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仏英

529万浏览    17279参与
您的网友QB已上线

【仏英】核磁共振

但是亚瑟却表示和弗朗西斯成为邻居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

镇上的人们都知道弗朗西斯,那个可怜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可怜的弗朗西斯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遇到了一起绑架案,被劫匪残忍的打断了腿,还因此瞎了一只眼睛。不仅如此,弗朗西斯的父亲是个整天游手好闲的酒鬼,醉酒的时候要么在家里殴打弗朗西斯的母亲——那个同样可怜的女人,要么就被酒馆赶出来,对着空气大呼小叫;清醒的时候,他偶尔会忏悔自己的罪过,一次又一次的发誓会改变自己。每每听到弗朗西斯父亲的誓言,弗朗西斯的母亲都会抱着弗朗西斯痛哭流涕。


在那次绑架案后,或许是再也无法忍受丈夫的毒打、或许是不愿意看到残疾的儿...

但是亚瑟却表示和弗朗西斯成为邻居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

镇上的人们都知道弗朗西斯,那个可怜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可怜的弗朗西斯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遇到了一起绑架案,被劫匪残忍的打断了腿,还因此瞎了一只眼睛。不仅如此,弗朗西斯的父亲是个整天游手好闲的酒鬼,醉酒的时候要么在家里殴打弗朗西斯的母亲——那个同样可怜的女人,要么就被酒馆赶出来,对着空气大呼小叫;清醒的时候,他偶尔会忏悔自己的罪过,一次又一次的发誓会改变自己。每每听到弗朗西斯父亲的誓言,弗朗西斯的母亲都会抱着弗朗西斯痛哭流涕。


在那次绑架案后,或许是再也无法忍受丈夫的毒打、或许是不愿意看到残疾的儿子,总之,弗朗西斯的母亲独自一人离开了那个濒临破碎的痛苦的家。其实镇上所有人都知道,那个美丽的、整日以泪洗面的女人迟早有一天会离开,而从此,可怜的小弗朗西斯只能独自一人面对他的酒鬼父亲。


没过几年,弗朗西斯的酒鬼父亲也死了,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醉酒的父亲从酒馆出来后,从高高的楼梯上踩空,失足跌倒,后脑勺着地。一整夜都没有人发现他,直到第二天,早起的环卫工人在下了一整夜的、厚厚的积雪里发现了早就冻僵的身体。


父亲下葬的那天,镇上的人都在安慰弗朗西斯,说着“明天会好起来”这样的话,然而弗朗西斯就好像被抽走了灵魂的木头人一样,只做着机械的运动,木然的回应着来自镇上人们聊胜于无的安慰。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每每看到弗朗西斯,镇上的人们总会摇着头这样评价。


父亲死后,本就不算开朗的弗朗西斯更加阴郁了,那遮盖着干瘪的右眼的绷带使得他看起来和一个面目可憎的弗兰肯斯坦差不多;而他拄着拐杖,用拐杖代替左腿,艰难的行走的时候,会有不少同龄的孩子从他的身后冲出来——一只手遮住右眼,一只手扶着左腿,模仿着他一瘸一拐的姿势,用一种尖锐的声音发出刺耳的语言:“你这个独眼的残疾怪物!”


没有人会来阻止孩子们的行为,弗朗西斯不会,反复说着弗朗西斯可怜的大人们也不会,毕竟——那都只是孩子,孩子的话语,只不过是玩笑而已。所以,弗朗西斯从不反驳他们,他只是继续艰难的行走着,直到那些孩子累了,觉得无趣、不能从这件事里获得猎奇的快感的时候,弗朗西斯才能获得生理和心理上的安静。


“离弗朗西斯远一点。”这是镇上的人们对自己的孩子最常说的一句话。


不会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弗朗西斯待在一起,虽然他们会怜悯弗朗西斯,会在看到弗朗西斯的时候如同耶稣看到悲苦的人世间一样悲天悯人的说一句“可怜的孩子”,或者安慰一句“明天会好起来”,但他们从来不会接近弗朗西斯,不会在弗朗西斯拄着拐杖找不到平衡点而跌倒的时候扶他起来,也不会在弗朗西斯因右眼球的失去而感到深入骨髓的痛苦的时候帮他喊个医生。


镇上的人们怜悯弗朗西斯,却从不善待他。


有时候,他们甚至会以恶意揣测弗朗西斯。


。。。





——END——


摩羯璐姐
"当时斯科特探长与罗莎在罗莎自...

"当时斯科特探长与罗莎在罗莎自家台阶前话别,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却卧着一道目光如炬的眼神一一他贪恋不舍的凝望着光彩照人的女侦探,她淡金色的长发精巧的盘络起来,身着亡夫最爱的水蓝色长套裙,肩膀上是蓬松的白色羊毛披肩,里侧绣着S·K的字样一一那是体贴的探长这次送她的结案礼物。"


一只《罗莎探案集》中的柯克兰小姐,非常感谢亲友的馈赠,这是我今年最惊喜的礼物~(^з^)-☆

"当时斯科特探长与罗莎在罗莎自家台阶前话别,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却卧着一道目光如炬的眼神一一他贪恋不舍的凝望着光彩照人的女侦探,她淡金色的长发精巧的盘络起来,身着亡夫最爱的水蓝色长套裙,肩膀上是蓬松的白色羊毛披肩,里侧绣着S·K的字样一一那是体贴的探长这次送她的结案礼物。"


一只《罗莎探案集》中的柯克兰小姐,非常感谢亲友的馈赠,这是我今年最惊喜的礼物~(^з^)-☆

菩提叶

【仏英】英格兰的场合

被pb的旧文,国设,时间在百年战争前夕。


1.

  亚瑟去看失地王约翰的墓碑之时,在那寥寥几人参加的葬礼上遇见了弗朗西斯与他的法王。

  弗朗西斯仍是那身卡佩骑士的打扮,与他的君主腓力二世站在一起。托他君主的福,他最近收复了大量的失地,统一了整片大陆,还把西法兰克王国的名字正式改为法兰西。

  他得意极了,原本白皙的脸上洋溢着明显的春风,犹如涂抹了一层女人用的胭脂。而亚瑟则相反,约翰让他失去了位于法兰西西南部的阿基坦公国,而且因为这位任性君主的连年征战与重税,英格兰本土国民怨声载道。前一阵子英格兰才刚经历过一场诸侯混战,约翰在贵族的威胁下被迫签署了《自由大宪章》。而后约翰病逝,为了...

被pb的旧文,国设,时间在百年战争前夕。


1.

  亚瑟去看失地王约翰的墓碑之时,在那寥寥几人参加的葬礼上遇见了弗朗西斯与他的法王。

  弗朗西斯仍是那身卡佩骑士的打扮,与他的君主腓力二世站在一起。托他君主的福,他最近收复了大量的失地,统一了整片大陆,还把西法兰克王国的名字正式改为法兰西。

  他得意极了,原本白皙的脸上洋溢着明显的春风,犹如涂抹了一层女人用的胭脂。而亚瑟则相反,约翰让他失去了位于法兰西西南部的阿基坦公国,而且因为这位任性君主的连年征战与重税,英格兰本土国民怨声载道。前一阵子英格兰才刚经历过一场诸侯混战,约翰在贵族的威胁下被迫签署了《自由大宪章》。而后约翰病逝,为了争权夺位,贵族们又大肆混战对国土造成难以修补的破坏。以致于这段时间,亚瑟的身体一直虚弱得很,即便从庄园到国王墓地这点短短的距离,他都不得不停下来咳好几次血。

  当然,这一切,也是拜弗朗西斯旁边的这位法王所赐。

  “哟!英格兰。”弗朗西斯远远地看见他就开始叫了。他踩着墓园的草坪,那属于英格兰的土地,对亚瑟说,“真可惜啊,对吗?约翰我挺喜欢的,还有他的侄子,那个跟你同名的孩子,你还记得吗?被约翰投进井里那个。”  

  他春风得意的样子让亚瑟恨不得立马拔剑捅死他。弗朗西斯现在已经连假装都懒得假装了,因为他知道如今的亚瑟根本无力与自己抗衡。在这个本该为死者哀悼的葬礼,弗朗西斯笑得如同一只狐狸,与他旁边的君主一样狡猾。他继续说,“亚瑟,哦,不是说你,我是说那个孩子,真可怜啊。在井里的那段日子,也不知道他怎么熬过去的。不过还好,一切都过去了。”

  亚瑟捂着嘴重重地咳嗽起来,他雪白的衣袖被他咳出来的血染成了红色,苍白的脸泛着黑沉的死气,仿佛下一秒就会立刻倒下去。弗朗西斯连忙抓起他的手臂,挽着他的肩膀,就像搀扶一个将死的弱者,不过他的话完全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它们像骑士手中锐利的长剑,准确无误地钉进他心脏的位置。

  “还记得我说过的吗?吞了我的土地,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只挽在亚瑟肩上的手用力地掐着他的骨头,亚瑟根本无力抵抗,他怀疑弗朗西斯此刻可能真的会在这片国王的墓地把他的脖子扭断。但弗朗西斯没有,那只手放开了他,一路往上,用一种很轻的力度,甚至有点类似恋人之间的爱抚一样触碰到他的绿眼睛。

  多么漂亮 


泽拉(别给我评论点赞了,留给我的文)
lofter存档 时间线为仏作...

lofter存档

时间线为仏作为自由法国被拖到英/国后,弩炮计划之后

lofter存档

时间线为仏作为自由法国被拖到英/国后,弩炮计划之后

网友小徕🌵

“ 失った夢だけが,

美しく見えるのは何故かしら,

過ぎ去った優しさも今は,

甘い記憶 ”

“ 失った夢だけが,

美しく見えるのは何故かしら,

過ぎ去った優しさも今は,

甘い記憶 ”

Y
亚瑟,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法国人...

亚瑟,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法国人的雷点上蹦哒。

以及我很好奇French Brothers是什么


亚瑟,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法国人的雷点上蹦哒。

以及我很好奇French Brothers是什么


Y
感觉磕到了 叫Paris Ho...

感觉磕到了

叫"Paris House"却是英国菜,而且被女王经常光顾。看介绍总感觉是亚瑟把对弗朗西斯的思念带回故乡了呢!(蹲一个500字)

当然,价格是真心贵。

感觉磕到了

叫"Paris House"却是英国菜,而且被女王经常光顾。看介绍总感觉是亚瑟把对弗朗西斯的思念带回故乡了呢!(蹲一个500字)

当然,价格是真心贵。

百万英镑

晚宴

清冷的月光在头顶照耀着,晚宴才刚刚开始

淑女们的晚礼服随着她们的舞步,优雅地摆动着,绅士们的红酒杯摇晃着,和同伴低声交谈

而晚宴上必不可缺的,自然是男女间的风月,舞会上最受瞩目的是弗朗西斯,那个贴心又优雅的绅士,相信我,假如你被他笑意盈盈的动人双眸盯着的话,你也会毫不犹豫地爱上他,他不止一次被称赞是法国的香根鸢尾,是最美的风景

此刻男男女女在他周围簇拥,他真诚的眼睛却不再为谁停留,只是彬彬有礼地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让我看看,他在注视的是谁呢——哦,柯克兰家的小儿子,古板的西装一丝不苟穿在身上,祖母绿的眼睛带着一如既往苛刻的目光看向弗朗西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定是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的...

清冷的月光在头顶照耀着,晚宴才刚刚开始

淑女们的晚礼服随着她们的舞步,优雅地摆动着,绅士们的红酒杯摇晃着,和同伴低声交谈

而晚宴上必不可缺的,自然是男女间的风月,舞会上最受瞩目的是弗朗西斯,那个贴心又优雅的绅士,相信我,假如你被他笑意盈盈的动人双眸盯着的话,你也会毫不犹豫地爱上他,他不止一次被称赞是法国的香根鸢尾,是最美的风景

此刻男男女女在他周围簇拥,他真诚的眼睛却不再为谁停留,只是彬彬有礼地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让我看看,他在注视的是谁呢——哦,柯克兰家的小儿子,古板的西装一丝不苟穿在身上,祖母绿的眼睛带着一如既往苛刻的目光看向弗朗西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定是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的死对头。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让一向亲切的弗朗西斯对他那么——嗯,我想是不留情面。我承认柯克兰先生也是很有魅力的,不过这么严肃的绅士可不会得到淑女们的青睐哦,可怜的不解风情的柯克兰先生身边孤零零的没有几个人

他们在干什么呢,一定是在对峙,我想肯定是为了玛丽家的女儿,她可是个大美女,我等不及看到绅士们为争夺那位女士大打出手了,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颇为感兴趣的观察事情进一步发展。

啊,等等,弗朗西斯离开了原本的位置,朝着亚瑟走去了,然后——哦,我的天,他欠身朝着亚瑟行礼,说“我有幸与你共舞吗”


曲流十四

all英 国设 小丑part4

  “这边是沙盒,旁边是模型,你可以随心把模型摆在沙盒里,摆什么都行。”

  “嗯,我知道了。”

  亚瑟点点头,走向了一旁放模型的架子。

  他先是拿了一个扭曲的小人,然后是很多的栏杆。他把小人放在角落,然后用栏杆把小人围了起来。

  接着他从架子上拿了很多死神外形的小人,把它们放在了栏杆外面,凶巴巴的对着角落的小人。

  他又在死神的后面放了许多健康的人,他们对小人的境遇漠不关心,接着他在沙盒上画了一个太阳。

  太阳在最外层,小人看不到的地方。

  “我好了。”

  大概花了半个小时,亚瑟完成了这一幅画。

  心理咨询师看着眼前的画,许久没有出声。

  “这个作品叫什么名字呢?”

  亚瑟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个...

  “这边是沙盒,旁边是模型,你可以随心把模型摆在沙盒里,摆什么都行。”

  “嗯,我知道了。”

  亚瑟点点头,走向了一旁放模型的架子。

  他先是拿了一个扭曲的小人,然后是很多的栏杆。他把小人放在角落,然后用栏杆把小人围了起来。

  接着他从架子上拿了很多死神外形的小人,把它们放在了栏杆外面,凶巴巴的对着角落的小人。

  他又在死神的后面放了许多健康的人,他们对小人的境遇漠不关心,接着他在沙盒上画了一个太阳。

  太阳在最外层,小人看不到的地方。

  “我好了。”

  大概花了半个小时,亚瑟完成了这一幅画。

  心理咨询师看着眼前的画,许久没有出声。

  “这个作品叫什么名字呢?”

  亚瑟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个名叫芥川龙之介的日本作家的书。

  “地狱变。”他说道,这是最符合他心境的一个名字。

  那个小人现在在地狱里,他也是。

  医生点了点头。

  “你觉得你的现在就像身处地狱是吗?”医生小心翼翼的说道,“老实说,看到这个作品的时候我很难过,因为我感觉到了你的绝望。谢谢你,给我看了这样一幅作品。”

  亚瑟笑了,这个医生还不错。

  “你这种想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亚瑟想了想,仔细的想了想,“我不知道。医生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吧。”

  医生点点头。

  “老师说,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开始的。”

  【不许说,亚瑟】

  【你想离开我吗?】

  “但是追溯过去,我能想到的竟然是我出生开始。从那时开始我似乎就有点不正常。并不是说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

  “是声音吗?你出现了幻觉?”

  亚瑟顿了顿,很久才说道,“是的,但不是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并没有幻觉出现,但是作为国家拟人的我却过分敏感。我能感觉到其他意识体是怎样的,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极力隐藏起了自己的不同。”

  “但是到到了后来一切到变了。后来,你都知道,历史书上都写了。和法/国的百年战争、美/国独立、一战、二战,我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似乎有个声音一直在蛊惑我。”

  “他说了什么。”

  “像是‘死去吧,亚瑟,没有人喜欢你’这样,‘你的存在是错误的’这样,‘你杀死了贞德’、‘你是侵略者’‘你活该去死’这样”

  “有时候我们的关系很好,他会跟我打招呼,会给我建议,会陪着我。”

  “开始我只是觉得不对劲,我问过日/本,脑子里有声音是不是很奇怪,但是他说这很正常。”

  “日/本,日本跟你这么说的吗?”

  感受到了医生的气愤,亚瑟疑惑的看着他,“有什么不对吗?”

  “英/国桑,这种声音是不对的。

  “诶,是吗。”亚瑟,“确实啊。”

  这样怎么可能是正常的呢?

  又过了一会儿。

  “好了,英/国桑,我们今天就到这里。”

  “谢谢。”

  由衷的。











其实这里的原型是我自己啦,高中的时候,那个沙盒其实是我自己摆的。

潞肄Lucierisham

Ghost➤Volume One➤Chapter Six

“我曾经以为是阿尔弗,但其实不是,他太小了。”亚瑟又一次错开他的视线,紫色的瞳孔与耳坠和画上的颜色完全无法重合。


 还是被转移了话题呢,小少爷,你真擅长这一手。


“阿尔弗又不是你亲弟,其实也是有可能的。”弗朗西斯的语气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成分,似乎在进行具有证据的推测。


你很希望我和阿尔弗有过什么吗,管家先生?


“你应该知道我也是被收养的吧?”


你可是我找到的,混丶蛋!


“提这个做什么?”


你个骗子!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的眼睛是蓝色的?”亚瑟语气很平静,像是问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所以不算骗你。而且当时确实是...

“我曾经以为是阿尔弗,但其实不是,他太小了。”亚瑟又一次错开他的视线,紫色的瞳孔与耳坠和画上的颜色完全无法重合。


 还是被转移了话题呢,小少爷,你真擅长这一手。


“阿尔弗又不是你亲弟,其实也是有可能的。”弗朗西斯的语气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成分,似乎在进行具有证据的推测。


你很希望我和阿尔弗有过什么吗,管家先生?


“你应该知道我也是被收养的吧?”


你可是我找到的,混丶蛋!


“提这个做什么?”


你个骗子!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的眼睛是蓝色的?”亚瑟语气很平静,像是问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所以不算骗你。而且当时确实是蓝色的,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弗朗西斯五指并拢贴在颊上发誓。


“不要随便起这么严肃的誓,上帝会被你亵丶渎的,”亚瑟看到弗朗西斯失措的样子在内心窃笑,重复三年丶前对弗朗西斯说过的那句话,“管家先生,现在是2019年9月12日。”


“现在是2019年9月12日21点51分40秒。我爱的人有着蓝宝石般的眼睛,虽然我从未见到。他像神明一般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我并不是盲人智者,只是一个将要看到神之真身而暂时失去视力的凡人。神明为爱而爱,而我是为被爱而爱。”


“小少爷意外地很坦率呢。”


画架很低,刚好够弗朗西斯低下头吻丶向抬起头看自己的亚瑟,晚饭的红酒味侵入亚瑟的口腔,和红茶搅在一起,混出奇怪的味道,随着扯出的丝线暴丶露在空气里,断开、又粘连,在短暂的喘息中散开,逐渐只能品尝到对方腔体的味道,唾液从嘴角流下前被吮丶吸干净,唇丶瓣酥丶麻仍不愿长时间分开,最后亚瑟推开弗朗西斯揉丶着脖子大口大口喘气。每次和管家先生的接丶吻,他都报着大概不推开就会死掉的想法坚持到最后——要是管家先生这点也能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就好了。


要努力做到别被人推开啊。


“腰好疼……”弗朗西斯弯着的腰忽然挺丶直发出清脆的声音,“果然是上了年纪吗……”


亚瑟似笑非笑地讲述自己的结论:“看来管家先生的功夫会大有退步。”


“你要试试吗亚瑟少爷?!”弗朗西斯的语气里充满着火丶药味,亚瑟最受不得的就是来自别人的挑衅,他太了解了,接下来的反应会是曾在他面前重复了很多遍的场景,亚瑟咬着嘴、手叠在一起、眼神飘忽不知道看向哪里合适,他会说果然还是想要的吧,然后将亚瑟藏在自己身下,将一切付诸实践。


“‘要试试吗,亚瑟少爷,’你当你还在哄骗16岁的我?”亚瑟一副不屑的样子,好像在说你还把我当刚成年的小屁孩吗?做你的大梦去吧!


弗朗西斯搬了把椅子把亚瑟面前的画移到别处,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亚瑟并排坐着,把左边的画移到原来对面画的地方,虽然右边实际上有足够的位置,搬迁工作结束后一把子搂过亚瑟的脖子,指尖在胸口打转说着话:“再怎么说你也是叫过我叔叔的人,在我记忆里最美好的就是那个时候的小少爷哦。”


“你的意思我现在很不好。”弗朗西斯不坐他对面让他轻丶松了不少,至少不用像刚才那样,思考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回应弗朗西斯说的每一句话。


“我发现小少爷你很不会抓重点啊,我的重点在你叫过我叔叔,之后只会叫我管家先生现在也最多叫我的名字,快叫丶声叔听听。”


“我只叫过一个人叔叔,当时我父亲带回来他的师丶弟,那个人有着很漂亮的蓝色丶眼睛,怎么可能是——”亚瑟总是会在说着认为与自己面前的人无关的事情时口无遮拦,但忽然他的理智告诉他那不是与弗朗西斯无关,一切都太巧了,巧到像是他的生活是人为设定的一样,从小就见过弗朗西斯、在街对面和弗朗西斯一伙人对架,后来弗朗西斯来他的家里做管家,到现在弗朗西斯又回到了这里,他的人生像是没有弗朗西斯就没有办法进行了般虽说确实如此,弗朗西斯会参与他生命中每一个重要时刻,说不定,还包括死亡。


“是我。”弗朗西斯打断亚瑟话的时候,并没有丶意识到亚瑟的失态,还语气上扬带着一丝骄傲直接回答了亚瑟的疑问。


亚瑟记忆里的初恋有着宝石蓝色的眼睛,但因为年龄增长弗朗西斯的瞳色逐渐加深,成了现在的紫水晶的样子,以至于亚瑟难以承认这个在他面前对他示爱的法国佬就是记忆里的爱人。


等到弗朗西斯意识到不对劲已经于事无补,转念一想反正早晚会意识到,不如就在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解决,“话说走之前,你为什么要问我的瞳色,你不是知道吗?”


“你为什么不说。”


“那个,我是真不知道怎么描述啊,那时候。蓝不蓝紫不紫的,一时间找不到一个确切的颜色,说蓝色和紫色又显得我词汇缺乏了……”弗朗西斯抓着头发有些无措,声音愈发小起来,“毕竟——毕竟当时也没想着要回来嘛。”

言

阳光下的红旗奕奕生辉

王樱(王渊)(本田樱)无性别(一般为女性)

温柔礼貌有狼子野心(生气后大约能与伊利亚打为平手)(不能伤害王家人)

武器有 唐刀 板砖 刺刀 掌握山海经饕餮一族(王家人都有一部分)

和王鹤是正宗的中国意识体后被日本招募(如果一个想要成为国家的地方,没有展现出意识体的话,需要招募其他国家的),后因神秘原因而亡

留下王鹤成为日本意识体(本来是想送回去的,被日本招募了)


王鹤(本田菊)男(未当上日本意识体前)胆小害羞,喜欢躲在王家的一众哥哥姐姐后面(当上后)为王家人谋利不择手段所以有点阴险(甚至曾想过,把日本成为中国的某位省樱花也这么想过)(不能伤...

王樱(王渊)(本田樱)无性别(一般为女性)

温柔礼貌有狼子野心(生气后大约能与伊利亚打为平手)(不能伤害王家人)

武器有 唐刀 板砖 刺刀 掌握山海经饕餮一族(王家人都有一部分)

和王鹤是正宗的中国意识体后被日本招募(如果一个想要成为国家的地方,没有展现出意识体的话,需要招募其他国家的),后因神秘原因而亡

留下王鹤成为日本意识体(本来是想送回去的,被日本招募了)


王鹤(本田菊)男(未当上日本意识体前)胆小害羞,喜欢躲在王家的一众哥哥姐姐后面(当上后)为王家人谋利不择手段所以有点阴险(甚至曾想过,把日本成为中国的某位省樱花也这么想过)(不能伤害王家人)

武器有 唐刀 板砖 掌握山海经仙鹤一族

当上日本意识体后,曾因抗日时期的事情反抗上司,反被软禁,他反抗的那一天,他的人民诞生了一个本田,在本质上,王鹤和本田不是一人,本田诞生的时候,王贺就有一些消失的迹象,本田有着王鹤一模一样的相貌和声音,只有王家人知道,那不是王鹤,即使担心,但没有办法(在王贺快要消失时,被本田带到大哥王耀面前后看到本田拿他的刀刺向大哥王耀时生气,和本田打了起来然后加剧了他的消失速度)(而大哥王耀只能看着自己的家人消失破散至此,王家最小的俩孩子都没活下来)


本田男,阴险有狼子野心和我很强的欲望,唐刀(偷王鹤的)音王鹤反抗上司才而诞生,被迫扮演王鹤大反派(炮灰)一个



【王英与王鹤都是正宗的王家人,他们对着王家人有无限的偏袒和温柔

甚至都曾想过,当上日本意识体后,把日本变成大哥的一部分

她俩的狼子野心是为家人谋利益给予家人保护

本田那是属于怕自己消失】

月上封存

手绘废物来了🌹

p5 新大陆家族

手绘废物来了🌹

p5 新大陆家族

赤身荒蕪

窗外有云雀的悲歌,如夜晚盘旋过的乌鸦一般嘶哑。柯克兰醒来在凌晨四点钟,他大致推测。浓重的雨雾与烟尘让他很久难以分辨深夜与黎明。不过如往常,他吸烟,在空荡的易拉罐中半撑起身,在床头附近画刻痕,不曾存在过的名字,城镇,孩子狎玩争吵的话语。他边流泪边扯唇角,笑得很难看,直到余烬在指节上再一次烙下伤痕才堪堪将手臂垂到床脚,抓起一块发霉的面包,吞咽,迫使自己呕吐。弗朗西斯离开之后这里就不剩什么了,他一个人填不满一张老旧的单人床。破碎的,零零落落的,回忆不间断涌来。他看着手腕蔓延至上臂的青紫色针孔,细密的汗水像是不断从体内涌出的生命。


不会有结果的。一切都无法弥补。

窗外有云雀的悲歌,如夜晚盘旋过的乌鸦一般嘶哑。柯克兰醒来在凌晨四点钟,他大致推测。浓重的雨雾与烟尘让他很久难以分辨深夜与黎明。不过如往常,他吸烟,在空荡的易拉罐中半撑起身,在床头附近画刻痕,不曾存在过的名字,城镇,孩子狎玩争吵的话语。他边流泪边扯唇角,笑得很难看,直到余烬在指节上再一次烙下伤痕才堪堪将手臂垂到床脚,抓起一块发霉的面包,吞咽,迫使自己呕吐。弗朗西斯离开之后这里就不剩什么了,他一个人填不满一张老旧的单人床。破碎的,零零落落的,回忆不间断涌来。他看着手腕蔓延至上臂的青紫色针孔,细密的汗水像是不断从体内涌出的生命。


不会有结果的。一切都无法弥补。

Amour-

在我脑子里有这样一个片段:

十六年之后,弗朗西斯和亚瑟一起看他们小时候的日记。亚瑟十一岁的时候写了这么一段,关于他总有一天要把“那只法国青蛙”的腿掰下来小火慢炖(一段批注:你竟然还知道小火慢炖?)然后喂动物。后面还有一部分,关于他沮丧地发现薄荷飞飞兔拒绝吃青蛙,而小阿尔说他家农场里的所有动物吃了这个都会闹肚子。就这样,弗朗西斯得以平安地拥有两条腿长大。

然后他们又翻了翻,发现起因是弗朗西斯和斯科特结成了同盟,“在深情朗诵并批注这本日记的一些内容后,嘲弄我兢兢业业写日记的行为像小姑娘,并发出粗野有如豺狼嚎叫的大笑”。时年十一岁的亚瑟愤慨地记下了他们的暴行。

这本来是弗朗西斯特地跑到肯特郡那间乡下旧房子里翻出来的,作为礼...

十六年之后,弗朗西斯和亚瑟一起看他们小时候的日记。亚瑟十一岁的时候写了这么一段,关于他总有一天要把“那只法国青蛙”的腿掰下来小火慢炖(一段批注:你竟然还知道小火慢炖?)然后喂动物。后面还有一部分,关于他沮丧地发现薄荷飞飞兔拒绝吃青蛙,而小阿尔说他家农场里的所有动物吃了这个都会闹肚子。就这样,弗朗西斯得以平安地拥有两条腿长大。

然后他们又翻了翻,发现起因是弗朗西斯和斯科特结成了同盟,“在深情朗诵并批注这本日记的一些内容后,嘲弄我兢兢业业写日记的行为像小姑娘,并发出粗野有如豺狼嚎叫的大笑”。时年十一岁的亚瑟愤慨地记下了他们的暴行。

这本来是弗朗西斯特地跑到肯特郡那间乡下旧房子里翻出来的,作为礼物送给亚瑟。这目的应该是想要一起回忆童年的美好时光,结果弄巧成拙搞得亚瑟更生气了。好吧,也许他是故意这么干的。再后来他们又翻到一页,是亚瑟吐槽法国料理,那些青蛙腿和蜗牛。署名为F的批注建议他付一点小小的费用,这样“哥哥我就可以带你沉醉在真正的美食里,好摒除这些愚昧的偏见”。他们俩想起来后来好像还是一起去了一家法国餐厅。亚瑟恨恨地表示:“我真讨厌你,骗我吃下了法国蜗牛。”

 

     “我知道,我也爱你,眉毛。”这样说着,他们关灯去睡觉。

 

Aurora

【仏英】亚瑟柯克兰的秘密行动……?

·奇怪的弗朗西斯全文未出场系列。背景ww2,自设短打。


这里不是他的英.吉.利,毫无疑问,毕竟他半个小时前才和上司商量完毕,独自来到这个糟糕透顶的地方。放任意识体随处乱跑是相当不妥的行为——这种想法只有和平年代才会得到认同。在如今敌人愈发张狂的局势下,作为一个和大陆有段距离的岛国,如果一定要选出作为“探查兵”派往前线的存在,那么亚瑟·柯克兰是最佳的选择。


“我的生死与英.国的兴衰相连,”他换下那双磨损得厉害的手套,“只要这里没事,我就不会出什么问题。普通人最难对付的死亡到我这里也不过是闭上眼睡一觉的程度。而且,比起我,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够了解...

·奇怪的弗朗西斯全文未出场系列。背景ww2,自设短打。


这里不是他的英.吉.利,毫无疑问,毕竟他半个小时前才和上司商量完毕,独自来到这个糟糕透顶的地方。放任意识体随处乱跑是相当不妥的行为——这种想法只有和平年代才会得到认同。在如今敌人愈发张狂的局势下,作为一个和大陆有段距离的岛国,如果一定要选出作为“探查兵”派往前线的存在,那么亚瑟·柯克兰是最佳的选择。




“我的生死与英.国的兴衰相连,”他换下那双磨损得厉害的手套,“只要这里没事,我就不会出什么问题。普通人最难对付的死亡到我这里也不过是闭上眼睡一觉的程度。而且,比起我,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够了解那边……还要担心什么?”




他的人民们显然还想说些什么,只不过被领头的那位女性止住了动作。




皇室长大的女性风度姿态自然与普通人家的女孩不同,不过相较他还是年轻了太多。亚瑟·柯克兰这般想着,对那个自己看护着长大的小姑娘笑了笑,权当安抚。




“我和弗朗——法.兰.西可是老对头了。你们不能指望我对那家伙展现出什么同情心……嗯,当然,考虑到国际问题,幸灾乐祸也不能太明显。”他眨了眨眼,接过安好子弹的手.枪,“相信我吧——我只是去陆地上散散步。”




只是这里的情况还是比他想象中要差上一些。亚瑟·柯克兰想,弗朗西斯不是那么没骨气的家伙,否则自己早就成功登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隔着海峡和他整天吵个没完没了。如果这家伙现在正打算做些什么的话,那大概就是暗地里组织军队随时向贝什米特兄弟发起反攻——如果他还没有被扔出去当俘虏被路德维希或者基尔伯特关押的话。




那些发疯的土豆狂热爱好者已经转移离开,留下看守的人也不会费心思看管一片废弃的地。亚瑟·柯克兰想起自己上一次办公事路过这里时,这里还是片花园,栽着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从自己院子里移过来的大片鸢尾,大多是紫色。现在总归不是适合开花的季节,就算阳光不错,这土地也着实不适合一切娇嫩的生命生存,因此它只是光秃秃的模样。




此时这片法.兰.西的领土上没有法.兰.西的人民,德.国的军官们早就乘着坦克与飞机匆匆离去了,带着他们的炮弹与长刀往下一个目的地赶,前些日子皮靴踏在草地上的声音如今一点儿听不见。这一处的土壤泛着焦味,也许是阳光烤焦的,也许是火药熏入了味——总之,没有一点儿和浪漫沾边的地方。如果他不是亚瑟·柯克兰,如果他不曾无数次听过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得意的吹嘘,如果他对这里不够熟悉,谁能想到这是法.兰.西,那个以浪漫与美吸引着无数欧洲人的法.兰.西?




谁会不为这种惨状悲哀呢?像失去慈母的幼子一样嚎啕大哭的家伙简直多到数不清,他们的声音在之前的某段时间相当响亮,连亚瑟都险些被这股悲怆感染。




他以为自己正在这片无人区拼命奔跑,以为自己会像个野人一样毫无意义地大吼大叫,以为自己可能如小孩子般哭到喘不过气——这毕竟只是他以为而已。他到底是英.吉.利,旧日英.格.兰的骄傲始终刻在他的骨子里,流淌在他的血液与呼吸里,他从来不会抛下它们而放纵自己成为自甘堕落的、粗鄙野蛮的疯子或是乞丐。感谢女王!在法.国遭遇这般绝境时,英.国还能因优越的地理位置而保有喘息的余裕,让他能在这种天气一个人瞎逛到某片废土,安静地制定之后的一切计划。




今日他穿着深绿的军装,凝视着地下千米处堆砌的尸骸,鼻腔是呛人的硫磺与血交织的味道。这个从海峡对岸来的异国人,在昔日的敌人的国土上久久战立着,在这一日灼人的日光里站成了一棵树,无数根须从他的脚下向四面延伸,把他钉死在原地。




弗朗西斯在这种时候或许会说“英.国佬就是这种冷血无情的家伙”——甚至更过分的话,或许会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地背对着他望着海的方向。但道歉与关怀这些事情都太奢侈了,哪怕是亚瑟·柯克兰,曾经主宰了波涛的亚瑟·柯克兰,在这时也没有闲心思去替遭遇了不幸的法.国叹息。他明白,下一次,那些黑漆漆的枪口就会对准英.吉.利的心脏,而他必须在此之前剔除一切干扰自己思虑的杂物,擦亮自己的尖刀。




“……Vive la France.”




这个异国人低声对着脚下的土地说,似乎希望远方有什么人能够听到——但这大概只是错觉。因为他很快又恢复了平日里冷淡的样子,步伐稍快地离开了。




这里先前没有乌鸦恼人的叫唤——它们急匆匆地避难去了。而现在,终于连风声也消失不见。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