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仙剑奇侠传七

24277浏览    440参与
飘逸的小船
江湖未远

萍溪村风土人情考察-桃花酒

N周目的时候在考察萍溪村靠什么过活时发现了一些线索。


结论是,萍溪村是一个以桃花酒闻名的小村子,靠酿酒卖酒维持日常生活。并且,明庶门月寒山酿制的果酒风味更佳,一坛踏雪寻梅(的价钱)可抵三坛桃花酒。


以下推理过程。


01-著名的你怎么不务正业小孩

应家兄妹(应有谷和应有茶)口中得知——

“爹说粮食、水果、花,经过水的调和,再发酵之后能变得很好喝!”(应有谷)

“咱们萍溪村水这么好,可不能浪费了~” (应有谷)

“萍溪村的这门手艺可不能丢!” (应有谷)

“应哥说,除掉凶兽的大英雄也爱喝那甜甜的水呢。”(饭馆门前小...

N周目的时候在考察萍溪村靠什么过活时发现了一些线索。

 

结论是,萍溪村是一个以桃花酒闻名的小村子,靠酿酒卖酒维持日常生活。并且,明庶门月寒山酿制的果酒风味更佳,一坛踏雪寻梅(的价钱)可抵三坛桃花酒。

 

以下推理过程。

 

01-著名的你怎么不务正业小孩

应家兄妹(应有谷和应有茶)口中得知——

“爹说粮食、水果、花,经过水的调和,再发酵之后能变得很好喝!”(应有谷)

“咱们萍溪村水这么好,可不能浪费了~” (应有谷)

“萍溪村的这门手艺可不能丢!” (应有谷)

“应哥说,除掉凶兽的大英雄也爱喝那甜甜的水呢。”(饭馆门前小孩)

“哥哥你看这个水果看着好好吃的样子。我们买些来吃吧?”(应有茶)-“别的地方就算了,我们萍溪村怎么能只想着普通地吃呢?”(应有谷)

 

1可以合理推测萍溪村村民具有极佳的酿酒手艺,而酿酒的原料就是水质很好的小溪、粮食、花还有水果。

2而应有谷口中的爹,应当也参与了酿酒的环节。(见下文应海)

3修吾应该也尝过萍溪村名酿桃花酒,并且表示喜欢。(月寒山家里吃饭那晚修吾喜欢上喝踏雪寻梅总不见得能传出来给应有谷知道吧?猜测有修吾在萍溪村品尝村子酿制的桃花酒的剧情被砍)

4妹妹的名字很有可能不是应有茶而是应有酒。或者根本不是应有啥啥的= =。

5连小孩子都以此手艺为傲,那更别说村民们和明庶门了。


02-喜欢八卦掌门姓氏的万艳

“唉……这些弟子也就跟桃花一样,过一年换新的啊……”(万艳)

“有空说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多磨点花瓣。”(应海)

 

1接01,推理应海应当是两个小孩儿的爸,他在屋子后和万艳一起负责碾磨花瓣。

2萍溪村的花瓣集中摆放在两个地方,一个就是屋后,另一个是水车旁。村子更是随处可见桃花和放满桃花瓣晾晒的竹筛子。可见酿酒之于萍溪村的分量。

 

03-水车和水车边上的蒸馏(?)器具

水车汲水,这个不用说了。

 就在接小绿给小洪找风车任务那里,后方两个写着奇怪文字的木桶用一根管道接起来,其中一个木桶下方是灶台,里头正烧火。猜测是把花瓣、粮食和果子混合发酵以后,再用这个设备蒸馏出酒。

        而且水车边上有个有整齐强迫症的丁姓男子,那一排罐子很可能就是萍溪村出产的酒的分装。

 

04-到处都是酒坛子的封水清的“茶”馆以及掌柜本人对踏雪寻梅的高评价

看布置都觉得这是个酒馆。

“月掌门的踏雪寻梅真是一绝,自从上了这款新品,生意都好了许多。你闻这味儿,多香啊~”(封水清)

 

05-马拉车、数坛子的九叔、仿佛祭坛一样的高台、不明文字和集市

从明庶门正大门楼梯下去走木桥进萍溪村,村口可见一个大叔说“这马的好处,到集市就可体现出来了。”马槽边上的马车上摆满了酒坛子。对门有个数坛子的九叔,对话答对了会得到一瓶煞香沁饮。他家门口有一辆推车,上面也摆满了酒坛子。

        而就在餐馆对面,有一个三层高台,上面放着一个巨大酒桶,贴了一张红纸,上边写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字(也可能是符号?)。

猜测这个东西摆在村口,很有可能是作为一个以酿酒闻名的村子的地标。而集市更多的是为了卖酒。马和货车则可帮忙把卖出的酒运送出村。

 

总结:酿制桃花酒、贩卖桃花酒很可能是萍溪村的一个大背景。但这只是从蛛丝马迹里推理出来的一点结论。

村人好酒,酿酒手艺高超,与此有关的展现优美风土人情的剧情到底有多少被砍已经不能得知……而主角在这风景如画民风淳朴的村子里曾获得多少欢乐那就更不能知道了。原本是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都无了。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大鲶鱼游得不高兴
本来开车的分镜都打好了,但是,...

本来开车的分镜都打好了,但是,我太懒了。。。。。。。。。。。

本来开车的分镜都打好了,但是,我太懒了。。。。。。。。。。。

大鲶鱼游得不高兴

估计dlc难产了................

估计dlc难产了................

CIRI

吾月|旅中

*两篇摸鱼


修吾斩去萍溪村外凶兽犀渠后,又在月寒山的说辞下拜入明庶门,成了明庶门唯二的弟子,喊月清疏作师姐。前几日都是事发突然,不易闲暇,修吾也借此时机恢复神力。


明庶门规模不比天师门,位于萍溪村山丘之上,月清疏在内修炼尚可,却不便巧翎展翅,为此燕归谷外就成了月清疏常去之处。如今修吾与月清疏有共生术在身,不得离远。


巧翎遁溪捉鱼玩,月清疏手握轻剑温习着剑法,于树荫下凝神的修吾不知何时起了身,站在月清疏几尺外望着她。


待月清疏舞完一式,将碧海剑收入剑鞘。月清疏止步修吾身前,向他问道:师弟,可是有何事要问?...


*两篇摸鱼

 

修吾斩去萍溪村外凶兽犀渠后,又在月寒山的说辞下拜入明庶门,成了明庶门唯二的弟子,喊月清疏作师姐。前几日都是事发突然,不易闲暇,修吾也借此时机恢复神力。

 

明庶门规模不比天师门,位于萍溪村山丘之上,月清疏在内修炼尚可,却不便巧翎展翅,为此燕归谷外就成了月清疏常去之处。如今修吾与月清疏有共生术在身,不得离远。

 

巧翎遁溪捉鱼玩,月清疏手握轻剑温习着剑法,于树荫下凝神的修吾不知何时起了身,站在月清疏几尺外望着她。

 

待月清疏舞完一式,将碧海剑收入剑鞘。月清疏止步修吾身前,向他问道:师弟,可是有何事要问?

 

修吾倒是直言不讳,与月清疏说想学明庶剑法。月清疏一怔,也没问修吾缘由,反倒是自省起来。修吾虽为神将,论修行均在月清疏之上,却也是明庶门弟子,月清疏师弟,月清疏正是忽掉这点。

 

月清疏也是初次教人,一招一式地拆解来指导修吾。修吾身姿端正矫健,相比月清疏初学时像样得多。不过半晌,二人出剑姿态已是如形随形,修吾将明庶剑法初式习得通晓。

 

巧翎也从溪中叼回几条大鱼,眼见萍溪村飘起炊烟袅袅,已是傍晚时分,落日余晖。

 

月清疏拭去额前薄汗,与修吾说今日就到这里,修吾应声收剑入鞘。

 

晚饭时月寒山问修吾,今日过得如何。修吾和盘托出,月寒山听完抚掌大笑,夸清疏能胜其任,明庶门后继有人。

 

 

----

 

月清疏一行人来到青烟村的时候,青烟村已无往日景象,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还有孤魂游荡。

入夜后不适宜赶路,四人找了处隐蔽的地方歇脚。酒足饭饱后,桑游开始计划着今晚守夜的安排,修吾听完桑游说话后,才补上一句守夜由他一人即可,神族无需睡眠。

还没等桑游先开口,月清疏先按住了桑游的左肩,与她师弟说:路途奔波,你一直消耗神力也不妥,按桑游说的,大家都能借此好好休息一番。

修吾顿了顿,才应了句好。

白茉晴是第一轮守夜的,不仅是桑游的私心,换做月清疏,也都会额外照顾这位小师妹。桑游同修吾则是划拳定了谁收最后一轮,本是一局定胜,又成了三局两胜,直到月清疏出面喊停,桑游才无奈地放弃,成了白茉晴的下一轮。

轮到月清疏守夜时,白茉晴已经靠着石壁熟睡了,桑游就靠在白茉晴身旁不远,既不逾矩,月清疏也不好说些什么,便由着他去罢。

修吾倒是坐在篝火旁闭目凝神,黑夜除去火光外,还能看见修吾身侧泛着微光。虫鸣愈跃,伴有凶兽华骝啼叫,倒是瘆人。月清疏偶然一瞥,披在白茉晴身上御寒的外衣,果不其然褪了一半。

月清疏放轻步伐,却仍被神族的修吾注意到。月清疏替白茉晴重新盖好外衣后,回头便瞧见修吾悄无声息地站到了身后,心有余悸地长舒一口气。

更深人静,修吾随着月清疏走到别处,既不扰人,也能看到晴妹啊游。

月清疏也有几次同修吾夜谈,多数都是替这位神将师弟解惑,毕竟世间百态,一时难以理解也是常事。这次倒是不同,修吾先月清疏一步,对她说:“师姐亦可先去休息,接下来交给我。”

月清疏自是拒绝,也并非不信任修吾,只是觉着分内之事应当负责到底。二人重回篝火旁,木柴也烧得差不多,月清疏又往火堆里添了些。月清疏与修吾坐的位置相近,几乎是要靠到一起,几日都未好好休息过的月清疏,此时也泛起困来。

修吾只觉肩头一沉,月清疏倚着他肩入眠了。

月清疏醒时,也才过了半炷香的时间。月清疏慌乱的模样被修吾尽收眼底,当然不止一次,往日他提及伤口时,月清疏也是这般反应。

“师姐醒了?天色尚早,还能再歇息一阵。”

“小憩片刻倒是精神了许多。”
“只是方才…我没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吧?”

修吾不解月清疏所言之意,平心而论道:“师姐只是靠着我睡着了,并无其他之举。”

月清疏只手捂脸,又像当初般,对修吾说:“不许对旁人提及此事。”

CIRI

吾月|人间熙攘

*大概是晴妹还没来的时间线


明庶门建立在萍溪村侧的山丘上,茂林修竹,水软山温。是为灵气充沛之地,利修门派御灵之术。

萍溪村位于明庶门山下,除去天师门阵法庇护,也有明庶门照应着。月清疏除去平日修行外,也常帮村中处理琐事杂事。再者月清疏待人温和,处事稳重,深受萍溪村孩童喜爱,萍溪村民爱戴。


原是百姓安居乐业,护阵内却生蹊跷之事,山野精怪本性温和,忽变暴戾,主动袭人。眼下妖怪异变,月清疏每隔几日都将萍溪村外巡过一次,斩除魔化妖物,以保村中安宁。


随修吾到来,斩去凶兽犀渠后,燕归谷出现的魔化妖兽随之减少,虽不似往日成堆聚集出现,但总有三三两两游荡此地。

尺树寸泓,...

*大概是晴妹还没来的时间线


明庶门建立在萍溪村侧的山丘上,茂林修竹,水软山温。是为灵气充沛之地,利修门派御灵之术。

萍溪村位于明庶门山下,除去天师门阵法庇护,也有明庶门照应着。月清疏除去平日修行外,也常帮村中处理琐事杂事。再者月清疏待人温和,处事稳重,深受萍溪村孩童喜爱,萍溪村民爱戴。

 

原是百姓安居乐业,护阵内却生蹊跷之事,山野精怪本性温和,忽变暴戾,主动袭人。眼下妖怪异变,月清疏每隔几日都将萍溪村外巡过一次,斩除魔化妖物,以保村中安宁。

 

随修吾到来,斩去凶兽犀渠后,燕归谷出现的魔化妖兽随之减少,虽不似往日成堆聚集出现,但总有三三两两游荡此地。

尺树寸泓,燕归谷虽为交界口,却素来杳无人烟,偶时才有归乡游子,或修行道友,及出村打拼的青年人。

月清疏例行前往燕归谷探察妖兽踪迹,以往都是她与巧翎协同出战,如今又多了位神将在侧,凶兽已不足为惧,除妖兽也当小事一桩。

月清疏同修吾谨慎前行于谷中,巧翎修吾伴在身侧,月清疏难免放下些戒备来,回想到村中琐事。前日到药铺买药时,听见掌柜的说李伯的咳嗽又重了,缺一味药材,近日妖兽横行,也是没人敢冒这个险,去往燕归谷深处采药。

 

眼看着巡完一圈,尚无异常,月清疏便停下脚步,同跟在身后修吾道:“村东李伯染风寒久治不愈,药铺正缺一味药材,生长于燕归谷中,此行恰好,替掌柜摘些回去,李伯年纪大了,这般拖着自是不好。”

 

修吾应了声,即便是些琐事杂事,只要是开了口,这位神将都会应下,月清疏也未见过修吾拒绝,这也是修吾成明庶门弟子的缘由之一。

 

月清疏又和修吾交代了几句,向他描述那味草药的模样,让他小心莫要被棘草刺到。修吾跟着月清疏待久了,若是前些时日大抵会说一句好,如今修吾也会关心起了人,让师姐也小心些。

 

燕归谷没有天师门阵法的庇护,因此不常有人往来,来的几乎都为修行的道友,及萍溪村贪玩偷逃的孩童。人迹罕至,草木茂盛,修吾先看到了一株埋藏在杂草里的药草,月清疏便被修吾的一句师姐喊了过去,拨杂草后竟是一片长势喜人。

 

月清疏同修吾欣喜地说:“燕归谷的气候同萍溪村无异,这等数量,正能移植栽种,也不必村里人涉险了。”

 

二人回村时已是傍晚,百家炊烟袅袅,走至木桥边旁,月清疏便闻到了鱼香,低声念着晚餐不如就吃竹筒烤鱼,上次爷爷搬出来的踏梅寻雪还剩半坛,做配酒恰好。

 

神族五感超常,方才月清疏说的话再轻,也都被修吾听入耳中,修吾只见月清疏笑逐颜开,若是论吃食,神族饮清泉,食清气,尝不出何种来,反倒是人间以食为乐。俗世间喜怒哀乐,修吾尚未通透。

 

随月清疏去药铺了事后,一路上又添不少委托,多数是替送物的,也算助人行善。

 

回到明庶门,月清疏同修吾去找月寒山道了平安,月寒山又将修吾留下聊了些事,月清疏便去灶房烧菜了。

 

修吾一板一眼地入乡随俗。

 

月寒山夹起盘中菜时,修吾倒是先行一步将菜夹到月清疏碗里,一桌三人,神色各不一致。沉默片刻,月寒山一阵畅快地大笑率先打破。

 

修吾不知月清疏为何面露难色,只是问道:“掌门也常将菜夹到师姐碗中,令师姐多吃些,是对师姐好。”

 

“身为师弟,自当也希望师姐好,这又有何不妥?”

 

月清疏扶额,修吾的说辞确实不错,对一位不明世间情感的神族来说,倒是越解释越不清。月寒山笑声不止,夸赞着修吾做得好,还说以后多照顾些你师姐。

 

修吾应了月寒山的话,又顺势多给月清疏夹了块肉,替月寒山沏了杯茶。

唐青铃

  画师:溏心小葵

  最近真的很喜欢在小葵那里约稿

  画师:溏心小葵

  最近真的很喜欢在小葵那里约稿

鱼塘总裁鱼子轩
  打完仙七一年才画果蔬的屑

  打完仙七一年才画果蔬的屑

  打完仙七一年才画果蔬的屑

飘逸的小船
飘逸的小船
飘逸的小船
飘逸的小船
飘逸的小船
江湖未远
按着模板涂的加了wb特效 今年...

按着模板涂的加了wb特效

今年也要和亲爱的蔬果快快乐乐哦!❤

按着模板涂的加了wb特效

今年也要和亲爱的蔬果快快乐乐哦!❤

飘逸的小船

【重飞重】权色交易 2

作者:飘逸的小船
飞蓬:你要将计就计?!/重楼:你…不得离开

飞蓬:“三族之战,各族死了那么多人,你就非要引蛇出洞,再闹个生灵涂炭?!”

重楼:“我族不畏死、不惧战,更兼此战非我族挑起,不过是尔神族恶有恶报罢了。

飘逸的小船

【重飞重】权色交易 1

作者:飘逸的小船
飞蓬:什么代价都可以/重楼:我要你任我处置

飞蓬:重楼…帮帮我…只要…不违道义,什么代价都可以

重楼:哪怕…我要你任我处置?

飞蓬:那就…任君处置!

重楼:好。

子衿风祈

【脑洞】游戏向:论仙剑七里依然位居战力天花板的重楼大人失去景天后的苦逼生活

最近终于通关了仙剑七,对于一个算得上老玩家的籼米来说仙剑七的整体不差不坏,走完剧情后趁着脑中的思绪还在,打算将这个脑洞记录下来,大概会码个短文出来。


没错,这个脑洞就是发生在从仙剑三开始就已经被贴上六界最强的魔界至尊重楼身上。初次接触仙剑三时应该是在08-09年期间,玩的时候就被楼哥开挂一样的战力迷得死去活来,也仔细观察过他的剧情线,比起在千年前跟飞蓬整天打打杀杀的热血生活,千年后在跟飞蓬转世的景天相处时对这个人物的塑造开始有血有肉起来,虽然魔务缠身的魔尊大人整天忙的团团转,但是做为景天的召唤兽他是乐此不疲的,嘴上还是对景天的弱小恨铁不成钢,但该帮忙的不该帮忙的事情可是一个都......

最近终于通关了仙剑七,对于一个算得上老玩家的籼米来说仙剑七的整体不差不坏,走完剧情后趁着脑中的思绪还在,打算将这个脑洞记录下来,大概会码个短文出来。

 

没错,这个脑洞就是发生在从仙剑三开始就已经被贴上六界最强的魔界至尊重楼身上。初次接触仙剑三时应该是在08-09年期间,玩的时候就被楼哥开挂一样的战力迷得死去活来,也仔细观察过他的剧情线,比起在千年前跟飞蓬整天打打杀杀的热血生活,千年后在跟飞蓬转世的景天相处时对这个人物的塑造开始有血有肉起来,虽然魔务缠身的魔尊大人整天忙的团团转,但是做为景天的召唤兽他是乐此不疲的,嘴上还是对景天的弱小恨铁不成钢,但该帮忙的不该帮忙的事情可是一个都没少做,在结局时也终于圆了自己的心愿,跟景天(飞蓬)这个惦记了一辈子的老对手痛痛快快的干了一架(还时不时去看他外带打一架),也算是魔生无憾了。

 

但是景天毕竟是人,娶妻生子,生老病死,几十年的时光一过就化为枯骨一尊了,所以没了景天之后重楼又该怎么样呢?按照他那样执拗的性格,怕是直接干脆的去找景天的下一世去了,景天的手上还有他给的刻印呢,仙剑三玩过之后就理所当然的下了结论,但是没想到在仙剑七的世界观里楼哥再次登场了,看这幅憋得火大的样子肯定是平时光棍久了,景天嘎了之后为什么没接着找他的转世呢,人界也再没去过,于是我的脑洞就开始了,以下全是激情自嗨,有不合理及ooc纯属yy

 

说一下tag问题,在我的想法里重楼肯定也是喜欢飞蓬的,同样这份感情也继承在了转世景天身上,等到景天没了之后理所当然的还得往下传,重楼看中的就是这个灵魂这个人,即使转世了千百遍感情是不会变得

 

这边认为转世即同一人,不喜勿喷

 

 

cp:重楼x景天的转世(没名,先用景天天代替)

 

私设:

 

*散仙因介于人族仙族之间,不输于这两族中的任一种,所以六界归属中没有其的存在。景天这一世生来就是散仙,所以魔尊的刻印无法在六界中追溯到他,即使他就生活在人间,但是藏于茫茫人海之中,重楼也寻不到他的踪迹。遍寻六界多年未果后,重楼默认景天这一世投胎成了草木死物,即使这样他也绝对不会放弃寻找他的身影,哪怕今生的景天只是一株野草,他也一定要守着他再次修炼人形,重逢相遇。

 

时间线:天魔众于卢龙府外与月清疏等人开战,众人不敌天魔众的袭击且身中奇毒,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子秋被天魔众带走,此后经历泉隐村解读和桑游继任新毒瘴泉守等事,众人决定前往魔界营救子秋。

 

*在从余霞真人处获得了抵御魔界煞气的符咒之后,月清疏等人决定前往魔界寻找子秋的下落,在出发之前余霞真人依然流露出众人对于魔界煞气侵袭入体的担忧,符咒虽可抵御煞气,但还是会有一定的时效性,于是余霞真人向众人道出了川渝璧山一带,有位天生可化解瘴毒煞气的散仙,他那里说不定会有更好的方法可以护体,众人听后来到了璧山寻找散仙的踪迹。

 

*景天天即为景天转世,也许是上一世曾经获得过魔尊重楼的多次相护,并相处时间过长,转世生来就对各种毒物魔煞等天然免疫,修习的还是一贯的风系法术,因此听到众人来此的缘由,出于对魔界的好奇(想看看自己免疫煞气到什么程度),就答应和众人一起前往。

 

*景天天身边有五毒兽花楹相伴,花楹后来跟山竹关系很好,山竹很羡慕花楹能有人身,月清疏以为花楹是景天天的御灵,景天天说花楹是自己找上来的,两人是朋友。

 

月清疏完成了四御灵的考验之后,也终于正式得到了月寒山的认可,并继任明庶门新任掌门的职位,她在向月寒山道别之后,便与修吾,白茉晴和桑游汇合,打算前往魔界。修吾看着月清疏略显严肃的脸庞,伸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两人相视一笑,白茉晴和桑游见状也不由得欣慰相加,月清疏看着正兴趣盎然的打量着周围景色的景天天,恭恭敬敬的抱拳道,“前辈,我们这边的事宜已经办妥了,您看我们是否需要再准备些其他的灵罕物资,以便前往魔界时受阻?”

 

景天天冲着她摆了摆手,“没事,你们携带的符咒我看过了,有余霞真人的相助已是万全之策,煞气那些对我无用,我跟你们共同前往也不过就是图个有备无患罢了,你们把符咒带好就行。”正说着,他摊开手心,一边正飞舞着的五毒兽乖巧的落了上去,“再不济,我们还可以靠花楹,这小东西陪伴我多年,它的五毒珠除了可以解毒之外也能相应化解煞气,这一次的魔界之行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众人听后不由心中一喜,有景天天以及五毒兽相伴,他们前往魔界救回子秋的计划定能成功,眼见子秋被天魔众等人掳走也已经过了不少时日,月清疏无时无刻不在担忧他的安慰,此时万事俱备,便下定决心后带领众人前往魔界。

 

魔界的领地是寸草不生的荒凉之境,且终年被煞气缭绕,魔界的生物更是进化成了邪诡凶残的模样,桑游再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没想到等到自己的双脚一落地,就被炙热的高温烫的差点跳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热啊!”桑游被烫的大呼小叫,而且周围是一片黑漆漆的荒山野岭,唯有万丈深渊的岩浆滚着炙热的火舌是唯一的照明之处,看着岩浆如同瀑布般从山岭上往下流淌着,白茉晴也不由得伸手擦了擦脸颊两旁的汗水,热,热到连呼入的空气都是滚烫的。

 

“这里是九泉之一的炎波所在处,也是我们进入魔界深处的必经之地。”修吾神情紧张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神经绷得紧紧的,右手更是已经握紧了背后长剑的剑柄,月清疏看出了他的反常之处,便忍不住开口询问,“师弟,你怎么了?是在担心魔物作祟吗?放心,我们都在这里,寻常魔物不会伤到我们的。”

 

修吾此时脑中闪过的是自己初闯炎波古道时遇到的那个把自己打落人界的身影,哪怕身为神族的自己在他的攻势下也唯有败逃之势,不过数招间就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跟他相比,两人间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修吾看着月清疏担忧的脸庞,正在犹豫如何将此事与师姐相商时,一阵清凉的风露席卷全身,被高温炙烤的众人如同如沐春风,浑身不由得一阵舒爽,大家回头看去,正是修习风系术法的景天天给他们施了治愈技“暖雾”。

 

“多谢前辈相助。”月清疏感激的向着景天天抱拳,景天天微微一笑,未待两人多说什么,一颗火球突然凌空而至,直直的向着众人的方向袭来,时刻紧绷神经的修吾见状直接拔出武器,狠狠击向眼前的威胁,火球与长剑的攻势相抵,掀起的热潮依然让众人不敢上前,修吾的攻势虽然成功组织了火球的袭击,但不待大家反应过来,更多的火球接二连三的破空而来,月清疏忙急唤出御灵,在它的保护下可算暂时化解了火球的攻击。

 

眼见火球的攻势停下,白茉晴和桑游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而修吾的脸色却更加难看起来,正时刻注意着他一举一动的月清疏自然也没有放掉他的这丝变化,不由也跟着将目光往火球攻来的方向看去。景天天看着周围熊熊燃烧的火焰,虽然感觉一阵说不出的熟悉感袭上了心头,就好像……他曾经看到过相同的场景。

 

 

*来到炎波古道后,众人遇到重楼,重楼一眼认出景天天身份,再把主角团扁了一顿之后达成共识,众人离去之前唯独把景天天留住,景天天很奇怪,重楼抬起他的手,上面有自己的刻印,然后说他找遍了六界也找不到他的下落,原来对方已经转世成了散仙不属六界,如果不是这次主动送上门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他,更不可能会放人走,景天天问他留下做什么,重楼说当然是他的对手,但是他现在太弱让他好好留在他身边修炼,景天天直接放了个罡风惊天拉着主角团火速逃跑,重楼看着众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嘲讽他是投机取巧的雕虫小技,但还是忍不住兴奋,六界藏了他那么久,终于还是让他找到了

 

景天天跟主角团说他能不能撤,大家也看出重楼的危险,尤其修吾是亲身体验过,他说了自己知道的有关飞蓬将军的事,月清疏回忆起自己在卢龙府听到的NPC说过的关于景天的事情,景天天很无奈说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说自己还是先跑吧,花楹可以留下来帮忙,主角团表示理解,结果景天天发现自己的出不了魔界,是因为他身上有重楼的刻印,又尝试了一次居然传到了重楼的不远处,给他吓得立刻就是个遁逃乖乖待在主角团身边不敢跑了

 

众人来带天魔国之后见到了子秋,魁予说了自己所作所为的始终,看向景天天的时候说在他身上看到了故人的影子,景天天并不知道她说的是飞蓬,以为她说的是魔灵刻印,给她看了自己掌心的印记,魁予心中暗自吃惊这是重楼给他下的轮回追踪,看来对方已经决定要生生世世都跟景天天纠缠在一起

 

月清疏与修吾决心前往神界去证实往事,白茉晴和桑游回人界,景天天因为刻印的缘故离不开魔界,在天魔宫后庭试了几次传送术都徒劳无用,然后暗暗骂重楼被对方抓包,重楼拎着他去找魁予,临时安排在天魔国当幼儿园老师,时不时去看他,两人相熟后景天天逐渐大胆,重楼老是用那种猫盯鱼肉的眼神看他,景天天为了转移注意力就说自己以后找伴侣他的意中人是魁予这种类型,问重楼喜欢啥样的,重楼避而不谈只说他在痴心妄想

 

景天天发现如果重楼不在魔界时,自己的转移术似乎能走的更远,有一次甚至都到了羚羊谷边上,于是便趁着他不在魔界的时候偷偷尝试

 

修吾回来之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敖胥的咒术,于是在祠堂里攻击了月清疏,正好景天天又用了转移术来到了炎波古道,就当他暗自窃喜要跑路时,听到了两人打斗的动静,连忙赶过去,就看见修吾正在追着月清疏打,他不知道发生了啥稀里糊涂的就冲过去劝架,结果不知道自己的佩剑在什么时候被人换成了魔剑,原著里制止修吾举动的行为被换成了景天天,不知何时重楼出现在了祠堂门后,他全程观战,越看越兴奋,直到景天天把修吾敲晕,月清疏打算带着修吾去见魁予,景天天跟她告别回璧山,没想到景天天发现自己的转移术又不灵了,抬起手一看,刻印在隐隐发光,重楼出现,把月清疏和修吾传送走,然后紧紧抓着景天天的手腕,景天天发现他的体温有些不正常,抬头被他眼中的狂热给吓到了

 

回到天魔国后魁予帮修吾解咒,景天天跟重楼一起出现,他甩开了重楼的钳制,手腕都被抓红了,重楼觉得他很反差,明明外表是弱小的散仙,但是体内会爆发出不亚于飞蓬的力量,尤其佩了魔剑之后他的实力更是大增,于是重楼想把他拐出去打架,但是神子们都跑过来让景天天跟他们一起玩,景天天被缠走,重楼的眼神一直黏在他身上,心思细腻的魁予首先发现异常

 

众人回去赶主线,景天天留在魔界和重楼培养感情外加带孩子(神子们),直到最终BOSS战时,迦楼罗率魔族大军意图攻上神界,景天天和魁予并肩作战转,重楼赶到时差点就要开屠,被景天天拦住

 

尘埃落定之后,景天天和重楼虽然已经互表心意,但是景天天还是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一直在魔界生活(瞪回了重楼意图脱口而出的魔后二字),重楼稍作思索,便带着他来到了炎波禁地,在对方不明就以的情况下把炎波泉守的身份传给了景天天,于是景天天被迫也是必须留在了魔界,算是实现了重楼跟他生生世世长相厮守的溯源

 

科科,方便随时随地打架不算

 

 

XD,脑洞完结


墨世残云

最近把仙剑七拿回来又打了一遍,是咪咕快游的手机端,玩的想死,真的。

首先我家网不算太好,但是在云游戏上这个体现得淋漓尽致;其次手机上玩这个有那种按键,但是这个按键很近,超级近,按跳跃能按到重击。其他游戏体验还可以,但是这个叶灵纵吧,他就不是手机玩家能玩的。

尤其是他还带延迟,一个冰风谷一个花雾崖一个卢龙府,没错卢龙府的叶灵纵跳的我想死。我都不敢想象之后的鹰鸣涧神农像天魔城咋跳。说实话我有点不想玩。

淦哦跳冰风谷的时候我跳到血压飙升,这是人能跳的?要不是我一时上头冲了个会员有六十个小时的时长,现在还有四十个小时没玩我实在是不想打这个东西。淦太折磨人了。

而且最近它花屏,体验感真的不好。我...

最近把仙剑七拿回来又打了一遍,是咪咕快游的手机端,玩的想死,真的。

首先我家网不算太好,但是在云游戏上这个体现得淋漓尽致;其次手机上玩这个有那种按键,但是这个按键很近,超级近,按跳跃能按到重击。其他游戏体验还可以,但是这个叶灵纵吧,他就不是手机玩家能玩的。

尤其是他还带延迟,一个冰风谷一个花雾崖一个卢龙府,没错卢龙府的叶灵纵跳的我想死。我都不敢想象之后的鹰鸣涧神农像天魔城咋跳。说实话我有点不想玩。

淦哦跳冰风谷的时候我跳到血压飙升,这是人能跳的?要不是我一时上头冲了个会员有六十个小时的时长,现在还有四十个小时没玩我实在是不想打这个东西。淦太折磨人了。

而且最近它花屏,体验感真的不好。我想换电脑了真的是,我幻三四都打不了。

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