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介敦

2464浏览    163参与
乔之

赴火(番外)

中的干部芥川x宰的亲卫敦 

BOSS中x断腿间谍宰 


@月蝶 的私人订制,你非常想看的敦大型掉马现场


◎前情提要:敦作为太宰治的亲卫,声称自己是学生而和芥川谈着恋爱,芥川并不知道敦的身份,但是敦知道芥川是黑手党的干部。 


◎正文 


最近大家实在是忙得过了头。 


连太宰治都不得不整天整天地坐在桌子前处理从ZOOA接手的文件。 


大概是兵荒马乱的一周之后,最高会议才把忙得没时间休息的干部们都召集了起来。 ...


中的干部芥川x宰的亲卫敦 

BOSS中x断腿间谍宰 

 

@月蝶 的私人订制,你非常想看的敦大型掉马现场

 

◎前情提要:敦作为太宰治的亲卫,声称自己是学生而和芥川谈着恋爱,芥川并不知道敦的身份,但是敦知道芥川是黑手党的干部。 

 

◎正文 

 

最近大家实在是忙得过了头。 

 

连太宰治都不得不整天整天地坐在桌子前处理从ZOOA接手的文件。 

 

大概是兵荒马乱的一周之后,最高会议才把忙得没时间休息的干部们都召集了起来。 

 

尾崎红叶的气色还算不错,和她一比,旁边拄着桌子打盹的十夜艺子虽然说今早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却是连头发丝都干枯又蔫巴。 

 

在尾崎红叶这位大姐非常怜惜地摸过两次十夜的脑袋之后,坐在对面同样眼圈青黑的鲸岸花屿不忿地嚷嚷起来:“十夜!你也太狡猾了,我也想要大姐摸摸!” 

 

困得一魂出窍的十夜艺子在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走进来的时候朝他颤颤巍巍地比了根中指,难得罕见地没出声怼他。 

 

而作为全场最安静的,芥川只是抱着胳膊靠着椅背,闭着眼算是休息,乱纷纷的脑子里突兀地生出来一条念头。 

 

很久没有见到敦了。 

 

中原中也拉着太宰治的手,看着他们一个个跟霜打了的茄子,轻咳了一声,连一个眼神都没换来。 

 

“……” 

 

他和太宰治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想休假就坐起来,尤其是鲸岸。” 

 

休假两个字显然给他们注入了生机,十夜艺子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先是把目光放在了中原中也牵着的,太宰治的手上。 

 

他们其实都听到了风声,关于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港口黑手党真正的当家人。 

 

等到真正得见的时候才极为割裂地感受到传说与真实的差别来。 

 

少年人笑得温软,被中原中也牵着的手骨纤细,只有偶尔撞上了她打量的目光,在眼角挑出来揶揄放肆的笑意。 

 

中原中也先走到了长桌前,把那一把一贯是他坐着的椅子向后拉开了,松开了太宰治的手。 

 

说起来,他今天穿得也异于往常,修身西装包裹着身体,缎子却是低调的纯黑,没有肩头上没有长风衣,自然也没有再带上那柄银骨乌木手杖。 

 

几大干部静静地望着太宰治在那把椅子上坐下来,而中原中也依旧站在他身后,心里都是同一个想法。 

 

这是个信号。 

 

太宰治在椅子上挪了挪位置,半晌,极为不满地站起来。 

 

他扯住了中原中也:“你坐。” 

 

中原中也显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和他僵持了一会儿,只好又坐了下来。 

 

芥川抱着胳膊,看着太宰治堂而皇之地坐在了中原中也的腿上,被他托住了腰,才满意地看向了他们。 

 

很好,这也是个信号。 

 

尾崎红叶显然见怪不怪,她看着那两个人,眼里都是满意。 

 

“那么……” 

 

他们就着这样奇怪的氛围说起了关于ZOOA的事情,从太宰治回国到几天前的鸿门宴。 

 

会议快结束时,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了,中原中也说了声进来,芥川的目光就被那人吸引了。 

 

他微微睁大了眼睛,连抱着的胳膊都不知不觉地松开来。 

 

“啊,是敦啊,有什么事情吗?”太宰治从中原中也怀里歪过了头,看向一身白的少年。 

 

“太宰先生,名单上的人都处理掉了。” 

银白发的少年人像是没有意识到芥川越来越疑惑的目光,径直向太宰治报告道。 

 

太宰治倒是极有兴味地瞥了一眼隐忍不发的芥川,耸了耸鼻翼,从中岛敦身上嗅出一股子的血腥味。 

 

“干得不错,你好像受伤了。” 

 

余光里芥川的手指骤然缩紧,他看着中岛敦的眼神好像带上来点急切。 

 

站在哪儿的那个人似乎不久前还是干净明快的少年人,穿着可笑的印花T恤喜欢巧克力的冰激凌。 

 

可现在他的嘴角简直是计算过的冰冷平直,纯白行动装包裹的身体细看去,也是训练有素的站姿。 

 

自己熟悉的人看着太宰治,没有施舍给他一个眼神。 

 

芥川听见他淡淡地回复太宰治。 

 

“多谢您的关心,没有大碍。” 

 

倒是中原中也看了眼芥川,明白了这是个什么架势,但他只是搂紧了怀里的媳妇,看一出好戏。 

 

“……唔……没有大碍的话,西港口的围剿可以交给敦吗?” 

太宰治的笑容像是活生生的漩涡,冰冷又不留情面。 

 

西港口,ZOOA的最后一个据点,是连鲸岸花屿都没有啃下来的硬骨头。 

 

芥川咬了咬牙,觉得太宰治是在让中岛敦送死。 

 

可白发少年并没有异议,躬身应了句“是”。 

 

全身心都放在他身上的芥川注意到,他直起身来的时候,有一刹那的动作僵直。 

 

你好像受伤了。 

 

太宰治的话在耳边。 

 

于是芥川生平第一次在不该开口的时候插了话。 

 

“太宰先生,请让我一起去吧。” 

 

巧笑嫣然的少年人一瞬间冷下脸来,太宰治似乎是在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唇瓣里吐出来的话让他觉得汗毛倒竖。 

 

“芥川干部──敦是我的亲卫,你在质疑我的命令吗?” 

 

这让芥川骤然失了言语,确实,如果敦是太宰先生的亲卫,那他就是越权了。 

 

然而另一个人显然比芥川更了解太宰治,也更着急。 

 

中岛敦咬了咬牙,单膝跪地:“太宰先生,请让我一个人去。” 

 

这一动作显然牵动了他的伤口,让他在说话间牵起轻微的抽气声来。 

 

芥川听见了。 

 

他猛地推开了椅子也下蹲跪在了地上,压低的时候喑哑难辨。 

 

“太宰先生,他身上有伤,还是请让属下去吧。” 

 

中岛敦看着太宰治阴沉下来的神色,急忙说道:“我没事的,太宰先生,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十夜艺子碾了碾自己的头发,默不作声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好像也明白了其间的弯弯绕绕。 

 

她看了一眼在太宰治背后专心充当靠枕的中原中也,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芥川只觉得最高会议室的空气从来没有这样沉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你在忤逆我吗?芥川?”太宰治连芥川干部都不再叫了,他的手指在桌子上缓缓地划动着。 

 

中岛敦知道,他生气了。 

 

“属下不敢。”芥川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但话却执拗得很,“但他受伤了。” 

 

“哈?”太宰治发出极为不屑的鼻音,“芥川,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连自己的亲卫都指示不动吗?嗯?” 

 

“你要知道,敦他是我的忠犬,哪怕是去死,他也得第一个冲上去,你又有什么立场来阻挠我呢?” 

 

坐在上首的少年人说着慢条斯理却冷酷至极的话语,让芥川和中岛敦后背一寒。 

 

芥川不由得攥紧了地毯,牙关紧咬。 

他不明白太宰治为何对中岛敦如此苛刻。 

 

半晌,太宰治才听见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 

 

“属下,可以替他去死。” 

他显然极为不忿了。 

 

于是会议室里又一次静默下来。 

 

太宰治靠在中原中也怀里,看着那两个人。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中岛敦先芥川一步截下了话头:“太宰先生,我不需要他替我,我先走了。” 

 

说着他站起来,快速朝门外走去。 

 

芥川猛地拉住了他的手腕。 

 

“你干什么!” 

 

“这就是你的命运吗!你受伤了,他在叫你送死!这就是你效忠的人吗!” 

 

中岛敦想要甩开他的手:“你放开我!” 

你会被处罚的。 

 

没有人能违背太宰先生。 

 

中原中也看着这场闹剧,揉了揉额头,和太宰治对视了一眼,看见他眼睛里面的笑意。 

 

他们听见中原中也扬高了声音:“闹够了没有?都给我回来。” 

 

尾崎红叶显然也看够了戏,她轻声笑了起来,对太宰治说:“真是可爱的小孩子,比你可爱多了。” 

 

太宰治拉苦了脸:“哇,红叶姐,你居然喜欢这样的吗?” 

 

“妾身只是庆幸敦不是对家的人,否则以此来看,芥川可是能为了他背叛组织呢。” 

 

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芥川龙之介理智回笼,但他却没再说什么了。 

 

太宰治看着那个一言不发又跪回地上,一副您随便姿态的人,没忍住笑出了声。 

 

“芥川,有那么喜欢敦吗?嗯?” 

 

“……”芥川低着头,不予回应。 

 

倒是中岛敦滴溜溜地跑了回来,眼巴巴地看着太宰治。 

 

“太宰先生……您也太……” 

 

太宰治在中原中也充满醋意的目光里摸了摸小老虎的头:“我也太怎么了?这就心疼了?啧,果然是长大了就不听话啊。” 

 

全程事外的鲸岸花屿迷茫地看着他们。 

 

“太宰先生……” 

 

“好好好我什么都不说了。”太宰治表示儿大不中留(?),把话头放到芥川身上,“芥川干部,你倒是胆子很大,介于你公然在会议上顶撞我……” 

 

中岛敦紧张地看着他。 

 

太宰治被他看得翻了个白眼:“……罚你去给敦做一个月的保姆,他伤要是好不利索唯你是问。” 

 

“行了,别搁我这儿碍眼,敦,带着他滚出去。” 

 

敦还没来得及应,就被芥川往起一抱,在鲸岸花屿震惊的目光里走了出去。 

 

“他……他……我发誓这是我见过芥川龙之介最嚣张的一天了。” 

 

剩下的几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小孩子嘛……就是要乖张一点才有生气。 

 

如果连生了气都要笑着说好,那才是可怕呢。 

 

想到这一点,花屿抬头悄悄看了一眼太宰治。 

 

这位可不就是吗? 

 

“中也,他看得我好奇怪。” 

 

中原中也把他也抱着站起来,轻飘飘地看了一眼鲸岸花屿。 

 

“没事,下次把他眼睛挖出来。” 

 

你二爷还是你二爷。 


fin.


作者的话:维生素片好酸。我酸了。

 

 

 

 

 

 

 

 


此人已疯

王与后④

王与后④

狐狸篇 abo篇

帝王宰×百姓中

本集有副cp出现nie,我自己也好激动,hiahia被催更的我冒着生命危险回来了(我在数学课上写文,我随时可能会被我妈抓包,可怕呀)

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时复一时,分复一分,秒复一秒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每天都是基本的日常生活

时间推动就快一点,很快到了中原中也的1000岁成年生日(我可是特意设定的年龄,1000岁算是成年,太宰治就是在成年日那天登基为王的)

因为中原中也要为孤儿院赚收入,去街上发传单,太宰治只能在皇宫躺尸着

『好无聊,为什么中也要有工作要做,我要出去玩,我不要工作』太宰治坐在办公桌前,看着...

王与后④

狐狸篇 abo篇

帝王宰×百姓中

本集有副cp出现nie,我自己也好激动,hiahia被催更的我冒着生命危险回来了(我在数学课上写文,我随时可能会被我妈抓包,可怕呀)

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时复一时,分复一分,秒复一秒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每天都是基本的日常生活

时间推动就快一点,很快到了中原中也的1000岁成年生日(我可是特意设定的年龄,1000岁算是成年,太宰治就是在成年日那天登基为王的)

因为中原中也要为孤儿院赚收入,去街上发传单,太宰治只能在皇宫躺尸着

『好无聊,为什么中也要有工作要做,我要出去玩,我不要工作』太宰治坐在办公桌前,看着自己面前堆积如山的文件抱怨着

『王,每个人都会为了自己的理想去奋斗,你也要加油,小心到时候中原先生嫌弃您懒惰』中岛敦(近侍总管)站在太宰治对面帮他整理着文件

『敦,这不是还有你吗,文件就拜托你了,这些就不是人看的』

『王,你本来就不是人啊』

『呼...呼...好无聊啊 』太宰治趴着桌子上无聊的吹着自己额前的刘海

太宰治忽然坐起身了,似乎想起了什么

『敦,你觉得送别人生日礼物该送什么』

『?有人生日吗』中岛敦停下来手里的笔,怀疑自家王又要整人了,但最近似乎没有人过生日

中岛敦开始回忆 记得上次一位臣子邀请王过生日,为自己庆祝2000岁大寿,他很高兴的就答应了前去祝贺,结果生日过到高潮,王忽然从楼顶跳了下去,还好芥川龙之介即使接住了他(当然是徒手接住,差点进医院,太宰治完好无损),当然了那位老寿星差点把生日宴过成了葬礼,回忆结束,这太可怕了

 

中岛敦脑海了闪过一个身影(中原中也)

『中原先生过生日?』

『对呀,我当然要给他好好准备陪我玩的酬谢礼』太宰治眯眯眼

中岛敦为中原中也心里默默祈祷着

 

这章就此结束了,我应该认真上课(是的,我被母上大人抓包了)

此人已疯

联姻(人物简介)

开正文前捋一下思路

花费了数天的努力思考,我似乎应该可能捋顺了


欧森外(家长):有孩子一男一女,大儿子太宰治,小女儿爱丽丝,是个专业的医生,也是萝莉(幼女)控,喜欢福泽谕吉


福泽谕吉(家长):有俩个孩子,中岛敦,可爱的小“虎崽”,依及小可爱江户川乱步,是一名武士,每天随身携带佩刀,不喜欢欧森外(因为有点粘人)


尾崎红叶(家长):她也有三个乖孩子,大儿子中原中也,小儿子芥川龙之介,小女儿芥川银,是一个“温柔贤惠”的母亲


太宰治:住在中原中也隔壁,与中原中也同班,经常去骚扰他,算是个学霸吧,谦谦公子的模样


中原中也:十分讨厌太宰治,“女装大佬”(不是,小时候被亲爱的...

开正文前捋一下思路

花费了数天的努力思考,我似乎应该可能捋顺了


欧森外(家长):有孩子一男一女,大儿子太宰治,小女儿爱丽丝,是个专业的医生,也是萝莉(幼女)控,喜欢福泽谕吉


福泽谕吉(家长):有俩个孩子,中岛敦,可爱的小“虎崽”,依及小可爱江户川乱步,是一名武士,每天随身携带佩刀,不喜欢欧森外(因为有点粘人)


尾崎红叶(家长):她也有三个乖孩子,大儿子中原中也,小儿子芥川龙之介,小女儿芥川银,是一个“温柔贤惠”的母亲


太宰治:住在中原中也隔壁,与中原中也同班,经常去骚扰他,算是个学霸吧,谦谦公子的模样


中原中也:十分讨厌太宰治,“女装大佬”(不是,小时候被亲爱的母亲大人被迫穿女装)学习仅此于太宰治


芥川龙之介:喜欢与“人虎”打架,“女子大佬”(依旧是因为母亲大人的爱好,小洋裙的由来),憧憬太宰治


中岛敦:与芥川龙之介同班,乖孩子一枚,被迫与芥川龙之介打架,学习优良


爱伦坡:可怜的孤儿,有一只可爱的小浣熊喜欢侦探小说,挑战江户川乱步,虽然经常输,但依然不服气


江户川乱步:喜欢一切甜点,有着一颗高速运作的高智商大脑,不敢一个人出门,随时需要人陪出门


芥川银:芥川龙之介的妹妹,温柔大方,(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个,可能有需要两个神助攻吧,还有一个是爱丽丝)

~BLanker~

把芥川补上了~再发一遍             (依然非原创)

把芥川补上了~再发一遍             (依然非原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