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仆人

58723浏览    693参与
废墟战士

  画了最喜欢的几个执行官         (*๓´╰╯`๓)♡请看~~

  之后会做成企划授权放在@荣光将至 

  画了最喜欢的几个执行官         (*๓´╰╯`๓)♡请看~~

  之后会做成企划授权放在@荣光将至 

上杉谦信.Alter

吾所深爱的雕塑

灵感源于一个蕾伦同人图,有私设且由于席位到现在原都没给个准确的,所以按少女三席仆人四席这个来

我是废物,垃圾文笔一个()


早在加入愚人众之前,仆人阿蕾奇诺就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收藏雕塑。

各种各样的,人形的非人的,黑白或是彩色的。


但她收藏雕塑的原因和他人不同,对她而言,雕塑是个很有趣的物件,随主人喜好有着不同模样不同动作且绝不会像人一样聒噪,随人把玩也不会有任何怨念


直到那天,那是她第一天加入愚人众的日子,女皇在王座之上欢迎着她的到来,她抬起头,余光看向了自己未来的同僚们,以她多年的经验,显而易见,她的同僚们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但有一个人,看位置应该是第三......

灵感源于一个蕾伦同人图,有私设且由于席位到现在原都没给个准确的,所以按少女三席仆人四席这个来

我是废物,垃圾文笔一个()



早在加入愚人众之前,仆人阿蕾奇诺就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收藏雕塑。

各种各样的,人形的非人的,黑白或是彩色的。



但她收藏雕塑的原因和他人不同,对她而言,雕塑是个很有趣的物件,随主人喜好有着不同模样不同动作且绝不会像人一样聒噪,随人把玩也不会有任何怨念


直到那天,那是她第一天加入愚人众的日子,女皇在王座之上欢迎着她的到来,她抬起头,余光看向了自己未来的同僚们,以她多年的经验,显而易见,她的同僚们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但有一个人,看位置应该是第三席,她事先做过调查【少女】哥伦比娅

手下人传来的信息是:【无】这点令她很是在意,如今一见,她无法判断出此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对女皇的态度不冷不淡,似乎和其他的几位执行官犹如陌生人一般。脸上带着个眼罩,又是为何,疑点很多,也很让仆人感兴趣





但有一点可以确信,她是一个美丽的人,犹如此世最伟大的雕塑家细细雕琢出的艺术品,不,或许这个世界上根本无人能雕塑出她的美貌,她想:如果自己的收藏品中能有一件这样的珍宝,那想必其他的雕塑也会黯然失色吧




这般想着,回到自己的宅子后,她同她专门的雕塑家形容了她所见到的【少女】的容貌,雕塑师听着无比详细的形容,不由得怀疑【仆人】大人究竟看了【少女】大人多长时间,他也认为,这一次,【仆人】大人可能会比以往的更加挑剔



果不其然,在第三十七个雕塑被评价头发部分不对之后,雕塑家彻底死心了。要知道,为了完美的雕塑出【少女】的模样他甚至冒着危险跑去偷看那位大人的容貌,但无论怎样,结果不是眼睛有问题,就是嘴角角度有问题。若说一开始还有着身为至冬第一雕塑家的自尊,那现在就是爱死死爱活活了



"你认为,问题出在哪"阿蕾奇诺看着第三十七个失败品询问道


雕塑家也不知为何,他也将过去的失败品拿给别人看过,但上到八岁孩童 下到八十岁老人,无不赞叹他雕塑的如果完美


但不说话总归是不好的,他也不是很希望因为这种无趣的原因丢掉这个摩拉多的饭碗



"或许,是缺少了生命?"

"生命?"仆人瞥向他,"你是说,因为这不是活人,所以不完美?"

"我想确实如此"他在心里松了口气"属下的师傅同属下说过,雕刻一位真实存在的人永远不会完美,因为雕塑永远是死的,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无比冰冷。所谓雕塑活过来了,不过是人们未见到本尊时对雕塑家手艺的赞赏罢了"



阿蕾奇诺摆了摆手令他出去,她看着面前的三十七座雕塑,她想,或许让那位第三席成为自己的雕塑也不是什么坏事。她眯起眼,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很快,不知哪里传出来的消息,愚人众执行官第四席【仆人】有着收藏雕塑的爱好,而在她数不胜数的收藏品中,却有着三十七座是第三席【少女】的样子。于是,哥伦比娅不管走到哪里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眼神看向她。她知道是为何,她只是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几天后,少女收到了一封邀请信,不出她意料,是阿蕾奇诺邀请她去宅中做客,阿蕾奇诺也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但出乎意料的,对方欣然同意了





到了约定的日子,哥伦比娅换了一身白色的裙子,纯洁且不可亵渎

可对于阿蕾奇诺来说,她反而更想独占对方,让对方成为只属于自己的雕塑


"这就是您的收藏品吗?真是令人眼花缭乱啊,栩栩如生,令人喜爱"

二人站在打理的一尘不染的收藏室中心,阿蕾奇诺听着哥伦比娅夸赞她的收藏品


"您说笑了,但在这一屋的收藏品中,仍有三十七个瑕疵品,而我,还缺少一个此世最完美的艺术品"


哥伦比娅挑眉"哦?究竟是什么样的艺术品居然会让身为第四席大人都得不到呢"


阿蕾奇诺少有的露出了笑,但眼神确是捕食者看猎物的眼神"在下虽然是第四席,但对方确是第三席啊,璃月一句古话:官大一级压死人?"


阿蕾奇诺本以为哥伦比娅会愤怒,亦或疑惑,可在她脸上能看出的,只是同往常无异的微笑罢了


"即使您这么说,可在下同雕塑有着本质的区别,至少,在下还有着呼吸"



阿蕾奇诺恍然间有种错觉,她在诱导自己,诱导自己杀了她。不,或许不是错觉


"正如您所说,您还活着,所以算不上雕塑,可您看,没有生命的您的雕塑却远没有您美丽,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在下希望您能作为活着的,独属于在下自己的雕塑"



阿蕾奇诺看向对方,她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件事。久违的,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是事情不在自己把握之中,她害怕自己被拒绝。阿蕾奇诺摇了摇头:不,如果被拒绝,她仍有其他办法,她想要的,无论是什么手段,都一定要得到



阿蕾奇诺等待着,等待着哥伦比娅的回答。最终,哥伦比娅点了点头"我同意,这很有趣,不是吗?"


"有趣,吗?"阿蕾奇诺重复了一遍,她没想到对方居然就这样同意了,她甚至没问有什么好处,阿蕾奇诺看着对方的笑容"您说的对,这很有趣,而且在下认为,以后或许会发生更多有趣的事"


愚人众执行官的日常是无趣的,哥伦比娅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毕竟丑角是个无趣的眼里只有燃烧的家伙,博士沉迷于自己的实验,木偶心里只有的造物,至于女士,她早已被仇恨燃烧殆尽了



但无趣终结于那一日,他们迎来了新的同僚—阿蕾奇诺,她听部下是这么说的。无聊的宣誓,无聊的发言。一直如此,她也早已习惯。但那位新同僚的眼神她很感兴趣,纵使伪装的很好,但她还是很轻松的感受到,那是伪装自己的捕食者的眼神,有着野心,有着偏执,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眼神,但这一次的目标,是自己。她成为了猎物




于是,在每日的晨会中,回去的路上,她总能感受到这种目光。换作以往,她早该让部下去将对方眼睛挖出来了,但这次很奇怪,虽然对方是将自己看做了猎物,可同以往那些人肮脏的眼神不一样,她是一种看艺术品的欣赏,很奇怪,但让她感到有趣




对方邀请自己去宅中做客,或许是个鸿门宴,或许是其他什么。可那又如何,她希望着能遇到有趣的事,她希望对方能给自己带来些乐趣

也正是如此,她同意了对方邀请

而她也没让自己失望,所以她同意了对方希望自己成为对方专属的雕塑的要求。后来,哥伦比娅想,如果当时是别人提出这个要求自己会不会同意


看着枕边熟睡的人,她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没有也没有别人能让自己感受到这种乐趣了



哥伦比娅看了一眼早已沦为杂物室的曾经的收藏室,继续休息了。

朗也先生
想用一些平涂过mhs审核 【仆...

想用一些平涂过mhs审核

【仆人】

想用一些平涂过mhs审核

【仆人】

苏丹卡♫( ˘▽˘)っ♨

哎嘿嘿嘿嘿嘿仆人姐姐打我打我~✧(◍˃̶ᗜ˂̶◍)✩

哎嘿嘿嘿嘿嘿仆人姐姐打我打我~✧(◍˃̶ᗜ˂̶◍)✩

久等了

  我永远喜欢白挑黑!尤其是大姐姐嘿嘿嘿🤤🤤👍👍

  我永远喜欢白挑黑!尤其是大姐姐嘿嘿嘿🤤🤤👍👍

老狸_
  至冬的酒对优菈来说还是太烈...

  至冬的酒对优菈来说还是太烈了一些

  至冬的酒对优菈来说还是太烈了一些

上杉谦信.Alter

美丽之物

摸鱼摸到大年初三也是没谁了

主要地狱少女真的好看,快去看好吧,看了也再回顾一次好吧()

不知不觉已经102粉了真是受宠若惊了,感谢各位的喜欢,新的一年我会努力改正摸鱼的习惯的(快去看地狱少女.JPG


是突然更新的蕾伦,本来还有萍归但大过年发刀有些不好,所以下次吧(划掉)


故事的起因大概要追溯到七天前,愚人众执行官仆人为了让孤儿院的孩子们更加了解其余六国,花了大价钱买了许多各种各样的书,种类之丰富,跨度之离谱。

上到须弥《论提瓦特起源》枫丹《三分钟,教你成为大发明家》下到稻妻轻小说《因为太怕痛所以圣遗物就全歪生命防御了》

当然,最后一本以作者怨念过深,不适合小孩子阅读所以被阿......

摸鱼摸到大年初三也是没谁了

主要地狱少女真的好看,快去看好吧,看了也再回顾一次好吧()

不知不觉已经102粉了真是受宠若惊了,感谢各位的喜欢,新的一年我会努力改正摸鱼的习惯的(快去看地狱少女.JPG


是突然更新的蕾伦,本来还有萍归但大过年发刀有些不好,所以下次吧(划掉)


故事的起因大概要追溯到七天前,愚人众执行官仆人为了让孤儿院的孩子们更加了解其余六国,花了大价钱买了许多各种各样的书,种类之丰富,跨度之离谱。

上到须弥《论提瓦特起源》枫丹《三分钟,教你成为大发明家》下到稻妻轻小说《因为太怕痛所以圣遗物就全歪生命防御了》

当然,最后一本以作者怨念过深,不适合小孩子阅读所以被阿蕾奇诺直接扔到火炉里烧了

孩子们遇到看不懂的地方都会跑去问阿蕾奇诺也乐意为他们解答,直到有一个小孩拿着一本璃月的书跑来问阿蕾奇诺霄灯是什么样子的



阿蕾奇诺记得自己听过这个东西,一种外面包着纸用火就能送上天的东西,璃月人似乎会在海灯节放飞它们

来许愿,她理解不来这种行为,至冬也没有霄灯,虽说可以以这个理由把这件事揭过,但因为听见了一个新词汇,大半个孤儿院的孩子都对这个叫霄灯的感兴趣,阿蕾奇诺看了眼窗外那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几次太阳的天空,叹了口气,不过是一个霄灯,做就做了


没过多久【仆人】阿蕾奇诺在做霄灯这件事就人尽皆知了。普通百姓倒是很好奇,毕竟他们也没见过这霄灯是个什么玩意,但在愚人众内部,尤其是那几位执行官,没几个人感兴趣,毕竟他们各有各的乐子。霄灯对于他们来说,不中看也不中用【富人】一开始还在想这是否可以成为一个赚钱法子,但很快就失了兴趣,至冬不是璃月,没法掀起风浪

但终归还是有的,第三席【少女】在听到手下人说起这件事时就露出了很感兴趣的模样。不过后来听那个手下人说,当时那个样子,总觉得【少女】阁下是对【仆人】大人感兴趣,而不是霄灯


但无论是什么,哥伦比娅还是在一个夜晚拜访了阿蕾奇诺,来的很巧,霄灯正好做完准备在今晚放飞,连阿蕾奇诺都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的


当然,怀疑归怀疑,总不能赶人。更何况哥伦比娅确实给孩子们带来了不少好吃的。聊了没一会,反倒是哥伦比娅先提出自己想看霄灯放飞的样子,虽然阿蕾奇诺怀疑她常年闭着眼如何能看见,但毕竟不是什么为难人的要求,也就同意了

看着逐渐放飞,常年黯淡无光的黑夜仿佛迎来了自己的繁星,阿蕾奇诺看着,晃的听见身边人说了一句话,声音很轻,仿佛只不过是阿蕾奇诺的幻听,但阿蕾奇诺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听说霄灯是传递愿望之物,不知道阿蕾奇诺小姐有什么愿望呢"

"比起这种东西能实现愿望,还不如相信天上会下火水,虽然这一瞬间很美,但下一秒,就会化为灰烬,什么都不剩"


哥伦比娅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不过阿蕾奇诺小姐,对您而言,什么事物是永久美丽的呢"


阿蕾奇诺低头看向她,沉默了一会"木偶。。。。还有你"

"这样吗,女士阁下难道不在嘛?"

阿蕾奇诺抬起头,看向已然恢复漆黑的天空"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哥伦比娅拉起阿蕾奇诺的手,二人视线相对"我知道,开个玩笑,不过,对于我而言,这份答案应该是您呢,不过,再美,要是再在这寒冷的雪地里站着也是会冻坏的,所以,还是回到火炉边暖和暖和,您觉得如何?"


"乐意之至"












四天肝完新地图 我都佩服我自己,顺带吐槽一句缺德mhy新地图怪量是不是太密集了,走两步遇见一个怪,魔女也没有精通沙,隔壁柳生哥第十章难度已经要飞天了,跑了跑了,还是战双适合我(就是10多g不知道手机顶不顶的住了)

清渊

  同学对部分执行官的第一感受

  同学对部分执行官的第一感受

老狸_
     你加入了西风骑士团

  

  你加入了西风骑士团

  

  你加入了西风骑士团

苦夏白茶
  呜呜带我走吧终于画完了!!

  呜呜带我走吧终于画完了!!

  呜呜带我走吧终于画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