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代号海市蜃楼

442浏览    3参与
ZOE

【W主骑】角色衍生(后续完结)

前篇https://zzzooee.lofter.com/post/1d37c9e3_1ca172dc3

其实本来就没打算正经续写的,只是心血来潮的小片段,但有人看有人期待后续所以还是给写上了,依然没啥实质随便看看就行。时隔一年多的更新⁄(⁄ ⁄•⁄ω⁄•⁄ ⁄)⁄

避雷千万注意!!!

不是RPS!

W主骑角色衍生:《Code:Mirage》森山真一和《三年A班,从现在起全员人质》柊一飒,无差吧大概。这两部都刷过,角色太好好好好了!

平成第一甜多香都懂的。

剧情都是杜撰不要当真,大家要遵纪守法哦~

文笔拙劣,见谅见谅。


12

那个叫郡司真人的警司只身前...

前篇https://zzzooee.lofter.com/post/1d37c9e3_1ca172dc3

其实本来就没打算正经续写的,只是心血来潮的小片段,但有人看有人期待后续所以还是给写上了,依然没啥实质随便看看就行。时隔一年多的更新⁄(⁄ ⁄•⁄ω⁄•⁄ ⁄)⁄

避雷千万注意!!!

不是RPS!

W主骑角色衍生:《Code:Mirage》森山真一和《三年A班,从现在起全员人质》柊一飒,无差吧大概。这两部都刷过,角色太好好好好了!

平成第一甜多香都懂的。

剧情都是杜撰不要当真,大家要遵纪守法哦~

文笔拙劣,见谅见谅。


12

那个叫郡司真人的警司只身前来时,柊一飒本正擦着眼泪,看监视器屏幕中和收音设备里学生们带给他的惊喜和感动。

茅野樱站在他身后,将自己的手帕递过去。这孩子真的很可靠。

直到班上所有学生们都在美术室内集合,打算上门直接要他说清那个网络传播中、将他列为头号嫌疑人的视频录像所隐藏的真相时,柊一飒已经先行离开,只余下带着他吩咐的茅野樱。

这个时候已算是病入膏肓了,只要稍微消耗一点体力后,就连直立行走都会遇到困难。柊一飒拖着摇摇欲坠的病体,在与郡司真人一番真心话辩驳后,不得不挥拳相向。

他们甚至拔了枪,幸好在扣下扳机前被互相缴下,不然森山真一难保自己手中的格洛克不会走火。

郡司真人没有放过对方病痛发作的机会,在多少案发现场千锤百炼的几拳头下去,那个绑架犯教师再无法支撑得住,倒地后意识涣散。他掏出后腰别着的手铐,蹲下身准备对柊一飒进行逮捕时,感到自己后脑勺被什么东西抵住。

金属质感,冰冷的。他对枪也算熟悉了。

大意了,自己竟然忘了那个独自撂倒一众特种部队、至今还藏身于这所学校中的帮手!

郡司真人不得不停下手上动作:“喂,我知道他不会伤害学生,也没有伤害过学生。但你开了枪,他也会坐实伤害罪。”

“双手抱头,别动,”对方手中的枪还顶在后脑勺上,没来得及锁上的手铐也被迅速夺走,随即扣在警司的手腕上,“站起来。”

说起来,似乎没听到保险栓被拉开的声响。

确定这一点后,郡司真人迅速集中起注意力,在缓慢起身的途中忽然后退用力撞向身后的人,随即就侧过身打算用上所有力气去将那个帮手掀翻在地。可惜他没能预料到对方的反应能力竟如此出色,即使遭遇了出乎意料的袭击,下一秒就能使用具有技巧性的近身搏斗动作卸下这阵攻势。手上的枪支虽脱了手,居然在空中被他接住,直接抓着枪管,用枪托砸了过来。

郡司真人没能看清那张隐约让人感觉很年轻的脸,因头部被击打的疼痛而失去意识。

“走吧。”森山真一将枪别回西服外套内侧的枪套中,过去将柊一飒搀扶起来,几乎搂抱着回到美术室。

但那个警司?

“我去处理就行。”

柊一飒有些意外,他绝对有自信能够从面部表情隐藏住心思和想法,这也是为什么能够顺利实行计划的重要因素。但,森山真一是怎么猜到他的心思?

“伤口处理一下。”将人安置好后,还熟门熟路地从仓库里找来药品箱,脱下西服外套,卷起衬衫袖子开始给他新添的伤口止血消毒,“人要关在底下?”

“不了,找个教室就行。”柊一飒的确敬重那名正义感十足的警司,虽是利用他作为人质筹码,却也不想过于苛刻。

森山真一嗯了声作为答应,给他缠上绷带完成包扎:“手机需要吗?”

大抵指的是郡司真人的:“麻烦了。”从桌上摸索来药罐,面前的人为他端来马克杯,里头已经装了饮用水,“谢谢。”

“别做傻事。”他弯下腰,没有眼镜遮掩下的目光锐利却柔和。

柊一飒有些无奈:“我是将死之人。”下一刻被握住了手。

你呀,才是不该在我身上任何时间。

“坐实共犯罪行,已经逃不掉了。”森山真一说这话时,眉眼竟出现笑意。

13

跟恶魔同行的勇气,你有吗?

14

柊一飒当着茅野樱的面将走廊的天花板炸掉时,森山真一被支开了。

他拖着残破的身躯,用轻型步枪顶着郡司真人的头,步履瞒珊前往天台入口。就着布满尘土和碎石的步梯席地而坐,一夜的推心置腹和坦诚果然将对方气得够呛,但即使道不相谋不相为谋,也不妨碍那名警司对自己的用心良苦表示敬意。

直到天亮,他主动解开郡司真人的手铐,挨了实实在在一拳后,独自打开了天台大门。霎时,迸裂的耀眼晨光笼罩大地,驱走所有阴霾。

我该上路了。柊一飒内心却是平静。

“又想独自承担一切吗?”黑色的西服笔挺,逆着光线竟让他感到刺眼。森山真一双手插兜迎面走来,甚至又戴上那副眼镜。

柊一飒笑了笑:“果然拦不住你。”

“不,上来的路确实被废墟封死。”森山真一推了推眼镜,“不过倒不是没有途径。”

“你不会是从外墙爬上来的?”想到这就忍不住皱眉。

板着脸的男人没有回答,只是更靠近他一些:“一起吧,你准备好了?”

知道是拗不过他了,柊一飒只要认栽:“好。”

15

直播尚未结束,柊一飒拖着愈发病重的身躯,几乎是用灵魂发出了嘶吼。他的眼眶红了,眼泪一颗颗睁着往外掉,头上的绷带上有一块渗透的血迹,因剧烈的动作更加深红。

森山真一站在笔记本电脑后,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自己不过是被精心培养出来的棋子,一旦成了阻碍就会被清除的那种。所以,本不该有感情、本不该有记忆。

“我的课程到此,正式结束。”

直到信号传输中断,柊一飒已浑身疲惫,从额头淌下到下巴的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他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着气,吃力地抬起头向面前人示意:“你快走吧,我还有要做的事。”笑容在苍白的脸上显得更加苍白,但并非无力。

天台外传来动静,他知道是那群学生们。森山真一没有犹豫,大步流星走到天台边缘,左手撑住水泥敦一跃直接向下落,另一手不忘及时扣住一旁的金属管道设施,借助惯性跳进底下一层窗户敞开的教室中。因为选择是教学楼的阴面,加上柊一飒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底下围观的人群并未发现他。

茅野樱冲上了天台:“老师!”

柊一飒摘下眼镜,缓缓站上天台边缘的水泥敦,没有一丝犹豫,身体后仰。

“老师!”

16

说不慌是假的,即使自身曾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无论是掠过颈侧大动脉的刀刃,或是无限接近左心室的子弹头,都没有此刻带来的恐惧让他深刻。森山真一听见顶楼上学生们的呼喊和尖叫,几乎从窗口一跃而出,大脑来不及思考,仅靠着身体最本能做出反射。

必须接住这个人!

但他最终没有跃出去,因为就在头顶上方的位置,柊一飒被那个叫茅野樱的女孩拉住了手,仿佛用尽毕生所有气力一样、死死地拽住了。

他退回室内,背靠着因爆炸震动而裂开的玻璃,与那些学生们一起,听柊一飒的最后一课。

这是那位绑架犯教师呕心沥血的教诲,他最后的教诲。

17

柊一飒被带走了。他主动被戴上手铐,在学生们的目送下与郡司真人一同离开。

不过危机并未完全解除,警部已下了指令,在解救被绑架学生脱困的同时,封锁教学楼全面搜捕另一名共犯。对此,坐在警部车辆上的柊一飒歪了歪头:“什么共犯?”

只是一昧装傻。

最后,警部没能如愿,身手了得的帮凶者仿佛人间蒸发,直接在封锁的教学楼中失去踪迹。

柊一飒被关押在当地的拘置所,等候案件起诉的开庭,他在提审中对所犯下罪行供认不韪。而外界媒体和民众对这起案件的关注度一直有增无减。

他没有再接收到任何有关森山真一的消息,只知道那个神秘的来客逃出生天,又如同从未存在过。神秘到与他朝夕相处了数日的自己,也无法断定那个人是否真的存在过。

就在这起轰轰烈烈的高校绑架案开庭之日,果然出了件大事,掀起舆论的另一波狂澜——转移犯人的押送车在半路被劫持了。

负责执行押送的警司们受到击打造成的轻伤,几乎都失去意识,以至于押送车在路面监视器死角的某段隧道中抛锚,车上的犯人早没了身影。

在经过几日对隧道往来车辆该时段的排查和比对推断后,终于确定劫持者所驾驶的是某辆来路不明的套牌车,好不容易追踪到车辆,却发现早已被废弃了好一段时间。线索中断,又该重新寻找切入点调查。

作为案件犯人逮捕者的郡司真人再三提醒说对方很可能是当时绑架案的共犯者,疑似受过反追踪的专业训练,当地警司也不得不向上级申请了协助。

18

坐在副驾驶的柊一飒已换上便装,活动了长时间被手铐桎梏的手腕:“你没必要这么做,我已经设想到后路,也做好了准备。”其实在钻进车里那刻,他不知不觉做出另外的决定。

驾车的人穿着深色的连帽衫,过长的刘海几乎没过眼睛:“我本来也这么认为,但想到你之后,觉得有些不甘心。”

“我虽然罪不至死,但也快死了,徒增奔波而已,”柊一飒嘴上这么说,还是摘了眼镜放松身体,随性地靠在椅背上,“这就是你说的那辆搭载了AI辅助系统的军方作战车?”

怎么看都不像。

森山真一指了指后座的背包:“不,她在那。”里头装的是Robin的核心控制处理器。

看来,应该是趟有意思的旅程。

“这下真是共犯者了,还是逃犯。”柊一飒揉揉鼻梁侧的内眼角后重新戴上眼镜,伸手打开车载的广播系统:“那么,我们去哪?”

“以色列。”

“出国?”他有些惊讶,“你有门路?”

森山真一想起那个曾在梦中听过无数次的问题,即使他从未看清提问者的脸,但此时却与眼前的人重合。他将问题抛回去:“与恶魔同行的勇气,你有吗?”

柊一飒愣了愣,先是迷茫,而后又释然地笑了。

“那可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END


CuI

Wake Up

Robin醒来的时候,森山真一正给她的外部设备充电。

Mirage。Robin喊他。

Mirage、Mirage。真酱。

Robin的声音听起来颇为奇怪,一会尖而细地像是捏起嗓子故装腔调,一会低沉又变调,听起来像恐怖游戏的配音。当然,森山真一没玩过恐怖游戏,他不会也不可能想到这个比喻。

于是森山真一只是把手揣在兜里,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大抵是身体已经养成的习惯,这样做在发现危险的时候最适合于逃跑。

不如一言以蔽之:森山真一现在很紧张。他在戒备着连自己都尚未发现的某样东西——或者某些人。不出其外又是他的老朋友们。他本来也没想过把后背交付给那些人。

他愣了一秒,旋即反应过来刚刚的自己处...

Robin醒来的时候,森山真一正给她的外部设备充电。

Mirage。Robin喊他。

Mirage、Mirage。真酱。

Robin的声音听起来颇为奇怪,一会尖而细地像是捏起嗓子故装腔调,一会低沉又变调,听起来像恐怖游戏的配音。当然,森山真一没玩过恐怖游戏,他不会也不可能想到这个比喻。

于是森山真一只是把手揣在兜里,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大抵是身体已经养成的习惯,这样做在发现危险的时候最适合于逃跑。

不如一言以蔽之:森山真一现在很紧张。他在戒备着连自己都尚未发现的某样东西——或者某些人。不出其外又是他的老朋友们。他本来也没想过把后背交付给那些人。

他愣了一秒,旋即反应过来刚刚的自己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对于一个逃亡犯而言,松懈一秒就等于死。

他只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了,尽管那听起来并不怎么像她。他还没来得及彻底掌握她醒来的规律。

嗯…嗯,Robin。我在。

森山真一回应她。莹蓝色的光芒照在他的半张脸上,这让他想起他还坐在那辆车里的时候。这幻想给了森山真一几分自己是在和Robin对话的实感。

他和Robin逃走了。自那之后,除开彼此一切都不存在,世界上再也没有K13,没有Smoke,没有沟鼠,也没有Mirage和Robin。

一切都如海市蜃楼,自此烟消云散。他不存在。世界上并无森山真一。比起雪藏来做得更彻底。除了他们两个别人都死了。干净的清扫。

森山真一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半融化的AI核心。Robin在那里。

森山真一盯着缓慢移动着的进度条。百分之四十三,还要再等一会儿。这时候,他可以听Robin说话:尽管这的确是很危险的。但也因此,他需要更加小心才行。

他们沉默了一会,似乎人与AI在对视着,莹蓝的光纹如水波般颤动了两下,像她的目光偏移。

Mirage,我做了梦。Robin说。

……是什么样的梦?森山真一问她。这样的对话似乎已经发生过许多遍,他漫无边际地这样想。当时他似乎想,原来AI也会做梦啊。

因为森山真一从未做过梦。

鬼魂不会做梦,又何况是幻影。哪怕获得了感情也一样。嘣、啪,开枪,瞄准眉心,目标倒下了。干得好,Mirage。即使如此也不会在梦里看见对他笑的死人,不会看见质问他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尸体。他只会在白日里看见自己的手,像个初学者一样讶诧而茫然地看见满手鲜血。

杀人很轻松,你只需要扣动扳机。如果你能摆脱罪恶感,那么难的就只是在杀人后还能活下来。现在森山真一面临第三种情形:他不怕杀人,也擅长干这个,但罪恶感如影随形。他想起Smoke,在最后他喊他姬岛先生。

嗯。是的,Mirage。我梦到我们一起去海边。你紧紧地拥抱了我。

于是Robin谈起她的那个梦,关于她是如何变成了一位人类的少女,关于碧波翻涌如稀释了的蓝墨水,关于漂亮的细沙,关于太阳是怎样的明媚而闪耀,天空与海水是同样颜色,海里的白浪像天空的云。她又说她把Mirage怎样埋了起来,堆出的造型连御崎看了都要发笑;又说沟鼠那时候唱着怎样的歌,爸爸合着她唱起来却被沟鼠嫌弃。

森山真一慢慢地听着。Robin的话自然是不难理解的,但他不知道人的梦里原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会有现实不可能存在的事发生,会有有点奇怪的展开和逼真的细节。Robin可以算是人吗?她的梦也可以算作人的梦吗?森山真一想。他现在常常开始思考这些东西,过去他不这么做,没人下了指令要他思考。

他带着她逃跑后,他就止不住地想这些。好像Robin命中注定要成为世界的唯一,他找了那么多办法,也再也修不好她。他似乎是要连着两个刚刚觉醒情感的造物的份全都感受一遍一样,体验了无数感觉。像母亲通过胎盘为胎儿输送养分,也有时候森山真一会对着Robin絮语,对她说自己的各种感受,对她说自己想做什么,对她说自己下一步的计划。但他是惯常了孤独的,平时也不是爱说话的人。因此,他这样做的次数倒是也屈指可数。只是那时候,他会想,要是Robin能回应他就好了。

……那么,我在你的梦里是什么样子的?森山真一想了一会,询问AI。

就是你的样子,Mirage。和其他人见到的一样。

其他人见到的样子。其他人见到的Mirage是什么样?虚无荒诞的传说之物,不可信的流言蜚语,不存在的幽灵,不可战胜的敌人。他想着,在他们眼里我是什么样子?过眼云烟,呼吸间便破碎的海市蜃楼吗?

他们又无话可说。森山真一想了想,点点头。他说,那很好,Robin。

他一边说一边给手枪上了膛,一片万物无声寂静之中,金属擦动的声响倒是颇有些刺耳。

但那也可以理解为枪的呼吸。枪在呼吸,粗重地呼吸,每次咆哮就是射出一颗子弹。Mirage能听懂枪在说什么,就像森山真一能听懂Robin在说什么。

她在做梦的间隙醒来,醒了无数次,也又归于昏睡无数次。他们已经逃离了很久很久,流亡如同无家可依的难民,可每次Robin醒来,她都才带着Mirage离开不久,刚刚答应Mirage她不会放弃。然后就像这样,每一次不会做梦的人类都听会做梦的AI讲述她的梦。然后,她又一次归于沉寂,Mirage就带着她再次上路。

Mirage,我想念他们了。过了好一会,Robin才说。

……嗯。他说。

Mirage,我不记得上次醒来的事了。Robin说。

……嗯。没关系。森山真一说。

Mirage,我又要睡着了。Robin说。

晚安,Robin。森山真一说。电充满了,他们又将要踏上一段旅途。

晚安,真酱。Robin说。她的声音在电磁摩挲中荷荷擦响着。这次她的声音偏巧被拉长了许多,听起来像是一个在撒娇的小女孩儿。

ZOE

【W主骑】角色衍生

避雷千万注意!!!

不是RPS!

W主骑角色衍生:《Code:Mirage》森山真一和《三年A班,从现在起全员人质》柊一飒,无差吧大概。这两部都刷过,角色太好好好好了!

平成第一甜多香都懂的。

零散片段随手写的,没什么实质,一时心血来潮。

文笔拙劣,见谅见谅。


1

“相同的灵魂成为陌生后,还能不能找回从前完美的频率和步调呢?”

2

“CAR射击的标准持枪手法,你受过专业军事训练。”

柊一飒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好歹我也曾是个动作演员,这点见识还是有的。”他头上还缠着止血的绷带,额角的伤口是在前几日与自己学生互角时被偷袭得来;脸上正悄悄淌过汗水,导致鼻梁上的圆框眼镜有些下滑...

避雷千万注意!!!

不是RPS!

W主骑角色衍生:《Code:Mirage》森山真一和《三年A班,从现在起全员人质》柊一飒,无差吧大概。这两部都刷过,角色太好好好好了!

平成第一甜多香都懂的。

零散片段随手写的,没什么实质,一时心血来潮。

文笔拙劣,见谅见谅。


1

“相同的灵魂成为陌生后,还能不能找回从前完美的频率和步调呢?”

2

“CAR射击的标准持枪手法,你受过专业军事训练。”

柊一飒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好歹我也曾是个动作演员,这点见识还是有的。”他头上还缠着止血的绷带,额角的伤口是在前几日与自己学生互角时被偷袭得来;脸上正悄悄淌过汗水,导致鼻梁上的圆框眼镜有些下滑的趋势。

这一方面是由于病痛的折磨,另一方面是心中不停敲响的警铃。怎么可能冷静得下?这个在计划外凭空冒出的陌生人就站在面前,端着自动手枪,枪口对准了自己。

“真是意外!对付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警视厅竟然出动特工?明明坐镇的最高指挥者不过是理事官,”但分析时的头脑依旧冷静,“那么,你要杀了我吗?”

3

已连续多日在热点新闻上驻留的绑架案犯,正在这所封闭教学楼走廊的角落里,背对着身后因塑胶炸弹爆炸产生的废墟,一言不发地盯着面前的陌生人。而对方依旧沉默不语,只是冷着一张脸,与枪械闪过的寒光相得益彰,手指正搭在扳机上。

柊一飒错觉那把装了消声器的枪管已经抵在自己脑门上,否则怎会有这样的压迫力?

良久的沉默后,他深吸一口气故作无畏:“这里所有的炸弹控制终端都与我进行了生物链接,一旦我被杀死,整座教学楼立刻会被炸得粉碎!”这话其实是瞎诌的,难免有些心虚。

但电光火石间,作为绑架案犯的教师出手了。

趁持枪的人注意力分散时跨出一大步并最大限度转动腰部,带动抬起的右腿借着力在空中横扫而出,硬生生将他手中的枪踢到一旁去!得逞后又再次蓄力向前俯冲把人撞到在地,充分利用身体重量进行施压,再扣锁住手腕手肘关节,算是把人给制服了。

接下来只要将人打晕,顺带笑纳了送上门的武器。

原本他是这样计划的。却没想过眼前这人的身体反应实在了得,在自己将他压制并准备下重手前竟还能蜷起腰身,直接抬腿很是灵巧地蹬开,一个翻身跃起,给了他胸口一脚后平稳落地。

柊一飒捂着胸口向后跌倒,又感觉到内脏要命的疼痛感。

可恶,明明已经剩下没有多少时间了,又偏偏杀出个棘手的家伙!

4

“名字。”

他皱了皱眉,选择作答:“柊、一飒。”抬眼看去,那个男人依旧冷着脸,根本无法观测地出情绪变化,“你又是谁,难道不是警视厅派来暗杀我的特工?”

确实,他从未听闻过这位绑架犯的名号,K13向来只负责警备课最高层授意的特殊行动。但无论是Robin的讯息情报系统、或沟鼠闲暇时口中念念叨叨的社会热点新闻,印象中没有这类相关的字眼。或许真的是所谓的未知力?

“Mirage。”

这个代号是秘密,敌对者没有机会去散播,甚至在己方阵营中也仅是个看得见的虚幻传说。此时他选择告诉给无关人物,可不是被允许的行为。

“蜃気楼?”柊一飒感到有趣,“有意隐瞒自己的姓名吗,看来你有不少秘密。”指尖无意识地抚过干涩的下唇。

将自动手枪别入西服外套内侧的枪套中,Mirage依旧一身冰冷:“我需要情报。”枪就在他探手可得的位置。

5

那个绑架案犯似乎是名美术教师。

Mirage背靠着墙,看着他用木炭铅笔在速写本上勾勒,一夜未停笔,除了必须的活动外不过就是抬头察看监视器屏幕和笔记本电脑的动态。绑架了29名即将毕业的高中生,对外提出的条件竟是让某个社交平台的所有用户汇款100元作为赎金,必须累计达到与人数相符的数额。

想来也不可能实现。

作为K13的杀手多年,他见识过太多形形色色的危险人物,却偏偏从未碰到这样怪异的一位。既天真又偏执,平静得像看破生死。

6

“那么,重复一下交换的情报。”柊一飒勾勒线条的手并未停下,甚至连头也不抬,“你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误入到魁皇,所以不了解高校炸弹绑架案、以及我的状况,是吗?”

Mirage没有回应。

他倒是懒得介意:“而且呢,我对你的了解也太少了,除了是个持枪的神秘客。”

“机密。”这话很是欠揍。

柊一飒终于舍得停笔,眼神直接越过镜片的上方扫射过来:“就算现在打不过你,一起被炸个粉碎倒不成问题。不过呢,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真的可以吗?”

持续不到五秒的沉默竟被Mirage终止:“森山真一,是我的名字。”

“用自己的情报作为交换筹码?真遗憾,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柊一飒笑着抬起手腕,上面戴着个腕表型的炸弹引爆控制终端,“无论你的动向和目的,姑且当作我所猜测的类型来处理了。”

“我有记忆缺失,以及情感方面的认知和表达阻碍。”

又来?

“对我来说,你有些特别。”

这话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特别?”

“你身上有种让我感到亲切的东西。”说这话时却还冷着脸,“或许我曾经认识你。”

“哈?!所以你这是在强行解释为什么直接不开枪射杀我?”柊一飒差点把沾了木炭分的手指往下唇上抹,幸好及时停住,“你确定我们以前见过?”

森山真一垂下眼:“不清楚。”

不过,刚刚这话怎么听起来像示爱?

柊一飒这下没了力气似的栽到转椅上,仰头对着天花板重重叹了一声,良久后终于放弃挣扎:“就算作是我的诚意吧。”他起身绕到角落里堆满杂物的货架后,蹲下身将地上一块铁板挪动,露出个可容纳一人出入的四方形通道口。

他朝里喊:“放风时间,出来,都保持安静。”

丰先生曾告诉他:炸弹这种东西,只要成功一次就会令人上瘾,很快就会有下一次。

森山真一想起那些被炸弹销毁的残垣断壁,心中再次对这个身缠重病的怪异教师产生难以解释缘由的好奇心。从获取的情报和媒体播报得知,这名丧命病狂的绑架犯以残忍的手段杀死了六名学生。

而这六名“已死亡”的学生此时小声嘀咕着攀上梯子从通道口离开:“小飒也真是的!这里都闷死人了!”“老师,可以去一趟洗手间吗?下面的那个实在太...令人窒息了。”

“诶!刚刚好像有个人过去了!”浅见沙也伸手指了指另一处货架的方向。

柊一飒故作惊讶:“在哪里?一直只有我在这,看错了?”

7

正当学生们的争执达到白热化时,紧闭的美术室大门被一把拉开,柊一飒在班长茅野樱的搀扶下趔趄着走来:“你没必要按下按钮,这种事由我一个人来做就行了。”他抬起手,“甲斐,把东西给我。”

这话是对甲斐隼人说的,那名因恐惧和无措几乎失去理智的少年脸色苍白,与紧抓着引爆控制终端的手指一样。他松了口气,脱手将控制终端丢过去。

“喂!太危险了,”柊一飒接住后不忘教训他,“你慎重一些!”接下来,就是他与学生们的下一堂课,有谁刻意隐瞒着重要的情报,必须让那孩子亲口说出来。

可惜时机的确不太理想,这所教学楼正被几队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包围,恐怕已经潜伏到一墙之隔的位置。

这时候口袋中的手机传来新邮件提示音,一看是由班上学生里见海斗发送【我去拖住】。柊一飒抬起头,里见海斗本人就在跟前,还未取回自己的手机。

他没有回复邮件,只是将手机装回口袋,继续他的授课。

8

当诹访唯月咬牙砸碎了自己的项链,将那张储存卡交给柊一飒时,警部的临时指挥室几乎快乱作一团。

警员宫城辽一难以置信地看着监视器屏幕上的画面被中断:“难道是柊?”

“不可能,他身手不错但只是演员,绝对无法这么迅速击退特种部队。”郡司真人分析道,“他可能有帮手。”

最后一支顺利抵达目标地的小队将实时监视的画面发送而来,就见传言中病倒了的柊一飒正精神抖擞地站在他们面前,非但坦白是有意散播了假消息作烟雾弹,还直接提出撤退和留下武器的要求。

到头来反被摆了一道?!

9

最后那一拨持枪的特种部队成员主动缴械并撤退后,柊一飒才终于放松开硬撑着直立的身体,难忍疼痛地蜷缩到地上。手中紧抓的通讯器还开启着,他一字一顿地表述清楚了自己的要求。

“Let’s think!”随后,与警部的通话中断。

他清楚自己时日不多了。

艰难地咬着牙起身,腰部几步无力支撑起身体,膝盖一软又要再次跌倒前有人从身后接住了他。柊一飒用力地呼吸着,企图甩去头脑的眩晕感,却没由来任自己向后仰靠,几乎将重心都交给对方:“还真是,麻烦你了。”

森山真一拉过他的手臂架在自己肩上,另一手揽着他的腰身往前带,慢悠悠地将人搀扶回美术室。

“你开枪了?”

“只是缴械和格斗击退,没有见血。”他摘下那双失去辅助系统连接的眼镜,“但我的存在已经暴露。”

10

柊一飒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觉。

一切正按照计划中的步骤进行,无论是证据的获得或是对高中生们的纠错和正确引导。这让他感到安心。

直到睁眼才看见窗外天色正变为橙红,他睡眼惺忪,大脑还处于从放空到回神的过程中,视野中突然插入一只手,端着他的马克杯递到眼前,里头是冒着热气的速溶咖啡。

柊一飒愣了愣接过:“多谢。”尝了口,“我说这也太甜了!”为什么要往速溶的三合一咖啡里加糖包?

“是吗。”森山真一也端着个纸杯,喝过一口后并无感觉不妥。他没有戴眼镜,甚至脱去西服外套和马甲,还解开衬衫领口和松散了领带,连袖口都卷起一截。

这么毫无防备真的没问题吗?与无所顾忌睡去的自己同样。

柊一飒从铝箔片按出一片药,嫌弃地就着咖啡吞下一饮而尽,继续投入到自己的计划中,跟进监视器屏幕中的情况和网络上的舆论风向,又想着该到晚饭时间了,便起身去备好给学生们的晚餐。

森山真一将那个空了的纸杯随手丢进纸篓,径直到窗前看夕阳西下。

“说起来,你泡的咖啡真不好喝。”年轻的教师将眼镜戴上,笑着拉开了美术室的门。

还留下室内的人抬起手,指尖擦过对方搭在椅背上的西服外套,抬头盯着屏幕中那个移动的身影,竟有些失神。

“███泡的咖啡太难喝了!”

似乎有谁说过这种话?

11

“梦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柊一飒停下手上挥舞的木炭铅笔,回过头饶有趣味地看他。

森山真一心中惊讶于自己的无警戒,脸上却如以往面不改色:“为什么?”

“刚刚你笑了。”

非常自信的肯定句。

大抵是拗不过或是过于嘴笨,他没有找理由搪塞:“是的,梦里有个家伙,偏要我在暴风雪天陪他进深山去采蘑菇。”

柊一飒脸上的表情变得怪异:“什么呀,还挺过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