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什么

1396浏览    362参与
焗饭给你跪下拜了个年

就,超你妈雷的不带脑子的卡镇HE的if线展开

雷的要死  不过脑子

谢谢  想好了再点开

就,超你妈雷的不带脑子的卡镇HE的if线展开

雷的要死  不过脑子

谢谢  想好了再点开

落雨惊风

[洞梗实录] 少年心事有谁知4

# 又名徒弟的诞生、纸片人进阶实录(bu


人设见 少年心事有谁知1

前文见 少年心事有谁知2 少年心事有谁知3


C5. 第五步——更换paro,强化设定。

在不增加新设定的情况下,维持原有设定便只有“胆子大”一个梗,所以除了“欺上瞒下”和“剑走偏锋”这两个经典设定以外,其他均不成立,而“剑走偏锋”这个梗并不算是太适用于现代。

而且,筱宸非常擅长哄人,刚开始设计他出来也不是为了打他的,只是后来诉求逐渐BT罢了。于是,如果真的想打他,一定得让他哄不出来才行。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开始更换paro。当时选中的是民国、佣兵...


# 又名徒弟的诞生、纸片人进阶实录(bu


人设见 少年心事有谁知1

前文见 少年心事有谁知2 少年心事有谁知3



C5. 第五步——更换paro,强化设定。

在不增加新设定的情况下,维持原有设定便只有“胆子大”一个梗,所以除了“欺上瞒下”和“剑走偏锋”这两个经典设定以外,其他均不成立,而“剑走偏锋”这个梗并不算是太适用于现代。

而且,筱宸非常擅长哄人,刚开始设计他出来也不是为了打他的,只是后来诉求逐渐BT罢了。于是,如果真的想打他,一定得让他哄不出来才行。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开始更换paro。当时选中的是民国、佣兵和现实异能paro,洞了三个梗。其中,我比较喜欢的,是现实异能paro的通堂,虽然宸宸在这里就是个陪打的。

这个梗也是当时叙述的原记录,没有太大的修改,所以里面口头禅很多,就当是我在讲故事吧——

 

[异能paro – 八队通堂]

世界分两种人,一种是普通人,一种是异能者。

张老师他们就是隐藏在普通人中的异能者这样。这批人看上去跟一般人没什么区别,但是,偏偏就是放在普通人中,他们也是佼佼者。

尤其是张老师,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叭,拥簇者无数,一时间风头无两。

 

然后世界就成立了类似于反异能联盟。其实成立者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异能者,但是有人利用这个名头来打击敌对方。类似于很多年前的中世纪猎巫运动。

随意指认,谁挡了路就指认你做“异能者”,然后利用“异能法庭”来杀掉你。

有很多人都被捕了。

张老师也是其中之一,但是不太一样的是,他是真正的异能者。

 

然后张老师被捕的那一天,严令队员们,谁也不许在这个时候生事。

他其实也是想通过这个,看一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而且也是想找机会终止这个“运动”。再一个,就是他们如果这时候出动,基本上就是在告诉大家,这儿就是异能者大本营,更加危险。

结果没想到,生事的不止一个,是一个队。

而且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搞事。

 

负责组织援救计划的,就是筱宸,他第一个去找了九郎。

九郎:不行,绝对不行,你师父那脾气你不清楚吗?别说这么做能不能成功还两说,就算真成功了,他找后账那个劲儿搁谁也扛不住。

宸宸:50%的成功率。

九郎:你那计划给我看看......

 

俩人就地开会琢磨计划哪儿有纰漏,有点儿冒险,但是其实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完了琢磨到一半儿,九郎把九春儿一个电话叫过来了...

 

九春一进来,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然后转头一看到宸宸也在,莫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是,我怎么觉得你找我没什么好事儿呢?”

坐下来一听,“你们疯了吧?”

然后九郎:你就说你干不干吧。

九春:什么时候动手?

 

然后下一个过来的就是九力了

完全就是,没有反驳的余地。简直就是在挑,下一个谁挨打。

当然这些人也不会反驳的,这么些天,早就想干了……

但是九力听到他们的计划还是蒙了30s,最后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们是真敢干啊……”

 

宸宸的风格其实有点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意思。

反击第一步就是将这把火直接烧到背后攻击他们的那群人身上,当运动扩大的时候就会造成恐慌。

然后第二步是利用什么连带反应,诱使这群人触碰机关,释放封印多年的那种什么凶兽一类的。

然后第三步才是他们出动,封印凶兽。虽然说为了安抚社会情绪,事件会被压下去,但是所谓的“反异能”组织会在无声无息之间解散。办得好的话,双方会签署协定,因为没有人能够镇压这种凶兽,所以他们也不会遭到进一步绞杀。

而事件被压下去就是他们想要的。既救了张老师,又不暴露的那种。

 

唯一的危险就是,封印凶兽的可能性有多大。

因为这个东西是上古时候封印的,即使封印未全开,他们也不见得可以百分百全身而退。这也就是宸宸说的50%的成功率...

 

然后他们四个就开始盘算队伍配置了。

宸宸像是风系法师,偏控制的那种,九郎是火系DPS,虽然平时为了配合张老师都收了,但是也是攻击型的,九春儿也是DPS,但是是风系的。然后九力我感觉就是那种土系的,有点儿像T,但是又不完全是的那种。

然后张老师本身就是那种水系的大法师,但是因为体质特殊,又因为一些机缘,浴火重生x,所以又融合了一些其他系的能力。

 

然后他们在那儿算,说缺辅助型的,九涵就送上门了。九涵感觉像是那种木系的辅助,然后兔兔是水系的那种辅助。俩人的区别放游戏里的话,大概一个是buff,一个是纯奶妈吧x

 

然后川儿大概也是那种水系的辅助,其实应该带着。但是宸宸犹豫了一下,说,万一他出事儿了,怎么着也得给师父留一根苗儿吧。就没打算带着他。

 

就这么的,人凑齐了。

之前的一切都按着他们的步骤在走,直到最后一步。

当时官方出那种暗榜招人镇压凶兽,八队这边接到了通知,但是队员不完全都知道。完了他们几个就合计着要出马了。

临出发的那天,川儿不小心看到宸宸在收拾东西,就问他要干嘛。宸宸看了他一眼,面色如常地说,没什么事儿,我出趟远门,你在家好好看家。

然后川儿不信。

但是师哥的性格就是那种,想告诉你一定会说,不想告诉你,你半个字儿都问不出来的那种。

然后川儿这次就学乖了,就假装听话,自己回去也收拾东西,第二天偷偷跟着出发了。

 

川儿没走出多远就被逮到了。还没等张老师通堂他就先被骂一顿要撵他回家的那种。

但是他又很犟,大家时间又很紧,也不能真的把他腿打折吧x

所以后来就妥协了。

说你跟着去可以,到时候一切行动听指挥,让你撤的时候,必须听话。

 

川儿拧起来就是那种,你怎么骂我都行,但是我一定要跟你们去。

宸宸都无语了,“早怎么没发现这孩子这么犟呢。”

刚开始九郎还想着怀柔呢,就,“川儿你听话,回家等着去。万一你师父回来见不着人多着急啊...”

川儿平时傻fufu的,这时候智商上线了,“我在家,师父不是也一样着急吗?”

然后这时候时间紧,宸宸也很凶,就,“你是自己回去,还是我找人送你回去?”

结果川儿这次特别坚持,就,“你要是不带我去,我现在就去找师父。”

宸宸气得,最后到底就弹了他一下,带他走了。

 

然后就是封印时刻。

他们计划是很周密,但是对这个凶兽,功力确实还不太够。这个凶兽真的是上古的那种神力,他们布局再缜密,都抵不过这种硬核碾压,所以基本上要全军覆没了。

然后张老师来了。

是那边请张老师出来的... 

当然,我想着也是郭老师那边用了些手段,让他们知道没有张老师,这事儿成不了。

 

封印成功之后,凶兽在中央抽搐了几下,然后沉入山海之下。

大家还没开心两分钟,看到张老师回过头来看他们,瞬间怂了。

老老实实地站了一排,低着头不敢看他。

尤其脸上身上还挂了彩。

张老师都不用说话,就看他们一眼就够他们喝一壶的x

哪怕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但是真的板子上身的时候,也一样害怕。

尤其张老师也不说话,就冷着脸看着他们。

挨个儿扫了一眼,然后就走了。

他们几个就灰头土脸地跟在后面了...

 

回家之后,凳子就都准备好了。院儿里摆了一排。

然后就按辈分趴着了。

九春九郎 九力 九涵 兔兔 宸宸 川儿...

 

刑杖是那种法杖。虽然他们是现代异能,但是张老师本身很传统的那种,有远古时代的那种家法。

小臂粗细头儿是那种法杖的头儿 可能是圆的 还有点儿狮头的感觉 上面还有木纹。尤其因为年代久远 还盘出了包浆。

没啥别的,就是疼。一下下去能去半条命的那种。

低着头趴在那儿,谁也不敢抬头,听着别人挨打都觉得很难熬。

 

九春儿第一个,那棍子抵身上,都能出一身冷汗。

一下下去,春儿姐这么刚的都忍不住叫出声儿。然后又赶紧咽回去。

“李九春儿,行啊。这些个人里面数你岁数大吧,啊?带头儿出去胡闹,打你,服吗?”说一句打一句的那种。

就这么两下就打出了一身汗。

疼得受不住,回话就要疼出声,不回话就要挨打。

“我走那天说的什么,你听得清清楚楚的吧,我说严令八队任何人出去生事儿,知道什么叫‘任何人’吗?啊?我还让你帮我盯着他们吧,你就这么给我盯的?半个队都差点儿折腾进去,可以啊你。”

最后九春儿疼得忍不住,就勉强用气声回了一句,“队长,我错了...”

张老师又补了好几下,才勉强放过他。

 

然后到九郎了。

感觉九郎的时候张老师还笑了,气笑了。

“杨九郎。”

“牵头儿的有你一份儿吧。”

张老师可太了解他们了... 他一看那些人,他就知道谁起的头,谁做的计划,谁牵的线。

张老师跟九郎说话的语气都不太一样,又生气又无奈的那种。“搭档这么些年,我琢磨着你也挺了解我了。怎么着,嫌我命长,撺掇着大家一起气我呢?”

“不是...张...”

九郎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一棍子。一点儿不留情的那种。

 “不是吗?”

九郎就不吭声了。但是也不肯承认。

张老师就笑,“杨九郎,我是不是这么多年,太惯着你了。”

他棍子就搭在上面,没继续打。只是说,“他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实际上就是张老师被捕之前就已经做过全盘规划了。

九郎就沉默了。

他说,“我得确保你万无一失。”

然后就挨打了。

打得特别重的那种。

张老师心里就是,你糊涂。

但是他没骂。九郎心知肚明为啥挨打,就也沉默地挨着。

旁边人听得胆战心惊。

 

有人听不下去了。

大家其实也猜到,张老师自有办法,可是,大家都是这种想法,要确保张老师万无一失。

但是这时候没有小辈儿插话的份儿。于是九春儿说了一句,刚想开口,张老师本来就站他们俩旁边,甩手就给了他一棍子。

“你要不想看他下不来,就给我闭嘴。”

宸宸不敢插话,他是小辈儿。虽然他很想插。

但是他应该心里也清楚,师父知道是他最开始牵的头。今天谁都别想好,尤其是他。

九春儿挨那一棍子基本上封住了所有想开口的人的嘴。

 

九郎最后也挨得也超级重。

张老师打了一段儿之后,问他,“疼吗?”

九郎说,“疼。”

然后张老师又问他,“下次还敢吗?”

九郎就,“不会再有下次了。”

一语双关。

张老师听得一滞,就勉强撤了点儿张老师的火儿,没再继续打他。

 

然后到了九力。

 “董九力,我有日子没打你了,不习惯了是吧?”

九力运气好,赶上张老师消火儿的时候。

九力刚喊了声“师哥”,就挨了一棍子。

力道不轻,但是跟前面俩人比,多少还是轻了点儿。比如说前俩人是一棍子下去就紫一道,他大概是两棍子紫一道儿吧。

张老师语气其实已经缓了点儿,“这是翅膀硬了,我早怎么没发现你胆子这么大呢?”

边训他边抽。

“能耐也见长了,都知道去封印上古凶兽了... 赶明儿在我面前给我演练演练呢?”

虽然这次没打那么重,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来月估计都不太好过。

九力只要别回嘴,老实儿挨着,估计今天顺利下凳子还是可能的(。

今天他们有点儿眼力见儿就老实儿挨骂挨打就得了。

九春替九郎说一句话就挨了一棍子,何况他们。

张老师还问九力,“之前那么能耐的时候,想到现在挨棍子的事儿了吗?”


九力主要属于牵线搭桥,兔兔和九涵都是九力喊来的。但也罪不至死叭。

 

兔兔和九涵这种就是陪打的小天使了。

张老师估计就是那种很没好气的,“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打得不重。但是毕竟是棍子,肯定是一打一激灵的那种。

张老师打他们俩的时候,我也不问你们,你们也别废话,老实儿挨着,挨完了这事儿就过了。

↑这样的态度

但是还是有点儿恨铁不成钢。打着打着,火儿上来了,“让你们跟着你们就跟着,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以前怎么没看出你们俩胆儿大不惜命呢...”

 

然后到了宸宸。

到他那儿的时候,张老师突然停顿了30秒。

本以为上来就要挨打,但实际上不是。本来气氛都有所缓和,忽然就下降了几十度的感觉。

张老师到他这儿,骂都不骂了。停顿了几十秒之后,棍子就抵上去了。然后抬手就打。之前挨过打的那几位听着声儿都不对劲儿了。

川儿本来就很害怕,结果突然这样,这次是真的要吓哭了。

总之,宸宸这次是要先被打个半死,才能有被训话的机会。

旁边人好几次想张口,也不敢求。刚说一个字儿板子就重一分。

 

宸宸大概会直接被打哭。

不是那种被打哭,就是刚开始还是生理性泪水呢。后来真的受不住了,就打一下,带着哭腔呻吟一句的那种。

张老师那个火儿上来,“现在知道哭了,早干嘛了?”

“薛筱宸,因为什么挨打你心知肚明,今儿你受得住也给我受着,受不住也给我受着。”

估计除了九郎以外,其他人其实都不知道,是宸宸挑的头...

然而张老师明察秋毫。

说完那句话,宸宸还只是掉眼泪,一边儿的川儿先吓了一哆嗦。

然后张老师看他不吭声,又打了一下,“听明白了吗?”

宸宸就带着哭腔回了一声,“是......”

但是现在就,没人能救他... 九郎都自身难保。

 

然后一顿板子下去去了半条命。

即使宸宸再能忍,也挨到没太多力气扒着凳沿儿了。

做好了多少准备在这个时候都没用,最后张老师停手的时候,棍子往他身上一搭,就直接吓得眼泪要掉下来的那种。完全控制不住。

然后张老师说,“你死都不怕了,现在怕什么?嗯?之前那个英勇无畏带着大家一起送死的劲儿呢?”

 

这话其实就有点儿重了。

九郎、九春儿他们就有点儿不落忍,刚想开口,张老师手里的棍子隔空一指,“我再说一遍,不想看我打死他,就闭嘴。”

张老师停了一下,看他没反应,又打了两下,“说话。”

这两下特别重,宸宸直接被打得哭出声,就着那个哭腔就认了错,“师父,我错了……”

然后张老师就笑了,似笑非笑的那种。

“知道错了,下次不改是吧。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完了还得挨顿打,委屈吗?”

宸宸就,“不委屈……”

然后张老师说,“不委屈啊。这是心里早盘算好了是吧?那你算到今儿这板子挨这么重了吗?啊?”

边说边打。

宸宸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多说多错,不说还要挨打。他其实也已经到了极限,就边哭边挨。

不过张老师打了几下就停了手,特别严肃地跟他说讲,“你是做了准备,做了计划,那你的计划里,有你们差点儿全军覆没了吗?嗯?”

“利用和触碰不可控的未知力量,是会付出代价的。”

 

最后这段儿话,不止是给宸宸说的,也是给大家说的。宸宸比较惨,主要是因为他是牵头的,又是徒弟。但是其实大家心里都这么想的,就是,虚心认错,下次还敢。因为确实是为了张老师,所以之前挨得多重,疼是真疼,怕也是真怕,但也没什么后悔的意思,还觉得自己挺英勇。

直到这句话之后,才真正开始反思。

然后,也不知道谁先开的头吧,就此起彼伏的,“队长,我们错了……”

 

然后这时候才开始真正地量刑。也不多吧,不分主次,一人二十棍子的那种。

结果一回头看到川儿。

张老师都无语了。

然后张老师突然问筱宸,“你把川儿带上的吗?”

筱宸犹豫了一下,说,“是。”

然后又挨了一棍子,张老师说,“撒谎。”

 

就刚刚川儿那种懵懵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参与其中的。

然后张老师也没客气,直接棍子就抵上去了,问川儿,“你什么都不知道,跟他们瞎掺合什么?”

川儿身体一接触到棍子就懵了,问了这句就呜呜哭,就,“师父我错了呜呜呜…”这种。

张老师就动手了。

一棍子下去,川儿疼得懵了好一会儿。其实张老师打他,收着力呢,但是他真的不耐痛。

“我问你这个了吗?”

“这事儿大家都拦着你了吧?你也挺厉害的,愣生生让人把你带去了。平时练功的时候没见你这么积极,送死的事儿你倒是痛快。没人管得了你了是不是?”

明察秋毫的张老师。

瞬间厘清了川儿是怎么过去的。

旁边的人都听蒙了。

 

对川儿就真的是打孩子一样。

就是教训他不听话。

一下一下儿的,打的数目也不少,比其他人是轻多了,但是放川儿身上也够受了。

最后呜呜地哭着保证说自己以后一定听话。听师父话,听师哥话,听长辈的话。哭得都有点儿上不来气儿了,张老师才饶过他。

 

然后就是第二轮。

不过第二轮就没得骂了,就只有打。从宸宸开始,一路打回九春儿。

按刚刚的量刑,一人二十下。

这次就是统一的力度了,不像刚刚挨个儿收拾的时候,根据情节和态度衡量轻重。

但是同样难熬就是了。

第一轮主要是边打边骂比较难熬,第二轮就是纯疼了,因为已经挨过一顿打了。

 

最后打完了,撤了凳子,就跪在院子里反省,跪一排。

院子里可能有一棵很大的樱花树,这时候正好是花开花落的季节。然后张老师看着风一吹往下飘的花瓣儿,跟他们说,“你们不是计划缜密,能掐会算吗?今儿这花什么时候正好108朵,什么时候再起来。” 

——————TBC——————

时隔一年,我真的好挑。

其实当时洞了差不多能有10w字,但是现在再看,里面有些梗就比较零碎,不够好,也不够凶。虽然发出来的也...... 。(望天)

所以可能挑挑拣拣,再有个3w字左右就结束了。


落雨惊风

[洞梗实录] 少年心事有谁知2

# 又名徒弟的诞生、纸片人进阶实录(bu


人设见 少年心事有谁知1


C4. 第四步——这样的人,不打可惜了。

师哥不止会宠人,还会平事儿。

于是直接上梗。


[平事儿的师哥1 –抓现行]

不知道是什么paro,川儿和筱琰在外面意外惹了麻烦,筱琰被扣下了,对方要一件东西做交换。不算很重要,但是是张老师房里的东西。川儿不敢告诉其他人,就只能偷偷地来拿,想着自己救回了人就放回去。

这天,张老师不在,院里的人也出去了个干净,川儿就借着给师父收拾书房的时间潜进去拿了东西。

拿东西的时候战战兢兢,拿到手里看到外面一片安静才放下心。川儿本来...

# 又名徒弟的诞生、纸片人进阶实录(bu


人设见 少年心事有谁知1


C4. 第四步——这样的人,不打可惜了。

师哥不止会宠人,还会平事儿。

于是直接上梗。

 

[平事儿的师哥1 –抓现行]

不知道是什么paro,川儿和筱琰在外面意外惹了麻烦,筱琰被扣下了,对方要一件东西做交换。不算很重要,但是是张老师房里的东西。川儿不敢告诉其他人,就只能偷偷地来拿,想着自己救回了人就放回去。

这天,张老师不在,院里的人也出去了个干净,川儿就借着给师父收拾书房的时间潜进去拿了东西。

拿东西的时候战战兢兢,拿到手里看到外面一片安静才放下心。川儿本来以为不会有人回来,拿着东西边摆弄边往下走,结果就听到了门口有响动。看到有人进来,川儿吓得心跳都停了,下意识地就把东西往身后藏。

来人是薛筱宸。

筱宸走过来,就看到出川儿露出了兔子受惊一样的表情,手背在身后,明显藏了什么东西。看到他过来,还生硬地挤出笑,“师,师哥...... 你回来啦...... ”

筱宸往前走了一步,川儿就吓得往后错了半步。眼神里都是藏不住的慌乱。尤其背得更向后的手,生怕别人看不出他有问题。

 

然后筱宸就伸手了。

意思很明显,让他自己乖乖交出来。

但是川儿这次很坚持。错了小半步,可怜巴巴地摇了摇头,特别小声地求,“师哥...... ”

筱宸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对,“要我动手?”

川儿知道躲不过去,便只能小心翼翼地把东西交上来,结果宸宸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江筱川,你怎么想的?你不要命了?”

川儿低着头,可怜巴巴地跟师哥讲原委。这事儿其实也不完全怪他们,但是确实是他们自己惹的祸。

筱宸听完之后,就把东西拿走了。告诉他别声张,然后帮他把人救出来了。

然后把东西送的时候迎面撞上了张老师。

张老师问他,干什么呢?筱宸就笑,说我消灭罪证呢。

 

(其实此处可能有拍,但是我忘了洞了dbq)

 

[平事儿的师哥2 –代人受过]

大概也不是现代paro?

 

起因是川儿某一天替师父整理书房,看到了一段儿失传的太平歌词。川儿喜欢这东西,有些好奇,就想着看两眼就送回来。

结果那天去后台,川儿看的时候,正赶上什么事儿,就放在了一个他认为比较稳妥的地方。

然后就被有心人看见了,拿走了。

出了事儿的时候川儿都懵了。

 

张老师从九郎那边知道的,听到的时候他也愣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书房平时就只有宸宸和川儿会进,正好川儿从他身边路过,就被他叫过来了。

脸色发白,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师父那边一问,川儿下意识地就颤着声音答,“师父我不知道......”

张老师当时没多怀疑,就问了句,“你师哥最近回来过吗?”

川儿就糊里糊涂地应了。

其实他也不是故意嫁祸,只是那时候他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师父问的是什么。

 

筱宸是被张老师一个电话薅回来的。其实他知道这事儿,也正往回赶呢,所以接了电话没几分钟就回家了。

一进屋张老师就问他,怎么回事儿?

筱宸懵了一下,听张老师那边又重复了一遍,他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他下意识地看了川儿一眼,然后就认下了...。

然而,张老师问他那天把东西带到什么地方,都谁看到的时候,筱宸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

张老师当时就火了。

他其实气的也不是东西丢了,这东西说是重要,但是也没有那么重要。张老师会的多,这段儿其实是他自己没事儿抄的一个小段儿,流出去了影响也不算太大。张老师问这个事儿,其实就是想知道这个事儿源头在哪儿,赶紧解决。结果筱宸这时候只字不提,张老师就以为他知道是谁做的,但是这时候还要瞒。

张老师这时候在气头上,指着筱宸说,“薛筱宸,这事儿你老老实实说了,咱们哪儿说哪儿了,你要是再这么拧着,今儿你就别想好好出这屋儿了。”

 

事儿到这里就比较要命。

因为筱宸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他也不能直接把川儿卖了,只能等川儿自己认...。

 

于是张老师动了家法。

封建社会一般不动的那种。(我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有

 

川儿其实在师父误会师哥的时候就后悔了。结果就看到师父发了火儿,尤其还动了家法,吓得一声不敢吭。

家法是那种特别精致的仿佛法杖一样的东西,大概有三指粗,而且上面还包了浆。

看着就超级凶。

 

筱宸看着动家法心里也怕,但是这事儿又不能说!就只能说,不知道丢路上哪儿了。

一看就是扯谎。

张老师就彻底火儿了,一下下去,宸宸整个人都僵住了... 。

这东西本来就凶,沾身的时候发出了特别沉闷的响声,川儿被这声音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张老师这时候在气头上,看到川儿跪着也没多想,他就以为川儿是正常胆子小,看到家法被吓到了。在他心里,川儿还是乖的,反而是宸宸,虽然办事放心,但胆子也是超级大。

然后就是打。

中间川儿几次都想要扑上去,但是都没敢,但是听着师哥挨打的声音整个人就在旁边忍不住掉泪。尤其到后来,筱宸挨一下,川儿就哭得凶一点儿…

筱宸其实算够抗打的了,都没抗住... 。他竭力在忍,最后实在没忍住就喊出声了。听声音其实都有点儿抖,是带着生理性泪水的那种哭腔。

川儿就彻底受不了了...。

呜呜呜地膝行过去,抱着张老师的大腿,仰头看着他...。他其实已经哭得有点儿口齿不清了,这时候呜呜呜地解释,“师父您别打师哥了!那太平歌词是我带出去的……”

张老师当时懵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川儿吓得都不敢说话,但是看着那边的师哥,就还是壮着胆子呜呜呜地说了一遍。

 

然后川儿就挨了一巴掌。

张老师要被气死。打他也不是因为他带出去的词,是因为他犯错不认,而且真的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师哥被打成这样。

不过川儿确实脸皮薄,平时张老师也不这么打他,这次真是忍不住了。

川儿被打了一巴掌,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也不敢捂着脸。

张老师往旁边儿一坐,“说。少一个字儿你就给我等了。”

 

这时候的张老师看起来冷静下来了,不像之前震怒,但是比之前还可怕。所以筱宸这时候也不敢拦了。他只能从凳子上爬起来,在一边儿跪好。

川儿一五一十地说完了,张老师那边打电话让九郎去处理这事儿,这边儿就处理他了。

 

张老师脚一磕凳腿儿,让川儿过来趴好。他跟川儿讲,“今儿你要敢动一下,我就把你捆起来打。”

其实张老师也不能真捆他,就是超生气,放狠话。

川儿第一下就忍不住疼哭了。其实他从拜师以来挨打无数,但这一下感觉顶上他过去一顿。

但是他也不敢求,只能边哭边挨。其实平常川儿哭,张老师多少会心软,但这次完全没留力,越哭打得越重。

真的是要被气死!

心里想的都是,长本事了你,还敢撒谎。

 

然后川儿就被打到脱力,完全爬不起来。最后还是筱宸过去,拦下的。他嘴上也没劝,因为知道没用,但是他也知道,张老师那边儿需要个台阶下了......

张老师被这么一挡,气虽然没消,但是也知道孩子不能再打了。

 

晚上的时候,张老师去看川儿,给川儿讲道理。

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是也算是循循善诱,就是告诉他,错在哪儿了。打这么重,又是因为什么。

 “看着你师兄替你受过,心里好受吗?”

 “本来没多大事儿,但是我得知道个明确的说法儿。”

 “知道错了吗?”

川儿一边儿吸鼻子,一边点头,呜呜呜地,“知道错了...”

最后张老师到底还是揉了揉他,“行了,歇着吧。回头有空去看看你师哥。”

川儿其实也是被打得爬不起来了,不然他早就呜呜呜地去找师哥了。

 

张老师看完川儿又去找筱宸,孩子不让他看伤,被他一巴掌糊后脑勺,强硬地掀开了。

看伤的时候沉默了一下,然后问他,“疼吗?”

宸宸特别坦诚,“疼。”

张老师毫不留情:“该。”

“让你护着。都是你惯的。”

筱宸难得被噎得没话说。

 

然后有个我特别喜欢的场景,就是张老师坐在床边儿,一边给筱宸上药,一边跟他一起剖析这件事儿。

宸宸这时候已经成长为左膀右臂了。所以这个场景就特别日常,就是很随意地讨论着一些可能的阴谋诡计,然后两个人特别默契地把川儿保护了起来,让他慢点儿长大。天大的事儿都有他们来解决。

↑ 这样的感觉

 

*

到此,川儿的热度就蹭的差不多了(bushi)

其实有川儿在的时候,时间线都比较靠后,所以这时候的筱宸也比较独当一面。

 

然而,在刚刚的梗里,出现了一个世纪之谜(bu)

就是为什么在张老师的心里,宸宸的形象是办事放心,胆子超大

这就要从宸宸年轻时候说起。

 

于是围绕着该人设,有了三次层层推进的“欺师梗”

————TBC————


落雨惊风

[洞梗实录] 少年心事有谁知1

# 又名徒弟的诞生、纸片人进阶实录(bu

# 一年前设计出来的徒弟,但是么得空写。最近又重新翻出来,依然么得空,于是便来分享脑洞。

# 脑洞之前有超多啰嗦的叙述。


C1. 第一步——触发一个导火线。

时间追溯到2019年3月27日。

起因是我和橙橙 @一只超酸的橙 谈起了张老师未来收徒会是什么样。

橙橙对此发表了关键性讲话——

“我觉得张老师以后收徒可能会打人呜呜呜

就那种从小打起来”

于是在脑中浮现出第一个画面——

张老师收徒的时候说,“我带徒弟可严,你可想好了。”


这句话吓跑了很多人。 ...

# 又名徒弟的诞生、纸片人进阶实录(bu

# 一年前设计出来的徒弟,但是么得空写。最近又重新翻出来,依然么得空,于是便来分享脑洞。

# 脑洞之前有超多啰嗦的叙述。


C1. 第一步——触发一个导火线。

时间追溯到2019年3月27日。

起因是我和橙橙 @一只超酸的橙 谈起了张老师未来收徒会是什么样。

橙橙对此发表了关键性讲话——

“我觉得张老师以后收徒可能会打人呜呜呜

就那种从小打起来”

于是在脑中浮现出第一个画面——

张老师收徒的时候说,“我带徒弟可严,你可想好了。”

 

这句话吓跑了很多人。 结果有这么一个孩子听完了没走……

张老师问了他几句话,(因人设与后来有出入,对话暂不列举)

孩子表面上波澜不惊地跪了,心里还是有点儿慌。

挨了几板子,算是杀威棒,但总归是入了门。

 

比起川儿,这个徒弟最大的特征就是淡定。所以当时的结论是:

这看起来像筱川的师兄。

 

* 江筱川出自 @一只超酸的橙  《山川》

 

C2. 第二步——勾勒一个大致雏形。

之所以说像是川儿的师兄,是因为首徒是一种气质。

 

先前曾经和人讨论过,什么样的人适合给张老师做徒弟。

张老师台下话少,脾气也有点儿急,业务要求高,对师道传承的理念又传统。所以其实这种人当师父,确实……有点儿凶。

所以如果想要完美兼容,最适合的徒弟有两种。

第一类是乖。乖巧、懂事、努力、认真、好学,再加上对师父十分尊敬,于是挨训的时候会怕,挨打的时候会哭,但当真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所以师父再凶便也受了。而张老师只是凶,也不是无情,知道孩子心意,便会真心以待。

第二类就是这种,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互补型黏合剂”。师父话少,他便多说一些,师父懒于应付人情世故,便由他来应付。他依然满足努力、认真、好学、尊敬师父等几个特点,但又不止于此。

 

之前看《山川》的时候,总觉得川儿对师父十分敬畏,“敬”得让人动容,“畏”得让人心疼。归根结底,其实都是两人均不擅表达所致。所以,其实他们之间最需要的,可能就是一个能够准确传达出心意的人——也就是这个互补型黏合剂。

师哥胆子大,会照顾人,尤其情商高,察言观色,八面玲珑,职业撤火儿——

师哥的出世,大概就是为了保护川儿而存在的吧(望天

 

[衍生梗1 – 撤火]

有那么一次,川儿不知道惹了什么事。张老师发了火儿,屋里的人被清了个空,隔老远就能听到屋内戒尺着肉的声音和川儿呜呜的哭声。

张老师发火儿的时候一般没人敢进。结果师哥敲敲门,推门就进去了……

张老师落戒尺的手顿了一下,“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师哥面不改色,“以前屋里戒尺声儿一响,您那下一句都是,‘给我过来!’我这已经习惯了,以为师父您这是给我递暗号呢,我就麻溜儿地过来了。”

 

张老师本来一肚子火儿,听他说完这话,气乐了……

“递暗号是吧?你给我过来!”

人刚一站过去,就照着身上打了两下,“你就给我贫,啊。”

 

打这么两下,也没多重,但是师父火儿消了。

师哥往跟前儿一凑,看到筱川手心儿还举着呢,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还不敢哭出声……

然后他就说,师父您看您,手腕儿还有伤呢就这么使力,回头师爷又得说您。这么点儿事儿,徒弟就代劳了,回头我替您收拾他……

张老师就瞥他,就是很明显的,我看看你要说啥。

然后就看到他大徒弟说,哎呦,这手心儿这紫的,正好,回头打残了也算我的,跟您没关系……

 

然后他就被踹了。

但是也是被徒弟提醒,筱川挨的打确实也够了……

然后他就踹了大徒弟一脚,去去去,带着他一起,滚蛋……!

孩子可怜巴巴地起来了,跟着师哥走出去,出了门儿,吸了吸鼻子,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师哥……

师哥就敲了他一下,说,甭谢我……再敢有下次,你就给我等了。

 

到此,勾勒出了师哥的最初雏形,然后才有了名字——

薛筱宸

 

C3. 第三步——用脑洞补充定位。

勾勒出一个基本定位和大致轮廓之后,脑洞便开始野蛮生长。

那时候我心里的筱宸就是那种记忆力好,记词快,台风稳,而且临场还灵活的小孩儿。所以专业的事儿张老师打他打得不多。

尤其,他哄师父的技能点的超级高——

 

[师徒日常1 – 搭档]

师哥发展得特别全面,逗得挺好的,但是捧的也特别的好。

有一次张老师要查作业(x),愣是让他三句两句把师父哄到逗哏的地方上了。事后还得便宜卖乖,“多好啊您看,我就给您一个人捧哏。”

九力那时候好歹也是独挡一面了,结果站在一边儿都看傻了,“师哥您这徒弟不简单啊...。我当年要是能跟他学两招儿,哪至于那样......”

 

后来又有那么一次,师徒搭档一场。

筱宸逗哏,师父给他捧。然后筱宸就在一边儿跟观众唠嗑∶“前两天啊,我这出去参加一节目,旁边儿坐的那都是各届的名流、前辈。然后有个前辈就问我了,说筱宸你长这么好看还说相声啊……”

台底下一片嘘声。薛筱宸浑然不觉,“然后我就说了,您看您这话说的,长我师父那样的都说相声呢。”

张老师就被逗笑了。

 

[师徒日常2 – 三代同堂]

然后有一次去郭老师那边儿,张老师也在。

郭老师应该也挺喜欢他,就开玩笑说,“我前两天还在那儿说,我年轻时候命不好,怎么就没碰着这么省心的徒弟呢?你看我这头一个儿徒弟,天天净知道气我了。”

说着还在那儿看张老师。

筱宸就在旁边儿偷笑,其实对师父年轻时候那些事儿,他早背滚瓜烂熟了,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见着当事人当他面儿说。然后他就特别认真地跟郭老师讲,“师爷您放心。赶明儿我也气气我师父,让您平衡平衡。”

然后他就让师父踹了。张老师踹了一脚还不够,拿着扇子指着他,“薛筱宸,你等回去的,啊。”

郭老师就看着他们俩闹,笑着说,“坏了,这孩子难得来一趟玫瑰园儿,还来出事故了。”

 

这样的事儿其实还有很多,我挑挑拣拣放了两个。

除了哄师父以外,筱宸的初始定位就是护佑师弟。先前也说了,川儿和张老师间最大的问题就是两个人都不太说话,一个不愿意说,一个不敢说。但有了师哥之后,情况便会发生转变,毕竟师哥八面玲珑,沟通一把好手…。

想想川儿非常无助地呜呜呜的时候,没人敢来救他,但是师哥会进来。无论是求情,还是陪打,还是事后哄他,哪怕是惹了事儿不敢告诉师父先告诉师哥,被骂了两句,其实川儿刚开始都不会那么可怜巴巴的。

他毕竟是个被宠大的小宝贝。(这是什么时候摆弄的人设

想想川儿之前,想出去玩儿不敢说,觉得师父不疼他也不敢说... 如果真有个人能说说话,他也不至于出去喝酒。(本段儿源自《山川》)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这段儿——

 

[师兄弟日常1 –解心结]

川儿平时话少,好多事儿都埋在心里,不开心了也不说,就在屋子里抱着膝盖胡思乱想。师哥这时候敲敲门进来,一眼就瞅出不对劲儿了......

师哥很温柔,川儿本来还抱着膝盖闹别扭呢,结果师哥两句话就哄出来了。

其实就是吃师哥醋了。

准确地讲,也不是吃醋,但是就觉得为啥自己不能跟师哥一样跟师父啥都说呢...

然后筱宸就开始半真半假地编故事唬他。主要是让他心里平衡点儿,师哥当年挨的打比他多。

川儿听得一愣一愣的,本来在那儿抱着膝盖难过着呢,听着听着小脑袋就抬起来了。听到凶险的地方还一脸担忧地看着师哥。

然后筱宸就跟他讲,你看,师哥当年那样现在不也好好的?师父心软,你多哄哄他就好了。

 

于是筱宸就开始教他怎么哄师父。

其实川儿哪能学得来呀,费劲巴拉地学了半天,还是别别扭扭的。尤其见着师父,先忘一半儿。

师哥明显心里也清楚会是什么效果,但是他脸上就是一副“你学的可好了可像了”的样子。

川儿就傻fufu地去了。

张老师听到他那话,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最后也不知道说啥了,就跟他讲,“以后离你师哥远点儿,也不知道教你点儿好的…... ” 

然而这样的川儿也让张老师有揉一揉的冲动,就,不像之前似的,见面就查作业,天天板着脸x

虽然张老师之前是无意识的。

 

于是川儿的心结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被解开了。

 

[师兄弟日常2 –整理衣着]

那次之后,脑中总会浮现出师徒在一起的画面。

川儿那时候还小,没长开…… 低头就可以靠在张老师怀里。看起来又害羞又腼腆,师哥就是那种很君子的笑。

上台前,随时随地把自己打理得板板正正的筱宸给川儿整理衣服上的褶皱。

川儿很紧张,左右乱看,因为不老实,就被轻轻拍了头,“别动。”

整理完了之后,整个人特别好看,少年感爆棚。然后师哥就笑着夸他,“我们川儿真好看。”

 

至此,筱宸的形象和定位进一步的明晰。

其实,师哥除了会哄人,还会平事儿。但是看了看那个梗,paro不对,就容后再谈。

————tbc————

啰嗦了一大堆。

下一步就是——

这样的人,不打可惜了。


三九归一

君慰我否(1)

🚨一天不开坑一天不快乐的三九

🚨耽美向警告


大大大大大暴君x暴君的大哥and暴君的小娇妻and暴君的三弟


警告⚠️:情侣1v1,但暴君一个打三个


腹黑暴戾攻vs冰山禁欲少女心的大哥vs貌美诱受vs作天作地的三弟


感谢@看头像  @潋  @小瑶妹妹 的打赏!!!!❤️



南又桐又拧开了一瓶带着凉气的啤酒,他一身黑色的收身装,昂贵的摩托帽随意地放在地上。

“嫂子…我我我有一点点怂…”君少羡用竹签戳着盘子里的烤肉,惴惴不安地把手机打开看了一眼。

“啧。没出息的。”南又桐把君少羡的杯子满上。

“你不喝我不喝,中国...

🚨一天不开坑一天不快乐的三九

🚨耽美向警告


大大大大大暴君x暴君的大哥and暴君的小娇妻and暴君的三弟


警告⚠️:情侣1v1,但暴君一个打三个


腹黑暴戾攻vs冰山禁欲少女心的大哥vs貌美诱受vs作天作地的三弟


感谢@看头像  @潋  @小瑶妹妹 的打赏!!!!❤️



南又桐又拧开了一瓶带着凉气的啤酒,他一身黑色的收身装,昂贵的摩托帽随意地放在地上。

“嫂子…我我我有一点点怂…”君少羡用竹签戳着盘子里的烤肉,惴惴不安地把手机打开看了一眼。

“啧。没出息的。”南又桐把君少羡的杯子满上。

“你不喝我不喝,中国好酒往哪儿搁?你不醉我不醉,马路牙子谁来睡?”

南又桐用氤氲着醉意的眼迷迷糊糊地盯着君少羡,

君少羡真是恨不得和南又桐打一架,他和君池吵架干什么拉他垫背。

君少羡试图和南又桐讲道理,“嫂子啊,你这是在挨打的边缘疯狂试探。…还拉着我。”

南又桐闻言乐了,把啤酒瓶全部拢到一起,拍了张照片给君池发去。

“试探个毛,直接跨过去。”南又桐扔掉手机继续咬着肉。

“嫂子!!!祖宗!!!您慢喝,我逃命去了,恕不奉陪!告辞!!!”君少羡被南又桐不要命的举动吓得坐立不安。

“跑也没用,我把你拍进去了。”

南又桐一副看淡生死的模样把酒往君少羡嘴里怼。

君少羡恨不得把南又桐摁到水里让他清醒清醒。

南又桐很鄙夷地看着君少羡惊慌失措的面庞,“你怕什么。你挨完打就完事儿了。我不一样,我还得挨虢操。”


君少羡衡量一番,还是决定抛下南又桐自个儿先溜。

他和南又桐不一样,南又桐疼得狠了和君池撒撒娇就能没事。

君少羡撒个娇…会被君池满脸嫌弃地踹开。

他站起身就准备大跨步离开,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好巧不巧正是君池的电话。

君少羡战战兢兢摁了接听,开了免提直接抵到南又桐嘴边。

反正南又桐醉的不成样子,拱火的事儿就交给他来做好了。

“哟。怎么。不陪明今阳了?”

“半小时。滚回家。”

君池的嗓音淡淡,话筒里传来酒桌的喧闹。南又桐本就委屈,捏了捏泛着酸的鼻尖直接吼了回去。

“你才滚,给爷有多远滚多远!!”

南又桐愤愤挂了电话。

他把风衣披上,带上了摩托头套。把君少羡拉上后座。

“嫂子…你敢回家…??反正我不敢,你要是回家就放我下去,我去兄弟家蹭一晚…”

“去大哥家。”

南又桐一踩油门,摩托车嘶吼着奔腾。


君沉棋刚从公司加班回来,板板正正的西装还来不及换。他冷着一张脸打开了手机,熟练的点进了快乐连连看的游戏界面。

在欢乐的背景音里继续冰着一张木头脸打游戏。

界面上出现了血红的“game over”。君沉棋不悦得皱紧眉,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狠狠咬碎。

他又开了一局,正打到兴浓。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他立刻把棒棒糖纸压在沙发垫下,游戏关掉。站起身来去开门。

门外正是南又桐和君少羡,他木着脸把他们迎进门。

他本就面瘫,话还少。也就对弟弟的爱人有点耐心,对君少羡简直一句嗯都懒得应付。

君少羡总调侃他大哥太禁欲,都快三十了还是那副生人勿近的冰冷样子。

然而君沉棋只想和他床边的可爱毛布偶过余生。


南又桐躺在客房里翻来覆去,他不认床,但有点认人,没有君池抱着睡总觉得不舒服。

他迷迷糊糊摸出手机,里面挤满了君池的来电提醒。

“滚吧,老渣男。”

一条信息给君池发过去,南又桐直接把手机关机。


君沉棋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少羡和南又桐的房间门紧闭。

他满意的裹紧恐龙睡衣,猛地扑上软床抱紧了玩偶。

手机上显示着君池的来电提醒。

君沉棋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虽然他是大哥,但是君池方方面做事都比他沉稳,也没少训自己。

“阿池有事吗。”君沉棋声音冷淡,让人完全想象不出他此时抱着可爱玩偶,揪着自己恐龙睡衣的尾巴。

“又桐和少羡在你那吗?”

“不在。”君沉棋觉得自己作为大哥,不可以轻易出卖晚辈。

“哥想挨打吗?”

“在。”君沉棋淡定的怂了。

“我马上来。”


南又桐睡得迷迷糊糊觉得自己被搂住了,朦胧中他并不抗拒这个让他熟悉的怀抱。软乎乎地手脚并用缠了上去。


“!!!”

南又桐猛然做起来,天光已大亮。他回想起昨晚自己的种种勇猛举动,这时才觉得有些害怕。

他赤着脚下床,房间门就被打开了。

君池蹲下来给南又桐换上拖鞋,平平静静丢下一句就离开了。

“洗漱好去书房。”


南又桐开门的时候,君沉棋和君少羡正规规矩矩站在墙角面壁。

君池悠然坐在椅子上,“谁先来?”

雅卢动物园园丁

—— 一个莫名其妙的置顶 ——   

非常抱歉,由于私人原因暂时不更新。

几个月后回来,

债只会咕,但不会坑,放心。


希望粉丝不要跌太狠/弱弱


恭喜您发现了阿媛的食用方法!

既然出来营业还有人突然取关,,那就码个置顶好了


关于磕cp:


没什么雷,但正常cp一般不逆

混的圈很多,基本都是冷门


好茶热恋中🍵


我为中芥/太芥爆灯🚨


关于私设:仅身高方面,我的亚瑟先生和chuya会比正常设定高。其它均为自己所理解的本家。


⚠请敦芥绕道,不雷不喜。可以非常明确地说明自...

非常抱歉,由于私人原因暂时不更新。

几个月后回来,

债只会咕,但不会坑,放心。








 





希望粉丝不要跌太狠/弱弱

















恭喜您发现了阿媛的食用方法!

既然出来营业还有人突然取关,,那就码个置顶好了


关于磕cp:


没什么雷,但正常cp一般不逆

混的圈很多,基本都是冷门


好茶热恋中🍵


我为中芥/太芥爆灯🚨


关于私设:仅身高方面,我的亚瑟先生和chuya会比正常设定高。其它均为自己所理解的本家。


⚠请敦芥绕道,不雷不喜。可以非常明确地说明自己不喜欢敦。


希望有些人在我这别戾气太重,做好自己,不要被带节奏。就算被告知抄袭,知道后不去关注就行,恰好你的瓜,不要去搞网络冷暴力。(♯`∧´)


主圈是aph,银他妈,黑执事。


关于阿媛:


代号媛,随意称呼都没事w

情商较低,有的时候说话不经过大脑,但是非常喜欢回复评论

虽然嘴笨但是爱说话,有的时候像极了ky,希望可以谅解_(:3_ヽ)_

不会摆架子,被人夸会很开心,欢迎找我玩!

  


体质很差,免疫力非常差。

正常突然消失是因为生病qwq


俺家工具人@无上橘. (非同坑注意)

俺最稀饭的劳斯@ 北渚亭書(太害羞并没有艾特,请自己查找!她超强!!!!)



交际方面有天雷,请个人中心、言而无信者离我远点。出来混基本素养都不具备……我也没话说,文笔/画技再好也没用。但接受知错就改哦(´▽`)


由于个人隐私保护意识较高,基本是以二次设/三次设和大家聊天。当然,只是私人资料方面。(⑉• •⑉)



🔔注:

1:毒唯,偏激或者是不感兴趣的请绕道哟/其实可以善用tag屏蔽功能w

2:介于自己并不是吃的都产,怕踩各位的雷,产出之外的cp粮不会影响大家。

3:是还债用的小号


有问题可以私戳!

欢迎日lof!/你有什么可以日的

谢谢您的喜欢🙏  

  

花齐🌸⑦

?!!

我好像喜欢的圈子除了最火的cp其他的全都吃!?

特 殊 癖 好 ?


那兔/ch/aph只爱王耀哈哈

   除兔鹰基本都吃

   兔熊✔兔all✔

★凹凸世界 除雷安基本都吃

   ✔瑞金

★HP/fb 除了德哈基本都吃

   ✔GGAD

★各省/党/城拟

   最爱 济南×青岛 南京×苏州

★食物语

    最爱德州锅包肉✔

    除血鸭


?!??

我好像喜欢的圈子除了最火的cp其他的全都吃!?

特 殊 癖 好 ?


那兔/ch/aph只爱王耀哈哈

   除兔鹰基本都吃

   兔熊✔兔all✔

★凹凸世界 除雷安基本都吃

   ✔瑞金

★HP/fb 除了德哈基本都吃

   ✔GGAD

★各省/党/城拟

   最爱 济南×青岛 南京×苏州

★食物语

    最爱德州锅包肉✔

    除血鸭


?!??


酒井あずさ
【【【点开大图拥有快乐】】】...

【【【点开大图拥有快乐】】】


——直到太阳与月亮的尽头。


大家好,我又带着我的便宜把戏过来了.jpg

一张超级超级草的ivan生贺,嘿嘿。


【【【点开大图拥有快乐】】】

 

——直到太阳与月亮的尽头。

 

大家好,我又带着我的便宜把戏过来了.jpg

一张超级超级草的ivan生贺,嘿嘿。



 

是小狼不是小狗啊

想正经搞个oc


结果太大粪僵住了


害,存个档


想正经搞个oc


结果太大粪僵住了


害,存个档

E-xyz
我终于把五百粉时的一个抽奖画完...

我终于把五百粉时的一个抽奖画完了!!!


@玫瑰奶盖茶 家的美丽oc


我终于把五百粉时的一个抽奖画完了!!!


@玫瑰奶盖茶 家的美丽oc


野鸡变态人(馋髭切の身子)
我大早上看这个,我有病甚至还觉...

我大早上看这个,我有病
甚至还觉得好好看(漫长の三分钟)

我大早上看这个,我有病
甚至还觉得好好看(漫长の三分钟)

佛鲤
本渣渣又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渣渣又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ᐕ)⁾⁾

本渣渣又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