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人造语言

2751浏览    212参与
Vealin

【翻译】腾格瓦古典模式转写(昆雅模式)

原文地址:http://at.mansbjorkman.net/teng_quenya.htm

以下为图片预览,多图预警

推荐保存pdf文件:https://pan.baidu.com/s/1Zj1hjJ3dpOXlkAdJgaFjHg  提取码:ba18

图片形式:https://pan.baidu.com/s/1-hpoVuAKjZ8Sbbj9tfWV7g  提取码:loth 

有任何转写问题,可以在评论或者提问箱里问我哦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原文地址:http://at.mansbjorkman.net/teng_quenya.htm

以下为图片预览,多图预警

推荐保存pdf文件:https://pan.baidu.com/s/1Zj1hjJ3dpOXlkAdJgaFjHg  提取码:ba18

图片形式:https://pan.baidu.com/s/1-hpoVuAKjZ8Sbbj9tfWV7g  提取码:loth 

有任何转写问题,可以在评论或者提问箱里问我哦

















Célian哥哥的人造语言频道

我发现了把烦人的希腊词换成同义罗曼词的方法

就是硬造

词根词缀全拔开然后换成同义罗曼词再拼上

例:Anarchia > de-commes-ion > decomezon

Anarchist > de-commes-ion-al > decommezonal

我发现了把烦人的希腊词换成同义罗曼词的方法

就是硬造

词根词缀全拔开然后换成同义罗曼词再拼上

例:Anarchia > de-commes-ion > decomezon

Anarchist > de-commes-ion-al > decommezonal

Célian哥哥的人造语言频道

变位表!!!!!累死我了

如果不出意外这就是最终版本了

p1-8:后缀、想(voler)、做(facer)、爱(amar)、有(haber)、是(esser)、应该(deber)、能够(posser)

条件式逗号后面是命令式

变位表!!!!!累死我了

如果不出意外这就是最终版本了

p1-8:后缀、想(voler)、做(facer)、爱(amar)、有(haber)、是(esser)、应该(deber)、能够(posser)

条件式逗号后面是命令式

Célian哥哥的人造语言频道
纪念一下好几晚上的劳动成果(迫...

纪念一下好几晚上的劳动成果(迫真

纪念一下好几晚上的劳动成果(迫真

Célian哥哥的人造语言频道
如果用汉字书写通俗拉丁语? 一...

如果用汉字书写通俗拉丁语?

一遍遍翻《上古音系》花了两个小时搞出来这种东西

如果用汉字书写通俗拉丁语?

一遍遍翻《上古音系》花了两个小时搞出来这种东西

Célian哥哥的人造语言频道

原始塞利亚语——基本语言框架、变格

造一门人造语言已经是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在想的事情了。当时沉迷《夏目友人帐》的我盯上了日语(于是后来就阴差阳错地进了日语班),便模仿日语列出了2条基本规则来创造语言:

(S表示主语,O表示宾语,V表示谓语)

  1. SOV语序

  2. 修饰语在被修饰语之前

然而当时并没有深入贯彻学习日语的我,隐隐约约觉得在日语的助词与词形变化中有一种奇妙的东西来关联起整个句子,可以让几乎所有词都能在动词、形容词、名词和副词之间灵活变换。后来我知道了那个叫“格”。

于是抱着现在我对格的理解(指还是一知半解),我又重新回到了那2条基本规则,开启了新一轮脑洞:

(C表示格,状语用[]括起来)...

造一门人造语言已经是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在想的事情了。当时沉迷《夏目友人帐》的我盯上了日语(于是后来就阴差阳错地进了日语班),便模仿日语列出了2条基本规则来创造语言:

(S表示主语,O表示宾语,V表示谓语)

  1. SOV语序

  2. 修饰语在被修饰语之前

然而当时并没有深入贯彻学习日语的我,隐隐约约觉得在日语的助词与词形变化中有一种奇妙的东西来关联起整个句子,可以让几乎所有词都能在动词、形容词、名词和副词之间灵活变换。后来我知道了那个叫“格”。

于是抱着现在我对格的理解(指还是一知半解),我又重新回到了那2条基本规则,开启了新一轮脑洞:

(C表示格,状语用[]括起来)

  1. 句子由状语(名词性/副词性)和谓语(动词性)构成,状语在前修饰谓语

    1.1. 格都可以看作谓语的状语:[C1 C2 ... Cn] Vn

    1.2. 格之间可以互相看作其它格的状语:[Cm] Cn V

    1.3. 谓语之间可以互相看作其它谓语的状语:C [Vm] Vn

    1.4. 一个句子可以只有一个词,这时它自己就是谓语

  2. 定语(形容词性)在前修饰中心语(名词性)

可是日语中还有另一套有趣的规则,就是当一些状语或者一些谓语排成一列时,处于末尾的是原来的形态,在它之前的每一个都要变一种形态来一直“连接”到末尾,就像列车的车厢一样。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词尾辅音的变化就可以体现以上种种规则:定语就是擦音,状语就是除阻塞音,谓语就是不除阻塞音;末尾之前的就是浊音,处于末尾的就是清音。这样总共有6种变化,就是6种基本格:

  • 末尾之前的定语:浊擦音

  • 处于末尾的定语:清擦音

  • 末尾之前的状语:除阻浊塞音

  • 处于末尾的状语:除阻清塞音

  • 末尾之前的谓语:不除阻浊塞音

  • 处于末尾的谓语:不除阻清塞音

接着,为了表达各种精确的概念,现在我需要构造作格(A)、夺格(I)和与格(D)。

其实构造定语的方法我也是用了排列状语和谓语的方式得来的:

(定语用()括起来,下划线表示谓语)

  • 首先规定一个限定代词P限,永远指代其修饰语(可以表示为C P限)

  • 因为C V,C P限,所以C V, C P限,这个句子可以写成C V, P限

  • 所以在句子C V, P限, V'中,V, P限可以作为状语而与同为状语的C调换,即1⃣️[V, P限] C V';或不调换而2⃣️[C V, P限] V'

  • 到现在已经完成了定语-中心语语序,只需要让P限在语音上被归入V(1⃣️),体现为V的词尾辅音擦化,就完成了V的定语变格

  • 对于夺格、与格的相关定语变格,则需要按照2⃣️来变格

作格我也是用了同样的方法,只是加上了C V中V视作无生物的语言含义:

(这里O表示通格作宾语)

  • 因为S O V,所以P限 O V, P限 S,所以S O V, S P限,所以(P限) S O V,即[P限 P限] S O V

  • 也就是说只需要让P限在语音上被归入S(1⃣️),体现为S的词首辅音擦化后再除阻,就完成了S的作格

  • 其实这样严格来说并不算“作格”,而是把不变这个格也不变其它格的归为“通格”。

而夺格和与格我就另辟蹊径,从动词入手。首先是夺格:

  • 首先规定一个可被省略的动词Vi,意思是“使用”

  • 设代词Ps指代S,则句子S C Vi, S V可以写成S (Ps) C V

  • 只需要把Ps变定语格(2⃣️),就完成了C的夺格

然后是与格:

  • 按照夺格,句子A C I V可以写成A C (Pc) Ci V,所以C Ci Vi, [A] C V

  • 设Pi指代I,则A (Pi) C I V

  • 只需要把Pi变定语格(2⃣️),就完成了C的与格

也就是说,所有变格只需要简单排列状语和谓语,顶多加个代词就能全都得到。这可以算是由分析得来的屈折吗?

现在来总结所有的变格和对应的词形变化:

  • 末尾之前的定语:词尾浊擦音

  • 处于末尾的定语:词尾清擦音

  • 末尾之前的状语(通格):词尾除阻浊塞音

  • 处于末尾的状语(通格):词尾除阻清塞音

  • 末尾之前的状语(作格):词尾除阻浊塞音,词首擦化再除阻

  • 处于末尾的状语(作格):词尾除阻清塞音,词首擦化再除阻

  • 末尾之前的状语(夺格):词根词尾除阻浊塞音,指前代词除阻浊塞音

  • 处于末尾的状语(夺格):词根词尾除阻浊塞音,指前代词除阻清塞音

  • 末尾之前的状语(与格):词根词尾除阻浊塞音,指后代词除阻浊塞音

  • 处于末尾的状语(与格):词根词尾除阻浊塞音,指后代词除阻清塞音

  • 末尾之前的谓语:不除阻浊塞音

  • 处于末尾的谓语:不除阻清塞音


道格拉斯•巴顿

卢塞恩标准语完全语法指南(卢塞恩语言系列丛书 #1)1~4节

第三部分 基础语法

1.简单

卢塞恩语是一种黏着语,主要句子结构是主宾谓(SOV)结构,少数情况下会使用主谓宾(SVO)结构,由于比较少见,主谓宾语序在基础语法部分不予讨论。

在进入正式的语法讲解前,我们需要对卢塞恩语的各个主要特征进行了解。

卢塞恩语是一种字母文字,整个书写系统由多个拉丁字母组成,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同样通用的卢塞恩字母进行书写。对于拉丁字母,它们是: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OU, P, Q, R, S, T, TH,U, V, W, X, Y和Z。对于卢塞恩字母书写系统,见图片。...



第三部分 基础语法

1.简单

卢塞恩语是一种黏着语,主要句子结构是主宾谓(SOV)结构,少数情况下会使用主谓宾(SVO)结构,由于比较少见,主谓宾语序在基础语法部分不予讨论。

在进入正式的语法讲解前,我们需要对卢塞恩语的各个主要特征进行了解。

卢塞恩语是一种字母文字,整个书写系统由多个拉丁字母组成,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同样通用的卢塞恩字母进行书写。对于拉丁字母,它们是: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OU, P, Q, R, S, T, TH,U, V, W, X, Y和Z。对于卢塞恩字母书写系统,见图片。这些字符与拉丁字母书写系统的字母分别对应。

卢塞恩语拥有很长的历史。在现代卢塞恩人出现的4万年前,星球贝茨上已经出现了智慧生物——坎特伯里人(Kaintbhurrl)。按照考古学研究结果,坎特伯里人身形矮小,还不能很好的使用工具,然而出土的文物表现了使用语言的明显现象,卢塞恩语就是从他们的语言(姑且暂时称为“坎特伯里语”)传承下来的。卢塞恩历约历元31000年前(卢塞恩历元元年=卢塞恩文明第一个政权建立的年份;历元前=R.C,历元后=R.O),坎特伯里人的国王威悉沃内(Konig Exihonig)邀请了他的多个“贵族“来帮助对抗异议者,于是赐予他们贝茨主大陆南部的一些领土作为回报。随后这些“贵族“进一步支援,后来这些坎特伯里人建立了多个王国,已知的有五个:诺尔斯(Nolls)、哥德兰比沃(Ghlandbeiw)、高地(Alltitedend)、赫布里底和科奥尼。

后来,约29800RC,在主大陆北部,一个名为罗姆瓦什(Roenmedsl)的民族开始壮大,并入侵了坎特伯里人的领土,统治了坎特伯里人的一个重要民族——塔族(Ttah),罗姆瓦什人的语言吸收了坎特伯里语的一些特点并逐渐简化(主要表现在逐渐出现词缀和词根的意识,而不再将每个意义都用生硬对应的词汇来表达,使得语言更加简洁了)。27000RC,罗姆瓦什人决定不再维持和坎特伯里人的僵持状态,打破和平,开始大规模进攻坎特伯里人的领土,在坎特伯里人的领土(暂时称“坎特伯里王国“)北部爆发了大量战争。近百年的战斗后,罗姆瓦什人完全占领了整个坎特伯里王国。罗姆瓦什语可以看作一种坎特伯里语的方言,因为他们之间的差别并不悬殊。坎特伯里语的屈折变化开始由此踏上了消失的路程。罗姆瓦什人的入侵使得大量他们的语言可以融入进坎特伯里语中,虽然后来罗姆瓦什语取代了坎特伯里语成为第一大语言,而罗姆瓦什语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在接下来的两万年中,虽然主流语言的地位先后易主,然而他们的一个共同演变特点是词尾元音逐渐脱落,以至于除了音译外来词汇(如人名)时元音词尾非常少见;语言的类型逐渐从屈折语转变到黏着语,组合词汇开始被大量应用;元音与辅音出现位移,辅元组合开始大量出现。对于现代卢塞恩语来说,词间屈折变化已经几乎完全消失,被黏着变化取代。然而重要的是,卢塞恩语的语法中依然存有大量变格法等单词屈折变化的形式,所谓黏着变化只是对于语义表达而言的。

2.卢塞恩语的构词方式

在了解简单的卢塞恩语的历史知识后,应当开始了解卢塞恩语的基本构造方式,这里称为构词法。

卢塞恩语的构词法主要有是派生法。可以通过在单词中进行改变,或添加词缀/词尾来修改该单词的意思,因此派生法也被称为缀尾法。在进行缀尾法修改时,发音会出现一些变化,或者省略掉一些原本的构成音节。

例如:mujurtyal[ (大型)乔木 ]——muhkegibeurtyal [ (大型)落叶乔木 ],例子中的-hki(枯萎的)是一个词缀。读者在这里可能发现了一个要点,词缀并非直接添加在原本单词的首部或尾部,而是可能插入到单词当中。这个要点是学习者非常必要进行记忆的。

卢塞恩语的词缀插入到何处,和这个词缀含义的词性有关。例如刚才的例子中,-hkegibe-(枯萎的)是一个形容词词缀,我们将它插入到这个单词第一个以元音结尾的完整音节之后,如果该完整音节的下一个音节的开头是辅音,则删去这个辅音,若是元音开头,则无需作任何变动;如果没有以元音结尾的音节,直接插入到第一个音节之后并保留该音节原样。我们再看一个例子,以便进行更深刻的理解:firdol [ (一只)鸟 ]——-covirr-(美丽的,富丽堂皇的)——fircovirrdol [ (一只)美丽的鸟 ]。对于名词性意义的词缀,我们将它放置到词首。例如刚才的树叶一例,muju-就是一个名词性词缀,指的是大型的事物,那么变化方法:muju-(大型的事物)+ rtyal(乔木树叶)——mujurtyal [(大型)乔木]。同时注意,复数形词缀在卢塞恩语中属于名词性词缀其余词性的词缀,无需变化直接放置在词尾。如果需要添加多个相同词性的词缀,直接按照方法反复套用即可。

当然,一个单词可以拥有无数个修饰成分,使得对这个事物的描写更加饱满,然而一个单词拥有非常大量的修饰成分同时添加在这个单词上会使得这个单词非常冗长,甚至有时会“遮掩“掉原本单词的可辩认度。因此,在卢塞恩共和国进行正字法普及运动时,正字法委员会的成员们商讨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一个单词只能拥有最多四个词缀(不论词性是否相同),如果需要添加更多词缀,用左单引号(‘)隔开,继续书写,对于添加在单词内部的词缀也同样适用,不过需要将原本的词缀单独提出,放置到整个修饰部分的最后。另外,正字法委员会还决定出,一个动词不能被除了副词以外的成分主动修饰。

同时, 作为一种黏着语, 卢塞恩语虽然保有屈折变化, 在成分分布上依然有黏着语的特征。比如, 对于一个句子的主语, 动词并不和它隔开, 而是直接黏附在这个主语之后,例如“我跑”这个短语,如果成为主语,则写作intimalsisek(我-跑),而不是intimal sisek.

3.卢塞恩语名词的一些知识点

卢塞恩语另一个重要特征是它和一些地球学习者使用的语言可能共同拥有的——名词的性。对于卢塞恩语来说,名词的性比较简单,因为它们是用该单词的含义区分开的。卢塞恩语的名词有四个重要的性:有生性,定指性和言据性。下面将系统讨论。

1. 有生性。有生性,顾名思义,是指有关这个名词描述的事物是否有生命的语义范畴。卢塞恩语的有生性划分相对简单,只是简单的将名词划分为有生/无生两类,有生命的单词称为有生阳性,无生命的单词称为有生阴性。如hnumiyjan(人类)和ehgbornin(鹿,有角动物)就是有生阳性单词,而onmiq(水)和kpahphem(风,气流)就是有生阴性单词。

 

2. 定指性。定指性在卢塞恩语中分为有定指和无定指,有定指称为定指阳性,无定指称为定指阴性。定指阳性指的是一句话的语境中的特定事物,简单来说,它是发话者或言语双方都已经确定和共知的事物;而定指阴性指的是一个语境中不能确定的名词性短语。由于定指性的区分需要依靠具体的语境,不是几个单词就能解释的,我们看几个例子(这些例子涉及的文本可能在卢塞恩语中极为冗长,初学者可能无法理解,这里我们讲解它们的汉语译本):

【1】到了开饭时间,布达乌柯鲁尔就自己大方的来了。他坐下就开始和朋友们喝酒,对他们的粗鲁玩笑报以哈哈大笑,一个人把气氛弄得极为欢快。(塔尔巴德《布达乌柯鲁尔的一生》)

【2】伊达梅女士的表演艺术不是一个人的,也不是一个流派的,而是属于整个艺术界的。(《卢塞恩中央日报》25471年14月45日刊)

【3】以前,贪污受贿现象频发是卢塞恩政府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4】那时候,他已经无力说话,只能躺在床上,伸出一只手,艰难的向旁边的人索取着什么(盖洛哈沃尔森《悲剧集》)

这些例子里的“一个人”“一个流派”“一个大问题””一只手“孤立的看是定指阴性,因为它们似乎并没有指向一个具体的物,而在【1】里面指的是前文里的”布达乌柯鲁尔“,【2】里面指的是前面出现过的”伊达梅女士“,【3】里的“一个问题”指的是“贪污受贿现象频发”,【4】里的“一只手”显然指的是“他的手“。这些词在上述句子的语境里所指的是十分明确的,因而都是定指阳性。我们再来看几个定指阴性的例子:

【5】弗塔:我和贝利厄走丢了,你看见他没有?

     甘瑟:姓贝利厄的人那么多,我就已经认识三个了,你说的是哪个?

【6】贝利厄:这个人坏透了!我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

这就是几个典型的定指阴性的例子,两个例子中的“贝利厄“和“这个人”都不是说话双方的共知信息,或者说不指向唯一确定的东西。因此,当我们单独提到一个单词时,不考虑这个词是否是定指性的哪个类型,只有放在具体语境中才能加以考虑。

 

3. 言据性。言据性是卢塞恩语中的一个语言学范畴,讨论的是信息的来源。言据性有不止两种的分类,所以不能使用阴性和阳性来表达,而使用编号A,B,C等来进行标注。言据性具体分为:视觉性,言据A型,通过视觉获得的信息;非视觉感知,言据B型,除了视觉获得的信息,有时可以扩展到现象出的信息;推断,言据C型,基于某些有直接证据给出的结果;假设,言据D型基于非直接证据给出的结果,可以包括逻辑性的原因,想象或常识性的简单知识。下面给出几个例子:

我看见了她。(看见是视觉上的动作,她是动作接受者,因此在这里“她”是一个言据A型名词)

我碰到了她。(碰到是不包括视觉的动作,她是动作接受者,在这里“她”是一个言据B型名词)

我看见了她穿着婚礼服,知道她结婚了。(“看见她穿着婚礼服,知道如何”是一个直接证据,得到的推断是“她结婚了”,这个短语的中心名词是“她”,因此“她”在这里是言据C型名词)

我听说要下雨了,于是带上了雨伞。(“听说要下雨了,于是带上”是一个非直接证据,不能直接证明是正确的,而“雨伞”是得知这个信息导致的动作的接受者,因此“雨伞”在这里是言据D型名词)

言据性名词需要特殊的变化方式,言据A型名词在词首添加pher-,言据B型单词在词首添加shud-,言据C型单词在词首添加shok-,言据D型单词在词首添加phutt-。例如:intabeldeleng phersetiol.我看见她(言据A型);intabeltudel shudsetiol. 我碰到她(言据B型);intabeldeleng eh-egerit shoksetiolkobef.我看见她穿着婚礼服,知道她结婚了(言据C型,这里的“知道”一词前面添加eh-是因为“知道她结婚了”的主语是省略掉的“我”,eh-在这里是表示这个子句的主语和上一句相同。);intabelxikinn jonmiqyaan,eh-bisawem phuttparraguhs. 我听说将要下雨,于是带上雨伞(言据D型)。

之后的部分将在不久后更新

Cathamos

晴空,被暗云切开


微风的声音轻轻拂过


云影追着那日雾去了


我也随它离开



S’acan ti anu ocersu


Tere ce dere


Thaís carir cadea in-gene ioiri


Rogí-vire ta



se acan te-i 自然前缀 晴天 属于-这


anu ocersu 极远处 半边天被云遮住的情景


tere ce dere 微风 互补 风中的声音(铃声)


thaís-tas car-ir 追(求) 从-他


cadea 云影...

晴空,被暗云切开


微风的声音轻轻拂过


云影追着那日雾去了


我也随它离开




S’acan ti anu ocersu


Tere ce dere


Thaís carir cadea in-gene ioiri


Rogí-vire ta






se acan te-i 自然前缀 晴天 属于-这


anu ocersu 极远处 半边天被云遮住的情景


tere ce dere 微风 互补 风中的声音(铃声)


thaís-tas car-ir 追(求) 从-他


cadea 云影


im-gene 意图-去


ioiri 日雾,日光,晴天时的远处


ro-gí-vire 我想-从内向外-离开


ta 停顿,无实义




当描述在什么自然环境下,或者天气状况等的时候,通常用se+对应词语。存在例外。




te表示,这个环境属于某个东西,但未说明。这样的用法在sn里很常见。




dere是一个复杂的词。sn人认为,一切诗歌和文章都来自原野上的风。dere描述的就是“风中的声音”,通常被联想为悦耳的铃音。ce表示连接的两者存在互补关系,相辅相成。




thaís car 前面省略了一个á,无实义,仅表达感叹语气。tas-本意为追逐,taís car这个结构有一种更强的意志,后来引申出“追求,需要,意欲”的意思。




im-gene gene表达的就是去,往外,往远处,im强化了一去不复返的意思。这种强调用法也在sn里尤其是诗句里很常见。




ro-又是另一个表达意图,愿望的词缀。不同的是,它更多表达一种在环境影响下产生的意愿。




gí-表达由内向外,出发的意思。




ta在此处无实义,但是表达了停顿,让人感觉话没说完,起留白效果。




这个想象来自于现实中的一种情况:晴朗天气,巨大的云移动遮挡住太阳时,处于阴影之下的人见到前方地面上的阳光迅速被影子逼到远方。此时产生出一种逃出影子,或者与影子追逐的愿望。

Nierninwa

【翻译】与托尔金年少时期相关的人造语言

原文来自Ardalambion,一点短小的介绍,当科普看


Animalic


Animalic是由托尔金的表妹们玛丽(Mary)和玛乔莉·因克莱登(Marjorie Incledon)于1905年左右发明的早期个人语言。托尔金发现它很有趣并进行了学习,他在少年时代已经沉迷拉丁语和盎格鲁萨克逊语言。Animalic唯一留存的片段是托尔金在《怪兽与评论家》第200页给出的句子:Dog nightingale woodpecker forty,意思是 "you are an ass", ass只指动物没有别的意思。Animalic中Forty是"...


原文来自Ardalambion,一点短小的介绍,当科普看


Animalic


Animalic是由托尔金的表妹们玛丽(Mary)和玛乔莉·因克莱登(Marjorie Incledon)于1905年左右发明的早期个人语言。托尔金发现它很有趣并进行了学习,他在少年时代已经沉迷拉丁语和盎格鲁萨克逊语言。Animalic唯一留存的片段是托尔金在《怪兽与评论家》第200页给出的句子:Dog nightingale woodpecker forty,意思是 "you are an ass", ass只指动物没有别的意思。Animalic中Forty是"ass, donkey", 然而donkey 却表示40!

Animalic看上去是种粗拙的语言;将非常常用的语法功能词如“are”或冠词“a(n)”用长单词如nightingale和woodpecker来表示,显然是不明智的。(我猜测Animalic中的“the”是*hippopotamus或类似的词。)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玛丽和她的姐妹创造了多少Animalic,但极有可能不足以翻译莎士比亚的作品。它可能只是一个游戏,孩子们发明出类似“傻瓜”,“笨蛋”的词然后花上很长时间互相对骂:*Dog nightingale woodpecker horse! *Dog nightingale woodpecker hundred! *Dog nightingale woodpecker brontosaurus!(有点担心的家长:“孩子们,你们在说什么?”一脸无辜的孩子:“妈妈,没什么!(笑)什么也没有!”)托尔金对此的看法是严苛却中肯的:Animalic“极度地…粗糙”。(MC:200)尽管如此,这是他最早了解的人造语言,可能就是第一个。它后来让位于Nevbosh - 第一门托尔金亲自构建的人造语言。


Nevbosh

粗糙的Animalic似乎在它的发明者之一玛乔莉·因克莱登失去兴趣的时候消亡了。但她的姐妹玛丽和其他孩子开始着手创造一门新语言。它叫做Nevbosh,意思是“新的废话” - 因为它代替了旧的废话Animalic。然而这门新的语言显然没有Animalic那么荒谬。“我是使用Nevbosh的世界的一员,”托尔金自豪地回忆道。(MC:203)少年托尔金对Nevbosh的贡献是什么呢?根据汉佛莱·卡朋特(Humphrey Carpenter)的《托尔金传》第三章,托尔金和玛丽“合作创作这门新的、更加复杂的语言”。但这不是由托尔金在《怪兽与评论家》第203页讲述的。据此,托尔金构造Nevbosh发挥的作用可能更少;他仅仅提供了词汇和影响了拼写。

无论怎样,Nevbosh是托尔金接触到的第一门相对复杂的人造语言,尽管他自己早已开始这种创造(MC:203:“我接触秘密语言的时间…比Nevbosh的创始者要久”)。但唯一留存的Nevbosh文本是卡朋特所著传记和MC:203中的诗歌,不算托尔金提到的一些孤立词汇:

Dar fys ma vel gom co palt 'hoc

pys go iskili far maino woc?

Pro si go fys do roc de

Do cat ym maino bocte

De volt fac soc ma taimful gyróc!'


"There was an old man who said 'how / can I possibly carry my cow? / For if I was to ask it / to get in my pocket / it would make such a fearful row."(卡朋特给出的翻译用“basket”替代了“pocket”,但显然是为了和“ask it”押韵:Bocte意思是“pocket”,很像英语单词的变形。)关于词汇的来源,见下文的词汇表。主要成分是英语、法语和拉丁语。

托尔金注意到,儿童改变已知的词汇时,对基本的语音表现出一种直觉的理解 - 他们感觉某些语音是“相似的”。他们可能把浊音清化(“get”>cat)或者相反("to" > do),把擦音变成爆破音("there" > dar)或者改换各种鼻音("in" > ym)。另外一条“古老又随意的发音法则”是把原来词末尾的-ow替换成-oc:"how" > hoc, "row" > gyróc(但gy是哪里来的?)回忆往昔,成年后的托尔金认为Nevbosh比起语言更像一种密码。他发现最有趣的是,有些词并不是单纯改变已有的单词,比如iski-li "possibly" or lint "quick, clever, nimble" (MC:205, 206)。他创造他独有语言的原则是:发音和词义的融合仅因为它们使发明者满意而出现 - 最早尝试的例子是Naffarin。


Nevbosh词汇表

我给这份列表添加了一些有趣的观点,它们来自丹尼尔·道森(Daniel Dawson),关于一些Nevbosh单词的“词源”。


bosh "nonsense". 只在复合词Nevbosh中证实。 [丹尼尔·道森的观点: "Bosh在英语口语中意为 'nonsense' (而且根据我的字典,它来自土耳其语!)。我觉得主要偏英式英语。"]

dar "there". (英语单词的变形)

co "who",只证实为关系代词. (拉丁语qui "who, what" +英语 who.)

cat "get". (英语单词的变形)

de "it",和英语一样作主语或宾语。

do "to",不定式标志 (英语单词的变形)

fac "make" (拉丁语facio "make")。过去时*fact "made"? 也见于faclint.

faclint "teach" (fac + lint, sc. "make lint", 见 lint). (MC:206)

far "carry". 过去时*fart "carried"?

fys "was, were" (复数含义见MC:205). (拉丁语fui "I have been",西班牙语fui "was")

go 第一人称单数代词, I. (拉丁语、希腊语ego)

gom "man" (拉丁语homo, 古英语guma)

gyróc "row" (noise) (英语单词的变形+不知其含义的前缀元素gy-.) [丹尼尔·道森的观点: "gyróc中的gy-可能和德语的Ge-相关,至少我知道德语和盎格鲁·萨克逊语试着创造一种名词的集合,或者类似的东西。这由于德语的‘noise’是 (das) Geräusch,或在技术角度说,(das) Rauschen而显得合理,这些词和gyróc相似。另外,我的字典暗示英语的‘row’(意思是noise——也十分地英式)可能是rouse的逆构词,和Raushen十分相近。"]

hoc "how" (英语单词的变形)

iski-li "possibly" (*iski "possible" + li副词词尾?) (MC:205)

-li可能是副词词尾;见 iskili. (英语-ly的另一种拼写。)

lint "quick, clever, nimble". (昆雅语*linta "quick";只有复数lintë被证实。)

ma "a, an" (不定冠词)英语的an调换顺序或另一处鼻音替换?? (参考ym "in")

maino 第一人称单数所有格代词my (和mine?) 英语单词的变形。[丹尼尔·道森的观点: "Maino似乎与德语mein极为相似,(盎格鲁-萨克逊语也是?)而不是'my'/'mine'的变形。"]

nev "new". (英语单词的变形)只在复合词Nevbosh中证实。

Nevbosh "New Nonsense" (nev + bosh),托尔金年少时的朋友们发明的一种语言。

palt "said" (pal- 动词"say"的词根 [MC:205] + t过去时。参考volt.) (法语parler的变形)

pro "for" (来自拉丁语,和英语单词同源)

pys "can". (来自法语pouvoir, 现在时陈述式puis, 未完成时虚拟语气pusse) 过去时*pyst "could"?

roc "ask".过去时*roct "asked"? (拉丁语rogo)

si "if" (按托尔金的说法,“纯粹地挪用”法语和西班牙语的“if”)

soc "such" (英语单词的变形)

-t明显是过去时词尾(见palt, volt)。英语-ed,发音为d或t。

taim "fear" (拉丁语timeo). taimful fearful

vel "old" (法语vieil, vieux.)

volt "would" (可能是*vol-词干"will" + t过去时。参考palt.)英语单词的变形;也受到拉丁语和法语动词will"的影响(volo, voloir)

woc "cow". (英语单词的反转;参考拉丁语vacca,法语vache; 孩子们注意到了双重的“词源”)

ym "in". (英语单词的变形?) [丹尼尔·道森的观点: "Ym --不太确定, 但它看上去像德语im (= in dem, 'in the', 阳性/中性”] 



Naffarin

O Naffarínos cutá vu navru cangor luttos ca vúna tiéranar, dana maga tíer ce vru encá vún' farta once ya merúta vúna maxt' amámen.

这个奇怪句子的含义可能永远遗失了,vru或 vrú "ever" 除外。这是托尔金给出的一个Naffarin的例子(MC:209),Nevbosh消亡之后他开始创造的最复杂的个人语言。事实上,Naffarin部分地与Nevbosh相同。不像Nevbosh,Naffarin从未被与他人分享过,似乎年轻的托尔金甚至没有教给他的朋友们。他提到过本来想把它传播出去,但从未这么做 - 可能觉得没有人会感兴趣。似乎Naffarin仅仅是一门语言,缺少与之相应的神话背景。尽管如此,它代表着向前迈进的一大步:就Naffarin而言,少年的托尔金第一次根据他自己的偏好设定发音和词义,创造一整门语言,而不是改动已有语言的词汇。Nevbosh中这种词只有很少的几个,比如lint“quick,nimble”(它很可能是从Nevbosh沿用过来的Naffarin词汇之一;甚至留存到了昆雅语中!)托尔金提到过vrú "ever"“在我的语言中显出明显的、奇怪的联系,总出现在不同地方(我猜测是一种早期对于单独词汇联系的执着,现在已无法去除)”(MC:209)。昆雅语中它以voro "ever, continually" (LR:353)的形式出现。

Naffarin整体的语音风格灵感源于拉丁语和西班牙语。托尔金特意避免了某些英语发音比如w,th,sh。但关于Naffarin我们无法知道更多内容,因为托尔金告诉我们“它很早就被愚蠢地毁灭了” - 这句话早在1931年写下。但我们已经能看出接近精灵语的形式;托尔金的语言品味正在变得成熟。其中许多词,但不是全部,从风格和结构上看可能是昆雅语:早期形式“Qenya”在不久的几年后诞生 - 另外很容易注意到单词“Naffarin”的词尾-rin也在后来的许多语言名中出现:Sindarin, Vanyarin, Valarin, Telerin等等。


Naffarin单词表

为了使这份信息不太充足的列表更加丰富,我给出了与Naffarin单词形式相似的后期精灵语形式,但这只是证明托尔金已经在接近独特的精灵语“风格”,没有试图猜测Naffarin词汇的真实含义,除了navru这个词。


amámen ??? (昆雅语Aman "the Blessed Realm")

ca ???

ce ??? (昆雅语*ce "you" - 基于辛达林词尾-ch, -g和宾格tye的暂时重构,可能代表早期的*kye。但昆雅语形式还可能是*ci)。

cangor ??? (精灵语词干KAN "dare", GOR "violence, impetus, haste", LR:362, 359)

cutá ??? (昆雅语cua "dove", cú "bow", cúma “the Void”)

dana ??? (辛达林语Danath "Nandor", 从Cuiviénen开始的旅途中没有翻越山脉的精灵)

encá ??? (昆雅语enta "that yonder".)

farta ??? (精灵语词干PHAR "reach, go all the way, suffice", LR:381)

luttos ??? (昆雅语lusta "void, empty",精灵语词干LUT "float, swim",昆雅语 luntë "boat")

maxt' ???显然是*maxta的省略形式, 因为下一个词以a开头. (昆雅语maxa "pliant, soft", masta "bread")

Naffarin Naffarin,语言的名字,词源未知 (参考后来的语言名Sindarin, Vanyarin等)

Naffarínos 显然是Naffarin的一种屈折变化形式,或包含它的复合词。

navru ??? 可能和vru, vrú "ever"合并了。后期精灵语中NA是"to" 和 "for"等词的词干,因此 navru 意思可能是"forever"。

o ??? (辛达林语o "from, of")

once ??? (精灵语词干ONO "beget",昆雅语onta- "beget, create", onna "creature")

tíer ??? 参考tiéranar? (昆雅语tier,tie "path"的复数)

tiéranar ??? (昆雅语tie "path", Rána 月亮的一个名称)

vru或vrú "ever". (MC:209) (昆雅语voro "ever".)参考navru.

vu ??? (精灵语词干WÔ "together",昆雅语ve "as, like")

vún' 明显是下方vúna的省略形式

vúna ??? 参考vú?

ya ??? (昆雅语ya 关系代词"that, which")

Vealin

MoS氪星文书写系统补充

在看三个小时的MoS纪录片的时候,发现了更多关于氪星文和氪星语的介绍,虽然据说有一个Lexicon,然鹅我找遍外网也没有比上次翻译的那份“破译”更多的词汇了(天知道扎导还私藏了多少东西)。但还是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新发现,准确地说是Kryptonian info网站介绍忽略的东西。


▲关于限定符,如下,一共有9种。为了特别强调生物/科技在氪星的地位和作用,有三种特别的符号来表示生物的、科技的和生物科技的。


陈述语气符似乎一般置于句末最后一个词之上,如果句末的词需要独立辅音符或者其他限定符,则陈述语气符可前置。同理疑问语气和感叹语气符。


▲氪星文在书写上以一个词为单位,作为一个小包...

在看三个小时的MoS纪录片的时候,发现了更多关于氪星文和氪星语的介绍,虽然据说有一个Lexicon,然鹅我找遍外网也没有比上次翻译的那份“破译”更多的词汇了(天知道扎导还私藏了多少东西)。但还是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新发现,准确地说是Kryptonian info网站介绍忽略的东西。


▲关于限定符,如下,一共有9种。为了特别强调生物/科技在氪星的地位和作用,有三种特别的符号来表示生物的、科技的和生物科技的。

陈述语气符似乎一般置于句末最后一个词之上,如果句末的词需要独立辅音符或者其他限定符,则陈述语气符可前置。同理疑问语气和感叹语气符。


▲氪星文在书写上以一个词为单位,作为一个小包裹被曲线分开,示意图如下:


如果一个词的音素很多,那么覆盖在上的线也可以延长


▲ 关于数词


数词单独作为一个词在书写中被隔开


以一句铭文为例


标为蓝色的音素是音变之前这个字符本身代表的音素,尖括号右边的是音变之后实际的音素。


▲既然氪星上“不存在直线”,一切东西都是按生物结构grow and evolve。从纪录片中公布的设定图和Jor-El的枪的花纹上我们也能发现,氪星文的书写与拉丁文的书写有着很大的不同,它更像是一种“生长的”文字,书写更是一种“书法”。



Cathamos
Cathamos缩写印章“ct...

Cathamos缩写印章
“ctms”

Cathamos缩写印章
“ctms”

jubi

原始阿穆尔伽语复辅音列表及音节拼合规律

原始阿穆尔伽语的音节结构是(P)(C)(G)V(F1)(F2),P={m,N*,l,r,p,t,k,s,c} 指前置辅音(pre-consonant),任意辅音C可作为主要辅音(consonant),G={l,r,w,j} 为介音(glide),单元音V为音节核(medial),F1和F2是节尾辅音(final),其中F1={m,n,ng,p,t,k,r,l,s,j,w},F2={s}。PC/CG/PCG/C为声母(onset),V/VF1/VF1F2为韵母(rime)。

*N代表同部位鼻音。

复辅音结构...


原始阿穆尔伽语的音节结构是(P)(C)(G)V(F1)(F2),P={m,N*,l,r,p,t,k,s,c} 指前置辅音(pre-consonant),任意辅音C可作为主要辅音(consonant),G={l,r,w,j} 为介音(glide),单元音V为音节核(medial),F1和F2是节尾辅音(final),其中F1={m,n,ng,p,t,k,r,l,s,j,w},F2={s}。PC/CG/PCG/C为声母(onset),V/VF1/VF1F2为韵母(rime)。

*N代表同部位鼻音。

复辅音结构

  

                                            
在上表中,浊辅音(除鼻音外)前的清前置辅音发成对应的浊音,然而在音位归纳上记作清辅音。

音节拼合规律

音节允许以元音开始;除前元音e/i和q/qs外,其余音节核和节尾辅音均能拼合。


Cathamos
- Atrafar nas&a...

- Atrafar nasáth Steorran

- 将成为新娘的Steorran


"Ach rar-hott i mecher dimas

Neiv har sma mi baráth im. "

“海潮将把你啊

带去那别处的岛屿。”


- Atrafar nasáth Steorran

- 将成为新娘的Steorran


"Ach rar-hott i mecher dimas

Neiv har sma mi baráth im. "

“海潮将把你啊

带去那别处的岛屿。”


MATSUO

一点脑洞

有人可以和我一起写人造语言🐴

然后造一个架空世界之类的😂😂😂😂

有人可以和我一起写人造语言🐴

然后造一个架空世界之类的😂😂😂😂


Cathamos

Lasas 疏离

灰白色夜云
喧闹如集市的远处
唐突扑到脸上的寒冷水雾
消失不见的天体
众叶间黄色的发光物
黑暗植物在紫黄夜幕上的切割
Eiriscea Endor
Anu séafisce condose
Ciud imni reúccever sirna i nebhes tebcis
Nanir fóscar i lír
Sélen i'r heguvsol canna i sélísi
Achla mef mi soridhcer doesta sorsaúb

一种奇怪的疏离感
仿佛和疾驰的灯火
行走的路人毫无关联
巨大...

灰白色夜云
喧闹如集市的远处
唐突扑到脸上的寒冷水雾
消失不见的天体
众叶间黄色的发光物
黑暗植物在紫黄夜幕上的切割
Eiriscea Endor
Anu séafisce condose
Ciud imni reúccever sirna i nebhes tebcis
Nanir fóscar i lír
Sélen i'r heguvsol canna i sélísi
Achla mef mi soridhcer doesta sorsaúb

一种奇怪的疏离感
仿佛和疾驰的灯火
行走的路人毫无关联
巨大声响涌入大脑
我始终分不清是身边还是天边
但总觉得过于寂静了
Rutto lasascarto ezce
San asiren i séana
O ramhen i gva mizo edine io sina
Hontodd besi nori nog im
Obis hoigav en bidecerni minci laícarattina
Ghic cístigir solu annar

jubi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3周年纪念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

古阿穆伽语:

Ngorme géseuni, ngobziht bburôlda tosthems.

Ngo-rme gi-é-se-u-ni, ngo-bziht bb(ur)ôl-da to-sthems

2单属格-名字 否定-反向-知道.词干1-及物标志-3复 2单属格-功勋(做.词干2-t) 世代.复数-位格 中动-延续.词干4

词干1是原形,词干2表完成,词干3用于构成动态(active)分词/不定式,词干4表进行;词干3和4对于大多数动词同形。

se,...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

古阿穆伽语:

Ngorme géseuni, ngobziht bburôlda tosthems.

Ngo-rme gi-é-se-u-ni, ngo-bziht bb(ur)ôl-da to-sthems

2单属格-名字 否定-反向-知道.词干1-及物标志-3复 2单属格-功勋(做.词干2-t) 世代.复数-位格 中动-延续.词干4

词干1是原形,词干2表完成,词干3用于构成动态(active)分词/不定式,词干4表进行;词干3和4对于大多数动词同形。

se, sâh, si, sim  vt. 知道

bzy, bzih, bzi, bzim vt. 做

sthom, stum, sthems vi. 延续

PS: 锐音符(如é的附标)表示吸引重音,规则的词重音位于词干最后一个元音上(黑体)。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翻译一下 Elenion 的“辛达林语翻译”

最近挺火的一个人。。具体故事请看

http://lordecthelion.lofter.com/post/1d0f76d8_efdd672e

鄙人愚笨,除了之前辛达林语接触过一小段时间以外,实在难以广泛涉猎托尔金浩如烟海的语言设定,所以看到 Elenion 对例句“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数十门语言的翻译时,必然是吃惊不已的。因此就当是回顾辛达林语法,试试将他这句“No i velyr i phain nu venel elithar 'wenyr”翻译成汉语是怎样的效果吧。

首先第一眼印象,译者对辛达林的形态变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例如他在将形容词 pân(我们后面再一一介绍...

最近挺火的一个人。。具体故事请看

http://lordecthelion.lofter.com/post/1d0f76d8_efdd672e

鄙人愚笨,除了之前辛达林语接触过一小段时间以外,实在难以广泛涉猎托尔金浩如烟海的语言设定,所以看到 Elenion 对例句“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数十门语言的翻译时,必然是吃惊不已的。因此就当是回顾辛达林语法,试试将他这句“No i velyr i phain nu venel elithar 'wenyr”翻译成汉语是怎样的效果吧。

首先第一眼印象,译者对辛达林的形态变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例如他在将形容词 pân(我们后面再一一介绍这些词的含义)变化成复数时,正确地将单词中的元音 â 变化到了 ai。通过元音变化来表示复数是辛达林语的特色之一。并且他也对定冠词与介词之后的单词的首个辅音进行变化了(i + pân = i phain,nu+ menel = nu venel)——这在辛达林语中被称为辅音突变(mutation)。但可惜错误依然还是在这个层面发生了。

辛达林语中,辅音突变分好几种。如果一个名词或形容词为单数,那么当使用定冠词 i 修饰时,该名词将发生软音突变(soft mutation),为复数则发生鼻音音变(nasal mutation)。导致这个现象的原因是辛达林语中,定冠词 i 也有其复数形式 in,但其中的鼻音 n 与后方名词的辅音缩合了,才产生了鼻音音变这样一个结果。但是在 i velyr 中,velyr 是一个明显的复数名词,姑且可以还原成其单数形式 melor(这里用了“姑且”是因为我并没有在辛达林单词表中找到这样的单词,译者很可能想说的是 melethor “爱人”)。 melor 复数的定指表达 in + melyr 鼻音突变后的结果应该是 i melyr,而译者却使用了软音音变,导致了 i velyr 这样错误的结果。

如果说词法层面尚且可圈可点,那么句法可谓是惨不忍睹了。我会一个个词地剖析这句话中的每一个单词。


【no】

相当于英语中be动词的命令式(即用于呼号的形式),我们可以翻译为“让……是……”或“愿……是……”。托尔金曾将主祷文翻译到辛达林语过(笔者学辛达林最狂热的时候每次吃饭前都要背一遍ヽ(;´Д`)ノ),这里面就出现了

no aer i eneth lín

愿是 神圣的 定冠词 名字 你的

愿你的名字是神圣的(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回顾一下译者想要翻译的例句“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这个词的确和“愿”对上了,因此我们继续。


【i velyr i phain】

velyr 前文提到过,词汇不存在且辅音突变存在错误,带入正确的词汇进行变化后应该是 melethyr。而 phain 由 pân 变化而来,表示“所有的”。另外两个 i 都是定冠词。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所有的爱人”,很可惜,这里定冠词的使用出错了。这里的错误并非是明显的规则违背,而是【毫无凭据】。

语言的使用习惯不是任凭学习者自行创造的,而是要依据母语者的表达,这里现实中的母语者自然就是指托尔金本人。那么,托尔金是否会在表示“所有的爱人”时候连用两个定冠词,组成 the lovers the all 这样的词组呢?至少鄙人尚未找到过。但记录的明明白白的,是托尔金亲笔所写的、目前已知最长的辛达林语文段 King's Letter “国王的信”中的一行句子(严谨来说,它应该属于晚期诺多语文献。这位国王大家也许已经猜到了,就是阿拉贡本人(゚▽゚)/):

ar e aníra ennas suilannad mhellyn în phain.

并且他想要在此向所有的朋友致以问候。


这其中的 mhellyn în phain,转换成现代辛达林语就是 mellyn i phain “所有的朋友”(逐词翻译:friends the all)。我们看到名词 mellyn“朋友”之前并没有定冠词,因此可以推断,“所有的爱人”应该也要表达成 melethyr i phain 才是。至于像译者这样连用两个定冠词是否还能算上合法的辛达林句子,暂时没有证据来决断。但至少从一个语言学习者的角度来说,不该冒险写下这样可能包含即兴发挥成分的词组。


【nu venel】

nu 是介词表示“……之下”,venel 来自 menel,意为“天空”,因此这个介词短语与前面的名词词组合起来就是“所有天下的爱人”。我们暂且不管“天空之下”对于精灵来说是否多余,是否存在从汉语直译的嫌疑,至少在语义上,它是能够被人理解的,并且也存在一定的艺术效果。

进展到这里,虽然错误存在,但也并非不可原谅,稍稍改动即可修正,至少一切都在迈向译者所设定的那个目标例句前进。但最后两个词合起来,实在是一颗重磅炸弹,彻底摧毁了前面铺垫的一切:


【elithar 'wenyr】

elithar 是动词 elia- “帮助”的第三人称复数一般将来时形式,'wenyr(即 gwenyr) 是 gwanur 的复数,表示一对对双胞胎,在这里的位置是以动词 elithar 的宾语存在的。那么翻译过来就是……


elithar 'wenyr

将要帮助一对对双胞胎们


No melethyr i phain nu venel elithar 'wenyr.

愿是天底下所有的爱人帮助一对对双胞胎们。


……


???


(笔者知道译者可能想用的动词是 ola- “成为”,但很可惜 ola- 是以 a 结尾的 a 类规则动词,在变位时不需要任何元音变化。况且就算使用了了 ola-,no 和 olathar 这两个谓语动词这样放在同一个句子里也是错误的。)


好,全文结束。【并不


致想要学习中土乃至其他人造语言、自然语言的学习者:

语言学习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切不可急功急利,更不要为了能够在他人面前趾高气昂就去学一两下罕见的语言浑水摸鱼——你的每一句表达都将接受其他学习者的仔细剖析,而错误的用法会误导新接触这门语言的人。


致中土的各位:

如何不被欺骗?如何在不知道语言细节的情况下初步判断对方是否是严谨的学习者?意识到这一点:每一门语言都是独特的。

没有一门语言在用词和语序方面是完全一致的,哪怕是同一个语支中的语言,也会在表达的风格上产生差异。导致的结果是:同样一个意思,用它们造出的不同句子肯定是会有明显的区别的。

而这位 Elenion 翻译的这数十门中土语言的例句,几乎词词对应,句句相通:


这样的可能存在吗?完全不存在。这不是翻译,这是词对词的密码游戏。


那么这篇解析就到此为止了,也希望 Elenion 能够意识到过去的错误,踏踏实实地从一个语言的学习者开始,攀登你所想象的高峰,最终像你的名字“星之子”那样,在高空闪耀吧。


最后,

No nyss melethyr i phain.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博物记·光灵

  光灵似人形,皆为女性外貌,相比亚夜花园的其他人性生命而言,在数量上较少但寿命要普遍长很多。她们的最明显特征是纯白色的长发以及淡蓝色或银色的瞳孔,并且在生命的任何时间里,身体都被金色的光芒包围。这一特质使她们在夜晚极为显眼与美丽。光灵的服装以白色丝制宽袍为主,在正式场合,还会佩戴镶嵌有水晶原石的金银项链。

  对于其他的种族而言,光灵的存在本身仿佛笼罩着朦胧而富有诗意的谜团。她们拥有天籁般的歌声、毫无瑕疵的身体和置身世外的性格——她们的诞生与死亡更是如此。光灵是在光芒中诞生的:流星或是猛然间闪烁的某颗星星都有可能预示着某位光灵的诞生。也许没过多久,就会有一位初生的光灵——对于亚夜人来说十几...

  光灵似人形,皆为女性外貌,相比亚夜花园的其他人性生命而言,在数量上较少但寿命要普遍长很多。她们的最明显特征是纯白色的长发以及淡蓝色或银色的瞳孔,并且在生命的任何时间里,身体都被金色的光芒包围。这一特质使她们在夜晚极为显眼与美丽。光灵的服装以白色丝制宽袍为主,在正式场合,还会佩戴镶嵌有水晶原石的金银项链。

  对于其他的种族而言,光灵的存在本身仿佛笼罩着朦胧而富有诗意的谜团。她们拥有天籁般的歌声、毫无瑕疵的身体和置身世外的性格——她们的诞生与死亡更是如此。光灵是在光芒中诞生的:流星或是猛然间闪烁的某颗星星都有可能预示着某位光灵的诞生。也许没过多久,就会有一位初生的光灵——对于亚夜人来说十几岁模样的少女,迷茫地行走在古风林或是边境森林中。而光灵又在光芒中逝去:某位光灵即将离世的时候,她们的身体会变得朦胧而透明,会散发出比以前耀眼数倍的金色光芒。那些预知生命将要结束的光灵,会将此时的思绪化作歌声向世界告别:有的轻灵悠扬,有的深情婉约,有的则多了几分不舍与哀伤。

  就连光灵自己也不知道她们历史的源头。对于亚夜人来说,与光灵接触的最早记载深藏于升月荒原洞穴内的壁画上——那段时期是初生纪以外,亚夜世界中可追溯的、最漫长的一次黑夜。壁画用早已暗淡的莹草浆枝溅射出几道仿佛流星拖尾般的线条,又在最前端精细地雕刻出穿有长袍般女子的模样。毫无疑问,那就是穿行于夜空的光灵族人。而这幅华丽程度远超同时期作品的壁画,似乎就在赞美光灵如何在天空几乎彻底熄灭的过去,照亮其他生灵前行的路途。

  而当亚夜花园的秩序恢复正常以后,光灵似乎就隐藏到了茂密的森林中,再也不与其他人形的生命相遇了。她们与亚夜人第一次确切的、有文字记载的接触发生在亚夜纪末期:旅人未亚在前往封雪岭的路上迷失在了浓雾中,一位光灵及时出现并将她带离。未亚惊叹于光灵是如何依靠她完全未知的语言来向她传递记忆中的画面的:“我有一种奇异的感受:从她身体里传来的,浮荡四野的言音,仿佛不被一切规则所连接和束缚,而像是铺展在了一条崭新的时间之流上。而我,卑微的聆听者,在古老的烟尘中消散,又在她吟唱的原野上复生。这片土地经历的光阴岁月,在那一刻都彻底显现了……”

  未亚听到的就是光灵的语言,流云语,光灵自己称之为“云音”。更确切地说,是古时的流云语。但这并非表示那位光灵有多么古老。光灵的语言就像授予她们生命的星星一样稳定,形态从古时候开始就未曾改变多少——只有在流云语中,部落时代亚夜人贤者阿卡夏的名字才近乎完美地保留下来。其他种族的学习者会惊讶于古流云语在词形变化上的稀缺,似乎对于能够精确记忆发音、又能以天体所传之音律塑造事物关系的光灵来说,除了诗歌的格律需求以外,很难再找到让她们变化语音本身的时候了。

  不过,在亚夜纪之后的云鲸纪,不仅了解流云语的学者越来越多,光灵本身也吸收着来自异族语言的知识。她们像是集体性创作一般地为她们古老的语言增添了更多的语法结构,以便异族人与之更加容易地交流。这便是现代流云语的诞生了。

  随着穿行于夜空的光灵将旅人思念的话语寄送到远方的家乡,现代流云语几乎成为了亚夜花园这片土地上的通用语言。那令无数听者痴醉的吟唱乃是繁星赐予的礼物,并将继续记录世界的万象变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