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以津真天

64505浏览    1019参与
天才物理学家
第一次玩像素画,细节什么的我尽...

第一次玩像素画,细节什么的我尽量处理了,尽力了

第一次玩像素画,细节什么的我尽量处理了,尽力了

大爷不会画画
我要是画脸不歪这可怜真天就不用...

我要是画脸不歪这可怜真天就不用遮脸了……(ㅍ_ㅍ)

我要是画脸不歪这可怜真天就不用遮脸了……(ㅍ_ㅍ)

青灰nio

屯一下
还有一张找不到了,一会加进去
手机内存不够了orz

屯一下
还有一张找不到了,一会加进去
手机内存不够了orz

镜砸!
我的小真天。给大家提前早年

我的小真天。
给大家提前早年

我的小真天。
给大家提前早年

觉醒狗子
恭喜宝贝女儿喜提新衣服 这皮肤...

恭喜宝贝女儿喜提新衣服

这皮肤我真的好喜,看到就开始画了因为复习托了好多天

恭喜宝贝女儿喜提新衣服

这皮肤我真的好喜,看到就开始画了因为复习托了好多天

上横沥

春游甜 p2上了点色

摸鱼真开心

春游甜 p2上了点色

摸鱼真开心

一颗仓鼠球
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初次见面,...

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lofter的滤镜是真的好看!!!)
(希望我没有成为一个污染了tag的人😭)

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lofter的滤镜是真的好看!!!)
(希望我没有成为一个污染了tag的人😭)

青幕
以津真天(画给自己用的头像)

以津真天(画给自己用的头像)

以津真天(画给自己用的头像)

祭祀白日
小妖宝贝生日快乐www画了真天...

小妖宝贝生日快乐www画了真天!

声音好听好听好听♪

小妖宝贝生日快乐www画了真天!

声音好听好听好听♪

_风入松_

临摹于2018.8.24 


原图河渊太太,已退圈


在草稿纸上乱摸,狂草流

临摹于2018.8.24 


原图河渊太太,已退圈


在草稿纸上乱摸,狂草流

反向操作

【真百】你的目的

#CP:真百【以津真天×百目鬼】

#剧组pa【大概】,新晋小鲜肉演员真天和摄像师百目鬼,现代但还是妖怪的设定。

#真的ooc注意

#取名出戏注意

#沙雕注意

#感谢来串场的各位式神们

 

  Ⅰ

  “怎么又是青行灯这家伙的剧本!”

  

  今天是周六的早上10点左右,距离助理为自己安排的时间早来了半小时。

  找这家工作室约谈剧本的事情,其实本不该由演员亲自过来,但以津真天的情况稍微有点不同,因此就像是来面试一样,她专程提早来会会这位屡次拒绝导演的“高冷”摄像师。

  估计助理也没想到以津真天突然要去工作室,一路跟来都显得有点慌张。

  

  

 ...

#CP:真百【以津真天×百目鬼】

#剧组pa【大概】,新晋小鲜肉演员真天和摄像师百目鬼,现代但还是妖怪的设定。

#真的ooc注意

#取名出戏注意

#沙雕注意

#感谢来串场的各位式神们

 

  Ⅰ

  “怎么又是青行灯这家伙的剧本!”

  

  今天是周六的早上10点左右,距离助理为自己安排的时间早来了半小时。

  找这家工作室约谈剧本的事情,其实本不该由演员亲自过来,但以津真天的情况稍微有点不同,因此就像是来面试一样,她专程提早来会会这位屡次拒绝导演的“高冷”摄像师。

  估计助理也没想到以津真天突然要去工作室,一路跟来都显得有点慌张。

  

  

  周三的下午,也是这样一声拒绝青行灯剧本的声音传入了金小姐的耳中,她绕有兴致的歪了歪头:

  “清姬,这人是谁啊?”

  被点名的清姬看了一眼有些昏暗的摄影室,黑发的红衣女子摆着手,像赶苍蝇一样把来约谈的人赶走:“这位是……百目鬼,这家狐面领域的摄像师,据说只拍鬼片或者恐怖片。”

  “百目鬼……呵,这名字确实只适合拍这种小成本电影。”金小姐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回头问了清姬一句:“那她为什么讨厌青行灯?”

  “关于这个,据说是和青行灯小姐的成名作有关。”清姬翻了翻平板,随后递给金小姐:“《百目奇谈》,青行灯小姐的成名作,网传说是拿百目鬼做原型的,本人因为同名深受其害,会讨厌青行灯小姐也并不奇怪。”

  “原来如此。”金小姐的嘴角似乎挑得更高了:“我记得以津真天这家伙也是接到的青行灯的剧本,你去跟黑羽非诚的那家伙提一下,就说让他来找百目鬼拍以津真天这部电影。”

  “这、这样不太好吧?……”清姬有点为难的皱起眉。

  “你是助理,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金小姐的嘴角塌了下去:“不要给我背后搞什么小手脚……抢了我的剧本,就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明白了吗?清姬。”

  “……我明白了。”

  清姬微微低下头,拿出包中的手机急忙跑到了吵闹的化妆间外。

  

  这样就对了,你就等着付出票房暴跌的代价吧,以津真天!

  

  Ⅱ

  “我是说真的!大天狗要是肯拒绝就好了。”清姬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这家伙尽会耍帅,根本就不为旗下艺人着想!烟烟罗怎么说?”

  “她说确实也没必要拒绝,大不了票房惨淡的时候花钱买水军帮我刷票咯。”床上坐着的以津真天学着烟烟罗的动作和声调耸耸肩。

  “她烟烟罗眼里是只有花鸟卷了吗?!”清姬感觉自己肺都要被气炸了:“人家是做后期剪辑的,又不是她带的艺人,干什么呀?她这是……”

  “没事的,清姬。”以津真天的声音异常的平淡,这代表着她对这件事也是认真的:“烟姐一定有她的考量,这个百目鬼的作品她也一定参考过了,我只要安心把电影演好就可以了。”

  “可是……”

  “好了,清姬。”以津真天只手划动鼠标:“谢谢你的关心,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们吧。”

  “诶,我说不过你们,不要逞强啊,这是成名作还是烂作,都是你们来决定的。”清姬那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嗯,谢谢你。”

  “谢啥啊?下次请我吃饭啊。”

  “好好,我们的间谍辛苦了。”

  “什么间谍啊!你不要污蔑我!”

  “哈哈哈。”

  “你还笑!”

  ……

  

  

  将投影打开,以津真天抬起手关掉了房间的灯,突然暗下来的房间中,只有投影在亮着诡异的光。

  以津真天在电影开场前抱住抱枕靠在墙上,毕竟——她撇向电脑上显示的片名与名单,直到看到摄像师这一行写着的名字,她是第一次看恐怖片。

  

  

  Ⅲ

  打着哈欠的以津真天在会议桌上有点瞌睡的晃着脑袋,耳边是导演和大天狗在争执不休的话语。

  无非就是青行灯的剧本根本请不动百目鬼这尊大佛,狐面领域的boss–玉藻前根本就没有要帮他们的意思,西装革履的还说着不会随意干涉手下的工作自由。

  最后总会绕到【终止合作,更换合作伙伴】或者【换掉青行灯的剧本】这两个大天狗最讨厌的结论上,毕竟这不符合公司的大义,这是在违背公司的大义。

  以津真天能接收到的信息就只有这么多了,连续好几晚因为看了恐怖片而睡眠质量极差,她根本听不进去多少。

  直到手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才清醒了点,拿起手机,上边是一条简短的信息:改好了,你几点来拿?

  

  好了。

  按灭了手机的屏幕,不自觉的勾起点点嘴角,以津真天看向了窗外明媚的阳光,突然觉得恐怖片也不是那么可怕的存在了。

  百目鬼,跟你谈判的资本,我已经有了。

  

  Ⅳ

  “百目鬼小姐您好。”助理敲了敲百目鬼办公室的门。

  “你是……?”正在打包样片发给后期的百目鬼头也没抬。

  “我们是黑羽非诚的,来约谈剧……”

  “你们走吧,不要打扰我工作。”听到是多日来骚扰自己的黑羽非诚,百目鬼眉头一皱,马上就开始赶人:“我说过,只要不是青行灯的剧本,你们根本就不用来打扰我这么多次,我马上就答应,但如果你们还不肯放弃青行灯这个剧本,就请另谋高就。”

  “看来传言是真的……”助理小声的向以津真天说着,还摆了摆手,示意以津真天还是放弃吧。

  “没事。”安慰了一下助理,以津真天把助理拦到身后:“我来谈。”

  “你又想谈什么?”百目鬼依然没有看向这边,手指还在快速的打包着。

  以津真天走近了:“你很厉害。”

  “你只想说这个?”终于肯抬起头,百目鬼的眉角轻轻抖了抖。

  “《鬼手》,茨木童子演的那部,我特地找他拿了剧本。”以津真天慢慢编织着话语:“剧本根本没有写得这么清楚详细,但你却选择了拍摄多个视角,别的低成本恐怖片只会一味的通过Jump scare来达到效果,而你是更深层次的心灵压迫。”

  “你想说什么?”感到有点不对劲的百目鬼眉头又皱了回去。

  “我觉得青行灯写得不错,你确实在玩弄人心这个点上达到了变态的程度。”以津真天没有因为百目鬼的表情变化而停下“夸”她的脚步。

  “你!——”听到青行灯和她写的东西,百目鬼果然坐不住了,她拍了拍桌子站了起来,身后因为动作而滑出去的电竞椅在办公室中发出吱啦吱啦的声响。

  这情况把门口站着的助理吓坏了,她急忙拿出手机攥在手里,以防有什么万一能马上找个人来帮忙。

  

  “所以我觉得你能拍好。”以津真天没有因为百目鬼的起身而产生任何一丝动摇:“这个剧本,你先看一下。”语毕,她便从大衣内袋中拿出一本卷好的剧本。

  “……”百目鬼抿了抿唇,接过剧本,看名字依然是那个讨厌的女人的剧本,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

  “怎样?拍吗。”以津真天点了点百目鬼默默放下的剧本。

  “这不是那个女人写的,你找谁改的?”百目鬼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眉头却舒展了不少。

  “你果然看得出来差别。”以津真天拿出手机,翻开之前对话的消息记录递到百目鬼面前:“是书翁。”

  “拍吗?”

  “……”

  

  

  夜半青灯:怎样?

  风之舞:她答应了,谢谢书翁。

  读万卷书:在下只是略帮小忙,能成功靠的还是青行灯小姐的计策。

  夜半青灯:毕竟她从大学时就一直是那个样子嘛,没什么好谢的【表情】。

  读万卷书:没有没有,青行灯小姐很厉害,善于玩弄人心者,自身也最易被玩弄,实乃妙招。

  

  以津真天关闭了聊天窗口,打开了手机游戏:“总之,请多指教了,我的摄像师。”



 Ⅴ 

  确定开拍的当日,百目鬼大摇大摆的走在影视基地中环视场景搭建的样子被剧组人员收入眼中——真能请到这家伙啊? 

  不是说青行灯的剧本绝对不拍吗?这就真香了? 

   

  青行灯和书翁的《幻魅》第一场在众人的猜测中终于开始拍摄,作为女主的以津真天还不用上场,现在是男主角的戏,男主选角时,青行灯选中了高挑的泷夜叉姬来女扮男装,用她的说法叫产生反差感。 

  泷夜叉姬穿上男装,长发飘然俨然一副古风美男的形象,飘逸又仙气,看起来不落凡尘。 

  白天的拍摄非常顺利,除了泷夜叉姬不肯用替身这件事比较让人担忧以外,至少什么问题都没有。 

   

  但是到了晚上拍摄女鬼诱惑公子的那一段时,以津真天却显得很不在状态。 

  “不是这样!你得更加妖媚一点,要勾人!”导演已经是第十次喊卡了,泷夜叉姬感觉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在这期间也教了以津真天几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行。 

  直到导演都觉得“要不干脆和青行灯说一说改掉这段算了,不拍了”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十三次喊卡了,别说有进入状态了,连躺在椅子上的动作都越摆越僵硬。 

  坐在场外替青行灯看场子的书翁都觉得看不下去了,连忙拿起手机拨通了青行灯的电话。 

  “你们先给我停下!——” 

  外放的声音加上导演的喇叭,把全场的人都给镇住了。 

  “灯姐啊!你要不改……”导演听到青行灯的声音,立马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扒拉上去。 

  “停,情况书翁已经说给我听了,百目鬼在吧?”青行灯叫停了想吐苦水的导演,把重点放在了解决事情上:“听说她肯接我的剧本了吧?你们都出去,让她一个人拍,绝对、保证没问题。” 

  “你个老妖婆胡说八道什么呢?”百目鬼走出人群往书翁这边走来:“什么叫听说我肯接你的剧本了?!” 

  “……”手机那头顿了一下,并没有要理会百目鬼的意思:“总之,信不信由你们,反正我相信她。” 

  “嘟……” 

  书翁放下喇叭和手机,细品着青行灯的建议频频点头,手还跟着点头的节奏快速的收拾自己的书籍准备撤出这个房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视线集中在百目鬼的身上。 

  “不是吧、你们真的要?……” 

   

   

  Ⅵ 

  以津真天披着一块早就准备好的毯子,看着一言不发调整机位的百目鬼。 

  “怎么?不是不答应吗?”带着一丝刻意的嘲讽,以津真天红色的眸子撇向百目鬼。 

  “我不会轻易违背答应的事。”没有把以津真天话中的嘲讽当回事,百目鬼已经找到了最好的机位,调整了摄影机的角度:“你呢?那个灯光师手法比较拙劣,为了显白像女鬼,白光打着你很不舒服吧?”

  “你看出来啦?”以津真天假意惊讶了一下:“那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打光?”

  “你说呢?”百目鬼缓缓从摄影机后直起身来,黑暗中她黑色的长发随着抬首的动作变成了白丝,顺滑的披在肩上:“也不是只有打白光才显白,白光对你来说太伤了,不是吗?夜行之鸟。”

  “那你要怎样?”照着沙发的白光在百目鬼发丝变白时就自己熄灭不见,以津真天红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显得非常清晰,还泛着点点妖光。

  “爪子。”百目鬼的身边扭曲了一下显示出一个全是眼睛的球体,上边各色的眼珠发疯般乱动了一下,随后全部集中在以津真天的身上:“亮出来,我要开机了。”

  “等等。”在邪光的照耀下,以津真天抬起在慢慢变成爪子的手,磨蹭着下巴,嘴角似乎在浅紫色的微光下有点向上挑起:“你会的吧?导演要的感觉,听青行灯说你刚上大学时是表演系的。”

  “你想怎样?”

  “教我。”

  

  

  Ⅶ

  “要毯子吗?”以津真天微微打开身上披着的毯子,隐约可见她赤裸的身体。

  “……”百目鬼侧过头:“不用。”

  邪光闪了闪,这让以津真天感到一丝笑意。

  “按理来说你们这种小鲜肉,不都应该很会这种招数吗?”百目鬼越过了以津真天,往沙发上走去。

  “什么招数?”明知故问的跟上百目鬼的步伐,以津真天也来到了沙发边上。

  “跟着感觉走。”百目鬼演示着侧躺在沙发上:“舒服的姿势,略带慵懒的眼神。”

  “嗯,很有那个感觉。”以津真天再次摸着下巴开口。

  “半垂眸。”说着百目鬼抬首,眼神带上了妩媚:“要半抬头,台词是什么来的?”

  “台词是‘过来‘。”以津真天提示着,却偷偷后退两步。

  “对。”百目鬼几乎是又轻柔又慢悠悠的把所有的神情都带了上来,纤长指尖一挑:“过来。”

  语调慵懒,却带笑意。

  是真的像女鬼淬毒的诱惑,就连那挑起的指尖都像勾着人的魂灵一般。

  

  “来了,姑娘。”

  以津真天念着泷夜叉姬的台词,两步上前轻握住百目鬼的手腕,膝盖也随之搭上沙发边缘,她掌握住了百目鬼说的感觉,眼中也带着魅,爪子轻轻附上百目鬼的脸颊,微挑的嘴角,慵懒的表情,是的,这才像她们——

  因为这就是妖的本性。

  

  “你这不是……”百目鬼到嘴边的“会吗?”二字被以津真天吻了去,那不是蜻蜓点水的吻,舌尖带着媚,带着诱,还带着情,撩到百目鬼心窝里。 

   

  这个才是你的目的吗? 

  百目鬼碍于有些后知后觉的窘迫,根本就来不及推开眼前人,只得配合她,将吻进行下去。 

   

   

  Ⅷ 

  作为始作俑者的金小姐自然是想不到以津真天能说动百目鬼来给她拍电影,更想不到百目鬼到底有多会拍这种电影,一切都在最高级别的颁奖典礼上黑羽非诚和狐面领域把四个奖项拿齐后才感到懊悔。 

  凭借着《幻魅》这部成名作,以津真天可谓一炮而红,接下来便是片约不断。 

  倒是百目鬼破了【不接青行灯的剧本】这个规矩,被八卦媒体四处报导。 

   

  “以·津·真·天!”差点把手机甩在对方脸上的百目鬼指着头条上的大字说着:“什么叫最该感谢的就是百目鬼?!” 

  “难道不该感谢吗?”以津真天又学着烟烟罗耸耸肩。 

  “你……” 

  “这次不是青行灯的剧本了。”以津真天还是从同样的位置拿出一本剧本:“拍吗?” 

  “你主演?”百目鬼双手环胸,假装出一副“我不在意”的样子。 

  “嗯。”将剧本递到百目鬼的桌前,一切都那么似曾相识,只是以津真天嘴角上扬的弧度比上一次更明显了不少:“拍吗。”俨然一副肯定的样子。 

  “……拍。”结果真的变成了肯定。 

   

   

  小剧场—— 

  【Q:请问青行灯小姐,您和百目鬼小姐是什么关系?】 

  “哦呀,看来你们也有了点小道消息呢。”青行灯一边理了理鬓发一边回答着记者的问题:“我们是大学同学。” 

  【Q:据说百目鬼小姐一开始是表演系,为什么后来转系了呢?】 

  “想知道?”青行灯露出标准的微笑:“可惜这个并不能告诉你们。” 

  【Q:那请问周六晚上见到的那个与您手挽手散步的黑发高个子女生是?】 

  “这个嘛。”青行灯表情更加标准了起来:“无可奉告。” 

  【Q:请问为什么不能说?】 

  “无可奉告。” 

   

   

  周三晚,作为以津真天的经纪人,下班后的烟烟罗,卸去见人的浓妆,换回平日里的淡妆,拉上工作总是提前完成的后期剪辑师——花鸟卷一起吃饭。 

  在这秋日转冬的时节,空气微冷,两人一同饭后散步。 

  “啊——嚏!——” 

  “怎么了?阿烟。”突如其来的喷嚏让烟烟罗感到奇怪,而花鸟卷更多的是担心:“是不是感冒?” 

  “没事,妖怎么会感冒呢?”轻轻拍了拍花鸟卷的手背:“一定是青行灯或者什么人在骂我,不要紧的。” 

  “有问题一定要和我说啊。” 

  “好好好。” 

   

  “啊——嚏!——”阳台上喝着红酒的青行灯突然间的打了个喷嚏:“谁在骂我?”

過度曝光。

官方的新皮也太好看了!!!gkd给我上架啊啊啊啊啊啊!!

鸩鸩也搞快点吧> <顺便卑微宣个群,吃一口吧可冷了

官方的新皮也太好看了!!!gkd给我上架啊啊啊啊啊啊!!

鸩鸩也搞快点吧> <顺便卑微宣个群,吃一口吧可冷了

旦某
以津真天&middot;蜜花雪...

以津真天·蜜花雪衣同人

以津真天·蜜花雪衣同人

柴桑陌上尘

新皮肤情报 | 蜜花缀新羽,雪衣褪稚心

新皮肤情报 | 蜜花缀新羽,雪衣褪稚心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手游 ☆以津真天新皮肤情报☆

寺庙的古钟在新年的伊始敲响,妖怪们的聚会也随之开场。细碎的脚步声停止在会场前,少女躲在树木之后,悄悄地探身观察着这场盛会。

↓↓↓

△以津真天新皮肤·蜜花雪衣将于近期上架皮肤商店,更多相关情报,还请大人们留意后续公告。

四溢的酒香中混着和果子香甜的气息,细细整理了一下衣饰和雪羽,以津真天终于鼓起勇气,向着他们慢慢走去。

阴阳师手游 ☆以津真天新皮肤情报☆

寺庙的古钟在新年的伊始敲响,妖怪们的聚会也随之开场。细碎的脚步声停止在会场前,少女躲在树木之后,悄悄地探身观察着这场盛会。

↓↓↓

△以津真天新皮肤·蜜花雪衣将于近期上架皮肤商店,更多相关情报,还请大人们留意后续公告。

四溢的酒香中混着和果子香甜的气息,细细整理了一下衣饰和雪羽,以津真天终于鼓起勇气,向着他们慢慢走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