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仓子

9899浏览    131参与
.

【自扫自裁】anan 糖八 part4

【自扫自裁】anan 糖八 part4

.

【自扫自裁】anan 糖八 part 3

【自扫自裁】anan 糖八 part 3

岁岁平安

大仓家有兄妹二人

*总之是纯粹吵杂日常

*无聊到爆炸ಠ‿ಠ


     大仓家的一天开始于——

  

  “大!仓!忠!义!!!”

  

  仓子的尖叫声。

  

  大仓家独栋共五个楼层,隔音极佳的状态下,房间在五楼的仓子,声音穿透力强大如把利剑往下刺,刺进了在一楼吃早饭的大仓耳里。

  

  “什么鬼——”大仓忠义认识仓子十八年,每日必经被声波攻击,被砸得一口蛋黄差点噎死自己。

  

  “大仓忠义!”电梯门打开了,仓子怒气冲冲的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攒着一件白色衬衫。

  

  “喔,我昨天顺便帮你洗了,不用太感谢我。”大仓...

*总之是纯粹吵杂日常

*无聊到爆炸ಠ‿ಠ






     大仓家的一天开始于——

  

  “大!仓!忠!义!!!”

  

  仓子的尖叫声。

  

  大仓家独栋共五个楼层,隔音极佳的状态下,房间在五楼的仓子,声音穿透力强大如把利剑往下刺,刺进了在一楼吃早饭的大仓耳里。

  

  “什么鬼——”大仓忠义认识仓子十八年,每日必经被声波攻击,被砸得一口蛋黄差点噎死自己。

  

  “大仓忠义!”电梯门打开了,仓子怒气冲冲的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攒着一件白色衬衫。

  

  “喔,我昨天顺便帮你洗了,不用太感谢我。”大仓忠义草草瞥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蛮不在乎。

  

  “你洗它干嘛啦!我今天要穿!!!”仓子气急败坏,“还有我之前说过衬衫要用洗衣网,你看!!!”仓子甩开手上皱巴巴的衬衫,只见下摆染上了深浅不一的蓝色。

  

  “染色了!!!”


  近距离的攻击并不好受。

  

  大仓忠义慢吞吞的转头,有些心虚,“染在下摆,你扎进去就行了啦——”

  

  仓子像是天塌下来了似的,“重点它现在是湿的啊!我要迟到了!!!”

  

  看着她哥没打算负责的脸,仓子祭出大招。

  

  “我要跟妈妈讲!!!”

遥枳_
新鲜的仓子。。好崩溃这帮欧桑怎...

新鲜的仓子。。好崩溃这帮欧桑怎么女子力越来越高了。。。。。。  

新鲜的仓子。。好崩溃这帮欧桑怎么女子力越来越高了。。。。。。  

吃鮭魚的貓∞
🥕奶油燉菜姐妹花🥦 我是咖...

🥕奶油燉菜姐妹花🥦


我是咖哩派的!

快來逼我吃奶油燉菜(抖M

🥕奶油燉菜姐妹花🥦


我是咖哩派的!

快來逼我吃奶油燉菜(抖M

泡泡染糖

p1是和yoko的身高差(?!)

p5是情人节的仓子草稿

其余是阿星和自设涂鸦

p1是和yoko的身高差(?!)

p5是情人节的仓子草稿

其余是阿星和自设涂鸦

风吹假发乱
#地雷系女子 #病垢女子 #病...

#地雷系女子

#病垢女子

#病み垢さん繋がりたい

🎀

#我都在画些什么?

#我脑子里莫名觉得他俩好适合做这种类型的女孩……

#地雷系女子

#病垢女子

#病み垢さん繋がりたい

🎀

#我都在画些什么?

#我脑子里莫名觉得他俩好适合做这种类型的女孩……

鮮釀橙莓果醬

倉與倉子,

那些對丸學長的小心思


太太太感謝桃老師授權梗🥺🥺😭

原梗與設定詳細P2💕 ​​​


倉與倉子,

那些對丸學長的小心思


太太太感謝桃老師授權梗🥺🥺😭

原梗與設定詳細P2💕 ​​​


秋葵兑换券
仓子大小姐今天也在买买买 (...

仓子大小姐今天也在买买买


( 草稿流真快乐💚

仓子大小姐今天也在买买买


( 草稿流真快乐💚

秋葵兑换券

锦子💛 & 仓子💚


🍭糖八小姐姐太可爱啦!!!!

先po一下画完了的仓子和锦子

其他小姐姐们会补完的(大概……

锦子💛 & 仓子💚


🍭糖八小姐姐太可爱啦!!!!

先po一下画完了的仓子和锦子

其他小姐姐们会补完的(大概……

espelho

雨中曲

还是糖八。还是水仙。写个开心。全是私设。


“已经过了下午四点了啊……”

一声惊雷过后,大仓终于悠悠转醒,在床头摸了好一会儿的闹钟,才终于看到了时间,呢喃自语着。外面下着很大的雨,大仓感觉已经很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让人感觉有点恐怖。

“天空都溢出来了。”他把手一摊,在床上画成一个“大”字。

“你很吵耶,”梳妆台前的仓子透过镜子看了他一眼,“眼线差点儿画歪了。”

大仓抬头看了她一眼,“哼”地轻笑了一声:“仓子居然还在这儿。怎么,你的社长还没来接你吗?”

“晚上的宴会哪有这么早开始?”仓子在镜子前仔细端详着自己。

大仓坐起身,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的仓子。她还在专心致志地画眼睛,长头发被她简单地绑在耳后。...

还是糖八。还是水仙。写个开心。全是私设。


“已经过了下午四点了啊……”

一声惊雷过后,大仓终于悠悠转醒,在床头摸了好一会儿的闹钟,才终于看到了时间,呢喃自语着。外面下着很大的雨,大仓感觉已经很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让人感觉有点恐怖。

“天空都溢出来了。”他把手一摊,在床上画成一个“大”字。

“你很吵耶,”梳妆台前的仓子透过镜子看了他一眼,“眼线差点儿画歪了。”

大仓抬头看了她一眼,“哼”地轻笑了一声:“仓子居然还在这儿。怎么,你的社长还没来接你吗?”

“晚上的宴会哪有这么早开始?”仓子在镜子前仔细端详着自己。

大仓坐起身,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的仓子。她还在专心致志地画眼睛,长头发被她简单地绑在耳后。她穿着一条墨绿色的露背裙,墨绿色衬得她裸露出来的皮肤都无比光洁白皙。幸好昨晚比较温柔,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不然又要怪他了。

宿醉的感觉这会儿才涌上头,大仓胡乱地揉了揉头发,抖了抖被子,没有找到任何自己的衣物,这才想起昨晚不是在房间才开始的——便也就作罢,干脆一丝不挂地起身下床,去冰箱找水喝。

仓子停下化妆的手,从旁边乱糟糟的小沙发里迅速找出一条短裤,揉成一团就朝大仓的后脑勺扔了过去。

“好痛!”大仓下意识地就喊了出来,回头一看是裤子,便也捡起来穿上,“你一直都对我很凶呢。”

仓子没有理会他,继续涂自己的睫毛膏。大仓喝完水,回到床边坐下,继续看她忙活。

许是被他刚刚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有点凶了,仓子这会儿放软了语气,缓缓问他:“看什么呢?”

“果然很漂亮。”大仓伸出手,去碰她光洁漂亮的背。

突如其来的触碰让仓子一下挺直了身体,她感受到他的手沿着自己的脊椎轻抚一下。仓子咽了咽口水:“不要摸啦!”

大仓看她已经放下了手上的东西,凑前去从后面抱住了她,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嗅着她身上玫瑰花的香味:“仓子……只会在这种时候才对我温柔……”

虽然他嘴上还说着暧昧的话,但仓子觉得他这会儿很可爱,反手摸了摸他的头,觉得他像一只大型宠物犬。

同样是在一个下着瓢泼大雨的晚上,在一家地下酒吧“遇见”他的。说是“遇见”,倒不如说是“见到”,毕竟是自己刻意去的。她自己都已经忘记是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了,说是最近一个挺红的地下乐队的鼓手大仓,其实是某上市连锁居酒屋家的大公子。刚好那天有演出,仓子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虽然下着大雨,她还是漂漂亮亮地去了。

仓子好不容易才挤到第一排,挤的时候还被揩了不少油,仓子直犯恶心。可见到他只一眼,仓子便心动了——可没有小道消息告诉她,原来这位大仓大公子长得如此好看。

小道消息还说他生性冰冷,难以靠近。可是当晚,和她疯狂拥吻、尽极索取的躯体,却是如此滚烫。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跟他发展出了这样,只限于身体的关系。仓子之前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什么爱情,那都是假的,拿有钱人的钱来花才是真的。可是就从见到他的那晚开始,她一直以来的概念就发生了山崩地裂般的变化。

喜欢一个人,下意识的反应便是自卑。偏偏他对她又好像无所谓的样子,她又气又恼,所以忍不住对他凶了一些,好像他欠了她什么似的,可又深陷于来自他的名为爱情的泥沼,既想要逃离,又想要天天与他在一起。渐渐地,他房间的桌子上摆上了自己的化妆品,他的阳台晾着自己的衣服。而他没有拒绝,她就小心翼翼又理所应当地与他半同居起来。

丸子跟她说:“越是仓子这样好像谁都可以的女人,越是爱上一个人时就爱得极其热烈。”

大仓自认为知道仓子想要的光鲜靓丽,自己的某些条件虽然不比她的要求低,但自己现在浑浑噩噩的样子,不是她能看得上的。所以他也小心翼翼地纵容着她,只想她在找到她的社长之前,留在自己身边的时间能长一点。

他也是在那一晚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人。

“今晚是哪个社长会去?”大仓懒洋洋地问她。

“村上水军的社长。”

“我知道哦,村上先生,之前在老爸的酒会上和他见过面……”大仓轻轻捏过她的脸,“啊,口红还没有涂……”

他吻了上去。

他们很少在白天接吻,仓子才愣了一下,就被他轻咬了一下嘴唇。

又是一声惊雷。

“但是,那家伙有什么好的,而且你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你看,这个颜色就挺好看的。”

仓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唇被他咬得有点发红,确实很好看。他在吃醋吗?仓子隐隐约约地感到高兴,但是嘴上还是抱怨起来。

“你这样会弄花我的妆的!”

雨越下越大了,气氛还是更加暧昧了起来。大仓坐回床边,看仓子还是涂好了口红,收拾着自己的化妆包,一副准备要出门的样子。他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那个,要不今天还是别去了……”

“……下着这么大的雨,挺危险的。”

原来是这个理由啊,仓子的手在空中僵了一下,为自己刚刚燃起又迅速被泼灭的火苗默哀了一把。

仓子走出房间,从玄关处大仓的皮夹里取了两万元,还向目送她的大仓摆了摆。大仓靠在墙边笑着,他看到门把手上还挂着她的丝袜,想必是昨天晚上顺手挂上去的——原来是从进门就开始了。

“呐,仓子。果然还是不要去吧!”

“……出租车费我已经先收下了,不劳烦你担心了,谢谢大仓先生。”

“那个你要拿多少都可以,但是……”大仓向她走过去。

仓子心跳得很快,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我说,”大仓握起她的手,“虽然我不是社长,但是……但是……”

“爸爸是社长?”

仓子说完笑了,她觉得自己脑子抽了,不过也好好地缓解了自己的紧张。

他也笑了,笑得非常好看。他真的生得十分好看,眼睛也亮亮的,感觉他的眼里只倒映着自己。仓子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怕是他说什么都会答应。

“那个,明天要做什么吗?”

“诶?呃……没做什么。”

“虽然我不是社长,嘛,但是明天有时间的话,要不要……”

“什么?”

“要不要……跟我去入籍?”


此号已弃 👋🏻
是微博上太太点的芝麻街头带ku...

是微博上太太点的芝麻街头带kurako!
不清楚她有没有lofter 但是微博艾特了应该就OK吧√

欢迎大家来提梗啊!!(我超闲…

是微博上太太点的芝麻街头带kurako!
不清楚她有没有lofter 但是微博艾特了应该就OK吧√

欢迎大家来提梗啊!!(我超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