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间词话

5033浏览    378参与
析辞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此第一境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此第二境界。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此第三境界。

三境界的递进构成人生,三境界的互相包孕构成我们的世界,构成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而三境界的循环构成人生代代无穷已,我们称为历史。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此第一境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此第二境界。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此第三境界。

三境界的递进构成人生,三境界的互相包孕构成我们的世界,构成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而三境界的循环构成人生代代无穷已,我们称为历史。


微凉

《人间词话》序

身居局中,局中人知甘苦;

身居局外,局外人有公论。

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

庞然巨帙,其耐人寻味之力或顿减耳。


                              ——俞平伯

身居局中,局中人知甘苦;

身居局外,局外人有公论。

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

庞然巨帙,其耐人寻味之力或顿减耳。


                              ——俞平伯

北弦

就是说


(有没有人想约这种稿orz)

就是说



(有没有人想约这种稿orz)

何处弄扁舟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彩虹橙子

执念【虹蓝黑向】

好像很久没有更文了,拉一篇老文混更。还是16年拍的虹蓝COS微电影的剧本原著,哈哈哈哈,不过微电影好像已经坑了,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看过预告,也不知道会不会成为谁的《执念》。


简介:

昼与夜的交织,爱与恨的纠缠。

囚禁的究竟是你的身还是我的心?

以回忆书写,以血色奠基;

是否正即非邪,邪不为正?

白衣,墨裳,早已注定血债血偿。

朱颜辞镜,梨花凋零,临了可知?一世浮华。

还父仇,偿母愿,不过一厢执念两厢忘。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都只不过人的一厢执念罢了。...


好像很久没有更文了,拉一篇老文混更。还是16年拍的虹蓝COS微电影的剧本原著,哈哈哈哈,不过微电影好像已经坑了,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看过预告,也不知道会不会成为谁的《执念》。


简介:

昼与夜的交织,爱与恨的纠缠。

囚禁的究竟是你的身还是我的心?

以回忆书写,以血色奠基;

是否正即非邪,邪不为正?

白衣,墨裳,早已注定血债血偿。

朱颜辞镜,梨花凋零,临了可知?一世浮华。

还父仇,偿母愿,不过一厢执念两厢忘。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都只不过人的一厢执念罢了。

                                                                  ——题记     

一、过往  

夜色浓重,隐隐有墨色在天边流动。压抑的气氛,有种让人透不过气的窒息感,凉风萧瑟,吹着树叶哗啦啦的响,如同来自地狱里恶鬼的哭嚎。

黑暗中,少年的身姿挺拔却十分僵硬。低低地笑声弥散在空气中,说不出的诡异凄凉。

额前的碎发拂过少年微低的侧脸,只是夜色太浓,看不清他的神情。隐约间,有一星晶莹闪过。

不知在这黑暗中僵硬了多久的少年,突然猛地仰头长笑。冷风吹起他身后猩红色的披风,狂乱的在风中舞动。凄厉决绝的声音响彻夜空,殷红的血液滴落在墨绿的草叶上,晕散在夜霜中。

大滴大滴的汗水沿着少女光洁的额头滑落,纤细的手指慢慢抓紧掌下的锦被。

“不,不,不要!”原本躺在床上安睡的少女突然大叫一声,惊坐起身。

“宫主,宫主,您怎么了?”听到响动,守在房门外的紫苑连忙小跑着奔到蓝兔床畔。只看见自家宫主一身白色里衣,愣坐在床上,双目空洞无神。

“宫主,宫主!”这样的蓝兔极少见到,那双眼眸太过空洞,太过迷茫。紫苑不免有些心惊,连忙凑近又唤了两声。

“啊?”紫苑的呼唤终于慢慢让蓝兔恢复了神智,还带着,蒙蒙水雾的双眸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紫苑。

“宫主,您没事吧?”皱着眉的紫苑,担忧的看向蓝兔。 

“我没事。”微微颔首,蓝兔看着手腕上翠绿色的玉镯,慢慢露出了一丝笑意。

她抬起头,看了眼渐渐发白的窗外,复又说道:“天快亮了,也该起了。”

“是。”紫苑恭敬的应了一声,取过衣服,服侍蓝兔更衣梳洗。

“宫主,虹猫少侠来信说今日带了一株草药给我们看,嘻嘻,宫主,你想看吗?。”一边梳理着蓝兔乌黑柔顺的青丝,紫苑雀跃的模样是真的开心。

手指抚上腕上的玉镯,蓝兔微微低头。

紫苑没见到宫主回应,抬头去看,正看到镜中倒映出女子含笑的娇艳,恍如天人。

窗外,一枝梨花悄然绽放。露珠晶莹,滚落枝头,打湿了脚下的青石小路。

清晨的阳光带着暖暖的温度,洒落在玉蟾宫的每个角落。晶莹的露珠仿佛是阳光洒下的音符,跳跃在花草枝叶间,为这晨光下的玉蟾宫增添了几分灵动。

院中的莲池中的莲花开的烂漫,偶尔几尾红色的锦鲤游过,划出几圈染着金光的涟漪。

两个身着玉蟾宫玉蟾宫宫装的小丫头坐在池畔,轻快的交谈着。

“哎,紫苏,你说虹猫少侠什么时候来啊?”紫苑一副小女儿的憧憬模样,逗笑了一旁的紫苏。

“虹猫少侠可不是来给我们看草药的,他呀,是想来看我们宫主的。”说着,笑着去戳紫苑的额头。

“我知道,我知道,虹猫少侠和我们宫主,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小丫头一脸笑意,说起话来也没个分寸。

“你这丫头,小心被宫主听到。”紫苏闻言,瞥了紫苑一眼,继而,却将目光投向远方,露出笑容:“不过,看着虹猫少侠这份热情劲儿,我们玉蟾宫好事将近也说不定哦。”

说罢,两个清秀的女孩子相视一眼,都不由笑了起来。

那边,蓝兔还未踏出房门,便听到紫苏和紫苑欢快的谈笑声。原以为还是女孩之间寻常的嬉笑却在听清楚交谈的内容后羞红了脸颊。

几片粉色的桃花瓣从面前飘落,蓝兔抬头望了望晨光中的天空。紫苏的话隐隐在耳边响起:“……我们玉蟾宫好事将近也说不定哦……”

沐浴在晨光中的玉蟾宫,连空气,流动的都是脉脉温情。

只是在那无人注目的角落里,一袭黑衣的男子慢慢收紧了自己的拳头,隐约泛出青白的指骨,发出沉闷的响声:“呵,好日子,你们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男子幽冷的声音缥缈不定,黑色的袍角划过朱红的栏柱,转瞬即逝。

 

二、遇劫

自从七剑合璧打败魔教之后,森林大地又恢复了和平安宁。

按理说,合璧之后的七剑当各自隐居,一切回到从前。只是合璧之后,七剑之首,长虹剑主虹猫,倒是往玉蟾宫跑的更勤了。

“虹猫少侠,这么早就来了啊!”紫苏掩面,笑看着步履匆匆的虹猫。

“我,咳咳,那个,蓝兔呢?”干咳了两声,虹猫掩住尴尬,询问蓝兔的去向。

还未等紫苏回答,一声清脆的瓷器碎裂声从不远处的屋中传来。紧接着,便是紫苑一脸慌乱的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紫苑,怎么了?”紫苏眼疾手快,迅速扶了一把步履慌乱险些跌倒的紫苑。

“宫,宫主不见了。”紫兔抬头求救般的看向紫苏,就连一旁站着的虹猫也未曾顾及。

“宫主不见了?!”闻言,紫苏也是一惊,身旁的虹猫更是紧张的向前走了一步。

“宫主怎么会不见了?是不是去宫外桃花林练剑了?”紫苏不可置信的问道。

“没有,整个玉蟾宫我都找遍了。宫外的桃花林我也去过了,都,都没找到……”说道这里,紫苑隐约有了哭腔。继而,她慢慢低下头去,微微颤抖着手,从衣袖中取出一个事物。

碧色的玉镯在阳光下流淌着温润的光泽,因为主人的格外珍惜,更显玉色莹莹,触手生温。

“这是你从哪里捡到的?!”捡到紫苑取出玉镯,饶是沉稳镇定的长虹剑主虹猫,也沉稳不起来了。

还未等两人看清,一道白影闪过,玉镯已落入虹猫手中。

“这,这是我刚刚在宫主房中捡到的,被,被丢在了地上……”紫苑被虹猫的动作惊得一愣,还是断断续续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这玉镯,宫主从不离身,怎么可能随意丢弃。”这一刻,就连紫苏也开始慌乱起来。

白衣少年身姿挺拔的站着,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握着玉镯的手掌却在慢慢收拢。

微微低头,碧色便映入他的眼眸。这是她十八岁生辰时,他送给她的礼物。

犹记得那时明媚温软的阳光,明黄色的裙角飞舞在蓝天碧草之间。青纱飞舞,裙裾轻扬。笛音袅袅,陌上年少。

他在的耳畔低语,执起她的手,将这碧玉色的镯子放入她的掌心,没有错过她低头莞尔的娇羞。

虹猫的静默不语,让身旁的两个少女一时间都没了注意。

一丝细微的破空声传来,纵使陷入回忆,虹猫的警觉性也未曾降低。

剑眉微皱,双目凌冽,错步移身,伸手一探,已将袭来的暗器夹在了两指之间。

“虹猫少侠!”紫苏和紫苑被突如其来的暗器惊得齐声惊呼,两人的目光尽数落在接住暗器的虹猫身上。

接住暗器的虹猫第一时间便是看向飞镖袭来的方向,只是却是空无一人。再看向手中的暗器,原是一柄扎着纸条的玄铁飞镖。

皱着眉头,虹猫取下飞镖上的纸条,打开来看。

想救蓝兔,天子山见。

张狂的字迹,陌生却又带着一丝熟悉,心底深处那份不安和担忧慢慢涌现。

“他回来了。”收拢的手掌缓缓张开,化为齑粉的信笺随风飘散。

 

    三、囚禁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空气中有莲花幽幽的清香。碧蓝的天空,翠色的草地,天地间,那一白一黄两个身影携手于其间。

少女身形修长,舞姿妙曼。鹅黄色的裙裾在身下绽放,如同盛开在碧草地上的金色莲花。

一扬手,一抬足,一回眸,一浅笑。齐腰的长发被风扬起,落入身旁奏笛少年的眼中。

一曲舞毕,他起身缓缓走近。伸出的手掌慢慢打开,碧色的玉镯显现其中。

“蓝兔,生日快乐。”他低头在她的耳畔低于,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颈上,染红了她露在蓝衫外的肌肤。

“虹猫……”她抬头,话语却湮灭在他浅浅的轻吻中。

少年的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落在她的额头,温柔旖旎。

那吻极轻,只是少年手下的动作却强势的不可抗拒。

他拉住她的手,直接将那玉镯套入她皓白的手腕。仿佛想要如此,圈住她的一生。

“虹猫,这是……”她看着他有些孩子气的动作,微微皱眉,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容。

男子送给女子玉镯的含义,他,不会不知道吧?

只是思虑之后的抬头,他眼眸中的深情和宠溺,几乎让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这玉镯,是我娘亲的遗物,说是……”下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这份礼物的贵重,已经不言而喻。

少年俊朗的面容慢慢在眼前放大,他的声音却越发缥缈:“蓝兔,我喜欢……”

眼前的景物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想要拼命的看清他的唇形,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扼住了脖颈。

缺氧的大脑在一瞬间几乎停滞,眼前陷入一片漆黑。

昏暗的房间,沉重的锁链,细微的摩擦声,在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无比清晰。

“呃……”濒临死亡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切。破碎的声音从唇瓣溢出,不负往日的甜美。空气中陌生而滚烫的气息萦绕在周围,带着不可抑制的怒意。

“虹猫!虹猫!你心里眼里就只有虹猫!”恍惚间,耳畔的低吼与记忆中少年的怒容重叠。

幽暗的山洞中,她拂开少年的手,却被他强行制止。

“虹猫少侠,虹猫少侠,你一口一个虹猫少侠!难道我黑小虎就比不过虹猫?!”

“黑小虎……”沙哑的话音带着莫名的颤意,蓝兔缓缓睁开眼眸,看向面前的黑衣男子。

“没想到蓝兔宫主还能记得我。”听到蓝兔叫出自己的名字,黑小虎微微一愣,依旧是嘲讽的语气,手上的动作却松了开去。

“咳咳,咳……黑小虎,你想做什么?”明明是已经死去的人,却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如同旧梦重醒,就连眼眸中的仇恨与执着都未曾改变分毫。

“呵呵,我想做什么?蓝兔宫主冰雪聪明,难道,还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扼住女子下颚的手掌转为轻抚。修长的手指欢欢划过细腻的肌肤,男子带着强大的压迫力逼近,动作暧昧近乎将蓝兔圈在怀中。

“你,卑鄙,无耻!”亲昵的动作让蓝兔恼怒不已,死死地瞪着近在咫尺的男子。

“我卑鄙,我无耻?!你们杀我父王,灭我魔教,难道还不能让我从你身上拿点利息?嗯?”微微沙哑的嗓音带出暧昧的尾音,轻抚在蓝兔脸上的手指却是冰凉异常,强制性的扼住她的下颚缓缓压近,绯色的薄唇带着灼热的气息,眼见就要印在女子的唇上。

“黑小虎,正邪不两立,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似乎对他的触碰极其厌恶,女子迅速撇过脸,口中的语气异常坚定。

“呵呵,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蓝兔,既然已经注定,那你就好好记住我的邪吧!”因为被拒绝,黑小虎语气中的怒火更盛。

刺耳的裂帛声在空气中炸开,破碎的蓝衣飘然落地。

“你!”山洞中浸了凉意的空气触及到女子裸露在外的温热肌肤,蓝兔一惊,还未及多想,下一刻剧烈的疼痛从锁骨处传来,脑海中一片空白。

“啊!”滚烫的男子气息落在肌肤上,竟像是要灼伤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尖利的牙齿刺破皮肤,有温热腥甜的液体从皮肤下涌出,随后便是男子贪婪的吐咽声。

男子漆黑的眼眸渐渐染上了嗜血的鲜红,在她甜美的血液中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剧烈的挣扎除了让所练哗哗作响之外毫无用处,看这渗出血迹的手腕,蓝兔苦笑,慢慢敛了眼眸。

空气中,甜甜的血腥气息蔓延开来。他想起这个女子第一次印入他心中的场景。

亦是这样一个空气中溢满血腥的情景,鲜艳的血液从女子的手腕大滴大滴落下,冰蓝色的剑刃染上殷色的血迹,却是圣洁无比的纯洁。

“重情重义,坚贞不屈,真是个奇女子啊……如果我们不是敌人该多好……”如同呓语一般的话语,也许从那一刻,一刻不该有的种子便在他的心中扎下了根。

“蓝兔,蓝兔……”他低语,却又失笑出声。

天子山下,碧寒潭旁,那柄带着寒光的冰魄剑指向他时,他便知道:一切从未改变,她是正,而他,是邪!

回忆蔓延,时光静止。

黑小虎缓缓抬头,眼前的女子微微垂着眼眸。神情倔强,却不得不顺从在他的身下。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十里画廊竹林居的那段时光。她抬手,用绢帕细细擦净他额前的汗珠。即使眼神空洞,却让他展露一抹柔软的笑容。

“你要是一直这么乖该多好。”轻轻触碰她颈项结痂的伤口,漆黑的眼眸划过一丝疼惜。却又蓦然转身,带着苦笑和叹息:“就算是骗我的,也好。”

“黑小虎。”听到他苦涩的低语,蓝兔猛然睁开眼睛,一双美目光彩流转。看着他的背影缓缓出声:“黑小虎,放手吧。”

无论如何,黑心虎已死,魔教已灭,时光不复从前,不如就此放手,相忘江湖。

“放手?”哈哈哈哈哈哈……“蓝兔真诚的话语却引来黑小虎的失声狂笑。

他犹记得这句话,她从前,也曾说过。只是他的回答,从前是不,现在,亦是。

“你是让我放过虹猫,还是放过你们?”他轻笑,坚定地话语从薄唇吐出:“除非我死!”

“……”从一开始,蓝兔便已经知道他的答案。事已至此,别无他话。

“你放心,很快,你的虹猫少侠就会来陪你了。”抬头看向透光的窗厩,黑小虎微微勾唇,沾染了鲜血的唇角鲜艳异常,带着魅惑人心的光彩。

“黑小虎!你要做什么!”

“黑小虎!你放开我!”

“黑小虎!”

听到他提及虹猫的名字,蓝兔先是震惊,随后便是不顾一切的挣扎和嘶喊。

哗哗的铁链撞击声丛身后传来,黑小虎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身后,女子呼喊的声音慢慢削弱。他抬起头,看了看外面明亮的天空。

梨花落尽,相思未止。

 

四、正邪

天子山,翠竹林。

风声呜呜,卷动竹林,如同翠绿色的波涛,荡漾出层层竹波。一片竹青色的叶子缓缓落下,碧青色的竹林散发着淡淡的清幽竹香。

“黑小虎!”虹猫踏入竹林后,一眼便看到了那挺拔孤傲的黑色身影。

“虹猫,你终于来了。”听到熟悉的声音,黑小虎缓缓转身。斑驳的竹影落在他的发间,随着他的转身流转交替。

“快把蓝兔交出来!”看到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容,虹猫却是满目的憎恶。废话不多说,直取要点。

“呵呵,虹猫少侠还真是心急啊。”微微露出一丝微笑,下一句话语几乎和他快速的动作一起袭向虹猫。“想救蓝兔,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虹猫只觉得一记犀利的掌风迅速袭向自己,脚步移动,快速闪身避开。同时右脚前踢迅速袭向黑小虎的腹部。

手腕翻转,已经虹猫脚踝握于掌心。黑小虎呵呵一笑,不推反拉,虹猫连忙出掌迎击。

两人在竹林间追逐跃步,不消片刻,已经过了十几招。

突然两人双掌相对,内力涌动,同时朝后退了三五步。

“呵呵,没想到虹猫少侠还是老样子。沉溺美人香的日子对你来说可能就是坟墓。”黑小虎邪笑一声,双掌翻动,黑紫色的光圈慢慢在他掌心凝结。

“黑心煞掌?!”虹猫不敢大意,伸手抽出身后的长虹宝剑。

“不错,正是我父王修炼的黑心煞掌,今天我就要为我的父王报仇!”巨大的内力从黑小虎体力向外涌出,风起云涌,竹林翻滚。

虹猫手持长虹,与黑小虎对峙而视。绯红的剑身因为内力的注入,散发出淡淡的橙红色光芒。

“痴心妄想!黑小虎,你不要忘了‘火舞旋风’的威力!”捏着剑诀,虹猫的眼中满是坚定。

“火舞旋风!”虹猫右手长虹指出,画了个半圆举到头顶,绯红色的剑身渐渐散发出浓烈地红色光晕,剑光暴涨,剑影重重。如同旋风般卷起的剑气,竹林间的落叶尽数被卷入光圈中。

“黑心煞掌!”看着巨大的橙红色旋风,黑小虎毫无惧色。双掌迎击,橙红和黑紫色的光芒相撞,激起一层层强大的气流。

两人皆是皱眉屏息,将周身的内力灌注于手掌利剑。剑眉紧皱,不多时,两人的额头上均有汗珠滚落。

“虹猫少侠,难道不想见你的蓝兔宫主了?”正是两人内力比拼的重要当口,黑小虎突然笑着朝虹猫说了一句。

只是一愣神的时间,虹猫只觉得胸前受了一震,整个人便被一股强大的内力震退了数十步堪堪稳住身形。

“咳咳,咳咳……”柱剑倒地的虹猫猛地咳了几声,一丝鲜血沿着他的嘴角缓缓流下。“黑小虎,你真是卑鄙呵!”

“我卑鄙!这都是被你们逼的!”阴戾的气息笼罩在男子周身,看着和蓝兔说出一样话语的虹猫,黑小虎的神情晦暗不明。

当年他被火舞旋风所伤,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人在月光下执手并肩。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根本比不上撕心裂肺的痛苦。

“若你敢伤蓝兔,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一向阳光明朗的少年在面对心爱之人陷入危险时,身为男子本性的霸道强势展露无遗。

“哦?是吗?那我们就试试谁会死无葬身之地!”说着,黑小虎直直的走像虹猫,一把拎起身受重伤的少年,快速离去。

 

五、执念

昏暗的密室内,丝丝光线从窗厩透过,落在身缚锁链的蓝兔身上。

少女垂着眼眸,安静的坐在地上。两条粗大的锁链缚在她的手腕上。

周围很静,静的只能听到少女轻若游丝的呼吸声,还有那细微的摩擦声。

远远地有脚步声传来,垂眸的少女身子微愣,迅速将掌心的发簪滑入袖口。依旧保持敛眉的姿态,蓝兔一动不动,直到那一声熟悉的呼唤传来。

“蓝兔!”看着眼前身子受缚衣衫不整的蓝兔,虹猫一下子红了双眼,奔到蓝兔旁边,随后愤怒的朝着黑小虎咆哮:“黑小虎!你对蓝兔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你不都看到了吗?”看到虹猫额头突起的青筋还有那愤怒的眼神,黑小虎心情大好。看来把他带到这来,倒真是个好主意。

“虹猫,你受伤了!”看着虹猫嘴角的血迹,蓝兔心尖处一疼,伸手去触碰虹猫的嘴角。

“蓝兔,我没事。”握住她冰凉的手,却在感受到蓝兔手下一丝异样的触感时,虹猫微微一愣。

“呵呵,你们还真是感情深厚啊!”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黑小虎一掌拍向虹猫将他逼退,另一只手拖过被锁链束缚的蓝兔。

蓝兔锁骨出的伤口,因为挣扎再次崩裂,流出鲜红的血液,浸的虹猫生生地心疼。

“黑小虎,放开她!有本事你冲我来!”少年捂着受伤的胸口,双目赤红。

“哈哈,好啊,虹猫我们做个交易如何?”突然,黑小虎伸手缓缓抚上蓝兔裸露在外的肩部,双眸却带着残酷直视虹猫:“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杀了你,我,就放过她。

“虹猫,不要——”破碎的音节从蓝兔唇边逸出,却引来黑小虎放肆的抚摸。

“这选择,由不得你做主,虹猫少侠?”恶劣的语气让人恨不得撕碎他的嘴脸,虹猫皱紧眉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不要,虹——”拼命想要摆脱黑小虎的桎梏,然而内力早已被封的蓝兔此刻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

“虹猫,不要想着反抗,你身受黑心煞掌,根本无法动用内力,还是乖乖受死的好,也许,我会给你个痛快!”对面的少年虽然脸色惨白,眼神中的执拗却未改分毫。黑小虎皱着眉,不耐烦的说道。

眼看黑小虎的手就要落在蓝兔的衣襟上,虹猫狠狠地的闭上眼,咬牙开口:“住手!”

高大挺拔的身子渐渐低下,蓝兔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虹猫缓缓跪下的动作,连挣扎都忘记了。

而这一切在黑小虎眼中看起来却分外的美妙,他不由抬头大笑:“哈哈哈哈,虹猫,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只是话音刚落,黑小虎只觉得一阵劲风袭来,困着蓝兔的手不由放松。长虹剑已经扫到面门,一缕发丝飘落在地。

“虹猫!你竟然强行运功!你不要命了!”勉强逃过一击的黑小虎又惊又怒,看向对面倒地的少年,满眼的不可相信。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陪葬!”撑起身体,虹猫再次出击,只是身受重伤之后,动作难免迟缓,破绽也多了许多。

“好,既然你想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杀意四溢,双掌挥动,一招快似一招。

“虹猫!你的死期到了!”看着长虹落地,虹猫苦笑。

硬撑着过了几招,虹猫终究还是跌坐在地上。

“父王,孩儿这就为你报仇。”黑气聚集在掌心,黑小虎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狠绝和杀气。

“咯哒”。金属相碰的脆响从身后传来,少女拼尽最后的力气挣脱了锁链的束缚。身形一闪,纤细的身子已经挡在白衣少年的身前。

“蓝兔!”虹猫黑小虎齐声惊呼,却无法改变少女被掌风击中的事实。黑小虎硬生生的收回了半掌的力道,震得自己连退两三步。

    殷红的鲜血从她的口中喷出,落在少年白皙的侧脸。

温热的血液在侧脸流淌,黑小虎有些发怔。伸手去触碰脸颊的鲜血,看到的是指尖一片的艳色。

    突然,心口一凉,冰凉的金属刺穿胸膛。

他缓缓低下头,看着那一柄带着绯色光芒的长剑沾染上自己的鲜血。

“蓝兔……”

“黑小虎,欠你的,我已经还了……”她颤抖的双手几乎握不住长虹,眼眸中的泪水终于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悄然滚落。

“蓝兔……”他伸手,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帮她擦拭眼角的泪珠,父王的话却回忆在耳边:小虎,难为你了,为父知道你喜欢她,可是她是咱们的敌人啊!

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迈进,明明只是想要靠近温暖,为什么心却越来越冷。利剑随着黑小虎的动作一寸一寸深入血肉,他却恍若毫无痛感。

他记得他的回答:父亲,孩儿没事。成大事,要铁石心肠,这是您从小就教我的!

只是父亲,我终究,没有做到……

从黑天王开始的相遇,到冰雪真情七叶花的赞赏,雪山雪崩下的负欠,湖心亭伞坊里的担忧,生生造化丸的欺骗,天地山下的隐瞒……

原来,那么多的一点一滴,那么多的回忆思念,最终化为这一腔执念,以命相付。

冰凉的剑刃刺破胸膛,血液的流逝让他的神智慢慢模糊。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一支白梨花在眼前慢慢盛开,一只温暖的手朝着自己缓缓伸出。

虎儿……温暖柔和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记忆中的景象缓缓展现。

娘……

 

尾声

窗外,已到盛夏,树木葱郁,花草娇艳。

“蓝兔,在想什么啊?”高大的白衣少年看着心爱的妻子坐在莲池边发呆,缓步走了过去,将她圈入自己的怀中。

听到虹猫的声音,蓝兔并未回头。却是将身子放松,靠入虹猫怀中。

“我在想,他最后,到底在想什么?”蓝兔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走的那样安详那样宁静。甚至连嘴角的那抹微笑,都带着温暖和柔和。

“傻瓜,每个人,都有心中的一份执念,心底的一份温暖。他,那时一定是幸福的……”虽然蓝兔没有言明,但是虹猫知道,她说的他,便是他。

“嗯,我知道……”相拥的新婚夫妇在夏日的光芒下紧紧相拥,莲池幽香,岁月静好。

 

 

 

春日梨花开满树,一身黑衣的少年站在山上,眺目远望。

母亲的离去让他渐渐坚强,也渐渐封闭了自己的心。

春风拂过,空气中是白梨花淡淡的清香。如同母亲温暖柔软的手掌,带着暖暖的味道。

一片洁白的花瓣拂过他的黑发,落入他的掌心。

黑小虎下意识的回头去看母亲的坟前。

隐约间,一个粉白衣裳的小姑娘站在梨花树下亦是朝他看来。

白梨花……母后,您是想告诉我什么吗? 


图:萌荫

都靓的1001页
《人间词话》读这一本就够了
《人间词话》读这一本就够了
Neutral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梅,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干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

——王国维《人间词话.贰陆》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梅,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干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

——王国维《人间词话.贰陆》

珍珠四季春茶

呜呜呜我的也收到了,太棒了!!!!!!

别的都不说了,幻城出品必是精!

希望大家喜欢!继续支持虹蓝!!!

@虹猫蓝兔幻城工作室 艾特

呜呜呜我的也收到了,太棒了!!!!!!

别的都不说了,幻城出品必是精!

希望大家喜欢!继续支持虹蓝!!!

@虹猫蓝兔幻城工作室 艾特

袖月

恕我来迟,同人本词话到了!!!好想试着写写文评

[图片]


恕我来迟,同人本词话到了!!!好想试着写写文评


谁劝杯中绿

《人间词话》读书笔记

《人间词话》王国维


◆ 序


>> 作文艺批评,一在能体会,二在能超脱。必须身居局中,局中人知甘苦;又须身处局外,局外人有公论。


>> “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


>> 虽只薄薄的三十页,而此中所蓄几全是深辨甘苦惬心贵当之言,固非胸罗万卷者不能道。


◆ 一


>> “言有尽而意无穷”。


◆ 三


>> 《颖亭留别》元好问

故人重分携,临流驻归驾。

乾坤展清眺,万景若相借。

北风三日雪,太...

《人间词话》王国维



◆ 序


>> 作文艺批评,一在能体会,二在能超脱。必须身居局中,局中人知甘苦;又须身处局外,局外人有公论。


>> “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


>> 虽只薄薄的三十页,而此中所蓄几全是深辨甘苦惬心贵当之言,固非胸罗万卷者不能道。


◆ 一


>> “言有尽而意无穷”。


◆ 三


>> 《颖亭留别》元好问

故人重分携,临流驻归驾。

乾坤展清眺,万景若相借。

北风三日雪,太素秉元化。

九山郁峥嵘,了不受陵跨。

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

怀归人自急,物态本闲暇。

壶觞负吟啸,尘土足悲咤。

回首亭中人,平林淡如画。


◆ 七


>> 《玉楼春》宋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榖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 八


>> 《水槛遣心》(其一)杜甫

去郭轩楹敞,无村眺望赊。

澄江平少岸,幽树晚多花。

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

城中十万户,此地两三家。


>> 《后出塞》(其二)杜甫

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

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

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

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

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

借问大将谁,恐是霍嫖姚。


◆ 九


>> 严沧浪①《诗话》谓:“盛唐诸公,唯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影、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


◆ 十


>> 太白①纯以气象②胜。“西风残照,汉家陵阙”③,寥寥八字,遂关千古登临之口。


>> 《喜迁莺》夏竦

霞散绮,月沉钩。帘卷未央楼。夜凉银汉截天流。宫阙锁清秋。瑶阶树,金茎露。凤髓香盘烟雾。三千珠翠拥宸游。水殿按凉州。


◆ 十三


>> 南唐中主①词“菡萏②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③,大有众芳芜秽④,美人迟暮⑤之感。乃古今独赏其“细雨梦回鸡塞⑥远,小楼吹彻玉笙寒”⑦,故知解人⑧正不易得。


>>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离骚》屈原


>> ⑥鸡塞:鸡鹿塞的简称,泛指边疆。


◆ 十四


>> 清代词人纳兰性德在《绿水亭杂识》中所说的:“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贵重,李后主兼而有其美,更饶烟水迷离之致。


◆ 二十


>> 《醉花间》冯延巳晴雪小园春未到,池边梅自早。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山川风景好,自古金陵道。少年看却老。相逢莫厌醉金杯,别离多,欢会少。


>> 《寺居独夜寄崔主簿》韦应物幽人寄无寐,木叶纷纷落。寒雨暗更深,流萤渡高阁。坐使青灯晓,还伤夏衣薄。宁知岁方晏,离居更萧索。


>> 王士源《孟浩然集序》云:“(孟浩然)尝闲游秘省,秋月新霁,诸英华赋诗作会。浩然句云:‘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举座嗟其清绝,咸阁笔不复为继。”


◆ 二十二


>> 《苏幕遮》梅尧臣露堤平,烟墅杳。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独有庾郎年最少。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接长亭,迷远道。堪怨王孙,不记归期早。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


>> 《玉楼春》冯延巳雪云乍变春云簇,渐觉年华堪纵目。北枝梅蕊犯寒开,南浦波纹如酒绿。芳菲次第长相续,自是情多无处足。尊前百计得春归,莫为伤春眉黛促。


◆ 二十三


>> “细雨湿流光”五字,皆能摄春草之魂者也。


>> 《点绛唇》林逋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余花落处,满地和烟雨。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 《少年游》欧阳修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与离魂。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


>> 《南乡子》冯延巳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魂梦任悠扬,睡起杨花满绣床。薄幸不来门半掩,斜阳。负你残春泪几行。


◆ 二十四


>> 《蝶恋花》晏殊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 二十五


>> 《鹊踏枝》冯延巳几日行云何处去?忘却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飞来,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悠悠梦里无寻处。


◆ 二十六


>>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①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②此第三境也。


◆ 二十七


>> 永叔“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①于豪放之中有沈着②之致,所以尤高。


◆ 二十九


>>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惠洪《冷斋夜话》:“东坡绝爱其尾两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自书于扇曰:‘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


>> “驿寄梅花”出自南朝陆凯诗中,陆凯从江南寄赠梅花一枝给好友范晔,并附诗一首:“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梅。”“鱼传尺素”出自汉乐府《饮马长城窟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 三十


>>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①、“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②、“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③、“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④,气象皆相似。


>> 《诗经·郑风·风雨》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 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


>> 《野望》王绩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 三十一


>> 昭明太子①称:陶渊明②诗“跌宕昭彰,独超众类,抑扬爽朗,莫之与京”。


◆ 三十四


>>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苏轼《永遇乐》)


◆ 三十五


>> 红雨:诗词曲中,常以“红雨”比喻桃或代指桃花,后人借用“红雨”来代指桃花或落花。如李贺《将进酒》有诗云“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王实甫《西厢记》中“相见时,红雨纷纷点绿苔”等。


>> 刘郎:刘禹锡(772—842),字梦得,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刘禹锡《元和十一年自朗州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诗云:“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又在《游玄都观诗》中云:“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尽净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入,前度刘郎今又来。”于是后人借“刘郎”代指桃花。


◆ 三十七


>>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 四十一


>> 《古诗十九首》之十五 东汉无名氏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 钟嵘评价它为“文温以丽,意悲而远,惊心动魄,可谓一字千金”。


◆ 四十二


>> 姜夔喜造清冷孤绝的意境,比如“衰草愁烟,乱鸦送日,风沙回旋平野”“池面冰胶,墙阴雪老,云意还又沉沉”“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等。


◆ 四十三


>> 横素波、干青云:出自萧统《陶渊明集·序》:“横素波而傍流,干青云而直上。”


◆ 四十四


>> 东坡①之词旷,稼轩②之词豪。无二人之胸襟而学其词,犹东施之效捧心③也。


>> 刘辰翁在《辛稼轩词序》中说:“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


◆ 五十一


>> “明月照积雪”①、“大江流日夜”②、“中天悬明月”③、“长河落日圆”④,此种境界可谓千古壮观。求之于词,唯纳兰容若⑤塞上之作,如《长相思》之“夜深千帐灯”⑥、《如梦令》之“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⑦,差近之。


>> 《岁暮》谢灵运殷忧不能寐,苦此夜难颓。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运往无淹物,年逝觉已催。


◆ 六十


>> 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①


◆ 六十一


>> 诗人必有轻视外物之意,故能以奴仆命风月①。又必有重视外物之意,故能与花鸟共忧乐。


>> 风月:本指清风明月,如《南史·褚彦回传》中的:“初秋凉夕,风月甚美。”后来指爱情。


◆ 六十二


>>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 一


>> 白石之词,余所最爱者,亦仅二语,曰:“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 南歌子


>> 南歌子又名《春宵曲》《水晶帘》《碧窗梦》《南柯子》等。调名出自汉代张衡的《南都赋》:“坐南歌兮起郑舞。”


◆ 忆王孙


>> 忆王孙又名《忆君王》《怨王孙》《豆叶黄》等。本词牌创自北宋秦观,其词首句为“萋萋芳草忆王孙”,故以此为词牌名。


◆ 如梦令


>> 如梦令又名《忆仙姿》《宴桃源》《如意令》等。本词牌为后唐庄宗李存勗所创制,本名《忆仙姿》,因嫌不雅,又因李词末句为“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遂改名为《如梦令》。又因李词首句为“曾宴桃源深洞”,故本词牌又名《宴桃源》。


◆ 长相思


>> 长相思又名《相思令》《长相思令》《吴山青》《双红豆》《青山相送迎》等。原为唐代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名。南朝乐府有“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之句,本词牌名源自此。又唐代白居易《长相思》词有“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之句,故本词牌又名《吴山青》《青山相送迎》。


◆ 点绛唇


>> 点绛唇又名《点樱桃》《南浦月》《十八香》等。词牌名得自南朝梁代诗人江淹的诗句:“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


◆ 阮郎归


>> 阮郎归又名《碧桃春》《醉桃源》《神仙记》。传刘晨、阮肇二人入天台山采药,遇到流着桃花瓣的涧水,二人沿涧而上,于桃源深处遇到两仙女,同住半年,极其欢愉。后二人思家辞别,还乡后,才发现家人早已去世,乡邑零落,原来人间已经过去了几百年。本词牌名和各别名均源自此典故。


◆ 西江月


>> 西江月又名《江月令》《步虚词》《壶天晓》《白苹香》《玉炉三涧雪》等。原为唐代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名。唐代李白《苏台怀古诗》有“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之句,本词牌名来源于此。


◆ 烛影摇红


>> 烛影摇红又名《忆故人》《秋色横空》。宋吴曾《能改斋漫录》载:“王都尉(诜)有《忆故人》词云:‘烛影摇红,向夜阑,乍酒醒,心情懒。尊前谁唱为阳关,离恨天涯远。无奈云沉雨散,凭阑干,东风泪眼。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徽宗喜其词意,犹以不丰容宛转为恨,遂令大晟府别撰腔。周美成(邦彦)增损其词,而以首句为名,谓之《烛影摇红》。”


◆ 醉花阴


>> 醉花阴此词调首见于北宋毛滂词,词中有“人在翠阴中”“劝君对客杯须覆”等句。因据其意,取作调名。李清照“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一首,最为知名。


◆ 卖花声


>> 卖花声即《浪淘沙》,又名《浪淘沙令》《过龙门》等。唐教坊曲名。原为七言绝句,白居易词有“却到帝都重富贵,请君莫忘浪淘沙”句,刘禹锡作的《浪淘沙》属此体。以后的双调小令《浪淘沙》是南唐李煜创制。北宋张舜民将此调改名《卖花声》。


◆ 定风波


>> 定风波一作《定风波令》,又名《卷春空》《醉琼枝》。唐教坊曲名,敦煌曲子词中有“问儒士,谁人敢去定风流”一语,故又名《定风流》。此调取名原来有平定叛乱的意思。


◆ 苏幕遮


>> 苏幕遮又名《古调歌》《鬓云松》《云雾敛》等。


◆ 青玉案


>> 青玉案调名取于东汉张衡《四愁诗》:“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


◆ 风入松


>> 风入松本调渊源一说出于唐代诗僧皎然《风入松》歌;一说古琴曲有《风入松》,传为晋嵇康作,见于郭茂倩《乐府诗集》。又名《远横山》《风入松慢》。





不知山月

人间词话

虹猫蓝兔幻城工作室(出品)

人间词话

虹猫蓝兔幻城工作室(出品)

虹猫蓝兔幻城工作室

通知:购买《人间词话》和幻城现货的小伙伴们注意啦,从下周开始陆续发货,如须改地址请尽快戳淘宝客服。

通知:购买《人间词话》和幻城现货的小伙伴们注意啦,从下周开始陆续发货,如须改地址请尽快戳淘宝客服。

虹猫蓝兔幻城工作室

《人间词话》的透扇设计图和明信片珠光信封设计图已经出来啦!透扇整体色调是清新活泼的绿色,信封是温柔诗意的浅蓝色烫银,希望购买的小伙伴们能够喜欢。

《人间词话》的透扇设计图和明信片珠光信封设计图已经出来啦!透扇整体色调是清新活泼的绿色,信封是温柔诗意的浅蓝色烫银,希望购买的小伙伴们能够喜欢。

虹猫蓝兔幻城工作室

虹猫蓝兔同人本《人间词话》终宣

我有玲珑酒一壶,

山月为枕,薄露作被,

往事话一盏,与你共人间。


刊名:人间词话

原作:虹猫蓝兔七侠传

规格:A5,双封

字数:10w+

彩插:黑白197p+彩页10p

定价:90r(含特典)

策划/主催:晓霜@霜家大帅   橙子@彩虹橙子 

文手:橙子 呦呦@敛衣覆衾  晓霜 沈少微@顾瑾之  憬子@冰镇憬子  欣怡@Shadow  懿歡@懿歡  暮凉@云暮凉  ...

虹猫蓝兔同人本《人间词话》终宣

我有玲珑酒一壶,

山月为枕,薄露作被,

往事话一盏,与你共人间。


刊名:人间词话

原作:虹猫蓝兔七侠传

规格:A5,双封

字数:10w+

彩插:黑白197p+彩页10p

定价:90r(含特典)

策划/主催:晓霜@霜家大帅   橙子@彩虹橙子 

文手:橙子 呦呦@敛衣覆衾  晓霜 沈少微@顾瑾之  憬子@冰镇憬子  欣怡@Shadow  懿歡@懿歡  暮凉@云暮凉  聂蓉绝恋@聂蓉绝恋  晚晴@墨痕断 

画手:萌荫面瘫@萌荫面瘫  盈子@喜欢银子的大盈子  巴斯托@84很困惑  阿洁 烧酒@异世界烧酒 

封面设计:一个高冷的工作室

排版设计:晓霜

宣图设计:橙子

校对:晓霜

协助:璃霜@璃霜TIAOSU 

虹猫蓝兔幻城工作室出品

转发评论推荐,即有机会中奖!截止预售期结束,将从老福特评论转发推荐的小伙伴中抽出两名幸运小可爱,一位赠送七剑慨歌画册一本,一位赠送工作室内部新年福利虹蓝刺绣贴一对。【获得奖品需购买《人间词话》,两本将和本子一起寄出。】

字猫

天仙子|宋·张先

(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抄了第二遍了?

天仙子|宋·张先

(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抄了第二遍了?

字猫

人间词话·六十三、六十四|王国维

(已刊稿)完结❗️❗️❗️

最后一页写的1cm,前面的都是1.5cm。

右边为撸铁前,左边为撸铁后,稍加注意就能看出区别。

人间词话·六十三、六十四|王国维

(已刊稿)完结❗️❗️❗️

最后一页写的1cm,前面的都是1.5cm。

右边为撸铁前,左边为撸铁后,稍加注意就能看出区别。

字猫

人间词话·五十六、五十七|王国维

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娇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诗词皆然。持此以衡古今之作者,可无大误矣。

人能于诗词中不为美刺投赠之篇,不使隶事之句,不用粉饰之字,则于此道已过半矣。

人间词话·五十六、五十七|王国维

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娇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诗词皆然。持此以衡古今之作者,可无大误矣。

人能于诗词中不为美刺投赠之篇,不使隶事之句,不用粉饰之字,则于此道已过半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