军头头一口痰吐出去。

  “呸,狗汉奸”一个大娘也不甘示弱。

  “就是,软骨头”

  “你们以后怎么有脸去见你的祖宗啊!”

  ……

  “诶诶,你们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啊!还有你,趁太君没把你们算进去识相点自己滚!”说完又指着佟老爹道:“别和这老东西一样,有两个女儿是福分,让太君玩玩,欸,保不齐太君一高兴就把他放了,可他呢,不识好歹!”

  佟家儒的眼眶瞬间红了,若不是,若不是自己今天回来,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这些街坊亲友了,还有,姐姐她们,虽说藏起来了,可谁又能知道是不是真的能躲过一劫。

  “爹,家儒不孝!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看看!”

  这边在伤感,旁边的东村却蓦地睁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想到第一次见老丈人就开启了地狱模式!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7)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7)

  那边抓闫四迟从而搞到欧阳公瑾消息的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这边佟家儒和东村也到了热河。

  热河已经被占领了几年,虽然“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被占领的几年里一直有反抗,但日本依旧设置了较为完整的关卡检查。两人下了车,出城时便被拦住了。

  “你的,你的,良民证”很不幸,介于最近反日活动多,所以严查出城的人。更不幸的是,看两人大包小包的行李,是重点排查对象。最不幸的是...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7)

  那边抓闫四迟从而搞到欧阳公瑾消息的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这边佟家儒和东村也到了热河。

  热河已经被占领了几年,虽然“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被占领的几年里一直有反抗,但日本依旧设置了较为完整的关卡检查。两人下了车,出城时便被拦住了。

  “你的,你的,良民证”很不幸,介于最近反日活动多,所以严查出城的人。更不幸的是,看两人大包小包的行李,是重点排查对象。最不幸的是,东村是翘班跟老婆回热河的。

  佟家儒将良民证递过去,检查的人看过后,又看向久久不动的东村,“八嘎,你的,反日分子,你的,同伙,你们都该死啦死啦滴!”

  佟家儒幸灾乐祸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检查的日本人觉得自己的威严收到了挑衅,抬手变要往佟家儒脸上招呼!

  “啪!”眼见自家老婆要被打,东村也顾不得会暴露给松岛司令官,抓住日本兵的手顺势给了他一巴掌,周围人一愣,旋即把上了膛的枪对准了两人。

  “上海駐憲兵司令部特高課長、東村敏郎です。こちらは私の妻です。(我是上海驻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课长——东村敏郎,这是我的夫人)”东村淡淡的说着,又将军官证递了过去。

  被派来东门的两个日本负责人很快便过来了,几乎一眼就确定了证件的真伪,冷汗“涮”的流了下来。眼前的人他们不认识,可上海特高课课长的地位他们还是知道的,能在中国的大城市领要职的要不是能力出众,要不是背景深厚,当然,更多是两者皆有。

  虽然好奇为什么上海特高课课长的夫人是中国人,还是个男的,但不妨碍他们作出道歉:“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が、東村課長、奥さん、私たちはあなたがここに来たという情報を受け取っていません。最近、反日分子が大手を振って、悪い影響を与えました。私たちも仕事に必要で、あなたたちの許しを望みます。(抱歉,东村课长,夫人,我们并未接到您到这里的消息,最近反日分子猖狂,以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我们也是工作所需,希望可以的到你们的原谅)”

  “大丈夫、気をつけたほうがいい(没关系,小心点总是对的)”两人的识趣使东村很满意,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了。

  “は……東村課長、司令部に報告して、あなたの行動に協力しましょうか。(是……东村课长,需要我们上报司令部 ,协助您的行动吗?)”其中一个负责人还是想要在不惹怒东村的情况下再确认一遍,毕竟中国人大大的狡猾,虽然仿造军官证有困难,但未必不能弄到。

  “いや、あまり人に知られるのは無理だ(不用了,我来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

  但是,屋漏偏来雨,东村翘班来热河的事还真不好让太多人知道!


伊猫哒哒

爸,支楞起来搞事情啊(26)

           爸,支楞起来搞事情啊(26)  

  弦思被留下来维持上海治安,欧阳公瑾最近却安分的很,不知是否在酝酿什么大的行动。手下的人汇报回来说发现了一个名为:“铁血英雄团”的反日组织,本来不待的理会,但手下又报回来说这个组织的幕后人可能是欧阳公瑾。  

  这倒是勾起了弦思的兴趣,可这个突破口……思索半响,决定那许仙和水芹下手。  

  “许同学,...

           爸,支楞起来搞事情啊(26)  

  弦思被留下来维持上海治安,欧阳公瑾最近却安分的很,不知是否在酝酿什么大的行动。手下的人汇报回来说发现了一个名为:“铁血英雄团”的反日组织,本来不待的理会,但手下又报回来说这个组织的幕后人可能是欧阳公瑾。  

  这倒是勾起了弦思的兴趣,可这个突破口……思索半响,决定那许仙和水芹下手。  

  “许同学,水芹怀了你的孩子是吗?”久违的恶劣涌上心头,弦思发现自己最近乖的有些厉害,于是面上笑的更甜了“虽说我只旁听了一节课,但我们也算同学一场不是,你说呢,许同学!” 

   “少废话,要怎样便怎样,我是不会出卖我的同志的!”可你已经把人卖了,蠢货! 

   “嗯……没关系,许老板算我们大日本帝国忠实的盟友,我自然也该帮他维持与你妻家的关系,私生子会破坏两家的关系的,更何况如果我的手下没有弄错,现在你家里边的生意大部分是靠你老丈人帮持吧!”弦思歪头探出,笑着道。

    “不行,对,水芹肚子里的是许家的孩子,她才是我的真爱,你不能,不能这么干!佟老师不会原谅你的!” 

   “怎么干?哦……你是指—福美林!”听到许仙用姆妈威胁自己,弦思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又冷却下来,算了,不和这人一般见识:“其实我也不想为难你,我想知道……你们这个组织的负责人—欧阳公瑾!” 

   “不行!”  

  “不行嘛,那抱歉,我只能把水芹同学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做成标本给你了,放心,我会和许老板说明,让水芹入住许公馆的。ふじか(藤加)”  水芹被渐渐下放,惊的挣扎,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欧阳公瑾,我们是闫四迟负责的!只有他能对接欧阳公瑾”摆摆手,藤加立即住手。

    “闫四迟”弦思慢慢品着这个名字,他记起来了,那节旁听课中要做第二个欧阳公瑾的男生“希望这个消息是真的,你不会想知道骗我的后果的。池水寒凉,早点带水芹同学回去。藤加,把人放了吧!”  许仙大口穿着气,望向了水芹,两人倒是含情脉脉,弦思却又些不爽了。

    “赤本,带人去抓捕闫四迟!”满意的见人错愕的看向自己。  “放心,只要配合,我不会太过分的。对了,我纠正一下,介于你们可能会报信,在赤本将你们的同学闫四迟抓回来之前,就委屈你们待在76号了!” 

   许仙搂着刚被放下来余惊未退的水芹,看着这个恶魔和他的手下走出去,想不明白,为什么面容相似的两人,性格千差万别。东村要是知道,肯定会嗤笑然后得意,这两个哪儿不一样了,不过是一个坏在表面,一个狠在内里罢了。

山西老牛逼

画的别人的设子,第一次发,有点紧张

画的别人的设子,第一次发,有点紧张

伊猫哒哒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5)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5)

  “你们要去热河?那我也要去!”弦思是个行动力极强的人,在没有喜欢上欧阳公瑾之前,虽知道欧阳正德挨的那一巴掌是被冤枉的,但也并没有道歉的意识或者说必要。

  那认识到欧阳正德是喜欢的人的父亲就不一样了,回去就邀人去了酒宴道歉,称呼也从欧阳老板变成了伯父……

  欧阳正德是不喜欢佟家儒,欸,一来是因为佟家儒一个小人物,不值当的关注,...

              爸,支愣起来搞事情啊!(25)

  “你们要去热河?那我也要去!”弦思是个行动力极强的人,在没有喜欢上欧阳公瑾之前,虽知道欧阳正德挨的那一巴掌是被冤枉的,但也并没有道歉的意识或者说必要。

  那认识到欧阳正德是喜欢的人的父亲就不一样了,回去就邀人去了酒宴道歉,称呼也从欧阳老板变成了伯父……

  欧阳正德是不喜欢佟家儒,欸,一来是因为佟家儒一个小人物,不值当的关注,再说看见佟家儒那迂腐的唯诺就来气!二来是他老是在课堂上讲什么文天祥之类,是,和平时期讲这些,没问题啊,自己也希望自己的儿子一表人才,有浩然之气;但日本人都占领上海了,他还这么讲,不是撺掇公瑾送命嘛!这和要自己的命有什么两样,夺命之仇不共戴天呐!

  东村弦思不同,尽管长的和佟家儒一样,可看着就机灵,在众手下面前摆宴也给足了自己面子,毕竟是上司,也不能老端着不是,加上被透露他今天信守承诺——放走了欧阳公瑾。于是称呼也从东村处长变成了贤侄,一顿饭是宾主尽欢!

  可弦思一回来就被告知爸爸和姆妈要去热河了,不带囡囡就算了,也不带自己。话说回来,弦思完全没有出于佟老师的责任——自己的排名在囡囡后面的现实,当然目前东村课长是家里垫底的。

  “不行啊,弦思,这带个日本伴侣回去就算了,再带个这么大的儿子回去……估计你外公得把咱三个都扫地出门!”佟家儒的右手下意识往前一伸,又讪讪的缩回来,加了一句“东村说他和你说好了的。”

  “你什么时候和我商量好了!”弦思看向东村,提出抗议 。

  “近来欧阳公瑾在上海活动颇多,你放走的当然得你来抓,特高课课长和76号负责人不能都不在吧,那正好,你不是喜欢他嘛,希望我回来能看到你解决这个问题!”东村有理有据,弦思一时也反驳无能,当然,其中几分是因为欧阳公瑾就不得而知了。

  “行叭,那下次记得带上我”

  “弦思喜欢公瑾”佟家儒被惊呆了,自己儿子,刚认回来不久,就被拐了!反应过来又忿忿到:“这臭小子,我上辈子欠他的!”

  东村见不得先生的注意力在其他人身上,安慰道:“先生,弦思说会将人带回来的,是家里添人,你放心吧!别想他了!”

  佟家儒不知道东村怎么能心大到这种地步,白了人一眼。但这时候也不能打击弦思——欸,这就是孩子不在身边的坏处,干什么也得小心翼翼的,总有一种微妙的亏欠感,回想起儿时妈妈追着自己跑……咦~不能想,回过神又试探道:“那你打算怎么追?”

  弦思是信心在握的,他回想起书上的内容,颔首淡笑到

  “第一步:矜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