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9.6万浏览    1626参与
莓子味树林

有谁知道这是哪个太太画的吗,太好康啦——

有谁知道这是哪个太太画的吗,太好康啦——

自闭emo人
有谁知道这张令姐的原图或者是画...

有谁知道这张令姐的原图或者是画师是谁吗。

有谁知道这张令姐的原图或者是画师是谁吗。

烟川
送给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板的图 他...

送给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板的图

他很喜欢这三只所以画同框了!


鸽了几个月

送给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板的图

他很喜欢这三只所以画同框了!


鸽了几个月

落花墟无
填个表 因为是在学校画的,就只...

填个表

因为是在学校画的,就只能这样了

画画菜鸡QwQ

填个表

因为是在学校画的,就只能这样了

画画菜鸡QwQ

CambrIan
傻逼周五画画人一个

傻逼周五画画人一个

傻逼周五画画人一个

施隐.

再补点令姐、、趁着这两天有手感!

再补点令姐、、趁着这两天有手感!

酥炸小黄瓜

【令】令姐的观影记录2

无cp 巨雷

令夕年亲情向

令x絮雨cb向


令姐再来放映室,是看了罗德岛论坛上絮雨小姐的影评。“难得的精彩惊悚片”,她是这么评价的,并配上电影海报——眼神深邃的女性嘴上停留着一只鬼脸天蛾。年不来,年专拣烂片看,她说看了这个会吃不下火锅。令姐不信,沙场点兵都多少回了,还能怕这个?左右也是无事,去看看。


这天是周末,放映室只有一个人,是上次见过的絮雨。令姐与她打了招呼,坐在絮雨身边问,既然已给这电影写了影评,为什么还来再看一遍?絮雨微笑答,这片子很好,值得多看几遍。令姐颇能体会这种心情,正如她遇到好诗好词茶饭不思一般,于是安静看银幕。起初的剧情比较平淡,直到某一幕女主角孤...

无cp 巨雷

令夕年亲情向

令x絮雨cb向


令姐再来放映室,是看了罗德岛论坛上絮雨小姐的影评。“难得的精彩惊悚片”,她是这么评价的,并配上电影海报——眼神深邃的女性嘴上停留着一只鬼脸天蛾。年不来,年专拣烂片看,她说看了这个会吃不下火锅。令姐不信,沙场点兵都多少回了,还能怕这个?左右也是无事,去看看。


这天是周末,放映室只有一个人,是上次见过的絮雨。令姐与她打了招呼,坐在絮雨身边问,既然已给这电影写了影评,为什么还来再看一遍?絮雨微笑答,这片子很好,值得多看几遍。令姐颇能体会这种心情,正如她遇到好诗好词茶饭不思一般,于是安静看银幕。起初的剧情比较平淡,直到某一幕女主角孤零零一个人被高她两头的壮汉警察围在狭小电梯里时,令与絮雨同时叹了口气,又在听到对方叹气后同时转头对视一眼,不消多说。


后面的剧情开始跌宕起伏,女主角被上司踢去对付食人魔罪犯,如同羊入虎口,镜头在她脸上爬来爬去,像罪犯的蛇信,一旦嗅到猎物崩溃就要大快朵颐。看到这里令姐渐渐咂摸出这电影的好处,绝佳的场面调度确有入情入境之感。絮雨边看边在她的笔记本上写一两句随笔提纲,她对其中很多幕场景都烂熟于心了,想到下面会有一个比较血腥的场景,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令。听说令小姐从前是久经沙场的将军,她想,也许早就看惯了……但是这是电影,她休闲时来看电影也许没有做类似的心理预期,还是开口吧。令姐听到絮雨用杨絮一样柔软的声音小声说:“令小姐,下面那段……会有很多残酷伤口的特写。”


令姐一愣,随即笑着道谢,为她的体贴。镜头果然转到一张惨不忍睹的脸上,令却走神想到了年小时候某次炖的番茄酱,那时候她们为冬天储存一些食物,白菜和土豆放在地窖里,辣椒串成串挂在屋檐下,用深秋的烈日烤干它们,一起被暴晒的还有茄子和豆角。年说她学会了炖番茄酱,可以多炖一些送给山林里的九色鹿姐姐。令姐大手一挥:交给你了。一个时辰后年回来,带着一大碗酱,得意洋洋说末将不负所托,炖成了!令姐刚要问那么多西红柿为何只炖出这一碗酱来,就听见走进厨房的夕哐一声摔地上,忍不住哭嚎了一声,抬头看见令姐和年冲进来,又要面子不愿再哭,又疼得厉害,咬着牙忍出两汪眼泪,令姐又心疼又好笑。原来夕摔倒是因为地上有一摊番茄酱,何止地上,灶台边星罗棋布着斑斑点点红色的酱汁,原是年没掌握好火候,一下炖过了头,锅里满满当当的番茄酱上演了一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点点滴滴都落在四周。当日年打扫了几个时辰,一直收拾到灯火阑珊。第二日带着宝贵的番茄酱去找九色鹿,她又惊又喜道:这一罐可吃上月余了。年急了,反复叮嘱:省着点吃!要好好品味!九色鹿不明就里,令便解释道:夕为了这罐酱都哭了,珍贵得紧,她瞥见夕不高兴地摆尾巴,又补充——炖太久急哭的。


旧事如过眼烟云,再想起也不过一念之间。令又看回电影,该是收网的时候,女主角劳苦功高,仍被踢出行动组,只好单独行动。然而天意难违,反而是行动组扑空,女主角与真凶手对峙。这一段险象环生,令姐专注地看,直到凶手被击毙,她听见旁边的絮雨松了口气。令姐转头看她,对方微笑解释:“虽然看了很多遍,但是一到这里还是很紧张。令小姐倒很平静。”


令回答:“孤军作战确实凶险,我倒也看得入情,只是从前不露声色惯了。”絮雨点点头说,听博士讲,令小姐从前是很厉害的将军。令眯眼靠在椅背上回答:“是啊,那也是多年前了。”絮雨好奇追问:“那为什么不再做将军了?”令姐微笑道:“仗打完了,便怀念起与妹妹们相处的平淡日子,因而解甲归田。”她想起那一日映红天际的血色,整座城池被做了饵,令从高处向下看她的将士,仿佛看到在血海里挣扎的池鱼。她并非存心敷衍絮雨,只是对方这样心细如发,恐怕听了这样残酷的结尾要伤心,何苦。絮雨若有所思,问令姐,你觉得女主角经过这些以后还会继续做警探吗?


令姐沉吟一阵答道:“此时她虽颇费周折,但还算得偿所愿,自然不会。若以长远看,她难免会有失意时,如果那时想一走了之,也是人之常情。”絮雨垂下眼想了想说:“我想她还是会继续的。”


令讶异了一瞬,随即释然笑道:“是,她心中有所求,即便离了此地,也还是念念不忘。既会如此,仍可称初心不改。”絮雨点头,两人离开放映室,在走廊分别。絮雨说:“希望以后还能遇到令小姐,与你聊天真的很愉快。”令姐称是。回宿舍看见翘着脚吃薯片打游戏的年,年问她电影如何。令姐回答,十分不错,只是太残酷了些。年奇道,令姐当年西出玉门镇守边疆,什么仗没打过,难道还嫌电影残酷?令姐叹息:经历是一回事,冷眼旁观他人又是另一说,何况电影与诗词歌赋一般都是消遣,原不需太苦,还是却道天凉好个秋吧。令姐随口问年吃的薯片什么味道,年一边抓了几片递给她一边说,番茄味。令姐闻言忍俊不禁,年见她如此,恍然想到什么,急得把薯片袋子朝令姐一扔,大叫:多少年了!别提这茬了!!令一边躲一边笑答:念念不忘,愣娃娃。

施隐.
摸了令。 虽然就是知道很拉 腿...

摸了令。  虽然就是知道很拉  腿还是没画好

摸了令。  虽然就是知道很拉  腿还是没画好

cliché

【梁宁】尚蜀好人·序幕

周大娘在街角开的点心铺,专卖东边行省中的吃食。因为担心此地的人吃不习惯这些东西,专门炒了几锅辣子供食客们使用;店面就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被厨房的玻璃门切成两段,一边是靠墙的桌子,一边是灶台。


梁洵要了两大碗福鼎肉片,撒上香菜、酸豆角和辣椒,一碗自己吃,一碗给老婆孩子。热气腾腾的两个大搪瓷碗很快被端上了菜桌,宁辞秋盯着红红的油汤,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招呼大娘说:“老板娘,来一个小碗,沏碗热水来,孩子吃不了这么辣的。”


母亲的话让人小鬼大的梁明很不满意,他争抢着伸出他的手来,想要抓碗中的肉片,“我吃得了!我吃得了!”


宁夫人眼疾手快,一把用巴...

周大娘在街角开的点心铺,专卖东边行省中的吃食。因为担心此地的人吃不习惯这些东西,专门炒了几锅辣子供食客们使用;店面就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被厨房的玻璃门切成两段,一边是靠墙的桌子,一边是灶台。

 

梁洵要了两大碗福鼎肉片,撒上香菜、酸豆角和辣椒,一碗自己吃,一碗给老婆孩子。热气腾腾的两个大搪瓷碗很快被端上了菜桌,宁辞秋盯着红红的油汤,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招呼大娘说:“老板娘,来一个小碗,沏碗热水来,孩子吃不了这么辣的。”

 

母亲的话让人小鬼大的梁明很不满意,他争抢着伸出他的手来,想要抓碗中的肉片,“我吃得了!我吃得了!”

 

宁夫人眼疾手快,一把用巴掌抽了一下梁明的手臂,吓得他立马把小拳头缩进袖口中。梁洵一边嚼着肉片,一边含糊不清对两人说着,“孩子也老大不小了,该给他吃点辣了。”

 

“上火了怎么办?你这个人只顾着你自己。”

 

梁洵受了训,一下子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埋头只顾自己起来。看到“不可一世”的父亲都服了软,孩子再一次明白了梁家的王座上到底戴着谁的姓,他无所事事地抬头看去,看到店面尽头的天花板上有着一个奇怪的小拉环;他偷偷俯身到母亲的耳边,“妈妈,妈妈,你看那个!”

 

生锈的小拉环,像一只死蜗牛,贴在狭窄店面尽头的天花板上。

 

“别闹,那是人家的房门。”宁辞秋回头看了一眼,便低头用同样的声调回复;她又顺手指了一下放在墙角的铁棍,棍子的头上有一个小钩子,“人家就住在二楼,晚上睡觉了,就用棍子顶开那个地方的活动板,然后白天就用那根钩子把活动板拉回来盖上。”说着,她揉了揉小孩的脑袋。

 

店铺中的老电扇不停摇动着自己的手臂,挂在扇叶上的灰尘宛若鲤鱼旗高高扬起。老梁一家吃得浑身冒汗,他们一言不发,只是口中一张一合不断吐出炽热的空气;周大娘摇着扇子靠在厨房的门口,无神地望着外面的街道,蒸笼一样的店面不断磨损着她的神智,她摇扇子的频率愈加加快,头上滚下的汗珠也汇聚成了一注瀑布。

 

“厂里给你批假了吗?”

 

“4天的年假,我让老秦头帮我去问了,像我们这种做满一年的,都有。”

 

“你怎么听上去这么不靠谱啊,你们自己厂子的假还要别人帮你去问。”

 

“嗐,这些事情不讲都会忘的。厂子里不想我们通气,但老梁头人好,帮我们去问东问西的。”

 

“你也真好意思。慢点吃,别烫着舌头,烫破了皮又要哭脸。”宁辞秋的脑袋后面仿佛长了眼睛,一眼就看到了胡吃海塞的梁明的丑态,“你要回来歇几天,我就不踩缝纫机了,我的背受不了了,要躺几天;过几天,孩子小学还要开家长会,他成绩最近提高了很多。”

 

“你那破缝纫机就别踩了,宁荣老街开一家店,能赚几个钱?老街没人来了都,每天就一群老娘客跑来跑去的。”

 

“我就做生意给那群老娘客的,你有意见?我现在进厂子谁要?要不是你没出息······”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孩子吃东西呛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赶忙拍了拍他的背,让老板娘端碗水来,“瓜娃子,我怎么跟你说的,你老娘的话你听不进去是吧,书都白念了。”

 

“你也吃几个,这顿我掏钱。”

 

“你的钱不是我的钱?别叭叭地跟自己是个阔少一样。”她把一半碗中的肉片都舀给了两名,另外一半中又舀了一半给梁洵,“拽心里难受,你吃了,赶紧去厂子里把假条批下来。”

 

梁洵点了点头,碗中的汤都被喝了个一干二净。他站起身来,把两人份的钱都付了,快步走到阳光明媚的地方中去,仿佛顷刻间就被热浪吞没。宁辞秋很快也离开了,她受不了外面的酷暑,又无处可去,只能跑回同样炎热的家中。就在她拉着被热气磨得没脾气的小孩走的时候,羊肠小径尽头迎面走来三个人,几人一错身子,她们进了店面。

 

“老板,要一碗清汤的。”

 

“两碗重辣,再来瓶凉啤酒。”

 

“喝凉酒、使脏钱,终究是病;令姐,小心老了手抖。”

 

“你管好你自己吧,幺妹儿。”

 

周大娘办事很利落,或许也是因为这种破天气,店面中没有多少客人。年转过身子,盯着她,似乎找了个呼吸的间隙,“”

 

“老板娘,你对刚才那一家子熟吗?”

 

“熟?嗐,有啥子熟不熟的,老梁老客人了,挺好一人,外地来打工的。就是他那老婆不咋地,坑了他。”

 

年一挑眉头,“老婆不好?看梁太太挺温柔的,长得也出落,怎么就不好了?她偷男人了?”

 

“那倒是没有······美人坯子,总归是绣花的破烂瓷器,脸蛋长得漂亮,内里烂掉了,染了疯病,无故会突然发起疯来;一旦发起疯,十头牛都拉不住这闺女。”

 

“疯病?瞧不出来啊,看上去挺正常的。”

 

“这疯病也打摆子,就这么一阵一阵的。也不知是个什么原因,据说之前也看了几个大夫,看不好,脑子里估计长了啥,看不出来;省医院有一个啥仪器,据说把脑袋搁里面照个相,就看出来啥毛病了。”

 

说完,她不停摇着手中的伞,仿佛自己的皮肤都要烧起来了。松弛的皮肤堆积在脖子上,如同扭动起来舞蹈着的抹布,她伸出头去,望着在街头尽头消失了的梁家一家人,又转过身来,长舒了一口气,心中似乎为刚才突然的实话实说感到一点后怕。

 

消失在阳光间的梁洵低着头靠着拉上卷帘门的店面旁走着,蹭着一点屋檐的阴凉。偷偷躲在筒子楼楼道口的糖水贩子,搬着一块湿漉漉滴滴答答的大冰块,冰块上凿着几个凹槽,中间放着几个玻璃瓶装的冰峰橘子汽水,小贩的脸贴在冰块边上,像热昏了头的大黄狗一样吐着舌头;嘴中干涩的梁洵用黏糊糊的舌头舔了一下上牙床,他的手在口袋中扑棱了几下,摸出几枚铜板,递给小贩。

 

苦夏的午后,一瓶冰汽水远比出了埃及的人看见的玛哪(Manna)的感情要深。

 

但很快,一时的清凉和愉悦拉着一车的苦恼与后悔碾过了梁洵的身子骨。为什么要喝瓶糖水呢?他仿佛看见了在家中汗流浃背地擦鞋面的妻子的面庞,低着头叹着气,失魂落魄的样子活像一个大白天输光了月薪的赌鬼。

 

穿过工厂前的一个小林子,林子里有一座破凉亭,几个老头老太太聚在那里聊天,偶尔杀一盘棋。梁洵经常看见他们,就仿佛他们是这座亭子的神仙,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里;跨过鹅卵石地板,一个睡着的老头的腰旁边放着一个白色的收音机,收音机里的声音传到了梁洵的耳朵中。

 

“由西城奔北城,转遍了北京四九城,溜溜转了一天,一直到下午六点半了才把棺材抬回了你们家······怎么又抬回来了······没找到坟地······去你的吧!”

 

梁洵笑了笑,又顿时收住了表情,两三步踏进厂子的铁门中。穿着绿色制服的保安先是用狐疑的眼光拧着眉毛看着他,直到凑近看清他的脸,嘴角旁的肌肉才舒缓下来。

 

“我当是谁呢?老梁,这么早来上班啊。午休还没结束呢。”

 

“我下午来批假,回家陪陪老婆孩子。”

 

“快进去吧,这天都要把人烤熟了。”

 

老梁笑着敬了个礼,穿过长长的过道,转身上了铁质的台阶,台阶的尽头是工友们的宿舍。

 

他推开上面刷着小广告和孩子们的涂鸦的木门,探头进去,老秦头躺在一个木板床上呼呼大睡。房间中臭气熏天,小刘和王姐的爷们靠在墙边抽着烟,手中盘着两个不甚好看的狮子头。

 

“别扒拉你那破桃核了,真当宝贝啦。”老梁悄悄从后面靠近他们,蜻蜓点水般一拍小刘的肩膀,小刘整个人身体一个激灵,差点腿一软跳出窗去。他右手剩下的三个手指艰难地从嘴边把险些掉了的香烟滤嘴捏过,眼泪汪汪地转过头看着正在幸灾乐祸的梁洵。

 

“你吓死了我了!”

 

“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平时中午你都回去陪陪老婆的,今天没有?”

 

“这不是我也工作满一年了吗,我现在也是全技员,工作压力大;我想和厂里商量一下,把我那年假给我批了。等一下我去说去。”

 

小刘把左手的狮子头放下,举起他干瘦得不像是年轻人的右手手臂,拍了拍老梁的肩膀,老成的表情让人感觉这个小毛头是在厂里干了半辈子的国营老工人,“以我沦落到这儿来不满一年的经验看,工头估计没啥好脸色给你看,你看你这张脸的倒霉样子······”

 

梁洵伸出手来握住了小刘的手掌,仅剩的三根手指像火柴一样被握在了手心中,“你这小鬼要是再乱说话,我把你剩下几根手指给你折了。”他做出要用力的样子,想要吓唬吓唬眼前这个装老成的人。

 

“哈哈,梁大哥,您的手劲儿可没有立刨的威力大;知道我们这种打小干木匠活的,都是与锛凿斧锯拜了把兄弟的;你看,一个立刨才砍碎了我两根手指,你觉得你可以折断三根?”小刘摆出了个鬼脸。

 

“瞧把你能的,小心哪天脖子被削了去”梁洵笑了笑,捏了把小刘的脸,便走开去了,坐在了深陷于睡乡泥淖的老秦头的身边;他弯着腰,八指交叉,大拇指不停对着绕圈子。

 

他看见了床下水泥地板的裂缝,裂缝里面的空洞,仿佛是一个蚂蚁巢;但蚂蚁巢怎么会在水泥板下呢?有什么东西能住在石板下呢,梁洵在脑中的宫殿上下搜索着——似乎只有,穿山甲?——他不免地被自己的穷乏给逗笑了,叩碎了三两寂寞,整个人后仰开去,仿佛化开的浓墨。

 

小刘人小鬼大,他的见解果真灵验。老梁像是从狱警那儿走了一遭般,不过总归是随了心愿,在今天的活完了后,可以回家躺个四天。收工的时候,他特意没有从人们面前离开,工头不想让工友们太多分享他们的生活,特别是他们的休息,老梁下意识地遵守了这个潜规则。

 

回家的街道上,白炽灯被结满蛛网的灯罩裹在手心中,几只飞蛾扑啦啦地扇动着自己不断洒下碎屑的翅膀,蜘蛛和飞蛾在洁白的火焰旁颤抖着,周围的飞蚊哼哼叫,仿佛正在助威。梁洵双手插兜,一步一停,时不时望着天空上的一轮残月。

 

月牙的尖刺,仿佛扎破了乌黑的苍穹。

 

那少有的自由闲适的洋流穿透了他的身体,让他不由得感到空气都变得香甜起来;但肉体的疲惫感不时提醒着自己,他生活在一个遵守物理法则与生物学法则的现实世界之中;有时候感到落寞,他就低着头走路,走过一个弄堂,一户人家开着门,白发挽着鸡蛋篮的老太太在跟这家人换鸡蛋,那家人对着街头的墙壁上,贴着马克思和列宁的宣传画。隔着几堵墙,悠悠扬扬传来大收音机里播送的动感音乐,泡在音乐中的青年们穿着清一色的萝卜裤,在用霹雳舞相互斗争、求爱。

 

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煮茶叶蛋,好吃的茶叶蛋。”有几个女声在喊这句话,随之而来的,是几声敲木鱼的清脆响动,一个架着馄饨锅的三轮车从他身后开了过来。梁洵赶忙躲在一旁,想伸手拦一下,却思虑再三后又抽回了手。

 

蓦的,像是从余光所不及的虚空中凭空出现一样,一双手突然拉住了正在闲游的梁洵,一把把他拉到一旁的青石板路,摁在一个门户紧闭的家门前的石阶上。背着月光和路灯光,隐隐约约浮现出三个人影。

 

“不用费心了,大哥们,我身上是一分钱没有。”

 

“谁是大哥?谁要你钱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耳边拂过,梁洵定眼观瞧,才发现突然抓住自己的三个人,是三个高挑的女子。

 

“嗐,妹子们,你们突然抓我干啥?”梁洵满脑子疑虑,他实在猜不透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剧情。

 

“别害怕,我们是神仙。”令突然凑近,口中喷出一股酒气。梁洵差点没被这直冲鼻头的酒糟气味给弄晕过去,他脸上的五官扭成一团,仿佛都要错位,“神仙?哪个神仙大晚上抓人,还喝得烂醉如泥?”

 

“天子唤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你难道没有听过吗?”令醉醺醺地,朝后踉踉跄跄退了几步。

 

夕不耐烦地推开了自己的大姐,“只有她是烂醉如泥,你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们在这死人热的天气找你,从日昼等到现在了!终于逮着你了,你的好运气到了。”

 

梁洵感觉自己都要哭出来了,但即便是拼尽全身的力气也没法挣脱开那个摁着自己肩膀的玉手。年笑嘻嘻地接过了幺妹儿的话头,“别害怕,我们真的是神仙,你可以想一想,土地公?妈祖?或者是灶王爷······总而言之,我们是给你带福利的。”

 

“你们是练气功的?”

 

“你是怎么想的?”年摇了摇头,“当然不会是,练气功又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你们搞得越来越出彩了,我还以为几十年前就不会有这种骗人玩意儿了呢。我们是来给钱的。”

 

“你可以把我们当成,散财童子······”

 

令的话像是含在喉头,含糊不清。

 

“我们会给你一笔钱,这笔钱会帮你做一件事情,我掐指一算,这刚好够用。”夕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来,甩在了梁洵的面前。随之又叹了口气,仿佛总算把什么糟心的包袱给抛弃了一样,“我们可以回去了吗?”她的眼睛盯着意犹未尽的姐姐们。

 

眼前厚厚的一叠钞票,诱人的成色与厚度,在梁洵眼里就像是耗子药一样;他不敢用手去接这三个奇怪的姑娘递来的奇怪的钞票。他库兰塔的耳朵不停摇晃着,脸上变颜变色;年恼火非常,她的龙尾狠狠地拍了一下地面,从舌尖蹿出了几点火花。

 

“你这没有眼力见的混账。”年一跃三尺高,站在了小巷另一边的房屋的屋顶上。

 

令笑嘻嘻地伸展了一下胳膊,“小心别压塌了屋顶。”

 

说着,她与夕也飞起到半空之中,三人的影子在月光之下逐渐显形,仿佛三头凶恶的猛兽。影子铺盖在了梁洵的身上,接下来,只剩下晚风与遥远的喇叭中传来的刺耳的歌声。

 

醒来后,梁洵摸着后脑勺,稀里糊涂地拿着那个被留下的信封回到了自己家租的房中。宁夫人一脸不悦地坐在门口等着他,眼神仿佛匕首一样,梁洵不敢正面看她的脸,怯怯地把刚才发生的奇闻异事娓娓道来。

 

“你该不会是被下药了吧?”

 

“感觉不像,那几个太妹,看上去不像是坏人······”

 

“突然出来三个妙龄少女,还白给你钱,这难道不是你们男人的梦想吗?”

 

“家里有你在,我也得敢啊。”梁洵把信封拆开,拿出了里面一叠崭新的钞票,热乎乎的龙门币,在乒乓球大小的灯泡下都显得熠熠生辉。

 

宁夫人坐在椅子上,“你说是神仙?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要不我们把这个交给警察吧······”

 

梁洵点了点头,他害怕手中的钱是什么赃款或是黑钱,自己就突然变成某个犯罪集团的同伙;据说有一个京师的人,还伪造过政府的印玺,骗了国库的银子,梁洵盯着这一叠碧蓝透亮的纸钞,怎么看怎么感觉像是这一笔赃款。他推了一下信封,让它稍稍远离了自己的身体。

 

“老公,要不,我们把它送回警局吧。”

 

“但怎么讲呢?我说不清楚,就说有人给我钱?而且单位绝对不想要看见打工仔和警察牵扯上关系······”

 

宁辞秋摇了摇头,又突然一顿,从儿子的写字本上撕下一张泛黄的纸来,顺势拍在了刷了红漆的桌面上,“那你写,写下来寄给警局,我们匿名举报。”

 

受到夫人指示的老梁立刻抄起圆珠笔,抻出笔芯,俯下身去;但半晌以后,却只字未写;宁夫人脸上惊恐地看着仿佛化为一尊雕像的丈夫,她打了个响指,“嘿,死鬼,怎么了?”

 

“我不会写啊!”梁洵满脸愁苦地一推字纸,朝后仰着。

 

房间里清晰可听的,是宁夫人咬牙根的声音,窸窸窣窣,像蟋蟀敲着爵士鼓,“你的闲书都白看了。小明!过来一下,帮你爸爸一个忙。你呀,以后别跟我说你看书是在学习了,到头来连封信都不会写。”

 

“我这不是,精神熏陶吗。”

 

“我也不知道你是心宽呢,还是没羞没臊?”宁辞秋叹了口气,与此同时梁明从另一个房间跑了回来。他赤裸着上半身,蹦蹦跳跳,仿佛地板是滚烫的铁炉,“爸爸!爸爸!这张报纸上的字我都认识了”,他的手里抓着一张皱巴巴的报纸,上面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小梁手指的痕迹。

 

“真聪明!”梁洵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哪天给爸爸念一念。”

 

“我都念了几百次了,没意思了都。我想看点别的了,我们同学都读小说······”

 

“乖,宝贝,先帮你爹写封信。”

 

“我们老师教我们写信了······”

 

梁洵颇花了一番工夫才跟自己的小儿子解释明白,为什么手里多了一笔横财,又为什么要把这笔横财送还回去。小梁办事利索,拿着圆珠笔三下两下,就在黄色的写字纸上刷刷刻下几个大字。梁洵照着儿子写下的信笺的模样又重写了一份,删添了几笔,让它更加正式了一些,塞进了信封。

 

“好啦,儿子,你首功一件,哪天带你去吃老冰棍。”

 

“你也就别没事当做成了啥大事了······明天孩子家长会,好好听老师说了什么。还有,小明,别玩撞鸡蛋了,别十天有八天鸡蛋都归了别的小朋友,不吃鸡蛋以后长不高;农村现在老母鸡都抱窝,鸡蛋贵了,没得那么多给你拿去玩的;以后不听话,连水子(毛鸡蛋)都没得吃。明天放了学后可以和小朋友们去玩,但千万不要去南城,会有哭着的妖怪把你捉了去,可吓人了。”宁夫人说得绘声绘色,仿佛这幅恐怖的画卷就在自己的眼前展开。

 

干完这些事后,天已经很晚了,梁洵回来的时间就不早;宁夫人把卷着的凉席摊开,一家三口熄了灯很快就躺着休息去了。梁明大白天蹦蹦跳跳,身上早就榨干了最后一滴气力,几乎倒下就昏睡过去;梁洵躺在另一边,睁着眼睛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夫人躺在他们俩的中间,也似睡不睡地打着哈欠。

 

“你说我多久没休假了?”

 

“我不记得你休假过。”宁辞秋的脸贴在梁洵的臂膀旁,炽热的鼻息洒在他的锁骨之上。梁洵转过身去,一把搂住了埃拉菲亚的腰肢,脸颊抵住了宁夫人的长角,“明儿不用去厂里了,我可也好好陪陪你。”

 

“你让我省点心就好了······”宁夫人的神智仿佛在雾气间游荡的孤魂,她吻了一下丈夫的面庞,“每天都在一起了已经,不用那么肉麻。”

 

梁洵虚气地笑了几下,如火炉一样的双唇贴在宁辞秋的上唇上,拉出一道亮晶晶的银丝,两人的汗水交融在一块,不断滑到身体的下方;宁夫人的头发被黏在皮肤上,老梁则是轻轻地将这些丝线撩拨开去,不断抚摸着夫人的脸。

 

热暑的鬼神将清梦中的孩子拉回了痛苦的现实;梁明又累又热,不由得大哭起来。宁辞秋被吵得立刻清醒了过来,她一激灵后坐起身,举着扇子扇着席子上游弋的热气,“去冰箱里,拿一下冰。”

 

冰箱冷柜中冻着三瓶水,水都已经结了冰;这是他们一家夏天消暑的笨办法。宁夫人拿着冰水瓶子,贴在闹腾着的孩子的脸上,再用扇子轻轻摇动,将微微的凉意散播开去。当她自己热得意识快要飞舞而去的时候,就拿瓶子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贴几下,矿泉水瓶子壁上凝着的小水珠不断挂下,如冰锥子扎进皮肤一样将令人刺痛的冷意送入骨髓。

 

就在这时,敞开的窗户外,几辆车子驶过,车子发出的呜呜声如同暗夜荒野上的雷鸣,在街道旁格外扎耳。蓦的,宁夫人手中的扇子一抖掉在了床面上,她整个人颤抖起来,抖得和筛子一样,全身蜷缩成一个小团子,双手紧紧抱着膝盖,口中尖叫着。一旁的梁洵把水瓶扔下,三步两步抱住了惊恐发抖的夫人;宁辞秋口中如同混沌的云雾,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窟窿,“哭泣、哭泣、惨叫、惨叫,吃人的妖怪来了,吃人的妖怪来了——老梁!老梁!我听见了狗叫声,啊,血,惨叫和血!”

 

不停吻着夫人的额头,双手有节律地拍着她的背脊;长久以来的经验让梁洵掌握了规律,这样一套方式就可以让惊恐发作的妻子慢慢安静下来。一刻钟后,疲惫不堪的宁辞秋慢慢合上了眼皮,卧在浅滩上,让睡梦的浅水漫过她的额头。

 

妻子与儿子都安静地睡着;梁洵有点想哭,他倒了一碗水,灌下肚去;拖着疲劳的身体靠在窗前,点了根烟;夜晚中,千家万户仍有不少亮着灯,仿佛是远洋之中游动着的发光的水母,如同自己一样,有几点火星,一亮一亮的,很快就要被梦呓的风语吞没。老梁望着月头,心想着是时候了,应声而起的,是楼上的“蜀漂”青年的摇滚乐声。这些玩摇滚的干嘛要半夜玩?梁洵搞不明白,但在这个时候,尼古丁味需要一点配菜,而那些嘶哑的嗓子就是绝配。

 

一上一下,火光和烟嗓,也就在短暂的几分钟内琴瑟和鸣。

 

山也多水也多分不清东西,人也多嘴也多讲不清道理······

 

老梁转过头去,看了看桌面上放着的信封,信封的不远处,躺着自己的夫人和儿子。他心中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将手中的烟蒂摁灭在窗户上。

 

一边走一边想雪山和草地,一边走一边······梁洵关上了窗户,外面的声音就听不大清楚了。


猜想时间.

单主约的令

不是很会拼5555

单主约的令

不是很会拼5555

RinF
今天的危机合约是4个先锋产费供...

今天的危机合约是4个先锋产费供令姐放小龙打自在,太后和耀光是保险绳

今天的危机合约是4个先锋产费供令姐放小龙打自在,太后和耀光是保险绳

阿临在摸鱼

临时起兴,记录一下狂草摸鱼

“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

我好喜欢令姐的这句话呜呜呜

还没爽完就冲不动了,不愧是我肾虚第一人

有缘再见填坑吧

临时起兴,记录一下狂草摸鱼

“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

我好喜欢令姐的这句话呜呜呜

还没爽完就冲不动了,不愧是我肾虚第一人

有缘再见填坑吧

酥炸小黄瓜

对话体段子 迫害银灰

四个博士去找自家那位都走错了门


泰拉历1011年5月20日,罗德岛上也赶热闹过节。舰船停靠在龙门附近,许多干员都去龙门约会,走廊里静悄悄……了没一阵,银灰听见宿舍外急促的脚步声,虚掩的门一下被冲开。


博士A:来了来了!老炎!我今天加班一整天总算把活干完了龙门有家花店特别好旁边就是小吃街我和你去……啊,银老板。

银灰:盟友,炎客干员的宿舍在楼下。

博士A:对不起银老板,我可能太激动了多走了一层……

银灰:无妨,盟友。

博士A:那什么,那我先走……改天咱们下棋哈。

银灰:盟友慢走。


两分钟后

博士B:(敲门劲太大,把门推开了)

博士...

对话体段子 迫害银灰

四个博士去找自家那位都走错了门


泰拉历1011年5月20日,罗德岛上也赶热闹过节。舰船停靠在龙门附近,许多干员都去龙门约会,走廊里静悄悄……了没一阵,银灰听见宿舍外急促的脚步声,虚掩的门一下被冲开。


博士A:来了来了!老炎!我今天加班一整天总算把活干完了龙门有家花店特别好旁边就是小吃街我和你去……啊,银老板。

银灰:盟友,炎客干员的宿舍在楼下。

博士A:对不起银老板,我可能太激动了多走了一层……

银灰:无妨,盟友。

博士A:那什么,那我先走……改天咱们下棋哈。

银灰:盟友慢走。


两分钟后

博士B:(敲门劲太大,把门推开了)

博士B:哟今天没锁门?是不是心情不错呀猫猫?

银灰:心情确实不算坏,盟友。

博士B:???银……银老板啊……天哪我不是故意走错的,我以为这是,这是傀影的宿舍。

银灰:没关系,盟友,我也是菲林,这样称呼倒也很亲切。

博士B:呃……银老板,对不起……啊Miss Christine,你来找我了?抱歉银老板,我明天再给你赔罪啊。

银灰:不必如此客气,盟友。


五分钟后

博士C:呀?没锁门吗?是不是刚才塔子姐来……

银灰:盟友,晚上好。

博士C:………………………银老板……………………

银灰:走错宿舍了?不必介意,盟友,你原本想去谁宿舍?

博士C:去sh……啊对对对我是去兔兔宿舍的。

银灰:……阿米娅吗?那么盟友快去吧,不要让她着急。今晚没有那样冷,你也许不需要棉质手套。

博士C:呃对对对,我一会,一会见了兔兔就脱。对不起银老板,我这周绝不让你去贸易站加班了,别生气啊。

银老板:没关系,我心情尚可,不必为我担心。


十分钟后

博士D:(礼貌地扣两下门后推门,但是光顾着看手里的东西没抬头)

博士D:令姐,我让年帮忙买的炎国酒,刚刚死活弄不开酒瓶子,你帮我……我我我我滴神啊。

银灰:不敢当,只是你的盟友而已。

博士D:……不对吧这绝对是去令姐宿舍的路啊,我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的。

银灰:不愧是博士,依然很敏锐,这个宿舍门口大概有个小小的恶作剧法术。

博士D:这不会是夕干的吧……额滴神啊,那令姐在哪儿啊?

银灰:根据我的判断,你只要退出去就能找到正确的路了。

博士D:啊那好我就先走了,对不起啊银老板,实在不好意思。

银灰:你已道过歉了,盟友,不用在意。


龙门小吃街

恩希亚:姐……这样对老哥会不会太坏了。

恩雅:放心吧,雅儿说那个法术最多触发四次,对吧雅儿?啊那里有卖鱼丸,我去买。

耶拉:放心吧恩希亚,博士早就等在恩希欧迪斯宿舍门口了,法术一消失博士就会去找他了。

恩希亚:那就没事了……啊,耶拉冈德看到我们捉弄老哥会不会生姐姐的气啊。

耶拉:不会的,恩希欧迪斯又不是圣女,这个要凉了,趁热吃吧。




一点多余的解释:各岛博士的衣服都是一样的,但是声音身高这些都不一样,所以银灰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他的博士,然而走错的博士们并不厨银灰所以没看出不是本岛银老板。所以其他四个岛的银老板第二天莫名其妙获得了博士的赔礼,无人受到伤害(确信.JPG)

舟生生
今天的日替:姐妹打架(并没有)...

今天的日替:姐妹打架(并没有)


怎么老是迫害夕妹妹(指打日替的博士)(这词条有够刁钻的)(也有可能是我菜)(就是我菜别挣扎了)

今天的日替:姐妹打架(并没有)


怎么老是迫害夕妹妹(指打日替的博士)(这词条有够刁钻的)(也有可能是我菜)(就是我菜别挣扎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