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仙墨

98浏览    2参与
晚了澄

【仙墨】重拾

*人物会有部分ooc

*cp:苏寻仙×北堂墨染

*不适者勿点

*一发完结

     生我者父母也, 知我者墨染也。

     许是腹部的伤口太痛,连意识都已不再受自己的控制,渐渐变得恍惚起来。

    

     看来这次自己怕是躲不过这死劫,只可惜了那珍藏多年的美酒,来不及与墨染同饮了。

    其实也挺好,无法宣诉出口的执念,到了黄泉处想来也不过是化为云烟罢了。

 ...

*人物会有部分ooc

*cp:苏寻仙×北堂墨染

*不适者勿点

*一发完结

     生我者父母也, 知我者墨染也。

     许是腹部的伤口太痛,连意识都已不再受自己的控制,渐渐变得恍惚起来。

    

     看来这次自己怕是躲不过这死劫,只可惜了那珍藏多年的美酒,来不及与墨染同饮了。

    其实也挺好,无法宣诉出口的执念,到了黄泉处想来也不过是化为云烟罢了。

    只是终究……

    有些不甘心啊。

    生死无常,从来都是一睁一闭的功夫。

   可饶是任性恣意惯了的苏寻仙,一时间也没弄明白现在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明明,他应是已死之人了才对。

  “苏大人?”一旁的尚羽有些不明白,“是身子不舒服吗?”

   “小书童?”苏寻仙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你怎么在这?”

   “我不在这儿那在哪?”聪慧如尚羽一时间也被问糊涂了,“今日皇上打马球,王爷邀您来的呀。”

    打马球?!

   这算什么,上天垂怜吗,苏寻仙不由得在心底发出一声喟叹。

   “怎么,心情不好?”

    耳畔响起最熟悉不过的嗓音,苏寻仙的眼底微微泛红。

     既是重来一遍,北堂墨染这个人,他便是要定了。

    谁都不准抢走墨染,洛菲菲也不行。

    “原是心情不好,不过一群臭男人的把戏,”苏寻仙的眼中含着连自己都不知的柔意,“这不,看到墨染你来了才稍显有趣些。”

     “不过,墨染你怎知我心情不好?”苏寻仙一双多情的桃花眸戏谑地看着北堂墨染,“莫非……”

     “自作多情。”北堂墨染并未感到促狭,“本王念你也是爱花之人,就邀你一同赏这宫中新送过来的小雏菊。”

    黄色娇小的花瓣,缀在那点点绿丛中,说不出的好看。

    “花是好花,奈何人比花娇。”

     “怎么,你最近很闲?”北堂墨染拿起茶盏,不慌不忙地抿了一口。

     知晓北堂墨染脾性的苏寻仙并未答话,只是撑着下颚笑眯眯地盯着他。

     猫儿再乖巧,逼紧了,也是会挠人的。

    苏寻仙的视线太过于专注,北堂墨染的耳垂不争气地染上一抹绯红。

 

     正巧北堂奕的马球落在了走廊,北堂墨染便起身将那马球捡起。

     殊不知,他一转身,苏寻仙的神色便紧张晦涩起来。

     洛菲菲,就是在这个时候,会出现在黄道国。

     什么烦恼应忘了,人生才自在。

     时常将话挂在嘴边的自己根本做不到,嫉妒起来的样子连自己都觉得难看。

     然而,这次,什么都未发生。

    难道,开始不一样了吗,那这次的结局……

   

    “墨染,你可有动用到异能?”

    “没有。”北堂墨染抬眸看着苏寻仙,“你今日……”

    有些怪怪的,不过北堂墨染一向是不爱多说话的人,便也没再多说。

     “不说这些了,后日可有时间?”

     从小一起长大,苏寻仙自是能够猜到北堂墨染未说完的话语。

    “嗯。”北堂墨染轻轻地应到,“有事?”

    “对啊,很重要的事。”苏寻仙的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后天,便是金星吉日,无论如何,这份不知何时就扎根于心的感情,都该说出口了。

     这天来得很快,苏寻仙站与桥上,还能够记得,就在这里,儿时的他遇见了北堂墨染。

    说来 北堂墨染自小便聪敏果敢,当时先皇对他喜爱的紧,常常将北堂墨染带与身边试炼,只为有朝一日能成为辅助太子的助力。

    可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北堂墨染偷溜出宫却迷了路,澄净又矜贵的丹凤眸中蓄满了泪水,一头撞入了苏寻仙的怀里。

     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北堂墨染成了他一生追随守护的人。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之后,二人熟识至如今,北堂墨染似乎都未曾哭过,除了他那日身死之时。

    长大后,北堂墨染内敛冷静,不会哭,也不爱笑,难得展露的笑颜,却不是因为他。

    心底酸涩极了,他很想告诉北堂墨染,美人一笑故倾国,他的一笑,彻彻底底地,瓦解了他的城。

   可是,他没有这份资格,赌不起,更输不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他苏寻仙,可以是北堂墨染的知己,挚友,战友,而那个最近的位置从来就不是他的。

   

   虽是吉日,也耐不住天公不作美,一会儿,就飘起了密密雨丝。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夹杂在雨声中,混着他的心跳。

   “是笨蛋吗?”北堂墨染一把将苏寻仙拉入伞下,“淋着雨会生病,你能不能爱惜一点自己的身子。”

    声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怒气。

    墨染,他是生气了吗?

   “没事,”苏寻仙笑到,“墨染手上的酒可是给我的?”

    “不然呢,”北堂墨染见他提及就将酒塞到苏寻仙手上,“我认识的酒鬼就只有你一个吧。”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要不是苏寻仙耳力不错,恐怕就听不到了。

    “墨染,”苏寻仙的手不由得紧握,像个年轻小子,完全没了平日里的从容悠哉,“我……”

    “什么?”

    苏寻仙就这样看着北堂墨染,“我心悦于你。”

    北堂墨染似乎有些愣怔,漂亮的眼眸微微睁大了些,随即开口道。

   “苏寻仙,你以为我宸王府是随便什么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跟个客栈似的随时打开大门的吗?”

     “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让我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弹琴对羿的吗?”

     “你以为你生病受伤之时是谁整日整夜地守着吗?”

     “墨染……”

     北堂墨染很少一连串说这么多话。

    原来,墨染从来都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啊。

    “苏……”

  北堂墨染话还未完全说出口,便被苏寻仙扣住了后颈。

   苏寻仙用舌温柔地舔舐着北堂墨染的唇瓣,强势地打开他的贝齿,呼吸纠缠,薄柔上颚被舌尖滑过,带起一片酥酥麻麻,霸道地掠夺者着他口中的津液。

    朱唇不堪蹂躏,竟是肿了起来,还有些疼。

    北堂墨染的皮肤本就白皙,现下又因为呼吸不畅,脸上染着绯红,比那四月盛开的桃花还要红艳动人几分。

     “还有,别总去歌坊,”北堂墨染敛了眸,“我知道你就是花魁仙。”

     “好,都听你的。”苏寻仙紧紧拥着北堂墨染,还不忘坏心眼地咬着耳垂。

     琴瑟和鸣,心意相通,在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收敛点。”北堂墨染声音有些模糊,“脸皮厚。”

      “还有脸皮更厚的。”

      苏寻仙的声音好听,十分认真含着三分挑逗。

      “余生多多指教啊,苏夫人。”

      “滚。”

     一月后,宸王北堂墨染交还兵权。

    三月中旬,皇商苏府公子与宸王大婚。

    皇城里,皆是红绸高挂,街坊边摆满大红牡丹,两位府邸更是红绳绕梁映衬着圆花灯笼,喜字交相贴映,正红倒映着深红,好不热闹。

    红锦千里,侍女两旁,花瓣随天而洒,喜轿过之。

    苏寻仙一拢红衣,玄纹云袖,眉眼间满是欢愉。

   待两人拜完天地,苏寻仙酒过三巡,才在亲友哄闹下踏入房内。

    杆秤揭开金丝水纹喜帕,苏寻仙这才看清北堂墨染的样子。

     凤冠霞帔,红衣素手,胭脂淡扫,眼角贴着金钿,眸光流转,似嗔似痴。

      “寻仙?” 北堂墨染叫着苏寻仙,“这样穿是不是有些奇怪?”

      北堂墨染忐忑不安着,眉心微蹙,便是上战场他都没这么不安过。

       “才没有,墨染好看极了。”

       苏寻仙将桌上早已准备好的合笣酒递到北堂墨染的手上。

        “我好高兴,墨染。”

       从今以后,你就只能是我的了。

      暖酒落肚,苏寻仙细密的吻就落在北堂墨染的颈上。

       鸾凤交颈,红被翻浪,喜烛燃泣。

       

       那一晚,北堂墨染被苏寻仙牢牢困于身下,低吟细语,情潮连连。

   

       “苏星主,你有没有觉得我俩的性子有些相像?”

     

       情到浓时,苏寻仙才想起这句话,当时,他以为只是个笑话,如今,竟是如此。

        苏寻仙在北堂墨染的黑发上印下一吻。

      “墨染,此生,我定不负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