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他乡游记

108浏览    8参与
乐夏天

莫斯科独行记



        在莫斯科,我要独自赶往医院看一个病人, 叫什么医院,具体地址,告诉我的人也说不清,只知道大概方位,有些远,20多公里。


        我一个人怎么去?不知道。不像在国内,百度一下什么都解决了。


        带上地铁卡,备好大钱小钱,出去请教路人。


        很糟糕的是,我的俄语非常有限,能遇到懂英语的人几率很小,听说当地人不学更不说外来语,加之路上行人很少,只得焦...

莫斯科独行记




        在莫斯科,我要独自赶往医院看一个病人, 叫什么医院,具体地址,告诉我的人也说不清,只知道大概方位,有些远,20多公里。


        我一个人怎么去?不知道。不像在国内,百度一下什么都解决了。


        带上地铁卡,备好大钱小钱,出去请教路人。


        很糟糕的是,我的俄语非常有限,能遇到懂英语的人几率很小,听说当地人不学更不说外来语,加之路上行人很少,只得焦急地在路上碰运气。


        走到公路边一个小区附近,我看到一个拎着菜的中年女士不急不慢地走着,想必她会有时间有耐心听我用蹩脚的俄语提出的问题。


        走上前,我用俄语礼貌地打了一个招呼,然后问她是否懂英语。她一脸茫然,我绞尽脑汁搜索俄语词汇,她知道了我大概的意思。情急中我想到了用翻译软件,她完全明白了我的意思后,表示对我要去的地方不清楚,更谈不上怎样去。她叫我等等,然后她放下手中的菜,掏出电话,开始打电话求助。


        几分钟,一位男士边接着电话边从小区走来,女士跟男士交流了一会儿,女士告诉我男士是她的丈夫。


        然后男士用他的手机帮我查地图,找交通路线,选方案。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坐出租车,手机显示,要1000多卢布(大约除以10就是人民币价格),他建议我坐地铁到医院附近再去坐出租车。莫斯科地铁进去了就是38卢布,不管坐到哪里,这和出租车无法比。接下来他又很耐心地告诉我从哪儿上,到哪里转车,到哪个站下。


        我心里还是打鼓:平时我坐地铁不操心,跟着走就行,我也扫视过地铁站的指示牌,挂在头顶,有时候看着指示牌感觉犯迷糊,看不明白。


        尽管如此,到这一步,大头朝下了,进地铁站再说吧。


        两位帮我前后用了二十多分钟。为了表示谢意,也让我永远记住他们,我请求用我的手机跟他们一起来个自拍,他们很高兴地接受了,然后他们用他们的手机也咔嚓了几下。


        地铁里转车期间问了一个小伙子,他很热心帮我指点,怕我走错,把我送到位他才折返回去。到终点,出地铁站,我站路边,估摸着谁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懂英语的概率大些),拦住再问下一段的路线。


        一位30多岁女士迎面走来,走姿穿着看上去是白领人士,我直接用英语很客气地打了个招呼,很幸运,对方很利索地用英语回敬了我。我窃喜。我向她打听医院的具体名称,去的路线。被告知:打车去25分钟,抄近路走去20分钟。我决定抄近路走去,顺便还可以观光,拍点照片。


        按照女士指点的方向和具体路线,我走过一段花园式的道路,穿过一个大型商业中心,曲里拐弯,走到了中心的尽头,摆在面前的是一个大楼的接待台和电梯出口。我晕了!


        接待台边站着一个保安,我向他打听出去的路线,他对我的问题似懂非懂,很快找来一位英语流利的女士。女士明白了我的意思,吩咐接待台上的一个小美女全权帮我走出困境。


        小美女知道一点点英语,又是比划又是说又是写,给我做了一番讲解,还帮我呼叫出租车,告诉我大概价格。我的小钱不够,大钱太大,她说司机恐怕找不开,她又不停打电话张罗大楼里的店主们帮我换钱。


        她叫的出租车停在了大楼外面,怕我又走冤枉路,她把她的工作交代给另外的人,然后弯弯绕绕地把我送上出租车,还跟司机交代要注意安全。


        同样,为了记住这位美女和她的同事们,临上车我征求美女意见后,拍下了她的照片。

乐夏天
午夜,肚子饿了,出去找吃的。遛...

午夜,肚子饿了,出去找吃的。遛了一圈,一个小餐馆用餐人不多,还有一些馒头,炒粉,炒面。去另一个夜市小吃街,就看到一桌十几个人,还有其他桌零星几个用餐客人或玩着手机待客的店员,俩小孩子手里展开一元钞票在桌间穿梭。大街上店门几乎全都关闭,只剩街边昏暗的路灯。折回小餐馆,一30岁左右小伙子掌勺兼站柜,我点了一份炒粉,不热,凑合着吧。问价钱,Two(两块,RMB约3.2元). 我怕听错了,突?回答:Yes,two. 我以为就一点点意思意思,小伙子抓来一个盘子,拿起夹子,夹夹夹,我都怀疑吃不吃得完,里面还有零星鸡蛋青菜!考验小伙,请他打杯热水,他很快送上来了,还要我摸水杯:热的。何止热,烫嘴,正是我需要...

午夜,肚子饿了,出去找吃的。遛了一圈,一个小餐馆用餐人不多,还有一些馒头,炒粉,炒面。去另一个夜市小吃街,就看到一桌十几个人,还有其他桌零星几个用餐客人或玩着手机待客的店员,俩小孩子手里展开一元钞票在桌间穿梭。大街上店门几乎全都关闭,只剩街边昏暗的路灯。折回小餐馆,一30岁左右小伙子掌勺兼站柜,我点了一份炒粉,不热,凑合着吧。问价钱,Two(两块,RMB约3.2元). 我怕听错了,突?回答:Yes,two. 我以为就一点点意思意思,小伙子抓来一个盘子,拿起夹子,夹夹夹,我都怀疑吃不吃得完,里面还有零星鸡蛋青菜!考验小伙,请他打杯热水,他很快送上来了,还要我摸水杯:热的。何止热,烫嘴,正是我需要的。

刚踏上这块土地就和出租司机聊过社会治安,司机告诉我,这里连警察都见不到,治安绝对好,就是留意一下扒手(司机说的pickpocket ,并补充说哪里都免不了这种人),其他尽管放心。这两天我也很留意人们的言行举止和社会风貌,比曾经去的TG感觉好很多。虽然城市不那么现代化,房子不新,楼不高,道路也狭窄,但纯朴还是在这些人的眼神里装着,并适时通过行动传递给了千万里慕名而来的人们。

(宵夜回酒店,坐门口小广场才看到有这么一块地标建筑物)







乐夏天

香港印象随写(三)

从南亚的赤道附近飞到香港已经是夜里,决定第二天去参观世界著名学府,也是香港最高学府的香港大学。

早上起来,一双脚已无法站立。

平生第一次在冬天里双腿被太阳晒得通红,并粗了一大圈,脖子和双臂也没有幸免。

马来西亚巴沙地区靠近赤道,虽然太阳大,但远没有武汉夏天的太阳晒得令人难以忍受,因此,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尽管女儿嘱咐过一定要涂防晒霜)。谁知后果那么地严重!

无论如何,不能窝在酒店。起来,尝试走了几步,居然腿慢慢不那么疼了,但不能站立不动,必须不停活动或者坐下来。正好,出去就是走路。

乘地铁,没有座位,只有站着,双腿胀痛,得原地踏步一样地不停活动着双腿,好在不远,几站路就到了。

出地...

从南亚的赤道附近飞到香港已经是夜里,决定第二天去参观世界著名学府,也是香港最高学府的香港大学。

早上起来,一双脚已无法站立。

平生第一次在冬天里双腿被太阳晒得通红,并粗了一大圈,脖子和双臂也没有幸免。

马来西亚巴沙地区靠近赤道,虽然太阳大,但远没有武汉夏天的太阳晒得令人难以忍受,因此,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尽管女儿嘱咐过一定要涂防晒霜)。谁知后果那么地严重!

无论如何,不能窝在酒店。起来,尝试走了几步,居然腿慢慢不那么疼了,但不能站立不动,必须不停活动或者坐下来。正好,出去就是走路。

乘地铁,没有座位,只有站着,双腿胀痛,得原地踏步一样地不停活动着双腿,好在不远,几站路就到了。

出地铁站就到了香港大学校园。顺着人群、路标向前,我看不到想象中的香港大学宏大的场面,从走出地铁站的那一步起,就必须不停地踏着台阶向上攀登。眼前展现的是一栋栋设计精致的建筑,一条条精心修筑的台阶,一片片细心培植的树木。我走过很多大学,也看过不少世界著名大学校园的图片,香港大学当初的选址,香港大学的这种独特的总体布局以及各建筑物和绿化区的设计,恐怕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并且,当初开办香港大学的先辈们在选址创意中是否含有“攀登知识巅峰”之意呢?我不知道。但至少我感觉到了。

香港大学校园的精心设计,使人们心目中一板一眼死气沉沉的学术之地变得丰富了起来,活跃了起来,假如我在这里读书,我会感觉到追求知识的美好,追求知识的快乐,追求知识的幸福前景。

站在香港大学最高处的一栋楼前,我很兴奋:虽然我没有在这里读过书,但是,我站在了香港大学最高的土地上,这也是一种自豪,也是一种幸福。

在香港大学最高处的楼前,我发现承载香港大学的那座山还有很长一段路往上走,是一段十几二十度的坡路。

我的腿已经麻木了,感觉再走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但是,不走到这座山的最高峰我会留下终生遗憾。

很多困难都是在不懈的坚持中战胜的。既然面对了,既然有战胜的愿望,那么就去战胜它!

我不知道还要走多远,走多久,路人向我证实,可以从这里走到山顶。

走了一段,我看到了一个路标,到终点有2800米。走!

沿途,有坐在童车里的婴儿和跟着大人们行进的学童,也有看上去七八十岁的老者,除了亚洲面孔,还有很多欧美和非洲面孔,他们都是一个目的:登上顶峰。

途中,每几百米会有距离路牌提示,每当看到一个路牌,心中便生出了一份喜悦。尽管步伐艰难,但不敢停,担心停下来不能再继续向前。当走过了1500米的时候,一种一定成功的希望就弥漫到了全身,今天肯定能达到顶峰!

到顶峰,能不能再走回来?那是另一回事。

当看到“终点”字样的时候,我非常兴奋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记下了时间:2019年2月3日13:05。


假期就要结束了,该专心工作了……

乐夏天

香港印象随写(二)

大陆客到香港,出门就要小心。


香港寸土寸金,我没查,是否比东京和纽约等地方更贵?贵很多 ?


因为地贵,作为公共交通的马路就不能奢侈,公路多数都是只有一个或两个车道宽,因为人们长期养成的遵守交通规则的习惯,该走人时走人,该走车时走车,走人时不担心车,走车时不担心行人,行人该在哪里过马路就在哪里过马路,车在该行驶的路段就别扭扭捏捏磨磨蹭蹭。


行人车辆上路该守规则,大家都知道,全世界都有这些规定。但,大陆客(当然也包括很多其他国家客),过马路习惯了先看左后看右。要过马路,站路边,见左边没车,一只脚就跨出去了,左右左,走两步,再看右边不迟。而在香港,人、车都是靠左行,行人要横过马路得...

大陆客到香港,出门就要小心。


香港寸土寸金,我没查,是否比东京和纽约等地方更贵?贵很多 ?


因为地贵,作为公共交通的马路就不能奢侈,公路多数都是只有一个或两个车道宽,因为人们长期养成的遵守交通规则的习惯,该走人时走人,该走车时走车,走人时不担心车,走车时不担心行人,行人该在哪里过马路就在哪里过马路,车在该行驶的路段就别扭扭捏捏磨磨蹭蹭。


行人车辆上路该守规则,大家都知道,全世界都有这些规定。但,大陆客(当然也包括很多其他国家客),过马路习惯了先看左后看右。要过马路,站路边,见左边没车,一只脚就跨出去了,左右左,走两步,再看右边不迟。而在香港,人、车都是靠左行,行人要横过马路得先看右边。当然多数情况是在有信号灯的地方首先看信号灯,按红绿灯提示走或停。在没有信号灯,没要求必须走斑马线的小街上就要特别小心。


我时常脑袋瓜不记事,有的习惯了的行为方式也没时时留意要去改变,因此,脑袋里装一个笨办法:不管到哪,要过马路,只记住一条:左看看右看看,再右看看左看看,管你靠左行还是靠右行,我看两遍再走,万无一失吧?


尽管如此,我也有常出差错的时候:不是过马路,而是上下楼梯或顺道而行的时候,我就很习惯贴右边走,时常是发现对方左右犹豫着准备给我让道的时候我才醒悟过来。


对于抽烟或者烟瘾大的人来说,抽烟也要多加小心,很多地方是不可以抽烟的,住宾馆上酒店会被工作人员提醒不可以抽烟,进商店过社区会看到很多的提示禁止吸烟,旅游景点到处都告诫抽烟将被重罚。不小心抽了怎么办?准备牺牲500到1500港币。


不过,我觉得港府还是比较人性化的,街道上很多地方都设置了抽烟处,就是那些上面做有烟缸的垃圾桶。只是一点,抽烟多半是想休息一下,可是在能抽烟的垃圾桶旁没有设置休息处,谁会在垃圾桶边休息呢?只能站着,烈日炎炎之时,似乎鲜有为抽烟而忍受几分钟站着暴晒的烟民,能不抽就不抽吧……这也许是政府的高明之处。


好几次乘地铁好像缺了什么,想不起来,心里有过不踏实。每每如此,总要纠结一会儿,当然很快也会忘记过去,因为惦记更多的是别上错车,跑错站。几次感觉缺什么了,再到地铁站就留意着,从头到尾,不忘找到缺失。后来找到了:坐地铁没有过安检!


那不是我的错,因为在香港乘地铁根本就没有过安检这个环节。

乐夏天

香港印象随写(一)

走出香港机场已是晚上,头脑里第一个记起的词便是纸醉金迷,然后是腐朽没落。


乘大巴去酒店,特意坐到双层大巴的上层,以更开阔的视野观览夜香港的大街上“纸醉金迷”和“腐朽没落”的景象。


受车窗的限制,沿途少数楼层看不出到底有多高,大多数还能收入眼底。


很多楼房是古老的,广告和门牌的霓虹灯虽五颜六色,但很少有电影里那种耀眼的闪烁。夜里气温20度左右,鲜有女士小姐敞胸露背奇装异服暴大腿的,也没见男士穿着吊儿郎当稀奇古怪的。


午间前后30多度的气温,太阳晒在身上有点疼,男女们的穿着依然显得严肃,矜持。就像咱们一个还没有开化的老县城。


香港是个国际都市,汇集了世界各地的人们,常...

走出香港机场已是晚上,头脑里第一个记起的词便是纸醉金迷,然后是腐朽没落。


乘大巴去酒店,特意坐到双层大巴的上层,以更开阔的视野观览夜香港的大街上“纸醉金迷”和“腐朽没落”的景象。


受车窗的限制,沿途少数楼层看不出到底有多高,大多数还能收入眼底。


很多楼房是古老的,广告和门牌的霓虹灯虽五颜六色,但很少有电影里那种耀眼的闪烁。夜里气温20度左右,鲜有女士小姐敞胸露背奇装异服暴大腿的,也没见男士穿着吊儿郎当稀奇古怪的。


午间前后30多度的气温,太阳晒在身上有点疼,男女们的穿着依然显得严肃,矜持。就像咱们一个还没有开化的老县城。


香港是个国际都市,汇集了世界各地的人们,常住的居民,临时的游客,个体的、夫妻情侣结伴的、携家带口的、三五成群的,随时都可听到操着世界各地不同语言的人或擦肩而过或相向而行。他们有轻声细语交流的,也有旁若无人高谈阔论的。有这样的感觉:走在大街小巷,与人交流,天生不管什么肤色,后天不管长成什么形状,或装扮成什么样子,没有谁因此而趾高气昂,也没有谁为自己的不足而低三下四,大家都一样,大家都是一样的人。这也许就是人们保持自己原样而不刻意装扮的缘故吧。


突然想起王阳明的致良知,人的一切良知善恶都在自己心里,外界改变不了自己,外界也不该改变自己,一个完美的人是任何外界的能量永远战胜不了自己对良知善恶的认识与行动的能量的。


在香港,人们的交往或家庭组成似乎有这么一些特点:单一肤色人在一起,即黄白棕黑色的人跟黄白棕黑色的人在一起,再就是白种人和黄种人在一起,而且基本是男白女黄(多半是东亚女)。我不知道某些标致东方女人的审美观或价值观或别的什么观是什么,瘦骨嶙峋满脸胡腮或身宽体胖行动迟缓的某种男人是有什么过人之处而吸引了这些东方女子?难道是💰?或者别的什么?不得而知。


香港是个孩子多的地方。走在大街上,夫或妻或夫妻双双推着婴儿车身边还跟着一两个孩子的随处可见,在生活区或休闲娱乐区,到处都可以听到一群群孩子热热闹闹玩耍的声音。顺便说一句,只要看到爷爷奶奶带着小孩子的多半是中国大陆到港旅游或给在港工作的儿女当保姆的老人,他们彼此都操着各地的方言进行交流,四川的,湖北的,江浙的,东北的,闽粤桂的……。


香港似乎没有那种大家都忙忙碌碌酒局社交无暇休息无暇吃饭外卖小哥大街小巷到处窜的景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