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以楷方衍

107浏览    8参与
觚不觚咕

杂七杂八的爱情故事。

【李杜】

江上起涟漪,玉轮破碎,一瓣瓣皆染烽火。

“我要去给子美捞个月亮来,他这辈子命苦,怕是还没见过这么干净这么不沾红尘的。”

【曹郭】

“行禁酒令吧。”

“可是主公……”

“收来的都倒他坟上,记得要滤干净。奉孝嫌弃太浊的。”

【京佶】

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最后饿死于千里流放的路上。

【衍楷】

武陵无桃,临海长涸。

或者:倾盖如故以楷方衍,白头成新未曾相识。

【策约】

“你哥哥牺牲了。”

“嗤,”少年冷笑一声,悄悄抬起手抹了下眼泪,“我是孤儿,没有哥哥。”

【怀原】

楚国不需要三闾大夫,但汨罗渴望诗人魂魄。

【训亨】

文人打仗自然会输,但那营帐里的...

【李杜】

江上起涟漪,玉轮破碎,一瓣瓣皆染烽火。

“我要去给子美捞个月亮来,他这辈子命苦,怕是还没见过这么干净这么不沾红尘的。”

【曹郭】

“行禁酒令吧。”

“可是主公……”

“收来的都倒他坟上,记得要滤干净。奉孝嫌弃太浊的。”

【京佶】

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最后饿死于千里流放的路上。

【衍楷】

武陵无桃,临海长涸。

或者:倾盖如故以楷方衍,白头成新未曾相识。

【策约】

“你哥哥牺牲了。”

“嗤,”少年冷笑一声,悄悄抬起手抹了下眼泪,“我是孤儿,没有哥哥。”

【怀原】

楚国不需要三闾大夫,但汨罗渴望诗人魂魄。

【训亨】

文人打仗自然会输,但那营帐里的陛下却冷着张脸。

“我不信武将。”

【谅辉】

“等到时候咱们赢了天下,你继续做我的左膀右臂,好不好?”

血溅五步。

“不好。”

【贾似道】

“恭迎陛下回朝。我贾秋壑如约来海上,接小官家了。”

null

觚不觚咕

大过节的给自己产点糖

  • 不是精汉不是精汉不是精汉重要的事说三遍!!!

  • 王衍单推,黑粉勿入。


盛世无双,汉室长存。

文人里一呼百应的嵇康位高权重,天天和外戚贾公激情对骂。钟会是暗搓搓的脑残粉,每日都在努力成为一人之下把叔夜赶回去开演唱会。

阮籍总在流浪,喝多了酒抱着树便开始恸哭,偶尔会乘兴长啸。刘伶就要简单不少,只在自家屋里睡着以天地为衣裳。

王戎没多少功夫去忽悠人当官,主要忙着收拾便宜从弟惹的烂摊子:

洛城谁不知道衍小霸王,抢了某康的琴去烤羊祜心尖尖上的鹤,转眼便从国舅那讨了把更好的赔回去。哦,还指着彭城王的快牛硬说身姿优美差不多,气得开国元勋差点秃了头。

就是不知道那齐名的中书郎又该作...

  • 不是精汉不是精汉不是精汉重要的事说三遍!!!

  • 王衍单推,黑粉勿入。


盛世无双,汉室长存。

文人里一呼百应的嵇康位高权重,天天和外戚贾公激情对骂。钟会是暗搓搓的脑残粉,每日都在努力成为一人之下把叔夜赶回去开演唱会。

阮籍总在流浪,喝多了酒抱着树便开始恸哭,偶尔会乘兴长啸。刘伶就要简单不少,只在自家屋里睡着以天地为衣裳。

王戎没多少功夫去忽悠人当官,主要忙着收拾便宜从弟惹的烂摊子:

洛城谁不知道衍小霸王,抢了某康的琴去烤羊祜心尖尖上的鹤,转眼便从国舅那讨了把更好的赔回去。哦,还指着彭城王的快牛硬说身姿优美差不多,气得开国元勋差点秃了头。

就是不知道那齐名的中书郎又该作何想。

哎呀呀,总之是一派盛世太平海晏河清好风光。

觚不觚咕

我写了个屁的虐文。我要是真的想搞刀子,那我就会写:


王衍是个张扬肆意的小朋友因堂哥的缘故认识了待人礼貌温文尔雅脾气特好的裴楷,仗着世交的身份裴楷也乐意哄。偶尔小王想起来了会翻墙去找小裴喝酒吃肉,入朝后裴楷还专门来道了贺。

人们都觉得他俩关系好,小王也笑着揽小裴肩膀说“那可不咱两谁跟谁”。

然后有天小王和他哥吵了架,越想越委屈跑出去找小裴。小裴家里静悄悄的。小王推开窗翻进去小裴躺在床上看着他,忽然就来了一句“我不认识你啊”,小王愣了下,小裴就走了。

然后王衍半滴眼泪没流就又出去了,找到他哥,说:

“我想当宰相。”

我写了个屁的虐文。我要是真的想搞刀子,那我就会写:


王衍是个张扬肆意的小朋友因堂哥的缘故认识了待人礼貌温文尔雅脾气特好的裴楷,仗着世交的身份裴楷也乐意哄。偶尔小王想起来了会翻墙去找小裴喝酒吃肉,入朝后裴楷还专门来道了贺。

人们都觉得他俩关系好,小王也笑着揽小裴肩膀说“那可不咱两谁跟谁”。

然后有天小王和他哥吵了架,越想越委屈跑出去找小裴。小裴家里静悄悄的。小王推开窗翻进去小裴躺在床上看着他,忽然就来了一句“我不认识你啊”,小王愣了下,小裴就走了。

然后王衍半滴眼泪没流就又出去了,找到他哥,说:

“我想当宰相。”

觚不觚咕

“衍楷的一生,是财富、漫不经心和永远得不到注意。”                                              ...

“衍楷的一生,是财富、漫不经心和永远得不到注意。”                                               

——概括cp的一生


艹???哪里来的刀子???

AI成精现场?

觚不觚咕

地府聊天日常

  • 鄙人不是黑粉,鄙人只是迫害习惯了而已。

  • 你看我这次连衍衍都没有放过。


“……乃当羞见其女。”

趴在桌上快睡着了:“嗯,嗯……嗯。”

“……士君子耻之……”

猛然惊醒,拍案而起。

“苏轼你个瘪三敢骂裴兄爷跟你拼了!”

挽袖子抄家伙。

“敲你妈王衍你个欺世盗名的东西哪来的脸喷我哥哥?!”

“呵有本事你也喷我哥哥啊!”

“你……”

苏澈非常愤怒,张口就来:“王戎就是个狗货!!!”


王戎:谢谢,有被冒犯到。

裴楷(喝口茶,欣慰地笑):小朋友长大了啊。


荀彧(突然被cue):啊?有人在叫我吗?

“没有的事,该你出牌了。”

郭嘉拍了他一巴掌。

“快...

  • 鄙人不是黑粉,鄙人只是迫害习惯了而已。

  • 你看我这次连衍衍都没有放过。


“……乃当羞见其女。”

趴在桌上快睡着了:“嗯,嗯……嗯。”

“……士君子耻之……”

猛然惊醒,拍案而起。

“苏轼你个瘪三敢骂裴兄爷跟你拼了!”

挽袖子抄家伙。

“敲你妈王衍你个欺世盗名的东西哪来的脸喷我哥哥?!”

“呵有本事你也喷我哥哥啊!”

“你……”

苏澈非常愤怒,张口就来:“王戎就是个狗货!!!”


王戎:谢谢,有被冒犯到。

裴楷(喝口茶,欣慰地笑):小朋友长大了啊。


荀彧(突然被cue):啊?有人在叫我吗?

“没有的事,该你出牌了。”

郭嘉拍了他一巴掌。

“快点!你看小郭都等急了。”

老曹瞪他一眼:“再磨蹭扣工资。”

觚不觚咕

他看见了盛世无双。再往前,记忆里的少年春风得意,眉眼带笑。

那天下河清海晏,律令亦不需苛严。书生满腔的抱负可以施展,未苦于在诸王间周旋。

那人何止同自己齐名。


裴楷忽就不甘,伸出了手:

“若是盛世……”

他握到一片虚无。

门被轻掩,衣底满袖泪痕,王衍几乎端不住一身圆滑冷漠的世故。

“纵是盛世,那又能如何呢?”

毕竟,你从未认识过我。

他看见了盛世无双。再往前,记忆里的少年春风得意,眉眼带笑。

那天下河清海晏,律令亦不需苛严。书生满腔的抱负可以施展,未苦于在诸王间周旋。

那人何止同自己齐名。


裴楷忽就不甘,伸出了手:

“若是盛世……”

他握到一片虚无。

门被轻掩,衣底满袖泪痕,王衍几乎端不住一身圆滑冷漠的世故。

“纵是盛世,那又能如何呢?”

毕竟,你从未认识过我。

觚不觚咕

愿为五陵轻薄儿,生在贞观开元时。斗鸡走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受老王同学启发,想写这么个故事。都是王家人,还挺像的。人间欠他俩一个盛世。

不如说,

这人间,向来欠着盛世。


那是最好的时代。

内外安稳,四海和睦;天子年壮,东宫谦勉;文武相协,世族不贰。似乎只要细心读了书,便可入仕。那朝堂也温柔,不做些恶事把忠臣谏臣逼成奸佞小人,抱负和傲骨都可以留着。一辈子混到头拨干净红尘,还是当年那个书生。

哦对,他现在就是个书生。祖辈攒的荣华没辜负,上还有个当将军的哥哥。自个儿整日只需同些好友做些酸诗瞎调侃,偶尔堵路上调戏两句刚退朝的侍中大人。少年嘛最是轻松惬意,过得美滋滋。

好像余生就...

愿为五陵轻薄儿,生在贞观开元时。斗鸡走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受老王同学启发,想写这么个故事。都是王家人,还挺像的。人间欠他俩一个盛世。

不如说,

这人间,向来欠着盛世。


那是最好的时代。

内外安稳,四海和睦;天子年壮,东宫谦勉;文武相协,世族不贰。似乎只要细心读了书,便可入仕。那朝堂也温柔,不做些恶事把忠臣谏臣逼成奸佞小人,抱负和傲骨都可以留着。一辈子混到头拨干净红尘,还是当年那个书生。

哦对,他现在就是个书生。祖辈攒的荣华没辜负,上还有个当将军的哥哥。自个儿整日只需同些好友做些酸诗瞎调侃,偶尔堵路上调戏两句刚退朝的侍中大人。少年嘛最是轻松惬意,过得美滋滋。

好像余生就这样了,也挺不错。不用当官算尽心机,不用联姻一肚子气,全天下都夸耀他胡侃得来的才识无双的盛名。

可以不打那些仗,可以不杀那些人,可以不舍弃自己的抱负不辱没自己的傲骨不作践自己的信仰。余生就那样了,该多好啊。

王衍望向远方。

那天他入了朝,那人半句祝福没有只是一口气叹得又轻又浅:

“你不必如此。”

墙塌啦。他再没力气伸出手来拨干净这红尘。

这是最好的时代。本该是的。

误尽天下苍生,空欠一场盛世,无双。


再多说一句废话,时间虽然迟了很多年。我家王衍吧:

半生武陵侯,未逢桃花林。

觚不觚咕

以楷方衍

那日晴好,他被父亲带去王家赴宴。王戎已早早等着了自己,行过礼敷衍去个时辰后总算偷着了机会,俩人溜去了后庭。
“哥?”
还没来得及彼此损上几句,便被个清朗的少年音打断了。
循声望去,裴楷不由一愣。唇红齿白的小朋友正朝自己走来,发浅浅挽于脑后,大多还是散着的,反而更衬得其俊美无双。对,虽然不过是个三四年纪的孩童,却已是叫人移不开眼的好看。
“这是?”
“哦,”王戎见他的呆样乐了,“舍弟王衍。一天就知道管我,别理他。”
少年叹口气,走到他们面前来,礼才行到一半便被拦下了。
“不必如此。”
裴楷对小朋友说。
“……多谢。”
小朋友一顿,到底还是把动作做完了。


那个插曲裴楷并未放在心上。偶尔确实会听到些传闻,到底无伤...

那日晴好,他被父亲带去王家赴宴。王戎已早早等着了自己,行过礼敷衍去个时辰后总算偷着了机会,俩人溜去了后庭。
“哥?”
还没来得及彼此损上几句,便被个清朗的少年音打断了。
循声望去,裴楷不由一愣。唇红齿白的小朋友正朝自己走来,发浅浅挽于脑后,大多还是散着的,反而更衬得其俊美无双。对,虽然不过是个三四年纪的孩童,却已是叫人移不开眼的好看。
“这是?”
“哦,”王戎见他的呆样乐了,“舍弟王衍。一天就知道管我,别理他。”
少年叹口气,走到他们面前来,礼才行到一半便被拦下了。
“不必如此。”
裴楷对小朋友说。
“……多谢。”
小朋友一顿,到底还是把动作做完了。


那个插曲裴楷并未放在心上。偶尔确实会听到些传闻,到底无伤大雅。只是再把王衍放在心上已是少年成人之后的事了。“以楷方衍”四个字,不说听时可有轻蔑,每每回想,都只觉得小朋友长大了。
“裴兄?”
他醒过神来,拼命地把眼移到床边模糊的影子上,却如何也看不清。
“夷甫么?”
“是我。”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烫得裴楷几乎想抽回来。
他抽不出来。
那时的小孩如今已居了高位,哪里还是可以轻而易举被自己扶住的力气。
裴楷忽就有些难过,挣扎着用另一只手去碰王衍的脸。
他的手已举不起来,但依旧碰到了曾经的少年的肌肤。他知道那个影子躬下了身。
他终于哽咽了。
“我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啊。”
元康元年,裴楷逝,谥号“元”。


雪夜,书童恭恭敬敬地给宰相端上了一壶热茶,笑着说起外面近来的传闻。宰相也耐着性子任他打趣,只是在听到某个问题时忽就平了嘴角。
“叔则么?我与他确实未曾相识。”
“怎么会!”侍候的少年猛地瞪圆了一双眼。
“怎么不会?去了外面也记着便是。”
宰相终于还是叹口气。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裴兄已去,莫再脏了他死后的名声。”
室内长默。
永嘉五年,王衍死叛国,无谥。


此间再无所谓以楷方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