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他唱著歌

身為一隻孤倪只好啃狐蘿蔔了呢

他唱著歌。

※原創

※耽美?


  他唱著歌,唱著他最喜歡的那首歌,唱到泣不成聲。
  你問他為何而唱、為誰而唱,只換得他茫然的神情。

  在這個廣場上,每到下午便會聚集人潮,無論是當地的居民、路過的旅人,或是前來觀光的遊客,都會被那悲淒的歌聲吸引而停下腳步。沒有人清楚那是從何時開始的,也沒有人知道他是從何而來,居民們不曉得他的名字,都稱他「傑希」先生──那是這裡的方言中「憂傷」的意思。

  「要五點鍾了,妳動作快點啊!」
  「別催了別催了,我已經在快了啊!」

  女孩匆忙套上涼鞋,站穩了身子,趕緊牽住早在門口等他的男孩右手,跟著對方往廣場的方向跑去。

  「你覺得傑希先生今天也會來嗎?」
  「當然啦,他...

※原創

※耽美?



  他唱著歌,唱著他最喜歡的那首歌,唱到泣不成聲。
  你問他為何而唱、為誰而唱,只換得他茫然的神情。



  在這個廣場上,每到下午便會聚集人潮,無論是當地的居民、路過的旅人,或是前來觀光的遊客,都會被那悲淒的歌聲吸引而停下腳步。沒有人清楚那是從何時開始的,也沒有人知道他是從何而來,居民們不曉得他的名字,都稱他「傑希」先生──那是這裡的方言中「憂傷」的意思。

  「要五點鍾了,妳動作快點啊!」
  「別催了別催了,我已經在快了啊!」

  女孩匆忙套上涼鞋,站穩了身子,趕緊牽住早在門口等他的男孩右手,跟著對方往廣場的方向跑去。

  「你覺得傑希先生今天也會來嗎?」
  「當然啦,他哪一天不來呢?」

  男孩緊緊的牽著女孩柔軟的小手,深怕一個不注意對方就會在人群中迷失。手錶的分針指向數字十二,那清亮優美的歌聲在大鍾打完整點的鍾響後,準時傳進每個人耳裡。

  「呼,總算是趕上了……」
  「你看你看!傑希先生在那裡!」

  女孩興奮地說著,用右手指著廣場中央的人。男孩帶著女孩在聽眾間穿梭,擠到最前頭的位置去,兩個小孩子這才沒被其他圍觀的人群遮住視線。




  廣場中央的男人專心地唱著歌,他閉上雙眼,彷彿週遭空無一人,一點也沒被圍觀的人群影響。才開始沒多久,週遭很快的便安靜下來,大家都沉醉在這美妙的歌聲中,而女孩也不例外,她瞇起眼睛,心情跟著男人的歌聲高低起伏著,全身都放鬆了下來……那種感覺有點像是小時候母親為她唱搖籃曲時,平靜得讓人想立刻進入夢鄉,卻又留戀著歌聲,捨不得就這麼睡去。

  「這是哪個國家的方言呀?」
  「我也不知道,可是好好聽喔。」

  男孩小聲地回答女孩的問題,雖然他聽不懂歌詞,但他隱約察覺到這首歌是再敘述一個故事,而且還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彷彿回應男孩的猜測般,廣場中央傳來的歌聲逐漸變得悲淒。男人舉起手,將手放在胸口前,另一隻手抬向大家,深情的為圍觀的人群訴說著故事。他微微睜開雙眼,翠綠色的眼眸環視在場的每一個人,似乎在尋找什麼。

  週遭的人們聽得入迷,一動也不動的,全神貫注地用心傾聽,好像時間暫停了一般,只有站在廣場中央的他隨著歌聲移動。他漫步繞了廣場一圈,哀傷的音調沒有停止過,就算聽不懂歌詞,聽眾們照樣濕了眼框。

  最後,男人站回廣場中央,重新閉上雙眼,低下頭,反覆吟唱開頭平穩的部分。剛剛讓人心情沉重的章節有如不曾出現過一般,很快的就被周圍的人給拋到腦後去。

  這首歌長達十分鐘,最後以漸弱的高音劃下句點。





  全場安靜了好幾秒鐘,才出現零零落落的掌聲,想必大家都聽得太入迷了,連結束了都不知道。女孩這麼想著,因為她自己就是忘了鼓掌的其中一人。

  廣場中央的男人深深一鞠躬,將頭上的帽子倒放在石板上,陸陸續續有人前來給予小費。原來是街頭藝人啊!第一次看見的遊客如是說,也紛紛上前丟了幾張鈔票到帽子裡。


  「不管聽幾次都覺得很好聽。」
  「嗯。」

  女孩滿足的笑著,牽著男孩的那隻手從頭到尾沒有放開過。她輕輕拉了拉男孩,意示他人群已經散了,我們也該回家了,而男孩卻仍沉靜在剛剛的歌曲中,一點反應也沒有。

  等到男孩回過神來,廣場上已經沒剩幾人了,女孩雙頰股得大大的,一看就是準備要發脾氣的模樣。這個小丫頭自己讓人等沒關係,人家稍微恍神一下就生氣,有沒有這麼不講理的?男孩暗自苦笑了下,拍拍女孩的頭,要她先回家等他。

  「明明就和我差不多高,不要拍我的頭!」
  「是是是。」




  將女孩打發走之後,男孩才走到廣場中央,將零用錢放進那個倒著的帽子裡。這個時候唱歌的男人已經準備走了,看到最後來給小費的聽眾是個小男孩,他笑著把錢原封不動地還回去。



  「小孩不算是聽眾嗎?」
  「所有聽我唱歌的人都是我的聽眾。」

  男孩有些意外,因為男人說話的聲音意外的十分輕,有種虛幻的感覺,很難想像剛剛就是這樣的聲音唱出全場都聽的到的歌聲。

  「我看了你的表演,要不要給小費是我的自由。」

  男孩固執的把錢又塞到帽子裡,並且雙手還胸,做出一副「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要付」的樣子。其實他明白男人不差這幾塊錢,不過男孩認為既然自己喜歡這個表演,那就應該付錢。

  「我的目的不是賺錢。」
  「那你的目的是什麼?」

  男孩好奇的問道。他知道男人每天下午五點都會準時在廣場上唱歌,如果不是為了賺錢,那是為了什麼呢?

  「我的目的是……」

  男人遲疑了很久,久到男孩甚至不覺得他有在思考。幾分鐘過去,男孩見對方沒有任何動作,正打算告辭時才等到男人的回答。



  男人說他不知道。

  「太久了,我忘了。」



  並非在逃避問題,男人說的誠懇,一點也不敷衍。當他說出「忘了」兩個字時,男孩彷彿看見他快哭出來的表情,哪怕他現在正笑著。

  男孩想到方才歌曲進行到一半,男人的歌聲轉為悲淒時,那雙憂傷的碧眼似乎在尋找著什麼,於是他擅自對此作了猜測。

  「你在找人嗎?」
  「或許是吧。」

  「你想唱歌給那個人聽?」
  「應該沒錯。」

  如此不肯定的回答讓男孩皺起眉頭,但他並沒有放棄弄清真相,或許只是小孩子的好奇心作祟吧,他就是想弄個清楚,所以才讓女孩先回家。

  「那你找到他了嗎?」



  這次男人沒有說話,只是又笑了笑,然後開始哼起歌來。男孩覺得莫名其妙,但也沒有打斷他,反倒是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就這麼聽他唱歌。

  跟以往不一樣的是,這次沒有圍觀的群眾,只有一個小男孩,他只唱給一個人聽。


  他直接從憂傷的那段開始唱起,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唱著,唱到清亮的歌聲冒出哭腔,唱到因抽泣而失了音準,唱到男孩也忍不住跟著哭泣。

  太久了,真的太久了。

  久到連那個人的容貌……都給遺忘了。



  等到男孩擦乾眼淚,正抬頭想看看男人怎麼樣了時,男人已經沒了蹤影,只留下空無一物的帽子還在石板上。

  那歌聲似乎還在周圍回蕩,男孩站起來,拍拍褲子上的塵土,慢慢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在這個廣場上有一個傳說,每到下午便會聚集人潮,無論是當地的居民、路過的旅人,或是前來觀光的遊客,都會被那悲淒的歌聲吸引而停下腳步。

  「你覺得傑希先生今天也會來嗎?」
  「當然啦,他哪一天不來呢?」

  男孩這麼說著,卻在到達廣場時發現廣場上空無一人。

  沒有人清楚那是從何時開始的,也沒有人知道他是從何而來,又打算到哪裡去,就連何時結束的……也沒有人去留意。




  他唱著歌。




          




》後記。 

  當時在寫的時候我並沒有想太多,不過他消失了大概有三種說法可以解釋(又或者說是有三種結局?):


  1、他在這世上尋覓太久,久到其實他早就只剩下精神(靈魂)存在,因男孩說的話而認清自己再也找不到那個人(連容貌都忘記了,無從找起)的事實之後,便消失(魂飛魄散)了。


  2、他在這世上尋覓太久,久到他忘了那個人的容貌,他累了、倦了,不想再沒有結果的尋找下去,於是把這麼長時間以來唯一主動關心他的男孩當作那人,唱歌給他聽,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心願,哪怕這不過是自欺欺人。


  3、他在這世上尋覓太久,久到他所尋找的那個人已經投胎轉世--那人便是眼前的男孩--可男孩卻一點兒也不記得他(轉世後沒有前世的記憶),他悲痛的唱著歌,唱到最後就這麼消散在哀傷的情緒中。




  我當初雖然不是因為悲傷才寫出這篇文,但寫完之後卻因為這篇文而感到悲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