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代餐

14.8万浏览    3153参与
米米兔糕

捏了火黑 (黑子女体注意

好像玩gal嘻嘻😋


捏了火黑 (黑子女体注意

好像玩gal嘻嘻😋


Oct-且怪
参加打卡活动画联五代餐,意料之...

参加打卡活动画联五代餐,意料之外画完后最喜欢的是法叔(゚O゚),思考了一下还是给法叔留了条裤子(怕打卡被夹)。。。。

参加打卡活动画联五代餐,意料之外画完后最喜欢的是法叔(゚O゚),思考了一下还是给法叔留了条裤子(怕打卡被夹)。。。。

米米兔糕

捏了凪璃代餐蜜月度假

还在研究怎么搞...

捏了凪璃代餐蜜月度假

还在研究怎么搞...

雨後初晴

“這天地 道為何 山水兼程赴風波

劍光過 陰陽合 混沌相一氣掃落

乾坤在 浩然客 談笑時生死輕薄

碑上照得一瓊魄

這家國 道為何 極目眺長安樓閣

洛陽花 攜一朵 應懸長槍熄烽火

塞上雪 舊日歌 關河外蒼茫唱徹

來年衣冠並春色 滿長坡

多年後小住太平長安 舊友上門不免舊事談

應惜英傑 珠玉傳奇事 堂前春夜深 燕忽返”

這首好適合三五啊……

剛才又看了某幾個三國手書,不禁感嘆我三俠五義原著向也應該要有這樣的群...

“這天地 道為何 山水兼程赴風波

劍光過 陰陽合 混沌相一氣掃落

乾坤在 浩然客 談笑時生死輕薄

碑上照得一瓊魄

這家國 道為何 極目眺長安樓閣

洛陽花 攜一朵 應懸長槍熄烽火

塞上雪 舊日歌 關河外蒼茫唱徹

來年衣冠並春色 滿長坡

多年後小住太平長安 舊友上門不免舊事談

應惜英傑 珠玉傳奇事 堂前春夜深 燕忽返”

這首好適合三五啊……

剛才又看了某幾個三國手書,不禁感嘆我三俠五義原著向也應該要有這樣的群像手書阿阿阿!

嗚嗚這最初的江湖廟堂世界啊……

(我只能日常yy各種代餐థ౪థ)

“寥寥寄離語 遙遙你身影窈窕 棲息我夢裡 蕭蕭幾度雨 小橋又琴音裊裊 卻未見是你 時光如刀絞痛人心 誰言辭鑿鑿抱柱信 情渺渺只盼你歸來兮。”

……這好適合玉堂中心向!!!!(つд⊂)

和四鼠哥哥、顏大哥、展大哥,歐陽大哥、各種江湖朋友的感情啊…


算了 夢裡什麼都有(˘̩̩̩ε˘̩ƪ)

洧月

只有你是我的解药,爱你却不让你看出端倪,或许只有失去你,我才明白我没你就不行了(代餐,代餐别介意,谢谢我朋友陪着我拍(•̀⌄•́))

只有你是我的解药,爱你却不让你看出端倪,或许只有失去你,我才明白我没你就不行了(代餐,代餐别介意,谢谢我朋友陪着我拍(•̀⌄•́))

Rx影月

陆式小狐狸,阿真友情出演。

Ps:《一寸天堂》第三卷第十四章会放下周二更新,写出来是督促自己,最近玩娃已经玩疯了😅

陆式小狐狸,阿真友情出演。

Ps:《一寸天堂》第三卷第十四章会放下周二更新,写出来是督促自己,最近玩娃已经玩疯了😅

十级飙车女司机
代餐:受喜欢调戏攻,天天缠着攻...

代餐:受喜欢调戏攻,天天缠着攻,但是真正在do的时候就会有点怂。攻就是高冷腹黑,一般喜欢一个人呆着,受除外(我没有内涵真的没有)

代餐:受喜欢调戏攻,天天缠着攻,但是真正在do的时候就会有点怂。攻就是高冷腹黑,一般喜欢一个人呆着,受除外(我没有内涵真的没有)

梓木厌蝇

啊!黎叔叔,是你吗黎叔叔!

啊!黎叔叔,是你吗黎叔叔!

奎拖把

白狮子咬有救的人 白狮子咬没救的人 白狮子的吼叫是驱逐“它”的警铃 白狮子的吼叫是悼念亡者的哀歌


一般人看动物园怪谈:噫 好渗人

雷欧厨看动物园怪谈(其实只有我):嘶 白狮子好涩


前两张白狮子驱魔

后两张是雷欧奥特曼驱魔(阴间代餐)

白狮子咬有救的人 白狮子咬没救的人 白狮子的吼叫是驱逐“它”的警铃 白狮子的吼叫是悼念亡者的哀歌


一般人看动物园怪谈:噫 好渗人

雷欧厨看动物园怪谈(其实只有我):嘶 白狮子好涩


前两张白狮子驱魔

后两张是雷欧奥特曼驱魔(阴间代餐)

偷菜的爆米花:

老福特就应该要有老福特的样子🌚

老福特就应该要有老福特的样子🌚

kueeeeeeee_

动画里的金发夫人太让我难过了……自己找了几张代餐(有p一点点),还是红棕色适合夫人。恬静,温柔,安宁,秀发被轻柔的风掠过,燃起了红色的火焰,照亮人心中阴暗的角落。


金发反而给我一种过于热情活泼的感觉😢

动画里的金发夫人太让我难过了……自己找了几张代餐(有p一点点),还是红棕色适合夫人。恬静,温柔,安宁,秀发被轻柔的风掠过,燃起了红色的火焰,照亮人心中阴暗的角落。


金发反而给我一种过于热情活泼的感觉😢

狼草Jazzi

虽然是老新闻,这也太能代掠夺者了吧,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他们暴躁,勇敢,正义感和少年感爆棚

虽然是老新闻,这也太能代掠夺者了吧,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他们暴躁,勇敢,正义感和少年感爆棚

北城秋酒_

我会拿一些帅气黑狗狗来做大脚板代餐🤤。cr.水印

我会拿一些帅气黑狗狗来做大脚板代餐🤤。cr.水印

禁忌症状

近日金卡捏脸代餐,原图放后面了。

近日金卡捏脸代餐,原图放后面了。

瓦修,伊利亚,我老婆,谢谢

无法成为的恋人(下)

是!

是!

其实是和语擦朋友恰的代餐!因为是代餐所以还会有后续??小彩蛋之类的?

因为我真的太喜欢伊利亚了可是我又特别喜欢苏黎世呜呜)】

陈年老木头伊利亚x夜场小王子苏黎世左右无差雷!的!话!速速避雷!!!

非国设!黑道au

大概是每一个国/家就是一个组织这样吧,瑞/士就是保持绝对中立的那个


“先生——抱抱!”


苏黎世用那种黏黏糊糊的态度贴向站在沙发边的书柜前翻找资料的伊利亚,后者抬手抵在正在贴在他的人的脑袋上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别想用这种方法让我放下戒备”


苏黎世忽然哽住,他懂他懂,是他第一次做的太过分了,他眨巴...

是!

是!

其实是和语擦朋友恰的代餐!因为是代餐所以还会有后续??小彩蛋之类的?

因为我真的太喜欢伊利亚了可是我又特别喜欢苏黎世呜呜)】

陈年老木头伊利亚x夜场小王子苏黎世左右无差雷!的!话!速速避雷!!!

非国设!黑道au

大概是每一个国/家就是一个组织这样吧,瑞/士就是保持绝对中立的那个




“先生——抱抱!”


苏黎世用那种黏黏糊糊的态度贴向站在沙发边的书柜前翻找资料的伊利亚,后者抬手抵在正在贴在他的人的脑袋上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别想用这种方法让我放下戒备”


苏黎世忽然哽住,他懂他懂,是他第一次做的太过分了,他眨巴眼睛装出一副无辜乖巧的模样握住了伊利亚的手,此刻在伊利亚眼里这颗金色脑袋就像某种品种的狗一样


“伊利亚先生——”


“就算是这样也不行。”


伊利亚玩味的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继而转视线看着那双海蓝色的眸子


“除非,你这样是想加入联盟,还是说,你不想加入我?”


他很明显的看到来自瑞/士的小绅士,很明显的僵硬了起来,不过很快苏黎世就反应过来,他面露委屈神色


“先生——我以为先生会理解我的,人家是中立的,您知道的...”


苏黎世蓝眸中迅速聚集起雾水,他伸手轻轻的将伊利亚推到在沙发上,而伊利亚没有想到这人敢这么做,接触到沙发的瞬间就去摸腰间的枪而另只手横档在身前


伊利亚正想抽出枪就看到泪珠从眼角滚落的苏黎世,沉默数秒才放开手微冷的脸色稍缓,苏黎世此刻真的庆幸自己的选择,不然他现在就会被崩脑袋了


“确实是人尽皆知的事,那么、你如此千方百计地试图接近我,是为了什么?

如果理由是‘伴侣’一类的话还是请考虑下别人呢,我更喜欢一个人处理事情”


听到对方含有拒绝意味的话语苏黎世沉默了许久,他走到伊利亚身侧蹲了下去单膝跪在地上,苏黎世伸手悄悄的勾住了伊利亚的手指,伊利亚任由了苏黎世的小动作


“您觉得,作为永久保持中立的我,为什么会永不停歇的寻找您

爱是不会随便转移的,即便是多情的法/国/人也会爱上自己的灵魂伴侣,而且...这不是作为想要成为您的伴侣的请求,而是想要得到您同意的追求的请求”


伊利亚没有注意到他此刻情感会占上风,那个他从不会去想甚至是不屑于去想的情感,他抬起一只手擦去了苏黎世的泪


“我以为你会明白为何我会下意识做出拒绝的回复,或许你应该看看这里,所有的白小鬼都认为我该死,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被刺中心脏…”


“我明白的我怎么会不明白先生...可是拒绝是不会让我放弃的...”


苏黎世眼泪落下,他牵引着伊利亚的手与自己十指相扣,他看着伊利亚节骨分明的手指与他只是轻轻的虚握,伊利亚勉强的笑了一下


“在我周围是危险的,你没有发现,我的盟友实际上都不会长时间在我身边。所以、恕我不能这样答应你,等到苏//联能被认可时,我才能考虑你所说的‘伴侣’”


“怎么会没有发现先生,作为中立的我甚至没有任何办法光明正大的站在您的身侧...”


苏黎世收住眼泪缓缓地起身,他倾身凑近到伊利亚的身前在对方的唇角落下虔诚的一吻,只不过这次的吻仅仅是贴上后就立刻撤离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先生,绅士最擅长的就是等待爱人,不是吗...那么先生,可不可以以交往为前提,至少请和我当个朋友,请、不要拒绝我,至少这个...拜托..”


伊利亚目光柔和下来,见人凑近本想躲闪却压制住本能怔怔接受了亲吻,他感受唇边残余温度,等待苏黎世说完后起身张臂揽他入怀轻抚人后背,在他脸颊上轻轻落下一吻


““正因为你属于中立,才能如此轻易接触到我。我想这是你的幸运

我会认定你为盟友,也请你等待些时候,我想在西边的白桦林里还有一些矛盾等我处理,倘若你看到红色旗帜在世界各处闪耀,那是我的愿望成真


那么现在,回到茨温利的身边,暂时不许再来我这里”


苏黎世牵着伊利亚的手贴在了自己脸上,他笑着看着眼前的人


“我的先生,等到先生愿望成真的那一天,我会为您献上来自阿尔卑斯的雪绒花,请,一定,让我等到您”


苏黎世将一朵风干的雪绒花标本放到了伊利亚的手心,伊利亚攥拳握住了这朵雪绒花再一次开口


“你该离开了,同志”


“是的,我的甜心,那么,下次见,甜心”





自那以后过去了许久,苏黎世重新的回归到了从前的生活,瓦修看着似乎将那个苏/联/人放下的苏黎世有些不太安心。在某次瑞/士内部会议前他拉住了苏黎世


“苏黎世,吾辈想问问你...”


“先生怎么了嘛——哎您不会又想让我辅助伯尔尼处理事务吧,我不要!”


瓦修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许多的弟弟正抱着他撒娇,他扭头一把按在苏黎世的脸上推开这人


“吾辈是说、你和那个苏/联/人、”


“嘘...先生,我真的没事的,不提这个事了好不好——哥哥——”


百年一闻的苏黎世喊哥哥,他从来都是喜欢喊先生,瓦修拍了拍弟弟的脑袋,他犹豫了很久才决定把那个消息告诉提前告诉他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苏/联的老大,在白桦林被袭击...苏/联/组织解散,那边对外宣称,伊利亚·布拉金斯基死了...”


瓦修观察着他每说一句话苏黎世脸上表情的变化,苏黎世脸上的笑容没有任何变化,他四周的气场都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是真的放下了一样


“在白桦林吗?”


“什、是的...”


“好吧,会议时间到了,走吧先生,说真的,我早就不爱他了,谁会去苦等一个没有结果的爱人呢,不是吗...”


苏黎世笑嘻嘻的推着瓦修往会议室走,一种释然的语气




“我说过的,绅士最擅长的就是等待,对吗,伊利亚先生...”


苏黎世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他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吸着烟,入肺的尼古丁似乎能给他带去一些慰藉,苏黎世右腿搭在另条腿上,他靠在沙发靠背上看着那片白桦林的方向,他身边的空位上整齐摆放着一条围巾


而苏黎世的脚边,散落着无数未来得及装束的雪绒花


无法成为的恋人·终

龙面小玉人

最近速写打卡代餐的各种仗助

ε(○´∀`)зε(´∀`●)з

(画出了一股子少女味(?!)

最近速写打卡代餐的各种仗助

ε(○´∀`)зε(´∀`●)з

(画出了一股子少女味(?!)

裔二娘子

大概16年左右自己做的詹莉图

莉莉——莉莉·柯林斯

詹姆——亚伦·泰勒·约翰逊

大概16年左右自己做的詹莉图

莉莉——莉莉·柯林斯

詹姆——亚伦·泰勒·约翰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