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鱼陨落

169浏览    11参与
momo
兰波真可爱。 (ૢ˃ꌂ˂⁎)

兰波真可爱。 (ૢ˃ꌂ˂⁎)

兰波真可爱。 (ૢ˃ꌂ˂⁎)

soulmate酸

人鱼陨落 番外二 完结

番外二!这下真的完结啦


虐向 文笔渣


随便看看就好,勿上升真人!


葬礼在初八

      墓园是宋亚轩自己选好的。离海边不远的一块墓地,棕桐树环绕在四周,郁郁葱葱。墓园里种了很多花,是那种洁白的小花,一朵一朵,隐匿在绿色灌木林中。

      宋亚轩给自己选中的是一块向阳的迎风坡,每天清晨都可以看见第一缕日出,视野开阔,面朝大海。

      那一天很晴朗。参...

番外二!这下真的完结啦


虐向 文笔渣


随便看看就好,勿上升真人!








葬礼在初八

      墓园是宋亚轩自己选好的。离海边不远的一块墓地,棕桐树环绕在四周,郁郁葱葱。墓园里种了很多花,是那种洁白的小花,一朵一朵,隐匿在绿色灌木林中。

      宋亚轩给自己选中的是一块向阳的迎风坡,每天清晨都可以看见第一缕日出,视野开阔,面朝大海。

      那一天很晴朗。参加葬礼的只有我们六个人。风很大,吹得人有些摇摇晃。墓穴是提前砌好的,留下正正方方一块位置。。刘耀文抱着一包东西,是宋亚轩生前最喜欢的衣服。他从山坡下缓缓走上来,似乎有些吃力。张真源抱着宋亚轩的吉他,贺儿带着宋亚轩的话筒。我们珍重地把这些东西,一样一样放到墓穴里,这是最能够象征宋亚轩的东西了,而我们也只有这些东西了。

      第一次确诊后,宋亚轩就背着我们去医院签了遗体捐献书。他去世后不久,遗体就被医院从殡葬馆接走了,用于科学事业研究。在这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他做了这个决定。

      他还是那个宋亚轩啊,温柔,细心,默默为他人着想。以前他总是说,要为社会做贡献,现在也算是完成了这个心愿吧。我不知道他能对医学事业做出多大贡献,但世界上千千万万个像他一样的人,才有了世界医疗事业的蓬勃发展。

       刘耀文半蹲在宋亚轩的墓碑前,痴痴地望着照片上的人。照片上的宋亚轩笑得很灿烂,五官凑在一起,眼里的光是再天真不过的了。

      他就这样痴痴地看着,猛然间,肩膀垂下去,紧接着是一声啜泣。

       刘耀文终于哭了,哭得很大声。

       泪珠从他的脸颊划落,混合了泥土,留在宋亚轩的墓前。

      他再控制不住自己了,边哭边喊:“宋亚轩!宋亚轩你怎么就丢下我一个人了呢?你回来呀!宋亚轩!”

      撕心裂肺。

      丁程鑫实在看不下去,想上前安慰他,但又不知从何下手,求助似地看着我。我叹了口气,

      “丁儿,让他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一直不哭不闹反而不正常。”

      果不其然,刘耀文哭着哭着,就慢慢止住了眼泪。

      “你们先走吧,我想和宋亚轩单独呆会。”

      “那…,好吧。”

       我们不敢走远,怕刘耀文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只能走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棕榈树下,那里还能听见他的声音。

        “宋亚轩啊,昨天晚上我才拆开你给我的礼物,谢谢你啊,相册我收到了。你真够细心的,几千张双人照,从练习生时期一直到婚服照全都整理出来了。我知道,你怕我忘掉我们之间的回忆,不会的宋亚轩,我这辈子就是忘了自己是谁也不会忘记你的。

      每张照片背后你都还写了字,我昨天晚上一张一张看了个通宵。你放心,天冷我会加衣,冬天我知道多喝热水,我会一直一直坚持初心,一直一直做那台个舞台上上闪闪发光的刘耀文,那个你喜欢的人。”

      “我没想到你居然给我写了歌,以前撒娇你都不给我写,原来早就准备好了,特别好听,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歌。我唱给你听。”

      “2016的重庆啊

       嘉陵江边的南滨路

       南滨路上的十八楼

       我爱的男孩在那里慢慢长大

       他会变成铠甲勇士来保护我

       他会变成小猪佩奇来拯救世界

       但他还是我最爱最爱的男孩

       我们会一起去南极 还有很多地方

       探索世界的未知 宇宙的神奇

       等到牙齿掉光 头发变白

        我们会一起老去

        宋亚轩永远爱刘耀文呀

        我们都会慢慢变好


       歌声随着海风飘向远方。宋亚轩一直特别想去南极,希望这歌声可以随着海风漂洋过海,把他们的爱情传递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我相信,在南极的冰川下,有人鱼王子在缓缓吟唱这首歌。






················分割线·····················

嗯,这篇文就这样结束了,本来打算明晚发的


但是我明天要去看小红花,直接跨年啦,连小炸的跨年晚会都看不起来了有点可惜呜呜呜所以今天就发啦


这段时间谢谢大家的支持


后面打算更几篇乙女,二月份重新开同人的坑 是虐还是甜  取决于我的期末成绩  嘻嘻


多多关注!小红心小蓝手!  

      

soulmate酸

人鱼陨落(番外)葬礼1

番外1这不就来了嘛


勿上升真人!!

文笔渣 随便看看就好

虐!!


葬礼1【马嘉祺视角】

       接到刘耀文电话后,我和丁程鑫什么都顾不上了,抓起衣服就冲到机场,也不管有没有私生跟机,买了最近两张从郑州到重庆的机票。


      事实证明是我们想多了。机场冷冷清清,也没有人跟拍,这个长时候,大家应该都在和家人团圆吧...

番外1这不就来了嘛


勿上升真人!!

文笔渣 随便看看就好

虐!!






葬礼1【马嘉祺视角】

       接到刘耀文电话后,我和丁程鑫什么都顾不上了,抓起衣服就冲到机场,也不管有没有私生跟机,买了最近两张从郑州到重庆的机票。

        


      事实证明是我们想多了。机场冷冷清清,也没有人跟拍,这个长时候,大家应该都在和家人团圆吧。我回想起几个小时之前的那通电话

        “马哥,宋亚轩走了,你们不用来,我没事,我撑得住,后面······我可以搞定。”

        那声音极其镇定,甚至有些可怕,仿佛在努力压抑着什么。说实话,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我心里就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哪能放心?

      



      赶到他们那的时候,眼前的一幕深深地刺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至今我都不愿再回忆起那样的场景。刘耀文端坐在沙滩上,宋亚轩倒在他怀里。耀文眼里没有了往日的光彩,那么无助,那么茫然,这表情我真是第一次见。他的手紧紧抱着怀里身体冰凉的宋亚轩,手机早已不知道扔到哪了。

       


      贺儿和严浩翔离得近,比我们先到一步。他们俩就在旁边站着,看着刘耀文。贺儿的耐克嘴罕见地闭上了,只是眼泪簌簌地往下掉,这下真成红眼的小兔子了。翔哥扶着贺峻霖,眼眶也红了。丁程鑫想上前一步安慰刘耀文,却被严浩翔一个眼神制止了。我们一个询问地望过去,翔哥用嘴型说了句

       

       “没用的,试过了。”

        天已经蒙蒙亮了,刘耀文就这样坐了一夜,谁见都心如刀绞。再这样下去,他估计也要不行了。    

       我和丁程鑫强收回下眼眶中的泪水,蹲在他们身边,酝酿了好久才艰难地开口:“耀文,那个······亚轩已经走了,节哀吧,该给他换身衣服了。”

       刘耀文看着远处,似乎没有听到。过了好久,才呆呆的,用极轻极轻的声音喃喃道

       “宋亚轩……他走得不开心,他没等到啊,他没等到烟花绽放。”

       


      他声音沙哑。

      

      我们没来之前,刘耀文一定一个人哭了很久,他小时候很爱哭,宋亚轩也是。后来和宋亚轩在一起了,倒是很少在我们面前哭了。平时性感动听的低音炮此刻听起来却有种说不出的伤感和沧桑,我有些难过,垂下头,我自己都劝不下去了。

        

      这时,我才看清他怀里的宋亚轩。亚轩仿佛睡着了一样,,闭着眼走,脸色有些苍白,但面容很安详。只是在他脸上,有一分遗憾,三分不舍。

       

      宋亚轩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

      

      我有些哽咽,一旁的丁程鑫早已泣不成声。我不断告诫自己:我是队长,我不能倒,我要是撑不住了,弟弟们怎么办?

      

      我硬撑着拍拍刘耀文的肩膀:“咱们带着亚轩回家吧,你可以吗?不行我来背着他。”

      刘耀文总算有了点反应,声音里多了些底气

      “没事儿,马哥,我可以的。”他抱紧宋亚轩,站起来。可能是坐着太久的缘故,刚刚起身的时候趔趄了一下,但他第一反应护住了怀里的宋亚轩,随即稳住了身形,摇摇晃地朝远处走,但双臂捧着宋亚轩是稳稳的,郑重地,像捧着什么稀世珍宝。

       

      对,宋亚轩就是刘耀文的珍宝,稀世珍宝。

       

     从沙滩到房间,刘耀文一直抱着宋亚轩,没让我们沾一下手。

       回到家,该给宋亚轩换洗了。大家都这么熟了,也没必要避讳什么。但刘耀文关上房门,毅然决然地一个人承担下来。我有些担心,想上前帮忙,却被坐在沙发上的丁程鑫一把拉住。

      

    “马嘉茄,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还是把这点最后的时间留给他们自己吧,这是他人最后的二人世界了。”

      我沉默了,静静坐在沙发上,把哭得双眼红肿的丁程鑫楼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的话梗在嗓子里说不出来。也不知道刘耀文怎么样了,事到如今,他们之间早已不止友情、爱情,更多的是亲情。

       他们在孩提时期相识,一成年就确定了心意,一路走来还算顺遂。虽然有些坎坷,但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这一对,本应是我们全团最幸福的,没有经过严浩翔和贺儿的三年生离,没有经过我和丁程鑫所受的非议。

       

      可他们却成了最悲惨的,死别。

       

      我不知道宋亚轩走了,刘耀文会怎么样,他该怎么活下去呀。

       刘耀文是天生勇敢的人,但压倒他只需一丝致命的“稻草”--宋亚轩。宋亚轩走了,大家都很难过,尤其是一直把他看成亲弟弟的我,更何况是刘耀文呢。

     

       宋亚轩最后的日子里,刘耀文推掉了一切的工作,全心全意地陪着他,照顾他。我知道刘耀文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努力憋着不让宋亚轩看出来,他希望他的小孩能开开心心的走,但却唯独忽略了自己的感受。绷了这么久的弦,一下子断了,我怕他会受不了。但这种事,不是说你经历过其他人的生离死别就可以有经验,你永远无法体会当事人的难过,除非你就是那个当事人,刘耀文。

      

     我这个队长做得太不称职了,没能保护好弟弟们。 

     贺儿和翔哥坐在我们对面的沙发上,保持缄默。翔哥从一进门就没说过一句话,又穿着黑色衣服,显得有些阴沉。他心疼地把贺儿楼进怀里,动作很温柔。又抬头看了看我,似乎欲言又止。

      我有点疑惑,借着倒水的机会把严浩翔拉到边上。

     

“怎么了严浩翔?你刚刚想说什么?”

   

  “马哥一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但请你保密,千万不要让刘耀文知道,否则……他会崩溃的。

    

 “什么事?”

    

 “其实亚轩的病,他自己很早就察觉了。我帮他联系过国际一些医疗团队,虽然无法根治他的病,但至少时间可以久一点,我问他要不要去,但他拒绝了。”

     

“为什么?”我握紧手中的水杯,其实心底隐隐约约有答案了。

    

 “他说,如果出国治疗的话,就不能和刘耀文呆一起了,治疗会有后遗症,有可能会谁都不记得了。

   


  他不怕疼,但他怕忘了刘耀文。

      


与其在痛苦中延长生命长度,不如把最好的一面留给自己爱的人,做到真正的厮守。”

      

“所以,这亚轩他自己选择。”

     

 “嗯,所以马哥,亚轩有自己的打算,我们应该尊重他,只是这事不能跟刘耀文说,我怕他会接受不了。”

     

 “好。”

      

      回到客厅时,刘耀文已经从房间出来了。真源也刚刚到了。

       刘耀文的表情像刚才一样的云淡风轻,

      

     “大家进去看看宋亚轩,见他…最后一面。”

      我们挨个进去,宋亚轩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灰色卫衣和黑色阔腿裤,是他最喜欢的,很安详地躺着。

      这是最后一眼了,我心里默念。以后,碗盆就只剩下碗了。

      

“放心吧阿宋,我们回帮你好好照顾刘耀文的。”

      这是我对宋亚轩最后一句话,是承诺,也是句号。

     车来了。宋亚轩真的走了。

     宋亚轩,再见了,你的小秘密,我一定会保密的。

记得小红心小蓝手!!

番外2今年一定更完!

soulmate酸

文轩.虐向.人鱼陨落.最后.刘耀文视角

刘耀文视角

2030.2.24.    最后

       前几天,宋亚轩突然开始长时间陷入昏迷,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我隐约意识到,真正的分开,大概就是这几天了。偶尔宋亚轩清醒的时候,嘴里也不停地念叨我的名字,我几乎每天都守着他,寸步不离。大多数时候他处在昏迷状态,我就坐在床边守着他念叨我们的过去。从2016年相识至今,我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大火后,我们都要天天赶各自的通告,见不到面。但是我们分开从来没超过两个月时间,丁儿说得对,我长大了的确不粘着哥哥们了,但我和宋亚轩互粘。14...

刘耀文视角

2030.2.24.    最后

       前几天,宋亚轩突然开始长时间陷入昏迷,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我隐约意识到,真正的分开,大概就是这几天了。偶尔宋亚轩清醒的时候,嘴里也不停地念叨我的名字,我几乎每天都守着他,寸步不离。大多数时候他处在昏迷状态,我就坐在床边守着他念叨我们的过去。从2016年相识至今,我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大火后,我们都要天天赶各自的通告,见不到面。但是我们分开从来没超过两个月时间,丁儿说得对,我长大了的确不粘着哥哥们了,但我和宋亚轩互粘。14年啦宋亚轩,我们认识14年了。活到现在,我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和你一起度过的呢,真好。

     今天是除夕,从早上开始就能听到窗外的鞭炮声。宋亚轩还在昏迷中,但是他说过,要吃我做的年夜饭,所以我买了很多菜,做了一大桌年夜饭,都是宋亚轩和我最爱吃的。

       过年了,群里也特别热闹。丁儿跟着马哥回郑州过年,自从结婚之后,他俩是一年回郑州一年回重庆。贺儿和翔哥是新婚,今年要在自己家过年,初二去成都陪贺儿拜车,初三的飞机去加拿大看望翔哥的父母。<TNT特别行动小组〉

马哥:我们到家啦,给你们看看六斤(图片)

丁儿:郑州好冷!北方的冬天实在是太冷啦,冻死我了。

小张张:我在吃雪碧鸡翅,自己做的。

贺儿:张真源你悠着点,别把厨房烧了啊。

翔哥:贺峻霖你赶紧把你饭吃完,我妈要给我们打视频了。

我赶紧拍了张年夜饭的图发过去。

      十点多的时候,宋亚轩奇迹般地醒了,但还是很虚弱。我问他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东西。他想了想,有些懊恼:“文哥,我真得吃不下,你陪我说说话吧。”

     “好啊。”我知道这大概是最后一次跟宋亚轩说话了。

      “文哥,我真得特别特别爱你。我现在,最舍不得的人,是你。从喜欢到爱,我们花了三年。我觉得自己特别值得,半辈子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是呀宋亚轩,我也觉得自己特别幸运,遇到真爱的概率是0·000496,但你,偏偏让我碰上了。

      “我这一生还算圆满,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有一个孩子,不能陪你到老。”

       “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小鱼,别再动不动把它送到马哥家了,记得狗狗不能吃辣条哦。”

       “刘耀文,被水烫了之后我特别难过,我痛恨自己的无能,我想去死。当时我站在海滩上,做足了思想准备,鼓了十分的勇气。本来就要走到海里了,突然听见见你喊我,我想在看你一眼。但是看见你,我又想活下去了。那一瞬间,我听见心里有个坚定的声音在说,宋亚轩你要活下去,再绝望都要活下去,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男孩叫刘耀文,他很爱你。从那以后,我再没想过自杀。”

       “快过年了吧,我想再看看烟花,我们去沙滩吧。”    

       他静静地讲,我静静地听。听到这句话,我赶紧展开轮椅,把宋亚轩推到沙滩地。

      我们肩并肩坐着,背景只有汹涌的波涛声和漆黑的天空,几颗星星稀稀疏疏地挂在夜晚。我睁大眼睛努力辨认,天狼星正闪烁,人鱼星则忽明忽暗,似寂似灭。     

      “刘耀文,我好想看看烟火啊。你记不记得近海狂想的时候,我们在沙滩上放烟火,是那种小小的,但是很亮,很美,好怀念啊。

      “刘耀文,谢谢你,照顾我辛苦了。”

      “刘耀文,我想摸摸你的脸,我怕我记不清的样子了,我想记住你的样子。”

      “刘耀文,其实我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可我还一是想再再看一眼绽放的烟花。”

      “刘耀文,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可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啊。”

      “刘耀文,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和你在一起。”

       “刘耀文,我好难受啊,但是我死了,你一定不能难过。”

       “乖,刘耀文,不要哭。”

       “刘耀文,记着我,我爱你。”

       我绝望地闭上眼。放在我脸上的手轻轻地地垂下来,我瞬间脱了力。怀里的人慢慢低下头,不再抬起。我的手背上落了一滴冰凉,是宋亚轩的泪。

      接着,更多的水滴下来,一滴一滴,止不住。是我哭了。

       宋亚轩,对不起,我还是哭了。

       远远的一声爆响,第一朵烟花绽放。美丽又刺目。

       在第一朵烟花升空的前一刻,这个叫宋亚轩的男孩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刘耀文心底最珍贵的东西,回到天上。

      宋亚轩你看,烟花放开了,特别美呢。

      烟花绚花了眼,我再找不到天上的的星星了。

     当一切又回到最初的宁静,天狼星比之前黯淡许多,人鱼星消失。在无比绚烂的烟花里,星星陨落,找不到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不过没关系。那些痕迹,深深地镌刻在刘耀文心里。

      在海底的最深处,人鱼歌声响起,他们在哀叹人鱼星的陨落。

      我的男孩,一定去了特别美的地方看烟花。

      烟花的升起,是新的一年,新的希望,而宋亚轩,永远地定格在了他的26岁。

      他没能等到新的一岁。

      他没能吃到我做的年夜饭。

      他没能看到烟花。

      他怎么会没有遗憾呢。

      谢谢你,我爱你,宋亚轩。



正文完  要月考复习了 20号开始出番外

                                                                 






                                                      

soulmate酸

人鱼陨落(参加婚礼)文轩 虐向

刘耀文视角    微翔霖

2030.2.1.    参加婚礼

      宋亚轩的病情越来越恶化了。常常晚上睡不着,疼得发抖。止疼药也没什么用了,每次他疼得满头大汗,我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请医生来看了,医生只是摇摇头,顺其自然。

       宋亚轩开始长时间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怎么叫他都不开门,可能是不想让我看见他痛苦的样子,但这样让我更难受了。...


刘耀文视角    微翔霖

2030.2.1.    参加婚礼

      宋亚轩的病情越来越恶化了。常常晚上睡不着,疼得发抖。止疼药也没什么用了,每次他疼得满头大汗,我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请医生来看了,医生只是摇摇头,顺其自然。

       宋亚轩开始长时间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怎么叫他都不开门,可能是不想让我看见他痛苦的样子,但这样让我更难受了。

      转眼间到了2.14号,严浩翔贺峻霖婚礼。

      一大早,我拍了拍怀里熟睡的人。他昨晚几乎又是一夜没睡,天快亮了才能睡着,真不忍心叫醒他。

      “宋亚轩儿,你还好吗?如果不舒服的话.婚礼我们就不去了吧,他们能理解的。”

     “没事儿,文哥,我们还是到场吧,我能撑得住。”宋亚轩看似睡得很熟,实际上轻轻一拍就醒了。

      ”那行吧,你赶紧换衣服下楼,我先做早饭去了。”我叹了口气。

       宋亚轩下楼时,早饭刚刚做好。他手里还拿了一只礼物盒。”哟,不错呀,还记得给他们带结婚礼物。”我不由称赞。”

       不,文哥,这是给你的情人节礼物。”对呀!我怎么忘了,今天是情人节呀!我伸手就想拆礼物。宋亚轩阻止了我。

“文哥,这礼物······等我离开了再打开,也算是给你留个念想吧。”好好的,我怎么心里一阵难过呢。

      “好了好了,快吃饭吧,馒头都要凉了。”宋亚轩抓起一个头就往嘴里送。其实他吃不了多少东西,吃了又总是吐,高高大大的山东大汉硬是瘦得皮包骨头。

       婚礼很热闹,也很壕,就连伴手礼都是几千块钱一盒的巧克力,看样子翔哥是下血本了。

      贺儿穿粉西装,翔哥穿白西装。他皮肤本身就属于冷白皮,是我这种怎么防晒都救不回来人最羡慕的。白西装一穿,那高贵的气质,一下就凸显出来了。

        交换对戒,宣誓,一切流程都非常完美,顺利地进行。李总证婚结束下台的时候,还悄悄抹了下眼角,被我发现了。

       交换对戒的时候,宋亚轩下意识地抓紧了我的手,摩挲着我们手上的对戒。我和宋亚轩虽然没有举办婚礼,但戒指这么有意义的东西可不能少。对戒样式很简单,是我们亲手去工坊做的。我的内壁刻着L-0304,宋亚轩的刻着S-0923。我们是彼此的初恋,这也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才艺表演的时候,我推辞不过,跳了段《姐姐真漂亮》,毕竟是有家室的人了,再跳《让一让》这类舞未免有些太不合适了。

       婚礼一直要持续到晚上。下午时候宋亚轩身体不舒服,但是我们不想扫大家的兴,就悄悄回家了,到家了才给贺儿发了消息。可能是他太忙了,也没有回复我们。

       家里空荡荡、静悄悄的。宋亚轩现在24小时需要人照顾,我没办法顾得上小鱼,所以就又送到马哥和丁儿那去了。我帮着宋亚轩洗了把澡。浴室地很滑,又热腾腾的,我担心宋亚轩安全出什么意外,就帮他洗。以前住宿舍的时候,宋亚轩洗澡特别快,我在旁边刷个牙他就洗好了。那时候还会有点热血沸腾,鼻血上涌,控制不住自己,但是现在,看着宋亚轩瘦得只剩骨架的身体,我的心里只剩下心疼。

       从浴室出来的回候,天已经黑了,海边的天总是黑得比陆地早些。该准备晚饭了。中午吃多了,我还喝了点小酒,晚上就来点清淡的吧。我正想着,随手拿起挂在冰箱自侧壁的厨房上的围裙,进了厨房。

       就做香菇青菜粥吧。

       干香菇加水泡开,倒掉水再用温水泡一遍。香米洗于净放到小砂锅里,加水煮沸。趁着这个时候,抓几棵青翠的小情菜,清水下冲几遍,用刀切成碎丁,盛在玻璃碗里备用。宋亚轩不喜欢吃青菜,但是为了营养均衡,蔬菜还是该吃的。米香透过砂锅盖上的透气孔飘出来,真香。捞出已经完全泡开的香菇,切成细丁,随意撒进锅里,用汤匙均匀地搅散,盖上盖子继续煮。煤气调到最小火,火苗徐徐舔着锅底,等到香菇的味道混杂着米香慢慢益出时,火侯就差不多了。出锅前把备好的青菜一股脑地倒进去,关火,用余温焖熟青菜,断生就行了,否则时间久了菜叶发黄就不好吃了。

        我端着碗筷出来的时候,宋亚轩正蜷缩在沙发上看书,是菜谱,他最近好像特别喜欢看菜谱,时不时还拿铅笔在上面写写画画。一开始的时候我什么菜都不会做,马哥无奈之下送了一本菜谱给我。现在我已经成长为中华小当家了。

       “宋亚轩吃饭啦!”

       “知道了,来喽。”

       “好香啊。”打开锅盖的那一刹那,香味四溢。宋亚轩吸了吸鼻子,期待地看着锅里。我用汤匙给他盛了一碗,用象牙白的碗,餐厅橘黄色的灯光打下来,特别温馨。真好,我想。

      真得很好吃。米熬开了花,很稠,伴着香菇的咸香和清爽的青菜,养胃又美味。宋亚轩端着碗,一勺接一勺地往嘴里送。“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护食。”

     “文哥,最近做饭有进步哦,年夜饭就交给你啦。”年夜饭?宋亚轩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吧。

      累了一天了,准备早早上床睡觉。临睡前点开手机翻了翻微博,果然不出我所料,“翔霖婚礼”被顶到了热搜前三。婚礼视频曝光,超话全炸了。

      网友A:我的天我磕了这么多年的CP终于官宣了!!!一上来就是婚礼!太炸了,我可以一辈子做个单身狗,但我的CP 一定要十级床震!

      翔哥官方回复:你梦想成真了。

      我的天,真有你的严浩翔!不愧是敢王!

      网友B:啊啊啊翔霖我!今天是情人节呀这狗粮绝了!       

     贺儿:你估计省了一年伙食费了。(狗头)

      哈哈哈哈哈笑笑死我了。手指轻轻一划,,李总居居然也上了热搜”李飞证婚人”。李总不愧是多年的内娱顶流。底下评论:李飞:心碎。居然还有人在催婚小张张,今天最“可怜”的人应该是他了。

        我猛然记起,贺儿和翔哥合作过一次舞台,是情人,在一周年演唱会的时候。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今天就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明天就是大结局啦 会有点虐 

soulmate酸

文轩 虐向 刘耀文视角 意外

2030.10.9

       在重庆一直呆过了国庆节。天气渐渐转凉了,宋亚轩身体越来越差,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回海南。

       意外发生地突然而然。元旦那天早上,我睡得迷迷糊糊,隐约意识到宋亚轩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我以为他上厕所去了,所以也没太在意。过了一会儿,厨房方向传来“砰”的一声,我惊得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往厨房奔。

       看到厨房的一片狼籍和站在那不知所措的宋...

2030.10.9

       在重庆一直呆过了国庆节。天气渐渐转凉了,宋亚轩身体越来越差,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回海南。

       意外发生地突然而然。元旦那天早上,我睡得迷迷糊糊,隐约意识到宋亚轩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我以为他上厕所去了,所以也没太在意。过了一会儿,厨房方向传来“砰”的一声,我惊得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往厨房奔。

       看到厨房的一片狼籍和站在那不知所措的宋亚轩,我顿时睡意全无。宋亚轩站在一锅打翻在地的牛奶前,束手无策。锅翻了,玻璃杯的碎渣满地都是,他睡衣的袖口、裤腿上也沾了不少。

      知道我来了,他磕绊绊地解释:“对不起一啊文哥,我….我想热牛奶,但是眼睛看不清,牛奶就…翻了。”我见状,赶紧安慰他:“没事儿,这不是有我嘛,我来收拾你怎么样,伤到了吗?”“我…….还好。”

      看样子他一时半会还不能以极度的慌张中走出来,地上也全是玻璃渣,万一踩到了怎么办?我发挥腿特长的优势,一步跨过去,拦腰抱住宋亚轩,一个横抱,再一跨,把他轻轻放到沙发上,其实我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宋亚轩身体和沙发接触的一刹那他的身体还是小幅度地缩了一下,呼吸急促了些,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这一定是伤到了。

        我轻轻掀并他的裤腿,触目之处,一片燎泡惨不忍睹,又检查了手臂、手腕,还好没有腿上的伤那么严重。幸亏家里还有烫伤膏,我赶紧找出来给他抹上。这药还是我第一次做饭时不小心烫着了买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算了,先涂上吧,一会儿收拾好了我再去药店看看有没有其他什么药,这身衣服也潮了,肯定不能再穿了,于是我又给他找了套干净衣服穿上。

        衣服有些大,看起来空荡荡的。宋亚轩坐在沙发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小鱼走过来找他玩,他居然都没注意到。

        回到厨房,我赶紧把一地破烂收拾了,又用抹布把桌上的牛奶擦干净。今天元旦,本来和大家约好一起到我们家附近的一家海餐厅吃饭,这下肯定去不成了。我掏出手机,通知马哥他们。大伙儿对宋亚轩都很关心,临时决定把聚餐改成集体探视来亚轩,丁儿还特别贴心地告诉我们不必做午饭了,他们会带过来。正好,我也没什么心情准备午饭。

        当我做完这一切回到客厅时,沙发上的宋亚轩不见了。我赶紧楼上楼下叫了几声,没人答应,是出去了吗?可他的腿伤得那么重,眼睛也不好,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拖鞋都来不及换,直接冲出去。

        我环顾四周,疯了一样地跑着。终于在一片沙滩上,远远地看见一个灰色的身影。

        是宋亚轩!

       我冲过去。边跑边喊:“宋亚轩!宋亚轩你干什么呀,你回来!你身上还有伤呢!”远处的人似乎听到了,微微转过身。

       待我气喘吁吁赶到时,才发现宋亚轩站在沙滩上,看着大海默默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但似乎并没有我想得那么糟。见我在他面前站定,才慢悠悠地说:“我没事儿,文哥,我就想一个人走走,散散心。”看来是我多想了。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你脚上伤得那么重又看不清,一个人出来太危险了!下次想出来怎么着也要跟我讲声,实在不行把小鱼带着!”

       他静静地,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仿佛按捺下了极大的情绪:“知道了,文哥,我不会再这样了。谢谢你。”

         我长吁一口气。“回去吧,马哥他们一会儿到,别让他们等我们。”

        “真的?都好久没见到大家了,太好了!”

        我们回到家时,翔哥他们已经到了。“亚轩儿你怎么了?哎呀快点,让我们检查检查!”贺儿进门就开始大呼小叫。”

       “哎呀,我没事儿,文哥都帮我上过药了。”“那你下次小心点,有什么事儿让刘耀文做就行了。”

        翔哥把我拉到一边:“最近国际上有个挺好的脑肿瘤研究组织要到中国来,要不要帮你们联系联系?”我想了一下:“过会儿问问宋亚轩意思吧,我尊重他的意愿,他其实……很痛苦。”“好。”

       丁儿和马哥晚了点到,是给宋亚轩买药去了。照例,问了下宋亚轩的情况。”小张张去拿饭了,他正好顺路,一会儿过来。”马哥解释道。

        等到人都到齐了,翔哥在餐桌上宣布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贺儿和我,准备结婚啦!”“真的?”所有人都放下筷子,一脸震惊。

       “贺儿你不是一直不肯的嘛,怎么突然同意了呢?”丁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五双眼睛齐刷刷地盯向那两人,毫不掩饰眼里的八卦神情。

       “这不是……在国外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一到晚上我就有点害怕,要跟严浩翔一起睡,睡着睡着就..…生米煮成熟饭了嘛。”贺儿有点不好意思。翔哥也有点尴尬,他一向洁身自好,自律性很强的,怎么到了贺儿这就….但还是有些傲娇地揽过贺儿的肩:“没事儿啊贺儿,反正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我们现在也只差张证了!”

      “婚礼呢?办吗?打算什么时候办?”小张张忍不住追问。“办!当然办!仪式感可不能缺!”翔哥一挥手,“本来我打算办两场的,国内一场,国外一场,但是贺儿嫌麻烦,所以只在国内办一场啦,不过亲戚朋友该请的一个也不能少。”啧,不愧是有钱人,看样子是又要买个山庄下来办婚礼。

       翔哥仿佛和我心有灵犀,”挑个山清水秀的山庄,顺便送给贺儿当结婚礼物。”

       接下来是贺儿的喋喋不休。”我跟你们说,一定都要来啊,我们打算请米其林大厨做主厨,不吃就亏了哟!还有你,张真源,你来当伴郎,人家婚礼抛花球,我打算抛个大金链子,你要是到时候接到了,不仅能发财,还能预示下一个找到幸福的人就是你。”

       “好啊,需要才艺展示嘛,我可以跳女团舞的哦!”小张张笑容灿烂。

      “证婚人呢?”我忍不住多问了句。我记得丁儿和马哥在冰岛举行婚礼的时候,李总本来说要去的,但是因为太远了,他老人家身体受不住颠最后也没去成。

       “当然是李总啦!这回他总算能来见证我们的爱情了。”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

       “婚期订在什么时候?”“2月4号情人节,向粉丝公开。”

       “真秀,你们胆儿可真大。”宋亚轩都忍不在称赞。”

        “那可不,爱一个人就要让所有人知道,遮遮掩掩太没意思,也太不负责任了。”不愧是翔哥,这才是他呀。

发个预告,明天文轩里有微翔霖



soulmate酸

文轩.虐向.婚后旅行(重庆)

重庆

       终于又回到重庆。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也是我和宋亚轩初识的地方。那一年我12岁,他13岁。

        他不知道的是,在还未正式见面之间,身为试训生的我,经常会在下课之后去练习生的训练室看他。他唱歌很好听,长得也特别漂亮。以至于我曾一度认为他年纪比我还小,后来慢慢认识了才发现他是哥哥。不过没关系,这并不妨碍他是花。

        不知道为...

重庆

       终于又回到重庆。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也是我和宋亚轩初识的地方。那一年我12岁,他13岁。

        他不知道的是,在还未正式见面之间,身为试训生的我,经常会在下课之后去练习生的训练室看他。他唱歌很好听,长得也特别漂亮。以至于我曾一度认为他年纪比我还小,后来慢慢认识了才发现他是哥哥。不过没关系,这并不妨碍他是花。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练习生里,我跟他关系最好。我们经常在课后打打闹闹,每次出外务,我们都无比巧合地分在了一个房间,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小时候我怕黑,他也怕黑,睡觉不敢关灯,但是一起睡的时候,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宋亚轩睡觉有个小习惯,一定要我面向他睡,不能侧过身,我也喜欢抱着他。宋亚轩手长脚长,那么大一只往床上一缩居然只有一团。睡觉前我特别喜欢捏他的脸。软软白白滑滑的,比摸自己的脸舒服多了。

        出道前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呆在重庆。重庆我熟,所以经常拉着他到处乱跑。刚开始,我普通话不怎么好,硬是把宋亚轩带出了点重庆口音。

        在重庆玩丧尸岛的时候,其实我也很怕,但是在宋亚轩面前,我千万不能怂。丧岛特别吓人,我哭了倒还好,但是看到宋亚轩也哭了的时候,我心里更多的不是害怕,而是慌张。怎么办?宋亚轩哭了…现在想想,大概从那时起,我就心动了吧。

        嘉陵江奔腾而过。“宋亚轩啊,老实交代,你是从什么时候对我动心的,嗯?”

        “丧尸岛的时候,你自己也很害怕,但手一直牵着我,护着我,当时我就觉得你特别负责任,值得我依靠,还有···我们文哥特别帅呀!”

         嗯,不愧是小宝贝儿,这么会说话。家族运动会的时候,我和宋亚轩被分在一个组。摔跤他和苏新皓一组,师弟力气特别大,我一直在惴惴担心他会受伤,还好没事儿。

          十八楼的私生问题特别严重,我们团当时到哪儿几乎都会被私生尾随,重庆地形我熟,我就带着宋亚轩到处躲。宋亚轩不认路,我也只好等他,摄像机都被我弄丢了,但我不能丢下宋亚轩。

          我的爱人,我要保护他,和他共进退。

         在重庆,我们拒绝了父母让我们在家住的好意,找公司租下了当年在重庆的宿舍。这么多年过去了,里面的东西都没怎么变,保存得好好的。立刻有种时代少年团再次重聚的感觉。

         我们拜访了当年的舞蹈老师。严师出高徒,当年老师对我们特别严厉,当时我还不理解,现在特别感激她。没想到老师对当年的事还记忆犹新。“刘耀文你当时跳蹈跳错动作了被我打哭了,宋亚轩第一个过去安慰你,当时我还觉得这孩子真懂事,现在看来,原来是爱情啊。”

        宋亚轩不好意思地腼腆笑,说:“文哥对我也很好啊,舞蹈方面经常指导我,帮我枢动作,互帮互助之间萌发了爱情嘛。”哎呀,我小宝贝就是这么会说话呢。

       “刘耀文,重庆承载了我们太多的回忆,多呆一段时间吧!

       ”嗯,好,听你的。“

        9月23号是我的生日。很多年没有在重庆过生日了,成年后的大部分生日,都是在赶通告里度过。今年不一样,有宋亚轩陪我过。

        早饭是宋亚轩煮的长寿面,只不过改成了重庆小面,我最爱吃小面了,而且要多加辣才好,回重庆之后,几乎每天一碗小面。宋亚轩还给我在碗底藏了鸡蛋。

       “文哥,祝你25岁生日快乐,未来可期!”宋亚轩笑盈盈地注视着我。

        在他的凝视下,我尝了第一口面。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咸?其他味道倒还好。

       “宋亚轩儿,你也来尝一口吹。”宋亚轩俯下身子,尝了一筷子面。”“嗯···味道淡了点儿,其他还行。”

        淡了?难道是我产生幻觉了?不对!我猛然意识到,味觉,宋亚轩也快失去了,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还以为是我要过生日他给激动的呢,谁想到是病情又加重了!

       “没事儿,我觉得挺好的,谢谢你的心意呢!”虽然我快被咸死了,但是为了不让宋亚轩失望,我还是硬着头皮吃完了。

       上午的时候,其他5个人也发来了祝福。翔哥这几天把贺儿“拐”到国外去了,准备“连哄带骗”跟贺贺儿把证领了。他还算是有点良心,,给我寄了一双最新款的球鞋。贺卡里里写着:“生日快乐,翔霖。行吧,连署名都是两个人的,看来翔哥好事将近了。

        丁儿和马哥也送了祝福,还发了一段小鱼的视频给我。两个月不见,小鱼真的长大了一圈,以前我对它疏于管教,宋亚轩又宠着它,所以基本上是散养。现在他居然学会听指令,“坐下”“站起来”学得特别好。视频的最后,丁儿开玩笑地说:“你们在外面好好玩吧,我们俩在家帮你们带“孩子”。”

       虽然这是玩笑话,但我的感激是真的,这些年,多亏他们在我们身后支持我们,帮助我们,我和宋亚轩才能这样顺利地一直一直走下去。

       晚点的时候,爸妈喊我们出去吃火锅,还特地准备了一个蛋糕,是小猪佩奇的。嘿嘿,那可是我的最爱。宋亚轩不怎么吃得下辣,胃口本就不太好,所以没吃什么。     

       我妈有些担心,但她也不好讲,只跟我说:“你好好照顾宋亚轩啊,听见了没?”又转头叮嘱宋亚轩;“你要好好休息啊,想吃什么就跟刘耀文讲,他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告诉我们,看我不打他。”

        听了这话,我有点揪心,妈,您也太偏心了吧,我哪敢对宋亚轩不好啊。说起来,我爸妈其实挺开明的。当初我选择向他们坦白的时候,妈有些震惊,但她很快冷静下来,说:“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亚轩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对人家啊。”这代表爸也默许了。家人的支持,对于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许愿的时候,我比25年中任何一次许愿都要虔诚:十年前,我的愿望是发展越来越好,早日实现梦想。而现在,只要宋亚轩身体平安,活得久一点或者······痛苦少一点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抱住宋亚轩,他破天荒地主动吻了吻我,我抱得更紧了些。

       “文哥,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他闷声说。

       “嗯,谢谢亚轩儿,我们睡觉吧。”

      我内心OS:宋亚轩,你知道你这个礼物我等了多久吗?


soulmate酸

文轩.旅行(山东南京上海)虐向.刘耀文视角

山东

         “爷爷,很久没来看你了,我都快有点记不清你的样子了,我很想你啊,爷爷。”宋亚轩站在他爷爷墓前,喃地自言自语。

         “我现在很好,过得很开心。”

         ”我爱上了一个男孩,他叫刘耀文,您知道的,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前阵子我们结婚了,可惜您没看到,他人很好,也很会照顾我,您可以放...

山东

         “爷爷,很久没来看你了,我都快有点记不清你的样子了,我很想你啊,爷爷。”宋亚轩站在他爷爷墓前,喃地自言自语。

         “我现在很好,过得很开心。”

         ”我爱上了一个男孩,他叫刘耀文,您知道的,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前阵子我们结婚了,可惜您没看到,他人很好,也很会照顾我,您可以放心了。”

        我快步走上前,揽住宋亚轩的肩,对着墓碑上和宋亚轩有几分相像的老人,诚恳地说:“爷爷您放心,我会好好对宋亚轩的,绝对不会辜负他,您就放心地把他交给我吧。”照片上的老人仿佛笑意更深了一些。

       我攥紧宋亚轩的手

       不要怕,有我在,我会陪你走到最后的。

上海

       上海对于我们来说,意义非凡。

        记得是个炎热的夏夜,我们参加完活动,工作人员带我们来黄浦江边看夜景。江边的风很凉爽,却吹得我有些头脑发胀,晕乎乎的。宋亚轩帮我拍照发微博,虽然这事儿我们不是第一次干了,但凑在一起看照片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冲动地脱口而出:“宋亚轩儿,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呀!”

        宋亚轩听了立刻就惯住了,而后表情严肃起来想了一会儿,认真地回答我:“好啊,我等你这句话已经很久了呢。”

        我震惊之余又有些意料之中。之后的每个夏天,都会让我想起这个夜晚,少年满怀激动,选择了一生的意中人。

        黄埔江岸,身后是繁华的魔都夜景,定情之畔。

南京

      既然都到上海了,何不去一趟南京?很多年都没尝过正宗的鸭血粉丝了,再尝尝熟悉的味道,似乎回到了一周年演唱会的时候。

      那时候因为疫情,所以是线上演唱会,没有观众。不幸中的万幸,爸妈和弟弟来了,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他们了。虽然每天都视频,但是见到真人思念还是呼啸而至。 

    没有观众,但是有千万根应援棒;没有粉丝打call,但是有爸妈的呐喊助威。按时长大,我们都在按时长大,彩带落下的瞬间,我们深深鞠躬。面向粉丝,面向父母,也面向我们自己。

     纷纷扬扬的彩带中,我和宋亚轩对视,心意相通,少年的年少轻狂,多了一份骄傲,一份自豪。

       结束时的“TNT”“按时长大”是对我们的祝福,也是对我们的期许。

       万事胜意,莫过于汤的味道没变,身边的人也未曾离开。

soulmate酸

文轩.虐向.刘耀文视角.婚服照

2020.7.1.          婚服照

       今天去拍婚服照。结婚证在求婚的第二天就领过了,所以现在,我和宋亚轩是合法夫夫了。

       前几天偶然翻到我们小时候的照片,那时候真得好稚嫩啊,每天也只会打打闹闹,啊不,是打情骂俏,也不是非常明白对方的心意。要是再早些就好了,所幸的是,我们没有白白蹉跎这些年。朋友圈里红本本“合照”获得了一系...

2020.7.1.          婚服照

       今天去拍婚服照。结婚证在求婚的第二天就领过了,所以现在,我和宋亚轩是合法夫夫了。

       前几天偶然翻到我们小时候的照片,那时候真得好稚嫩啊,每天也只会打打闹闹,啊不,是打情骂俏,也不是非常明白对方的心意。要是再早些就好了,所幸的是,我们没有白白蹉跎这些年。朋友圈里红本本“合照”获得了一系列的祝福,翔哥表示,他也要和贺儿尽快落实这事,就是贺儿一直不同意,翔哥一向是宠着贺儿的,也没有强求他。马哥和丁儿问我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我和宋亚轩商量了下,他不想办婚礼,费时费力,我也正好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所以就不打算办了,但是该有的结婚照还是要拍的。

       托李总找了以前合作过的一个非常优秀的摄影团队来拍摄,摆pose凹造型这些都不算什,么,但是在拍摄风格上,我和宋亚轩出了分歧。我想拍高冷富贵风的,毕竟结婚就这一次,不穿个西服正式一点未免有些敷衍。但宋亚轩想拍日常风的,穿着宽松的衬衫和家居服拍一拍日常。

       我向来认定的事就会坚持到底,宋亚轩平时脾气软得很,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件事上就是不肯让步。到最后,他脸色有点发白,眼泪都快出来了,我一下就服软了,“好吧,听你的,小宝贝儿说了算。”他这才心满意足。回到卧室,他一下瘫在床上。我问他刚刚是不是又不舒服了,他很难受地“嗯”一声,俯身在床头柜里找药。我既心疼又愧疚,刚刚我也真是的,怎么能忘了他现在还是个病人呢,真是的,我都不想评价我自己了。

        吃了药休息会儿,我刚要向宋亚轩道歉,他却抢先一步摆摆手,”我没事儿,文哥你真得不用自责。刚才我也是没控制好情绪,忘了医生叮嘱,让你担心了。”哎,我还能说什么呢。      

    看着斜靠在床头,有些虚弱的宋亚轩,我心里真是百感交集。下午的拍摄进行得很顺利,毕竟当了这么些年艺人,这点基本技能我们还是很过关的。最后的时候,摄影师突发奇想,让我们牵着小鱼照一张。宋亚轩抱着小鱼,靠在我怀里,我搂着他的肩。那一刻幸福来得很突然,是多么真实,我真想间就定格在这一瞬,那样的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没有病痛,没有争执,只有快乐和安宁。

        我把出来的成片选了一张最好的,挂在卧室里。照片上的我们,光着脚,站在沙滩上,卷起裤脚,看着对方,背景是蓝天白云和大海,挂在床对面的墙上,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见,清爽又温馨。宋亚轩也很开心,他说这是他拍过最有意义的一套照片。就让这快乐生活继续下去吧。


soulmate酸

人鱼陨落(2).搬家

虐向

刘耀文视角

勿上升真人!

无女化!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勿喷


2030年3月4日.      搬家

       海边的房子终于装修好了,我想,这应该是亚轩喜欢风格。多亏了翔哥,花重金请来了国内外最好的设计师和装修队。房子面朝大海,卧室装了一整面墙的落地窗,宋亚轩拉开窗帘就能看见大海,推开窗子就能呼吸到最新鲜的海风。医生说了,良好的生活环境有利于放松心情,缓解宋亚轩的病情。卧室的床并没有很大,反正从小宋亚轩就喜欢和我挤一个被窝,床大了也没用...

虐向

刘耀文视角

勿上升真人!

无女化!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勿喷




2030年3月4日.      搬家

       海边的房子终于装修好了,我想,这应该是亚轩喜欢风格。多亏了翔哥,花重金请来了国内外最好的设计师和装修队。房子面朝大海,卧室装了一整面墙的落地窗,宋亚轩拉开窗帘就能看见大海,推开窗子就能呼吸到最新鲜的海风。医生说了,良好的生活环境有利于放松心情,缓解宋亚轩的病情。卧室的床并没有很大,反正从小宋亚轩就喜欢和我挤一个被窝,床大了也没用,小点还能更有安全感。

     

  一楼有个录播厅。麻烦小张张把宋亚轩所有的乐器都拿过来了,很多也很沉。这样拜托他,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下宋亚轩该开心了,想唱歌就可以录下来,我也能欣赏欣赏。游戏房里放了我们都喜欢的SWATCH,趁着他还能玩,就多享受享受快乐的游戏时光吧。

     

 今天是宋亚轩生日,喊了大家一起来庆祝。千万不能提和生病有关的事,要开开心心的呀,亚轩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这幢别墅,我买下来了,希望可以承载他最后的欢笑,这样他走了以后我也能有个念想。等我也老了,到油枯灯尽的地步,就把这些都怀念一遍,到了世界的另一端,见到宋亚轩,也能好好和他聊聊天。真得好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啊,五官皱在一起,甜甜的,要多看一看呢。小马哥和丁儿烤了烧烤,超级好吃,他们还特意准备了亚轩喜欢的土豆片和肉串,太贴心了。好好想想,大家好久都没像这样聚在一起了。虽然是这样,我们的感情可一点都没淡。

      

 吃饭的时候我们玩了国王游戏,贺儿果然是好运降霖,抽了国王。缘分也是巧妙,他居然选中了我和亚轩,让我背着亚轩绕着房子跑一圈。亚轩真得轻了好多,虽然他不想让我担心,不表现出来,可我也知道,病痛真得很折磨人,他只是不想让我担心罢了。

    

   哎,真希望明年的今天也能这样开心就好了。对了,宋亚26岁生日快乐,我们一起度过的第12个生日。

      

 宋亚轩,你要活得久一点。

     

  宋亚轩,我爱你。






soulmate酸

人鱼陨落(文轩)

虐向

刘耀文视角

勿上升真人!

无女化!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勿喷

看完记得小红心小蓝手不要钱的!


      宋亚轩最后的日子,过得很快乐。


 得知自己已经确诊恶性脑部肿瘤之后,他没说什么,仿佛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刘耀文看着他的表情似乎快哭了,他倒反过来安慰:“文哥,别难过,真可惜啊,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刘耀文一听他的话,更伤心了,但再想想,自己也无能为力。...


      

虐向

刘耀文视角

勿上升真人!

无女化!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勿喷

看完记得小红心小蓝手不要钱的!


      宋亚轩最后的日子,过得很快乐。

     

 得知自己已经确诊恶性脑部肿瘤之后,他没说什么,仿佛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刘耀文看着他的表情似乎快哭了,他倒反过来安慰:“文哥,别难过,真可惜啊,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刘耀文一听他的话,更伤心了,但再想想,自己也无能为力。

     

  回去之后,他打了一个电话给马嘉祺。

     

  电话那头的马嘉祺沉默很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刘耀文都要怀疑马嘉祺是不是睡着了,才听见一句轻轻的:“那就做点什么,让他最后的日子快乐点吧。”

        

是啊,让他走得开心些。刘耀文想。如今,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他猛然记起,早些年宋亚轩说过,老了以后要和老伴在海边买一幢别墅,安享晚年,当时小张张还开玩笑说老伴可男可女,自己那时候还觉得搞笑,现在反倒成真了。既然这样,那他何不提前开始养老生活?甚至······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里浮现。

      

 宋亚轩,别的爱人有的,你也要有。

       

宋亚轩,你有我,刘耀文。

       

留给刘耀文的时间不多了。事出突然,他召集了另外五个兄弟高量着策划。丁程鑫刚刚知道刘耀文的计划时,先是大吃一惊,后面很快镇定下来,欣慰感扑面而来。最小的弟弟终于长大了,找到了自己心之所爱,也懂得疼人了。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刘耀文的倒计时计划开始实行。“宋亚轩最后的日子一定会很快乐。”


刘耀文坚定地告诉兄弟们,也是在告诫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