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仙剑五前传

3518浏览    458参与
森罗行
少主的糖葫芦与师兄的布老虎~...

少主的糖葫芦与师兄的布老虎~

画手:星凤凤

少主的糖葫芦与师兄的布老虎~

画手:星凤凤

森罗行

随便整点

Q:🍊性格不好,所以在折剑山庄被孤立。

A:类比一下:班上有个全能学霸,成绩好,又讨老师喜欢,但不爱说话,所以我们孤立他。

⬆️是人脑的逻辑吗?自己脑子笨又不努力,还是学霸成绩好的错?为什么不先照照镜子呢?看到这里如果觉得刺痛,没错,说的就是不求上进又只会怨天尤人最后人生和学霸距离越拉越大的你。

至于🍊性格有没有问题,可以请真正的身边人皇甫卓、唐风、夏侯瑾轩、血手回答(按首字母排序)。

Q:🍊智商低,所以造成了五前的悲剧。

A:类比一下:隔壁有个老实孩子,容易相信人,所以我们可以利用他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是人脑的逻辑吗?受害者是无罪的,不要怪被qb的妹子穿的少,要怪...

Q:🍊性格不好,所以在折剑山庄被孤立。

A:类比一下:班上有个全能学霸,成绩好,又讨老师喜欢,但不爱说话,所以我们孤立他。

⬆️是人脑的逻辑吗?自己脑子笨又不努力,还是学霸成绩好的错?为什么不先照照镜子呢?看到这里如果觉得刺痛,没错,说的就是不求上进又只会怨天尤人最后人生和学霸距离越拉越大的你。

至于🍊性格有没有问题,可以请真正的身边人皇甫卓、唐风、夏侯瑾轩、血手回答(按首字母排序)。

Q:🍊智商低,所以造成了五前的悲剧。

A:类比一下:隔壁有个老实孩子,容易相信人,所以我们可以利用他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是人脑的逻辑吗?受害者是无罪的,不要怪被qb的妹子穿的少,要怪qjf管不住自己,想救【自己的】族人和村里人建议拿【自己的】性命去换,自己有的东西不要拿别人的,悲剧是谁造成的谁自己心里有数,不要洗,洗不白。

至于🍊到底智商低不低,请看上一个问题的类比。

最后,祝爱🌊一家和🌿的人都遇到属于自己的🌊一家和🌿,相亲相爱,欢乐余生。

森罗行
高堂不作壁,招取四面风。吹欢罗...

高堂不作壁,招取四面风。吹欢罗裳开,动侬含笑容。

性转🈶️

上个月的台历图,抓了阿珺老师给我画全身

高堂不作壁,招取四面风。吹欢罗裳开,动侬含笑容。

性转🈶️

上个月的台历图,抓了阿珺老师给我画全身

森罗行
蜜雪冰🍊甜蜜蜜~ @我就赖床...

蜜雪冰🍊甜蜜蜜~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抓回来天天给我做饭

蜜雪冰🍊甜蜜蜜~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抓回来天天给我做饭

森罗行
美人一舸横秋水。冉冉烟波里。绿...

美人一舸横秋水。冉冉烟波里。绿杨也解织离愁。故向东风摇曳、不能休。是非得失都休计。只有抽身是。橙黄蟹熟正当时。想见双溪风月、待人归。

和🍐一起收获🍊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美人一舸横秋水。冉冉烟波里。绿杨也解织离愁。故向东风摇曳、不能休。是非得失都休计。只有抽身是。橙黄蟹熟正当时。想见双溪风月、待人归。

和🍐一起收获🍊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森罗行
花了一下午时间更新了展示条,然...

花了一下午时间更新了展示条,然后又懒了,有好多没塞进去TT

26周年快乐🥰

花了一下午时间更新了展示条,然后又懒了,有好多没塞进去TT

26周年快乐🥰

森罗行
古来云海茫茫,道山绛阙知何处?...

古来云海茫茫,道山绛阙知何处?人间自有,赤城居士,龙蟠凤翥。

仙五十周年快乐💖约过人最多的一张插图了

画手:阿珺

古来云海茫茫,道山绛阙知何处?人间自有,赤城居士,龙蟠凤翥。

仙五十周年快乐💖约过人最多的一张插图了

画手:阿珺

森罗行
耻同流辈弄胭脂,一样新裁雪白衣...

耻同流辈弄胭脂,一样新裁雪白衣。 何日与君攜酒去,两般分取载将归。

夏天和温泉的快乐😃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 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耻同流辈弄胭脂,一样新裁雪白衣。 何日与君攜酒去,两般分取载将归。

夏天和温泉的快乐😃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 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森罗行
低星连宝剑,残月让雕弓。 今天...

低星连宝剑,残月让雕弓。

今天是双皇甫设🥰十周年真好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 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低星连宝剑,残月让雕弓。

今天是双皇甫设🥰十周年真好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 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森罗行
神龙本一物,气类感则鸣。 十周...

神龙本一物,气类感则鸣。

十周年金灿灿🥰双净天就是最香的!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 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神龙本一物,气类感则鸣。

十周年金灿灿🥰双净天就是最香的!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 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森罗行
醉藉落花吹暖絮。多少曲堤芳树。...

醉藉落花吹暖絮。多少曲堤芳树。且携手留连,良辰美景,留作相思处。

马上就是仙五十周年了,教主和门主牵手快乐🥰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醉藉落花吹暖絮。多少曲堤芳树。且携手留连,良辰美景,留作相思处。

马上就是仙五十周年了,教主和门主牵手快乐🥰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森罗行
琪树扶疏压瑞烟,玉皇朝客满花前...

琪树扶疏压瑞烟,玉皇朝客满花前。山川到处成三月,丝竹经时即万年。树石冥茫初缩地,杯盘狼藉未朝天。东风小饮人皆醉,从听黄龙枕水眠。

给旧文的配图,模仿电影《青蛇》,漂亮小龙🈶️

琪树扶疏压瑞烟,玉皇朝客满花前。山川到处成三月,丝竹经时即万年。树石冥茫初缩地,杯盘狼藉未朝天。东风小饮人皆醉,从听黄龙枕水眠。

给旧文的配图,模仿电影《青蛇》,漂亮小龙🈶️

森罗行

梦从海底跨枯桑(二十三)

龙幽于两日后将龙溟前往人界寻找神农鼎、水灵珠与女娲后人三件神器以修复夜叉水脉一事,以及神农鼎流入魔界后被夜叉国收藏之事和盘托出,五年前龙溟闯入巫月神殿禁地,欲夺水灵珠却不幸殒命,即是因为此桩缘故。

当天午后,一行三人借姜世离的空间法术自王城内的蚩尤祭坛前往人界,回到人界蚩尤冢,魔界的大小事务由白术与血手处理。

蚩尤冢是蚩尤族留在人界之禁地,有姜世离离开人界前留下的魔气守护,一切都与二人离开时一般,想来并无外人涉足。

龙幽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姜世离瞧了他一眼,“这是蚩尤冢,不远处的覆天顶,就是人界魔族聚居之处。”

他皱着眉头,四下张望,姜世离低声道:“不用看了,此处没有旁人,所有...

龙幽于两日后将龙溟前往人界寻找神农鼎、水灵珠与女娲后人三件神器以修复夜叉水脉一事,以及神农鼎流入魔界后被夜叉国收藏之事和盘托出,五年前龙溟闯入巫月神殿禁地,欲夺水灵珠却不幸殒命,即是因为此桩缘故。

当天午后,一行三人借姜世离的空间法术自王城内的蚩尤祭坛前往人界,回到人界蚩尤冢,魔界的大小事务由白术与血手处理。

蚩尤冢是蚩尤族留在人界之禁地,有姜世离离开人界前留下的魔气守护,一切都与二人离开时一般,想来并无外人涉足。

龙幽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姜世离瞧了他一眼,“这是蚩尤冢,不远处的覆天顶,就是人界魔族聚居之处。”

他皱着眉头,四下张望,姜世离低声道:“不用看了,此处没有旁人,所有人都走了。”说完,他也不欲再解释,转头向身边人道:“我们就按先前说的那般,先在山上安顿一晚上,明早再去巫月神殿。”

皇甫卓笑着点点头,看向龙幽,“龙公子,我们带你去客房。”

“随意。”龙幽随口答应了声,没再说什么。

姜世离注视着身边人,皇甫卓并未急着动身,“还是我带他去吧,你仔细瞧瞧祭坛和山路上,蚩尤冢有你的法力护着,山上没有,我们不在这么多天,不知有没有人上来过。路上小心着些,真有什么事不要轻举妄动,知不知道?”

“我会注意。下次我们回魔界前,我将这里也一起护住。”姜世离轻声答应,“你也小心。你放心,他法力被封住了,作不得怪。”前些日子诸人将龙幽留在王城之中,因怕他反悔毁诺,借越行术回夜叉通风报信,便将他大半法力封住了。

于是三人在蚩尤祭坛附近四处瞧了瞧,返回覆天顶后姜世离去上山的其他道路上检视,皇甫卓带龙幽前往客房,暂时安置一晚。

皇甫卓推开客房的门,“山上有段日子没有人住了,大约有些灰尘,要你自己打扫干净。”覆天顶诸魔族前去魔界时带走了大半家当,幸而大件的家具都还在,也有些被褥可供诸人在此休息。

“我知道。”龙幽很快答应,时近黄昏,窗外天色有些暗了,他伸手拿了个烛台,以炎咒点亮蜡烛。

皇甫卓帮他瞧了眼柜子,见里头还有床干净被褥,松了口气,“外面有水井,你自己打水回来洗漱吧。”龙幽点头答应。

他想了想,又低声道:“龙公子,我知道你怪我们逼迫你配合,但我们出此下策,也是迫不得已。”龙幽没有说话,他叹了口气,“我有一个故事,不知龙公子愿不愿听?”

龙幽没有出言拒绝,二人挑了两张椅子,擦净灰尘后坐下。

皇甫卓低声道:“我想给龙公子讲一个人,这个人,他自幼与父母失散,身边也没有其他亲属,是师父将他收养在家中,教养他长大,后来又将他收为弟子。”

龙幽抿着嘴,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在心里思索他说的话。

皇甫卓又说道:“在师父门下,他一天一天地长大,潜心习武,克己修身,将师父视作父亲一般敬重,他师父没有儿子继承衣钵,也十分器重他。他在师门之中排行第四,有三个师兄,但无论人品还是武艺,三个师兄都远不及他出众,因此这三个人时常联合起来排斥他,好在没有闹出什么大事,他为了不让器重他、关心他的师父与师娘费心,总是尽力包容。他身边还有些关心他的朋友,这些朋友也都受到他的照顾,与他意气相投。他身边有器重他的师父、关心他的朋友,有个栖身之处,衣食无忧,生活安稳,这样平淡的日子,对凡人来说也不算差,是吗?”

龙幽又点了点头,以示赞同,然而却皱着眉,似乎若有所思。

皇甫卓抿了一下嘴唇,“在他二十二岁那年,忽然发生了一件事。”

“这一年,他师父作为武林盟主,主持了一场品剑大会——也可以说是武林大会,你也许听说过人界有这样的事。”他说到这里,暂时停了一下,看向龙幽,龙幽轻声答应,于是他又说了下去,“在品剑大会上,当着在场的所有人的面,他的大师兄向他邀战,要同他上台比试,他推脱不过,只好答应。”

“结果怎样?”龙幽问道,显然已经对他所述之故事十分上心。

皇甫卓微笑道:“自然是他赢了,他师兄不过庸碌无为之辈,不可与他同日而语。”龙幽点了点头,瞧神色是松了口气。

随后他又继续说了下去,“他赢得了比武,他师兄在许多人面前丢了颜面,当然不服,于是,就在他转过身准备走下擂台的那一刻,他师兄又举起了剑。”

“后来呢?后来怎样了?”龙幽在他停顿时出言询问。

皇甫卓沉默了会儿,低声道:“他师兄举剑砍向他,他当时没有防备,就在那一刻,他身上却忽然爆发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重伤了他师兄,他师兄倒在了擂台上,幸而性命无碍,他自己也难以控制这股力量,几乎昏迷。”

龙幽哼了声道:“比武之事,自然有输有赢,何况又是自己牵头惹事。此人卑劣无耻,嫉贤妒能,倘若我是武林盟主,一定第一个就将他逐出师门。能一时粉饰太平,难道能一世不管不问吗?”

“我也是这么想。”皇甫卓笑道,“或许武林盟主当时也不曾预料到吧,只当是年轻人的吵闹。”

龙幽又问道:“他不是一般的凡人,对吗?能在无防备的状况下反击,还一击重伤习武之人,甚至一击致命,只有我们魔族或是神、仙或是修炼已久的妖族才能够做到。”

“他那时还是凡人。”皇甫卓很快回答道,“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师父也没有办法,也只好暂时将他逐出师门,以平息弟子间的争端,盼望以后有一日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再将他收回门下。”

“这惩罚未免有些重了。”龙幽注视着他,眉头皱起,“身为师父,至少该一视同仁。”

皇甫卓又道:“在他离开师门不久,那位大师兄忽然重伤不治,竟然就这样撒手人寰了。”说至此处,他略停了一停,随后又问:“龙公子,你认为凶手是谁?”

龙幽略一思索,很快答道:“他若是想要动手,那也不会浪费近二十年的时间来容让。”

皇甫卓叹了口气,“所有人都怀疑甚至断定这个人就是凶手,他离开师门的那段日子,我和几位朋友恰好与他在一起,我们都知道他并不是杀人凶手,只是无人相信。”

龙幽接道:“既然如此,就该尽快找到凶手洗刷冤屈,事情总有解决的一天。”

“事情总有解决的一天……”皇甫卓望着室内,怔怔地出神,龙幽没有立即询问什么,又过了很久,他才轻声道:“那一天……那一天很快就到了。”

皇甫卓咬了一下嘴唇,“我们得知消息后,便尽快赶回了中原,想要请我和另一位朋友的父辈一同出面为他证明清白。但事情失败了,我没能帮上他,又被父亲禁足,后来甚至害了他的兄弟,我不是称职的朋友,他离开了,再也没有给我传来消息。后来又过去了很长的一段时日,我终于听到消息,武林正道齐聚云州——正是他从前跟随他师父学艺之地,他那时候已经证实了自己魔族的身份,又被当作祸乱武林的杀人凶手,他们抓了同是魔族的他的一些朋友,他一直将那些魔族视作兄弟。他们想要引他过去,等待他自投罗网,要趁此机会将他们一举除去。”

他又停了片刻,而后说道:“那一天早上,他和另外的几位朋友终于赶了回来。”

龙幽听到他话语,缓缓地屏住了呼吸,室内安静,两盏灯烛还不足以完全地照亮室内,烛火摇曳,闪烁着昏黄的光。

皇甫卓用力抿了一下嘴唇,轻声说道:“当时他就站在山庄的门口,威严,愤怒,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走进时,几乎没有人敢阻拦,最初他还肯尽力辩解,然而他只见到了他的兄弟们的尸身和从前的师父、师兄弟的仇视。”

说至这里,他不再说了,龙幽也一同沉默了许久,桌上的一支蜡烛爆了个烛花,龙幽清了清嗓子,“后来怎样?他怎么样了?”

“后来……”皇甫卓低声道,“后来他又离开了。这一次是他自己要离开的,他和从前的朋友恩断义绝,去了南方,来到这里救助流落人间的魔族与半魔,给他们庇护,从此再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他在此立教,不断地招揽同族,不断地充实、壮大。某一天,有一个名叫枯木的魔族来找他,为他出谋划策,建议他打开神魔之井,带领族人去往魔界。”

龙幽问道:“人界魔族如何能清楚神魔之井与魔界之事?他曾经来过魔界吗?”

“这个枯木,你也曾见过的。”皇甫卓答道,“这个枯木——或许不该叫他枯木,他为了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向武林正道泄露消息,借武林正道之手害死他的兄弟,逼迫他与从前的师父、朋友反目,利用他想要保护族人的心愿,借他之手扰乱人界。”

龙幽愣了愣,没有说话,双手交握着叠在自己的腿上,低下了头,不去看他。

皇甫卓慢慢地说道:“他一心为了族人,竟然就这样相信了,甚至为了这个目的去进攻蜀山的锁妖塔,他从前的朋友为了守护神魔之井的封印,在他面前自尽而亡。”

龙幽低声道:“为王者必有所取舍,既是为了同族百姓,即便只有一丝希望,也要尽力而为。”皇甫卓注视他,没有说话。

他抿了一下嘴,“牺牲……有必要时,牺牲,甚至牺牲自己,也是难免的……”

“你与你兄长很像,是能够成大事的人。”皇甫卓点了点头,“武林正道不允许魔族坐大,五年后的一天,以人界四大世家和蜀山为首的武林正道攻上这里,这一战,凡人与魔族死伤无数,他最终寡不敌众,被蜀山七圣用三神器封印在了女娲血玉之内。保护族人、回归魔界的心愿,也都烟消云散了。”

“他……”龙幽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个人,他就是现在的魔君,天魔国的新王,是吗?”

皇甫卓点了点头,他又问道:“他最后是怎么离开血玉,回到魔界的?第一次见面时,你和他讲人界的语言,我就觉得很奇怪。”

“或许你现在觉得,为了某些目的,有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可是如果有一天,你要为了夜叉百姓而牺牲自己珍视之人时,我不信你还能如此坦然。”皇甫卓没有回答,“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陷别人于不义,甚至伤害其他无辜的人,纵使目的达成了,往后有一天,你忽然又想起这件事,或是在夜晚被梦惊醒,难道真的能心安理得吗?”

龙幽注视着他,皱着眉,嘴唇轻轻地动了动,但没有说话。

皇甫卓又追问道:“龙公子,你说,这个年轻人,他应不应当报仇雪恨,手刃仇人?为了他死去的父母、兄弟、朋友和族人。”

“我……”龙幽哽住了,“他若是迁怒夜叉族人,我……”

“你要怎样?”姜世离在这时推门进来,“我倒想看看你要怎样。”

二人都向门口望去,姜世离没有关门,快步走近,带来一点傍晚时绚烂的霞光,他居高临下地,凝视二人。桌上的两支蜡烛在这时已经燃了一半,因为开门时风忽然大了,被吹得飘飘摇摇,几近熄灭,姜世离蹙起了眉,指尖凝起一簇火焰,烛火瞬间又燃了起来,室内比方才更亮。

龙幽这时反应了过来,站起身,眼光注视着姜世离,姜世离向他瞧了一眼,转头向皇甫卓道:“我还当你是真的放心不下山上,原来是故意要支开我。”

皇甫卓回以一笑,站起了身来,手整了整衣裳的下摆,又掠了掠垂在胸前的长发。

姜世离注视他,皱了一下眉,“跟我回去。”皇甫卓没说话。他又向龙幽道:“龙公子,你自便,天色晚了,你应当休息了。”龙幽点了点头,二人又并肩离开。


姜世离关上房门,不再管屋内的动静,伸手握住皇甫卓的手。他的手修长白皙,很好看,可以被整个握在手里,姜世离没有说话,缓缓地深吸了口气,牵着人往二人从前的住处走。

“又生气了?”皇甫卓先开了口,受不住沉默,见他故意板着脸,暗暗地也觉得有些好笑。

“没有。”姜世离不转头,简短地答,“我没生气。”

皇甫卓瞧了他一眼,“回到这里,不高兴吗?”

姜世离停下脚步,注视着他,目光灼灼,“我想家不是想覆天顶,也不是想魔界,是想你。”

他呆了一下,很快,轻声问道:“你不想问问我和他说了什么?”姜世离没有说话。

皇甫卓低声道:“我和他说了些我们在人界的事,但愿他能深明大义,以夜叉族百姓为重,同我们一起对付魔翳,否则就算他袖手旁观,对我们也是不小的威胁。”姜世离没说话,盯着他看,他被姜世离盯得面上挂不住,索性侧过了脸,不去看他,也不让他看,“我只是见他不大情愿,顺口就和他说了些罢了,你现在又生的什么气?难道我不是为了你?”

姜世离皱起眉,“我什么话还没说,你倒是先委屈了。”皇甫卓抿了一下嘴唇,不理会。

“好了,我没生气。”姜世离伸手揽住他的腰,想要抱他,“别闹了,师兄抱你回去。”说着,也不等皇甫卓反驳,一把将他拦腰抱了起来。“我总觉得你这些日子瘦了些。”姜世离凝视着他道。

“没有。”皇甫卓垂着头,伸手臂勾住他脖子,回应他。

姜世离注视他的脸,他低着头,长而密的眼睫轻轻地颤动,在眼眶下投下一片阴影,“回去之后得好好地养一养,养胖了我更舒服。”

皇甫卓蹙眉,“你乱说什么,别人听见。”他的肩膀宽阔,坚实可靠,皇甫卓没有看他,手环在他颈中,一味地向他怀里缩。

“他走不出院子。”姜世离笑道,“你当我的封印是好看的?”他的手掌宽大,能够包住皇甫卓的整个腰侧,让人无法挣脱,“你爱说什么就和他说,我放心你,不过我也说过吧,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

怀中人垂首不语,他勾了勾嘴角,也低头凑近,贴着皇甫卓道:“我说没说过?”

皇甫卓呆了呆,见他变脸,心里也来了气,干脆扭过头不搭理了,挣扎着要从他怀里下来。

“别动。”姜世离按住他,“老实点,明早要去巫月神殿,别闹我。”

“那你别看着我。”皇甫卓实在是拗不过,只好垂着头,不去看他,“不想让你看。”

“不行。”姜世离反驳,“我时时刻刻,都想看你。”他不肯理会,仍然低着头,姜世离将他在怀里掂了一下,“别闹。我不会欺负你。”

皇甫卓咬了一下嘴唇,“你真的生气了?”

姜世离一怔,轻咳了声,“没有。”

“没有其他的事生气了吗?”皇甫卓语气里带了笑。

他板着脸,坚持了片刻,很快就松口了,“那你哄哄我吧。”

皇甫卓这下没忍住,笑出了声,双手搂着姜世离的脖子,贴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们回去之后,好吧?”姜世离没有理会,他受不住,又不舍得将人晾着,只好再鼓起勇气,将唇贴到姜世离耳边,“我全都听你的。”

“现在呢?”姜世离笑道,他呆愣了一下,没有说话,姜世离也低着头注视着他。

皇甫卓抿着嘴,手掌贴住姜世离的脸颊,下巴向他扬了起来,姜世离这才点点头,就算是满意了。

“还板着脸?给我看的?”皇甫卓伸另一只手戳了戳他胸口。

姜世离呆了一下,嘴角向上弯出一丝弧度,然后低头凑近,皇甫卓没有再挣扎,任由他亲吻了上来,又将这个吻加深。


翌日是个晴天,三人一早起来,借空间法术到达巫月神殿,仍如前一次到来时一般,由殿门外的侍女通禀引见。

“掌教。”姜世离走在最前,站定后拱手行礼。

“姜教主,两位公子。”掌教海棠已等候在殿内,“教主此来,可是水灵珠的事有进展了吗?”

“是。”姜世离答道,“但水灵珠我们还要借用一段时日,掌教,能否告诉我们,水灵珠应当如何使用?”二人前番来时只是为归还土灵珠以及打听龙溟所为何来,至于水灵珠该如何使用,以及如何修复水脉,却不知晓,因而在商议过后,姜世离将政务交予白术与血手暂代,自己与皇甫卓带龙幽前往人界,以向掌教海棠询问一二。

“教主要用水灵珠?”海棠蹙眉询问。

姜世离转头瞧了眼龙幽,向海棠示意,“这位龙公子与我们想用水灵珠修复魔界水脉,缓解旱灾,请掌教相助。”

如此,海棠才点了点头,“救人于水火,倒也是件好事……”

她未立刻反驳,似乎并无异议,姜世离与身边人交换了个眼色,轻咳了声,“掌教,我们此来,还想请教一件事。”海棠望向他,柳眉微蹙,带点探寻疑问之意。

姜世离问道:“巫月神殿信奉女娲,那么人界有女娲后人之事,掌教可曾听说过?”海棠皱着眉,似是举棋不定,他解释道:“我所知晓的修复水脉之法,需要女娲后人相助,使用神器。”

“女娲后人……”海棠望着三人,神色竟略显茫然。

皇甫卓问道:“掌教,可有什么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这……”海棠沉默了会儿,“这位公子如何称呼?上一次两位来得太急,是我们失礼了。”

皇甫卓抿嘴一笑,“敝姓姜。”

“姜公子。”海棠颔首回礼,随后又看向龙幽,“龙公子,不是我们不愿帮你,只是这件事我们爱莫能助,人界确实有女娲后人,只是我所认识的女娲后人,她……”

说至此处,她不再说了,只是站在那儿静静地出神,眉目含愁,似乎想起一件极大的伤心事,三人见她如此,也没有催促。

许久,她振作精神,答道:“人界的女娲后人,她是蜀山李掌门之女,已经于两年前病逝了。”

”蜀山……”皇甫卓想了想,“我从前曾经见过这位李姑娘。”

“什么?”姜世离立刻看向了他。

皇甫卓点点头,低声道:“三年前,我在杭州,曾经偶然遇见过这位李姑娘。当时我们一番交谈,我得知她是蜀山李掌门之女,向她提起了那段日子人魔争端频繁似乎不大对劲,希望她回蜀山之后能向李掌门示警,但是后来,我也没有再听过她的消息了,再去蜀山时也未见到她,想不到竟是如此。”

海棠点了点头,眉目之间,深有忧虑之色,“正是如此,此事我们也爱莫能助了。”二人彼此相顾,默然无语。

龙幽问道:“掌教,李姑娘病逝之前是否留有后人?我们寻访神器与女娲后人多年,也稍有所知。”夜叉族为水脉之事困扰多年,龙溟、魔翳皆为此费尽心力,他也曾尽力翻阅典籍,瞧见过些传闻。

海棠凝视着他,“龙公子,这是李家与我们巫月神殿的私事,恕我不能奉告。还请公子谨守本分,非礼勿问。”

姜世离低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再想其他办法便是。”

“想办法?”龙幽皱着眉,瞧了瞧室内三人,冷笑不语。

姜世离望着他道:“事在人为,未必没有其他办法。”

“姜教主。”海棠忽然道,“这些日子,姜教主一直都在魔界吗?”

姜世离点头,“不错。今年三月,我就已经去了魔界,前不久结识了这位龙公子,为了向掌教借水灵珠,今日又到了人界。今后人界不会再有姜世离与净天教,想必李掌门也曾提起过此事。”

“他……他信里是提起过……”海棠低声道。因为巫月神殿从前与蜀山曾有交往,李忆如之女小蛮又养在巫月神殿之缘故,蜀山偶尔会有书信传来。而姜世离既然在三月就已经前往魔界,那么蜀山在信中所说,五月时折剑山庄无故受雪石路野兽侵袭,弟子死伤十数人之事,想必也与净天教无关了。

皇甫卓留心她面上神色,问道:“掌教,可是人界又出了什么事,与净天教有关吗?”

“没什么。教主能够放下仇恨,不再争斗,也是一件好事。”海棠又微笑道,“五灵珠是女娲娘娘为造福天下百姓所造,自然不属于任何一人,教主用水灵珠造福魔界百姓,也是一件好事,女娲娘娘在天之灵也会保佑教主顺利完成此事,与族人在魔界安居乐业。”

“多谢。”姜世离回以一笑,随后又看向身边人,“但愿我能用它。”

皇甫卓没有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转头注视海棠,见了她脸上的神色,不似作伪,知晓想必夏孤临已然完成嘱托,二人在人界的最后一点仇怨已然肃清,这才微微一笑。

龙幽上前一步,问道:“掌教,以水灵珠修复水脉之事,为何一定要女娲后人施法?女娲后人未必就强过我们魔族。”

“并非是因为法力强弱有别。”海棠叹了口气道,“女娲后人身具女娲之力,才能够以水灵珠祈雨,正如教主是蚩尤后裔,才能够有如此惊人的魔族之力。教主能够以灵力驱使水灵珠,但不能使魔界水脉恢复如初,只是因为蚩尤后人与女娲后人所承灵力不同而已。”

龙幽点了点头,默然无言,姜世离拱手道:“多谢掌教。我们会再想其他法子,先解一时之急也好,待我们解决此事后,会来归还水灵珠,请见谅。”

海棠微笑应允,姜世离拱手还礼,三人又一同离开殿内,龙幽走在最后。


神殿古老厚重的石门由两名侍女关上,三人一同走出村子,姜世离低声道:“龙公子,女娲后人之事,你似乎还知道不少。”

龙幽顿住脚步,二人都转过身,眼光凝视着他,他只好说道:“人界女娲后人世代单传,母死女继,母亲会将自己的所有法力都传给女儿,那位李姑娘在死前一定留下了一个女儿,到今天应当已三岁了。”二人彼此瞧了眼,没有说话,他又解释道:“我舅舅与兄长为这件事费尽心血,我身为夜叉族人,也会为此尽一份心力,不会置身事外。”

皇甫卓想了想,轻声问道:“可还有其他法子修复水脉吗?”

龙幽沉默了会儿,“若有其他法子,我兄长也不必如此费尽心机,甚至在此殒命。”

“或许我有办法。”姜世离又看向龙幽,“我以将水灵珠融入水脉,作为水源,大约可解一时之急。至于修复水脉之事,等到人界女娲后人长成,大约十五年或二十年后,我们再来人界请她相助,如何?”

龙幽皱着眉,直视着二人,并不说话,一时间他不说话,二人也沉默不语。

“龙公子,你有两个选择。”皇甫卓凝视着他道:“我们去九黎祠之时,你们舅甥可以联手,与我们殊死一战,蚩尤与夜叉两族所有的恩怨,我们一次解决,到时鱼死网破,夜叉国旱灾未能缓解,又陷于战乱之中,想必其他几国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姜世离静静地望着他,没有说话,他叹了口气,“你既然需要我们帮你,那就该说实话,不要想着能拖一日是一日。”

“够了!夜叉族的事,轮不到外人置喙!”龙幽皱着眉,怒视二人。

化作白隼栖在高处的树枝上的戾枭盯着他,发出一声尖利的呼啸。龙幽愣了愣,下意识地,伸手挡在身前,姜世离抬起头,望向戾枭,戾枭收起双翅。

龙幽咳了声,“我感激你们肯出手相助,也相信你们不会反悔,但不是想听你们劝我杀我舅舅。你们在夜叉王都行刺一国长老,难道还以为你们能全身而退?”

“你多虑了,魔翳的性命我们不会交给旁人。”姜世离答道。

皇甫卓亦适时地接口:“你想蚩尤与夜叉两族即刻开战,那也无妨,只是不知你们现在有多少胜算。龙公子,魔君一向仁慈,不会随意迁怒旁人,可这不是你们得寸进尺对理由,你若是真的不需要我们相助,那也不要紧,我们会再去一趟巫月神殿,将水灵珠归还。”

龙幽没有答话,低着头,眼光盯着自己脚尖,姜世离瞧了眼树枝,抬起右臂,戾枭长啸一声,自树上飞下,停在他的手臂上,他伸手抚摸戾枭的羽毛。

皇甫卓低声道:“龙公子,我们自小就长在人界,人界的人魔两族彼此敌视,纷争不断,我们身在其中,杀过的人和魔不会比你少了,既然来了,那么就再多杀些夜叉族人,我看也没什么。”

二人说完了话,见他还在踌躇,也不理会了,只有戾枭仍然盯着他,目光锐利,如两道利箭。

龙幽握紧拳,凝眉看着二人,向姜世离道:“你带我回魔界,我们在九黎城休息三天,三天之后我们用越行术直接回夜叉国,这三天里,我不会传信回去,你们也不能带兵进犯夜叉国,到了夜叉国后,你也不能伤害我的族人。”

“好。”姜世离当即答允,“我们二人与夜叉王族的恩怨,不会牵扯两族百姓,一言为定。”

“我们击掌为盟。”龙幽向姜世离伸出手。姜世离没有拒绝,伸手在他手掌之上碰了一下,二人如他所愿击掌为盟。

“还有一件事。”他又说道。

皇甫卓蹙眉道:“龙公子,既然还有其他条件,何必急着击掌为盟呢?”

“我……”龙幽低着头,“我兄长的尸身在何处?”

二人互相瞧了眼,姜世离无奈,又望向龙幽,“既然你执意要看,我们就带你去吧。”

皇甫卓问道:“上次的避毒珠可还带着吗?”

“带着。”姜世离点了点头,眉眼带笑,似乎很得意。

“原来你早就料到了。”皇甫卓抿了一下嘴唇。

“你的聪明周到,到现在我也学了三四成吧。”姜世离笑道,“还是老样子,走我后面。”皇甫卓见他得意,也就笑着答应了。

于是三人进入神降秘境,走至最深处时,龙溟的魔元依然不知所踪,秘境深处只有骨蛇的尸体,以及龙溟、凌波留下的长枪与珠花,与上次来时一般。

龙幽自二人处已大致知晓龙溟与凌波在人界之事,便将长枪与珠花一并收起,以待日后带回夜叉妥帖安放。三人又如龙幽所愿将骨蛇尸体焚毁,以祭奠龙溟,随后一同离开,自蚩尤冢祭坛返回魔界天魔国。回到涿鹿城后二人回房歇息,一切如常,龙幽仍旧住在王城的小院中,由重明安排守卫看管,等待三日后同去夜叉。


翌日晚上国君没有按时回来,正殿无人,书房也是空的,雪团缩在窝里,戾枭独自一个立在房檐上,院落中很安静。

皇甫卓没有等很久,嘱咐过侍女与守卫后很快就出了门,往王城内的蚩尤祭坛去。祭坛在殿内,也认得他蚩尤一族的身份。他以法术打开紧闭的殿门,慢慢地走了进去,蚩尤神像下隐约有个身影。

皇甫卓望了会儿,走上前去,“你果然在这儿。”姜世离正在祭坛之上,背靠着石壁盘膝而坐。

石壁上有烛台,点着四盏灯照亮附近,他身材很高的,又肩宽腰窄,挺拔如松,足够年轻英俊,此刻只是坐在那里,也能够牢牢地将人目光抓住。

皇甫卓抿了一下嘴唇,轻咳了声,清了清嗓子,轻声说道:“我碰到血手他们了,他们说你下午没找他们议事。”

“最近这几天都没什么事。”姜世离点了点头,“过来。”

皇甫卓没拒绝,快步走近了,在他身边站定,姜世离仰头注视着他,二人四目相对,在巨大的蚩尤神像下,人显得十分渺小。

他似乎是刚研习过法术,衣衫半脱着挂在腰间,身上的魔纹隐约还有红光流动,额上亦有汗珠,皇甫卓理了下衣裳下摆,然后在他身边坐下,伸手握住他手臂,用指尖抚摸手臂上的魔纹,“疼吗?”他体温一向略高些,这时因研习法术的缘故身上魔纹闪耀,热度灼人。

“不疼。”姜世离回以一笑,“我自己心情不太好,不想让你担心,你别害怕。”

皇甫卓点了点头,用手背帮他擦额上的汗珠,眼光注视着他,“我一直以为你身上会有很多伤,后来才知道没有。”

“也不至于。”姜世离握住他的手,抚摸他的手背,“从小时候起,我受的伤就总是痊愈得很快,现在仔细一想,我是魔族这件事我早就该知道,只是没注意过。”他的手在今天有些冰,摸上去像是温凉的玉,刚才他就感受到了。

“幸好你是魔族。”皇甫卓回握住他的手,“我虽然习武,不过倒是真的没受过什么伤。”

“你确实没有。”姜世离笑了笑,“怕我小看你?将护手也戴上了,准备去夜叉时大展身手吗?”皇甫卓呆了一下,没说话。

“那是因为你剑术高明。”姜世离又笑道,“我可不敢小看你。”

皇甫卓不回答,“歇好了就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他依言将上衣穿好,皇甫卓垂下了头,低声道:“你也离我近一点。”

姜世离笑了笑,伸手臂搂住他的肩膀,“我在想父亲和母亲。”他将头枕在姜世离肩上,整个身子都依偎过去,显得亲昵自然,但他没有说话,姜世离轻轻地叹了口气,“如果今日换了是父亲在此,大约胜算会更大,他也很快就会决定吧。我还是差得很远。”

“你不怕吗?”皇甫卓伏在他怀中,轻轻地摇了摇头。

姜世离笑了一下,抬起手,略显粗糙的指腹轻轻地磨蹭他的脸颊,“若是我失败了,那我和你,还有族人们,不知道会怎么样。”

皇甫卓没有接他的话,问道:“你用水灵珠真的不会损伤身体?你从前用的法术都不是这类的。”

“龙火遇水而炽,蚩尤族的火焰法术不惧怕水。”姜世离凑近他,鼻尖抵着他的长发。

“那就好。”皇甫卓闭上眼睛,让他吻了一下,“怪不得你后来那么嚣张。”

姜世离也笑了起来,“你看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

“你自己猜。”皇甫卓轻声地答,嘴角衔笑。

“我就当你是夸我了。”姜世离伸手帮他把一缕长发别在耳后,“怎么忽然来这儿了?”

“想见你。白天你忙着族人的事情,晚上总不用忙了。”他靠着姜世离的肩,轻声地向他嗔怪,“那天就不许这样了。”

“哪天?”姜世离问道,显然一时反应不过来。

皇甫卓没有立刻回答,稍稍停顿了一下,“去夜叉国之后。”

“好。”姜世离很快微笑应允,“我只给你一个人看。”皇甫卓一向很吃他这一套,点点头,手摸索过去,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姜世离的手掌宽大,骨节凸出,结实有力,稍一用力时,青筋会更明显,他将这只手握在自己手里,指尖轻轻地搭在了他凸起的指骨之上,慢慢抚摸,姜世离笑着,目光回望他,自己也很得意。

皇甫卓叹了口气,“万幸我当时那一剑没有刺下去。我当初情愿你清清白白地死,也不要活着做坏事,受人唾弃,其实现在想想,能知道你好好地活着,才足够幸运了。”当日覆天顶一战,他与其余三家掌门及蜀山七圣一同迎战姜世离,曾有一剑擦着姜世离胸口划过。

姜世离想了想,笑道:“若是你当时就肯让我……”他说着,轻咳了声,面上笑意愈浓,“那挨你一剑倒也很值得。若是能回到我离开折剑山庄那一日,我一定束手就擒,让皇甫门主一掌打死,乱刀分尸,好向你证明我对你的心意。”

皇甫卓呆愣了下,因他说得直白,也不免觉得很是羞赧,只有红着脸颊道:“没见过你这么不会算账的,哪有事比性命要紧的?我也不会瞧见父亲向你动手还坐视不理,我会拦着他,我已经拦着他了。”

姜世离用力也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紧扣,“真的值得。卓儿,我怕过去受过的苦如果少了一点半点,就没有今天你这么心疼我了,能换回你,多受些苦也值得。”

皇甫卓没有办法,“好吧,你说的很是,我心里也这么想,所有的事有失必有得,也多谢主上青眼,将我放在心上,我受宠若惊。”

“这么说还不错。”姜世离这才报以一笑,“你今天的话有点多,平时你不是这样的,许多事你都不肯说,不肯让我知道。”或许因大战在即,诸人都心绪不宁之缘故,他今日的话比平日更多些,也更加坦诚,许多事都肯直言。

皇甫卓怔愣了一下,因被他直言戳破心事,不由得红了脸颊,只好问道:“我的话很多吗?”姜世离微笑不语,伸手指戳了戳他的脸,他的脸白而软,近些年瘦了些,脸颊的轮廓也变得更加明显,显得成熟稳重,风度绝俗。

他拍掉姜世离的手,又低声道:“我从前在人界时,曾经听说有些邪法能够很快就增强功力。”

“我不会用的。”姜世离拥着他,因他温柔,心里很得意,唇角向上扬起一丝弧度,“我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不敢做坏事,就算你不在,我也怕哪天传到你耳朵里,让你难过。我和你说过,今后我不管做什么事,都会多想想你。”

皇甫卓伏在他怀中,沉默了会儿,以蚩尤族的语言,轻声道:“我相信你。”

魔界各族自人界迁入此处后已繁衍多年,皆有自己的语言与风俗,他与他最近都在学蚩尤族语言,毕竟日后要在此长住,姜世离又是蚩尤一族的主人。

姜世离怔了怔,很快也随他一起换了语言,“你学得很好。”

皇甫卓抿了一下嘴唇,又用蚩尤语答道:“你也是。”姜世离搂着他,用下巴轻轻地蹭他的长发。

“懂了吗?”他又轻声问道。

“懂了。”姜世离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了。

森罗行
阵云行碧落,舒卷光阴,秋意爽,...

阵云行碧落,舒卷光阴,秋意爽,俄作晴空骤雨。明珠无限数。都在荷花,疑是星河对庭户。莫负昼如年,况有清尊,披襟坐、水风来处。

要亲亲😚😚

画手:小云

阵云行碧落,舒卷光阴,秋意爽,俄作晴空骤雨。明珠无限数。都在荷花,疑是星河对庭户。莫负昼如年,况有清尊,披襟坐、水风来处。

要亲亲😚😚

画手:小云

森罗行
藏莺院静,浮鸭池荒。绿阴不减红...

藏莺院静,浮鸭池荒。绿阴不减红芳。高卧虚堂。南风时送微凉。游鞯践香未遍,怪青春、别我堂堂。闲里好,有故书盈箧,新酒盈缸。

端午节换新衣服啦🥳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藏莺院静,浮鸭池荒。绿阴不减红芳。高卧虚堂。南风时送微凉。游鞯践香未遍,怪青春、别我堂堂。闲里好,有故书盈箧,新酒盈缸。

端午节换新衣服啦🥳

@我就赖床上不走了 怎么这么会做饭呐,抓回去天天给我做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