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代最知深

317浏览    9参与
耍流氓的烂好人

【歌尽百态|代最知深】像鱼

联文官博 @梅溪湖玻璃制造厂 


代玮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他的眼前好像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只能勉强辨认出别人,还有周深。是的,只有他的视线落在周深身上的时候,他的视线才能短暂的恢复正常。一旦离开了那个人,一切又变的灰败起来。

即使戴着眼镜,代玮也开始看不清路了,如果两个颜色的对比度太低他就无法分辨,他眨眨眼睛,再努力一点,还是看不清楚。但是代玮永远不是那个让人担心的孩子,他在心里默数着步子,努力分辨着所有人的声音,没人察觉代玮的异常。

哦,好像比之前更内敛了一些,仝卓以为他是因为一直没能上台所以更沉默了,拍拍他的肩表示鼓励:“没事代...

联文官博 @梅溪湖玻璃制造厂 


 

 

代玮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他的眼前好像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只能勉强辨认出别人,还有周深。是的,只有他的视线落在周深身上的时候,他的视线才能短暂的恢复正常。一旦离开了那个人,一切又变的灰败起来。

即使戴着眼镜,代玮也开始看不清路了,如果两个颜色的对比度太低他就无法分辨,他眨眨眼睛,再努力一点,还是看不清楚。但是代玮永远不是那个让人担心的孩子,他在心里默数着步子,努力分辨着所有人的声音,没人察觉代玮的异常。

哦,好像比之前更内敛了一些,仝卓以为他是因为一直没能上台所以更沉默了,拍拍他的肩表示鼓励:“没事代玮,我们一起把替补坐穿。”

代玮的视线飘忽在周深的身上,他唯一的色彩在那里,模糊的灰色世界当然不及人身边的色彩着迷,但他始终不敢看太久,因为他在暗恋。是的,代玮在暗恋周深,他最不敢看的就是这个人,可是怪病却步步紧逼。

仝卓还在说着什么,代玮没有听进去,因为就在刚刚,两个人有了一瞬间短暂的对视,代玮急忙移开了眼睛,色彩毫不留情的迅速退去,但他顾不得,心脏跳动的声音大的吓人,被发现了吗?应该没有,短暂的对视应该只会被人当成巧合。

周深看看四周,最终视线落在了代玮身上,但是代玮正低着头,没有发觉,周深发现代玮在褪色,在他的视线里,代玮一天比一天的颜色浅淡,正在变成灰白色,而且越来越模糊。周深有点担心,他在网上查了查,发现并没有人说起这种怪病。

代玮察觉到周深最近似乎总在看他,那道视线传递来的只有担心,但是代玮不敢对上,越是逃避,他的病情就越发的严重,严重的失色和模糊让他有点难以掩饰自己的病情,不能准确的找到物体的边缘,数步子并不能让他保持直线的行走。

视力快速的流失让代玮彻底失明了,连周深也看不到了,眼前只有灰蒙蒙的一片。代玮望着无尽的灰色发呆,还好,他在失明前反复练习了如何在这种环境中生活,所有的步数他都已经量好,至少不会再撞到墙,或者突兀的停下。

周深每天都在留意代玮,直到代玮失明的那一天,周深发现自己看不到代玮了:“仝卓,你看到代玮了吗?”

“嗯?你找他吗?他就在自己屋里没出来,我刚刚还去了呢。”仝卓看着周深匆忙的背影,觉得有些奇怪,他知道代玮喜欢周深,可是却始终不敢接近,自己鼓励了两三次,也就放弃了,两人应该没什么交集吧。

“代玮?”周深在门外敲门,“代玮你在吗?开门,我是周深。”

代玮躺在床上,门到床是七步,他走了六步,停在那里。

“代玮,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周深有点着急,代玮站在门口,伸出手虚无的抓了一下门把手,没有摸到,他挪动了半步,心跳声慢慢变快,手搭在门把手上。

“代玮,我求你开门好不好?有一个特别严重的事,我看不到你了。”周深敲门变得紧迫,代玮愣了一下,周深也失明了吗?是因为自己在暗恋人吗?代玮打开了房门。

周深愣愣的看着突然打开的门,里面空无一人。“周深老师,你也失明了吗?”代玮的声音就在自己的前方响起,可是周深什么也看不到。

“也?代玮你失明了吗?”周深敏锐的抓住了人话里泄露的秘密,“你告诉我你失明多久了?你还有什么瞒着大家的吗?”

“我......我完全看不到是在两天前。”代玮面对人的质问莫名变得诚实起来,他努力把持着嘴,不让最重要的秘密泄露出去,“但是开始视线模糊是在大概两周前。”还有,我喜欢你。还好,没有说出来。

周深伸手,触碰到了眼前的空气,人衬衣上的一粒扣子:“我只是看不到你,也是在两周前,你开始在我视线里褪色,直到现在,你明明在我面前我却看不到分毫。”

“没关系,只是看不到我也没什么影响啊,周深老师......”

“不要这么生疏,你叫我深哥,或者深深都可以。”周深冲空气笑笑,才想起人根本看不到,什么表情都是多余,“首先代代,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代玮下意识的摇摇头,意识到人看不到:“不介意的,深......深哥。”

“代代,你很重要,看不到你我真的很担心。而且不只是我看不到你的问题。你的失明更加严重,我们必须想办法治好这个病,让你重新看到。”周深很坚定,他尝试去握人的手,手沿着人的衣服向侧方划去,如果周深能看到代玮,这个人已经从脸红到了脖子根。

代玮心里有一个答案,从得病的时候就隐隐知道,这个病在暗示他,可是他不敢说出来,那个印在自己大脑深处的人柔软的唇,是代玮最后看到的一抹颜色。没关系,周深看不到自己,所以握一下手也没有关系吧,代玮轻轻握住自己腰侧的手:“深哥。”舌尖流转着几个字,反复在口中吞吐,最后咽了下去:“我们一起加油吧。”

周深回握住代玮的手:“好。”

代玮的病拖到将要离开声入人心的最后一天,因为周深的关心,看不到的日子其实代玮比平时更开心一点,周深陪着人找各种的方法,检查,始终都没能改变这种状况。

周深看着代玮欲言又止,他知道了治疗方法。是的,从那个一向不擅长掩饰情绪的贾凡那里。其是周深跟贾凡也无太多交集,可能彼此都是那种敏感的人,害怕互相感染吧。但是贾凡的异象让周深忍不住猜测,是否那种怪病也发生在了别人身上。

他轻轻开口试探,贾凡愣了一下,无人分享的秘密突然有了出口:“他把我忘了。”周深在贾凡那里听了一个相似故事,也知道了为什么陆宇鹏突然跟贾凡的距离拉远,故事的结局似乎也在走向同样的地方。只是贾凡那时候不知道,那个下定决心的吻让人失忆,而周深却知道了。

“深深,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我已经适应了,你不用担心。”开始的生疏也熟练的转换为了亲昵,除了时不时要压抑突如其来的表白心迹,代玮觉得还算顺利。

周深轻轻的拥抱住代玮:“其实还有一个方法,我没有试过。”代玮愣了一下,周深伸手扶上代玮的脸,拇指擦过人的唇,“可以吗?”周深感受着自己指尖的触感,淡淡的雾气笼罩着自己的眼睛,代玮看不懂。

代玮机械的点了点头,他没办法拒绝周深这样诱人的问询。周深踮起脚尖轻轻覆上代玮的唇,代玮睁大眼睛,那人的唇好柔软。随即大量的色彩和光涌入眼睛,一时竟有些眼花缭乱,头变得沉了起来:“代代,答应我,你会重新喜欢上我,好吗?”代玮在失去意识前轻轻点头。

代玮有些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地上,脸上有些微潮,但是干涩的眼睛让他难以确认那眼泪属于自己。他的记忆似乎失去了很大一块,那一块空白的心空荡荡的。

那天他参与上海的搅和,终于跟自己的偶像周深亲密互动了,他忍不住在粉丝群里炫耀,自己抱到了深深。截图被发了出来,代玮看着有些莫名的羞耻。周深把截图发给他:其实,你早就抱过的。代玮看着那句话愣了好久,但是始终也找不到那段回忆。


耍流氓的烂好人

【all深】白色情人节

这篇文章存在的意义可能是为了开tag?

情人节发糖,那白色情人节干嘛?

下刀子吧。

全部单向暗恋,看着玩儿吧

真的不虐,我不会写虐的,我超级真诚


______________


1、向阳而深

喜欢一个人,要藏得多深呢?李向哲笑笑,我喜欢王晰,因为他让我知道男低音还能演绎那么多歌。但其实,理由要更加复杂一点,李向哲在心里说,因为周深喜欢王晰,所以自己也去喜欢,才有了现在的结果。晰哥真的很优秀,李向哲真的是王晰死心塌地的粉,他想唱好男低音,然后被深深喜欢。他安静的这么想,眼神越过王晰的头顶,看向那小小的一只,想要合唱。

不能说,不可说,因为那小人儿期许的眼光投向的是唯二男低音的另一个人,比自己优秀太...

这篇文章存在的意义可能是为了开tag?

情人节发糖,那白色情人节干嘛?

下刀子吧。

全部单向暗恋,看着玩儿吧

真的不虐,我不会写虐的,我超级真诚


______________


1、向阳而深

喜欢一个人,要藏得多深呢?李向哲笑笑,我喜欢王晰,因为他让我知道男低音还能演绎那么多歌。但其实,理由要更加复杂一点,李向哲在心里说,因为周深喜欢王晰,所以自己也去喜欢,才有了现在的结果。晰哥真的很优秀,李向哲真的是王晰死心塌地的粉,他想唱好男低音,然后被深深喜欢。他安静的这么想,眼神越过王晰的头顶,看向那小小的一只,想要合唱。

不能说,不可说,因为那小人儿期许的眼光投向的是唯二男低音的另一个人,比自己优秀太多,一开始,就输了,从周深眼睛亮亮的说,王晰的声音是他期待的声音的时候,就输了,跨过王晰,他轻抚人的背,但是周深毫无察觉,只是头更靠向王晰的肩。

李向哲安安静静的收回手,没关系,就让我默默的守护你。


2、超深波

张超其实一点也不讨厌别人说他长得像王晰,只是连周深都笑着说,哎呀,再长长,我都要认错的时候,有一些波澜。会不会是这个原因,深深才愿意跟自己组成二重唱,张超看着远远的那个人,在另一个人的怀中冲着自己招手,裂开一个笑,然后也挥了挥手。

张超有时候想,要是不那么像就好了,让自己总是有各种各样不切实际的幻想,哪怕是替身呢?他只是想跟周深靠的再近一点点,但是,不可能了吧,毕竟正主把人保护的那么好,怎和会给自己这个替身机会呢?要张超的手无力的握起,只有一汪空气,从头到尾,他跟周深之间都只有一汪空气,只有自己在幻想。他看着远处也曾在自己怀中哭泣的人,那些自私的想法全部咽了下去,只要他幸福就好。

深深,希望你永远没有用到我这个替身的时候,哪怕我总是站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


3、深公豹

李文豹也希望自己有个妹妹,可是并没有。周深的演唱会他挤了进去,像一群迷妹们一样大声的呼喊着周深的名字。周深在台上,看向他的方向,视线寻找了一番,才与台下的人对视上。但是一瞬间,这视线又淹没在人群。

李文豹是最轻易说出喜欢周深的人,他似乎不需要掩盖什么,可是也是让周深最不会当真的。豹豹,我也喜欢你呀。那句话轻飘飘的重重落在李文豹的心上,他重复说着对周深的喜欢,周深也重复的回应着,但是只有李文豹知道,这种喜欢是那么有限,有限到他不敢多认真一点,否则那五光十色的泡泡就会被戳破。

李文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个美好的泡泡,直到它落地的那一瞬间,炸成一小朵水花。虽然早知道得不到,但是真正失去还是令他的心疼了一下,还好,从一开始他就有那样的特权。

深哥,我喜欢你啊。


4、风雨仝周

仝卓是个一向不太讲理的人,可是他现在想跟人讲讲理,懂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但是感情确实没有什么先来后到。再深入一点,仝卓就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后来者。还好,爱笑的人从来不会被发现用了真心。

仝卓用玩笑的口气说着每一句用了真心的话,周深从来都没有察觉,仝卓想,自己真是有演戏的天赋啊。但是宁愿没有,他多想让周深知道,他想当那个先来者,成为他身边的那个人,可是从某一刻那个细微的眼神起,仝卓就知道晚了,自己不够早,完全不够,不能让周深把那样的眼神投向自己。

仝卓笑着说,深深,你的应援词里有我们的CP名呢。风雨仝周,跟风雨同周只差一个字,仝卓和周深也只隔了一个人,但是不管是这个字还是这个人,此刻都不可能撼动。那么近,却远到无法跨越。

深深,风雨仝周,独我深情不移就够了。


5、代最知深

谁都知道,代玮是个不怎么会表达的人,时常想说什么,想了想又沉默了,即使是在最能说的周深面前,他也没有多太多的话。“代代,跟我说话有什么好紧张的呢?”周深眼睛亮晶晶的,但是代玮却不能对视太久,越是在喜欢人的面前,越想要表达,但是张开口满满的词不达意。

远远看着就好,代玮时常认真的这么想,从不奢求到他身边,哪怕靠近一点,这样慢慢淡去就好,但是越是这样,那感情就越是肆意蔓延,无法靠近所以肆无忌惮的暗恋,不会被发现。当代玮意识到的时候,那感情已经深深的扎进自己的心底,他想把那感情连根拔起,却疼的不敢触碰。

不能说出口的暗恋,堵住了代玮的口,他越发的沉默。不管周深在谁身边,也不再能断绝那填满代玮心脏的感情,代玮捂着胸口笑了笑。

我没有勇气说出口,却有勇气一直喜欢你,不求回应。


6、昱火焚深

蔡程昱对感情尤其迟钝,如果不是自己明明二十岁却混在老年组里,还总是傻傻的陪着周深玩闹,因为被拥抱而感到欢欣,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通,无法逃避的心安理得。喜欢周深,从什么时候开始?蔡程昱不知道。到什么时候结束?蔡程昱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当他终于明白的时候,有些话已经不能说出口了。

现实常常没有如果,蔡程昱只是不说出口的难受了两天,又变成了那个傻傻的蔡蔡,那个陪着周深玩乐,配合他表演的人。周深的拥抱一直很温暖,不管是身前还是背后。蔡程昱觉得自己应当庆幸,自己是周深的好玩伴,周深主动同怀送抱的次数远多于很多人。蔡程昱笑了,但是很疼,不知道哪里,就是很疼,明明拥抱很暖,却让蔡程昱生疼。他难得回抱了人,停顿了一下,又放开了。

深深,我会学着对疼痛更自然一点,所以请多抱抱我吧。


7、休杨深息

高杨向周深和王晰的方向看去,没人知道他在谁的身上停留了更久,大家都猜测,是晰哥吧,两个人的声音也很搭,可惜了,不如周深。高杨充耳不闻,只是忍不住飘过去的视线,让这种猜测总是此起彼伏。高杨轻巧的藏起了自己的秘密,不费什么力气。

有什么意义呢?高杨不知道自己在得意什么,喜欢却不说出口,还拿别的人掩盖,这样的自己究竟有什么好得意的呢?得意周深会忍不住在自己身上停留一会儿视线,似乎是在试探也是在好奇。高杨每每想要对上那视线,就会被躲开,但是总会有那么一瞬,高杨可以对上那视线,不够传达什么,也不想传达什么。

有时候高杨也在反问自己,这样就够了吗?不够,远远不够,如果喜欢这样怎么会满足?谁让那是周深呢,高杨嘲笑自己,周深让自己不得不止步,不能再向前。

深深,你也太狡猾,无形中划下的线,让我迈不过。


8、林深时见陆

如果不说出口,那么霸道的占有也显得苍白。陆宇鹏不是那么没勇气的人,但是他要说的时候就被周深阻止了。为什么不当普通朋友呢?我也很喜欢鹏鹏啊。发那么多话鼓励自己的人,拒绝也显得那么温柔,温柔又残忍,不留一点点余地。

无条件的温柔像一把柔软又锋利的刀,在陆宇鹏的心里刻下一道道印记,留下一道道伤疤。他毫无办法的敞开着心,任着那把温柔的刀越埋越深,直到自己再也无能为力。刀只能跟心长在一起,不能融合进体内。因为周深的普通朋友,隔绝了那样的可能。

陆宇鹏也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接受了周深那么多温柔之后,还能不被索取。大概是不幸,他想把自己的手搭在人的肩膀上都不够坚定,总是轻易就被另一个人取代。多一点点的占有欲,都只能小心翼翼,害怕越过了普通朋友。

在接受了你那么多温柔后,我愿意只做普通朋友。


9、高深莫测

周深这个名字,击溃了高天鹤引以为傲的语言功底,他听着那个人的歌声,张了张嘴,好听。周深笑嘻嘻的开玩笑,拍拍他的肩,语文课代表怎么能词穷。语文课代表脸红了半天,还是没法说出什么。是了,这人是自己的克星,自己那点词汇,不够形容他在自己眼中的好。

同行是冤家,高天鹤觉得周深就是他的冤家,浑然天成和做作。高天鹤愣了愣,还不得不承认,在周深面前,自恋如他也只能收起羽毛,轻轻点头,那人是真的好。如果欣赏和喜欢没那么难辨认,突如其来的嫉妒也不至于让高天鹤慌乱。一向不会掩盖自己感情的高天鹤,第一次学着掩饰起那不切实际的感情。

总是外露的人,小心翼翼的掩住自己胸口不自然的跳动。依旧像以前一样对周深只有文盲式吹捧,那人也不总是在意了,时不时想起还会调侃一句,只是被高天鹤搪塞。

一遇到周深,我的世界就变成碎片,但我不舍后退。


耍流氓的烂好人

【all深】【代深】旁观者

今天突然而来的脑洞

之前是不是有小姐妹说为什么没有代深

hhhh这好像也不算代深,吧

我觉得我又要开tag了也许


_________________


梅溪湖终要散场,每个人都要说一说对剩下三十五个人的印象,周深对每个人都津津乐道,“代玮,是个挺内向的孩子吧。”周深在代玮的名字前踌躇了一下,仔细想了想,哦,竟跟这孩子没什么交集。代玮对每个人的评价都不多,说到周深,代玮沉默了一会儿:“他是我偶像。”导演组都很震惊,因为每个人对周深的喜爱,都那么明显,只有代玮,把所有的喜欢克制在了远方。

代玮在来节目前就喜欢周深,他也是抱着想要看周深一眼的心态来的,不,他也想周深看到自己,但是代玮小小的野心很快...

今天突然而来的脑洞

之前是不是有小姐妹说为什么没有代深

hhhh这好像也不算代深,吧

我觉得我又要开tag了也许


_________________


梅溪湖终要散场,每个人都要说一说对剩下三十五个人的印象,周深对每个人都津津乐道,“代玮,是个挺内向的孩子吧。”周深在代玮的名字前踌躇了一下,仔细想了想,哦,竟跟这孩子没什么交集。代玮对每个人的评价都不多,说到周深,代玮沉默了一会儿:“他是我偶像。”导演组都很震惊,因为每个人对周深的喜爱,都那么明显,只有代玮,把所有的喜欢克制在了远方。

代玮在来节目前就喜欢周深,他也是抱着想要看周深一眼的心态来的,不,他也想周深看到自己,但是代玮小小的野心很快就被击败了,太多优秀的人,挤在周深身边,那小小只的人儿,从不会拒绝。在离周深最近的距离中,成了离周深最远的人。

有没有可能呢?没有。代玮认真分析着自己从周深身边脱颖而出的几率,但是却怎么也离不开看着人的视线,仝卓拍拍他的肩:“走啊,一起去找深深玩儿啊。”代玮看了一眼已经被人包裹的周深,摇了摇头。仝卓看了眼人,扭头就去找周深,代玮则是一个人溜回了宿舍。

代玮一向怯懦内敛,最勇敢的一次也就是登上首席的那次,周深扫过首席,微笑着自我介绍,那一次目光接触已经过了多久,代玮还记得很清楚,是的,那之后,周深的目光更加分散了,应接不暇出现在面前的人,让他无力分心去照顾那个躲在远处的人,从头到尾,代玮跟周深仅有的两次对视,一次开始,一次离别,周深红了眼眶,为34个人而红,代玮安静的把自己刨除在外,他在这场社交中永远是旁观者。

他看到余笛激动的拉着周深的手,跟他说着合唱的事情,周深笑着点头应允;他看到仝卓低下头跟周深说着笑话,逗得人笑逐颜开,主动攀上仝卓的胳膊;他看到郑云龙打着哈欠,任周深拉着自己,一起下楼陪人一起喝咖啡;他看到王晰搂着周深,低头说着什么,两人靠的太近,碰到了头。他还看到太多,大家都是参与者,唯独自己,站在远方,不是周深把自己排斥在了远方,而是自己把自己闷在了远方,不优秀的自己,不想被自己喜欢的人看到。

节目结束,自己还会跟周深有交集吗?代玮看着那个被陆宇鹏护在怀里的人儿,学会缓缓的移开视线,不再看他,但是周深却像感觉到了什么,看了过去。代玮,周深能叫出这个名字,但是始终有点生硬,哪怕是在心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三个月里他们竟然没什么交际。周深细数了所有人,的的确确,自己是没有主动过啊,那孩子估计是太内向了吧,自己要不要主动一点,悄悄看了眼自己身边的鹏鹏,估计现在不行。

这一估计又是好久,那天李琦发来邀请,说要聚聚,周深立刻就想到了代玮,还是有点生涩,但是总归自然了点儿,周深问起代玮,李琦还有点诧异,但是随之想想,也大概明白,毕竟小百灵可是“雨露均沾”每个人都关心。代玮收到邀请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反复看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回复:可以。

聚会当然不是约会,只是去了,可以多看一眼周深,就足够他雀跃。那天的周深要比在梅溪湖的周深清闲一些,他晃悠在代玮身前的次数也频繁很多,周深看了看那个傻傻的坐在一边的人,果然还是没有主动找他说话。周深走过去,代玮看着他,张了张口,不知道要说什么,周深决定先开口了:“代玮,不对,叫着好生疏啊,我可以叫你代代吗?”代玮点点头,“代代,你要抱抱我吗?”周深自己也是个呆逼,虽然这么说了,也伸出手了,周深突然想撤回,明明还不熟,怎么突然就抱抱。

但是代玮没有让他尴尬太久,就抱住了他,还把他抱了起来。周深松了口气,至少代玮不讨厌他。“那个......周深老师......”代玮觉得自己过于激动了,“对不起,突然把你抱起来。”

“啊?没关系,大家都是朋友,你也别叫那么生疏,叫深哥或者深深都可以的。”周深笑着拍拍人肩膀。

“深深。”这一次,我终于不是旁观者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