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任达华

12217浏览    828参与
luvassyy

黑白迷宫

洪兴社团的大哥大华与兄弟们一起经历了社团做局 内鬼出卖 警方围剿等事件却始终不改对兄弟们的信任与庇护 最后几人不得不拨开重重迷雾 抓内鬼 找真相


社团让你做的事 你完成了就是对 完不成就是错


一直坚持着20年前的江湖义气是行不通的 如今风云速变 今时不同往日了 现在不讲义气 要讲权势利益


丽强:高天 你是不是喜欢我姑姑?喜欢就快点告诉她啊 我告诉你啊我姑姑可是很多人追的 到时候被别人拐走了有得你哭 看得出姑姑也喜欢你 ...

洪兴社团的大哥大华与兄弟们一起经历了社团做局 内鬼出卖 警方围剿等事件却始终不改对兄弟们的信任与庇护 最后几人不得不拨开重重迷雾 抓内鬼 找真相


社团让你做的事 你完成了就是对 完不成就是错


一直坚持着20年前的江湖义气是行不通的 如今风云速变 今时不同往日了 现在不讲义气 要讲权势利益


丽强:高天 你是不是喜欢我姑姑?喜欢就快点告诉她啊 我告诉你啊我姑姑可是很多人追的 到时候被别人拐走了有得你哭 看得出姑姑也喜欢你 你们两情相悦为什么不在一起啊?

高天:感情要慢慢来

阿春:喜欢就主动出击啊 还等什么?!

丽强:再慢点你就等下辈子吧🙄


高天靠在社团麻将馆外门给自己的上级发情报 告知对方作坊地址在观塘某大厦里可以行动 上级让他小心别泄露身份 他的真实身份是警方卧底 卧薪尝胆了四年跟在洪兴社团得力干将大华的身边 正准备按发送键 没想到乐儿就从身后出声叫他 思绪这才反应过来


乐儿:阿天 为什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高天:(迅速按下发送键就把手机塞裤袋里)出来透气

乐儿:有人找你?

高天:不要紧

乐儿:(低下眼帘)那一起进去吧

高天:好


洪兴社团的舅公老人家派遣鸡包处理九哥的独子萝卜头的腌臜事 鸡包要求大华去执行这项棘手的任务 大华选择自己手下最信得过的几人 阿春 高天 叉烧 超人以及自己的女儿丽强一同重出江湖


高天: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没有鸡包说得这么简单?

大华:你怎么看?

高天:我肯定听你的 但是社团这么逼你 这做法属实差点意思

大华:社团让你干活 你做得到就是对 做不到就是错 其他不用想太多

高天:就算你做到 九哥他会放过你吗?

大华:你这么能打 我怕什么?


今天是阿春刑满释放的日子 一出来就先去女友酒吧找她之后收到大华的信息说在乐口福集合


超人:两百?还要过关?不如你去别人那去买啦 你别来搞我好不好😥

大华:一晚上两百多场球赛你搞得过来吗?

超人:算了算了 当你赢了(对着电话说)

大华:不饿吗?吃点东西吧


阿春赶忙从家里赶过来 在背后一拍超人的背 属实把超人吓一跳


阿春:超人!转行帮人下注啊?

超人:(惊喜)哇!春哥 你不带我混 我就只能这样的啦

大华:阿春 阿天 你们认识一下

阿春:很能打的那个是吧?

高天:春哥 我们社团之前的金牌打手怎会不认识?

阿春:都一把年纪了 金什么牌打什么手 不过跟你打耗点时间 照样把你打趴下


这该死的胜负欲 男人之间不能说不行


超人:噢~原来今天就是帮春哥庆祝出狱是吧?来来来喝了这杯 什么坏事都过去了

大华:这次来 我希望大家帮我做件事

超人:有什么事你说 华哥 哪次有事我超人不是第一个站出来响应的啊

阿春:我没问题啊

大华:这单不同 是九哥的儿子萝卜头

超人:噗——(喷酒)

阿春:但是人还没齐喔

大华:阿强在车房等我们

阿春:别吃了 饿死鬼投胎

超人:wait wait me

大华:你们先回 我去找叉烧


叉烧曾是大华的手下 为救大华受伤的腿部留下永久后遗症 后来退出社团改作叉烧生意 夫妻二人生活拮据就是为了让女儿能去国外读书 这次的任务奖金足以够后半辈子和供给女儿国外读书的费用 再次接受了大华的召集 不曾想最后竟然把命也搭上了


超人:阿强!阿强!赶紧出来啦!你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阿春:丽强?

丽强:春哥?(惊喜)好久不见!

阿春:真的亭亭玉立了哇 等等等等——不能抱了喂😳 再抱你爸会要我的命的

乐儿:你别耍她啦~


与此同时乐儿也收到大哥的信息来车库开大会 来之前去对面快关门的糖水铺买了宵夜 这群人真是吃少一顿都不行


阿春:阿乐?!

乐儿:好久不见

丽强:姑姑~

超人:咦 大师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乐儿:在你看丽强入迷的刚刚

超人:入迷这个词用的很好 哈哈哈

丽强:daddy才不管我呢

阿春:你daddy不管你 但是外面有很多狼狗想管你呢(眼神示意超人)

丽强:老豆呢?

阿春:他去买叉烧回来喝啤酒


丽强从身后的迷你冰箱里拿出几瓶酒递给这三个男人 一个用随身刀劈开 一个用车门撞开 一个用墙角敲开 一个拿在手上迟迟不动

丽强:怎么 你们几个老鬼想重出江湖啊?


乐儿看着高天接过啤酒开瓶后迅速几口下咽 似乎已经口干舌燥许久了

乐儿:喝少点

高天:最近没喝过酒...(似乎有点小委屈)

乐儿:给我喝一口

高天:(乖乖给老婆喝)慢慢喝

乐儿:打不过就加入

高天轻轻把溢流在乐儿嘴角边的酒水渍擦掉


丽强:勿cue 在磕乐天ing

超人:等下 有没有开瓶器?这么大个车房没开瓶器?!

丽强:开不了就别喝咯

超人:我开不了?你这招车门开酒瓶我三岁就会了 我八岁偷第一辆车 如果你不是华哥的女儿我早就打你了!

乐儿:继续

超人:如—果—你—不—是—女—人—我—早—就—把—你—打—了!(气急败坏)丢 究竟怎么开啊?泡沫都出来了

丽强: (真事多啊 一脚踹车门把超人手给夹了顺便把酒瓶也开了)姑姑~为什么不帮我?

乐儿:危险指数0颗星

超人:好像她现在更危险点吧🤕

乐儿:🤐(给超人比划嘴巴上链的动作)

高天:叉烧哥

大华:超人 嘴巴又不干净了?

丽强:是他自己活该

乐儿:超人 关门

超人:来了来了


大华:明天萝卜头约了一群女的上游艇开party 机会来了

高天在大华耳边低吟几句随即扔出一包黑袋

大华:这里五百万 每人一百万 叉烧 我那一百万你拿回去给嫂子


不料在执行任务时瞄准目标出击 对方总能抢先一步逃脱并布下天罗地网请君入瓮 丽强的右肩不小心被对面的枪打中 血流不止 大华让高天先带丽强速度逃离现场


乐儿:丽强这是怎么了!?😨

高天:她中弹了

乐儿:丽强 忍着点 会有些痛

丽强:唔——


乐儿找到了上次遗留在车房的手术工具盒 开始给丽强做个简单的小手术 用手术刀切开表层肌肤 找到弹头位置再用钳子深入挑出弹头 丽强强忍无麻醉的巨痛闷哼一声


乐儿:阿天 帮我拿点酒精

高天:好

乐儿:先消毒再包扎


撕裂的疼痛让丽强整个人虚弱的快速入睡 乐儿拨开丽强那几根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挽到耳后 破碎感十足 乐儿轻手轻脚离开房间后开始对高天逐一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


乐儿:发生了什么事?

高天:是假的 我们中计了还有另一波人伏击我们

乐儿:.......这件事真不简单 现在我们被两方势力包围 或许这本身就是一个陷阱...?为了找出什么呢....?

乐儿:阿哥跟其他人呢?

高天:华哥让我先带丽强走 他们殿后

乐儿:丽强已经没事了 那你呢?

高天:我没事

就算受了伤被老婆关心一下突然就不疼了呢

乐儿: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话

高天:真的


大华扶着被子弹射中右腿的叉烧急促的走进来 叉烧得到了暂缓的医治不过还是去医院最好

阿春:大佬 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我们这儿有内鬼

大华:大家自己人不会有鬼的

阿春:(指向高天)

高天:你说我?

阿春:说的就是你(春哥的直觉不会错)

高天:开枪

乐儿:!

阿春:好啊

乐儿:阿天

大华:刀不是用来对付自己人的 枪也不是用来指着自己兄弟的


但是往往兄弟之间构筑的信任才是随手拿来出卖的



萧木影视
邱淑贞牺牲最大的一部电影,与任达华组雌雄大盗
邱淑贞牺牲最大的一部电影,与任达华组雌雄大盗
小舞哎果冻
 可以建设一下组=公务员一定周...

 可以建设一下组=公务员一定周到招待组 

 可以建设一下组=公务员一定周到招待组 

一个维

來源右上水印

陳明志好受⋯⋯嗑了

顺便想起惊心都市里的戏(最后2P

來源右上水印

陳明志好受⋯⋯嗑了

顺便想起惊心都市里的戏(最后2P

隔壁老邓

【(蒋天生+王志成)*陈浩南】千年

  梦的尽头是青蓝的天,冰冷的海,黄色的云,那人遥站在水云之间,头上缠满纱布,只有些许黑色的长发从其中漏出。“玄天宗……”

轻而脆的呼唤飘了过来,仿佛隔了数千年之久。

陈浩南缓缓睁开眼,迷蒙地看着落日的余晖映在房间,暖黄色冲淡了梦中莫名的冷。向窗外望去,是一片陌生的连绵青山。

    “我们在新西兰,迟点就可以去溶洞看萤火虫了。”蒋天生端着一杯温水进来,坐到床边。

陈浩南连忙坐起身接过水杯,被子滑落,露出……

  梦的尽头是青蓝的天,冰冷的海,黄色的云,那人遥站在水云之间,头上缠满纱布,只有些许黑色的长发从其中漏出。“玄天宗……”

轻而脆的呼唤飘了过来,仿佛隔了数千年之久。

陈浩南缓缓睁开眼,迷蒙地看着落日的余晖映在房间,暖黄色冲淡了梦中莫名的冷。向窗外望去,是一片陌生的连绵青山。

    “我们在新西兰,迟点就可以去溶洞看萤火虫了。”蒋天生端着一杯温水进来,坐到床边。

陈浩南连忙坐起身接过水杯,被子滑落,露出……

一个维

作为一个嗑华栋也嗑华栋的人看到这些合照真的……O<-<

作为一个嗑华栋也嗑华栋的人看到这些合照真的……O<-<

萧木影视
达叔醒悟,与学友一起指正任达华
达叔醒悟,与学友一起指正任达华
一个维

Q:在不用上映就知道肯定是大烂片的片子里准备嗑CP是一种什么心情

A:没关系他俩组队揾食的产物已经看了不少了不计较了(笑死

Q:在不用上映就知道肯定是大烂片的片子里准备嗑CP是一种什么心情

A:没关系他俩组队揾食的产物已经看了不少了不计较了(笑死

一个维

【合集】祺/震波戏份CUT(任达华×林家栋)- 文雀(2008)

https://b23.tv/kuoTfVx 

【合集】祺/震波戏份CUT(任达华×林家栋)- 文雀(2008)

https://b23.tv/kuoTfVx 

一个维

电影《黑社会》系列同人《玉佛牌》

CP:林怀乐(乐少)/东莞仔

-

是向微博@無澤暗語 劳斯约的稿,非常感谢老师做饭!
P1的对话部分是国语,P2的对话部分是粤语,各位可以按喜好选择阅读。

电影《黑社会》系列同人《玉佛牌》

CP:林怀乐(乐少)/东莞仔

-

是向微博@無澤暗語 劳斯约的稿,非常感谢老师做饭!
P1的对话部分是国语,P2的对话部分是粤语,各位可以按喜好选择阅读。

一个维

这里的越肩正反打……俩人的表情变化……我反复细品🙃 

每日感谢杜Sir三百遍

这里的越肩正反打……俩人的表情变化……我反复细品🙃 

每日感谢杜Sir三百遍

涛叨电影
彭于晏每拍部戏就学会个新技能,任达华十分钟练会逆天技能
彭于晏每拍部戏就学会个新技能,任达华十分钟练会逆天技能
ka sam

  哼哼哼~不管 就是要哼!😤

  舒服~把完整放晒出来☺️☺️

  哼哼哼~不管 就是要哼!😤

  舒服~把完整放晒出来☺️☺️

ka sam

  哼~~😒还是这个调调开头 表达我对那只粉红色app的大眼的不满~

  哼~~😒还是这个调调开头 表达我对那只粉红色app的大眼的不满~

ka sam

  哼😒~那里不让我放完整 我把石仔也运过来 和水泥😒😒哼!

  哼😒~那里不让我放完整 我把石仔也运过来 和水泥😒😒哼!

阿鬼理发店

【猪女/狗头】狗头退休生活的第一天

《跟踪》里的徐子珊x任达华,GBG


/


猪女第一次和狗头做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倒也不是生理上的泪水或者喜极而泣,只是躺在床上的时候想到刚才CIB同事们给狗头办的欢送会,想到明天返工的时候见不到狗头了,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狗头今天正式退休,办完了最后一道手续。猪女吸了吸鼻涕,狗头的脸就从她两腿间显现。他没再继续了,挪动身子趴到了她身边,伸出手拭去她从眼角滑下来的眼泪,柔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不舒服?”

猪女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哭得更厉害了。

狗头叹了一口气,说:“要不今晚就到这里吧。”

猪女立马就翻了个身,伸手紧紧抱住狗头,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像死死抱住一只玩具熊一样...

《跟踪》里的徐子珊x任达华,GBG


/


猪女第一次和狗头做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倒也不是生理上的泪水或者喜极而泣,只是躺在床上的时候想到刚才CIB同事们给狗头办的欢送会,想到明天返工的时候见不到狗头了,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狗头今天正式退休,办完了最后一道手续。猪女吸了吸鼻涕,狗头的脸就从她两腿间显现。他没再继续了,挪动身子趴到了她身边,伸出手拭去她从眼角滑下来的眼泪,柔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不舒服?”

猪女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哭得更厉害了。

狗头叹了一口气,说:“要不今晚就到这里吧。”

猪女立马就翻了个身,伸手紧紧抱住狗头,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像死死抱住一只玩具熊一样,不肯动弹了。她和狗头今天晚上都喝了不少酒,散场之后她就尾随狗头回家。狗头当然知道自己被跟踪了,也知道猪女想要做什么,走到家楼下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把她从墙后面叫出来。

猪女喝得满脸通红,走到他身边,吐出白色的雾气:“狗头,你让我跟你回家吧。”

狗头的身上还是热的,隔着衣服猪女也能感受得到,她悄悄地把手从狗头的衣服下摆里伸进去,像伸进暖水袋外面的隔层里。

狗头说:“我也不是要赶你走,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猪女依然紧紧地抱着他,腿蜷缩起来,却也不去穿内裤。气温降了下来,狗头只好艰难地扯过被子盖住猪女。没过多久,他就听见猪女轻轻的鼾声,紧紧箍住他的双手也放松了下来,狗头这才起身,找到了她的内裤帮她穿上,然后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第二天一大早,猪女就打车回了家,然后又背了几个大包打车到狗头家里,敲开他的房门,问:“我能不能住进来?”

狗头在门口愣住了,猪女眨了眨眼睛。这双漂亮的大眼睛仍然看向他,一点也不躲闪,眼尾上翘,看起来妩媚又无辜。

狗头又叹了口气,低头侧过身子。猪女背着一个双肩的书包,斜跨一个运动包,手上拎着两个包,胳膊里还夹着一个粉色的毛绒小猪玩具,从他旁边挤了进去,进门的一瞬间几乎要摔倒在地上。狗头接过她手里的包,放在桌子上,转头见她也把背上的书包拿下来了,依着沙发放在地上,毛绒小猪也扔在沙发上,然后在那舒展肩膀。

狗头问她:“你都带了什么?”

猪女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狗头旁边的两个包,说:“这个是我平常工作的东西,那个是我的洗漱用品和化妆品。”

她又指了指脚边的书包,说:“这里面是我的衣服。”

狗头努了努下巴,问:“运动包里的东西呢?”

猪女像是没听见,她把运动包从身上拿下来,扔在沙发上,然后去收拾桌子上的那两个包,把洗漱用品和化妆品摆进卫生间,又像变戏法一样从另外一个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斜挎包,挂在身上,对狗头说:“我返工了。”

她这么说,却又站在那里没走,依然眼巴巴地望着狗头。狗头挠了挠额头,然后低头从毛线马甲的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慢吞吞地掰下这一串中的其中一个,递给猪女。猪女接过了钥匙,紧紧攥在手心里。

猪女走了之后,狗头开始过他正式的退休生活。

他先把家里收拾干净了,把猪女书包里的衣服挂起来,桌上的两个包也收进柜子里,而那个运动包就依然摆在沙发上,狗头也没有去动。

收拾完之后,他开始给自己做午饭,切了一份烧鸭、炒了虾仁滑蛋和空心菜,然后发现一个人根本吃不完,只好拿保鲜袋封住放进冰箱里。之后他拎了购物袋出门,想给猪女再置办一点东西,心中盘算着,她要住多久?是每天住还是偶尔来住?最后他什么也没有买,只是在街上走着,在茶餐厅里坐着,上了公交又下了公交,像往常一样观察来来往往的人,直到夜色降临,他往家的方向走,路过了一家商场,门口正在举办豆浆机的促销活动。

狗头抱着豆浆机回家的时候,猪女已经在家里了,她正在用微波炉热菜,听见声音之后,便笑着回头看狗头。狗头坐在沙发上,把豆浆机的盒子拆开,拿出豆浆机放在茶几的桌子上,然后摸出眼镜戴上,研究盒子里的说明书。

猪女从厨房挪到他边上坐下,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又像抱一个玩偶一样双手紧紧环住他不撒手。狗头转过头,想和她说话,却又撞上她充满期待的眼神,目不转睛,像一块无形的胶布牢牢贴在他脸上。他低下头,也忍不住去亲她肉嘟嘟的嘴唇,猪女才终于闭上了眼睛。

狗头就趁着这个时候,把她的手从身上扒拉下来,迅速地起身抱着豆浆机进了厨房。

猪女在后面问:“你说明书看完了吗?”

狗头把插座插上,笑着说:“欸,做两次就会了,你想喝什么?”

微博炉发出了“叮”的一声,狗头暂时放过了豆浆机,把微波炉里的菜摆了出来,和猪女两个人吃到盘子只剩下一层油。之前每天都在吃盒饭,要么在CIB的车上,要么在CIB的办公室里,他很少像现在这样坐在家里吃自己炒的菜,如果不是猪女,他可能会把剩菜倒掉。或许就是知道她晚上会回来,所以做了两个人的分量。

在饭桌上,狗头假装不经意地问她:“今天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猪女笑了一声,摇摇头说:“不告诉你。”

狗头把筷子放下,说:“我退休了就不能听你们CIB的工作了?”

猪女翻起眼皮笑着看他,说:“你已经不是我的头了,我才不要回家了还上课。”

狗头心想,她还真把这里当自己的家了。自从和前妻离婚之后,他已经独居了六年,女儿和前妻一起移民去了澳洲,现在应该已经十岁了,狗头连她的照片都很少见到。

家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女人,他感到十分不适应,何况他和猪女的关系仍然是模糊的。曾经的上下属?情人?走在一起简直像俩父女,说是契爷也不像样,哪有年轻女孩认他这样的老头做契爷的?

狗头其实也没有比猪女大太多,只是CIB日夜颠倒的工作和旧疾让他头发胡子花白得比同龄人早。


(……后文见微博@马小军还在做梦 置顶)


END.

一个维

劳资的任林发粮了

一强一弱标配场面嗑死我了,坏女人陈明志真是楚楚可怜

劳资的任林发粮了

一强一弱标配场面嗑死我了,坏女人陈明志真是楚楚可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