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代玮

18.1万浏览    1732参与
林楠_

当你是占卜师帮他们占卜爱情运势的时候

*年更选手上线。莫名其妙的脑洞。皮下太忙了没有质量实在抱歉。

*内含:黄/方/羊


【黄子弘凡】魔法球

“什么?为什么?她不是我想象的样子!”

你从未见过如此吵闹之人,但是每次却又对这种事情格外认真。

“再一次嘛,就最后一次。下次请你吃饭逛街喝奶茶。”少年人做着十指合拢的手势拜托着。

你扶额,默默叹了口气,道:“最后一次。”

他“嘿嘿”笑了一下,道:“这次就,算算爱情吧。”

他将手轻轻搭在了魔法球上,你看着他,默默想道:“他想着的那个人,应该很幸福吧。”

甩开胡思乱想,你低头去查看。

是你和他,想依偎在树下。

“傻瓜。”你轻轻笑了笑,待黄子弘凡问你结果的时候,你也避而不...

*年更选手上线。莫名其妙的脑洞。皮下太忙了没有质量实在抱歉。

*内含:黄/方/羊


【黄子弘凡】魔法球

“什么?为什么?她不是我想象的样子!”

你从未见过如此吵闹之人,但是每次却又对这种事情格外认真。

“再一次嘛,就最后一次。下次请你吃饭逛街喝奶茶。”少年人做着十指合拢的手势拜托着。

你扶额,默默叹了口气,道:“最后一次。”

他“嘿嘿”笑了一下,道:“这次就,算算爱情吧。”

他将手轻轻搭在了魔法球上,你看着他,默默想道:“他想着的那个人,应该很幸福吧。”

甩开胡思乱想,你低头去查看。

是你和他,想依偎在树下。

“傻瓜。”你轻轻笑了笑,待黄子弘凡问你结果的时候,你也避而不答,道:


“她就在不远的地方等你。”


【方书剑】塔罗牌


少年人深邃的眼眸望向你,眉眼弯弯,让你越来越捉摸不透。

你把牌摊开,对上他的目光,轻轻说道:“来吧。”

他任意挑选着,最后指尖停留在中间的那张,抽出。

“翻开吧?”你看着他,他起身把食指抵到你的唇边,好似把这件事看的很庄重,你听到他压低了声音,道:“如果这张牌,是好的寓意,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点点头,他坐回椅子上,缓缓翻开。

是——正向的恋人。

“提吧,条件。想要什么?”你把灯调成暖光,望着闭眼的他问道。

他勾唇,过了一会儿睁眼,接近你道:


“想要……你。”


【高杨】灵摆

这灵摆是你家族的宝物,每个人过来试都不出意外实现了。

“你好。”店内的门被推开,你抬头看到一个白净的少年走进来,声音很好听,我笑脸迎对,道:“您好,想要占卜什么?”

“灵摆。”他说出这个你一点也不陌生,把他安顿到桌子的对面,你看着他的眼睛,问道:“您有什么决定性问题要问吗?灵摆能回答的,只有是非对错。”

“我……”他犹豫了一下,道:“我想问。”

“我目前遇到的人有合适的女朋友人选吗?”

你笑了笑,请他闭上眼睛,想这个问题,把手搭到他手上,道:“我要开始了哦。”

你也闭上眼睛,感受着灵摆与自己的能量相融合。

灵摆轻轻晃动,你慢慢睁眼——是顺时针。

“她已经出现了。”你对着他说。

“那……”他没有睁眼,只是询问着你,还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你轻声回答可以,他道:“近期可以和她试试吗?”

你把灵摆重新发下再次闭上眼睛,慢慢感受着转动。

你看着勾唇道:“是个不错的想法呢,也可以变为现实。”

你正准备将手收回,他用另一只手挡了一下嘴,随后放下来。握着你的这只手用了点力气让你不收回,他看着你,声音里带着笑意道:


“我其实…在意你很久了。”

“占卜师小姐,可以和我试一试吗?”


*感谢收看!彩蛋是相关的后续。


熊的报恩🌙

咱也是截到图的水鬼了🤔🤔🤔

代代今晚真是太太太好看了😍😍😍

代代唱了《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小廖老师好欢乐😂😂😂

凯哥一直有回音🤣🤣🤣

天哥看大哲唱歌一直在笑,牙好白😁😁😁

大哲还没截图就排练去了😶😶😶

咱也是截到图的水鬼了🤔🤔🤔

代代今晚真是太太太好看了😍😍😍

代代唱了《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小廖老师好欢乐😂😂😂

凯哥一直有回音🤣🤣🤣

天哥看大哲唱歌一直在笑,牙好白😁😁😁

大哲还没截图就排练去了😶😶😶

一盏无忧甜酒

虽然你不是天使,但有天使般的美丽,虽然你不是魔鬼,不是吗?

虽然你不是天使,但有天使般的美丽,虽然你不是魔鬼,不是吗?

于白好爱羊儿🐑

这个代好欲!!

嘶哈嘶哈😍😍

这个代好欲!!

嘶哈嘶哈😍😍

SMCG-珝墨

【声名远扬】关心弟弟?不,我们要团建!

ooc归我,勿上升!!!

时隔123456789天后,我终于更新了...


三 (下)


被贾凡第一次赶走的时候方书剑赖在房间不走,再三向贾凡保证自己不会再捣乱了。贾凡永远无法抵抗方书剑撒娇只好让他留下了,三对一辅导十分钟后,房间里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老齐,这孩子怎么跟九洲似的呢”

“你是想说蔡尧脑子不好吗?”


沉默的盯了蔡尧几分钟后周峻纬突然转头凑到齐思钧耳边小声的跟人吐槽,齐思钧听到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嘴比脑子快就算了还没控制住音量。


“九洲脑子不好可他考过四六级了啊!”


听到这句话贾...

ooc归我,勿上升!!!

时隔123456789天后,我终于更新了...


三 (下)


被贾凡第一次赶走的时候方书剑赖在房间不走,再三向贾凡保证自己不会再捣乱了。贾凡永远无法抵抗方书剑撒娇只好让他留下了,三对一辅导十分钟后,房间里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老齐,这孩子怎么跟九洲似的呢”

“你是想说蔡尧脑子不好吗?”

 

沉默的盯了蔡尧几分钟后周峻纬突然转头凑到齐思钧耳边小声的跟人吐槽,齐思钧听到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嘴比脑子快就算了还没控制住音量。

 

“九洲脑子不好可他考过四六级了啊!”

 

听到这句话贾凡抄起了拖鞋,蔡尧试图把自己真的缩成180,方书剑没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蔡尧!人家脑子不好都考过四六级了!你怎么就学不会一首歌的歌词!”

“可是脑子不好和没有灵魂是不一样的,脑子不好也还是有脑子的,灵魂都没了有脑子也没有用。”

 

蔡尧因为自己的狡辩喜提了两个大拖鞋印子在身上,方书剑因为笑的太过分了被贾凡再次逐出房间,在走廊溜溜达达半天后方书剑决定去看一眼自己男朋友

 

“子棋~”

 

... ...

 

方书剑后退一步把门关上了,转头跑回了贾凡那边把贾凡拖到了龚子棋他们门口。

 

深呼吸几下后方书剑再次推开门...鼓点声一下下敲击着方书剑和贾凡的耳膜。屋里龚子棋,郎东哲,蒲熠星,李向哲四人在蹦迪。

 

“龚!子!棋!!!”

“李!向!哲!!!”

 

俩人一转身看到贾凡和方书剑,扑通一声跪下了,郎东哲和蒲熠星看到俩人跪下了顿时蒙了,贾凡脱下了脚上的拖鞋,自己一只给了方书剑一只,下一秒俩人握住拖鞋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郎东哲和蒲熠星还没来得及拦李向哲和龚子棋背上就一人喜提了一个大鞋印子。

 

“方方,我错了!!!都是李向哲提议的!”

“龚子棋你是不是兄弟!凡凡你听我解释,真不是我提议的!”

 

在李向哲和龚子棋互咬的混乱场面下蒲熠星和郎东哲悄悄的溜走了,俩人走的时候还不忘给屋里的四人关上门,顺便提溜走了在门口闻声而来的吃瓜群众张超,梁朋杰,黄子弘凡三人,蒲熠星看了一眼黄子弘凡和朗东哲仨人互相对视一眼后立马决定去找自家媳妇儿,好哥哥和好弟弟们就这样把梁朋杰和张超丢在了门口,自己走了。

 

“羊儿,羊儿,羊儿——”

 

黄子弘凡是声音永远比人要早一步到,高杨乐呵呵的放好谱子等黄子弘凡扑到自己身边。作为小凡高永远的被迫害对象,代玮知趣的在听到黄子声音的时候就换了个位置做到了郭文韬身旁离高杨远远的,但代玮没有想到在飞扑过来的黄子弘凡身后宛如老大爷遛弯的蒲熠星会让他后悔坐到郭文韬身旁。

 

一切不出代玮所料黄子弘凡一进屋就开始绘声绘色的给高杨讲述了刚刚龚子棋,李向哲的挨打经历,在黄子弘凡开始带动作模仿的时候,代玮看见一道黑影从郭文韬身旁飞了出去,接着代玮看到了一段黄子弘凡一人分饰两角,加刚从表演班毕业的表演新星蒲熠星带来的模仿秀,高杨和郭文韬在看两人模仿的时候全程笑眯眯,代玮满脸都写着对恶臭的小情侣的无语

 

“怎么了我的小室友”

“没事儿”

 

面对高杨笑眯眯的温柔关心,代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忙表示没事。等人模仿完,黄子弘凡和高杨,郭文韬和蒲熠星开始旁若无人的秀起了恩爱,代玮想找机会逃可他逃不掉,每当他想走的时候高杨就会非常及时的把他抓回来,就因为跟陆宇鹏在一起这事儿没第一时间告诉高杨,导致现在被高杨按头吃狗粮欲哭无泪的代玮默默的在心里说“下次再有大事绝不瞒着高杨了”。


许阔

坐黄色吉普看海的少年

[图片]

[图片]

[图片]


睹物兴怀,细究无理。

辨真汝正,置无未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侵之即删,友好和谐。


——————————


             坐黄色吉普看海的少年


一个少年在歌唱


在海边


与晨风轻轻和


他和他的黄色吉普


拥抱眼前明朗


车顶是放肆的自由


年少飞扬


车内音乐徜徉


汇入人海如潮


赴一场幻想


心中所想皆可吟唱


少年和他的黄色吉普



睹物兴怀,细究无理。

辨真汝正,置无未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侵之即删,友好和谐。


——————————


             坐黄色吉普看海的少年


一个少年在歌唱


在海边


与晨风轻轻和


他和他的黄色吉普


拥抱眼前明朗


车顶是放肆的自由


年少飞扬


车内音乐徜徉


汇入人海如潮


赴一场幻想


心中所想皆可吟唱


少年和他的黄色吉普


就此远航

大石碎胸口

酒精里全是爱情

临下班前代玮收到了老爷子发来的信息,“臭小子都多久没回家了,老子这周生日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让瞳瞳把你捆来见我。”


又来了。代玮皱着眉叹了口气。自己家姥爷说好听点是地方权贵,说实在点就是黑社会。代玮只庆幸自己有个和姥爷性格如出一辙还有点臭味相投的亲姐姐,俩人差了三岁,姐姐从小就跟着姥爷长大,国外读书几年不知道从什么门道挣了笔钱,回国就在首都蹦迪一条街正中间开起了门店。姥爷激动的是热泪盈眶,把姐姐当宝贝似的养着,代玮因此才落得清闲。


代玮出落得高挑清秀,学习也好,温润又老实,和姐姐反着生长,姐姐总是担心他受欺负,每天恨不得把弟弟别在身上,走到哪带到哪。姐...









临下班前代玮收到了老爷子发来的信息,“臭小子都多久没回家了,老子这周生日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让瞳瞳把你捆来见我。”


又来了。代玮皱着眉叹了口气。自己家姥爷说好听点是地方权贵,说实在点就是黑社会。代玮只庆幸自己有个和姥爷性格如出一辙还有点臭味相投的亲姐姐,俩人差了三岁,姐姐从小就跟着姥爷长大,国外读书几年不知道从什么门道挣了笔钱,回国就在首都蹦迪一条街正中间开起了门店。姥爷激动的是热泪盈眶,把姐姐当宝贝似的养着,代玮因此才落得清闲。


代玮出落得高挑清秀,学习也好,温润又老实,和姐姐反着生长,姐姐总是担心他受欺负,每天恨不得把弟弟别在身上,走到哪带到哪。姐弟俩的父母纯属是生孩子玩玩,生下代玮后就跑到国外游山玩水,最后干脆公司开在意大利,姐弟俩对家里司机都比对父母亲切。



大学时代玮选了艺术史进修,毕业后去英国读了策展专业,回国后自己开了个工作室做独立策展人,生活过得忙碌但有趣。


代玮掂了掂给老爷子买的寿礼,对着后视镜整理了衣领按响了门铃。


家里阿姨开门后笑意盈盈地接过代玮手里的东西,“先生可想小少爷你了,每天有事没事念叨你,小姐和他在二楼书房,你上去看看他。”


老爷子正翻阅着文件,时不时地停下来喝口茶,姐姐看见他后赶紧招呼着让他坐下,给他从桌角的小冰箱里取出草莓牛奶,“你咋回来的?开车了?那一会儿不许喝酒,算了,今天在宅子里住一天吧,你的房间张姨经常收拾,挺干净的。”


老爷子转过身来嘁了一声,“你就是太惯着这臭小子了,不叫就不回来,我在他眼里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老头子,我懂了,终究是错付了。”


“姥爷,别老看那宫斗剧了,我看黄叔叔李爷爷都在,你去找他们下下吧象棋多好。”


“说到这儿我就来气,黄家那臭小子,我和你李爷爷下棋的时候在旁边指指点点,我被他吓得手抖落错子,他在旁边逼逼叨‘不会吧,这年头还有大爷想悔棋的啊,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代玮听了开心,扭头看见一直背对着门口的男人,他走到姐姐身边小声问这是不是姐夫。


“小少爷抬举我了,我是亭瞳小姐的律师,我叫张超,今天来是来给先生祝寿,顺便把并购合同拿给二位过目。”


老爷子拍了拍张超的肩膀,“这是我家最小的孩子,现在自己有个工作室,以后你多照顾着他点。”


“这是自然,我的荣幸。”


代玮看姥爷开心就陪着多喝了几杯,晚上姐姐要求自己留宿,他可不敢,姥爷喝大了就开始百般好奇他的婚恋情况,他打着哈哈说自己还小,钱也没挣多少,这事不打紧。


张超很有眼色地接茬说他酒精过敏,一会可以送代玮回家。


老爷子已经喝高了,拉着姐姐说对不起姐弟俩,自己手里的烂摊子还要20来岁的小姑娘打理,你们俩那便宜爹妈不回来最好,以后少搭理他们,咱们自己过多好。


代玮和张超费了点力气把老爷子扛回房间,安顿着休息下,姐姐也不胜酒力,在醉过去之前叮嘱张超千万把代玮安全带回家,要不然她带人去拆了他的律所。


张超笑了笑不置可否,转头示意代玮系好安全带。


“张律,你不必在我这里表现,我姥爷请你来家里就代表你已经入他眼了,剩下的还是要看我姐,你俩共事过,你知道她的性子,她自己没下定主意的事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


“再说了,我家里具体做什么的你应该也清楚,还是劝你想清楚,到时候怕后悔都来不及。”


张超看着明明年纪不大语态却透露着一股老态龙钟的代玮发笑,“你别想多,我对大小姐没一点想法,亭瞳的小狼狗我见过几面,是个靠得住的,这个你放心。”


代玮下车之后自己跌跌撞撞去刷门禁卡,张超靠在车上交叉这手就这么看着。


“笑啥,不许笑!再笑,再笑,我就。。我就。。”


“你就带人去把我律所拆了?”


“那倒还不至于,我就告我姐了,让她收拾你”


果然还是小朋友。张超跟着他上楼后看着他自己乖乖地钻进被窝,小声给亭瞳报平安之后行云流水回家睡觉。



二人再次见面是在夜店的卡座里。小黄总坚决跟随代家大姐的脚步,在城东自己也开了间迪吧。黄子弘凡从小和代家姐弟一起长大,留学都是在一处,他请了代玮过来帮他规划场子,原因无他,他心心念念的白月光是代玮的铁瓷,一个叫高杨的歌剧演员。


京圈不大,张超和黄子做过几年的酒肉朋友,交情不浅,所以也受邀来到了开幕的party。


代玮玩游戏属于人菜瘾大那种,玩骰子动不动就开,几轮下来只有他自己被放倒,没精打采窝在绵软的沙发里,张超跨过几个人坐在他身边,从他手里接过骰盅和大家说不能欺负小孩子,他来替他,输了喝双倍的。


什么嘛,你才是小孩子,代玮赌气地想。


张超是个中老手,几圈之后哀鸿遍野,纷纷要求换个游戏再继续。代玮想这人能处,这酒他是真喝啊。


他不知什么时候得了空,回到卡座时还给代玮捎了杯西瓜汁。“喝完送你回去?”


“不回,今天说好通宵的,要回你回。”


行吧,张超给侍应生塞了小费拜托他照顾一下这个醉鬼,然后自己又混入了另一场酒局。


凌晨四点的店里逐渐冷静下来,代玮在沙发上睡得天昏地暗,张超揉了揉阵痛的太阳穴,他一手搀着黄子一手架着代玮,都一并处理进了楼上的客房里。


黄子脚软跌在房间的地毯上,代玮又张着个小嘴软乎乎的呢喃自己好困要睡觉。张超自己也没少喝,看着代玮软塌塌的刘海,长出一口气,挣脱开黄子抓着自己裤脚的手,黄子我可去你的吧。


果然,只有元元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酒后乱性这个词代玮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一睁眼看见还迷蒙着的张超顿时没了脾气,不,不会吧。代玮偷偷转身准备下床拿衣服溜之大吉的时候被一只手重新拽回床上,


“只睡还不负责?天底下哪来这么好的事。”


“谁睡谁了?”


“不记得了,反正涉案人员就咱俩,你看着办吧。”


代玮垮起个小批脸生闷气,张超见了喜欢的不行,一个用力代玮又跌回被窝里,“睡吧,睡醒了这事也就想明白了。”



所以谁能和代玮解释一下目睹了黑帮交易被人用枪顶着脑袋眼睛都不眨的人怎么会变得这么黏人。


“代代,我订了餐,咱俩公司不远,我去接你好不好?”


“代代,我今天加班,你回去路上小心,到家给我打电话。”


“代代,你喜欢的那个牌子很难买,我托人从国外拿到了,放你们前台了,你记得去拿。”


“代代..”

“代代..”

“代代..”

“代代..”


代玮对张超的情感他自己也说不准,他是个慕强的人,张超确实方方面面和他理想中的伴侣形象不谋而合,可是他总是怀疑张超的动机不纯,是为了姐姐手里的合同,还是对于自己一时的新鲜感,以至于他总是无法对张超的情感作出等价的回应。


张超也是个体面人,分寸感是他多年来摸爬滚打摔出来的经验,他可以感受到代玮的迟疑和不确定,睡过一觉而已,哪能睡出来轰轰烈烈的天长地久。他也知道见好就收及时止损的道理,索性自己现断了联系,没必要强求不属于自己的缘分。


自那天起张超很少再去主动联系代玮,只是看到了代玮解决好单子时喜不自胜的朋友圈点个赞而已。


代玮坐实了心里的想法,新鲜感,仅此而已。



想不明白,怎么两个人的相遇总和酒精脱不开关系。


代玮接了个私人美术馆的单子,在酒桌上和甲方喝的是有来有回,同行的设计师无力招架已经瘫在酒桌上一醉不起,代玮算是看明白了,这单不喝出来个胃穿孔是见不到头了。


他借故去洗手间灌解酒药,和同好们聚餐的张超早就注意到这边包厢的动静,假装不经意路过的时候瞥到了小脸红彤彤的代玮,还是不让人省心。


他刚准备跟出去看看代玮的情况,没成想看见那人拿着药粉往代玮酒杯里撒。张超看的是又惊又怕,要是他今天没来,会发生什么他不敢想。


他和同行的好友打了招呼就自顾自进了包厢,“不好意思,麻烦问您有没有看到我爱人,听他说今天在这里和一位刘总谈案子,正好路过,想着来看看他。”


那人整了整衣领,正色道,“你估计是走错了,我们这是老友聚会。”


代玮正巧这时进了房间,正疑惑着张超在这里做什么,就见他把自己酒杯中液体一饮而尽,末了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周围都是摄像头,你下药不管是是按故意杀人还是强奸判,起码都是三上十下,严重点的就是无期和死刑,很不巧,这家店老板是我朋友,监控视频今晚十点之前就能传到我的云端,我也可以从非诉律师转型为刑事辩护律师,一切都看你的表现。”


代玮听出了个大概,小声问张超,“他给我下药了?”

“嗯,目前不确定是什么类型的药物”,张超将视线重新转向对面那人,语气突变,“反正他得进去这事没跑了。”


张超拉着代玮往外走,代玮也不是小学生,自然知道这药是干嘛用的,心有余悸还带了点对张超的愧疚,只好先把人带到酒店休息。


会发生什么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被下了药的人意识不清还浑身的蛮力,代玮被欺负得可以,就是睡着还滴滴答答流着眼泪。张超意识逐渐清明,看着代玮身上的青青紫紫后悔的不行,心想怎么自己也和那禽兽一个德行。


他小心翻身下床去给代玮买药膏买早餐,却听到了代玮闷在被子里越来越清晰的抽泣声,“只睡还不想负责?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张超听到略带鼻音的娇嗔后心软的一塌糊涂,“负责,一定负责,你先休息,我回家拿户口本和房产证,以后放你那,你管。”



张超喜欢代玮这事天知地知全世界都知道唯独不敢让代玮姐姐知道,张超都想好亭瞳要怎么弄死自己,沉湖还是枪毙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谁成想亭瞳先松了口,让代玮把张超带回家,代玮知道自己家姐姐疼自己,有自己在姐姐应该不会弄死张超吧,应该不会吧。


倒是没直接赐死,就是让他跪在放门口签了保证书盖了手印,就差割手腕子歃血为盟了。


俩人结婚那天不知怎么端着酒杯就嘎嘎乐起来了,姥爷亭瞳黄叔叔李爷爷黄子弘凡和高杨纷纷表示不理解。





小番外:



代玮:“八佰,约吗?”


张超:“啊这,没三千我不行。”


代玮:“…老子说的是电影。”


张超:“淦,草率了。”




张超:“宝贝我好想你呀,你在哪里呀宝贝,快来和我贴贴,最爱你了么么么,我们家亲爱的怎么不回消息呢?我今天买了你最喜欢的口味哦,来,用用看!”


代亭瞳:“别是个姓代的你就发春,下次看清楚了备注再骚情,臭傻逼。”
















梅溪云氏嫡长女(高考失踪人口)

【南北双一】代助理工作日记

又名《明星小情侣请勿祸祸助理》

情人节快乐

我也没想到正文完结一年我又给《我的镇圈太太》系列整了个迫害代代的番外

小凡高提及


1、

大家好,叨扰致歉,秋姐说这里可以吐槽,所以我就来了。

有些话真憋了太久了。

我老板和他对象,他俩真的就,不!是!人!!

来自一个操碎了心快先头的助理发出的最后的人性的呐喊。

2、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代玮,工作是明星助理,就是替我老板端茶倒水记行程的那种。

虽然我大学读的其实是师范。

至于我为什么会走上这一行……

好吧,因为我面试时迷路了,本来报的行政管理,结果误打误撞进了我老板招助理的房间,然后我老板看了我一眼,大手一挥说...

又名《明星小情侣请勿祸祸助理》

情人节快乐

我也没想到正文完结一年我又给《我的镇圈太太》系列整了个迫害代代的番外

小凡高提及



1、

大家好,叨扰致歉,秋姐说这里可以吐槽,所以我就来了。

有些话真憋了太久了。

我老板和他对象,他俩真的就,不!是!人!!

来自一个操碎了心快先头的助理发出的最后的人性的呐喊。

2、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代玮,工作是明星助理,就是替我老板端茶倒水记行程的那种。

虽然我大学读的其实是师范。

至于我为什么会走上这一行……

好吧,因为我面试时迷路了,本来报的行政管理,结果误打误撞进了我老板招助理的房间,然后我老板看了我一眼,大手一挥说就这个人了。

我:?

等我反应过来合同都签好了。

当时我慌得一批,还怕他会不会是看上我了想潜规则。

现在:呵。

我老板眼中人类只分为两种:蔡程昱和普通人类。

后来我问我老板怎么就一眼相中我了,他说他上一个助理挑拨离间,被他气极辞退了,看我像比较安静干净的样子,所以决定就我了。

行叭。

反正我就这么莫名其妙成了我老板的助理。

3、

我老板叫张超,云上旗下艺人,1975男团队长,主要走的是歌手路线,据说是当下最火的人气年轻实力派艺人之一。

最后一点不太确定,因为说实话我也不太关心这些,老板有多火不在我工作注意范围内。

其实从整体上讲我老板真的是个好人,跟着他跑通告多了我也见过许多其他艺人与助理的相处模式,艺人端着架子高高在上,甚至打骂恐吓在这个圈子里都司空见惯,从没人说过什么。

但我老板不一样,他和我的关系更像是普通上下级是相互尊重并且平等的,连打饭这种本职工1作他都会和我说谢谢。

工作之余,我俩是知交。

而且作为一个明星,我老板他有颜又有能力,生了张光风霁月的好看面孔,嗓音清朗温厚,是全网公认的玉石男中,央音的专业第一出身,业务水平无需多言。

好,既然我老板那么好,我为什么还要来吐槽呢?

因为我老板他是个恋爱脑(微笑)

平时挺聪明稳重一个人,碰上蔡程昱立马降智,用脚指头思考都能得出答案的问题他还要一遍又一遍来找我讨论,带着满脸傻笑。

从“蔡蔡刚刚是不是在者我”到“蔡蔡接了我喜欢的香水牌子的代言是不是为了我”等等等等,各种小学生才会纠结的问题不一而足。

我,一个单身狗,只领着助理的工资,到底是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他对象还和他一个德性。

两个一谈恋爱就开始全身冒傻气的人走到一起,还两个都是明星,最后疯的就成了我和秋姐。

堵柜门堵到秃头。

助理这活儿就不是人干的

4、

举个例子给你们看看这俩有多离谱。

前段时间我老板开个音,拿来个定制麦在我面前晃悠问我好不好看。那我还能说什么,当然得说好看啊!

于是我边回答边抬头看,当那一抹熟悉的红撞入眼中,我愣得忘了下半句彩虹屁。

“超哥,你怎么把蔡慕的话筒拿过来了?!”

老板那个眉开眼笑的表情让我敏锐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然而晚了。

老板松开握着话简底端的手,露出先前被遮住的图案,不是花体字的“蔡程昱”,而是一只写意派的鹅。

“不是蔡蔡的,是我的。”

我垂死挣扎。

“超哥,蔡蔡那个话筒是从上万份粉丝来稿里选出来的,你拿他那个稿图套可能影响不好我也难给你俩挡…… ”

“哦,那些稿图蔡蔡一个也没挑中来着,他的话筒是我画的,我的这个是他画的。”

老板秀完最后一波连环套路,心满意足飘然而去,拿着他的情侣款话筒准备上台。

独留我一人在原地目光涣散,最后挣扎着摸出手机给秋姐打了个电话,打开微博准备熬夜降热搜。

你说为什么是我们两个助理降不是经纪人?

云上两个总裁自己忙着秀恩爱呢找个寂寞。

5、

其实吧,我也嗑南北双一来着。

毕竟这对真的般配又养眼。

但狗粮吃多了真的会疯的,何况每天看着各种糖在心底呐喊着南北双一szd的同时我一个字都不能往外讲!

对一个cp粉头来讲还有比这更丧心病狂的事吗?

6、

我老板和他对象走的是双向暗恋成真的套路。

有些俗套的情节,但落在他们身上便是最契合的命中注定。

如果过程没那么沙雕就完美了。

我也不确定我老板对蔡程昱算不算一见钟情,反正我发现苗头不对时蔡蔡已经来云上一个多月了。

哦对,蔡蔡其实是新晋小生,他去年才出道的当他被公司签下时我老板他们的1975组合已经是国内顶流了。

他俩原本没什么交集来着,应该就刚签约时见过一面,冷淡点点头就过去了,怎么看都没什么故事。

谁知道过了一个月,参加完公司内部某庆典我老板忽然就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当时我没忍住凑过去看了一眼。

就是张合影,他们1975四人组刚拍的,整个公司也没人注意他们,全当了背景板。

也没听说他们吵架了之类的啊,老板在直勾勾黯然神伤什么?

“代代。”

偷看被抓了个正着,我都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老板他自己忽然就开口叫我。

他指尖点着屏幕一个小角落里的男孩。

彼时我还不认识他。只知道那个少年应该是公司新签的艺人,所以站的位置很偏,隔得太远,面容也有些模糊,唯有那双眼睛像足盛了星星,清晰明亮。

“你说,蔡蔡是不是在看我?”

我又认真观察了一遍照片,尽量委婉提醒我老板。

“超哥,人家可能只是单纯回个头……你们中间隔了那么多人,他应该看不见你的。”

然后我老板他不甚在意地摁熄屏幕。

“我希望他在看我行不行?”

那时我的防御系统还没有现在那么灵敏,非常迟钝的没发现任何问题,随口就接了下去。

“你希望他看你干嘛?”

“我喜欢蔡程昱啊。”

老板回答得轻描淡写理所当然。

至于我……我内心震惊到完成了从宇宙大爆炸到宇宙崩上塌的几亿亿年的整个演化史。

张超你牛。

7、

那天晚上回去后我莫名没忍住在微博搜索栏里输入了“蔡程昱 张超”,原本以为不可能有什么内容的,毕竟蔡蔡才出道一个月,别说公开私下公司里都基本没碰见过我老板,虽然不知道这怎么就喜欢上了,但粉丝应该啥也不知道才对。

然后我盯着那个“南北双一”再度陷入沉思。

不过等我改搜“南北双一”,爬到相关超话,并且看到满屏的来自镇圈写手长潮太太这一个月每天双更的同人产出后,我算是明白这是怎么来的了。

虽然太太主页说是自己原本是张超唯粉看这俩般配才改磕CP的,但是!

我还是通过各种细节看穿了这人的马甲。

老板你真够可以的(假笑)

8、

是的,你没有看错,我老板张超,南北双一的蒸煮之一,就是这对CP的镇圈写手长潮。至于他写的文……

呵,梦男做梦产物罢了(发出看穿一切的声音)

他凭借自己每天幻想的和蔡程昱谈恋爱的无限种可能撑起了南北双一同人界的半壁江山,内容横跨古今中外现背西幻甜虐甚至还有午夜场,我真想不明白他一个顶流歌手每天赶通告忙得连轴转到底哪儿来的时间写的这些?!

哦对,你敢相信他写的还都是显超,笔下午夜场中还出现过BDSM设定。

是我太单纯了。

这么说吧,他的文好看,一半是因为他拿出了写歌的专注度字字推敲,另一半是因为每篇文他都有把自己真情实感代入。

我老板,是个狼人。

最后在他一手扛起的大旗的召唤下南北双一从一对无糖点纯拉郎的CP生生超越了超凡脱俗成了我老板最大势的CP。

鉴于蔡程昱,你可以去看看南北双一的新超话头像。

对,他是那个在一众产出者里后来居上的镇圈画手猜雨。

这么一看那个话简好像是我老板赚了。

9、

反正我就自暴自弃等这两个不聪明的完蛋玩意再切错次号掉马甲了。

我就是个普通助理,到底为什么工作内容还会有替我老板堵柜门??

10、

前面说了这俩走的是双向暗恋路线。

最开始感得真挺深的,别说表现出来喜欢彼此,你都很难看出他俩认识。

微信加上后也一句话都没说过,把情绪藏得不能更彻底。

现在真怀念那段日子,当初能藏住为什么现在在公开场合不能收敛一点!

他俩偷偷喜欢彼此喜欢了半年多,毫无动静到我都怀疑我老板是不是单恋而蔡程昱对他完全没意思了。

结果半年后赶了个通告回来,还不是他俩有合作的那种只是前后脚上下台,他们的关系忽然就有了突破性进展。

别问我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很想知道。

那天1975的舞台结束回到休息室后我就被黄子他们拉着去找隔壁公司的高杨玩了。

嗯,高杨也是个歌手,黄子弘凡的明恋对象,也是我大学时至交的小室友。

至于我老板,当时方方说老板自愿独守的,那就随他去嘛反正那么大个人也丢不了,老板这种生物哪有我们家羊羊香。

万万没想到这一走我就错过一场大戏。

那天回去后老板和蔡程昱那个半年没有任何动静的微信聊天框忽然就活了,他俩你来我往甜甜蜜蜜发了一路消息,到公司后老板就很认真让我去找后勤打扫一下他那间琴房他要教蔡程昱唱歌。

我:???

日常迷惑我老板到底是哪来的时间。

11、

原先的冷淡自持最后都被证明不过是遥望彼此时勉强保留的骄衿伪装,当距离终于得以稍稍缩短,他们眼中的炽热爱意便足以燃烧这整片天地。

他们两个一天天走得越来越近,长潮太太的同人本出到了第二本,猜雨太太成了他的御用合作画手,那段时间里,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看不清连接彼此的思恋。

其实他后都不算迟钝的人,很多时候,毕竟是搞艺术的,对情绪的感知甚至可以用敏感来形容。

所谓看不清,我猜,大概只是因为爱的太深,所以不敢奢求吧。

不敢相信那或许是对方克制不住的真情流露,不敢奢求对方或许也喜欢自己。

全公司的人都看出了他们喜欢彼此,独独只有他们自己不知道。

12、

我原以为他们这样的状态会保持很久,还暗暗替弛着过急考虑过如何才能旁敲侧击助攻一把。

结果,呵。

是我太操心了。

我老板的同人本开售那天蔡程昱切错VX号了你敢信?!

以为自己披着“猜雨”的马甲光明正大就发朋友圈说本封是他画的……

那条朋友圈下那片诡异的沉默啊……

然后我老板看到了,当然就懂了,飞快跑去告白了啊。

13、

从此这个故事进入他俩疯狂秀恩爱我和秋姐疯狂堵柜门阶段。

就离谱。

张超你还我头发。

14、

我不理解我老板为什么会纠结他今天的发型和蔡程昱的般不般配,就像我不理解他为啥觉得他俩老家隔了一座太行山都是天命姻缘的象征要和我探讨。

这是我那个生拥无数女友粉天天被喊“想嫁”“小张总”的老板吗?

这难道不是个恋爱脑傻白甜?!

如果没有黄烦追来碍眼拱我家白菜我已经跳槽去隔壁投奔高哥了。

15、

大家好我是代玮。

我不用堵柜门了(神清气爽)

今天情人节,南北双一宫宣了。


一盏无忧甜酒
“就是他,他欺负我。” “好。...

“就是他,他欺负我。”

“好。”

“就是他,他欺负我。”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