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人际关系

2123浏览    616参与
一碗

【自言自语】碎碎念的自我剖析?(一)

怎么说呢。。。感觉自己有些丑陋。。。

狡猾的给自己找借口,各种推脱,莫名其妙的烦躁,开始有些厌恶这样的自己。

朋友?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我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跟人相处了,今天看了一篇文章,关于:精致利己主义者。

我大概是了吧。。。又有些不一样。。。

我不会主动去找别人,谈论什么,大概只有遇到什么事情、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才会偶尔去主动联系。

有些羡慕那种可以每天都有人可以聊天,随便就可以聊起来的人(大概大多数都是这样?)。

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和陌生人会比和朋友(?)更轻松。

但我还是会,一阵一阵的忽冷忽热。。。我也不想这样。。。

很过分的感觉,狡猾的给自己找各种借口,开始不...

怎么说呢。。。感觉自己有些丑陋。。。

狡猾的给自己找借口,各种推脱,莫名其妙的烦躁,开始有些厌恶这样的自己。

朋友?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我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跟人相处了,今天看了一篇文章,关于:精致利己主义者。

我大概是了吧。。。又有些不一样。。。

我不会主动去找别人,谈论什么,大概只有遇到什么事情、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才会偶尔去主动联系。

有些羡慕那种可以每天都有人可以聊天,随便就可以聊起来的人(大概大多数都是这样?)。

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和陌生人会比和朋友(?)更轻松。

但我还是会,一阵一阵的忽冷忽热。。。我也不想这样。。。

很过分的感觉,狡猾的给自己找各种借口,开始不想跟别人联系,又想有人可以找我。。。

明明经常聊一会就不想说话了,又想可以有一个人,能每天找找我。。。

这是再找存在感吗?

想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想赶快独立,养只猫,那样应该就会好很多吧。。。

逃避吗。。。

我以后不会就这样一直下去吧。。。

我还能遇到朋友(?)吗。。。

万书汇

人性的弱点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人性的弱点

[图片][图片]

作者: 戴尔·卡耐基 (Dale Carnegie)
出版社: 天津人民出版社
副标题: 如何赢取友谊与影响他人
原作名: How to Win Friends & Influence People
译者: 陶曚
出版年: 2014-9
页数: 303
定价: 32.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201088822

PDF 下载

mobi 下载

人性的弱点


作者: 戴尔·卡耐基 (Dale Carnegie)
出版社: 天津人民出版社
副标题: 如何赢取友谊与影响他人
原作名: How to Win Friends & Influence People
译者: 陶曚
出版年: 2014-9
页数: 303
定价: 32.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201088822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嗑cp的女孩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问题求解)

刚刚

我:为什么丢垃圾之后总是不套垃圾袋?

舍友:我丢垃圾你套垃圾袋

我:我每次丢垃圾都会套垃圾袋呀

舍友:我丢垃圾你套垃圾袋(她又重复了一遍)

我:为什么计较这种事情?

舍友:你为什么计较这种事情?

我:你是要和我杠吗?

舍友:是你先杠起来的

我:(无语)我是提醒呀,已经很多次了

舍友:我忘记套垃圾袋了

我:我又不是针对你,我是和宿舍所有人说呀

舍友:沉默~


所以,我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刚刚

我:为什么丢垃圾之后总是不套垃圾袋?

舍友:我丢垃圾你套垃圾袋

我:我每次丢垃圾都会套垃圾袋呀

舍友:我丢垃圾你套垃圾袋(她又重复了一遍)

我:为什么计较这种事情?

舍友:你为什么计较这种事情?

我:你是要和我杠吗?

舍友:是你先杠起来的

我:(无语)我是提醒呀,已经很多次了

舍友:我忘记套垃圾袋了

我:我又不是针对你,我是和宿舍所有人说呀

舍友:沉默~


所以,我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Josssss
悸豫

碎碎念

他们从来都不会第一个想到我,我总是那个可有可无的,但我并不伤心,我不喜欢复杂的人际关系,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你来找我玩,就是不喜欢我也会答应你,但我不会给你机会走到我心里,你不跟我玩了,我也会无所谓,因为从一开始就是你主动的,我又没强迫你跟我玩,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利己主义者,对待任何事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本来就是嘛,那些表面跟我玩背后说我的我知道,但我不会去管,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流言蜚语再多又能耐我何,但你知不知道这个样子真的好丑,我还是你成为不了的人,还是有很多人觉得我好,这些你是改变不了的,所以呀,就是我三观不正,也不做这些恶心的事。

他们从来都不会第一个想到我,我总是那个可有可无的,但我并不伤心,我不喜欢复杂的人际关系,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你来找我玩,就是不喜欢我也会答应你,但我不会给你机会走到我心里,你不跟我玩了,我也会无所谓,因为从一开始就是你主动的,我又没强迫你跟我玩,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利己主义者,对待任何事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本来就是嘛,那些表面跟我玩背后说我的我知道,但我不会去管,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流言蜚语再多又能耐我何,但你知不知道这个样子真的好丑,我还是你成为不了的人,还是有很多人觉得我好,这些你是改变不了的,所以呀,就是我三观不正,也不做这些恶心的事。


零甲

今天一觉醒来十点多了

刷了会空间

一群热闹的同学

刷了b站战哥的美颜剪辑

心情被治愈了很多

突然意识到z自己好像一直这样

很懦弱很不想面对

很依赖家里 或者某个亲近的人

不自觉的想逃离内心不接受的集体

我一直不太合群 大概因为这吧

收起的锋芒展现出来了

被人攻击了

会很难受很难受

尽管那只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可却加深了这种脱离的感觉

可能语言实在苍白

自己的感受始终无法传达

我只是有点难受。


今天一觉醒来十点多了

刷了会空间

一群热闹的同学

刷了b站战哥的美颜剪辑

心情被治愈了很多

突然意识到z自己好像一直这样

很懦弱很不想面对

很依赖家里 或者某个亲近的人

不自觉的想逃离内心不接受的集体

我一直不太合群 大概因为这吧

收起的锋芒展现出来了

被人攻击了

会很难受很难受

尽管那只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可却加深了这种脱离的感觉

可能语言实在苍白

自己的感受始终无法传达

我只是有点难受。


刘橙子

圈子这种东西太重要了。

圈子这种东西太重要了。

Josssss
远方无垠

什么是人的“损失厌恶”和“负面偏见”心理?

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7ljfzoUUWgcTPdFcjLRJrw

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7ljfzoUUWgcTPdFcjLRJrw

沈樾

我的嘴好笨,为什么就不会安慰人呢

我的嘴好笨,为什么就不会安慰人呢


Josssss
Josssss
无云

论脸皮薄的人如何停止自虐 【经验贴】

我大学里的朋友不多,我也不觉得这是个问题,记挂我的人在远处,但他们的礼物、电话和心意一直都在近在眼前。

有他们呢,我不急着交朋友。

大一的自习课,我在座位上翻杜拉斯的《夏雨》。前排的男生 Z 忽然转过头来,不请自来地讲起了杜拉斯。

我就有了大学以来的第一个舍友之外的朋友。

他说话很快,思维跳跃,偶尔有奇怪的话。

比如我问,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呢?

「呵呵呵,你觉得我可能告诉你吗?」

像这种句子,除了尴尬,我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就滑过去了。

但是和 Z 的相处一直很奇怪。

总结来说就是「别扭」,很久以后我发现,我们的对话不像对话,像独白。

这是怎么形成的呢?

Z 会分享他对文学...

我大学里的朋友不多,我也不觉得这是个问题,记挂我的人在远处,但他们的礼物、电话和心意一直都在近在眼前。

有他们呢,我不急着交朋友。

大一的自习课,我在座位上翻杜拉斯的《夏雨》。前排的男生 Z 忽然转过头来,不请自来地讲起了杜拉斯。

我就有了大学以来的第一个舍友之外的朋友。

他说话很快,思维跳跃,偶尔有奇怪的话。

比如我问,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呢?

「呵呵呵,你觉得我可能告诉你吗?」

像这种句子,除了尴尬,我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就滑过去了。

但是和 Z 的相处一直很奇怪。

总结来说就是「别扭」,很久以后我发现,我们的对话不像对话,像独白。

这是怎么形成的呢?

Z 会分享他对文学的看法,有些很有意思,但是一旦是关于生活上的,比如——

聊起性格的养成。我说,小学的时候我被孤立,所以初中时候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

他回复道:「和所有人都关系好,恰恰说明没什么真心吧?」

凡此种种。

人在听到这种话的时候,是不会立刻反应出“我被冒犯到了”的,只是事后觉得,卧槽,好他妈不对劲。

聊起文学的时候,总觉得对面是一个忽冷忽热的、深得张爱玲刻薄感真传的小男生,他嘴很毒,我大学就穿过一回裙子,他特别高兴地叫我“老年舞蹈家”。

您别说,没有腰的小黑裙真有三分神韵。

行,我不穿了。长裤挺好,防晒。

也约过饭,当面聊的感觉好点。对方又可以感知到你的情绪,又不能无视你的反应。而且我说话比打字有活力。

但线上交流还是太多了,「别扭感」一直有。

他的语言很漂亮。我常常只回个👏,那也确实像一场修辞Show。

那时候聊起有关“爱”的话题他很沉默。

或者就是——我说,我想有充足的力量去爱人,能看到他们是因为基因、环境,而造就的性格,能理解,能原谅,可是我做不到。

他就说 「原来你想当圣母啊。」

类似这种砂砾一样膈应人的小句子,我不想显得太事儿,总是不回应。现在我何其明白,这对自己、别人、关系本身,都算是一种慢性病。

一个口无遮拦,一个有话不说。

就这么拖到了今年夏天,把他删掉了。

为什么呢?和朋友一总结,三点。

1.所有转专业的程序是我在跑,他确实有事 但从不主动,教务处挨骂我都找不到垫背的。嘱托对方跑部门,我跑另一个,对方则向我问电话。

我自讨苦吃的“礼貌”人格不但没有发火,而是以书面语气写了一份“如何获得电话”的方法指南:包括网站、公众号、问教务处等。

对方说他将在什么时间打。

明明就一分钟的事。

我叹气,还是我来吧。

2. 不记笔记,考试周一直联系我,让我拍照。后来我说这件事:首先你打扰我,其次我觉得被白嫖了。他解释说,感觉笔记这种事“抄谁的都一样”。

3. 一直以来的说话不经大脑。

对他解释完,我把他删了。那个学期我绩点奇高,那个暑假我平静安逸。

开学没几周,他在图书馆堵住我。他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被删。我说,你说话像个没得感情的机器,我的错误是有问题不立刻说。

我说,删你的时候我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我甚至已经设想好上课时你可能拆我的台。他很惊讶,说我一直是四处和人夸你的啊,我暑假在努力联系你。

我相信他没有坏心。

终于又加回来。

这个学期我们讨论了很多有关“爱”的议题。

为什么呢?这要扯出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个高中同学, W 。

W 才是真正让我匪夷所思的人,比如明知两个同学关系不好,偏偏凑成一个饭局,坐山观虎斗;集体孤立一个“勾引别人男朋友”的女生;评点谁的心机很重;打压 Z 的才华。俺们这种憨厚淳朴的山东人真的听呆了。

但是 W 写文章不错。懵懂的文学青年 Z 还是追随着 W ,备受打击。

(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对,才能+性格捆绑的伤害链条,传到我这一环了。)

他当时还帮过那个被孤立的女生。

当时我以为我真的理解了「环境对人的影响」。我说,以后你再说一些脑残的话,我就怪 W 。然后,我告诉他我的朋友们是怎样做的,什么人才配叫「朋友」。

他说,最开始那句「呵呵呵,你觉得我可能告诉你吗?」,就是下意识地在模仿 W 。

良心发现,挺好。

但这样就一劳永逸了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各样鸡零狗碎还是层出不穷。他说过一句话,“那些人觉得我没有情商,只是因为我不说她们想听的话罢了。”

......否则呢???

否则情商是什么???

难道「偏偏不说别人想听的话」就是「做自己」了???

W 其实不是个“没有情商”的人,如果一个人能把人情玩弄于鼓掌之中,他当然知道别人的厌恶和喜好,只是蓄意使坏。但同样,我也厌烦滥用的清高。

后来我提过他以前说的某句让人无语的话,他就回了三个字:早忘了。

当然,以上都是一面之词。

我可以给你说他膈应的方方面面,但也可以告诉你,Z 形容《百年孤独》第十九章节奏忽然放慢“是为了让真正的爱情长出来”眼睛里有光。

人是复杂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协调好。抽离,焦躁,快沸腾了,然后对方来一个闪光点,你又降下来了。

他的生活是针对文学的,我却认为生活大于文学。

有次我说,你的精力都在文学上,生活里你就不上心。

他说,你终于明白了! W 就理解不了!

我本应该问问他,那凭什么生活中的人就要一次次迁就你呢?

他觉得我很冷。

是的,我当时就该怼回去:

我冷是因为你冷。

大大小小膈应人的事不少,我也总定义为「太直男了」。

现在我想说:这个锅直男不背。

导火索是某天早晨,他的舍友忽然把一沓假条塞给我,也没说话。看来,意思是我来帮 Z 交。

他没有征求我的意见,甚至没有提前“通知”我。

我们两个状态都不好。他一直一直一直在说自己的病。

他是“忘了”吗?

如果忘了,在被提醒“这一摞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肯定会补上。

我终于说了我一直忍着的话。

一个很理性的朋友提醒我,这是他生病的特殊情况。

但这种独白式的聊天方式,我太熟悉了(“独白”和“聊天”本来就是矛盾的),这种无休止的自我观照,我太熟悉了。

很多小事,犯不着撕破脸的小事,想起来会气得胃疼。

印象中有两次,午夜时分肠胃抽搐。

当时,他在我们讨论完「朋友」、「爱」之后,和 W 发生了激烈的争执,他以波拉尼奥的大爱感化 W ,劝说 W 相信“人与人是可以互相理解的”。

我迟钝了这么久才反应过来,他劝别人,但是到自己身上就失灵了。

所谓「想理解,是可以理解的。」

环境塑造的过程也许不可逆,但是我相信人的主动权。这不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就是在你想不想。

你愿不愿意花时间体贴别人,愿不愿意真正考虑别人的需要。你愿意,你就会改。

Z 给我的感觉,说说而已。

并非「无意」和「本质不坏」就必须被原谅,「善良」也不是我们剥削自己的理由。

我也恨我的怯懦。

“面子薄”、“瞻前顾后”、“担心伤害对方”,都可以是理由,但是我早就该在第一次气到胃疼的时候,一五一十地和他讲。

我的朋友们义愤填膺:他算是什么,竟敢这样占用你的时间和精力?你这么温柔的人,被消耗成这样。

真的是感情的黑洞,能量的深渊。

我总是斟酌自己做的对不对, 是不是我太敏感?Z 会给我分享好书,会说有趣的事,Z 也请我吃过饭。这些是「别人的好」。

我掂量了很久。

我特别怕做一个忘本的人。

发小说,你对自己有完整的道德谱系要求。

但如果让一个一直是在消耗你的人用尽了你的温柔,那用什么来回报真正对你好的朋友呢?你这么难受,妈妈不难过吗?

也许 Z 话糙理不糙,我想当圣母。

但我也早就知道,我做不到。

前阵子和卓卓打电话打到十二点,我说啊宿舍熄灯了!

挂掉电话,卓卓发来消息:

还有电吗?还能充电吗?

我泪都快下来了。世界上明明有这么好的人啊!我平时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我省下这些时间来陪谁不好?

也正因为我一直被朋友们保护得很好,才能察觉出这段人际关系的扭曲。

再退一步讲,义不义也没关系了:拉黑他以后,我的「后 Z 时代」真的、太、快、乐、了!

都在一处,抬头不见低头见,好在我不想躲。礼貌人格其实是一种压抑,这个教训吃了个十成十。

新的一年快到了,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别让爱你的人担心,不是说着玩的。直面伤害,划清距离。

「说不」对有些人是本能,对有些人是技能。

能当面讲清问题就讲,讲不好,尽早撤离。

你不要、不要、不要担心。

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不要拖垮自己。

相信直觉。

和所有天涯海角的朋友、素未谋面的可爱的人,共勉。

远方无垠

关于北大自杀女生——到底什么是PUA?

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SoZIwn7EiZ1wUl7UwKlkQg


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SoZIwn7EiZ1wUl7UwKlkQg

想个昵称好半天

人际关系思考一:为什么我不是主角

       其实我是一个从小到大都只知蒙头学习的人,可以算是典型的书呆子,再加上我上得是理工科学校,女生少。我想我就是那种不会聊天,平时不接触异性,从没有谈过恋爱,人际关系处理得也一般般的普通人。

       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了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当我上完高中,高中同学几乎不联系了。当我上完大学,大学同学基本不联系了。甚至我是个研究生了,第一个学期我班上的同学都没有全部认识。其实我很看得开,每个人的生命中,有一些人就是这样会陪着你度过一段时光,然后就这样走着走着就散了。可是我恐惧的是,我的怯懦。...


       其实我是一个从小到大都只知蒙头学习的人,可以算是典型的书呆子,再加上我上得是理工科学校,女生少。我想我就是那种不会聊天,平时不接触异性,从没有谈过恋爱,人际关系处理得也一般般的普通人。

       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了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当我上完高中,高中同学几乎不联系了。当我上完大学,大学同学基本不联系了。甚至我是个研究生了,第一个学期我班上的同学都没有全部认识。其实我很看得开,每个人的生命中,有一些人就是这样会陪着你度过一段时光,然后就这样走着走着就散了。可是我恐惧的是,我的怯懦。

       大学的时候我对一个其他班但是同系的女生特别有想法,但是你能想象到么,我在纸上无数次写下他的名字,可是这四年没有一次有勇气向那个女孩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们最多因为课上的都差不多而脸熟,但谈不上认识,最可悲的是我和她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这个女孩大学毕业我留校读研就这样此生再也不会有交集了,现在想起来我觉得都会是一生的遗憾,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我就感觉自己除了舍友,最多就是同班同学,和其他人没有交集。我的恐惧源于此,我没有想过自己就是那种完全不懂人际关系的人。

       有的时候,做出改变很难。但是改变本身就是有意义的。所以我想在这里写下自己思考,并且做出一些改变,单纯就我的人际关系而言。

       从人际关系的角度看,这个世间的人你可以分为两类人。第一类人叫做自来熟,就是你的同学,你的父母亲戚,你的导师这种基于身份自然而然要和你有相当程度的交集,你们彼此熟识。还有一类人我无法给个名字,但是我可以定义一下,就是那种因为一场活动发生交集的人。拿我举例,我昨天下午吃火锅,有一个妹子长得很漂亮,我有一种想要强烈认识得冲动。再比如说,你因为一次讲座之类的要到了一个妹子的微信等等。这种人就是你不主动,就不会和你再有瓜葛的人。很明显第一种人很少,你熟识的人就那么几个人,可能一双手就能数过来。但是第二种人可以很多。第一种人和你之间的联系叫做强联系,第二种人和的联系叫做弱联系。

      好了,相关的定义已经有了。这样的分类有什么好处呢?让我们更好的处理人际关系。和我们有强联系的人,比如你的父母,你要是比我好的话,那还包括你的另一半。这些人是需要我们用心去维护彼此之间的联系,我们大多人往往认为强联系是不可改变的,往往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在一些陌生人身上,忽略了身边人的感受。殊不知,强联系的人事可以变为弱联系的人。那弱联系的人不重要了么?我认为弱联系何强联系同样重要。强联系是你所处环境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和你有强联系的人一直在影响着你,我们说伴侣之间共同成长,就是和你有强联系的人在塑造你。但是强联系的人毕竟很少,这意味着如果你不管弱联系的人,那么你的圈子就会很小,你会被强联系的人所造就得环境同化,就像是一潭死水毫无生机。

      往往强联系的人很重要,这份重要性体现在强联系的人满足了我们对他人情感的依赖。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亲密度在我看来不是取决于你和这个人共度了多少时间,而是你和这个人共同经历了什么。有人说两个人相处久了就会厌了倦了,有人也说现在七年之痒提前了变成三年之痒。这些都是扯淡,这种疲倦的根本原因就是你和这个人一直在毫无意义地消磨共处时光,共度时间里都是一地鸡毛不疲倦才有鬼。和强联系的人真正保持亲密得要诀就是:她/他的时间不一定非要处处有你,但是她/他所有经历的美好和痛苦时你在旁边。

       你的弱联系就像是一块宝地,等着你去挖掘。我看过的一本书上有这么一个研究:给人生带来改变的大多数机会来自和你有弱联系的人。可能你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后来这个女孩就成为了你的女朋友。可能一次活动,你发现和你一个队的人恰好可以成为你的客户。弱联系很广泛,所有你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还有他的联系方式的,都可以是弱联系。我自己的问题是,我失去了很多本可以弱联系的机会。弱联系最大的作用时让我们有更多的可能,这不只体现在给你更多的机会,还体现在弱联系的人可能会变为和你强联系的人,从而影响着你。你可能见过很多帅哥美女,但是和你有弱联系的不多,而真正是强联系的人更少。要想将弱联系变为强联系,就需要你的主动付出。这也正是我缺少的,就像我大学没有追的女孩,我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加主动一点。

      人生苦短,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强联系的人一起经历喜怒哀乐,当强联系的人走散了的时候,送上最衷心的祝福。多扩展一下弱联系的人,不止是他们给你机会,还为了那份有一天弱联系会成为强联系的可能性。

       

       

Coco_Chen

冷淡期

还记得,18岁那年的圣诞,是哭着过完的。

18岁生日时,我苦苦等着小廖对我说,“生日快乐”。

那个时候,她已经不太搭理我了。

我也感觉到了她的疏远,也感受到好像她离我更远了,身边朋友从我,变成了其他人。我很疑惑,却也不敢多想,只是尽力往她身边凑,想着也许我们只是太久没有好好交流,没有好好在一起玩了罢。

直到18年的圣诞...

一中团委每年都会办圣诞信箱,可以给本校或外校的同学朋友寄圣诞卡片,而自己,也会在圣诞节那天,无比期待地盼望着我喜欢着的大家写给我的信。也许书信总是会有不一样的力量吧,它会告诉你很多,平时大家面对面时,怯于开口的事情。比如,巧巧说,其实看到我难过,她也会很难过,从...

还记得,18岁那年的圣诞,是哭着过完的。

18岁生日时,我苦苦等着小廖对我说,“生日快乐”。

那个时候,她已经不太搭理我了。

我也感觉到了她的疏远,也感受到好像她离我更远了,身边朋友从我,变成了其他人。我很疑惑,却也不敢多想,只是尽力往她身边凑,想着也许我们只是太久没有好好交流,没有好好在一起玩了罢。

直到18年的圣诞...

一中团委每年都会办圣诞信箱,可以给本校或外校的同学朋友寄圣诞卡片,而自己,也会在圣诞节那天,无比期待地盼望着我喜欢着的大家写给我的信。也许书信总是会有不一样的力量吧,它会告诉你很多,平时大家面对面时,怯于开口的事情。比如,巧巧说,其实看到我难过,她也会很难过,从前我一直误会她...以为在她心里我好像并不是那么重要,那一刻我明白,也许是我错了。比如,我拆了小廖的信,信里的她,真真实实地告诉我,她觉得对我,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了,所以对我这么冷淡,虽然多少也早就猜到了...可亲眼看着她写下的文字,好像还是给我的心脏重重的一击。她告诉我,虽然暂时对我失去了那种感觉,可她相信,以后会好的,她还告诉我,我在她心里依然是重要的朋友。高一时的圣诞节,看着曾经初中同学寄来的信,我感动得红了眼眶。高三时,却因为朋友突如其来的疏远,我无措地趴在桌上抽泣。人们似乎喜欢把这种现象称为“冷淡期”,一两个人这么对我,也许是真的我们的关系突然冷淡了,可事情好像往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第二个她,许是我同桌,或是我的后桌滚滚。暂且先说同桌吧。同桌是一个有时候挺逗,成绩挺好但有时候会波动,很努力,偶尔也会悲伤的女孩。她剪着一头率性的短发,不太白但并不太在意这些寻常女孩子在意的东西。同桌是高一和分班后都在同一个班的同学,高三时才有幸成为了同桌,其实平时都挺好啦,她也许也有一颗细腻的心,考不好的时候会安慰我,给我鼓励,告诉我一起加油,也会对我诉说她的梦想,会和我分享好吃的好喝的,当然,我也会时常向她分享这些,可突然有一段时间,好像她开始更多地和周围人玩在一起,有时和她说话,也不太搭理我了,我问她为什么最近好像都不太和我玩了却经常找别人一起玩,她只说,“你也有很多其他的好朋友啊。”当然,这段“冷淡期”并没有持续很久。后来有一次她和我谈心时告诉我,她也不知道那段时间怎么了,就是不太想理我...

第三个她,该谈到滚滚了。滚滚是高二分班后认识的好朋友兼后桌,平时在学校玩的很要好,晚上几乎每天一起吃晚饭,晚自习后一起留下来学习,一起出校门,甚至连家长都互相认识了。可也是在高三,突然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我,也突然不愿意和我一起吃饭了,我带了好吃的和她分享,放在她桌上的东西也总是在一段时间后再次出现在我的课桌上。我真的很不解...好像我们也没有闹矛盾呢...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心里很难受吧给她写了一封信,可她也告诉我,你很好,我只是突然......

我想,经历这种冷淡期无论是谁都会很难过的吧...莫名被亲近的人疏远,绞尽脑汁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他们不开心了,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一开始以为也许他们只是最近心情不太好,可在他们对你疏远的同时,你又时常能看见他们和别人有说有笑的场景,心里的酸涩就像会发酵的面团,越胀越大,会不安,会难过,大概都是正常反应。当然,值得高兴的是,后来的我们都和好了,现在又是好朋友了,像以前那样有说有笑。

其实这些高三时难过苦难困惑的事情,好像已经淡忘的差不多了,现在在异国他乡已经上了大一的我,因为又经历了一个“冷淡期”,突然之间,这些类似的往事便一件一件涌上心头,历历在目。我真的很疑惑哈哈哈,到底自己是有多大魔力,能让周围本是非常亲近的人,轮流对我来一个“冷淡期”。当然,我也不怪他们什么,也许这种事情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他们会对你冷淡疏远,可同时又会告诉你,你很好,你没有做错什么,他们只是突然对你没有了那种感觉...并且告诉你你在他们心中还是同样重要。但...不管怎么说,珍惜那些熬过了你的冷淡期和你重归于好的人儿吧,在那段时间里,他们也许承受了很多内心的煎熬,也许不知默默流过多少眼泪,却也从不指责你什么,希望当你的“冷淡期”过去之后,那个被你暂时冷落的人儿还站在原地,还愿意向你伸出TA的手,和你重归于好。

hdw2000
青春无限

老板所要求的团队精神

@        看到很多招聘信息,上面写着要求员工吃苦耐劳,有团队协作精神。看起来好像没毛病,但是等你真正工作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废话!


       作为老板我觉得应该先有能力再可以去要求别人融入你这个团队,你连基本的工资都给不了,待遇这么低,你想让员工如何吃苦耐劳,谁愿意做一份穷人的工作,谁愿意起早摸黑的为你服务,没前途,没希望,甚至还要自己倒贴本钱,你当工人是傻子啊。


       还有你既然希望新人...

@        看到很多招聘信息,上面写着要求员工吃苦耐劳,有团队协作精神。看起来好像没毛病,但是等你真正工作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废话!

       

       作为老板我觉得应该先有能力再可以去要求别人融入你这个团队,你连基本的工资都给不了,待遇这么低,你想让员工如何吃苦耐劳,谁愿意做一份穷人的工作,谁愿意起早摸黑的为你服务,没前途,没希望,甚至还要自己倒贴本钱,你当工人是傻子啊。


       还有你既然希望新人融入,那也得有融入其中的理由,整天摆架子,把最苦最累的丢给新人做,老员工压入迫新员工,你让新人怎么心服口服地融进新的集体,值得反思

        

江山

人际关系

(非常短小的练笔片段)

乱七八糟的关系把所有情绪踩在脚下,让心病开始发作。怀疑像荆棘一样盘旋在女孩的皮肤之下,肆意蔓延的嫉妒似乎要将大脑撕扯粉碎。

为什么我的朋友都有最好的朋友?为什么都不是我?甚至是网友都不是我?为什么在我面前笑得那么开心,碰到他们的朋友就可以不回复我的消息或是回复的如此敷衍?女孩几近疯狂的咬着自己的手指甲,嘴里的血腥味逐渐加重。

真痛啊,女孩想,痛的生理性盐水马上就要溢出血肉和头骨,在黑色的书桌上流淌,将木质桌面丝丝腐蚀殆尽。可她顿了顿,发现自己的眼皮因为缺少液体的润滑,摩擦力令她的眼珠隐隐的灼烧起来。她抬手想要触碰激涌的火焰,却只能摸到因普通的干涩而发痛的眼珠。...

(非常短小的练笔片段)

乱七八糟的关系把所有情绪踩在脚下,让心病开始发作。怀疑像荆棘一样盘旋在女孩的皮肤之下,肆意蔓延的嫉妒似乎要将大脑撕扯粉碎。

为什么我的朋友都有最好的朋友?为什么都不是我?甚至是网友都不是我?为什么在我面前笑得那么开心,碰到他们的朋友就可以不回复我的消息或是回复的如此敷衍?女孩几近疯狂的咬着自己的手指甲,嘴里的血腥味逐渐加重。

真痛啊,女孩想,痛的生理性盐水马上就要溢出血肉和头骨,在黑色的书桌上流淌,将木质桌面丝丝腐蚀殆尽。可她顿了顿,发现自己的眼皮因为缺少液体的润滑,摩擦力令她的眼珠隐隐的灼烧起来。她抬手想要触碰激涌的火焰,却只能摸到因普通的干涩而发痛的眼珠。

我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女孩垂下手臂,盘着腿坐在书桌前,透过有几个明显指印的窗户看外面微微透点蓝色的天空。

也许是可有可无的吧?如果我真的死去了,他们会难过吗?会难过多久?从此之后我在他们的嘴里只变成某个莫名自杀的同学吧?

女孩的指甲又回到了牙齿下,慢慢的刮着锯齿状的边缘,一丝一丝的指甲纤维被刮平。她无意识的转着思想,在他人即地狱的鲜血场景中回神,发现自己正盯着桌上那把沾着自己血液的裁纸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