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今剑

10.8万浏览    3698参与
米唐果

关于我本丸刀刀们的六一节(上)

    QAQ明明应该在昨天发出来的,结果因为作业没有赶上,还只写了前篇,等下估计会把后篇发出来的。

    ooc有,审神者只是打酱油的。出场的刀剑男士是我本丸拥有的刀刀,所以我没有的就没有出场啦!

    本人幼儿园的文笔,不喜见谅。

————————————————————————————————————


     这一天审神者起的格外的早,她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天守阁,悄悄的接近刀刀们的部屋。


【...

    QAQ明明应该在昨天发出来的,结果因为作业没有赶上,还只写了前篇,等下估计会把后篇发出来的。

    ooc有,审神者只是打酱油的。出场的刀剑男士是我本丸拥有的刀刀,所以我没有的就没有出场啦!

    本人幼儿园的文笔,不喜见谅。

————————————————————————————————————




     这一天审神者起的格外的早,她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天守阁,悄悄的接近刀刀们的部屋。


【三条】

      “哇!!!这些都是给我的吗?谢谢你们!我最爱大家啦♡!”今剑望着面前一堆奇奇怪怪的礼物表示很开心——有三日月精心挑选的茶点,小狐丸特别喜爱的木梳,石切丸亲手做的御币和岩融准备的增……增高鞋?阿米脚下一滑,差点暴露了自己。这些礼物,收到了真的会开心吗?阿米疑惑。


【青江】

      “……这个,收下吧。”数珠丸将手中的一个包裹推给了绿河。“啊~想不到你还会给我送礼物,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嗯~方方正正的,应该是些书吧?那么,会是什么书呢~还真是让……”开心的声音骤然停止,绿河用颤抖的手扒拉开了最后一层布料,果不其然,是珠子的佛经大全套。“嗯,我觉得这些对你很有用,所以,就整理了一下送给你了。”“啊,哈哈,那还真是谢谢了,我,就,收,下,了。”笑面青江这一次真的将笑面僵在了脸上。阿米在心中默默为他点了根蜡。


【粟田口】

      这一天,对于粟田口来说是个大日子。一期和鸣狐很早就起来为弟弟们打包礼物了。等到小短刀和胁差们起床时,他们的身边都多了一份儿来自哥哥的爱♡。鲶尾和骨喰收到了两本一对的日记本,封面上是可爱的小人说着要将每一天都最美好的回忆记录下来;平野和前田收到了枫叶书签,附带着几本故事书;厚收到了一个魔方,每一面都是粟田口不同的合照;后藤收到了一副小小的高跷;信浓又是围巾喜加一;秋田则是一双学院风的小皮鞋;博多是一个新的计算器;乱则收到了一套新的裙子;五虎退收到了五个新铃铛;药研虽然表示不需要礼物,不过他还是收到了一本《带你走进医学的奥秘——最深层次了解人体》;包丁则收到了一大包零食点心;毛利收到了两个御守,虽然不是阿米给的那种但却是一期和鸣狐亲手做的。粟田口的各位表示收到礼物后都很开心。


【古备前】

      “啊呀,大包平,今天似乎是个节日呢。”莺丸喝着茶,慢悠悠地说。“所以我可是专门准备咯礼物的哦,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的。”莺丸说着便将一罐顶好的茶叶拿了出来,递到了大包平面前。“……”大包平沉默了。“啊!谁会要这种玩意儿啊!”不耐烦的拒绝了,还有些郁闷地撑着脸。“哦?不想要吗?不过我看天下五剑他们几个好像都很喜欢茶叶啊,我还是给他们送过去好了。”“……给我!”“哈哈哈,我就说你一定会喜欢的。”


【来】

      “国俊!节日快乐!”萤丸将准备了好几天的礼物交到了爱染的手上,“不过得晚上才是最漂亮的哦。”萤丸提醒了一句,自己做的是一个很小巧可爱的镂空灯笼,加了可以吸引萤火虫的香料,夏夜的晚上一定会很漂亮的。“啊,真是的,明明这个节日应该是国行送给萤礼物的嘛,果然他还是在睡觉吧。”爱染虽然很高兴自己收到了这个礼物,可是看见萤丸似乎并没有收到东西,心里不由得有些生气。“诶,那个国行这家伙,已经送了东西了,就在今天一大早,他就醒过来给我们一人说了一句节日快乐。不过国俊那时候还在睡觉吧,没听见也是正常的。”“……”


【贞宗】

      “小贞我给你准备了继续哦~”“我拒绝。”“为什么?难道你不好奇我给你准备咯什么吗?”“不好奇,因为我猜十有八九会是绳子之类的。所以我拒绝。”太鼓钟一脸平静的推开了礼物盒。“啊~被你猜中了~不过你真的不想要吗?”“真!的!不!想!要!”


【长船】

      “久等啦!今天的礼物是,光忠和小豆特制——樱花便当!快来尝尝吧!”“诶???真的吗?谢谢小豆和光忠啦!”谦信一脸满足的吃着便当,一边还道着谢。不过另一边——“为什么有我的份儿?我看起来像个小孩子吗?哼~”长义别扭的偏过头,死活不肯接受这个礼物,任光忠和小豆怎么劝诱。


【左文字】

      “……”“……”“……”

      “小夜不开心吗?”“不,收到江雪尼桑和宗三尼桑礼物我很开心。”“是吗?开心就好。”


【冲田组】

      “啊!笨蛋安定,这个要这样用啦!”清光手忙脚乱地打断安定的动作并亲自上阵捣鼓。“我又不像你天天都在用这些,又怎么会知道。”“所以说,平常要好好把自己打扮的可爱一点啦!”“但是,这和你送我面膜有什么关系呢?”“哼~关系可大了。你以为我像你,会送这个丑丑的护身符吗?”“那还真是抱歉了,送的礼物不合你的审美了。”“不过看在你的面上,我勉强收下了吧。”


【堀川】

      “咔咔咔,兄弟,今天似乎该给你们礼物啊!所以小僧给你们准备了礼物!”山伏国广一大早就热情的叫醒了被被和堀川,一脸兴奋的打算送出礼物。“我只是个仿品罢了,礼物什么的不必送给我。”被被一如既往的拉低了他的披风遮住了脸。“嘛嘛,既然兄弟都准备了那就收下吧。”堀川在一旁劝道,“不过,兄弟你准备的是什么礼物呢?”“咔咔咔咔咔,当然是加强的修行啊!咔咔咔,怎么样,这个礼物不错吧!”“……那个,卡内桑应该起床了,我去看看他吧。今天天气不错,洗衣服应该会很快干的。啊,也很适合修行呢,兄弟加油哦!”“……我”“咔咔咔,既然堀川兄弟不去,那就国广兄弟和我一起去吧!”话毕不由分说得拉走了被被。

藥師丸 蝶起
六一快乐吖~跟今剑小可爱一起过...

六一快乐吖~跟今剑小可爱一起过儿童节~

六一快乐吖~跟今剑小可爱一起过儿童节~

嬴惑

19年2月画的,浦岛是当时的锻刀+挖刀祈愿,照着设定集画了17多个小时。。然而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所以龟吉他就。。。

19年2月画的,浦岛是当时的锻刀+挖刀祈愿,照着设定集画了17多个小时。。然而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所以龟吉他就。。。

Restless Nox

找畫師約的稿,印了義經組switch lite的貼紙!

開心❤️

如果有興趣的話,可私訊我要原圖自印,也有推薦的店家,已獲畫師批准,喜歡義經組的我們就是好朋友😉

畫師 ins: Little Hairy Flower 


找畫師約的稿,印了義經組switch lite的貼紙!

開心❤️

如果有興趣的話,可私訊我要原圖自印,也有推薦的店家,已獲畫師批准,喜歡義經組的我們就是好朋友😉

畫師 ins: Little Hairy Flower 


喧嚣与不胜

【刀剑乱舞乙女向】以前我没得选

现在我想当个老实人

一个脑洞,关于曾经是文娱集团高管的婶和恋慕她的短刀

*私设多,OOC

*全文道德薄弱

*擦边描写注意

 本章是退婶和今剑婶


月光流泻在城市的上空,瞬间被繁华的霓虹湮没。黯淡的样子还不如一盏将熄未熄的小夜灯。那灯亮一下就哑火,哑火了又挣扎着喘气似的再亮一下,看得人烦躁。

我起身按灭它的开关,身下的人轻哼了一声,腿被压得抬了抬,然后意识到什么似的又缩了回去。他的身体骤然紧绷起来。

看起来是醒了。

黑夜之中,我的手从开关上拿下来,随意地划过他的脸,沿着下颚线擦过喉结一路摸到锁骨。对方轻喘着,却用那只空下来的手猛地扣住了...

现在我想当个老实人

一个脑洞,关于曾经是文娱集团高管的婶和恋慕她的短刀

*私设多,OOC

*全文道德薄弱

*擦边描写注意

 本章是退婶和今剑婶

 

 

月光流泻在城市的上空,瞬间被繁华的霓虹湮没。黯淡的样子还不如一盏将熄未熄的小夜灯。那灯亮一下就哑火,哑火了又挣扎着喘气似的再亮一下,看得人烦躁。

我起身按灭它的开关,身下的人轻哼了一声,腿被压得抬了抬,然后意识到什么似的又缩了回去。他的身体骤然紧绷起来。

看起来是醒了。

黑夜之中,我的手从开关上拿下来,随意地划过他的脸,沿着下颚线擦过喉结一路摸到锁骨。对方轻喘着,却用那只空下来的手猛地扣住了我的手腕。

尚有余裕,而且,还是个有点叛逆的。

我也不在乎他抓着我的动作。虽然是一片漆黑,不过我的发型和身材在高层里也算是好认——再不济,他总该在练习生们私下通传的舆论八卦里听说过我的名声。

我也就顺势侧倒在一边,放开贴着他胸口的那只手:“很意外吗?被其他孩子们算计了?”

他没有说话。他其实说不出来。药性正是发挥得最充分的时候,他现在根本经不起再多余的刺激。

不过,他在黑暗中微微起伏的胸膛却令我玩心大起,于是我一边无聊地绕着自己的头发,一边逗弄起他来:“你是不是对他们几个能被推出去很不满意?他们的评级还不如你……”

但是他们都和我好,是很乖的孩子。想起他们跪在我脚边小心翼翼蹭我手心的样子,我开心地哼了一声,往他身边稍微凑近了一点。

“和姐姐玩不太甘心吧?或许你喜欢哪个其他的朋友,同伴?我可以安排你们哦。”随便许下一些承诺,与其说是诱饵,不如说是调剂的情趣,“还是说,你更愿意和那些老男人玩——”

他看起来更紧张了。真有趣。小孩子就是这样。

“那么,就在姐姐这里——”

 

警笛声。

快门声。

没完没了还无趣无聊的新闻播报。

落锁声。

电子提示音。

审讯室的灯光。

申请减刑时遇到的时空局的人……

狐之助……

 

我猛地清醒过来,看向身下的五虎退。他眼眶都红了,满眼都是眼泪,此刻武装解除,衣衫凌乱。他的一只手贴在我的胸口,在我怔愣的这一瞬间收了回去,像是终于挣脱了似的。

我……我都做了什么啊!

迅速起身,手脚并用地后退好几步,我连忙跪地土下座道歉:“对不起……被吓到了吧?失礼了。我这就走,你不用担心。”说完忙不迭地离开了这里。

退出房间后我随手拉上门,站在走廊上。夜晚的本丸一片静寂,只有细微但均匀的呼吸声。结界一片完好,庭院吹来凉凉的晚风,花园里的百合还带着浓烈的香味。

我到底在做什么?竟然拖着五虎退到了我的主卧。

记忆有一点混乱。我缓步下楼,脑子里和断片似的回忆起和溯行军的最近一次战斗。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不久前……

不久前。

我带着第一部队,六把修行归来的极化短刀去探索新战场。那些溯行军实在是狡猾且贪婪,毕竟人的情欲是不分昼夜的,所以战斗也一样无止无休。出于对环境和时间的综合考虑,我让他们埋伏在暗处,自己则以身诱敌。计划很成功,敌方被一举歼灭,但我也大意地中了对方领导者死前的咒术。我不知道这种咒术是什么,但是目前看来肯定不是什么可以轻易破解的东西。白天明明无事发生,夜晚却肆意疯长。

在成为审神者之前,我是一个因为身负多起法律诉讼且被国际舆论高度关注的文娱公司高管。我被判刑的最终理由是偷税漏税,但是谁都知道我真正的问题是潜规则旗下管理的未成年男艺人。那个时候,声讨我的粉丝甚至差点要冲到事务所来暗杀我。但小心如我早就钻了法律的空子,那些男艺人就算想起诉我也很难胜诉,而且他们几乎没有证据。唯一可能因此成为获罪的录音是一个十六岁少年在床上偷偷套我话拿到的,但是他最后……

我现在是审神者了,为时空局做事。如今的上司是我在现世随手捞过一把的同行,后来我以为她退圈了,没想到却是被征召来了这里。如今她为了报恩把我从监狱带到这里,无论是上前线还是断尾,什么脏活我都义不容辞。

不过不把命当回事的只有我就够了,我家刀却不应当。他们是被我召唤出来的,他们为我效力,我该为他们负责。

不能不明不白地对自家刀下手,这样以权谋私的行为是一种可耻的污染,但凡开启了这个先河……

“主公大人?”烟掉到了地上,被迅速踩灭。我侧过头,看到今剑站在不远处背着手。他歪着头看我,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担心,但是没有害怕和不安。

本丸的刀剑大多如此。哪怕是短刀都不怕我。他们反而更关心我的身体状况,关心我每天三餐的规律,关心我一日不停的烟卷,关心我的咖啡因和黑眼圈。此刻的今剑也是如此,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没有发现我做了什么。

我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将烟蒂随手踢进本丸廊下的草丛里。我贯来这么干,也没人管我。备前国又不垃圾分类。

今剑上前几步,走到我身前,抬头看我:“主公大人有什么烦心事吗?”

我轻轻摇摇头:“没什么。今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今剑笑着摇摇头,躲开我作势要挠他痒痒的手:“那主公大人我先去睡觉啦!您也早点睡!”

“嗯。”我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默默地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

今晚,我大概是不能睡了。

 

审神者喜欢站在走廊边缘处抽烟。她靠在柱子边慵懒地吞云吐雾,月光如洗照在她的身上。她总是离他们很远,以最深沉的温柔,以最安全的壁垒。万屋或者行政大楼,他们与同僚来来往往间互相交流,沟通情报。她在明知大部分同事已经开通寝当番缓解压力的时候还是选择伤害身体的抽烟,战事繁忙的时候也总是亲自处理公文,连按时吃饭都要刃提醒。

她大概是对男人没兴趣吧,其他同事都这么说。

那么你们的欲望都怎么发泄啊,这是好事的同僚。

其实……或许不是对男人没兴趣。

她感兴趣的……是少年。看起来没有发育的小男孩可以得到她的偏爱,虽然她会稍微掩饰一下,用母爱或者同理心什么的作为借口。可是,她那不自觉落在腰腹和大腿上的目光,到底有几分母爱,还是她那新来的名为同理心的解释?

今天他可看见了。

一起进行马当番的时候,审神者刚好过来。她很少会来马厩,但是今天特别难得——仔细想想,或许是某种预谋。审神者指出饲料的缺少,于是他自告奋勇去田里搬了一袋新收的胡萝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审神者落在五虎退锁骨上的吻。

五虎退没有推开她,理所当然的没有推开,甚至,今剑看到他欲拒还迎地用手蹭了一下她的腰。你情我愿,没有什么。邀请的地点虽然有味道,但是好在没有旁人,很难说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筹划。只是,凭什么是五虎退?

凭什么是他?

今剑攥着麻布袋的手一紧,沉甸甸的胡萝卜擦过门框,五虎退的侦查也就发现了他。他看到五虎退的笑容,后者松开了贴着审神者的手,然后红着脸往旁边走了一步。看起来是害羞,但实际上却是宣示主权地站在了审神者的前面,像一只伪装成猫咪的老虎。

今剑没说什么。

不过,看到审神者瘦削苍白的肩膀,褶皱凌乱的睡裙,他也承认自己的呼吸一瞬间紊乱了。嫉妒像野草一样发疯似的从心头冒出来,争先恐后地推着他去和她说话。哪怕被当成小孩子敷衍一样说几句也好,万一呢,万一呢——

他凑到审神者跟前了。

她的目光从他的头发一直落到脚踝,漫不经心的一眼却好像看穿了他的全部。早在两年前他们就讨论过审神者的眼神,不止一位刀剑男士无法忍受审神者的眼神,那目光“好像要把他们全剥光似的”。他其实有点喜欢这种感觉。

这让人血脉偾张的感觉,比在战场上拿誉有过之而无不及。

审神者说了什么,脸上挂着掩饰性的笑容;此刻她说的什么话也都不重要了。

今剑微微笑了。

她身上没有灵力融合的迹象,也闻不到任何精|液的味道。

换句话说,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得到满意答案的他,可以回去睡个好觉了。

 

 

 

(看情况有没有后续吧)



苏青染

肝疼……
进度:(14/88)
我们开学了,一个月以后见吧!偶尔会抽空回来看看

肝疼……
进度:(14/88)
我们开学了,一个月以后见吧!偶尔会抽空回来看看

黍离
上个月画的线稿今天总算上色了...

上个月画的线稿今天总算上色了

今剑太可爱了💗💗

上个月画的线稿今天总算上色了

今剑太可爱了💗💗

溪客

上任两天的婶婶,部分付丧神,以及有没有已经等到三日月殿的婶婶来给卑微萌新吸口欧气?

上任两天的婶婶,部分付丧神,以及有没有已经等到三日月殿的婶婶来给卑微萌新吸口欧气?

竹沉

兼桑,太郎,还有今剑他们

兼桑,太郎,还有今剑他们

千 葉 朔 也、

qwq谢谢你们——但是被限流好惨╭(°A°`)╮

qwq谢谢你们——但是被限流好惨╭(°A°`)╮

茶果、

哨向世界-“刀剑乱舞”计划 2

-大概是个长篇剧情向故事

-脑洞太大系列

-注意避雷哨向,有二设。不认识哨向设定问题不大⋯⋯会在故事里慢慢呈现

-借用大量科学名词和胡说八道的解释,请务!必!注!意!全都是虚构,没有科学根据!!博君一笑!

-如果觉得人物性格有点OOC,那不是错觉也没有误会,是故意的。


—————————


    那是一个广宽的室内模拟训练场,和四个篮球场差不多大小。


    照明系统只开了一半,光线昏暗不定。训练场的墙由专用防震屏组成,既能吸收打斗制造的冲击,也能阻隔场外的杂音骚扰。...


-大概是个长篇剧情向故事

-脑洞太大系列

-注意避雷哨向,有二设。不认识哨向设定问题不大⋯⋯会在故事里慢慢呈现

-借用大量科学名词和胡说八道的解释,请务!必!注!意!全都是虚构,没有科学根据!!博君一笑!

-如果觉得人物性格有点OOC,那不是错觉也没有误会,是故意的。


—————————


    那是一个广宽的室内模拟训练场,和四个篮球场差不多大小。


    照明系统只开了一半,光线昏暗不定。训练场的墙由专用防震屏组成,既能吸收打斗制造的冲击,也能阻隔场外的杂音骚扰。


    如此,场内的哨兵们都能把精神领域全开,在高度专注的锐利状态下进行训练,不需顾忌环境带来过度刺激。


    因为哨兵是一种既强大,又脆弱的物种。战斗时能力惊人,环境对他们五感的威胁性和破坏力也同样超出常人想像。


    此刻场中心的训练区域只有两个人,一个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拥有着一把藕色头发,中长发被绑成活泼的马尾,浏海下露出一双眼眸鲜艳朱红;另一位则是非常高大健硕的橙发橙瞳男人。


    两人不但外貌、身形、年纪相差甚远,连手持的武器也大相迳庭—男孩手持一把约20厘米长的短刀灵活地狂舞,而男人则挥动着一把全长达3米的薙刀横扫千军。


    小男孩叫作今剑,男人叫作岩融。


    尽管一眼看上去,迴然不同的两人不太可能会对战—但事实是,他们确实在对打着,而且使用短刃本应落在劣势的今剑一点都不见吃力。


    “不得恃强凌弱”是军人的战斗品格与操守,然而今剑不是弱者。岩融放声大笑,招牌的鲨鱼牙大方展示出来,手下也毫不保留。


    岩融的薙刀在手上飞舞一圈,突刺向今剑的腹部。今剑手中短刀架在薙刀上借力蹬地,把薙刀推开同时也跳到空中避过攻击。今剑跳过岩融头上,嘴角微扬,向后空中翻滚,轻巧降落在岩融身后。


    岩融双手紧握刀柄,从右用力往后挥刀。刀锋泛起冷白的光,直迫今剑。此时岩融还没有完全转过身来,今剑后退一步给刀剑让路,身影快如闪电。


    等到岩融望向今剑原来位置时,早就不见那敏捷如小天狗的男孩了。岩融挑起眉心中暗道不妙,然而—


    下一秒,一把无情冷酷的刀刃架在他颈前动脉,只要对方稍微压下手,马上可以见红。今剑左手扶在他肩上,右手持刀,双脚也在岩融宽厚的背上找到落点,真如天狗立足树上一般轻松自然。


     胜负已分,警告的动作只短暂维持了一瞬间,很快今剑便从他身上离开,短刀重归鞘中。


   “哈哈哈哈哈哈!是在下输了!”岩融豪爽地收回薙刀,对战果不甚在意。


     今剑落地之后顿了顿,才能把眼中高涨的战意收回心底,露出一个活跃好动、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笑容:“是呢!不过岩融也很厉害哦!”


     两人依照训练场的规矩,收好武器,立正向彼此行一个军礼。


    岩融和今剑在比试同时,场外也有一群旁观者一直在安静观战,直到毕战礼行完,才能解除状态自由作声。


    旁观者为数不少,约三十余人,全都是男性哨兵,年龄外貌各异。单是发型发色就够五花八门,有奶白色短发的小男孩,有粉发的少年,也有一头水蓝发的青年。对于刚才的比试众人反应不一,有些一阵拍掌叫好,有些反应平淡不予置评,似乎对场上两人漠不关心。


    有些人坐在地上,有些人端正笔直地站立,也有些慵懒地半躺半倚。


    千人千面,但有他们有着一个共通点。


    眼睛。


    他们的眼睛有力而锐利,闪烁着同一种狩猎者的高傲警惕的光。


   “真好兴致哪,集在一起比试身手。”一位战斗服上写有”和泉守兼定”的黑长发男子躺在地上打呵欠。


    “⋯⋯无聊。”大俱利伽罗冷冷地说。


    “哈哈,不错不错。今剑和岩融的演示很精彩,在下受教了。”三日月宗近,被称作”最美哨兵”的男人嘴角浅笑。“说起来⋯⋯鹤丸好像不在呢?有人知道他做什么去了吗?”


    “鹤丸国永临走前碰到我,说听到外面有人开枪,跑去凑凑热闹。”金发碧眼的山姥切国广一面不情不愿地说。


    “哦?这样啊⋯⋯”三日月的表情玩味十足。


    压切长谷部皱起眉头。“那只鹤真会找麻烦。”


   “说不定⋯⋯是那个。”小夜左文字细声说,然而大家都是哨兵,这点声浪足以听清楚了。


   “你是指我们的目标吗,小夜?”萤丸一面无邪地说。


   “嗯⋯⋯”


   “如果是真的也挺好,大家都太闲了。”加州清光伸手瞧了瞧自己手上艳红的指尖,随即无趣地说:“不管怎样也好啦,现在散了吧?全身都是汗,我要回去洗澡。”


    好几位都附议点头,比试了一上午,大家都觉得满意了。但是正当本期的首席哨兵烛台切光忠想要宣布解散的时候。


    所有人敏锐地感知到一丝不属于任何同伴的气息,闯入了他们的精神领域。位置⋯⋯正前方!


    全场猛然抬起头,一双双眼睛紧盯训练场入口。是谁如此大胆,敢踏足”我们”专用的训练场?!


    四十双不同颜色的眼睛锋利无比,充满一触即发的力量,锁定着同一个目标—


    鹤丸推开了沉重的钢门,身后跟着少女。少女谨慎防备地把目光探进来,看到四十位强大的哨兵,如四十只野兽一般毫无保留地展示他们的威慑和不善,盯着她这位不速之客。







    一如之前所说,主城军校的收生标准是B级评分。唯有手持一份B级评分鉴定报告,才会收到收生通知书。

   

    这一点,就算她是鹤丸带进来的人都不会改变。对此她没有大惊小怪,真正让她惊奇的是,在她来到军校的第二天早上,她竟然还能收到一张身份权限卡。


    一打开房门,就有一位金发碧眼美男⋯⋯啊不,是神色冷淡的青年站在她面前。他把手中一张小小的晶片放到她手心,面无表情地说:“我叫山姥切国广。拿着,是你在校内的权限卡,进出设施都必须用上它。”


    浅绿色的晶片大概只有姆指甲的大小,她茫然地看了看晶片,最后迫不得已看去山姥切:“哈?这么小一片不怕搞掉吗?”


    山姥切古怪地看着她:“不会啊,安装在通讯器上怎会掉。”


   “安装?怎样安装?”


   “⋯⋯”山姥切无语地盯着她,然后认命地说:“你真是⋯⋯把通讯器拿来,我帮你。”


    两人所讲的通讯器是人手一个的多功能手环,但凡跟组织、政府、军校有关的身份认证和通讯事项,都是经它处理的。平日一些琐碎事如录音录像、记事、传消息都可以用它搞定,算得上是个万能玩意了。


    她把手环脱下来交给山姥切,在对方熟门熟路拆开卡槽时好奇地随口问:“鹤丸呢?”


    昨晚鹤丸带着她一路从贫民区进入主城、然后不守规矩地翻墙进入军校范围;来到他们的训练场和大家见一面,那气势真的让她吓一跳了。打了个招呼之后,鹤丸说她的身份特殊,没办法招摇地让她入住正规军校学生宿舍,于是领着她来到他们的宿舍,给她挑了最中间的房间让她住下。她当时问为什么要把她安排在最中央的位置,鹤丸笑咪咪地答:

 

    “因为我们没人愿意住中间位置啊,现在只余下这一间空房了。不用担心,你左边第二间房就是我。”


     在这里她唯一的熟人就是鹤丸了,结果隔早醒来却不见他人影,少女免不了问他的去向。山姥切把晶片插上卡槽说:“他忙着呢,不用管。接下来会由我负责当你的教官,准备好吧。”


    目前她理解的情况是,鹤丸他们是军校里的”特殊人物”,虽然身份职位仍然不明,但目前看来他们地位不低,在一定程度内可以任意行事。他们接济了她,而她的任务就是接受他们安排的特训,争取成绩成为军校正式学员—类似特殊引见的见习生?


    所以他们都是教官、前辈。少女想到这点,便行了个举手礼:“明白。我的编号是AP63712,山姥切教官,请多指教。”


    山姥切点了点头接礼,把装上晶片的手环套回她手上。


  “不用太拘谨,认真接受训练就行。跟我走。”他转身就走,少女关上房门跟随着他的脚步。一路经过他们的房间,少女小心地扫了眼房门上的名字:平野藤四郎、笑面青江、鸣狐、宗三左文字、歌仙兼定、莺丸、狮子王⋯⋯好、好特别的名字?有文化的人都是这么样的吗?


    少女真真切切觉得:城里人真懂玩,贫民不懂。


    走在前头的山姥切察费到她的动作。“AP63712。”


    出于哨兵军队服从本能的少女:“是!”


    山姥切静了几秒,似乎在想该如何开口—或者是,该不该开口。最后他轻轻叹了口气说:“虽然他们主张不要太早告诉你,不过我觉得没什么意思,反正你早晚都会知道。我不想隐瞒太多事,很麻烦。”


   “是⋯⋯?”


   “你听好,我只会说一遍。”山姥切侧身以眼尾看向她,“我们41个,都是被称为”付丧神”的实验室合成哨兵,意思是我们本来是普通人,接受基因改造后变成了哨兵。我们比一般哨兵强,为了辨明特殊身份,我们全部人都拥有名字—如你所见。就是这样。”


    “付丧神吗⋯⋯?你们的名字是不是有些由来?我看着都很特别呢。”


    “都是以日本历史名刀来命名的。你不觉得眼熟?”


    “⋯⋯”少女尴尬地不说话。很明显她的世界史课是听不进耳的。


     山姥切大口吸了气来平复心情,努力保持耐心:“现在已经没有”国家”的概念了,但在联盟诞生之前,这个世界有不同国家的。我们现在处身的主城,以前就是”日本”⋯⋯看来我有必要给你补点课了。”


    “哎???不是吧⋯⋯”


    “哨兵不是只是四肢发达的人。”山姥切无情地说。“我以为你会有这点觉悟。”


    少女露出一个乖巧受教的好学生表情,山姥切也省得跟她纠缠,于是继续前走。


    “付丧神⋯⋯付丧神!这名字好酷哦。这就是为什么鹤丸可以在几公里外听到枪声的原因吗?太强了。”她不放弃地追问一句。


    “不完全是。不过,关于那个研发实验,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你不需要知道详情。”山姥切冷淡地说。


      他眼角瞅了眼少女:“⋯⋯起码目前为止,你还没那个资格知道。你只需要变强。”






TBC

—————————————


-驯兽记2333333

-对你没猜错,被被是我的初始,今剑是我的初锻。
















双叶菲

占tag抱歉,出今岩,鹤一期日文本双色太太除妖

60出,90p。惊悚猎奇向的本。出场人物主要有一期,鹤丸,今剑,岩融,厚。

占tag抱歉,出今岩,鹤一期日文本双色太太除妖

60出,90p。惊悚猎奇向的本。出场人物主要有一期,鹤丸,今剑,岩融,厚。

双叶菲

占tag抱歉,出今岩日文合志

特价90出,94p,很多圈内大手都参加了,喜欢这个cp的话,强烈推荐。

占tag抱歉,出今岩日文合志

特价90出,94p,很多圈内大手都参加了,喜欢这个cp的话,强烈推荐。

緒樹_Okikkk

QQ今剑

我真的不会画可爱的扣扣人

QQ今剑

我真的不会画可爱的扣扣人

东道

可爱的小番外1(大今剑)

突然想起,我原来还有一篇文来着。然后思考了一下,我最近蛮喜欢今剑…


        这天,韶瑾被重物压醒。

        她一睁眼就看到了某只特别眼熟的狐狸,下意识摆出了死鱼眼。

       “系统,这是你的新玩笑?”


       “嗯?您在说什么啊?审神者大人?我是您的狐之助...

突然想起,我原来还有一篇文来着。然后思考了一下,我最近蛮喜欢今剑…


        这天,韶瑾被重物压醒。

        她一睁眼就看到了某只特别眼熟的狐狸,下意识摆出了死鱼眼。

       “系统,这是你的新玩笑?”


       “嗯?您在说什么啊?审神者大人?我是您的狐之助啊!”狐之助满头问号,难不成新来的审神者被他压失忆了?

       ……韶瑾保持死鱼眼不动,一副“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良久,韶瑾终于开口,“你继续。”


       狐之助从韶瑾身上跳下,“好的,审神者大人。这就是之前跟您说的,您要接收的本丸。”


       ……???她什么时候答应了?她怎么不知道?韶瑾一个回头,一扇破败的大门映入眼帘。

       而且还是同人文中经常出现的二设——暗黑本丸,她觉得像她这么讨厌麻烦的人不会答应这种事。那就是说,这不是她的身体?

       韶瑾低头,翻看手掌,熟悉的茧子;再用力一握,熟悉的感觉。结论,是她的身体。


        那么…[今天选择今剑、石切丸与小狐丸。]她在内心这么说。

       下一刻出现在她手心的刀,让她肯定了这就是她的身体。

       唔……这是梦?因为今剑不是短刀的模样,让让她脑洞大开,并且有了一个注意。

       既然是梦,那就好好玩一次吧!她就这么草率地下了决定。


       然后选择今剑附身。

       她的头发变长,身量变高,衣服也随之改变,最后再拿起大太刀,悚然一副大今剑的模样。

        但她的这番变化没有引起狐之助的惊讶,这让她更加肯定,这就是梦!

       在狐之助的催促下,她搞事情的心蠢蠢欲动。


       开门后,到是没有传统的开门杀。很平常的,三日月宗近站在那儿。

       唔…这就是…另一个传统,美人计吗?确实很漂亮!韶瑾点头称赞。

       殊不知,三日月宗近现在茫然的很,大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