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以色列

8612浏览    2334参与
Monika GER48

阿拉伯工艺品——神灯

Po主在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市场讨价还价买来的战利品。


阿拉伯工艺品——神灯

Po主在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市场讨价还价买来的战利品。


息神纤🎶
是 @老猪死白 的以色列国拟点...

@老猪死白 的以色列国拟点图(有参考动作素材)说实话以色列的国旗真的很好看……可惜人气好像不是特别高……?
这次的风格比较特殊 以色列虽然是以冷色为主但是我用了大量暖色(好像不是很奇怪?)

@老猪死白 的以色列国拟点图(有参考动作素材)说实话以色列的国旗真的很好看……可惜人气好像不是特别高……?
这次的风格比较特殊 以色列虽然是以冷色为主但是我用了大量暖色(好像不是很奇怪?)

Ra'a

我们带平安给你们 
Havenu Shalom Aleichem
הבאנו שלום עליכם

我们带平安给你们 
Havenu Shalom Aleichem
הבאנו שלום עליכם

Monika GER48
耶路撒冷——世界C位 照片由p...

耶路撒冷——世界C位


照片由po主拍摄

(图中可以看到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的前总部哦!)

耶路撒冷——世界C位


照片由po主拍摄

(图中可以看到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的前总部哦!)

Monika GER48

阿卡古城、猫与骑士团

——阿卡照片精选

照片皆由po主拍摄。


五千年历史古城,迷失在错综复杂的小巷,每一个转弯角都有猫咪在等着我。

这里是医院和圣殿整天吵架的地方,也是条顿的出生地。雄伟的医院宫殿,被海水淹没的圣殿城堡,依然埋在地下的条顿总部,只要仔细寻找,便能发现骑士团们曾在这里共同生活过的历史印记。


阿卡古城、猫与骑士团

——阿卡照片精选

照片皆由po主拍摄。


五千年历史古城,迷失在错综复杂的小巷,每一个转弯角都有猫咪在等着我。

这里是医院和圣殿整天吵架的地方,也是条顿的出生地。雄伟的医院宫殿,被海水淹没的圣殿城堡,依然埋在地下的条顿总部,只要仔细寻找,便能发现骑士团们曾在这里共同生活过的历史印记。


Monika GER48

【医圣游记】天国王朝之行 4

4 医院、圣殿、条顿的城堡


在阿卡的一晚,我特地搬到海边住,那里的阳台可以俯视沉没在海里的圣殿骑士团城堡。每天日出和日落的时候,总会看到一大群海鸟飞过城堡上空,这样的飞行队延续了十分钟之久。这里并没有圣殿城堡的指示牌,露出水面的两三块石头也许是昔日城堡的根基,除此以外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是什么东西每天引来无数的海浪、成群的海鸟、拍照的游客呢?有些事物即使已经逝去,生前的磁场却仍留存在世上,让人感觉到他的气息。十字军东征距今有近千年历史,大部分的骑士团都存活至今,然而所有骑士团当中最强悍的圣殿却灭亡了,他在圣地最后的总部是当年围城站最后的堡垒,却最终轰隆倒塌,如今只是一片海水...

4 医院、圣殿、条顿的城堡


在阿卡的一晚,我特地搬到海边住,那里的阳台可以俯视沉没在海里的圣殿骑士团城堡。每天日出和日落的时候,总会看到一大群海鸟飞过城堡上空,这样的飞行队延续了十分钟之久。这里并没有圣殿城堡的指示牌,露出水面的两三块石头也许是昔日城堡的根基,除此以外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是什么东西每天引来无数的海浪、成群的海鸟、拍照的游客呢?有些事物即使已经逝去,生前的磁场却仍留存在世上,让人感觉到他的气息。十字军东征距今有近千年历史,大部分的骑士团都存活至今,然而所有骑士团当中最强悍的圣殿却灭亡了,他在圣地最后的总部是当年围城站最后的堡垒,却最终轰隆倒塌,如今只是一片海水。

null
我想这次圣地之行以后,追寻骑士团的足迹也算圆满了(叙利亚的医院骑士堡就算了),以后可以不用萌医圣了吧,正如我追到当今位于维也纳的条顿总部那样,那之后我突然就不萌条顿了。既然要做个终结,那就把该看的都看了吧——这么想着,我放弃原来的佛系计划,实行plan B——租车!

这样的计划很匆忙,我也只是想试试看,毕竟只提前一个晚上订车可能来不及,而且我的德国驾照也没翻译成英文。第二天早上来到海法,下着大雨,我觉得雨天驾驶并不方便,仍然纠结要不要去取车。来到车店,我仍然想着如果店员态度不好就不租车了。然而租车过程非常顺利,我问店员:我昨晚才订车,不知道车准备好了吗?店员一点也不纠结地说没问题。我说:我这是德国驾照,能用吗?店员头也不抬地给我登记驾照——这德国驾照还挺好用啊。租车一定要用信用卡刷押金,我说:我这张信用卡好像不够钱。店员一点也不犹豫地给我刷卡,居然成功了。不到五分钟时间我就取到车,是一辆可爱的mini。唯一的问题是手机的蓝牙连接不上,工作人员耐心地弄了近一小时,终于弄好。

我就这样开车上路了,这里的车况和国内差不多,有不太守规矩的司机,还好我也习惯了。不太守规矩有不太守规矩的好处,比较好找地方停车看风景;偶尔在路口纠结一下,后面的司机会逼逼,我也不觉得那么不好意思,反正可以不用那么严格。车里大声播放手机里保存的音乐,都是中世纪主题,播放圣殿骑士团的团歌non nobis domine的时候我会激动地跟着唱,反正没人听到,哈哈。

开车那两天大部分时间都下着大雨,所以并不是那么享受,天晴的时候可以看到一路的蓝天、大海、翠绿群山,雨天的时候一片朦胧。尽管如此,我还是开车到各地打卡骑士团城堡,来一趟圣地并不容易,该看的都看了吧。

第二天在日出时分我就出发,到日落时分一共打卡六个地点。第一站是距离两小时车程的医院骑士团城堡,阿卡往东,在加利利湖附近。路上会接近拿撒勒,耶稣的故乡,但是我没时间看这些,直奔Jordan Star国家公园。直到路过一处路边观景台,停一下车看看远处的加利利湖,这是以色列最大湖泊,据说耶稣曾在这里活动。

下图左边是我租的车。

null
null

在山区里慢慢往上开,大约开了十分钟,一路都是美丽的风景,只是开车不能拍照。山路上没见到其它车辆或行人,非常安静,没想到来到山顶,公园居然开着门,我应该是第一个游客。门票收了22谢克尔,也就是说这个景点有点看头。
null

公园中心就是医院骑士团的城堡,如今只剩下根基。城堡两面用护城河保护,另两面是悬崖。
null

从桥梁走进城堡。
null

城堡复原图。这座城堡叫Belvoir,是法语美景的意思。1168年,医院骑士团修建了城堡,1189年被萨拉丁军队夺取。其实之前在历史书中几乎没读到过美景城堡,如今这座城堡是以色列最大的城堡古迹。我觉得即使在圣地期间,医院骑士团比圣殿骑士团更擅长修建堡垒,他在叙利亚的坚固骑士堡如今仍然是世界十大城堡之一。当然,没有哪里的堡垒规模和复杂程度能超越马耳他。

null
美景城堡确实是我在以色列看过的最大城堡,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周围景色很美,可以看到远处的加利利湖。医院骑士团的城堡本身不仅坚固,也非常会选地理位置,在城堡里会让人心旷神怡,也就是说风水很好。
null
null

内围的建筑物,有一个中庭。
null

食堂。
null

大厅。
null

中庭的盥洗处,这点和托马尔修道院一样呢。
null

逛了近一小时,没有其他游客,这样的雨天果然没有人呢。走出来,又看了一下城墙,很有棱堡的感觉,当时医院骑士团的堡垒已经很厉害了。
null

第二站,Horns of Hattin,1187年哈丁战役的战场。看过《天国王朝》电影的人知道哈丁战役的重要性,萨拉丁在这里打败了十字军,医院和圣殿几乎全军覆没。没有了军队,萨拉丁直逼耶路撒冷。这一战注定十字军失去圣城。
null

雨季的哈丁山周围绿油油,据说当时十字军找不到水源,非常干渴,无力战斗。现在却是不同的景象。
null

第三站,Ateret的圣殿骑士团城堡。这是个敏感的地带,在戈兰高地边上,谷歌地图的边界线是虚线,再往东是叙利亚。据说戈兰高地有不少雷区,如果看到雷区标志千万不能近。圣殿城堡和刚才的美景城堡差不多,只剩下根基,在山上,旁边是约旦河,但是不收钱,大概因为不够医院城堡美……

下车的时候下着瓢盘大雨,道路十分泥泞,与牛粪混在一起……登山的感觉很不好,这里完全没有医院城堡那样让人心旷神怡,只看到肮脏的路面,城堡废墟像碳一样黑。
null

不过这座城堡给了我惊喜,原本以为只有几块石头,没想到维护得比较完整,还有指示牌。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圣殿骑士团历史经常会提到:麻风病国王鲍德温四世赐予圣殿骑士团这块靠着约旦河的领地,圣殿决定修建像医院在叙利亚的骑士堡那样雄伟的城堡(一切向医院城堡看齐233),但是还未完成,1179年8月,萨拉丁攻入城堡,将里面的人全部杀害。考古人员发现中庭有中箭的骑士和马匹的尸体,可以想象当时战斗十分惨烈。据说中庭燃起了大火,中箭的圣殿团长向大火冲去,视死如归。圣殿骑士团就是这样的秉性,爽直又勇敢,在军队里总是担任前锋,直面敌人的冲击,他的城堡也许不如医院的坚固,但是他的战略不单是防御,更主要的是进攻。事关圣地,没有哪个人比圣殿更尽心尽力,战斗到最后一刻。
null

也许正是知道曾经在这里发生过惨剧,我就越觉得这里惨不忍睹。鞋子沾满了泥土,相机被淋湿,一边心里骂着shit,一边登上山。
null
null

这里遗留的城堡根基很少,也许是当时没修建完成,也许是萨拉丁军队烧毁得太彻底。
null

这是大门,完全看不出来。

null

null
中庭,发现尸体的地方。这里也是整座山最多的城堡遗迹。
null

约旦河那边,是城墙。
null

初见红色的约旦河,神圣的河流。据说圣约翰用约旦河水给基督洗礼。
null
null

这座城堡的规模不如美景城堡,而且尽管靠着约旦河,附近的风景不算的美。圣殿骑士团还是不如医院骑士团那样会看风水。在这里曾经发生的惨剧,配上阴暗的雨天,让人更感到凄凉。我一直觉得如果医院是水,圣殿就是火,轰轰烈烈的一生。让大雨浇灭昔日的大火,让温柔的水治愈远古的伤口吧。
null

第四站是以色列最北端的Metula城市,在那里天晴的时候,可以在瞭望台观看远处黎巴嫩境内的圣殿骑士团城堡。与叙利亚一样,现在很少人赶去黎巴嫩旅行,刚才是在叙利亚边境看圣殿城堡,这回又来到黎巴嫩边境看另一座圣殿城堡,我觉得自己十分胆大的了,要说终结医圣的旅行,说不定就这样终结了,不过我还是活着回来,又在这里写游记了。另一方面,此行也充分体会了圣殿骑士团在如此险要的地方修建堡垒,不愧是战斗在最前线的骑士团。

从刚才的圣殿城堡开始,我一直都在高地的大山里行驶,可以想象天晴的时候景色非常优美,但是越往北行驶,雨越大,雾也越大,到了Metula,能见度居然只有十米!之前我在英国驾驶的时候,这样低能见度的天气我可不敢开车呢。迷雾中,我大概看到街道一路都是防护网,果然是怕黎巴嫩入侵边境吧。我也有点担心会误入军事地区,那可要被关小黑屋了。总之,我没有找到瞭望台,而且即使找到了,也不可能看到远处的圣殿城堡。

在这里我就放出谷歌地图的照片吧,这座位于黎巴嫩境内的圣殿骑士团城堡,名叫Beaufort,法语美丽堡垒的意思,和医院的美景城堡叫法很像嘛。Beaufort是圣殿的主要堡垒,地位很重要。从土耳其南部至埃及北部,圣殿修建了一系列的堡垒,便于守护一路朝圣者。我无法亲临Beaufort,也不知道规模是否很大,风景是否堪比美景城堡。与专门占据美景的医院相比,圣殿的城堡总带有一种艰苦的感觉。

null
null
第五站,是旅游热门小镇采法特。这座小镇本身就是圣殿骑士团修建的,是圣殿小镇。据说圣殿修建了坚固的城墙。然而在大雾与大雨中,我即使到了城堡公园,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null
拍了几张云里雾里的照片,只能继续我的行程。这样的雨天,游玩都成了打开式的到此一游,以后我可以说我来过采法特,至于看到了什么,就不要问了……
null

第六站,条顿骑士团的Montfort城堡,法语山堡的意思。到达的时候太阳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下山,只恨冬天白天太短了。Montfort是我所知,条顿骑士团在圣地的唯一城堡,据说规模很大,距离阿卡50分钟车程。起初我以为Montfort是条顿总部,其实总部是在阿卡城内。条顿虽然在圣地诞生,他在圣地留下的印记不多,阿卡的总部至今还埋在地下,Montfort是唯一可知的条顿遗址。

根据谷歌地图,我把车开进一个自然公园,不设大门,所以也不怕关门被锁在里面。一进公园,就看到正在过马路的雄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鹿角如此大的野生雄鹿(急忙用手机在车内拍照)。在西方文化里,雄鹿是帝王的象征,例如霍亨索伦家族Sigmaringen分支的纹章就是雄鹿。有雄鹿出没,说明这里很有帝王相,风水佳,果然,条顿骑士团后来发达了,跑到普鲁士建立了王国。如果要联系到基尔的故事,那么就是普鲁士建立了德意志帝国。
null

公园环境优美,果然是风水很好的地方。我路过一个观景台,看到对面山的城堡废墟,下车一看,果然是Montfort。原来,Montfort并不在这个公园里,也没有公路开到对面山,只能徒步。天色已晚,而且公园并无其他人,我只在观景台遥望条顿城堡。
null
null
null

这是谷歌地图的照片。

null
null
null

晚上,我回到阿卡古城。在同一家比萨港的餐厅用餐后,随意地散步,回想十字军时代的事情。

1291年马穆鲁克围城的时候,医院骑士团和圣殿骑士团手拉着手守卫着城北的围墙,他们先后夜袭敌人的营地,却都没有成功。那天,敌军首先攻入医院区的城门,圣殿骑士团迅速前往救援。在最紧急的关头,圣殿与医院肩并肩作战,就好像他们不曾是竞争对手一样。圣殿大团长受了重伤,医院元帅亲自将他送去城堡里养伤,然后急忙回到战场上。后来整个阿卡城都失陷了,只剩下海边的圣殿城堡,没来得及逃亡的百姓都躲进去避难。医院和条顿带着百姓们乘船从威尼斯港撤离,阿卡只剩下圣殿了。圣殿也曾试着与敌人谈和,敌人答应放过圣殿城堡内的百姓,于是圣殿打开大门,没想到闯进来的敌军骚扰百姓,圣殿又赶紧关上大门。他们失去谈判的机会,新的圣殿大团长带着宝物,与几个骑士乘船逃亡北部的塔尔图斯,传说圣杯也被大团长带着。剩下的圣殿骑士继续守护城堡,但是敌军疯狂挖地道,一瞬间,整座城堡都倒塌了,圣殿骑士与敌人同归于尽。圣殿城堡的倒塌,象征着耶路撒冷王国的失陷,只有圣殿骑士团守护到最后一刻,而且他在不久的未来,也随着逝去的耶路撒冷王国而灭亡了。

null

如今,人们能看到更多医院骑士团的遗迹,有坚固的城堡也有美丽的教堂,也许当时的医院骑士团确实与圣殿骑士团不相上下,甚至更强大,但是没有哪个骑士团比圣殿骑士团更能代表那个时代的军队,因为没有哪个骑士团比圣殿更爱耶路撒冷,为之而生,为之而死。

昔日圣殿的光辉,可歌可泣的骑士精神,如今都被淹没在海水里,汹涌的海水似乎在代替沉默的城堡诉说着什么。我可爱的圣殿,我怎能忍心看到你如此惨状呢?我无法接受你的消失,可是事实就是如此,700年前历史已经谱写好了。在阿卡的最后一夜,我在圣殿城堡边上漫步,我不忍离开这里,一个人默默地流着泪,反正很暗,谁都不会察觉。
null

null

早上七点,离还车还有三小时,我仍然继续打卡,反正,好不容易来一趟……

阿卡附近有个叫Afek的公园,现在仍然保存着十字军时期的水车磨坊,不知道是医院骑士团还是圣殿骑士团的所有物。这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件,1251年,有人上书教皇请求调解医院与圣殿的矛盾,原因是医院在Naaman河上游修建水车灌溉甘蔗地,但是在下游修建水车的圣殿抱怨医院用水太多,于是截断水流,让上游发洪水,医院采取报复手段,也把水流截断,让下游没有水。即使是中二学生,恐怕也不会用这么幼稚的吵架方式吧。

因为到达时间太早,公园没开门,在门口拍几张照片,继续行程。
null
null

沿着海岸线,一路往南行驶。从海法到Atlit的沿海公路很美,看到巨浪滔天的海边,像极了圣殿骑士团的脾性。失去耶路撒冷之后,十字军的领地只剩下沿海的一条地带,圣殿在这里修建一系列防御城堡。Atlit的Chateau Pelerin(朝圣者城堡)是最大的圣殿城堡,阿卡失守后,这里过了两个月才投降。
null

如今城堡废墟内部是海军基地,不让人靠近。这是最近的距离,海滩有很多人冲浪。
null

我们能看到的废墟只是城堡的一面墙,下面是谷歌照片,显然规模非常大。

null
城堡附近的十字军坟墓。
null

沿海继续行驶20分钟,来到另一个圣殿城堡,Cafarlet。
null

城堡很小,据说是为了照应Pelerin。没有登上山丘的路,杂草丛生,所以远处看看就好。
null

第三站,Tel Dor的城堡,据说是古罗马人修建的,后来由圣殿骑士团管理。这时候天气有点放晴。从停车场朝着山坡行走三分钟。
null

很快看到左边是一个美丽的海湾。
null

右边是城堡遗址。
null

如今只剩这些了。
null

null
我一直走到山坡伸出大海的最顶端,我朝着西的方向,看着地中海。我才发现,原来那么多沿海的圣殿城堡都是朝西的啊,这是不是有特别的含义呢?

说不定,他早就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终于跨越地中海,往更西的地方去了吧。
null

结语:

我原本想,圣地之行之后,有关骑士团的重要地方都到访了,圆满了就会失去热情吧,但是没想到回来后变得更喜欢骑士团了,真是欲罢不能啊。我无比想念圣地,变得心情低落,只能安慰自己将来再去探访那片医院和圣殿共同生活过的神圣土地。

也许哪天我不会再爱你,可是我曾经轰轰烈烈地爱过。


感谢看到这里。






Monika GER48

世界的中心——耶路撒冷照片精选

照片皆由po主拍摄。


图1、2 金顶清真寺

图3、4 圣墓教堂

图5 在橄榄山上遥望耶路撒冷古城

图6、7 圣殿山的前圣殿骑士团总部

图8 医院区的前医院骑士团总部

图9 阿拉伯市场

图10 耶路撒冷日出

世界的中心——耶路撒冷照片精选

照片皆由po主拍摄。


图1、2 金顶清真寺

图3、4 圣墓教堂

图5 在橄榄山上遥望耶路撒冷古城

图6、7 圣殿山的前圣殿骑士团总部

图8 医院区的前医院骑士团总部

图9 阿拉伯市场

图10 耶路撒冷日出

Mapko-Q的小屋
墙裂推荐——《睡莲花下的奇书》

墙裂推荐——《睡莲花下的奇书》

墙裂推荐——《睡莲花下的奇书》

Ra'a

冬天的加利利湖

冬天的加利利湖

摸你车

这几天的

以色列以前的设定真他妈难看

这几天的

以色列以前的设定真他妈难看

海天一帆
ZrZr

穿越时空的旅行:耶路撒冷在数百年间是如何改变的?

作者:ZrZr
来自以色列的摄影师Noam Chen说:“我作为一名摄影师,经常游走在不同的国家,用镜头记录不同地方的美丽风景。经常有人问我:‘你在去过那么多国家之后,觉得最美的地方是哪里?’我的回答可能会让很多人吃

来自以色列的摄影师Noam Chen说:“我作为一名摄影师,经常游走在不同的国家,用镜头记录不同地方的美丽风景。经常有人问我:‘你在去过那么多国家之后,觉得最美的地方是哪里?’我的回答可能会让很多人吃惊,因为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我的祖国以色列,尤其是它的首都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是地球上最神圣的城市,这里汇集了不同的宗教。在耶路撒冷,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能找到令人心醉神迷的东西。”

海天一帆
鲜榨植物叶

国拟打起tag来也太费劲了……

p1大概几乎是全套pasta(像spaghetti其实也是一个大类)Radiatore就算了,Tagliatelle也算了……画不动。

p2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外交精英们在准孤立主义与理想化心态的干预主义之间左右摇摆。这所有的一切本质上来说,都是因为两大洋。”——《即将到来的地缘战争》

感觉就像美利坚趴在傅科摆上一样hhh拿不准要不要强制停下(优柔寡断jpg)

感谢小径提供梗w

p3印尼人设本来是想用maaf的,但果然还是带头巾画起来比较简单(?

本篇关于洋垃圾,选角其实是从印菲马三人里面抽的hhh灵感来源四级阅读,说外出旅游的瓶装...

国拟打起tag来也太费劲了……

p1大概几乎是全套pasta(像spaghetti其实也是一个大类)Radiatore就算了,Tagliatelle也算了……画不动。

p2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外交精英们在准孤立主义与理想化心态的干预主义之间左右摇摆。这所有的一切本质上来说,都是因为两大洋。”——《即将到来的地缘战争》

感觉就像美利坚趴在傅科摆上一样hhh拿不准要不要强制停下(优柔寡断jpg)

感谢小径提供梗w

p3印尼人设本来是想用maaf的,但果然还是带头巾画起来比较简单(?

本篇关于洋垃圾,选角其实是从印菲马三人里面抽的hhh灵感来源四级阅读,说外出旅游的瓶装水里90%含有超标微型塑料。想想几天前这货还觉得吃下塑料袋的鱼可怜又低商,现在这种事情发生到自己身上了orz

p4是 @叛教与诸身之相 家的米利都,因为常常听到城邦国家这个说法所以放在国拟里一起发了。只是一个立绘所以应该看完就结束了费不了什么时间嗯……

形式政治课讲海上民族然后就开始介绍希波战争,突然很想吃粮……不知道有什么书推荐,关于古希腊文明的书太多了反而选择恐惧。

是看公式图画的,也懒得看陶罐就这样吧,波斯花纹也不知道长什么样于是网上调了贴着完事儿

p5以色列和伊拉克。之前阿浮群里说的画面觉得挺可爱就摸了,钱币是新谢克尔

p6R18G注意,拿自家孩子开刀战损,原图在p7(转来转去都糊了大家还是去微博上找找原图吧)

海天一帆
StanleyChen

如何练就摄影麒麟臂?相机和手机的稳定握持


这次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和大家分享关于稳定握持拍摄的细节。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博:@陈曦Stanleyins/微信:chenxistanley

如何练就摄影麒麟臂?相机和手机的稳定握持


这次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和大家分享关于稳定握持拍摄的细节。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博:@陈曦Stanleyins/微信:chenxistanle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