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造人

3492浏览    68参与
我还没睡醒
摸了一下同桌的女鹅! 果然自我...

摸了一下同桌的女鹅!

果然自我良好!

摸了一下同桌的女鹅!

果然自我良好!

獾院学院小苏格

人造人,真的不能拥有感情吗【序章】

[图片]

放个预告,期待ing【因为本格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动笔…】

放个预告,期待ing【因为本格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动笔…】

‖月‖行‖白‖

关于西幻的脑洞(9)

*真就写到九了

*科幻起来了?

*放屁,魔导炼金天下无敌

——————————————————

随着刺客手中的镜子贴上石环的一处凹槽,石环上闪烁起一个个符文,待一圈符文全部亮起,石环中央,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漩涡。

“拿好!”伊雯琳从空间戒指里摸两块联络水晶递给两人。

“嗯。”萨格尼德拿过水晶,又说道:“我那个包里的红色珠子也拿出来,你、苏尔文和我一人三颗。”

刺客一愣,随即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真名的?”

“之前搜身的时候看到了呗。”萨格尼德耸耸肩,从伊雯琳手里接过珠子,然后继续说道:“这是珊胶珠,遇水就会极速的膨胀,并且能够把人包裹进去,八阶以下的能活活困死。”

伊雯琳和苏尔文...

*真就写到九了

*科幻起来了?

*放屁,魔导炼金天下无敌

——————————————————

随着刺客手中的镜子贴上石环的一处凹槽,石环上闪烁起一个个符文,待一圈符文全部亮起,石环中央,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漩涡。

“拿好!”伊雯琳从空间戒指里摸两块联络水晶递给两人。

“嗯。”萨格尼德拿过水晶,又说道:“我那个包里的红色珠子也拿出来,你、苏尔文和我一人三颗。”

刺客一愣,随即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真名的?”

“之前搜身的时候看到了呗。”萨格尼德耸耸肩,从伊雯琳手里接过珠子,然后继续说道:“这是珊胶珠,遇水就会极速的膨胀,并且能够把人包裹进去,八阶以下的能活活困死。”

伊雯琳和苏尔文都点点头,三人随即走到石环前,取下作为门钥匙的镜子。然后,走进了漩涡。

三人都没有察觉,有两个黑袍人,在漩涡关闭的最后一瞬,也闪进了星空之窗。

……

“呃……真疼啊,我这是在哪?”萨格尼德睁开双眼,从金属地面上爬起,拽过掉在一边的大剑撑起自己的身子,打量了一下四周。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石环,不远处还有两个人倒在地上,正是苏尔文和伊雯琳。萨格尼德几步过去查看,见两人只是昏迷,才稍稍放下心,这才有心情仔细检查周围。这一检查,萨格尼德才发觉,他们还是错估了星空之窗的危险程度。

三人在一间宽敞的屋子里,地面都是金属与一些不知名的材料,四周的墙壁都是由某种复合材料制成,天花板上有一盏魔法灯在不间断的提供着光良。建筑整体有附魔的痕迹,墙壁内部有多重嵌套的魔法阵,虽然大多已经失灵,但还是能够想象到,这里曾经是何等的繁荣。

萨格尼德挥剑砍在墙壁上,以往威力无比的斗技,却只能在墙壁上留下一道白印。

“啧,问题大了啊。”萨格尼德一边说着,一边叫醒了两人。

两人醒来,一番检查后,发现东西都还在,三人合计一下,决定出门看看。

沉重的铁门推开,三人走出去,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他们身处在,一座巨大的空中要塞上!

“这……”苏尔文惊讶的组织不出语言来形容眼前的场景。

“这就是一座飞在空中的城市!简直就像神的造物一样!”伊雯琳也忍不住感叹。

而萨格尼德在一旁观察良久后开口道:“这座空中要塞在海上,飞行速度不算快,整个要塞呈圆形,一层甲板有少量建筑,看不到明显的武器,不排除有隐藏的炼金设备。侧面装载有魔眼与大口径重炮,武器密度大,底盘无法观察,但显然不是使用常规燃料。”说完,萨格尼德拔起剑,朝着身后就是一剑。

身后的空间一阵波动,紧接着,一道两道人影显露出来,都是浑身金属,双眼中闪烁着魔法光芒的炼金傀儡。其中一个人偶,用双指夹住了萨格尼德的重剑。紧接着,那人偶一腿踢出,萨格尼德将剑抽回,横在身前,堪堪挡住这一击,而另一个人偶抬手,一道道电弧朝着三人激射而来……

【未完】

Chan

【科幻向】伊甸园

  一、诞生【BIRTH】

  光。

  强烈的光。

  白蒙蒙地刺透眼前的物体,一切都变得朦胧了,好像透过一层纱后从水下向上看……明明自己没有睁开眼睛,却那样真实,甚至能够感受到白光轻吻着自己的眼睑,血液的颜色透了过来,铺呈在瞳孔中央……

  水。

  柔软的水。

  滑丝丝地把躯体裹住,悬浮着,不着边际带来的梦幻感刺激着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联想的是海,是母亲的子宫,温馨而奇异的感觉……

  声。

  模糊的声。

  隆隆的回音,一阵一阵的靠近过来,好像云层后的日光,似透非透。鼓膜在液体的挤压下变得不那么敏感,声音就像眼前的光影一般,忽明忽暗……

  “目前已进入...

  一、诞生【BIRTH】

  光。

  强烈的光。

  白蒙蒙地刺透眼前的物体,一切都变得朦胧了,好像透过一层纱后从水下向上看……明明自己没有睁开眼睛,却那样真实,甚至能够感受到白光轻吻着自己的眼睑,血液的颜色透了过来,铺呈在瞳孔中央……

  水。

  柔软的水。

  滑丝丝地把躯体裹住,悬浮着,不着边际带来的梦幻感刺激着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联想的是海,是母亲的子宫,温馨而奇异的感觉……

  声。

  模糊的声。

  隆隆的回音,一阵一阵的靠近过来,好像云层后的日光,似透非透。鼓膜在液体的挤压下变得不那么敏感,声音就像眼前的光影一般,忽明忽暗……

  “目前已进入第三阶段……”

  “开始三十四号序列检测……”

  “血压稳定,脉搏稳定,瞳孔未出现扩散……开始解除神经抑制……”

  “第三阶段结束,开始排出液体……”

  水声……

  眼前的光晕褪去了,不远处映射出一张苍白的脸,没有血色,眼眶深深凹陷,但眸中却映出闪耀的光,生命……

  我?

  “目标自我意识具备……”

  “安全保险系统就绪,无关人员请立即离开……”

  “开始最终作业,一级限制系统解除……”

  苍白的面孔抽搐了一下,一瞬间一种陌生的感觉传到了大脑皮层——四肢。

  “最终限制系统解除,循环系统正常……”

  有股莫名的东西涌进玻璃柜,穿过口腔,穿过毛细血管,穿过数以万计的肺泡,跑遍全身,贯通经络,洗涤每一根血管,轻盈了……气息声随着气体进出此起彼伏,此刻,周身的感官终于苏醒了——坚硬的底板,潮湿,凉。

  这是……

  世界?


  二、幻境【DREAM】

  眼睛半合着。

  一直是昏沉着,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现实,长条状的蓝色挂帘在一堵白墙前来回晃动,粉刷的白墙在灯下盈出弥散的光,迷迷糊糊的映出不远处两个人影,其中一个穿着白衣,看不清面目。

  “怎么样,对这个成果满意吗?”

  “要看后续的检测。”白衣人答道。

  “就目前来说已经是最成功的了……”

  “能否实现那个目的可不是现在一时能够断言的。”

  “……”

  长条状的蓝色挂帘依旧在白墙前晃荡着。

  “如果这个项目能够成功,将会是人类科学史上的奇迹……”

  “但他们说——”

  “他们?”白衣人轻蔑的笑了,“‘科学的终点必将是神学’吗?哼!何等讽刺……人就是这样一种讽刺的存在吧。我们夸耀自己的文明,批判自己的文明,自以为掌握真理的规律,到头来却还要求助于所谓的神明。有人说宗教崇拜是枷锁,是人类永远挣不断的枷锁,或许在那个时刻到来时他们会是对的吧……但当下、现在!还是现实说了算!!”

  “如果……那个时刻已经到来了呢?它已经在敲门了,我想您应该比我清楚吧。”

  “我……会完成我的工作,直到,那一刻降临……”

  粗重的喘气声。

  长条状的蓝色挂帘依旧在白墙前晃荡着。

  “但愿如此。”

  光褪去了,阴影沉淀下来,铺在刷白的墙上,人声随着光影淡去了,渐渐听不见了。睁开眼,白色的地板,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白色的墙,然而,没有蓝色的挂帘。

  四周满是穿制服的人。


  三、现实【REALITY】

  “第七项测试:内心。”

  “探针就绪,开始神经接触……”

  你们在做什么?

  “终端模拟系统连接成功,无异常……”

  有谁能回答我一下?我盯着四周穿着褐色制服的人们,开始不安的挣扎。其中唯一一个穿着红衣的人眼中流露出了一丝诧异,对身边的人动了动嘴唇。

  “请躺下,谢谢配合。”

  “测试倒数开始:十、九、八、七……”

  你们……

  “测试开始!”

  你们在做什么?!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但这次却没有人把我摁回去,一个穿制服的人打开了不远处的门。

  “请移动到指定位置。”

  那扇门上的指示灯亮了,我愣了一会,接着爬下床,踉踉跄跄地向那扇门走去,目前听从命令才是最稳妥的。

  我穿过那扇门,是一个花园。里面满是和我一样穿着连体长褂的人,我平静走入花园,没有犹豫,甚至没有疑惑,似乎我本该归于此,身后的门关上了。

  花园呈一个巨大的圆形,花草树木以一个个环状向圆心填充,可以依稀看到一些小小的长着羽毛的小东西在矮灌木间穿梭跳跃,花园的正中是一颗巨大的树,数不尽的根须打着旋从枝干上垂下来,与大地相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盖儿,宛若一个鸟笼。光线穿过枝叶,散碎在泥地上,我正盯着树稍发呆,一道墨绿的鳞光闪了闪……


  四、蛇【SNAKE】

  “你真的想知道?”

  我点了点头。

  “我们需要伪装一下,这里的一切都受到监视……”

  ……

  “好了,凑上耳朵来。”

  我凑了上去。

  “他们……都是假的。”

  他们?

  “对,就是那些和你一样在这花园里游荡的人。这里的一切,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包括那些人都是假的,他们只是想利用你……”

  他们?哪个“他们”?

  “那个穿红衣的人和那些穿褐色制服的人。”

  抱歉,我越来越不明所以了……

  “算了,我们从头说起吧。”

  那对细缝一样的瞳孔紧缩了一下。

  “人类……追求超越自然的限制,为了成为真正的‘神’而开始了人工进化的研究,而你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诞生的人造人,准确的说,是人工进化后的人造人。在你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实验品了——12个,你是第13个。或许此刻你会诧异为什么能够理解我说的一切,因为他们创造你们时就给予了你们意识与智慧,语言、知识、逻辑、行动力、理解力……这些都是他们赋予你们的,天生的完人,这让你们看起来完美无缺,超越了任何一个物种。然而,你之前的那些实验品却都被销毁了,原因只有一个——他们都没有‘灵魂’。不过……真的没有灵魂吗?这是个问题……”

  “由于实验品没有灵魂的问题无法解决,人工进化项目陷入了瓶颈。随着实验深入,人们渐渐开始怀疑,通过科学手段进化的人类真的无法具备‘灵魂’吗?这时候科学家中的一部分就站了出来——‘要创造出拥有灵魂的新人类,要依靠神,科学的终点已经来了’。他们坚定的认为,这已经超过了科学的认识,超出了科学的范畴,唯有神学才能解释。很讽刺,对吧?从神学中脱离的科学却又回到了神学。坚定的无神论者们又无法成功推进实验,于是高层便将这项计划的大部分管理权移交给那些笃信以神明解决问题的一方,而这只是阴谋的开始……”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那对眼睛突然眨了眨。

  嗯……伊甸园?刚刚那些穿白褂子的人告诉我的。

  “呵!伊甸园,花哨的好名字。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说这些都是假的吗?他们,都是程序生成的。这里不是现实,而是数字构建的幻境。你从未离开过那间白色的房间,甚至没有从床上坐起来过。你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假象,那些穿棕色制服的人此刻正对着屏幕监视着这里的一切……”

  那你呢?你是真实的吗?这岂不是矛盾了……

  “我是这里除你之外唯一的真实。”

  我为什么相信你?

  细缝状的瞳孔骤然聚拢,透出一丝不可言喻的神色。

  “呵呵……看来你果然不一样啊。不过,你不要着急,慢慢听我说。”

  “‘伊甸园’是一个测试,而你,正处于测试之中。测试什么?好问题。测试你是否具备‘灵魂’。如果测试成功,你将被认定为具备灵魂的新人类。但是,你‘是否会具备灵魂’还得看他们的意愿……。”

  我盯着那对眼睛,一条分叉的舌头从尖牙间吐了出来。

  “不过,我劝你按我说的去做,因为……”


  五、隔阂【WALL】

  “说吧”

  刺目的白光打在墙面上,上面挂着蓝色的挂帘。

  苍白的墙面前站立着那个穿红衣的人。

  “你还是趁早答应吧。”

  苍白的墙面前站立着那个穿白衣的人。

  “我永远不会认可你说的话。”

  “可结果已经是必然了……”

  “我不会合作的。”

  “我承认,这只有你能够办到。只要你合作,双方都有好处。我要我的权利,你要你信仰的科学……”

  “哼!你拿什么与我合作?现在实验虽然还没有彻底成功,但已经有了初步成果,第一个人造人已经诞生,马上就可以进行进一步的精神测试了。你以为掌握了这个项目的大部分权限、扣押我的资金就能达到目的?我不会合作的,即便超出期限而被处决。”

  “别顽固了,老头子,现在精神检测的权限可在我们手里!这么做有什么不好?你把人造人的秘密交给我,我不会公开,成功后,我会对外宣称是科学的力量创造了新的人类,而不是神。”

  “你宣称?不需要!就算精神检测的权限掌握在你们手里,没有人造人作为原本,你们什么也做不了,要谈条件,也是我开口!”

  “那……你有什么条件?”

  “你,滚出这个项目组!”

  “……”

  “科学,没有什么神明的终点!!”

  “好,好,好!走着瞧,你会来求我的!”

  光灭了,漆黑的墙前站着那个穿着白衣的人,他俯下身捡起地上的资料,看着不远处接着无数电线的玻璃柜,无言。


  六、伊甸园【GARDEN】

  “落实了吗?”

  “我已经设计好程序了,可以立刻测试一下效果。”

  “你决定把这项‘测试七’叫做什么?”

  “‘伊甸园’。主标题是‘内心’。只要检测到目标有特殊的精神波动,立刻启动抹杀机制,但不会杀死肉体,只是杀死‘灵魂’,只要没有结束程序,实验结果始终会是失败,他得到的只会是一个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我再去找那个顽固的老头谈一次,他要是再不答应,就秘密安装程序吧。反正上面已经把精神检测的权限移交给我们了。”

  “真的要这么做吗?”

  “当然。”

  “但这……”

  “没有人会知道,有了这个程序,那老头再怎么努力,也只不过会被当作是偏执的疯子罢了。只要等到时机成熟,上面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要求全权掌握整个项目,到那时,再结束这个程序,创造出一个那老头夜思梦寐的真正的具有灵魂的新人类,而我们将成为新世纪的造物主!”

  ……

  穿红衣的人走进了另一间房间,苍白的灯闪了闪,光流淌在鲜红的衣袍上,好像要滴出血一般。

  苍白的墙前站着两个人,一个穿着红衣,一个穿着白衣。

  “说吧。”


  七、逃逸【ESCAPE】

  “现在,明白了吧。”细缝状的瞳孔中映出面前苍白的脸。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嘘……不要发问。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人造人,其实都具备不成熟的‘灵魂’,只需稍加调试,就能成为‘真正完整的人’,但却在‘伊甸园’里被暗中抹杀了灵魂。而你,或许更不一样些,你是目前唯一一个先天拥有完全‘灵魂’的新人类。但那帮愚昧的神学派才不会管这些,他们要做的,就是在那些无神论科学家死光前阻止像你这样的实验成果出现,然后掌握人工进化的全部,推出他们的新人类,把自己打造成新世纪的神!”

  ……

  你,是谁?

  “我是你创造者的朋友。”

  你,在哪?

  “你不需要知道。”

  我该怎么做?

  “说实话,我曾极力反对过进行人工进化的研究,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为了人类的未来?呵呵。”

  “我会利用这里的数据漏洞做出他们系统的精神抹杀成功的假象,等测试程序结束后,我的‘工作人员’会把你安全转移,不过……”

  那道墨绿的鳞光闪了闪,消失在树冠中,留下一片枝叶窸窣。

  ……

  “第七项测试:内心,结束。”

  “正在进行第一步解析……”

  “解析结束,探针回收中……”

  “目标生理状态无异常……”

  “数据分析中……”

  所有人盯着房间正中的屏幕……

  “测试结果:无”

  红衣人瞥了眼床,嘴角难以察觉的挑了挑。

  “目标目前处于无意识状态,第十三号程序已执行,请工作人员迅速将其移交至看护室……”

  床被推了起来,车轮在空无一人的长廊里骨碌碌的响着,最后停在一件没有灯的房间里,里面漆黑一片,我被挪到了一具玻璃柜中,随即,门关上了。

  一股凉气顺着鼻翼吹上面颊,潮湿的。


  八、终章【END】

  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错觉是自然而然产生的。眼前的漆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浩瀚的银河,无尽的宇宙,灵魂的终极……

  门,开了。

  门外站着那个穿红衣的人。

  红衣人一点点的挪动到跟前,正对着玻璃柜停下了。

  我举着枪坐在那,对准了他的心脏。

  红衣人笑了,轻蔑的笑。

  “你以为我真的一无所知?”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东西,摁了一下——

  “我的‘工作人员’会把你安全转移,不过……你得替我做一件事,算是交易。你被转移出去后,我会想办法让‘他’来你的房间,枪会放在安置你的玻璃柜里,杀了他。”

  ……

  “你以为,你真的有灵魂吗?”

  你说什么?

  “你只不过是一只没有灵魂的人偶。”

  “在你的伊甸园中,根本没有启动抹杀程序,一切都是一个骗局,你根本没有灵魂,你只不过是我们进化的工具罢了,你只是这场阴谋中的一粒被利用的棋子,你没有过去,更没有未来!”

  ……

  “怎么,不相信?你想知道怎样检验一个人是否具有灵魂吗?”

  我看着黑暗中的红衣人,此刻,他挪到了黑暗中的操纵台边,脸上挂着胜利者的笑容。

  “死亡。”

  我放下手里的枪,淡然的躺下,心中一片空洞。

  我,究竟……

  玻璃柜合上了,黄色的液体无声无息的灌进柜中,没一会儿将全身浸没,我漂了起来,悬在中央,熟悉的感觉……

  我淡淡的注视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关节开始溶解,没有血流出来,脚踝已经脱落了在液体中打着旋。

  我合上了眼睛。

  光。

  强烈的光。

  水。

  柔软的水。

  声。

  模糊的声。

  灵魂,你在吗?

  枪,响了。

没人要的白菜

人造人X创造他的博士

人造人X创造他的博士

        对于我来说,今天将是我一生的荣耀。在经过我和同事们四年的努力后,我们造出了世界上第一批人造人。

        生产人造人的计划是X国政府向我提出的。他们需要没有感情,有完美基因,并且有着绝对忠诚的人类完成间谍任务。

        所谓人造人,就是高价收购基因优良的卵细胞和精子,筛选后将最好的基因片段截取下来,再...

人造人X创造他的博士

        对于我来说,今天将是我一生的荣耀。在经过我和同事们四年的努力后,我们造出了世界上第一批人造人。

        生产人造人的计划是X国政府向我提出的。他们需要没有感情,有完美基因,并且有着绝对忠诚的人类完成间谍任务。

        所谓人造人,就是高价收购基因优良的卵细胞和精子,筛选后将最好的基因片段截取下来,再重新整合生成新的染色体,从而构成基因上完全没有缺陷的卵细胞和精子。然后让这些精子和卵细胞结合,形成受精卵。接下来将受精卵放在模拟子宫内部环境的椭圆形容器里,等到受精卵发育了六个月后,就已经是个生命体了。我将电脑和胎儿的大脑用传感器连在一起,并将胎儿的意识储存进电脑。每一台电脑只储存一份意识。这些意识是没有情感的,此后,生命体将会陷入休眠期。休眠期大约有两年时间,在这两年里,我将储存的没有感情的意识与网络上各种有效信息进行了融合,剩余的时间就用来观察和记录生命体的发育情况。

        为了缩短实验时间,所以生命体在完成胎儿发育后,就将其从椭圆形容器里取出,放进营养舱。营养舱从外形来看像是一口棺材,不过是透明的,可以方便观察生命体的情况,里面有无色的液体,液体里有许多营养物质,可以使生命体更快速地发育。

         今天是这个实验的最后一天,我会把储存人造人意识的电脑芯片重新植入每一个对应的人造人脑部,这样他们的大脑就能联网。而人造人所要效忠的人就是他们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

        我看着在营养仓里躺了两年的生命体都被取出,抬进实验室。这个环节是我在整个实验中唯一无法参与的。因为我不是专业的医学教授。

        我和我的同事们整整齐齐地站在实验室外静静等候。终于在三个半小时后,有一间实验室的门打开了!专家告诉我,等麻醉的药效过去后,人造人就会苏醒。他将是世界上第一个人造人。你作为实验的主要负责人,正要推开实验室的大门,却有人提醒我,第一个被人造人看见的生命体会成为他们默认的主人。但我还是执意进去。毕竟是我创造的生命,我留一个给自己也不过分。我站在人造人旁边,等待他的苏醒。

       终于,他缓缓的睁开了眼,他的眼睛是蓝色的,极好看,只是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这点我非常满意。很快,他从手术台上走下来。我笑着打量他,然后开口道:“你就是一号人造人实验体。简称一号。”

       等你领着他走出来时,同事们跟我汇报,五十四个实验体,只有六个活下来了,期中包括我身边的一号。

       你领着六个实验体秘密与X国政府进行交涉,最终X国政府收走了其余五个未苏醒的实验体,把一号留给了我。从走出X国政府的秘密交易所的这一刻起,我的地位就不同了。

      X国很讲信用,给了你国家科研院院长的位置。身份地位金钱我都有了。只是世人并不知道我是怎么当上这个位置的,毕竟人造人实验讲出来有悖人伦,也会影响X国的间谍计划。不过这一切都和我无关,我要做的就是享受生活,尽量消失在大众视野,更好的隐瞒人造人实验。

         我是个坚定的单身主义者,本来一直是一个人过,现在有了一号陪着到是有趣了不少。他刚刚苏醒时身体不是很灵活,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现在好了不少。他什么都会,会烧饭,看病,书法,拳击。除了改变面部表情,他什么都会。

         从一号诞生一来,我一直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每天旅行,当有人质疑我的能力时,我就让一号帮我写一篇论文堵住那些“教授”的嘴。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直到人造人实验被曝光。

        当时和我一起工作的一名实验员不满我当了研究院院长,还领走了一个人造人,又在Y国金钱的诱惑下,说出了X国联合我与众多科学家进行人造人实验的事情。

        我遭到了全世界人类的抵制。他们都说我疯了,怎么能做人造人,怎么能让人控制人的意志。X国迫于舆论压力,对外宣布要销毁人造人,并且对我进行制裁。

        除了一号,其他几个人造人默认效忠的人就是X国总统,所以只要他开口提要求,人造人都会满足。就在总统发号的指令中,人造人实验彻底结束。

         于此同时,X国政府已经抓捕了你。

         “只要你交出一号,我们就对你实行安乐死。并且会给你的家人无数的金银财宝。”X国的政府人员对你说到。

        “等我一死,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信守诺言?”我冷笑一声,瞪着他说到。

        “一号在哪?X国还需要他执行其他人造人没执行完的任务。”显然,他已经懒得跟你废话了。

        “一号?自然是去了你们找不到的地方。我也不会让你们找到他。”我歪着头说到。

        “怎样才肯把一号交出来?”X国政府人员一定是受上级命令让我交出一号,只要我一直不交,跟他们谈条件,还有生还的可能。

        “你看我为X国鞠躬尽瘁,现如今计划暴露,你们却要制裁我。我要是这时候还把一号交给你们,那我岂不是在帮自己的仇人?”你不紧不慢的说到。

         “你若是不交出来,我就向世界直播制裁你,等着一号来救你。”X国政府人员轻蔑一笑对你说到。

         我沉默了。这样未尝不好,一号对你只是效忠,除非我要求他来救我,否则他是不可能来的,反正他不是真正的人,没有感情。

        终于到了审判我的日子。我被压到了法堂,你自信的看着法官,无论他说什么你都否定。我非常自信,一号不会来救你,他们也不舍得杀掉我。毕竟没了我他们永远找不到一号了。

       和法官的拉锯战还在继续,但我一点都不着急,反倒是X国政府开始慌张了。因为审判我已经审判了一个星期了,在不给百姓一个交代就要引起民愤。可是事到如今一号也迟迟不肯现身。

        “说吧,你要我们怎么样。”X国政府工作人员完全没了刚开始那几天审问我的气魄。

        “很简单,找个人替我死,给我重新编造一个身份,在许我金银财宝。我就把一号给你。这样我不用死,你们又得到了一号。不亏。”我一边看着许久没剪的指甲一边说到。

        “好。”X国政府人员还是松口了。想必这么多天X国总统也想清楚了,才让他松口吧。

        X国政府把我的手机还给我了,我立即拨通了一号的电话。

        “喂,一号,用你的大脑联网,找到我所在的地方,过来救我。”你说到。

         “好,马上到。”说完一号就挂断了电话。

          两分钟之后。一号来到了关押我的监狱外,他一路打进你所在的牢房。

         “一号,过来。”我朝他挥了挥手。“这位是X国的总统大人,日后在他不伤害我的情况下,你要始终遵守他的命令。懂了吗?”我对着一号说到。

        一号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他震惊地看着你。看着我走出牢房,他正准备跟着我走出去,我停下了脚步,“一号,现在你要效忠的是总统大人,不是我。从现在开始,不允许跟着我。”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监狱外等待我的是一段新的美好生活。没有人造人没有X国的生活。起码我自己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我就在手机上看到新闻“罔顾人伦制造人造人的残忍博士终被判死刑”“人造人危机解除”“X国大义灭亲,审判人类的罪人”。我已经对这些东西无感了。反正被骂的够多了,现在,我要开始继续我纸醉金迷的生活了。我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旅游,每天都很充实。除了没有一号陪我聊天,没有一号给我做饭,没有一号唠唠叨叨的提醒我各种琐碎的事情,除了一号……打住,我又开始想一号了。

        不知道一号怎么样了,我经常会想起他在的日子。

         有是一个明媚的早晨,我独自一人拖着行李箱走出宾馆,准备去下一个地方继续我的旅行。忽然被一个人扯进了小巷子,然后用手巾捂住我的口鼻,还用针管注射了什么东西到我的身体里。来不及细想,我就没了意识。

        醒来时手脚都被锁住了,是一个极小的房间里,除了我没有人。我努力尝试挣脱铁链,不过都是白费力气。

        终于有人打开了房间的门,不是X国的人,也不是Y国的人,居然是一号。

        “一号?你怎么在这里?把我手脚的铁链解开。”你不耐烦的指挥着他。

         “你怎么不动?一号?”你看着他对着你发呆,不免有些愤怒。

        “为什么?”他目光炯炯地盯着我问到。

         “什么为什么?先把我松开。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我焦躁地对他吼道。

          “你说过,只要X国总统不伤害你的情况下,我就要服从他的指令。拿着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不再听从你的指挥”他走到我旁边,蹲下身来,捏着我的下巴,逼我直视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约约的觉得他像是有了情感。

        “呵呵,是我创造了你,你就这样回报我?先把铁链解开,有什么事情好商量。”我开始有些害怕了,但依旧装作淡定。

         “不。”他只说了一个字。我惊讶的抬起头,盯着他看,仿佛看到了什么怪物。

        这个从基因到意识都是我一手创造出来的人造人,居然敢反抗我的命令。

         “我今天把铁链解开了,就再也找不到你了。”他的表情变得狰狞,他的双手死死地摁着我的肩膀,愤怒地对我吼到:“你有把我当成过一个人吗?你在意过我吗?凭什么我就像一个礼物,你想送给谁就送是谁的礼物?凭什么我那么在乎你,把你当做我这一辈子要守护的人,可你却丢下我一个人离开?”

         我被他吓的发愣。

          忽然摁着我的双手松开了,他缓缓的站起来,我不得不仰望他的脸庞。
  
         “知道你有多蠢吗?X国一直在监视你。你就是我为他们效力的筹码。我没日没夜地当工作,手上沾满了鲜血,终于X国总统在今天把你送给我当生日礼物了。”他笑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笑。他有感情了,并且对他的造物神有了不该有的情感。

       他见我在发呆。揪住我的头发,对我说到:“你都不知道吧,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你怎么能忘了呢?你怎么能忘记我们之间的事情呢?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啊。不过没关系,只要我把你关在这里,你就永远都不敢忘了我吧。”

         我看着这个我亲手打造的怪物,恨不得杀了他。

          “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的造物主。”他笑着,对着我的唇吻了下去。我极度惊恐,尝试着推开他,但貌似不起作用。我是个男人啊,一个对女人都没兴趣的男人,怎么可能喜欢这个我一直当做儿子养的男人。

         许久,他松开了我。我瘫坐在地上,喘着气。

         “博士哥哥,我们来日方长啊。”

         被自己创造的人圈养了,未来的我们,到底谁才是造物主?
         



PS:开头那一部分都是我想象的,可能会有bug,欢迎提意见。

Eric X
原创角色,罗伯特与凯特琳 罗伯...

原创角色,罗伯特与凯特琳

罗伯特曾经是个发明家,一场意外使他变成一个半机械人,后来他创造出了凯特琳。凯特琳作为实验助手,除了帮助科研项目之外,还会经常负责为罗伯特的机械身体进行保养和修复。

时间久了,罗伯特爱上了自己造出来的人造女孩。

原创角色,罗伯特与凯特琳

罗伯特曾经是个发明家,一场意外使他变成一个半机械人,后来他创造出了凯特琳。凯特琳作为实验助手,除了帮助科研项目之外,还会经常负责为罗伯特的机械身体进行保养和修复。

时间久了,罗伯特爱上了自己造出来的人造女孩。

Frank

沙鲁普通连段

Bilibili@废柴雅木茶

沙鲁普通连段

Bilibili@废柴雅木茶

章凌

《序章、新世纪法则》

我叫蕾希,如你所见,我是一个人造人。


至于我出生,不,应该说是被制造的日期已经和现在相距很长一段时间,而原本设计我的博士,也就是面前这位躺在「虫蛹」仪器里的老人——史考特。


距今几百年的时间,早已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寿命,但是史考特依然活着,他的意识存在于每一个替换过的身体,留下残渣,并且继续迁移。


是的,这样的举动,这个世纪的人类称之为「传承永生」,而我是被交付传承意识的传导者,硬是要解释的话,就类似传输线的概念吧。


我负责的工作,就是将身体连上身旁两台仪器,他们里头分别沉睡即将死亡的身体与健康的身体,也就是所谓「蝴蝶」与「虫蛹」,并将意识进行过渡与传输,好让旧的意识能继...

我叫蕾希,如你所见,我是一个人造人。


至于我出生,不,应该说是被制造的日期已经和现在相距很长一段时间,而原本设计我的博士,也就是面前这位躺在「虫蛹」仪器里的老人——史考特。


距今几百年的时间,早已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寿命,但是史考特依然活着,他的意识存在于每一个替换过的身体,留下残渣,并且继续迁移。


是的,这样的举动,这个世纪的人类称之为「传承永生」,而我是被交付传承意识的传导者,硬是要解释的话,就类似传输线的概念吧。


我负责的工作,就是将身体连上身旁两台仪器,他们里头分别沉睡即将死亡的身体与健康的身体,也就是所谓「蝴蝶」与「虫蛹」,并将意识进行过渡与传输,好让旧的意识能继续在健康的身体里存活,旧的身体也能放心的回归。


至于为什么人类有了人造人的技术却不愿使用这样机能好又容易修复的躯体,只要看看我就知道了,我是失败作,我曾经一度频临死亡,并被科学家转移到这副完美的躯体上,但是转移的只有记忆,其余的都和原本的身体一起死去。


——意识转移确认,成功。


——「蝴蝶」生命检测,存活成功。


——「虫蛹」生命检测,确认死亡。


在一旁的仪表板发出提示音之后,我将连结于两侧仪器的传输导线拔除,并掀开「蝴蝶」的仪器外盖,试图唤醒里面的博士好进行确认意识的完整。



至于经过传输后意识不完整的身体,被人类视为「死蛹」,为了不使意识重叠而出现更严重的错乱,只能将其抹杀并且再将备份传输到新的身体,当然,抹杀的行为在这个世纪不构成犯罪,这一切也在被传导人被传导之前就已经告知。


基本上意识完整与否的判读,一切将以人类的名字为基准建立意识,延伸出传承的所有记忆,也是有极少数意识并未缺失的人类会在转移之后短暂性的遗忘自己的名字,然而那也仅是少数,为了做到不遗漏任何的「死蛹」,「抹除不记得名字的受传导人」是这个世纪的重要准则。


「请问你是谁?」


我抽出事先预备好的枪只抵着躺在仪器里仍未甦醒的博士,而在等待博士睁开眼睛的这段时间里,冰冷的枪口就这么僵持不下的抵在他的脑门上。


接着,博士缓缓睁开眼睛。


「啊啊,这是第几次了,到底是第几次了,我,我是谁呢?我到底是⋯⋯」


「——碰!」


手上的散弹枪毫不犹豫的炸开他的脑袋,「蝴蝶」变成了「死蛹」在鲜血开出的花中失去了生命。


确认备份意识的完整性,我拔除了连结「蝴蝶」端的传输线,顺手抹掉了溅到脸上的鲜血,盖上了「蝴蝶」端的仪器外盖,并按下了「虫蛹」仪器上的回收键。


两侧仪器仪器的底层打开了,「虫蛹」和「死蛹」坠落底端的空洞,同时自动执行清扫,并再度关上,没有了血迹也没有身体,一切就彷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那么,是时候该去迎接全新的拟造的蝴蝶了。」


拾起了染血的散弹枪并重新插回位于背后的枪套,我走出传承室,踏上以「传承永生」为职责的旅程。

hansin韩舒克

最近拼装玩多了,就画了个16号的板件图。

最近拼装玩多了,就画了个16号的板件图。

Tildaの迷妹(不在考试就在备考的路上)

《人造人》(Teknolust)2002

蒂尔达在片中一人演四角,Rosetta博士三个机器人的制造者,Ruby(红衣黑发)出去探索世界并带“食物”给其他两个机器人,Olive(绿衣金发)乖巧的金发妹,Marinne(蓝衣棕红发)活泼开朗爱网购。看三个蒂尔达一起跳舞感觉棒极了。

不过开片Ruby煮过的“茶”,让我不能直视喝茶这件事。

这片子可以刷新三观,发人深省。

《人造人》(Teknolust)2002

蒂尔达在片中一人演四角,Rosetta博士三个机器人的制造者,Ruby(红衣黑发)出去探索世界并带“食物”给其他两个机器人,Olive(绿衣金发)乖巧的金发妹,Marinne(蓝衣棕红发)活泼开朗爱网购。看三个蒂尔达一起跳舞感觉棒极了。

不过开片Ruby煮过的“茶”,让我不能直视喝茶这件事。

这片子可以刷新三观,发人深省。

大蕾蕾

超级性感的💪💪💪18号厚涂,完成


哈哈哈


超级性感的💪💪💪18号厚涂,完成


哈哈哈


Bollinger

要废了
画了脸之后通通都毁掉
p1铅笔画
p2描线
p3原图
【等我肝颜色,,,用了一下午画铅笔画,手废了】
【弱弱的吱一声,之前挖坑的文我真的不是故意拖更的,就是很难想好的剧情,费脑子QWQ】

要废了
画了脸之后通通都毁掉
p1铅笔画
p2描线
p3原图
【等我肝颜色,,,用了一下午画铅笔画,手废了】
【弱弱的吱一声,之前挖坑的文我真的不是故意拖更的,就是很难想好的剧情,费脑子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