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仙门百家

301浏览    7参与
羊小咩~♡

如果夷陵有魏氏·因果第一

*设定在预告里,谢谢(*°∀°)=3


   *知道原著里的故事情节,只是对话和细节没有全部记住了,颇多改动。


   *请注意避雷,人物是墨香的,ooc我的锅。


   *这文可真是够水的了。。。


        *目前正在修文中。。。


        *混个假更(bushi)此文已修,添加了一些剧情,但还会再修。...


*设定在预告里,谢谢(*°∀°)=3


   *知道原著里的故事情节,只是对话和细节没有全部记住了,颇多改动。


   *请注意避雷,人物是墨香的,ooc我的锅。


   *这文可真是够水的了。。。


        *目前正在修文中。。。


        *混个假更(bushi)此文已修,添加了一些剧情,但还会再修。


        *此文字数1w+🌚🌚🌚💦


   ———————正文如下——————


   〖  因  果  第  一  〗


   却说这射日之争结束后,天下倒是太平了一段时间,兰陵金氏再一次召开清谈会,无非就是底下一堆家主高声附和罢了。


   此时,在金麟台的斗妍厅内,众多家主聚集一起,高声论阔。


   “来来来,喝酒喝酒!”一位身着金星雪浪袍的男子喊道,看这一身行头,品阶挺高的。肤色偏黑,身材偏高,满脸的自负感,此人名叫金子勋,一个金家旁系的嫡子,金子轩的堂弟,只是这品行,不太好。


   “嘿嘿,子勋兄这是要不醉不归吗?”


   “哎!早就听闻子勋兄酒品不错,今个叫咱们兄弟几个见识见识呗!”一行人满脸堆笑的打呵道。


   “哈哈,那当然,本公子今天就教你们见识一下我的酒量如何!”语毕,金子勋便干了一杯酒。


   “好好好,子勋兄酒量果然好!够爽快!”附和声此起彼伏。


   “咣当”一声,一位嫡仙儿似的人抬起了头,一身雪似的白衣,衣上绣着卷帘云纹,头系抹额,抹额上的云纹无一不告诉他人,此人乃姑苏蓝氏的亲眷子弟。


  满面寒霜,紧抿的薄唇,一双透露着丝丝寒气的眼眸,颜色偏浅了些,犹如琥珀,淡若琉璃。这人就是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二的含光君蓝湛蓝忘机。


   只见他面前摆着的茶杯,已经被金子勋灌满了酒。


   “……”


   “来来来,蓝二公子,我金子勋敬你一杯,别人都道姑苏蓝氏的人不沾酒,今天我便要看看你们的酒量如何!”


   “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忘机他……”坐在蓝忘机一旁的男子微微皱起了眉,修养好的面目含笑的朝金子勋说道。


   “嗐!泽芜君,不就喝一杯酒吗?你们难道还喝不起?”金子勋打断了蓝曦臣的话,不耐烦的道。又催促蓝忘机喝下面前的这杯酒。蓝忘机皱起了眉。


   众人皆被这里的动静吸引,朝这看了过来,看戏一般的打量着两人。


   这金子勋,当真颇有些没家教,如此这般逼人喝酒,还是逼姑苏蓝氏的含光君,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


   忽然,一只节骨分明的手拾起了蓝忘机桌案上的茶杯。


   “我代他喝。”慵懒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蓝忘机身躯一震,这声音……蓝忘机抬头往上看。


   “魏无羡?!你还敢来!”有人脱口而出,朝魏无羡喊道。


   “哈?我为什么不能来?”那个被称作魏无羡的青年反问道。


   “你当然不能来了!我们又没邀请你!”众人心说,倒没人敢讲出来。


   只见这个名叫魏无羡的青年身着玄衣,腰间插笛,头发尽数披在身上,只有几缕发丝被红绳扎起。


   有些人已经开始冒汗,这金麟台岂非是能随便进的,可这魏无羡是怎么做到让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的!


   “魏无羡,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一名修士战战栗栗的颤着音问道,这句话问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啊,还能怎么进来?当然是走进来的啊!难不成还是闪进来的?”魏无羡缓缓的道。


   “……”其实我们更倾向于第二种情况,众人如是想。


   “怎么可……”有人大胆的想要问道。


   “魏婴,你怎么……”蓝忘机出声道,想要问魏无羡为何来到这里。


   “啊,我来这里是来办事的,没时间和你们聊”只见魏无羡摆摆手,打断了他们的话。


   蓝忘机只是微微张了张口,再次抿起,垂下了眼帘。静等他接下来的问词。


   只见魏无羡转身面对金子勋,缓缓启开了朱唇,


   问金子勋温宁的下落:“温宁,在哪里?”魏无羡隐了隐情绪,声音却越发的冷冽。


   金子勋打了个颤:“魏无羡,你在说什么?”


   魏无羡只是冷冷的道:“呵,说什么?金子勋,温宁你认识吧。”


   “我为什么要认识一个温狗?”金子勋皱眉道,这魏无羡当真不可理喻!


   “不认识?那好,把他交出来。”


   “交出来?魏无羡,你凭什么?况且我为什么要把一只温狗交给你?”金子勋道。


   “金子勋,我告诉你,别挑战我的底线!几天前你去猎一只八百年的蝙蝠怪,便是叫的温宁那些人背着招阴旗帮你把蝙蝠怪引来!蝙蝠怪跑了,温宁他们也失踪了,这不是很奇怪吗?”魏无羡厉声讲道。


   “是,我是认识温宁,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在哪里?”金子勋朝着魏无羡大喊道,语气带着点颤,原本金子勋是想说出温宁在哪里的,只是面子要紧,死也要撑住。


   “快点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只数到三,一!二!……”说着,魏无羡将手放在了腰上插着的陈情上。


   “哎呀,子勋你就告诉魏公子吧!”金光善急忙对金子勋说道,谁能想到魏无羡是要动真格的!魏无羡的能力,上过战场的没几个是不清楚的,太强大了!


   金子勋听到金光善也开始劝他,只能瘪瘪嘴咬咬牙,狠狠地对魏无羡喊道:“说!我说!温狗,啊不!温宁他,他在穷奇道!”


   “哼,早说不就完事了。既然我已经打听到我想要的消息了,我也便不留下来与各位叙叙旧了,不用送了,各位再见。”魏无羡挑了挑眉,手从笛子上放了下来,转身就走。


   “等等!”


   “哦?金宗主可是让我‘等等’?”魏无羡转身道。


   金光善只是轻轻一笑,勾起嘴角:“既然你的事已经解决了,现在就该轮到我们了。”


   “哈,那请问,你有什么事还没有解决?与魏某有关吗?”魏无羡眼里飘过一丝玩味。


   “当然有,是关于……”金光善继续说了下去。


   “且慢。”魏无羡打断了金光善,“是关于阴虎符的吧。”这句话虽然带有几分疑问的气息,却是一句陈述句。


   “正是。”金光善见已经被魏无羡说破了,也只好顺着话说,“阴虎符的威力大家都见过,着实危险,只怕是魏公子你一人……”


   “噗!”?在这个关头上,还有人笑得出来?


   “……魏宗主,你……”金光善顿时有些尴尬。


   “噗哈哈!”一名身着玄衣的女人笑了起来,全身都颤抖起来,像是已经忍耐到极限了。而刚才的笑声,就是她那边传过来的:“抱歉啊金宗主,我不是要笑你的意思,只是想到一些事,有些想笑罢了,还请金宗主莫要计较。”


   “魏宗主都说了不是故意的,金某自然是不会去计较。”金光善只是讪笑,继而对魏无羡道:“只怕魏公子一人把控不住,不如交给我们处……”


   “不需……”魏无羡还没说完,就又被一阵笑声给打断了。


   “噗哈哈嘿哈哈哈哈……”


   “……”


   “……”


   “……”


   “啊,抱歉,抱歉,您继续,继续,嘿嘿。”魏无忧注意到众人的视线都跑到自己这里了,只好说声抱歉,连忙转头,将注意力放到了一旁的糕点上,不去往魏无羡和金光善那里瞧。


   金光善只好接上话道:“交给我们处理,大家说是吧!”


   附趋之众。


   呵,魏无羡在心里冷笑,手里把玩着自己的陈情,对金光善道:“噢,我说呢,原来金宗主是这样想的呢,不过,这阴虎符终究是我的东西。”说着,魏无羡将手中的笛子紧紧攥住,又道:“凭何要给你们呢?照您这说法,是要明抢咯?!看来你兰陵金氏是想要统治百家呢,志向真大呢~哈哈哈,要不是温氏已经倒了,我还以为是温王盛世呢。”一说到温氏,魏无羡立马翻了脸,整个厅堂骤然刮起一股冷流,激得众人一身冷汗。


   蓝忘机目光深沉,只是静静地盯着魏无羡。从魏无羡入厅时,就没有离开过。


   魏无羡深感自己话已经讲的差不多了,将笛子插回腰封,清风拂袖,转身就走。好不吝啬,背影潇洒不羁。


   “你!”你什么?金光善也不知道。


   (蓝忘机和金光瑶的对话请看原文)


   “他说的难道不对吗?”


   “哈哈,就是因为对,所以才不能讲出来啊,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了。”金光瑶勉强的笑着将话说完。


   “唉~”看着金鳞台乱得如此,魏无忧不禁叹了口气,起身与金氏等人告辞,便回了府邸。


   不过说起这夷陵魏氏,于百年前隐居避世,现如今又归入凡尘,实力强大,谁也招惹不起啊!


   

   再后来,魏无羡带温情等人来到乱葬岗。几月后,魏无羡便与与江家断了关系。


   在乱葬岗上,温情正和抱着一兜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魏无羡对话。


   “魏无羡,我让你买的是萝卜,萝卜啊!”


   “啊啊啊,情姐,为什么一定要萝卜呢?!土豆不好吗?萝卜吃起来还有一股诡异的甜味,难吃死了!”魏无羡怪叫道。


   “害,你不喜欢吃就别吃!”只见温情一把夺过魏无羡手里提的那一袋土豆,头也不回的走了。


   魏无羡怂怂肩,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这时,魏无羡身后传来声音。


   “魏婴?”


  魏无羡一转头,便看见一位身着玄衣的女子,满脸笑颜的看着自己。魏无羡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无忧姐姐?”


  只见那女子眨了眨眼,对着魏无羡轻声说道:“呦吼,看来你没忘了姐姐我啊!”


  “忘了?”魏无羡不禁笑出声来。又道:“我若是忘了,你不是要把我吃了。”


  “嗐,我才没那么重口味呢!”魏无忧听到魏无羡所答,忍不住笑了。


  “你怎么来这里啊?”魏无羡有些疑惑。按理说,那件事发生后,朋友都散的差不多了,竟然还有人敢来!


  “怎么,来看看我家阿婴,还不可以了?”魏无忧捂唇浅笑。


  “哈,我这乱葬岗有什么东西值得您上来呢?”魏无羡笑着问道。


  这乱葬岗,若不是有温家老小与他齐住,连一点烟火气都不曾有。


  不过这乱葬岗若是来了些生人,才会热闹几分,众鬼聚齐,狂魔乱舞。


  “除了你呢,也就没什么了。”魏无忧摆摆手“我能在着附近逛逛吗?”


  “自然是可以的。”魏无羡道,“姐姐要真的想看,我就是想拦,也拦不住啊。”


  魏无羡表情松懈下来,挑起自己的傲眉。


   魏无忧点了点魏无羡苍白的额头,道:“就知道贫嘴滑舌!”


  魏无忧转头看了一下,这里怨气虽重,对人却没构成什么威胁,魏无忧瞄了魏无羡一眼。这样看来,若不是魏无羡以元神镇压,乱葬岗怕是又要暴动了!


  魏无羡颇有疑惑,虽然自己和魏无忧关系很好,可她这种时候来,定然是有什么事情。


  “唉!”魏无忧叹了口气,转头问魏无羡“阿婴,这个洞是干什么的?”


  “……还能干什么?睡觉啊!”魏无羡道。


  魏无忧先一步进去了洞里“魏婴,你进来,我有事和你说。”


  魏无羡听罢,抬步走进了伏魔洞。


  “什么事不能在外面说,非要跑到我这伏魔洞里呢?”


  魏无忧看了下周围的环境。


  一个字,乱!两个字,很乱!三个字,非常乱!石床上除了一卷被子,还堆着一些揉成团的纸,还有没吃完的苹果,地上堆满了书籍,大都是翻开的,三五成群的摆在一起,看似很乱,实则不然。


  “你,叫这里为伏魔洞?”魏无忧缓缓的问出口,转移了话题。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伏魔,顾名思义,就是在睡觉的魔头呗,我被外人称作魔头,这是我睡觉的地方,可不就是‘伏魔’吗?”魏无羡随口说道。


  “……”魏无忧顿时有些心疼。魏无羡明明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人了,却被世人称作魔头……


  “好了,我有正事要讲。”魏无忧霎时正起了脸色。


  “嗯,你说。”


   魏无忧走到魏无羡塌前,将他床上堆着的物品扫到一旁,给自己腾了个阔,坐了下去。


  “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让你来我们夷陵魏氏。”魏无忧低下身子,一只手支撑在腿上,脸却抬起,深池般的双眸打量着魏无羡。


  “这是何故?”魏无羡自然不是没有察觉。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呸,不对,没有为什么,让你回魏家,自然是有条件的。”魏无忧轻轻勾起嘴角,眼睛像钉在了魏无羡身上。


  “……”果然。


  “没别的,就是一个人在家里好无聊!想找个人陪我玩。”魏无忧站了起来,眯着眼伸了个懒腰,模模糊糊道。


  “难道还有人会拒绝你?”魏无羡问道,但也清楚,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哦豁,那你的意思就是不会拒绝咯!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当然,你若是来我们魏氏,我还可以保住温情一脉,甚至是江家,我也会全力资助,让其名言正顺的回归到四大家族,如何?”魏无忧立马来了精神,眼中高光闪得更亮。


  “我压根就没同意,但……也不是不可以”魏无羡看着魏无忧一脸期待,越讲越小声。随即道:“此话当真?”


  “那你什么时候来?”魏无忧道:“还有,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我,考虑考虑。”说着,魏无羡朝洞外看去,外面,是一群人的性命。


   “唉,其实,是金光善。”


  正说着,魏无忧低下了头,很是沮丧的模样。


   “金光善?”魏无羡微微蹩眉。


   “是啊,金光善那只老狐狸,呵呵。”魏无忧再次抬起头,脸上却带满讽刺,她冷冷呵道。


   将前因后果道清,魏无羡是明白了。这魏无忧是魏氏宗主,纵然再强,也终归是女子。而这乱葬岗,则在魏氏的管辖范围内,也就是夷陵。最重要的是,魏无羡他,和一群所谓的温氏余孽目前扎住在乱葬岗。


   那金光善,自然是要去骚扰魏无忧了。可这老狐狸千算万算,却忘了魏无忧与这魏无羡是交好。

  

  陷害魏无羡?魏无忧放言这决计是不可能的,可也只能在金光善走后几日,才偷偷跑来乱葬岗上来寻魏无羡。


  她意已决,只要让魏婴成为她名正言顺的……弟弟,那魏无羡就是魏家二公子了,纵然骂得再狠,也定然是不敢与魏家作对的。


  首先来找魏无羡这一事,就绝对不能让除了魏家的其他外人知晓,否则那金狐狸会做什么不干净的勾当,魏无忧可不敢保证他会把魏无羡搞成什么样。毕竟,魏无羡现在在外界,已经被称为魔头了啊。


  况且魏婴修得鬼道,自尊心强,若是让他知道魏无忧的全部打算,怕是更不会接受。


  魏无忧也只能这样了,用魏无羡把乱葬岗目前的情况套出,再隐晦的倒出金光善的目的,之后表示会影响到江家的利益,这样就牵扯更深。


  而魏无羡不常下山,没法大致掌握目前的风向,虽然已是猜了个大概。


  只是三言两语,魏无羡便气愤不已。他一拳砸向身旁的石壁,虽然没有流血,却也红了大片。


  “哎哎哎!再怎么生气,也不能这样报复自己的身体啊!”魏无忧连忙冲过去帮他查看伤口。


  魏无忧心里一阵阵酸楚,她心里忿忿想道“金光善这个种马,要不是对我还有一些利用价值,早就被我废了!思想还是如此!只是可怜我家阿婴了,到时候定要叫那些修士一人扇自己一个耳刮子!不扇肿就扇到肿为止!可是依然无法释怀!害!”


  魏无忧心疼的看着魏无羡泛红的手,熟练的从乾坤袋中翻出药膏,替魏无羡上药。


  魏无羡一脸复杂的看着魏无忧,心里有些亲切,似乎在什么时候,也有人这样为我上药,究竟是什么时候。魏无羡陷入了沉思。


  “唉,阿婴,你要照顾好自己,至于回不回来,你再思考思考吧。我给你时间,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就接受的。”魏无忧低声说道,手却没有停下,仍然在为魏无羡涂药。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金光善这边的事情我自然会打点,你就不必操心了。还有,切记一定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毕竟你也是人而不是神呐!”抹药的力度又减轻了几分。


  “我知道了,多谢无忧姐姐的关心了,魏某定将照顾好自己,毕竟。”魏无羡将手抽出,先是朝魏无忧一拜,转而目光投向洞外。

  

  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吐了一口气,道:“温情他们,还需要我。”似乎有光,在他眼里投现。


   “行吧,我就姑且再信你一次。但是一定要打理好自己,别真把自己累倒了。如果你把自己给累倒了,那我们之间的约定可就不作数喽。”魏无忧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手里的药膏塞进魏无羡的怀里,“不过,这药膏你还是拿着吧,总归是有用的。”


  “知道了,要我送你下去吗?”魏无羡点头道。


  魏无忧摆了摆手,将衣冠整齐,仰头道:“不用啦,我自己回去就行,如果不小心被谁看见了,那可就糟喽~”


  魏无忧离开了伏魔洞,朝山下走去。


  魏无羡目送着她离开,直至瞧不见魏无忧的身影,才又转身回到洞内。


   ……


魏无忧刚走没多久,温情的声音就从外面传来,打断了魏无羡的思绪。


  “魏无羡?”温情朝洞里喊道。


  “温情,有什么事吗?”魏无羡揉开了紧缩的眉头,朝面前的红衣女人问道。


  温情缓步走向洞内,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消瘦的人,她咽了口唾沫道“你,刚才,她……”


  “温情,你说,如果,我是说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很诱人的条件,但前提是要舍弃自己的自由,你说这样值吗?”魏无羡定定的看着她。


  温情假装没有看懂魏无羡的眼神。她低头沉思,半晌才道:“遵循本心,没人可以干预你的决定,你若觉得值,自有它的道理。你怎么这么问,是刚才的那个女人吧?魏无忧魏宗主?我之前在战场上见过她,她……很厉害。”


  “嗯~是也不是,我也没别的什么意思。她……确实挺厉害的。啊,对了,温情你还有什么事吗?”魏无羡慢慢的朝温情走去,将自己的衣襟摆弄整齐。


  魏无羡生硬的转移了话题,温情便顺着魏无羡的话接了下去。


  “也没别的,就是阿宁他……”温情蹩起眉头,启唇问道,面上是写满的挣扎。


  “嗐,你就放心吧!温宁肯定会回来,相信我。”魏无羡摆摆手,笑着应对着。其实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既然已经答应别人了,定然是要认真对待的,也暂且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温情并非是不清楚,只是寄人篱下,也确实不好多说什么。


  

  “唉,如果实在不行也不要勉强。本来让他复活……就是在逆天改命,有违天道。”温情叹了口气,她不希望魏无羡因此将自己抛到一旁。


  “还有就是,你最近若得了空闲,便带着阿苑下山逛逛吧,他最近总嚷嚷着要出去。”温情将头往下埋了埋,苦笑道。


  “知道了,我会的,你就放心吧。”魏无羡察觉到了,但是他选择忽略。因为这个时候的温情,也很不容易啊。


  魏无忧下了山之后,便回到了自家宅院。


  “宗主,您确定要这样吗?”潇安安小心翼翼的问面前的女人。


  “哎哟,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啦!”魏无忧看着潇安安,有些头疼。又道:“好啦好啦,你放一百个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啦~”


  说着,魏无忧将潇安安推出房间。

   

  魏无忧让潇安安离开无心阁,独自坐在榻上。她一根手指轻轻敲打着床榻,好像在思量着什么,半晌,才启唇道:“唉,要怎么和那些人说?……啊啊啊啊啊!算了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魏无忧有些烦躁郁闷,她使劲的抓了抓头发,一身暴躁之气。


  “噗通……”一声清脆。


  魏无忧朝后仰去,轻轻瞌上眼,吐了一口气,迷迷糊糊道:“唔,睡觉睡觉……”


  潇安安站在门外,自然是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亦是一阵无语。


  “……”


  没过几日,魏无羡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抓起温苑便走小道离开了乱葬岗,来到了就近的小镇子里戏耍。


  魏无羡带着温苑下了山,首先要做的,就是买萝卜。魏无羡有些难为,萝卜那么难吃,土豆不好吗?


  魏无羡和小摊老板一番讨价还价,什么词都用上了,却还是被老板的一句“爱买不买,我可没闲工夫照顾你这样的。长得倒挺俊俏,这么这么个德行……”魏无羡一阵尬笑,虽然自己脸确实长得不差,但是人品……魏无羡自认为还是不差的。

  

  结果魏无羡一低头,才发现方才身边的温苑不见了。


  魏无羡连忙离开了摊子,开始焦急的喊着。四下打探,却是没什么结果。要是阿苑真不见了,他该如何同温情交代。


  “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孩子,大约这般高。”说着,魏无羡朝那两个路人用手比了比。


  可是一连问了好几来个人,却都是摇头说没瞧见。魏无羡是真的急了,叫的声音更加急促。


  魏无羡往前走着,却只见面前聚满了人。魏无羡只隐约听到了孩童的哭声,便连忙朝里挤去,边挤边道“让一下,谢谢。借过……”


  才堪堪挤到前面,就看见一个人,不,是两个。


  此人一身白衣似雪,长相俊美,正是蓝忘机。此刻的蓝忘机,正被一个孩子扯着脱不开身。刚开口说了一个音,孩童便吓得直嚷道“阿爹,呜呜,阿爹。。。”


  那个吓得直喊“阿爹”的孩子,就是阿苑。这下倒是使魏无羡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称呼又在人群中炸开了,这会儿蓝忘机是真的莫口难辨了。


  魏无羡看着眼前的闹剧,憋着笑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俏声问道:“咦,蓝湛?这么巧,怎么有空来夷陵了?”


  还未等蓝忘机回答,便自顾把阿苑从地上抱了起来,朝人群道:“好了好了,都散了吧。”


  人们接二连三的离开了,人群一哄而散。人家都说离开了,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各回各家咯。


  “哎,对了,蓝湛你还没有告诉我呢。怎么有空来夷陵了?”魏无羡一边逗着阿苑,一边问道。


  “夜猎,路过。”蓝忘机望了魏无羡一眼,缓声道。


  “夜猎?哈,也对。蓝湛你来这怎么不和我说一声?这地我熟!”魏无羡转头道。


  “……这孩子?”蓝忘机眼神挪向魏无羡怀里的阿苑,似乎是挣扎了好一会,才问出这个问题。


  “我生的!”魏无羡不经一点思考,逞舌道。


  “……”蓝忘机不做声。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周围小贩人群的声音魏无羡一个也没听进去,只是听得自己铿锵有力的心跳倒是一清二楚。


  魏无羡见蓝忘机脸沉了下来,知道他定然是怀疑了,连忙笑着解释道:“蓝湛你可千万不要当真,这孩子不是我的,是别人家的,我只是抱出来玩玩,谁知道他竟然缠着你,喊你阿爹?”


  魏无羡如是说道,试图缓解这份尴尬。


  蓝忘机盯了魏无羡好一会儿,才道:“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魏无羡道:“好好好,不开了不开了,好吧?”


  “你难得来一趟夷陵,不如我请你吃一顿吧?”魏无羡状似不经意道。


  蓝忘机微微张开唇。


  魏无羡一见,连忙道:“知道了知道了,又要拒绝我了?蓝湛,我不过就是请你吃饭,你答应我不行吗?”


  蓝忘机看了他一会儿,点了点头。


  “当真?不反悔?”不知道为什么,魏无羡有些开心。


  正说着,魏无羡抱着阿苑停在了一个摊位上。上面摆着的,大都是小孩儿的玩具。


  魏无羡探了一下地上摆置的小玩意儿,弯下腰 ,指着玩具问怀里的孩子,道:“这个好不好看?”


  阿苑甜甜的道:“好看~”


  魏无羡道:“喜不喜欢?”


  阿苑有些害羞的捂着脸,过了一会儿才道:“喜欢~”


  魏无羡微笑着看着怀里的温苑,又道:“那阿苑想不想要啊?”


  温苑一听,猛的点了点头,如实道:“想要。”温苑似乎是怕魏无羡没听到,又道:“阿苑想要,羡哥哥要给阿苑买吗?”


  魏无羡噗嗤一声,站起身来摸了摸阿苑的头,道:“既然如此,那……”


  阿苑一听,以为魏无羡真的要买,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不禁咧开。


  谁知魏无羡竟然话锋一转,道:“我们回去吧。”阿苑一听,便知道没戏,当下嘴一撇,嚎啕大哭。


  蓝忘机则在一旁见证了魏无羡欺负温苑的过程,又见温苑哭泣哭个不停,蓝忘机叹了一口气。

 

  蓝忘机很是不解,他问魏无羡:“为何不给他买?”


  魏无羡吃惊的看着他,道:“为何要给他买?”


  蓝忘机道:“你方才问他是否需要,他也喜欢,为何……”


  “打住,我并非是不知他想要。想要和要买,这两者是两码事。我只是问他想要不想要,并没有说要给他买。”魏无羡打断了蓝忘机的话。


  蓝忘机道:“那也不该如此。”


  蓝忘机转头,朝阿苑道:“你想要什么?”


  阿苑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冷冷的哥哥,不敢说话。


  蓝忘机指着摊位上的玩具,又道:“这些,你想要什么?”


  最后,还是以阿苑满怀的玩具,蹦跶蹦跶地在魏无羡前面走着告一段落。


  魏无羡转头对身旁的蓝忘机道:“我说蓝湛,一个小孩子,你给他买那么多玩具作甚?没几天就腻了。真是!”


  随便选了一家馆子,蓝忘机魏无羡温苑三人在二楼要了一间包房。


  那小二将菜谱递上,魏无羡随口就报了一些当地有名的辣菜,同样也很贴心的特意要了一份水煮白菜和豆腐。


  蓝忘机则要求再上一份温苑喝的甜羹,魏无羡多嘴要了两壶酒。蓝忘机却因家风严谨,只要了一盏茶。


  菜还没上来,魏无羡问道:“蓝湛,点的大都是辣菜,你受得了吗?”


  蓝忘机迟疑了一下,继而点头道:“无妨。”


  魏无羡也就看了蓝忘机几眼,不再多言。


  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魏无羡看着对面拿着两只草编蝴蝶的温苑,不禁有些恍然。


  “我,我喜欢你。”只见温苑拿着一只蝴蝶对另外一只说道。“我也喜欢你。”


  温苑一个人玩得很是开心,刚好甜羹被端了上来。


  “食不言。”蓝忘机提醒温苑,可是一个三岁小孩能懂什么?因此蓝忘机又强调了一下,温苑才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蝴蝶,开始喝面前的甜羹。


  “哈哈,被你有钱哥哥凶了吧!你有钱哥哥虽然有钱,但是家教也管的严。既然你那么喜欢他,就把你送到他那边去读书吧。到时候你十天半个月也见不到你羡哥哥我啦!”魏无羡眉目含笑。


   温苑一听,将头抬起,似乎有些挣扎。他又低下头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才抬起脸对魏无羡摇了摇头,稚嫩的说:“不要了,有钱哥哥很好……可是阿苑更喜欢外婆,啊,还有羡哥哥!”最后一句话好像是特意加上的一样,带着一些喘急,似乎是想跟人解释什么。

 

  魏无羡乐呵呵的看着温苑,一手提酒一手托腮。


  “你有钱哥哥家里管得严,我还是少说些话了,赶快吃吧。”说着,魏无羡恍惚想到当年被蓝氏家规支配的日子,不禁抖了一下身子。


  魏无羡之所以请蓝忘机帮忙照顾他,因为温苑坐在蓝忘机身侧。对此魏无羡表示:“看来他是喜欢上你了,抛弃羡哥哥我了。”


  蓝忘机不做声,默默的将温苑嘴角的汤渣擦净。


  “魏婴。”蓝忘机突然开口,打破了三个人之间的宁静。

  

  “嗯?何事?”魏无羡抬起头。


  “你可知,一月后,金麟台大婚。”蓝忘机道。


  “啊,是吗?”魏无羡有些惊讶,是谁这二字差点问出。魏无羡就反应过来了,除了金子轩和江姑娘,还能有谁?


  蓝忘记接下来的话,印证了魏无羡的猜想:“是,金子轩和,江姑娘。”


  魏无羡低头笑道:“哈哈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蓝忘机在听到后面那句话时,轻轻蹩眉。


  “不过!若是那金孔雀对我师……江姑娘不好,我就打得他满地找牙。”魏无羡说着,挥了挥拳头,又道:“我师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便宜那金孔雀了。哼!”


  本来这些事情理应由江澄和江厌离告诉他,可是,他们三人已再无瓜葛。


  魏无羡其实挺惋惜的,当年他亲口说过,要给江厌离一个大宴婚席,几百年来人人都还会记得她的那次成婚!仍然能够津津乐道……可是终究世事难料……


  饭局再次沉默下来。


  两个人各怀心事。温苑见他们之间的氛围,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头埋得更深,喝羹的速度加快了几分。


  本来是安静的吃着,只是突然间,魏无羡方才摆在桌上的符咒就燃了起来,将三个人再次惊醒。


  魏无羡一见,心叫不好,这符咒只有在乱葬岗上出了事才会燃烧,火势如此旺,定是出了大事!魏无羡立即起身,将符咒上的火灭了。


  蓝忘机也注意到了,问道:“出了何事?”问完后才觉得有些不妥。


  可是魏无羡并没有想那么多,走到温苑面前,边将温苑抱起,边看着蓝忘机答道:“乱葬岗出事了,我得赶快回去。”语气满是焦急。


  魏无羡又伏下身子,将温苑不小心弄掉在地上的玩具一一捡起。


  蓝忘机随即起身,盯着魏无羡的眼睛,道:“我与你一同前往。”


  “不用啦,我和阿苑步行也花不了多长时间。”魏无羡连忙摆手,便抱着温苑疾步离开了饭馆。


  蓝忘机也随其下了楼,结好账,就跟着上了乱葬岗。


  魏无羡朝乱葬岗奔去,忽然觉得腰上搭上了什么,便已是双脚离地。一转头,果真是蓝湛!其实魏无羡挺惊讶的,蓝忘机的剑可以连带三个人,虽然早就知道蓝忘机灵力充沛,修为相对于同龄人来说,略高一些,只是没想到,他蓝湛什么时候会这般?


  魏无羡道:“蓝湛,你跟着我去做什么?”


  蓝忘机扶着魏无羡的手一顿,道:“随你一同查探。”停顿一下,又道:“如若遇险,方可帮忙。”


  魏无羡一听,便也不再想那么多。


  但魏无羡没有感觉到身后之人隐晦的目光。


  然而魏无羡却只想着自己抱着阿苑,和蓝忘机靠在一起。就是有些挤,只是可惜了随便。


  魏无羡蛮喜欢那种乘剑而飞的感觉,自从修了鬼道以后,就很少将随便拿出来使使了。只是魏无羡太久没有在空中晃荡,导致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不太适应。


  三人一下了剑,便听到凶尸吼叫的声音,一个红衣女人跌跌撞撞的跑来。


  “魏无羡!是你吗?阿宁他,他把身上的符咒给撕了!”温情喘着气,看清面前的三个人,又道:“我,我这才把四叔他们给安置好。阿宁他,阿宁他在血池那里。”


  魏无羡把阿苑交给一旁的蓝忘机,连忙走去扶着温情,让她靠在一旁的枯树。魏无羡面色阴沉,道:“我不是说过吗?不要随便动温宁身上的符咒。”


 温情道: “不,没有人进去过!是他自己把它们撕下来的。”


 魏无羡在几行对话间,便理清了前因后果,他道: “唉,行吧,这里交给我吧,你先歇着,对了,阿苑也一并交给你们了,别过来我这里!”


  魏无羡嘱咐完后,决然转身,朝血池那里奔去。


  蓝忘机看了温情一眼,将方才魏无羡交给他的阿苑轻放在地上,随后向温情点头致意。便转身奔向魏无羡。


  ……


――――――TBC――――――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码字真的好难啊!


突然发现,比起环境描写,我更侧重于对话。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๑• . •๑)


有什么意见就大胆的提出来吧!>:-<


   有些情节与原著有所出入。


   文章其实走的是欢乐洒脱(沙雕)向。


   有些片段不太通顺,有时间再补^V^


   留个足迹再走吧^o^


   希望大家喜欢😊


     不知道还有哪个小可爱在?


  不是我不想更,只是天太冷了,手都快被冻僵了。


  已经很努力不让文章变成清汤寡水了。。。


  【假】下章预告:


  “你想好了吗?”


  “想好什么?” 


   “别装傻充愣,他的存在,会成为百家攻击你的新借口!”


  “随便他们怎么攻击我,反正我又没做过什么坏事。”


  “可你练出他!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坏事……”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可你是我的弟弟!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的让别人欺负你?”


  ‘那你之前,为什么袖手旁观?’这句话,谁也问不出口。。。




《如果夷陵有魏氏·番外篇(一)》


*这只是个番外,和正文有关(划掉)


*沙雕文预警,hahahhh


*全程ooc,注意避雷……


——————番外走起——————


  魏无羡不止一次的觉得,自己应该学会自力更生。


  也不止一次的觉得,自己非常有经商头脑。


  于是乎,他鼓起了勇气,朝仓库走去。


  此时,正在仓库里的魏无忧盯着面前的一大堆胡萝卜,心中不禁有些无奈。


  今天又要吃酸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胡萝卜丝了,或许运气好些,饭后还会再来点麻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胡萝卜汁。


  

  嗯,她的好弟弟魏无羡,对!比较喜欢吃辣一点的东西……她不能让弟弟难过,噢,对了,还有甜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辣辣拔丝鱼,要营养均衡!


  魏无羡看着魏无忧的背影,他承认他有些怂了。


  他鼓起勇气,道:“无忧姐姐,我,我认为我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了,我也老大不小了……”


  “什么?你想要找伴侣了?”魏无忧打断了魏无羡的话,惊声道。


  魏无羡一听,连忙摆手,解释道:“不是,只是觉得自己应该……”


  魏无忧气急败坏,指着魏无羡,看起来好像要炸掉了一样。她道:“你好好的待着家里,旁边就有一个大白菜你不要,非要跑到外面去!不好好看着你的菜,还想着别人的,你!”


  “不是的阿姐我为什么要想着别人的菜而不是看着自己的况且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要独立学会如何赚钱以防万一!”魏无羡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后,不禁喘了几下。“不对啊,我哪来的大白菜?”


  只是后面这句,魏无羡没敢问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魏无忧才反应过来,道:“哦呦,赚钱?原来是要赚钱啊……好好的跑出去干嘛?真是!唉,说吧,你要如何?”


  “如果我可以自己独立赚钱的话,,那我以后就自己赚自己的零花钱,不用再拿魏家的零用了。”魏无羡不禁觉得自己有些伟大,气也更壮了,理也更直了。


  “哎呀!”魏无忧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魏无毛茸茸的头,道:“行吧,都依你。”


  魏无羡大喜过望。


  “不过嘛!”魏无忧话锋一转,伸手指向一旁被堆在地上的萝卜,道:“你要在一天之内把这些萝卜卖完,不然就给我乖乖回来,哪也不准去。”


  说完,魏无忧只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魏无羡盯着地上的胡萝卜,陷入了沉思……


  ……


  后来,魏无羡灰溜溜的回来了。

  

  他现在觉得,自己还小,赚钱什么的,长大以后再说。


  温情对此只评价了两个字:果然。


  魏无忧呢,则在藏书阁里多添了几本关于如何经商的书籍,并认为自己有必要教一教魏无羡,不要随便吃生的东西!

  

——————————tbc——————————


好的,这只是个番外!


其实是我不想更文。。。(bushi)


然后,同样的,我又开始走细节了!毕竟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番外,也要做到和正文一样的严谨!一字一句都特别重要!但是!要考的!放松心情更重要。。。🌕🌖🌗🌘🌔🌕🌔🌓🌒🌑

WiFi已上羡(断网十三年)

脑洞:夭寿啦!仙门百家被夷陵老祖包围啦!!!

魏无羡死后第八年:


仙门百家照例在乱葬岗加固镇压封印和招魂,突然间穿越到了漫展(独属于cos魏无羡),灵力没有了,而且周围都是‘魏无羡’(魏无羡cos妆)...


什么款式的魏无羡都有:夷陵老祖羡、嫁衣羡、云梦少年羡、小孩羡,蓝氏校服雅正羡、温氏烈焰羡、金光闪闪羡.......


天啦噜!救命啊!别过来!


仙门百家:

     江宗主、含光君,我们的性命就靠你们了。江宗主,当初可是你带着我们围剿魏无羡的,现在我们就等你们救命了.....


魏无羡死后第八年:


仙门百家照例在乱葬岗加固镇压封印和招魂,突然间穿越到了漫展(独属于cos魏无羡),灵力没有了,而且周围都是‘魏无羡’(魏无羡cos妆)...


什么款式的魏无羡都有:夷陵老祖羡、嫁衣羡、云梦少年羡、小孩羡,蓝氏校服雅正羡、温氏烈焰羡、金光闪闪羡.......


天啦噜!救命啊!别过来!



仙门百家:

     江宗主、含光君,我们的性命就靠你们了。江宗主,当初可是你带着我们围剿魏无羡的,现在我们就等你们救命了.....

羊小咩~♡

如果夷陵有魏氏(一)

     *设定在预告里,谢谢(*°∀°)=3


   *知道原著里的故事情节,只是对话和细节没有全部记住了,颇多改动。


   *请注意避雷,人物是墨香的,ooc我的锅。


   *这文可真是够水的了。。。


   ————————————正文如下——————



   〖  因  果  第  一  


   却说这射日之争结束后,天下倒是太平了一段时间,兰陵金氏再一次召开清...

     *设定在预告里,谢谢(*°∀°)=3


   *知道原著里的故事情节,只是对话和细节没有全部记住了,颇多改动。


   *请注意避雷,人物是墨香的,ooc我的锅。


   *这文可真是够水的了。。。


   ————————————正文如下——————



   〖  因  果  第  一  


   却说这射日之争结束后,天下倒是太平了一段时间,兰陵金氏再一次召开清谈会,无非就是底下一堆家主高声附和罢了。


   金麟台:


   “来来来,喝酒喝酒!”一位身着金星雪浪袍的男子喊道,看这一身行头,品阶挺高的。肤色偏黑,身材偏高,满脸的自负感,此人名叫金子勋,一个金家旁系的嫡子,金子轩的堂弟,只是这品行,不太好。


   “嘿嘿,子勋兄这是要不醉不归吗?”


   “哎!早就听闻子勋兄酒品不错,今个叫咱们兄弟几个见识见识呗!”一行人满脸堆笑的打呵道。


   “哈哈,那当然,本公子今天就教你们见识一下我的酒量如何!”语毕,金子勋便干了一杯酒。


   “好好好,子勋兄酒量果然好!够爽快!”附和声此起彼伏。


   “咣当”一声,一位嫡仙儿似的人抬起了头,一身雪似的白衣,衣上绣着卷帘云纹,头系抹额,抹额上的云纹无一不告诉他人,此人乃姑苏蓝氏的亲眷子弟。


  满面寒霜,紧抿的薄唇,一双透露着丝丝寒气的眼眸,颜色偏浅了些,犹如琥珀,淡若琉璃。这人就是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二的含光君蓝湛蓝忘机。


   只见他面前摆着的茶杯,已经被金子勋灌满了酒。


   “……”


   “来来来,蓝二公子,我金子勋敬你一杯,别人都道姑苏蓝氏的人不沾酒,今天我便要看看你们的酒量如何!”


   “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忘机他……”坐在蓝忘机一旁的男子微微皱起了眉,修养好的面目含笑的朝金子勋说道。


   “嗐!泽芜君,不就喝一杯酒吗?你们难道还喝不起?”金子勋打断了蓝曦臣的话,不耐烦的道。又催促蓝忘机喝下面前的这杯酒。蓝忘机皱起了眉。


   众人皆被这里的动静吸引,朝这看了过来,看戏一般的打量着两人。


   这金子勋,当真颇有些没家教,如此这般逼人喝酒,还是逼姑苏蓝氏的含光君,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


   忽然,一只节骨分明的手拾起了蓝忘机桌案上的茶杯。


   “我代他喝。”慵懒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蓝忘机身躯一震,这股声音……他抬头往上看。


   “魏无羡?!你还敢来!”有人脱口而出,朝魏无羡喊道。


   “哈?我为什么不能来?”那个被称作魏无羡的青年反问道。


   “你当然不能来了!我们又没邀请你!”众人心说,倒没人敢讲出来。


   只见这个名叫魏无羡的青年身着玄衣,腰间插笛,头发尽数披在身上,只有几缕发丝被红绳扎起。


   有些人已经开始冒汗,这金麟台岂非是能随便进的,可这魏无羡是怎么做到让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的!


   “魏无羡,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一名修士战战栗栗的颤着音问道,这句话问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啊,还能怎么进来?当然是走进来的啊!难不成还是闪进来的?”魏无羡缓缓的道。


   “……”其实我们更倾向于第二种情况,众人如是想。


   “怎么可……”有人大胆的想要问道。


   “魏婴,你怎么……”蓝忘机出声道,想要问魏无羡为何来到这里。


   “啊,我来这里是来办事的,没时间和你们聊”只见魏无羡摆摆手,打断了他们的话。


   蓝忘机只是微微张了张口,再次抿起,垂下了眼帘。静等他接下来的问词。


   只见魏无羡转身面对金子勋,缓缓启开了朱唇,


   问金子勋温宁的下落:“温宁,在哪里?”魏无羡隐了隐情绪,声音却越发的冷冽。


   金子勋打了个颤:“魏无羡,你在说什么?”


   魏无羡只是冷冷的道:“呵,说什么?金子勋,温宁你认识吧。”


   “我为什么要认识一个温狗?”金子勋皱眉道,这魏无羡当真不可理喻!


   “不认识?那好,把他交出来。”


   “交出来?魏无羡,你凭什么?况且我为什么要把一只温狗交给你?”金子勋道。


   “金子勋,我告诉你,别挑战我的底线!几天前你去猎一只八百年的蝙蝠怪,便是叫的温宁那些人背着招阴旗帮你把蝙蝠怪引来!蝙蝠怪跑了,温宁他们也失踪了,这不是很奇怪吗?”魏无羡厉声讲道。


   “是,我是认识温宁,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在哪里?”金子勋朝着魏无羡大喊道,语气带着点颤,原本金子勋是想说出温宁在哪里的,只是面子要紧,死也要撑住。


   “快点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只数到三,一!二!……”说着,魏无羡将手放在了腰上插着的陈情上。


   “哎呀,子勋你就告诉魏公子吧!”金光善急忙对金子勋说道,谁能想到魏无羡是要动真格的!魏无羡的能力,上过战场的没几个是不清楚的,太强大了!


   金子勋听到金光善也开始劝他,只能瘪瘪嘴咬咬牙,狠狠地对魏无羡喊道:“说!我说!温狗,啊不!温宁他,他在穷奇道!”


   “哼,早说不就完事了。既然我已经打听到我想要的消息了,我也便不留下来与各位叙叙旧了,不用送了,各位再见。”魏无羡挑了挑眉,手从笛子上放了下来,转身就走。


   “等等!”


   “哦?金宗主可是让我‘等等’?”魏无羡转身道。


   金光善只是轻轻一笑,勾起嘴角:“既然你的事已经解决了,现在就该轮到我们了。”


   “哈,那请问,你有什么事还没有解决?与魏某有关吗?”魏无羡眼里飘过一丝玩味。


   “当然有,是关于……”金光善继续说了下去。


   “且慢。”魏无羡打断了金光善,“是关于阴虎符的吧。”这句话虽然带有几分疑问的气息,却是一句陈述句。


   “正是。”金光善见已经被魏无羡说破了,也只好顺着话说,“阴虎符的威力大家都见过,着实危险,只怕是魏公子你一人……”


   “噗!”?在这个关头上,还有人笑得出来?


   “……魏宗主,你……”金光善顿时有些尴尬。


   “噗哈哈!”一名身着玄衣的女人笑了起来,全身都颤抖起来,像是已经忍耐到极限了。而刚才的笑声,就是她那边传过来的:“抱歉啊金宗主,我不是要笑你的意思,只是想到一些事,有些想笑罢了,还请金宗主莫要计较。”


   “魏宗主都说了不是故意的,金某自然是不会去计较。”金光善只是讪笑,继而对魏无羡道:“只怕魏公子一人把控不住,不如交给我们处……”


   “不需……”魏无羡还没说完,就又被一阵笑声给打断了。


   “噗哈哈嘿哈哈哈哈……”


   “……”


   “……”


   “……”


   “啊,抱歉,抱歉,您继续,继续,嘿嘿。”魏无忧注意到众人的视线都跑到自己这里了,只好说声抱歉,连忙转头,将注意力放到了一旁的糕点上,不去往魏无羡和金光善那里瞧。


   金光善只好接上话道:“交给我们处理,大家说是吧!”


   附趋之众。


   呵,魏无羡在心里冷笑,手里把玩着自己的陈情,对金光善道:“噢,我说呢,原来金宗主是这样想的呢,不过,这阴虎符终究是我的东西。”说着,魏无羡将手中的笛子紧紧攥住,又道:“凭何要给你们呢?照您这说法,是要明抢咯?!看来你兰陵金氏是想要统治百家呢,志向真大呢~哈哈哈,要不是温氏已经倒了,我还以为是温王盛世呢。”一说到温氏,魏无羡立马翻了脸,整个厅堂骤然刮起一股冷流,激得众人一身冷汗。


   蓝忘机目光深沉,只是静静地盯着魏无羡。从魏无羡入厅时,就没有离开过。


   魏无羡深感自己话已经讲的差不多了,将笛子插回腰封,清风拂袖,转身就走。好不吝啬,背影潇洒不羁。


   “你!”你什么?金光善也不知道。


   (蓝忘机和金光瑶的对话请看原文)


   “他说的难道不对吗?”


   “哈哈,就是因为对,所以才不能讲出来啊,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了。”金光瑶勉强的笑着将话说完。


   “唉~”看着金鳞台乱得如此,魏无忧不禁叹了口气,起身与金氏等人告辞,便回了府邸。


   不过说起这夷陵魏氏,于百年前隐居避世,现如今又归入凡尘,实力强大,谁也招惹不起啊!


   ————————————————


   再后来,魏无羡带温情等人来到乱葬岗。几月后,魏无羡便与与江家断了关系。


   在乱葬岗上,温情正和抱着一兜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魏无羡对话。


   “魏无羡,我让你买的是萝卜,萝卜啊!”


   “啊啊啊,情姐,为什么一定要萝卜呢?!土豆不好吗?萝卜吃起来还有一股诡异的甜味,难吃死了!”魏无羡怪叫道。


   “滚,你不喜欢吃就别吃!”只见温情一把夺过魏无羡手里提的那一袋土豆,头也不回的走了。


   魏无羡怂怂肩,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


   “魏婴?”


   ――――――TBC――――――


   有些情节与原著有所出入。


   文章其实走的是欢乐洒脱(沙雕)向。


   今天就更到这里吧,我码字码的快要累死了(ノД`)


   大家都来猜猜看是谁来乱葬岗了^ω^


   有些片段不太通顺,有时间再补^V^


   留个足迹再走吧^o^


   希望大家喜欢😊


   
  

羊小咩~♡

如果夷陵有魏氏(预告)

*私设如山,私设如海,不喜勿喷,谢谢


*师姐她们不会离开的,忘羡tag我打得光明正大。


*人物归墨香,ooc我的锅


*如果文中有一些不符合逻辑的事,请大胆的提出来!


*佛系更新,欢迎催稿^V^


先来个预告^ω^


―――――――――以下正文――――――――――


仙门百家怎么也没有想到,叛逃了江家的魏无羡竟然去了夷陵魏氏。


后来又得知魏无羡要将阴虎符毁掉,这可把金光善给气到了,在金麟台上大骂了一顿。


再之后,便传来魏无羡飞升成功的事情,可把仙门百家弄得。。。


再之后?许多已故之人纷纷回归于世,这一大奇闻,偏偏是魏无羡弄回来的。仙门百家怒不...

*私设如山,私设如海,不喜勿喷,谢谢


*师姐她们不会离开的,忘羡tag我打得光明正大。


*人物归墨香,ooc我的锅


*如果文中有一些不符合逻辑的事,请大胆的提出来!


*佛系更新,欢迎催稿^V^


先来个预告^ω^


―――――――――以下正文――――――――――


仙门百家怎么也没有想到,叛逃了江家的魏无羡竟然去了夷陵魏氏。


后来又得知魏无羡要将阴虎符毁掉,这可把金光善给气到了,在金麟台上大骂了一顿。


再之后,便传来魏无羡飞升成功的事情,可把仙门百家弄得。。。


再之后?许多已故之人纷纷回归于世,这一大奇闻,偏偏是魏无羡弄回来的。仙门百家怒不敢言。。。


对于魏无羡说的那些‘狂妄自大’的话,,


仙门百家又气又恨,只敢怒不敢言,为什么?

 

没办法啊!那夷陵魏氏的魏宗主把魏无羡宠的无法无天,就差没在大门上写下:魏无羡就算是想要统治六界,我都要给他这个权力!


 你瞧瞧,你瞧瞧这嚣张的语气,可把人气的够呛,可是没办法,人家有这个能力啊,


欸?能怎么办,只能忍着呗!


再后来,传闻中那个无所不能的魏无羡,


 嫁人了,


嫁人了


人了



“喂,等等,为什么是嫁出去而不是娶回来!”


“唉,兄弟,你能想象含光君在夷陵老祖下面吗?”


“。。。。。。额。。。不能。。。”


。。。。。。


呵呵,这魏无羡如此厉害,理应娶一位门当户对的仙子才对。


没想到却成了一个断袖!


断就断了吧,还是下面的那个!


这这这!


当真是不可思议!

仙门百家顿时心情愉悦,开了一场庆祝会,结果呢?


这蓝忘机娶了魏无羡,按规矩,魏无羡是要随蓝忘机住在蓝家的,不住蓝家可以理解,但。。。


为什么反倒是蓝忘机跑到魏家里住了!


Are you kidding? 


莫不是把我们当猴耍!



嗯,,,


今天的魏无羡依旧那么浪,今天的蓝忘机依旧那么冷,今天的江澄依旧在怀疑人生(我的发小从小就是个撩妹高手,还曾经与我立下誓言,永远不会喜欢男人,不会嫁人。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弯的?!弯也就算了,还TM 是下面的那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的仙门百家依旧在。。。


想知道夷陵老祖为什么会娶(雾)含光君吗?


敬请期待――《如果夷陵有魏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