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仏英吧

5浏览    2参与
兰迪儿是我贝贝哒!

仏英吧里被删掉的《末世录》的一部分

是骡马基酱的作品,仏英同人文《末世录》,丧尸末世背景。现在帖子被删掉了,听说骡马基酱也退圈了,好多人在找这篇文,我这里还有一部分当时复制下来的,大概从丧尸爆发到到亚瑟一行人在野外宿营的部分。既然有就拿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第六部分 

第七部分 

第八部分 

#请勿二次转载及商用

没看过的朋友可以从百度搜索里面各种人名代表的国家。

啊,还有我当时自己录制的一部分,如果可以听的话在喜马拉雅fm搜索“黑塔利亚 末世录”就ok了。那...

是骡马基酱的作品,仏英同人文《末世录》,丧尸末世背景。现在帖子被删掉了,听说骡马基酱也退圈了,好多人在找这篇文,我这里还有一部分当时复制下来的,大概从丧尸爆发到到亚瑟一行人在野外宿营的部分。既然有就拿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第六部分 

第七部分 

第八部分 

#请勿二次转载及商用

没看过的朋友可以从百度搜索里面各种人名代表的国家。

啊,还有我当时自己录制的一部分,如果可以听的话在喜马拉雅fm搜索“黑塔利亚 末世录”就ok了。那个是到安东尼奥出场的部分吧大概……但我录的时候15岁女生声线一人分饰各种男角色还有小孩子大胖子老人弱女子军人等声线,自己重听的时候觉得蛮好笑的hhh尤其是基尔那个声线!!!叽叽喳喳的录得嗓子疼哈哈哈。往后的部分录得越来越好。也是自己当时一点点摸索的。

应该算是无授权……对不起骡马基酱……

惰性气体氩

【仏诞】火车,花与海[法英|新大陆家族|仏英吧活动]

*非国拟,新大陆家族

BGM:休息-以莉高露 (建议配合BGM食用)

8:00
闹钟响起,窗外的阳光绕过窗帘堪堪移到灼人眼目的位置,闭着眼睛蜷缩在被子里的弗朗西斯翻身手胡乱勾着床头的闹钟关掉,再转过身,半梦半醒间在身旁摸索着寻找爱人的温度。然而直到他的困意逐渐消退,他也没有摸到熟悉的亚麻质地睡衣。
于是他睁开眼,但投向床上的视线里并没有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懒散地叹口气,缓缓伸个懒腰,慢吞吞挪到床的边缘,将床头柜摆着的手表戴上,脚晃来晃去总算把拖鞋穿好,下床走向了盥洗室。
不断眨眼以缓解清晨双眼的干涩,他在不知第几次睁眼后对上了镜子里自己的蓝眼睛,同时也看见了镜子右下角一张被胶带固定的硬...

*非国拟,新大陆家族

BGM:休息-以莉高露 (建议配合BGM食用)

8:00
闹钟响起,窗外的阳光绕过窗帘堪堪移到灼人眼目的位置,闭着眼睛蜷缩在被子里的弗朗西斯翻身手胡乱勾着床头的闹钟关掉,再转过身,半梦半醒间在身旁摸索着寻找爱人的温度。然而直到他的困意逐渐消退,他也没有摸到熟悉的亚麻质地睡衣。
于是他睁开眼,但投向床上的视线里并没有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懒散地叹口气,缓缓伸个懒腰,慢吞吞挪到床的边缘,将床头柜摆着的手表戴上,脚晃来晃去总算把拖鞋穿好,下床走向了盥洗室。
不断眨眼以缓解清晨双眼的干涩,他在不知第几次睁眼后对上了镜子里自己的蓝眼睛,同时也看见了镜子右下角一张被胶带固定的硬卡纸。
不敢置信地闭上眼再睁开,纸片依然在它原来的位置。他再次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凑近看了一眼,抬起手腕查看了时间,于是心安理得慢悠悠地洗漱起来。将自己打理好,手指一根根用毛巾擦干,他将纸片——一张车票,从镜子上摘下来,走出盥洗室随手放在了餐桌上,自己则不紧不慢走进厨房开火预备做些简单的早餐。
将鸡蛋壳扔进垃圾桶的时候,他发现早晨向来干净的垃圾袋里有些东西,于是弯下身去查看。他看见了两块不成形状的番茄,几块半生不熟的蘑菇和一根带着焦黑的香肠。
忍不住笑了起来,平底锅里培根的嗞嗞声却提醒他转过身去继续照看自己的早餐,以免使食材落了与爱人手中同样的下场。然而即便只是一堆被有心无力糟蹋的食材,已经足够使他在用夹子将培根翻面时情不自禁地哼起歌来,又使断断续续的歌声萦绕了整个屋子的整个早晨。

2:41
弗朗西斯站在高铁的站台旁,眯着眼睛远远看了看站台标志与高挂的标准时间,与手中的火车票确认无误后轻松地呼了一口气。

2:50
将挎包的拉链拉好,扣子扣紧,上车。
小偷可没有节假日。

5:43
包里忽然传来震动,短信的提示声响起。
弗朗西斯取下眼镜放在一旁,又取出书签放好,把书合上,才侧身从背包的侧袋中取出手机。
亚瑟:准备下车放下你的书,把你的眼镜放进眼镜盒。
亚瑟:下车后去新路易斯街7号。
亚瑟:你带钱了吧?
弗朗西斯:带了。花店?我是为自己挑还是为你的审美挑?
亚瑟:不用你挑。收拾你的眼镜!
弗朗西斯耸耸肩,将手机放好,开始收拾书本与眼镜。

6:44
石斛兰,孔雀草,大花葱。
从店员手中接过花束,弗朗西斯匪夷所思地盯着这奇怪的组合久久不知道说什么好,终于还是忍不住向店员再次查证这是否就是他应该来取的东西。从店员手中接过纸条,他一眼能看出这是爱人的笔迹,柯克兰的第一个K竖拉得很长,波诺弗瓦的y勾得非常锋利。纸片上的其他单词,石……斛……兰,孔……雀……草,大……花……葱。是的,每一个单词都写得清楚明白。
在试图将每一个词与自己相关联失败后,弗朗西斯认命地走出了花店,向纸片上写着的海边餐厅走去。

7:03
“你迟到了3分钟。这不合理,花店店员告诉我你进店的时间是6:44,从那里步行到这里最多11分钟。”自然地相互亲吻了面颊,亚瑟瞥弗朗西斯一眼提出了质疑。
“亲爱的,别那么严苛,”弗朗西斯笑起来,“只是我对这束花的搭配有些疑惑,所以向店员确认了一下。父爱,聪慧,活泼?”他举起手中的花束挑挑眉,“你要过儿童节吗?”
“还有人在等你,”亚瑟答非所问,“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像个傻瓜一样站在餐厅的门口发愣。”说完转身进了门。弗朗西斯跟上他,克制不住笑意。
就好像之前站在门口等人的不是他一样。

7:04
“嘿弗朗西斯,你来得真晚!”男孩额前神奇地翘着一撮头发,像是承担着他用不完与盛不下精力。转头看见亚瑟和弗朗西斯走来,他立刻跳下了椅子嚷道,“亚瑟他非要去门外等你,站好久啦!”
“阿尔,不要直呼名字。”坐在他旁边与他长相相似却明显文静许多的男孩子微微偏过纠正他,然后抬起眼望向两人,“爸爸和父亲晚上好。”
“阿尔弗雷德,回你的座位,”亚瑟严厉却毫不强硬地拦住扑向弗朗西斯的阿尔弗雷德,将他抱回了座位,“我真该让马修坐在靠外的位置。”
而弗朗西斯却怔怔地站在几步之外,似乎难以相信眼前的场景。
亚瑟和他早就想过领养一个孩子,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他们深深地喜爱上了福利院里这两个形影不离的男孩。然而在确定递交领养申请之前,他们有了一些争执:亚瑟更倾向于领养活泼好动,小小年纪就能在一大堆孩子里混得风生水起的阿尔弗雷德,而弗朗西斯则更偏爱温柔稳重,能够照顾好自己与朋友的马修。这样的争执很伤人,他们试着尽量只阐述自己的观点而不去评判对方的,但这的的确确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福利院里未被领养或是助养的孩子,常理来讲是应该在晚饭前回去的。然而此时他在餐厅见到了他们,再加上马修的称呼——他相信马修不会胡乱说话——难道……?
“你可以先坐下,”亚瑟示意侍者可以开始上菜,再转头,祖母绿的眼睛直直地盯进弗朗西斯的心里,慢条斯理地说,“然后再考虑怎么把房间合理地分配给两个孩子。”

9:33
“亚瑟和弗……”盖了一半被子的阿尔弗雷德脱口而出又顿住,向来横冲直撞的孩子眨了眨眼,竟然奇异地脸红了,“爸爸和父亲晚安。”“很好,阿尔。”靠坐在他一旁的马修也将被子拉起来,低头轻声以大人的腔调夸奖了他,然后抬起头对亚瑟与弗朗西斯露出微笑,“父亲带我们来的餐厅很好,爸爸送的花很漂亮,谢谢,晚安。”
“晚安。”他们情不自禁地也报以微笑。弗朗西斯为他们关上灯,将床头一大束五彩缤纷的花束摆正位置,然后走向等在门口的亚瑟。

9:49
“你怎么会想到……”沉默着一同沿着酒店附近临海无人的公路走了一长截,呼吸了一路海风送来的清爽气息,弗朗西斯打破了沉默。以疑问的句式开头,语调却是欣喜的。
“哦,显然我们之前的讨论遗漏了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亚瑟语气轻快地接道,“从我们有分歧开始我就在做关于这种解决方式的准备,刚好赶上了。于是省去了一些我准备礼物的麻烦。”
弗朗西斯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他从前一直以为他是这段关系里妥协更多的一方,然而生活渐渐给了他潜移默化的思绪改变,直到今天,亚瑟给他上了一课。关于用实际行动证明的,与爱缠绕的生活转变。
“谢谢。”他终于只能找到一句话说出口,然而终究不是最适合的,于是他停下脚步,吻上身边一同停下的,他的爱人。
“生日快乐。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这是某年某地某些人的一天。这里有火车,花,和海。
还有爱。

[FIN]

*7月14日是法国国庆和英国……儿童节。
*石斛兰:父爱;孔雀草:活泼;大花葱:聪慧
*设定两人居住地为巴黎,海岸城市为戛纳。
*弗朗西斯生日快乐!我爱你!(你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