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人鱼陷落

344.8万浏览    5470参与
玫瑰瑰瑰QAQ

斯哈斯哈,兰波太可爱了!

致白楚年:关好你家马桶盖,我不走寻常路,嘿嘿😁

斯哈斯哈,兰波太可爱了!

致白楚年:关好你家马桶盖,我不走寻常路,嘿嘿😁

好好学习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小狗给我的印...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小狗给我的印象其实是这样的。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小狗给我的印象其实是这样的。

牟点
原耽语擦,磨皮对戏 还在为没有...

原耽语擦,磨皮对戏

还在为没有剧组而烦恼吗,那就来870069685吧~

原耽语擦,磨皮对戏

还在为没有剧组而烦恼吗,那就来870069685吧~

芊沫

记梗

丫的,好想写蔼蔼和小狮子的文。

小狮子不忍心吃漂亮的小魔鬼鱼,嘴上说要烤了吃,其实偷偷放宿舍的大浴缸里,出去买鱼缸的时候,回来后突然多了一条美人鱼。

自恋的小狮子以为是看上他的小o投怀送抱,好言相劝,说自己没成年。

“但是你这个长相成年之后咱们两个还是有希望的。”

蔼蔼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尾巴一甩,恢复了人身。

小狮子的面红耳赤,立刻把浴巾裹在小鱼身上,小鱼觉得白布像永生幽灵,看着就恶心。就和小狮子拉扯起来了。

顺着味找来的小白发现自家儿子拿着浴巾,另外一个小a和儿子拉扯一条浴巾。

看起来像一个好色小a要非礼宝贝儿子。

怒上心头,抬手就想把这小a泯灭成玻璃珠。

小鱼突然说话...

丫的,好想写蔼蔼和小狮子的文。

小狮子不忍心吃漂亮的小魔鬼鱼,嘴上说要烤了吃,其实偷偷放宿舍的大浴缸里,出去买鱼缸的时候,回来后突然多了一条美人鱼。

自恋的小狮子以为是看上他的小o投怀送抱,好言相劝,说自己没成年。

“但是你这个长相成年之后咱们两个还是有希望的。”

蔼蔼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尾巴一甩,恢复了人身。

小狮子的面红耳赤,立刻把浴巾裹在小鱼身上,小鱼觉得白布像永生幽灵,看着就恶心。就和小狮子拉扯起来了。

顺着味找来的小白发现自家儿子拿着浴巾,另外一个小a和儿子拉扯一条浴巾。

看起来像一个好色小a要非礼宝贝儿子。

怒上心头,抬手就想把这小a泯灭成玻璃珠。

小鱼突然说话:我不喜欢白布,但是我想蔽体你能帮我吗?

小白尴尬,小狮子无语,蔼蔼一脸懵懂

后来蔼蔼和小狮子在蚜虫岛待了半个月。约定在小狮子18岁的时候去找他。

“每个月的今天我都会送一枚海螺到岸边,里面有我想跟你说的话。”

但当小狮子18岁的前半个月,蔼蔼偷偷的进了岛上,却看见小狮子留下的信。

“人在ioa,勿念。旁边的盒子叫手机,你爸爸会教你用。”

但其实这几年他为了能和小狮子说的上话,已经自学了很多人类的知识。

在蔼蔼没回海之前,兰波其实已经看出来了。

“你有能力了之后,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于是蔼蔼给了自己两年时间,也给了小狮子两年时间。

练足武力值后投奔言言锦哥,去了小狮子做任务的地方。

去的时候看见小狮子和一个漂亮小o(搭档)谈笑风生,气的拿水花钢鞭子直接抽在小狮子身上。

“蔼蔼 我好想你。”小狮子回头。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蔼蔼一下心软,假装冷酷的退到一边。

于是开始的没羞没臊的早恋生活。

先是抢回人偶师为了给厄里斯换一个眼珠而抢的有净化功能的宝石。

当然打不过,最后用一袋子兰波有更好净化能力的珍珠换走了宝石。

(没有私房钱但是怕蔼蔼还没有零花钱花的小白偷偷把兰波不要的眼泪都捡了起来。)

然后因为曾经被当做实验体改造过身体的年龄总是改变。

有一次直接缩成七岁正太,被夏乃川抱着上街,到处宣扬是童养媳。

小狮子20岁的时候,他拿着兰波签过字的短袖去求兰波把蔼蔼交给自己。

兰波面无表情的掏出两个红本本,说是给白蔼星的生日礼。



一世随心

人鱼陷落阅读体21

【“你让他拿狙还不如……”毕揽星欲言又止。

 什么也没有打中,还把图书馆里专心捡物资的无人生还队员给惊动了。

白楚年闭着眼睛安慰:“打的挺好的,再来一枪,打电梯上那个。”】

『哈哈哈,打的挺好的。』

『可以可以,鼓励式教育。』

『闭眼吹』

陆言脸红的不像话。

白楚年笑出声:“鼓励还是要鼓励的,这不挺好的。”

韩行谦:“盲目的溺爱是不对的。”

兰波:“挺好的。”<眼神威胁>

【毕揽星无奈地去擦战术匕首了,陆言还在乱开枪,兰波张嘴接狙击枪里蹦出来的弹壳吃,白楚年翘着腿哼歌,场面一度痴呆。】

『毕揽星好无奈啊,哈哈哈』

『自己的老婆自己宠』

『兰波好可......

【“你让他拿狙还不如……”毕揽星欲言又止。

 什么也没有打中,还把图书馆里专心捡物资的无人生还队员给惊动了。

白楚年闭着眼睛安慰:“打的挺好的,再来一枪,打电梯上那个。”】

『哈哈哈,打的挺好的。』

『可以可以,鼓励式教育。』

『闭眼吹』

陆言脸红的不像话。

白楚年笑出声:“鼓励还是要鼓励的,这不挺好的。”

韩行谦:“盲目的溺爱是不对的。”

兰波:“挺好的。”<眼神威胁>

【毕揽星无奈地去擦战术匕首了,陆言还在乱开枪,兰波张嘴接狙击枪里蹦出来的弹壳吃,白楚年翘着腿哼歌,场面一度痴呆。】

『毕揽星好无奈啊,哈哈哈』

『自己的老婆自己宠』

『兰波好可爱,怎么什么都吃』

『子弹壳也可以吃,兰波强大。』

『场面痴呆真的好好笑。』

【白楚年:“没看明白吗,因为你刚才那几枪人家把我们当傻der了。”

陆言:“艹,那你让我开什么枪?”

白楚年托腮笑笑:“这么可爱的小o,当然要随便指挥一下。”】

『白楚年你真的好坏,哈哈』

『随便指挥一下』

『可爱小o,兰波给他上家法』

白楚年略带心虚的看了看陆上锦,极有求生欲的看着兰波:“宝贝儿。”

白蔼星:“爸爸喜欢可爱小o。”

白楚年:“我最喜欢兰波,没有之一,兰波就是可爱小o。”

陆言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

…………

作者:

努力更新。

谢谢大家!

暮汐若吖

星星的夏天9

夏乃川×白蔼星


快完结了,大概再写两篇?一个小夏的考试,一个长大后(好开车?)反正差不多了吧


————*—————*—————*————


夏乃川现在坐在一个拉着窗帘的小黑屋里数星星。

手被绑在身后的铁床栏杆上。

正悠闲的数头上出现在的那种还会转圈圈的星星。


意料之中罢了,夏乃川此刻沉稳的就差出家了,就是不知道寺庙要不要头上有个包的出家人。


是这样的,完成任务后,他们坐在抵达蚜虫岛那晃晃悠悠的船上昏昏欲睡,周围的人基本上都随着摇晃累的睡着了,体贴的夏乃川一路子上都在尽量把白蔼星按头让他睡一觉,但是……呃,白蔼星精力充沛。


最后到了夏乃川终于也坚......

夏乃川×白蔼星


快完结了,大概再写两篇?一个小夏的考试,一个长大后(好开车?)反正差不多了吧


————*—————*—————*————


夏乃川现在坐在一个拉着窗帘的小黑屋里数星星。

手被绑在身后的铁床栏杆上。

正悠闲的数头上出现在的那种还会转圈圈的星星。


意料之中罢了,夏乃川此刻沉稳的就差出家了,就是不知道寺庙要不要头上有个包的出家人。


是这样的,完成任务后,他们坐在抵达蚜虫岛那晃晃悠悠的船上昏昏欲睡,周围的人基本上都随着摇晃累的睡着了,体贴的夏乃川一路子上都在尽量把白蔼星按头让他睡一觉,但是……呃,白蔼星精力充沛。


最后到了夏乃川终于也坚持不下去头一歪就睡着了的时候,白蔼星趴在他怀里捏着个刚才路过一个集市一眼看中夏乃川给他买的和毛茸茸挂件,兴致勃勃精力充沛。


好吧,人鱼到底是个什么神奇的物种。


抵达蚜虫岛的时候叫醒他们的不是船夫,也不是学长,而是白蔼星。


他猛的一嗓子daimi惊醒了所有人。


收到惊吓的夏乃川甚至爬起来就抱住了枪。


当然他没有看到敌人,而且看到了……

呃……黑着脸的白楚年。


一低头,发现白蔼星还趴在他怀里。

哦。

懂了。

 

夏乃川清醒的把老婆抱了起来,交给

再然后就是他被套了个……

哦,没套东西,就这么直直白白的锁脖扔进来的。

敢反抗吗,不敢。


那是他见过他偶像第一次这么生气。


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应该被气的挺厉害的。


夏乃川抱着膝盖开始思考等会怎么才能在没被打死前解释一下。


不对,不是解释,是正式见家长。


***


“daimi~ 小夏哥哥又没做错什么,daimi不打他好嘛~”


小鱼儿乖巧可爱惹人爱的拉着白楚年的衣袖软萌萌的撒娇。


“蔼蔼说什么都对啊,蔼蔼乖,蔼蔼真可爱……哎不对,什么玩意,什么哥哥,别窜辈分!那是叔叔!”

看到可爱儿子撒娇就忍不住父爱爆棚但是猛的反正过来的白楚年努力板着脸。


兰波冷冷的依着门看着这边。


“爸爸~”

白蔼星开始施展新学的那套。


“哎~爸爸的乖宝!!”

依旧中招的白楚年。


已经依旧冷着脸的兰波。


好了这俩没希望了。



于是英勇的兰波打破了这循环,破开隔壁的门,提着小狮子就扔到了父子俩面前。


“小夏哥哥你怎么了!呜呜呜谁欺负你了,蔼蔼打他!”

看到男盆友进来,马上就抛弃亲粑粑的小鱼扑到夏乃川身上哭。


白楚年:打回去这倒也不必。


白楚年:(努力冷静)

“来,我们谈谈,夏乃川你坐哪,对我们谈谈,啊别的先不说,我们蔼蔼年龄不大你知道吧”


夏乃川:(匆忙解释)

“我我我知道!!您放心!我一定会代替您们把蔼蔼照顾的白白胖胖!绝对不出轨,劈腿我现在就天大五雷轰!”


白蔼星:(不知道瞎掺和)

“daimi!小夏哥哥对我特别好!”


白楚年:

(温柔/“什么哥哥,蔼蔼乖,听话,是叔叔。”

(转头怒骂/“蔼蔼在我们这边都是娇生惯养的,到你哪里瘦了怎么办!你又不是本市的,这属于远嫁!”


夏乃川:“您放心!!我爸就我一个孩子!!以后我家公司是我的!!而且这不属于远嫁!我已经决定为了蔼蔼毕业后放弃去PBB就打算留在IOA了!”


白楚年:(沉默)

“你爸爸你叔叔知道你叛变了吗”


夏乃川:“知道!我爸爸特别支持我!我现在不管是学习还是训练都评分很高,我有能力保护蔼蔼!”


白蔼星:(依旧啥也不知道)

“对对对!”


兰波:(冷笑)“有白蔼星在,这事绝对成”


白楚年:“我跟你说,蔼蔼早上收了欺负,中午我巴掌和脚印还没出现在你身上,那就属于远嫁,还有,现在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虽然不可以私自斗殴,但是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没人看到!(旁边那俩是鱼)我们打一架!”


当然架没有打成功。


主要是一家三口两个阻拦,这让白楚年很不好发挥,万一一不小心伤到了亲亲老婆和乖宝儿子可就不好了。


还有一个就是言逸居然飞过来了,要亲自主持这一次的分类选科。

由于夏乃川找不到,电话已经打到白楚年这里了。


主要是夏乃川的被白楚年没收了。兰波除了发个朋友圈不是很经常使用手机,白蔼星没顾上看消息。



 蚜虫岛的分科同样选择实训观察,分为训练基地和场外实训两个环节。


训练基地的基本可以确定这个学员要分和划到哪一个类,场外实训则更进一步确定。


所以平时的出任务小实训基本属于练习题,训练基地属于期末,场外实训属于新手培训。


这也是一个展示实力的机会。


这场考试于下一周进行。


所以其实言逸大可不必现在飞过来,所以到底是来开通告会的还是来看热闹的就不知了。


反正白楚年气鼓鼓的抓着老婆儿子缩在教官宿舍里,把那头小狮子扔出去了。


再把儿子捆叭捆叭扔进他自己的小床上去,由自己抱着香香老婆躺进床上。


盖着棉被纯聊天。


“哎老婆,你真的觉得夏乃川还行?”

拉着小被被的缩在被子里弱小无辜的白楚年侧过头问兰波。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我观察过他,他有进化到A3的潜能,理论上是配的上蔼蔼的等级的,而且吧…”

兰波一边回答着,一边皱着眉头踢被子。

对他来说,哪怕化成双腿,也有一些热,而小白抱着他拉着被子包括的紧紧的。


结果刚踢开,就被白楚年又拉了回去。

兰波 : 生气💢


“所以老婆,所以什么?”

白楚年丝毫没有察觉兰波已经要生气了。


“那只小狮子知根知底,所以小白,你能把我放出去吗?我很热”

兰波生气💢。


“哦哦哦哦哦哦,老婆我错了我现在就跪榴莲,话说你说那个狮子有没有动蔼蔼?”


“没有,虽然人鱼重欲,但是如果喜欢的人不同意的话也不会强求的。当然,前提是很喜欢那个人。”

“哦哦哦那就好,他要是动了我现在就出去撕了他”


“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还不错,所以,我允许我孩子和他交往。如果有一点点不好……再动手也可以”

兰波坐了起来表情认真。


“老婆,我发现你口头上嫌弃蔼蔼,其实观察的还挺仔细哦”

白楚年调侃。


“那到底是我们的孩子,而且,你很喜欢他”

我真的不是马凤英

出人鱼陷落印特签1本,私聊问价

出人鱼陷落印特签1本,私聊问价

明空

有没有写兰波攻了小白的文啊!!!好想看,好馋✧*。٩(ˊωˋ*)و✧*。

有没有写兰波攻了小白的文啊!!!好想看,好馋✧*。٩(ˊωˋ*)و✧*。

小鱼硬糖💃
自己搞了点小东西印😋

自己搞了点小东西印😋

自己搞了点小东西印😋

把熊吃掉的月

谁能不为啵啵鱼和猫猫头的爱情落泪呢

谁能不为啵啵鱼和猫猫头的爱情落泪呢

flower

真的受不了,哭到抽抽的那种,难受到无法用语言形容,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好的人要把他写死。

真的受不了,哭到抽抽的那种,难受到无法用语言形容,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好的人要把他写死。

ls殿下

求文

有没有关于白蔼星的文啊,真的喜欢小珍珠

有没有关于白蔼星的文啊,真的喜欢小珍珠

琚瑟不是巨色

当人鱼陷落+垂耳执事众人看《垂耳执事》(二)

言逸摘下头盔,浅灰色的柔软短发在风中拂动发尾,更加浓郁的甜香顿时弥漫了整个加油站,盖住了刺鼻的汽油味。

  两条软绵绵的兔耳垂在发丝间,被头盔压得血流不通,言逸困恼地抚平兔耳,揉捏一会儿,为自己减轻麻木感。

  。。。。。。。。。。。。,。。。。。。。。


 问题宝宝陆言“爸爸发情期,为什么不去找爹爹呢?”

  陆上锦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说,琚彤从抖音的诱惑中抬起头,道“往下看你就知道了”


言逸焦躁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朝身边的工作人员轻声说:“加满。”

  工作人员是个普通的beta,对信息素不甚敏感,却被这张长相温柔恬淡的英俊的脸...

言逸摘下头盔,浅灰色的柔软短发在风中拂动发尾,更加浓郁的甜香顿时弥漫了整个加油站,盖住了刺鼻的汽油味。

  两条软绵绵的兔耳垂在发丝间,被头盔压得血流不通,言逸困恼地抚平兔耳,揉捏一会儿,为自己减轻麻木感。

  。。。。。。。。。。。。,。。。。。。。。



 问题宝宝陆言“爸爸发情期,为什么不去找爹爹呢?”

  陆上锦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说,琚彤从抖音的诱惑中抬起头,道“往下看你就知道了”



言逸焦躁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朝身边的工作人员轻声说:“加满。”

  工作人员是个普通的beta,对信息素不甚敏感,却被这张长相温柔恬淡的英俊的脸惊艳得拿着油枪不知按哪个按钮。

  “抱歉抱歉。”beta连连躬身,扶正了帽檐操纵油枪。

  言逸靠在一边,不安地抓紧了自己的手臂,微微发颤的手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和烟,抬眼看见手边禁止明火的警示牌,又烦躁地把东西揣回兜里。

  一个发情期未标记的垂耳兔omega。

   

   夏凭天小声跟钟裁冰说“当时成能作死了,到最后啧啧啧” 

    虽说的确声音很小但是陆言还是听到了,“凭天叔叔,谁作死啊,是爹爹吗”

     夏凭天“兔球你往下看就知道了,我再说,就没有意思了,

陆上锦没心情管这边说什么,他还是很在意年轻时对言逸造成的伤害。言逸只能不厌其烦的告诉他“锦哥,都过去了,我知道你现在爱我”



么柔软诱人的关键词,………………………

  omega是珍贵的资源和财产,像湖面稍凝的薄冰,稍稍一碰便会脆弱得四分五裂。



    兰波“哼,有些a1pha真不是个好东西,还是我家的好”

    白楚年把孩子放在一边,抱住自己老婆,用头蹭了蹭兰波的脖颈

     兰波摸了一把毛茸茸的耳朵,心满意足



一位alpha分开眼睛发红喘着粗气的alpha们走近言逸,他比这一队alpha中任何一个都更加帅气挺拔,夹克拉链被饱满的X肌撑得无法拉紧,露出皮肤上狰狞威武的狮子纹身。

  ……………………………………………

  大多数腺体细胞都只能进行一阶分化,二阶分化过的腺体细胞只属于少数的精英,带给它的主人更强的能力,在alpha中也是领导者的存在。



   陆上锦看着这个混小子调戏自己老婆,怒从心起“别让我知道这个狮子是谁,别人家老婆还调戏”

    言逸淡淡的说“锦哥,别生气,那个时候我不是你老婆,你不要我”

    陆上锦一听就重新变成一个鹌鹑

     陆言看着爹爹爸爸的互动就想笑

    白楚年看着在外面威风凛凛的锦叔,在会长面前。数十年如一日的伏低做小,哄着他



狮子alpha是这群alpha的领头者,在深夜猎艳时从未失过手,强壮威猛的alpha向来是柔弱的omega们倾慕的对象,更何况二阶分化的完美alpha只占全部alpha总数的百分之一,无一………………

      柔弱的小垂耳兔退却了半步。

  狮子alpha微微一笑,朝言逸伸出手,想要摘去他的护颈,仔细嗅嗅他身上的芬芳。



    夏凭天看到狮子α几个字,就能确定下来,就是自己那个年轻气候的败家弟弟。

    夏镜天摸了摸鼻子,看着夏小虫说“这不是年轻吗”尴尬的笑了两声

    夏小虫没说话,温柔的对他笑了笑

    陆上锦咬牙切齿,他自然也是想到是谁了。但是他现在还是有用的,不能杀了他,但是我出去揍他一顿。总可以了吧

   陆言依旧是心疼自己的爸爸

    琚彤看看陆上锦的脸色,慢慢悠悠的说“陆上锦,你现在光这些就受不了的话,接下来可咋整啊,啧啧啧”

  

  下一瞬,一把沙漠之鹰的冰冷枪口就抵在了脑门上。狮子alpha倏然清醒,嗅到了这只小兔子身上淡淡的血腥气,似乎刚从一场厮斗中脱身而出。

  言逸单手持枪,轻声礼貌道:“先生,让我独自待一会儿,好吗。”

  重达两公斤的沙漠之鹰在言逸细瘦的手中似乎没有重量,更别说上边安装了十英寸的q口和瞄准镜,这样柔弱的omega居然随身配备如此粗鲁的手枪,让人忍不住替他担心,如此纤细的身材能不能撑得住那强大的后坐力。

   陆言“芜湖。爸爸好帅!!!”

    言逸抚了抚额,现在年纪大了,自然不能像年轻时一样,拔枪就往人家脑门上顶

    夏镜天“啧,言逸你当时是真飒”

言逸有些虚弱,像支强行绽开的蒲公英,虚弱的花梗在风中快被摧折,微笑道:“现在有了,先生,凡事得有个第一次。”

  喧闹的加油站骤然寂静,气氛冷到冰点,几个靠在机车旁的alpha都噤了声,看着自家高傲一世的少爷在一只小垂耳兔身上吃瘪。

  油加满了,言逸戴上头盔,跨上漆黑的摩托车,散热栅上反射的星光刺了狮子alpha的眼睛,然后留下一条汽油味的长雾,轰鸣而去。

  狮子alpha怔然望着那只小兔子离开,他回眸时透过头盔的挡风板,露出一双忧郁温柔的眼睛,孤独寂寞浸染着浅灰的瞳仁,无助得像光秃花梗上最后一朵瑟瑟发抖的蒲公英,令人无法不疼惜

  是谁让这只浑身带刺的小omega受了委屈,他发情了,没有alpha照顾一定很难捱。



   陆上锦看到最后一句话,炸毛了“别人家的欧米伽用得着你关心”

    夏镜天也回怼到“也不知道是谁当年让他洗的标记

    陆言听到洗标记三个字,疑惑“爸爸洗过标记?之前是谁标记他的?”

    琚彤把手机扔在床上,坐到陆言身边,问了一句“我能摸摸耳朵吗”得到允许的答案。摸着耳朵,告诉陆言“兔球,往下看你就知道了



  言逸顺着公路拐进无人的野道,穿过几个乡间度假的田院,窄道边蹲着一个老太太,裹着干净的头巾,身上深蓝色的年轻女孩儿的裙子已然洗褪了色,但洁净平整,鬓角别着一朵紫色木茼蒿,是个被外来旅行者带动得别致新潮的omega小老太太。

  言逸在老太太身边十来米刹车,免得烟雾和噪音惊扰了她,老太太睁开皱眉密布的眼睛,嘬着嘴嗅了嗅空气里的甜腻气味,絮叨数落:“兔子总是在发情,没个alpha照顾处处都不方便,你的alpha追到了没?”

  言逸皱眉笑笑,软兔耳在头盔里挤着甩到脸颊前,遮住泛红的脸颊,轻声回答:“还没追到。许是昨天的花不新鲜,他不喜欢。”

  老太太俏怒地嘬起褶皱的嘴,从身边的花篮里捧出一把带水的红玫瑰,笃定地为言逸出谋划策:“来,进门就送给他,再给他一个热情的kiss,那孩子会被你迷死的。”

  言逸眼神温柔,像是被老太太蹩脚的广告给打动了,从那一束红玫瑰里抽了一朵,插在前襟口袋里,再从怀里摸出钱夹,抽出十块钱递给老太太,老太太絮叨着收了钞票,整齐地对折,再郑重揣进浮夸的蕾丝边衣袋里。

  他是这花园的常客,每次做完该做的事回家,总会带一束玫瑰给那个alpha。

  但玫瑰太贵,若是买一整束看着它干枯掉再扔进垃圾桶,对领固定工资的言逸而言多少是有点奢侈的。

  他只好买一朵。

  这样看它干枯在自己口袋里的时候,不会很心疼。

    陆上锦“言言,我以前太不是个人了”

    言逸“知道就好”

漆黑的头盔遮住了言逸苍白的脸色,浅灰的发丝被冷汗浸透,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他勉强把车放进地下车库,走进电梯时已经汗湿了全身。

  …………………………………

  他几乎虚弱得像从水里捞出来的小兔子,撑着最后一丝清明从卧室门前站起来,指间握着那支被保护得完整鲜艳的红玫瑰,刚要轻敲卧室门,一股浓烈的alpha信……………

  心头涌动的热血骤然冷却,明知这事三番五次发生,根本不屑于遮掩,却仍旧无法习惯。言逸眼神孤寂忧郁,手中的沙漠之鹰抵在了卧室门上。

  他有垂耳兔特有的灵敏听力,即使不用……………

  他的眼睛失了神,被纠缠混乱的几种信息素搅得头痛欲裂,他不敢和陆上锦挑选的猎物争夺领地,只好抽出口袋里的玫瑰放在鼻子底下用力地吸。

  迷离的水雾模糊了眼睛,柔软的兔耳朵颤了颤,掸去眼泪。

  “锦哥。”

  “也疼疼我啊。”



陆言反应过来,惊道“让爸爸洗标记的是爹爹?!爹爹还有别的欧米伽????”

陆上锦想捂住自己儿子的嘴,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了

言逸用平常一样的语气对陆上锦说“锦哥,你去那边坐吧”

陆上锦想哄哄老婆,言逸语气强硬了一些“赶紧”

陆上锦委委屈屈的去到一边,没有人跟他坐


原文一章我会分成两章来写

一世随心

人鱼陷落阅读体20

【白楚年不介意被一只小兔子叫小白,笑了一声。不得不说,他被这位霸道的小兔子震惊到了。罕见的空间扭曲类分化能力加上兔子本身的敏捷身手,不敢相信他只有十五岁,战斗天赋惊人。】

『那是,我们兔球可厉害了。』

『兔球真的完美遗传了言言的能力。』

『就是就是,基因真的强大。』

毕锐竞:“那倒是,毕竟陆言这个基因真的很有优势。”

毕揽星:“我运气真好,球球。”

陆言听到夸奖,兔子耳朵动了动,掩饰不住的开心。

【“陆哥,会打狙吗?”白楚年趴在窗台托腮问陆言。

陆言有点为难,迟疑了一下,还是觉得队长的高大形象需要保持,伸手把枪接过来扛到肩头,“怎么不会?我,我也练过。”

毕揽星在一旁无奈笑了...

【白楚年不介意被一只小兔子叫小白,笑了一声。不得不说,他被这位霸道的小兔子震惊到了。罕见的空间扭曲类分化能力加上兔子本身的敏捷身手,不敢相信他只有十五岁,战斗天赋惊人。】

『那是,我们兔球可厉害了。』

『兔球真的完美遗传了言言的能力。』

『就是就是,基因真的强大。』

毕锐竞:“那倒是,毕竟陆言这个基因真的很有优势。”

毕揽星:“我运气真好,球球。”

陆言听到夸奖,兔子耳朵动了动,掩饰不住的开心。

【“陆哥,会打狙吗?”白楚年趴在窗台托腮问陆言。

陆言有点为难,迟疑了一下,还是觉得队长的高大形象需要保持,伸手把枪接过来扛到肩头,“怎么不会?我,我也练过。”

毕揽星在一旁无奈笑了笑。】

『哈哈哈,陆上锦基因被压住了,在打狙上完全没有起到作用。』

『你要是问打狙,那可就悬了,我们球球是一点都没遗传到陆上锦的打狙技能。』

『陆言:我不要面子的吗?』

陆上锦无奈,这狙是真的一点都没遗传,“球球

像言言多一点,没事。”

陆言想到自己的狙,耳朵都耷拉下来了,毕揽星上手揉了揉他的耳朵,安慰他。

………………

作者:

对不起大家,迟到的更新。

谢谢大家的阅读!



Forever

假条

不好意思,占tag致歉。

今天中考出成绩,心情不太好。

553分你说没高中上,全县2034名,满分660,离不离谱你说。

允许我鸽一天,谢谢。


不好意思,占tag致歉。

今天中考出成绩,心情不太好。

553分你说没高中上,全县2034名,满分660,离不离谱你说。

允许我鸽一天,谢谢。


奶黄馅的包子

【人鱼陷落】不省心的厄里斯+蔼蔼

一个友友的点梗

厄里斯离家出走去大哥家被尼克斯逮走


厄里斯觉得很委屈,他不过是在玩尼克斯舌头时力气大了些,一不小心把他的嘴给咬破了。尼克斯竟然把他赶出了房门,晚上他只能孤零零的坐在尼克斯的门口,每次半夜三更他顺着城堡外壁爬进尼克斯的床上都会被抓包,然后再次被无情的尼克斯拎着丢出门外。厄里斯怎么装乖都挽不回尼克斯想好好治治他的心。


厄里斯决定去找他大哥和他大哥那条人鱼老婆,讨教一下怎么哄老婆,这群浪漫的人是叫老婆吧,不能让尼克斯听见,不然他又要惨了。


厄里斯翻窗而入时与沙发上的小人鱼四目相对,厄里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大摇大摆走了过去。蔼蔼扔下手里的零食,开心的跑向厄里斯,哇,他......

一个友友的点梗

厄里斯离家出走去大哥家被尼克斯逮走


厄里斯觉得很委屈,他不过是在玩尼克斯舌头时力气大了些,一不小心把他的嘴给咬破了。尼克斯竟然把他赶出了房门,晚上他只能孤零零的坐在尼克斯的门口,每次半夜三更他顺着城堡外壁爬进尼克斯的床上都会被抓包,然后再次被无情的尼克斯拎着丢出门外。厄里斯怎么装乖都挽不回尼克斯想好好治治他的心。


厄里斯决定去找他大哥和他大哥那条人鱼老婆,讨教一下怎么哄老婆,这群浪漫的人是叫老婆吧,不能让尼克斯听见,不然他又要惨了。


厄里斯翻窗而入时与沙发上的小人鱼四目相对,厄里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大摇大摆走了过去。蔼蔼扔下手里的零食,开心的跑向厄里斯,哇,他又见到了他喜欢的叔叔,上次叔叔回家了他还伤心了好久。


厄里斯看着抱着娃娃的可爱人鱼,没忍住伸手捏了捏肉嘟嘟的小脸。“我大哥就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也不怕有人给你偷走了。”


“daimi给蔼蔼买零食去了,叔叔,蔼蔼给你零食吃。”


厄里斯看着肉嘟嘟的小鱼一个大胆的想法蠢蠢欲动,“嘿,小鬼,想不想出去玩,领你去找一个大猫叔叔。”魔使:你才是猫,你全家都是猫。


蔼蔼一本正经的点着小脑袋,谁能拒绝一个猫猫头呢。

厄里斯伸手直接将人举到了头顶,架在了脖子上,“哼,小鬼乖乖坐着,可不许在我头上撒尿。”


蔼蔼脸都羞红了,“蔼蔼早就不尿床了!”


白蔼星拿出手机找到他的老父亲:蔼蔼和帅气叔叔去找猫猫头叔叔玩了!


远在商场的白楚年惊的手机都要掉了,生怕儿子被什么不良叔叔拐走。


daimi:儿砸,什么叔叔。


蔼蔼用厄里斯的头顶支住手机,抑不住的开心,“就是脸上有线线的帅气叔叔!”


白楚年真是服了他大弟,不和尼克斯在白雪城堡好好呆着,怎么总跑出来教坏小朋友。


这头的厄里斯驮着蔼蔼不敢在房顶上飞檐走壁,怕吓到可爱的小人鱼。厄里斯领着蔼蔼经过一条小吃街时,蔼蔼眼睛都转不动了,紧紧盯着小摊上的烤鱼。口水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厄里斯淡定的走到商贩前边,耸了耸肩示意蔼蔼自己开口。“叔叔,要烤鱼。”


小贩看着痞里痞气的厄里斯就像看一个人贩子一样,“要几个。”


厄里斯不耐烦的张嘴,“都要。”


小贩手抖的像得了帕金森,“都,都要?”


厄里斯手里没有流通的货币,出门时随手顺了一把尼克斯的碎钻,毕竟离家出走也是需要经费的。


厄里斯随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颗扔给了小贩,商贩被这大手笔惊的话都不敢说了,将烤鱼全部烤好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连小车都不要了。


厄里斯驮着小人鱼,推着小推车再次上路。在小人鱼拍拍他的脑袋后,默契的递上去一串烤鱼。蔼蔼表示这个叔叔在他心里的地位再次上升。


李妄和魔使下班回家就看见了客厅的不速之客,不速之客还吃着烤鱼,整个客厅都是一股子鱼干味。魔使八十米的大刀差点没收住,要不是看见沙发上吃的小嘴鼓鼓的蔼蔼,厄里斯今天势必走不出他家。


蔼蔼操着一口小奶音,“猫猫头叔叔,蔼蔼来找你玩。”看着魔使明显阴沉下的脸,厄里斯默默藏在了蔼蔼身后。


李妄伸出手安抚着要暴走的魔使,八面玲珑的人始终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欢迎二位来做客,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蔼蔼和厄里斯相视一望,满脸问号,什么盛会?不管了,应该不是骂人的,二人双双抬手鼓掌。李妄看着两脸真诚,真是觉得白楚年和尼克斯心大,自己孩子还没教聪明呢就放出来了。


蔼蔼盯着魔使,觉得这个叔叔也很好看,“叔叔,你家有零食么,蔼蔼饿了。”黑豹黑着脸转身就走,蔼蔼不明所以的摸了摸头,委屈的看着厄里斯。厄里斯哪会哄人,诡笑着盯着李妄。潜台词就是,哭了就哄不好了,他爹的战斗力你懂得。自求多福。


李妄笑着摸了摸蔼蔼,“蔼蔼是吗,叔叔是去给你买零食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其实很好哄的白蔼星小朋友一下子就开心了,李妄坐在一边儿的单人沙发上,看着威名在外的大名鼎鼎的咒使哄着一条可爱的小鱼人玩,说出去搞不好会让人笑掉大牙。


蔼蔼几个人还没等回来魔使倒是先等来了他daimi。蔼蔼看着房顶跳下来的人,大喊着daimi。“宝贝,你再乱跑让你daima知道了可是要打你屁股的,到时候daimi也救不了你。”


蔼蔼只顾着傻乐,缩在他daimi怀里乐的直颠。白楚年看着对面的李妄,收获了一枚诚挚的微笑。白楚年暗道:老狐狸。他大弟就是能给他惹祸。


厄里斯跟蔼蔼玩着玩着就被扼住了后脖颈,一回头就看见尼克斯冷着脸站在身后。顿时乖的像个鹌鹑一样,“干嘛呀,我就是出来找我大哥玩玩。”


李妄可太爱看这个场面了,热闹,真热闹。魔使拎着零食进屋就感觉到了诡异的气氛,把零食袋放在蔼蔼边上就退到李妄边上,安静地当着背景板。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能开开心心又吃又喝的怕是只有蔼蔼和厄里斯了。两人分享着好看叔叔买的零食,在零食被全部消灭掉的最后一刻,蔼蔼被他daimi逮回了家,厄里斯被尼克斯逮回了白雪城堡。


李妄看着鸡飞狗跳的一群人,希望这种事多来几次,那可再好不过了。


彩蛋👇🏼

一些些后续,不影响剧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