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他鹿

44浏览    3参与
非典型零零后

AA制包养3(完)

【1】他鹿文学。伪傻白真甜弟弟攻(酆皎皎)x鹿晗

【2】鹿晗是金花!就算是1也是精神上的1 !

【3】自我满足罢辽

【4】还想让鹿晗和什么样的男孩子谈恋爱呢?给点灵感呗

【4】我终于写3了


掉马来的猝不及防。酆皎皎本以为自己有足够时间好好筹谋,万无一失的挑明自己的身份,再撒娇卖萌亲亲抱抱上个床,就又可以和鹿晗顺理成章的转包养为恋爱地继续幸福生活。


但很明显,他低估了鹿晗对这件事的反应程度。


“酆皎皎,你当我傻子是吧?酆家小少爷隐姓埋名被一个娱乐圈戏子包养,真够忍辱负重的啊?”


“哥,你别……你别说自己是戏子。”酆皎皎在脑内暗暗叫苦。这剧情怎么不按着正...

【1】他鹿文学。伪傻白真甜弟弟攻(酆皎皎)x鹿晗

【2】鹿晗是金花!就算是1也是精神上的1 !

【3】自我满足罢辽

【4】还想让鹿晗和什么样的男孩子谈恋爱呢?给点灵感呗

【4】我终于写3了

 

掉马来的猝不及防。酆皎皎本以为自己有足够时间好好筹谋,万无一失的挑明自己的身份,再撒娇卖萌亲亲抱抱上个床,就又可以和鹿晗顺理成章的转包养为恋爱地继续幸福生活。


但很明显,他低估了鹿晗对这件事的反应程度。


“酆皎皎,你当我傻子是吧?酆家小少爷隐姓埋名被一个娱乐圈戏子包养,真够忍辱负重的啊?”


“哥,你别……你别说自己是戏子。”酆皎皎在脑内暗暗叫苦。这剧情怎么不按着正常走向走呢。


“哦,和我在一起这个月觉得很好玩是吗?给我送资源你就睡我睡得心安理得了?”


一米九的高大男人委委屈屈地低下头握住鹿晗纤细但并不瘦弱的肩膀:“我不是想睡你,我是喜欢你才想和你亲近的。”


冷漠男人鹿晗不为所动:“哦,亲近我的方法就是装清纯男大学生骗炮吗?要不是我朋友认出来,你还打算瞒我瞒到什么时候啊?还Jesse呢,我还纳闷儿怎么着也不至于没有中文名,合着是怕掉马呀。您这追人方式真有趣儿。”


“我不是!哥,你别赶我走。你看,我为了你都没有订学校宿舍,你赶我走我睡哪儿啊?”


鹿晗怒极反笑:“我就不信你酆皎少爷住不起宾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酆皎皎惨兮兮地被鹿晗扫地出门。实践证明,批皮追老婆是没有前途的。本家太远,他也不想让家里人担心,酆少爷只能屈尊纡贵的顺路找了家酒店将就了一晚。


酆皎皎越想越难受。像他这样的男大学生一抓一大把(?弟弟不必),但鹿晗先生那样的大明星仅此一个还过时不候,大明星人那么好,万一被别人拐走了怎么办。


不行,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谁都别想把鹿晗先生从我身边抢走。就算是鹿晗先生自己也不可以。


“等等,鹿晗先生的朋友是谁?我回国这事儿,没有很多人知道吧?难道说!鹿晗先生和那群富二代之间的关系这么紧密吗?他们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我是不是已经来晚了……不对不对,要是鹿晗先生真和那群富二代不清不楚,自己和他同床共枕两个月不可能什么都没发现。”酆皎皎智商终于姗姗来迟。


“鹿晗先生的鹿,不会是,那个鹿吧?”酆皎皎终于颤颤巍巍的得出了正确答案。


 不怪他反射弧太长,鹿家最近愈发低调,有权和有钱毕竟有壁,谁也不会想到那个鹿家会放任自家儿子去逐梦演艺圈圈圈圈圈。


酆皎皎是个行动力超绝的人。有了这个猜测,他便马不停蹄的安排起来。

 

另一边的鹿晗也正惴惴不安。在他心中,酆皎皎说到底是个十八岁的孩子,虽然欺骗他这一点确实令人生气,但确实也是他先去招惹人家的。现在还被他狠心地扫地出门,小男生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鹿晗不知道的是,这个可怜的小男孩儿正密谋着怎么把他拿下。

 

这天,鹿晗跑完一个通告正打算下班回家,接到了母上大人的电话。


“鹿晗头儿啊,明晚上有安排吗?”


“说了多少遍别叫我鹿晗头儿,都多少岁了。”鹿晗也很无奈,这么多年过去,他妈还是这么执着于这个小名,“我没什么事儿,您有事儿吗?”


“没事儿一起吃饭呗,你妈有个姐妹前几年陪她儿子去英国了,最近刚回来,我想着大家一起吃个饭。”


“行,明儿几点,我准时到。”


“尽量早点嘛,难得见一面。”


“得嘞,都听您的。明儿见。”

 

不知道为啥鹿晗的左眼皮就一直跳,鹿晗乐观的将之视为自己的新桃花要来的象征。


结果兴高采烈地一进家门,就看到前几天被自己逐出家门的大学生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和自己母上大人相谈甚欢。


“哟,晗晗回来啦!快来,叫林阿姨。”


“林阿姨好!” 鹿晗咬着牙笑眯眯的打招呼,“这位是?”


酆皎皎抢先一步自我介绍到:“鹿哥好,叫我小酆就好。”


“小酆刚刚还说自己是你的粉丝呢。”鹿夫人补充道,“可惜了他常年生活在国外,不然我肯定要让他认我做干妈呢。这孩子,太会说话了。”

 

鹿晗:哦,照您这么说,我就算是偶像失格不知廉耻睡粉了呢。

酆皎皎:不是,阿姨,我不想叫您干妈,我比较想叫您妈。

 

看鹿晗神色不虞,鹿夫人问道:“怎么,你们俩认识吗?”


“哦没有没有,就是聚会上见过一面。”鹿晗看着装乖巧装的格外顺手的某当代大学生,默默感叹国之不国。


总算表面相亲相爱实则暗流涌动的吃完一顿晚饭,鹿晗当即就想遁回自己的公寓冷静一下,母上大人却非常尽职尽责的助攻到:“要不今天你就住这儿吧,我今晚要和我的姐妹叙旧。人酆皎皎小朋友也很喜欢你,你去邀请他,陪陪人家,当哥哥有个当哥哥的样子。”

 


鹿晗:妈你知道你这样做你儿子可能会被日吗?

 

“走吧,跟我来。”鹿晗高贵冷艳的一甩头,招呼酆皎皎跟上。

 

甫一走进房间,酆皎皎立马抛下卑微粉丝的马甲,一米九大男孩儿抱着鹿晗的腰就开始撒娇。


“哥,我错了,哥,你别不要我……”


“看不出来酆少爷挺机智呀,还会找我妈来压我了。”


“不是,哥,我这不是怕你又跑嘛。”酆皎皎委屈的蹭了蹭。


“叫谁哥呢?别瞎认亲。”鹿晗状似凶狠的拍了拍腰间的脑袋,觉得手感挺好,便又顺手揉了揉,“说吧,错哪儿了。”


“我不该骗你。”酆皎皎当即认错,态度比小时候调戏女孩子被抓包还诚恳。


“然后呢?”


“我骗你是有理由的。你那么好,我要是不抓紧机会,谁知道你会不会被别人拐跑。”


“你觉得我是小孩儿吗?还被人拐跑。”

 

酆皎皎: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见色起意后色胆包天。

 

“我不是那个意思,鹿哥你原谅我吧。我发誓我再也不骗你了。”酆皎皎从腰上抬起头,鼻尖还充盈着鹿晗特有的沐浴露和体香混合的清新温柔的味道你。


鹿晗低下头看到他被自己蹭乱了的头发,和碎发中一闪一闪的眼睛,努力继续板着脸:“哦,那我怎么听说,你在英国的时候,不是挺浪的吗?”


“我,我那不是,年纪小不懂事儿吗?你也别光说我啊,你不也装作无权无势娱乐圈打工仔骗我吗?跟你表白的人肯定不比我少。而且,还是你要主动包养我的,好啊,诱拐刚成年的大学生,鹿晗先生,你该当何罪?”


鹿晗没想到这小崽子还敢反将一军,心中默想,就你那熟练样,谁知道你是个刚成年大学生。


“鹿晗先生,我们好好过嘛,我保证以后你说东我绝不往西。”

开玩笑,鹿晗先生是个什么妙人,要是错过了他就是傻瓜。

 

“行吧。”鹿晗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看你表……”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酆皎皎连腰扛起,扔到了床上。


“艹,酆皎皎你属狗吗?锁门了没?”

 

鹿晗:小年轻体力真好。妈你儿子真的要被日了。

酆皎皎:汪!


非典型零零后

AA制包养2

【1】他鹿文学。伪傻白真甜弟弟攻(酆皎皎)x鹿晗

【2】鹿晗是金花!就算是1也是精神上的1 !

【3】自我满足罢辽


1有情0有意。没有理由不接受。

稀里糊涂的,鹿晗成了酆皎皎的金主大人。

鹿晗第一次给人当金主,也不太明白流程,明明粉红暧昧的男男关系在他一些系列奇怪的发言下显得莫名铁汉柔情:

谈条件时:“你有什么要求,就跟哥提。”

带到金屋时:“不用拘束,就当自己家。”

送表时:“Jesse啊,我给你说,这款表可是哥的心头好,最适合你们这种小年轻戴了。”

……

哥,你是要包养我,不是要养我。

偷偷考古鹿晗的酆皎皎在心中吐槽。

#鹿晗 不愧是上网和...

【1】他鹿文学。伪傻白真甜弟弟攻(酆皎皎)x鹿晗

【2】鹿晗是金花!就算是1也是精神上的1 !

【3】自我满足罢辽

 

1有情0有意。没有理由不接受。

稀里糊涂的,鹿晗成了酆皎皎的金主大人。

鹿晗第一次给人当金主,也不太明白流程,明明粉红暧昧的男男关系在他一些系列奇怪的发言下显得莫名铁汉柔情:

谈条件时:“你有什么要求,就跟哥提。”

带到金屋时:“不用拘束,就当自己家。”

送表时:“Jesse啊,我给你说,这款表可是哥的心头好,最适合你们这种小年轻戴了。”

……

哥,你是要包养我,不是要养我。

偷偷考古鹿晗的酆皎皎在心中吐槽。

#鹿晗 不愧是上网和人吵架都要被八荣八耻的人

但是,鹿晗一己之力拉偏的哥儿俩好关系终于在床上失去了他的用武之地。

 

酆皎皎,英国高中毕业,身体明明硬朗却老是觉得时日无多的爷爷以想要多看几眼孙子为理由硬拖回中国读大学的新时代新青年,一张中英混血的脸,一双一米一长的腿,彻头彻尾的英伦纯1。

鹿晗,京城鹿少的心,美貌诱人的脸,自1为是的命。但是,从他自觉选择这个比他小10岁却比他高10厘米的弟弟作为包养对象的行为来看,他对自己定位还是比较清晰的。

毕竟无论如何,他不可能在里面。

 

怀着这种诡异的默契,两人异常和谐的滚上了床。

 

作为一名奔三成熟男性的鹿晗,在第二天扶着腰起床录歌时表示,成熟的他实在受不了这种小年轻的热血冲动。

作为一名18岁的小年轻,酆皎皎对于昨晚的记忆格外的深刻。

“鹿晗先生没有一处是不迷人的,”他略带炫耀的表示,“无论是他泛红的眼角,纤长的脖颈,高\\潮时紧抓床单的脚,扣住他背部并毫不留情抓出红痕的手指,连他的情难自抑时漏出的喘息,都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

“您得理解,我是英国国籍,不常说女娲。”酆皎皎补充到。

 

“起开,你个死小孩儿,小小年纪哪学这么多花样。”鹿晗抬手推了推缠在他胸前的八爪鱼。“我要起床录歌了。”

18岁的酆皎皎小朋友用毛绒绒脑袋埋下去对着金主大人的腰蹭了蹭:“都是网盘上学的嘛。”

鹿晗本就怕痒,被这么一蹭更是受不了:“好好好,你的网盘神通广大世界第一。本来以为找到一个贴心小棉袄,谁知道装的是烙铁。”

“鹿晗先生,是昨晚我表现的不好么?”酆皎皎抬头看着鹿晗,眼神里一派毫不做作的天真纯洁。“是因为鹿晗先生实在太漂亮了所以一时无法控制,对不起。”

鹿晗低头看着垂头丧气把一头黄毛往自己腰上怼的金毛:“得了祖宗你快起来吧,你最棒了,好不好。”

听到这句夸奖,酆皎皎充了电似的抬起头来飞快地在鹿晗的下巴上啄了一下,更准确的说,啃了一口。

“那我去准备早餐,鹿晗先生,您想吃什么?”

“随便随便。”鹿晗面带嫌弃的抹了一把粘在下巴上的口水:“还没漱口呢。”

 

酆皎皎在是一个算账小天才的同时,还是一个不愿意有所亏欠的人。

他一直理所应当的认为,鹿晗是一个明星——明星就等于他全部的身份。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位色如春晓之花的男子,却有着两幅面孔。

这是后话。

总之,他现在认为,自己作为一名富家子,不能这样让这位明星破费,并且,行动力超强的,进行了补偿。

所以,鹿晗很诧异的发现,在自己佛系半隐身的状态下,居然还有几个很不错的资源主动找上了门来。虽然奇怪,但秉承着天生丽质难自弃的超然自信,他也并未多想。

 

但酆皎皎没想到自己的马甲掉的那么快。甚至没有撑过一年合约的十分之一。

在一个甜甜蜜蜜酱酱酿酿醒来的清晨,酆皎皎熟能生巧的窝在被窝里抱着鹿晗撒娇。

他看着背向自己正在熟睡的男人。清晨柔软的阳光落在他的脸上,每一片光影都被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侧躺着从鹿晗背后伸出手,凭借着身高优势把他亲爱的鹿晗先生整个环在里面,下巴搁上略显瘦弱的肩膀,熟练的蹭了蹭:“哥哥,今天你也要去录歌吗。”

鹿晗感到脖颈处一阵熟悉的瘙痒,知道是那只成年不久精力旺盛的大型金毛在撒娇,把手伸到后面随意拍了两下:“乖,别闹,我不工作怎么养你。”

酆皎皎在脑内默默的咬着手帕:我的鹿晗哥哥真辛苦,居然要这么努力工作才能包养我!

“我想去看你录歌,好不好?”

“我工作又不好玩儿,你过去没人陪你玩多无聊呀。”

“不会的。看你工作怎么会无聊呢。我想去嘛。难得今天没有课。”

“行吧行吧,快起来,我要迟到了。”

鹿晗本来也不是真心拒绝,他觉得他一个男生去录音棚并不是什么大事。

于是酆皎皎终于得偿所愿的解锁了送鹿晗先生上班的剧情。

 

酆皎皎不是一个搞艺术的人。他也不太明白鹿晗口中那些如数家珍的音乐名词。

“我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但他不是。俗人总是比较容易适应规则,但他不会。我时常感到很疑惑。他如何能怀揣着这样的至纯至净的行为模式在娱乐圈里安然无恙这么些年。”

酆皎皎看着录音棚里神态专注的男人。没做造型的他顶着一头软乎乎乱蓬蓬的头发,和来自国外的几位老师在讨论着下一张专辑的概念与构想,一如既往亮晶晶的眼眸中露出与年龄不符的天真来。

妈妈我可能恋爱了。

酆皎皎晕乎乎的看着鹿晗开合不停地嘴唇,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故事情节中,所有未曾言明事实,妄图死撑的谎话,不曾经意的欺骗,都会在意想不到的一天迎接真相。

比如,终于有一天,在某一次私下的聚会中,鹿晗的一个发小揽住他的肩膀。

“鹿晗,你最近怎么和酆家那个刚回国的小子走的那么近?上次有人看到你和他一起去你的录音棚了。”


非典型零零后

AA制包养

【1】他鹿文学。伪傻白真甜弟弟攻(酆皎皎)x鹿晗

【2】鹿晗是金花!就算是1也是精神上的1 !

【3】自我满足罢辽

【4】不做人是个人


 酆皎皎是被胁迫来这次聚会的。他的姐姐酆女士说,如果在晚会上看不到她弟弟英俊倜傥的身影,她就要把他醉酒后勾引街边榕树以至于蹭坏裤裆的视频发给他刚刚有点好感的小明星。

“太狠了。她怎么能这么不为她弟弟的弟弟着想呢。毁坏我的形象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酆皎皎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吐槽。

宴会里突然响起一阵掌声,主持人说有节目表演。

随即蔓延开一片各怀鬼胎的窃窃私语。

“是那个鹿晗吗?”

“是……最近很火的那个?谁把他请...

【1】他鹿文学。伪傻白真甜弟弟攻(酆皎皎)x鹿晗

【2】鹿晗是金花!就算是1也是精神上的1 !

【3】自我满足罢辽

【4】不做人是个人

 

 酆皎皎是被胁迫来这次聚会的。他的姐姐酆女士说,如果在晚会上看不到她弟弟英俊倜傥的身影,她就要把他醉酒后勾引街边榕树以至于蹭坏裤裆的视频发给他刚刚有点好感的小明星。

“太狠了。她怎么能这么不为她弟弟的弟弟着想呢。毁坏我的形象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酆皎皎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吐槽。

宴会里突然响起一阵掌声,主持人说有节目表演。

随即蔓延开一片各怀鬼胎的窃窃私语。

“是那个鹿晗吗?”

“是……最近很火的那个?谁把他请来了?”

“再火还不是得听金主的话?”

“你小心点说话。他不是你惹得起的。”

酆皎皎听不到这些人咬耳朵,他顺从地将目光投向舞台,看到一个穿着黑白西装男人站在舞台中央,很是熟稔的样子。

酆皎皎看着他,控制不住的来回打量。从头到脚再到头。

男人染着一头的粉色头发,皮肤白皙,远看像是不入尘世一般。虽然五官不太清晰,眼睛却亮晶晶的泛着水光。

酆皎皎笃定地认为他肯定特别好看,为此高抬尊臀地起身向他走去。

男人握着话筒的手过分好看。指间带着装饰用的宝石戒指,明明是别人带着会显得俗气的款式,他戴却显得十分矜贵。

刚好唱到一首歌的高潮部分,是一段全是语气词的假音,不是专业的话筒,有点小小的爆麦。

酆皎皎不懂音乐,这不妨碍他觉得那段吟唱特别性感,其依据简单明了——他有反应了。

“靠!”他在心中骂自己,“酆皎皎你是精虫上脑了吗?听别人唱歌都能听出反应来。”

他看向正在下场的男人。这次宴会的主办方,出了名的公子哥儿,正在旁边等着这位下场的大明星。

“要啥自行车啊,要搞就搞大明星。”

酆皎皎觉得自己比主办方那位好看一点。

他决定试试。

说不定能成。

 

 鹿晗是被诱拐来这次聚会的。他的所谓兄弟不做人,以一款不可遇更不可求的限量表为饵,把大明星鹿晗哄骗到自己筹办的一个酒会上卖唱,权当人形自走宣传立牌。

“您知道我出场费多少钱么您?”鹿晗端着红酒恶狠狠地看着不做人说,“多大脸把我拉过来给你唱歌。”

“是是是,小的唐突了。这就把您的酬劳给您呈上。”不做人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一个盒子递给鹿晗,“看看,这么好的表,就说够不够买你一个晚上!”

鹿晗沉浸在新表的快乐中,听到不做人满嘴瞎跑火车,当即反击:“滚滚滚!我卖艺不卖身,要包也是我包别人。”

“你可得了吧。哥儿几个,就你非跑去当明星,天天被跟踪,恋爱都没好好谈过几次,还玩儿包养。是嫌头条不够多吗?”

鹿晗也觉得自己太惨了。为什么当明星还赠送和尚副本。

他已经想不起上次坐进驾驶座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他觉得不可以。

并决定实施自己作为一名有钱人的特权。

 

 

鹿晗打定主意要把自己从出家的生活中解放。但身份特殊,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支付一段正儿八经的恋爱。在不做人怂恿下,他做出了个在道德的边缘试探的危险决定——包养。

不做人天天念叨,他听得烦,又心动。对于他这种访谈时说十个字都能被掰开揉碎了扯出一百条的废话的公众人物,一个不出名的素人,一段明码标价的关系,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但他业务生疏,道德感又强,老觉得这样做对对方不公平。

不做人在他耳边阴阳怪气的吹着风:“鹿晗,你可不能怂哦……”

“闭嘴吧你。”鹿晗一巴掌呼到不做人脸上,“就你鹿爷这脸,这财力,什么人包不到。”

“你这不行,光说不做假把式。你看那边那个,正在看你那帅哥,不错吧?”

不怪不做人眼瞎,酆皎皎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都还没认熟,又是被他姐姐直接拎过来的,也没穿正装,像个格格不入的大学生,谁也不会把他往酆家小公子身上想。

“你禽兽吗?这看起来也太小了?成年了吗?”鹿晗不可置信地看向不做人。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的精。你真以为他是什么涉世未深误入歧途的小可怜吗?这么帅,放过可惜了。你快去搭话。”
鹿晗半信半疑的听了不做人的鬼话,端着红酒向那个落单的年轻帅哥走去。

酆皎皎正想着怎么同鹿晗说上话,不料鹿晗主动端着酒杯向他走来。
“你好,我是鹿晗。”鹿晗有些紧张的伸出手。第一次包养,心中忐忑。
酆皎皎没有做好“鹿晗主动搭话”的心里准备,只看到一张俊脸突然蹦到眼前,他的大脑一瞬间失去了控制,只知道程式化的伸出手。大明星的手冰冰凉凉的,指间的宝石戒指有些硌人。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进,他闻到大明星身上简单清新的味道,和所有知名的男士香水都不一样。

到底喷的是什么。酆皎皎晕乎乎的想着。一不小心就飚出洋腔:“Hello,I'm Jesse.”

鹿晗没想到小帅哥居然还个是外国人,当即瞳孔地震想要逃跑。不做人早有预料地在旁边举起手机,屏幕上映出新款手表的概念预告。

都是为了表为了表为了表为了表。

“emmmm, well, you look so young, are you a student?”鹿晗试探着说。

酆皎皎看着刚刚舞台上游刃有余的大明星被英语难住,从耳垂开始泛起一层淡粉色。

“不是啦,我会说中文,只是在国外呆久了而已。我是学生,正在xx大学就读。”

鹿晗长出一口气。

“你这么有名,我肯定知道你啦。”酆皎皎接着说道。

“那就好。”

酆皎皎看着鹿晗长出一口气,不明所以。

“既然你认识我的话,我就不用再自我介绍啦。

“你跟我吧!我长得挺好看的,还给你钱,稳赚不亏!”鹿晗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其实话一出口,鹿晗就后悔了。这太莽撞了。只是看着懵懵懂懂的年轻人晕乎乎的模样,还没反应过来话就蹦了出去。它后知后觉的觉得慌张,万一他不是那样的人怎么办,万一他已经答应了别人又怎么办。

不做人躲在旁边,惊得红酒差点没洒出来。这种一击毙命的交流风格,鹿晗,不愧是你。

他在心底默默树起大拇指,想着等鹿晗铩羽而归后好好教教他。

 

酆皎皎也很吃惊。

#看上的人想要包养自己怎么办?

#第一次见面的大明星居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虎狼之词!

他看着端着酒杯的鹿晗。大明星笑的一派单纯可爱,仿佛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啥。

除了蔓延到侧颊的粉红色出卖了他。

酆皎皎一瞬间觉得拒绝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更何况他确实不亏。

 

“好啊。你要我怎么跟你。”

 

完了,手表必须得送出去了。

这样都能刷脸成功,不愧是你,鹿晗。

不做人在红酒杯落地前的一秒这样想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