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120.3万浏览    5398参与
琬

【渣翻】Amor insanire-Iuramentum(誓言)

一个过渡节,大的要来了

【渣翻】Amor insanire-Iuramentum(誓言)

一个过渡节,大的要来了

即若离

蕾姆COS~

如果真爱有颜色的话,

那一定是蓝色💙

 大好きだよ 

蕾姆COS~

如果真爱有颜色的话,

那一定是蓝色💙

 大好きだよ 

常数

浪漫的不是四季,而是你在我身边。

浪漫的不是四季,而是你在我身边。

暮晨

最近要开更了,攒稿子ing

最近开新坑:你零同人《剧场型■■》。

这篇是短篇(大概)算半个观影体,主要挑一些经典情节写。收尾还算有趣。

8023没有放弃,一直有构思。不过内容越来越丰富,不重写很难收场(这可是你亲手开启的故事啊kora)

标题是不是很眼熟呢?我化用了水门篇某个章节的标题,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

[图片]


最近开新坑:你零同人《剧场型■■》。

这篇是短篇(大概)算半个观影体,主要挑一些经典情节写。收尾还算有趣。

8023没有放弃,一直有构思。不过内容越来越丰富,不重写很难收场(这可是你亲手开启的故事啊kora)

标题是不是很眼熟呢?我化用了水门篇某个章节的标题,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


北极熊

占tag致歉

你好!这里是re0语c群,欢迎各位来加入,进去务必看群公告!

小白也是欢迎的!只要注意洗白就可以!

占tag致歉

你好!这里是re0语c群,欢迎各位来加入,进去务必看群公告!

小白也是欢迎的!只要注意洗白就可以!

一般路过芒果酱

六章某个轮回…大概!这边存一下档!


半夜鸡血上头狂暴摸鱼!萌萌尤昴酱救救我的莱卡池!救救救救


六章某个轮回…大概!这边存一下档!


半夜鸡血上头狂暴摸鱼!萌萌尤昴酱救救我的莱卡池!救救救救


发猴贼
去年带拉姆在中秋看月亮的图❤不...

去年带拉姆在中秋看月亮的图❤不知道蕾姆老婆看见了会不会吃醋🥵🌹❤️

去年带拉姆在中秋看月亮的图❤不知道蕾姆老婆看见了会不会吃醋🥵🌹❤️

银星千颗
最好的选帝三人组!!! 最近住...

最好的选帝三人组!!!


最近住在推上了,好久没来这边了,|・ω・`)

最好的选帝三人组!!!


最近住在推上了,好久没来这边了,|・ω・`)

Selina: )
呼!终于有时间可以画画啦!!?...

呼!终于有时间可以画画啦!!😃

是朋友最喜欢的蕾姆哦哈哈😘😘


前几天中考完啦,现在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


感兴趣的友友们可以去看一看《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哦对了,是临摹某位大佬的插画🙃😍


呼!终于有时间可以画画啦!!😃

是朋友最喜欢的蕾姆哦哈哈😘😘


前几天中考完啦,现在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


感兴趣的友友们可以去看一看《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哦对了,是临摹某位大佬的插画🙃😍









青青衫子
君はいつもレムのヒーローだった

君はいつもレムのヒーローだった

君はいつもレムのヒーローだった

粉红小软妹是王己心。

[图片]

一些胡思乱想。博主也不知道莱茵哈鲁特是怎么死的。

一些胡思乱想。博主也不知道莱茵哈鲁特是怎么死的。

2米唐子
拉姆已经足够可爱了,再可爱的话...

拉姆已经足够可爱了,再可爱的话,世界会毁灭的。

拉姆已经足够可爱了,再可爱的话,世界会毁灭的。

来杯芝士奶盖

在做恨的前提下相杀 4

作者有话说:原来的文因为文档崩了,所以没了。这是重新码的。质量感觉没以前高。但是完结了,还是想被人给些回馈(评论)。因为这事心态崩塌了很久。最近才缓过来


下面进入正题,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被莱茵的身份骗到?

你们以为莱茵是个小可爱,然而并不是。

总之,欢迎来到骗徒的世界。

请记住爱情即战争!

文中所有的角色(请记住是所有角色,包括且不限定于人类)都只是在自己的角度上用自己所知道的情报,做出自己的理解和判断的一员罢了。他们所认为的真实,可能不是真相。

 

站在上帝视角的我们只有读完了整篇故事,才能得出结论。

请注意,直到本文结束,都有可能有反......

作者有话说:原来的文因为文档崩了,所以没了。这是重新码的。质量感觉没以前高。但是完结了,还是想被人给些回馈(评论)。因为这事心态崩塌了很久。最近才缓过来

 

 

下面进入正题,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被莱茵的身份骗到?

你们以为莱茵是个小可爱,然而并不是。

总之,欢迎来到骗徒的世界。

请记住爱情即战争!

文中所有的角色(请记住是所有角色,包括且不限定于人类)都只是在自己的角度上用自己所知道的情报,做出自己的理解和判断的一员罢了。他们所认为的真实,可能不是真相。

 

站在上帝视角的我们只有读完了整篇故事,才能得出结论。

请注意,直到本文结束,都有可能有反转。

 

作者提示:“在在做恨的前提下相杀,也可以理解为在恨意的驱使下相杀,菜月昴与莱茵哈鲁特会在恨意下相杀。但是如果一方先抽身而出?那么另一方又会如何呢?

  恨意的对立面又是什么呢

换句话说,莱茵哈鲁特如果憎恨的是自己呢?

亲爱的读者,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就分享在评论区里吧。”

 

最后,最近写的文感觉都太苦大仇深了,下一篇想写点甜的。有推荐的脑洞吗?

 

 

 

  菜月昴视角:

菜月昴摸着自己头上的伤口,又看着满地的血迹,感觉头疼的要死。

 

【目前已知莱茵哈鲁特来到了这个世界,但是不确定这是不是我遇到的那个莱茵哈鲁特。


老实说,对于莱茵哈鲁特要杀我这件事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问题是我现在一点也不想死了。


  我其实已经想好好活下去了


真是阴魂不散的东西。】


一阵阵的眩晕向菜月昴袭来。看着昏迷的使用着莱茵身体的莱茵哈鲁特,菜月昴咬了下嘴唇,在留下深深的齿痕的情况下。蹲下身体,检查莱茵的腹部。


顺着刀口,掀开被鲜血浸透的病号服,巨大的伤口


看到莱茵的腹部深深的伤口看上去都修复好了。菜月昴在验证了自己的想法后。菜月昴把刀挪开,拿拖把房间赶紧打扫干净,避开倒在地上的莱茵身体。


等房间除了莱茵哈鲁特倒下的那一块地方的血迹无法处理后,菜月昴看着墙上的巨大血迹,把莱茵之前拿的刀握在手里,狠狠朝自己身上捅出了几个大口子。大量的血迹瞬间喷涌而出。


菜月昴冷静的用血布置着现场,但是渐渐地菜月昴站不稳了。菜月昴最后按响了紧急呼叫铃。随着尖锐的铃声,菜月昴终于脸色惨白的跟一张纸一样。【还不可以晕,莱茵还没有脱离危险。】 


随着尖锐的紧急铃声响起,几名护士护工和医生冲向了病房。


医生视角:


我听到了铃声后,赶紧跑向了莱茵的病房。


打开房间后,我闻到了很重的血腥味。阿历克斯(菜月昴)手上握着刀,身上有明显的伤口和血迹,受伤严重。莱茵先生也倒在床下,身上有大量的血迹。


阿历克斯(菜月昴)脸色呈现失血过多的苍白和绀紫色,但是条理还算清晰的对我下达了指令:“莱茵疯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一醒来就拿刀划开自己的衣服,我去抢他的刀的时候,

他拿我的头去撞墙,他声称自己是叫什么莱茵哈鲁特的其他人。他要杀我,这些伤口是他干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争打的时候他突然晕倒了。”


阿历克斯(菜月昴)似乎是因为说了一大串话,新冒出的血液直接流进了眼睛里。阿历克斯(菜月昴)用袖子擦了一把眼睛,

接着说道:“我现在需要治疗,莱茵先以精神病人的规格控制好,不要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莱茵的职业生涯不能因为这个破坏

。医疗手续和费用交纳找我的助手申鹤。”


“还愣着干嘛,开始行动!”

 

在菜月昴昏迷后,医生们快速的将菜月昴和莱茵哈鲁特分别送入了急救室和检查的科室。同时派人通知申鹤。


  申鹤正在处理文件,一手纸质文件资料,一手握着鼠标看电脑。干净明亮的办公室里,装饰极为简单。办公室里只有营业执照等物品表明这不是一间才刚刚建成的办公室。


  铃铃铃的电话声响起,申鹤一边把最后一页放下。另一只手就开了接通。申鹤打算一边接听一边继续工作。


  “鹤总,这里是常春藤(医院),阿历克斯(菜月昴)现在进入了ICU,他是由于刀伤。据他昏迷前说那是莱茵伤的,莱茵得了精神病。”


“好的,我知道了。先对他们进行相关的治疗。我马上过来处理。大概是明天的飞机。随时发邮件通知我。”


  申鹤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想了想,掐清思路后。迅速地排清楚主次顺序后,就立刻让助理安排行程,二十秒的时间不到,就继续了被先前电话打断的工作。


 

莱茵视角:


我叫莱茵·克劳德辛。


我是一个失败的人,我搞砸了一切。个都是无颜面对家族的不孝之子啊。

所以干脆,还是直接去死更加轻松吧 


在我还没有被称为莱茵·克劳德辛之前,我有其他的名字。


我的家族需要振兴,王国也需要强大的武力。所以由我来做一个正直而强大的人就足够了。按照道理来说,对于罪人我应该给予被害人救济,凡罪行者,我应该给予他们以审判以及宽恕。即我的内心应该充满对万事万物的怜悯,包括罪人。


即罪人应该得到相应的,但是我不能因为罪行而愤怒到失去公正。


我作为王国的剑圣,应该动心忍性,不能因为随心而发,动愤而起。

但是我最后没有做到。


我以前的名字叫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忘过。


但现在我叫莱茵·克劳德辛。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部小说的话,那么现在在阅读这一页的读者要是还没有意识到我在说什么,就显得太愚蠢了。


但是呢,要是菜月昴像你一样蠢就好了。


简单来说我是莱因哈鲁特,真正的全名就叫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


我的目的是来这个世界杀死那个大罪司教(菜月昴)。


然后,我再次搞砸了一切。


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来到这个异世界已经19年了。


虽然说人死了正常应该尘归尘土归土才对。一切恩怨爱憎都因为死亡而结束。


但是我做不到,我中了名为傲慢司教的毒。


傲慢司教(菜月昴)没有说错,火烧王都的那一天莱茵哈鲁特迎来了新生。


所有人都认为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至那一天起第一次产生了恨意,有人说我因为那件事打击太大,变得激进了。认识的人都因此纷纷安慰我那不是我的错。


但是那怎么可能呢?我从小长大怎么可能一次憎恨都没有产生过呢?


我知道我在大众眼里是英雄,骑士中的骑士,所以我更加的谨言慎行。


至于我不是圣人的过去,有谁在乎呢?重要的是现在。


菜月昴不是我见过最扭曲的人,也不是我见过最难缠的对手,但他是我唯一让我束手无策到想要直接投降的对手。


老实说,直到在菜月昴死后去清理菜月昴的痕迹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个多么令我捉摸不透的男人。


  第一个疑点是:王都大火的巧合,我看到了罗兹瓦尔·L·梅札斯协助的影子。但是罗兹瓦尔·L·梅札斯一直找不到,等唯一找到的时候,反而是他的死讯传来。


第二个疑点,整个王国上层都对艾米莉亚极度爱护。如果是过去,我会保持怀疑,但是不过分会深究。但是因为菜月昴的原因,一份如同黑色幽灵般的阴影常常笼罩在我的身上。我的喉咙上常常传来被绳索挤压般的挤迫感。


为什么艾米莉亚如此被所有人厚爱?


这样的想法有段时间铺天盖地的在我的脑海里叫嚣,像是漆黑的爪子把我的心脏抠挖的鲜血淋漓。


我以为我是嫉妒,我对这样丑陋的自己感到了害怕。


为了转移视线,我把剩下的所有时间用于去拼凑傲慢司教(菜月昴)的过去了。


随着对菜月昴(傲慢司教)人生的拼凑,我逐渐接触到了真相。


艾米莉亚只是个幌子!


所有的一切,平等,秩序,经济的发展,给穷人的救济金和孤儿院的落地甚至对大罪司教的讨伐都是菜月昴做好后推给艾米莉亚的!


瞬间,叽里咕噜的嫉妒淹没了莱茵哈鲁特。


从此刻起


如果说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看到艾米莉亚因水平不足以承当王位时,会心怀怜悯的话,现在的莱茵哈鲁特只会想觉得艾米莉亚的笑容都显得碍眼。


为什么那样的一个强者将绝对偏爱给了你?


如果没有你,明明什么都不会发生?


为什么你还可以如此无忧无虑的活下去?


还是说:“那个傲慢司教(菜月昴)连这都算计到了。”


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最终知道了一切,但是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没有向艾米莉亚挥刀的理由。


因为这一切都是菜月昴干的,跟艾米莉亚无关。并且艾米莉亚是露格尼卡的国王,骑士是为了国王而存在的。


在发现真相后的那个晚上,莱茵哈鲁特做了一个无力的梦。睡梦中傲慢司教(菜月昴)身着黑色礼服,像是信仰魔鬼的神父。


在皑皑白骨的教堂里,月色透过骷髅空洞的眼眶。莱茵哈鲁特无力的坐在教堂的长椅上。


可以轻松捏爆对方头骨的双手,此刻在黑色的手套里静静的呆着。


莱茵哈鲁特罕见的内心被迷茫所占据。


睡梦中的人总是迷迷糊糊的,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在做梦。


疲倦的莱茵哈鲁特感到纠结。面前是已经死亡的大罪司教。他正在祈祷,这不合常理。自己也不应该只是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做。


  但是,直到傲慢司教(菜月昴)祈祷完,莱茵哈鲁特都没有出声打扰他。


  安静的白骨教堂里,傲慢司教(菜月昴)在祷告:“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怎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随着一声“阿门”为结束。菜月昴向莱茵哈鲁特转身。


  没有开场白也没有多余的话语,已经死亡的傲慢司教用那双似乎看透了一切的双眼向莱茵哈鲁特发问:“为何你会向无辜者(艾米莉亚)挥刀?,高洁的骑士


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因为我心怀痛楚。


从此,莱茵哈鲁特再也不敢与艾米莉亚独处。


就这样年复一年,在嫉妒中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迎来自己的衰老。而王国仍然按照菜月昴的计划转动,至少直到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迎来死亡,艾米莉亚还是一个完美的王,王和她的谋士团让露格尼卡正常的健康发展。


除了我(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所有人似乎都很幸福。


露格尼卡王国没有政敌。这不正常,但也很正常。因为高层已经完全被菜月昴垄断为自己留下的傀儡了。没有利益述求的傀儡就是最完美的国家行政机器。


如果你非要找到发现这一切的人或者提出反对意见的人,那除了莱茵哈鲁特就只能去墓地里找了,当然有的人没有墓地。


  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没有打破这个局面。在这种仿佛世界大同的家家酒高层里,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作为唯一的清醒者,却不能叫醒其他人。


  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对此感到了极端的愤怒。当你的敌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你会发现自己的卑琐。


  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我无论做什么都只是让现有的局面变得更糟。”


菜月昴对于莱茵哈鲁特来说是个坏东西。但是对于给露格尼卡带来的改变,却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几乎所有人都只看到了,火烧王都的大火。


却没有看到大火之后,烧断了封建神权后,人的光辉就会乍露。


改革的血与火归傲慢司教,荣誉竟归女神(艾米莉亚)。


没有人知晓的故事由傲慢司教来书写,没有人做得到的事情由菜月昴来完成,没有人爱的你(艾米莉亚)由我(菜月昴)来偏爱。


阿历克斯(菜月昴)在一个下午,笑的贼兮兮的对莱茵·克劳德辛说:“嘿,你知道吗?如果我是导演,我要写一个童话故事给自己的公主的话。那公主一定最幸福的,她会拥有一切。即使是一开始什么都没,她最后也一定会拥有一切美好。”


菜月昴给了露格尼卡远远超过所有人梦想中的美好未来时,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理智上知道自己应该停止对他的恶意。但是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已经被人类的恶意踏足了,沾染上污秽后,曾经最美丽的东西都失去意义了。


露格尼卡的红玫瑰上生了虫卵。


但是从异世界回来的另外一捧黑色荆棘却在名为申鹤的穿越者的呵护下,渐渐开出一丛丛美丽的花朵。


衰老到濒死的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在床榻上向世界许愿,“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我的愿望,我的幸福,我的未来,我想向傲慢司教(菜月昴)复仇。”


于是世界接受了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的愿望。


世界把它的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送到了异世界,穿越了时间与空间,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出生了。


在这个新的世界里,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叫莱茵·克劳德辛。这是这个世界的父母为自己取的名字。


这个新世界跟我过去的世界完全不一样,没有魔法,没有加护,没有亚人,魔兽,也没有封建制度。


来到这个新世界我才发现曾经的我是多么的可笑。愚昧,封建就是指的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如此的离经叛道。


我过往的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而更加糟糕的是,我失去了力量。在这个世界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不到一剑开天,也没有怪物般的身体素质。再也做不到可以通过加护轻易做到一切。


失去厨王的加护,我再也不能做出顶尖美食。厨艺,刀工都要从头学起。而且做出来也只有一般好吃的水平。


失去天赋自觉,我再也做不到谁便就能凭直觉把卷子做到满分。想要高分只能去学习。


这重要的是,由于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了献祭给了世界。就为了穿越世界,满足去杀掉菜月昴的私欲。


所以等价交换下,我获得了一个诅咒【你(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最想要的一切永远都不会得到。】


当时的我不以为然,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这是多么沉重的诅咒。


  当时我刚刚穿越,我作为婴儿刚刚睁开眼睛。我就明白我到了异世界。


我当时渴望力量,我想手刃菜月昴那个疯子。


但是我已经失去了力量。


在茫茫的人海中,我又怎么找的到他呢?


  失去力量的我只能扮演一个婴儿长大,那是极端尴尬的一段时间。名为母亲的女性坦胸露乳,将泌乳的乳头塞入我的嘴唇。大小便不受控制的排泄到尿不湿上,令人恶心。老实说,我觉得我就像没有尊严的一块肉,但是我却必须感谢父母的擦洗,哺乳之恩。


随着时间流逝,我渐渐融入了这个世界。


我渐渐的快要放弃复仇了,就这样当莱茵·克劳德辛也不错。


然后诅咒发作了,我的家庭坏掉了。如同前世一般的家庭悲剧再度出现。


但是这一次,失去了力量的我依旧什么都做不到,我甚至因为肉体的脆弱,陷入了从来没有过的被动。


再怎么样,在我还是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的时候,我也有怪物的力量破局。而如今以幼童的姿态,我没有能力做任何事。


这就是对我的诅咒吧。


家人的冷暴力真的可以杀死人。


【我想死了】


【我是真的想死了】


【我要疯了!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那就这样啊吧。我放弃了。


然后诅咒发作了。


我遇到了阿历克斯(菜月昴),我在他的陪伴下,我获得了救赎和幸福。


老实说,我爱上了他。


他对我比任何人对我都好,他从来不从我这里获取任何东西(虽然我一无所有)。他在我被父亲殴打的时候冲出来保护了我,所以他的肋骨每到阴雨天都会疼。


他陪伴我,理解我。会给我讲故事,为我做职业规划。


在一个下着太阳雨的日子里,我们像私奔一样逃离了我的家庭。


那一天,晴空大暴雨,被雨打的鲜艳纷飞的紫藤萝被我们的鞋子踩在脚下。我们手牵着手,我被比自己幼小近一个世纪的孩子带着奔跑。


雷声很大,盖过了我怦怦乱跳的心跳声,令人目眩神晕的阳光透过雨幕,折射成彩虹。


我的第二次心动,是一个幼小的孩子。


他陪伴了我近十年。


而十数年后,我才明白阿历克斯菜月昴就是前世的大罪司教(菜月昴)!


他为我改了名字,很巧就是我前世的名字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


阿历克斯(菜月昴)这是何等的诅咒啊,穿越了世界的诅咒,接近1个世纪的灵魂沿着莫比乌斯环行走前进。兜兜转转又再次被一个名字联系起来。


我曾经的愿望是杀了那个大罪司教。


但是现在我不想再当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我想放弃了。


有很多时候,我都在做一个演员。


所以我跟阿历克斯(菜月昴)一起做职业规划时,我主动提出了这一点。当然这是打着想支持阿历克斯(菜月昴)的导演职业的旗号。


看着阿历克斯(菜月昴)亮闪闪的眼睛,我有些心虚。


我其实没有爱他到那个地步。


后来我觉得我还是挺喜欢这个职业的。


我演戏,交友,应酬。和前世过的完全不一样。


这一世,我过得很轻松。干着自己喜欢的事,其他的阿历克斯(菜月昴)都帮我做好了。


我知道阿历克斯(菜月昴)私底下为了我的资源做了不好的事情,但是我却做不到去阻止和告诫阿历克斯(菜月昴)不要再为我做那些事情了。


因为阿历克斯(菜月昴)做的事情让我的职业生涯和生活都相当顺利。


太顺利了,顺利的我简直怀疑我的诅咒消失了。


我清楚的明白自己正在往深渊滑去,在这样下去,哪怕真的遇到了菜月昴我恐怕也没有心情和勇气向他挥刀了。


因为我有了想要一直维持的东西。我变了。


幸福有时候是一汪糖水,慢慢的就会把牙齿都统统腐蚀掉。糖令大脑上瘾,上瘾后,就会不断的吃,不断的吃,不断的吃。


失去节制,于是带着糖的悲剧开场。


在一切真相还没有撕开粉饰太平的表皮前,我以为我有了会永远爱我的人。


有那么几个时刻,我会想艾米莉亚是真的没有察觉到那个狂人傲慢司教对她的爱吗?明明被爱是如此幸福而明显的事情。


真的会有人察觉不到有人爱自己吗?


但是看着阿历克斯(菜月昴)的睡颜,我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后来,我的幸福破灭了。


我的母亲成了植物人,昂贵的医疗价格导致我不断地向阿历克斯(菜月昴)借钱,以及我父亲的索取和唾骂,让我的位置更加尴尬。


阿历克斯(菜月昴)渐渐变得疲惫,脸上的笑容让我感到了说不出的心慌。有很多次我想说:“算了,别管这些了。我父母的事情,

  让我一个人来解决吧。”但是喉咙就像是被堵了煤炭一样,根本说不出来口。


【我不想一个人面对这些,我害怕这些了】


由此,我悲哀的发现,我好像真的被宠成一个离不开阿历克斯(菜月昴)的废人了。


世界的恶意再次降临,阿历克斯(菜月昴)说:“我跟申鹤成为男女朋友了,莱茵哈鲁特给我个祝福吧!”


看着菜月昴浅浅的笑容,我突然觉得很不舒服。像是被手捏住了心脏,呼吸不了。又像是被倒进了臭水沟里的酸水,心里在叫嚣着不可以。


最终,我没有祝福他们。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干了什么,但是我好像明白了我已经坏掉了。


我希望有人能一直爱我,


我希望阿历克斯(菜月昴)能一直陪伴我,爱我。


我不希望阿历克斯(菜月昴)拥有除我以外的亲密关系。比如女朋友,妻子,兄弟,朋友以及家人。


我对阿历克斯(菜月昴)抱有如此深厚的独占欲。


但是也许是诅咒,也许是申鹤的枕边风。阿历克斯(菜月昴)离我越来越远了,渐渐阿历克斯(菜月昴)不在迁就我的一切。


我明显的感觉得出阿历克斯(菜月昴)的冷淡。


如果阿历克斯(菜月昴)不再爱我,那至少让我得到阿历克斯(菜月昴)的爱情和家庭。


虽然我们都是男性,但abo的信息素让我们可以突破性别的枷锁,但是如果阿历克斯(菜月昴)对我没有爱情的意思,那也没有任何意义。


申鹤也是Alpha,和我一样的性别。


但如果对手是她,那我绝对比不过。


因为她和菜月昴在思维层面实在太像了。他们的交谈在氛围上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插的进去。


我一直抱着侥幸心理,不敢越雷池一步的维护这份感情。一方面,我无耻的享受着菜月昴为我做的一切,心怀惶恐的看他为我与各种人打点关系,与我在房间内促膝长谈。


渐渐地我觉得,即使申鹤与阿历克斯(菜月昴)关系如此亲密也是无所谓的。因为我有阿历克斯(菜月昴)如此的爱意,即使没有获得爱情也无所谓了。


直到一次申鹤和阿历克斯(菜月昴)到日本进行了约会。那次约会后,菜月昴对我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明显的疏远让我坐立难安。


更糟糕的是,申鹤设计的伴手礼包装袋以及菜月昴后来给我发来的傲慢if的剧本,简直就像是站在傲慢司教(菜月昴)的角度把我前世最不愿意提及的噩梦深深重现了。


阿历克斯(菜月昴)肯定和傲慢司教(菜月昴)有关系,但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关系。而申鹤肯定跟傲慢司教(菜月昴)有关系,


因为那张画面上的细节跟我亲眼目睹菜月昴死亡的细节一模一样!比如贯穿身体的胸膛,以及血泊的大小,甚至是画面背景上的砖块纹理,分布方向,缝隙间的杂草。


我是因为日日夜夜回想起那一幕,在记忆加护的帮助下我对当时的一切景象都牢记在心。


而申鹤是怎么可能完全一模一样的画下来的。


排除一切错误的答案,剩下的答案,即使再令人难以置信,那也是真相。


即使我知道在一切合理的答案都被逻辑排除后,剩下的那真相。


那个因为我主观,所以被贴上“不可能”的标签的答案,我不愿意去相信的真相是:


申鹤也是和我一样的穿越者。


无缘无故的爱意,极端相似的灵魂底色,根本无法理解的纯爱就得到了解释。


申鹤应该就是傲慢司教(菜月昴)的精灵,那个帮他火烧了整个王都的邪精灵。


有一种精灵,他们一生会遇到一个灵魂和思想都极端契合的灵魂伴侣。他们只要一相遇,精灵就会爱上他的灵魂伴侣。如果能签订契约,那么他们就会同生共死。如果没有能力签订契约,那么精灵也会与他的灵魂伴侣相伴终生,直到一方死亡。


在傲慢司教(菜月昴)死后,我没有发现那只精灵的死亡。所以我断定傲慢司教(菜月昴)没有死亡。于是我终生在寻找傲慢司教(菜月昴)的踪迹。


但是直到死亡,我才在与世界的对话中得知傲慢司教的真名叫菜月昴,真是糟糕,艾米莉亚连傲慢司教(菜月昴)都不知道,她的发音一直是错的。


在与世界的交谈中我得知,菜月昴不是此世的人。他来自异世界,而且他的灵魂已经回到了异世界。


于是我许下了害人终于害己的愿望。



花樱_

愤怒if线

性转设定

愤怒if线

仅只有菜月昴和爱蜜莉雅性转

能接受就往下看↓暂时只有一点点 以后可能会不定期更新


   “叮——”一遍声响亮的声音从地上传来

     “哦?”菜月昴似笑非笑的看着地下跪着的男人。“是反面哦。”地上跪着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后竟不停的磕着头,惊慌失措的说着:“肃……肃清姬大人,求您放过我……是有人指使我这么做…我……”

      菜月昴挑了挑眉毛,对着一旁的手下说:“去吧,你知道该怎么做。...

性转设定

愤怒if线

仅只有菜月昴和爱蜜莉雅性转

能接受就往下看↓暂时只有一点点 以后可能会不定期更新




 

   “叮——”一遍声响亮的声音从地上传来

     “哦?”菜月昴似笑非笑的看着地下跪着的男人。“是反面哦。”地上跪着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后竟不停的磕着头,惊慌失措的说着:“肃……肃清姬大人,求您放过我……是有人指使我这么做…我……”

      菜月昴挑了挑眉毛,对着一旁的手下说:“去吧,你知道该怎么做。”一旁一直站着的一袭黑衣的人点了点头,便走向前,地上跪着的男子惊恐的看着那看不清面貌的黑衣人,眼里满是恐惧。随着一声惨叫,本在地上跪着的男人被割开了喉。鲜血从他的喉上的伤痕处泊泊流淌而出。原本瞪大的双眼也渐渐无神。

      “呕。”菜月昂捂着嘴试图减清看到如此场景的不适感,一旁的部下递过一张手帕。菜月昴看了一眼地上已经被割出内脏,四分五裂的男人,接过手帕擦了擦嘴边和手上的呕吐物。明明这种场面已经见过千百次,但如此血腥的场面,还是忍不住地反胃。




就写了一点点(真•一点点)垃圾文笔,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