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任飘渺

18.5万浏览    3622参与
岑海银

B站明天上传

先在老福特发一下

存了好久的视频 布袋戏的武戏真的好看 全程高燃 

B站明天上传

先在老福特发一下

存了好久的视频 布袋戏的武戏真的好看 全程高燃 

只给玉逍遥蹭饭的小十七

番外3:当九界流行兽化

清明想吃小甜饼,默雁,任温,网空,其他自证。


俏如来一觉醒来感觉有什么不对,床上多了许多毛绒绒。他起身看向镜子。

一个头上顶着狐狸耳朵的人出现在镜子中,身后还有条蓬松大尾巴晃来晃去。

俏如来:……真变俏狐狸了。

摔,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俏如来抱着他的大尾巴飞奔去找默苍离。

开门的是冥医。

飘着小花瓣。

俏如来看着在冥医头上肆意绽放花朵的树枝桠,不知应该安慰啥。

“杏花。”琅环叮咚,琉璃作响。

冥医暴躁,“麦叫我杏花!”虽然他头上开着杏花。

俏如来看着头上顶着两棵小版琉璃树的默苍离,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强,还是师尊强(´-ω-`)。

又被默苍离怀中抱着的...

清明想吃小甜饼,默雁,任温,网空,其他自证。


俏如来一觉醒来感觉有什么不对,床上多了许多毛绒绒。他起身看向镜子。

一个头上顶着狐狸耳朵的人出现在镜子中,身后还有条蓬松大尾巴晃来晃去。

俏如来:……真变俏狐狸了。

摔,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俏如来抱着他的大尾巴飞奔去找默苍离。

开门的是冥医。

飘着小花瓣。

俏如来看着在冥医头上肆意绽放花朵的树枝桠,不知应该安慰啥。

“杏花。”琅环叮咚,琉璃作响。

冥医暴躁,“麦叫我杏花!”虽然他头上开着杏花。

俏如来看着头上顶着两棵小版琉璃树的默苍离,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强,还是师尊强(´-ω-`)。

又被默苍离怀中抱着的红色大鸟吸引住。

流口水,想吃。

默苍离:杏花,关门。

呯,俏如来被关在门外。

默苍离不开森。

这场异变是昨晚开始的。

确切的说是昨晚11点开始的。

比如上官鸿信昨晚10:50洗白白躺在默苍离卧室的床上。

默苍离洗漱完10:59。

他转身关个灯,掀开被子,大徒弟已经变成了一只鸟。

默苍离:………琉璃树上的琉璃串太多了,晃一下就好响。

默苍离抱着大红鸟睡了一个晚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照旧是师尊吃不到徒弟的一天。


任飘渺飘在一旁,幸灾乐祸。

神蛊温皇:……

任飘渺:你头上长了猫耳朵哎。(可爱)

神蛊温皇:我知道

任飘渺:你后面长了猫尾巴哎。(有趣)

神蛊温皇:我知道

任飘渺:你嘴旁长了猫胡须哎。(笑死了)

神蛊温皇:闭嘴!

任飘渺:反正我是灵体,你又碰不到我。

神蛊温皇:……复活,绝对要复活这家伙。

然后再毒死。


竞日孤鸣醒来感觉分外暖和。

他不禁搓了搓爪子。

爪子?

他低下头,正宗爪子,毛绒绒,带肉垫。

竞日孤鸣:……觉得暖和是因为多了一层毛吗?

一只狼头凑过来,闻闻皮草大衣里的小熊猫。

“嗷”(是祖王叔。)变成狼的苍狼道。

又一只狼头凑过来,“嗷”(王叔)这是千雪。

竞日•小熊猫•孤鸣,被两只狼围观着,瑟瑟发抖。


欲星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下面变成了鱼尾。

嘛,还蛮习惯的。毕竟他经常变出尾巴游到中原。

还不错,他拍了拍鱼尾。

直到他开门。

一打开门,一条不知名生物已经缠上他,绕了几圈,哭的特大声,嘤嘤嘤嘤嘤。

欲星移:……先从我身上下去,梦虬孙,我不能呼吸了!

还没把堂弟完全扒下来,欲星移已经看到未珊瑚扇着两片大贝壳往这边来了。看样子,想把他关到贝壳里。

欲星移:……我现在回房间还来得及吗?

头顶出现巨大的阴影。

鲲之大,一锅炖不下。

欲星移看着头顶五头巨大的鲲,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空帝一早起来摸到自己的狐狸耳朵和尾巴,分外新奇。

他就像得到新玩具的孩童一样,兴冲冲的去像爱酱炫耀。

然后。

房屋那么大的火红蜘蛛用三对眼睛看着他。

小空:……打扰了,我下次再来。

朔十六

【温任】Abandoned Lord。(6)

※ 人物属于金光,OOC属于我。

※ 人物形象设定参考皮劳斯设定。

※ 私设皆为行文。

——————————

他是一切的光明与美好,而我,只能仰望。

——————————

阅读链接【1】(此链有配图)

阅读链接【2】

——————————

前情:(1)||(2)||(3)||(4)||(5)


※ 人物属于金光,OOC属于我。

※ 人物形象设定参考皮劳斯设定。

※ 私设皆为行文。

——————————

他是一切的光明与美好,而我,只能仰望。

——————————

阅读链接【1】(此链有配图)

阅读链接【2】

——————————

前情:(1)||(2)||(3)||(4)||(5)


黄十二镜

偶题还珠楼

身在江湖听风雨,心向红尘看痴愚。

不见潇湘停舟客,还渡知音步天虚。

浮萍几载杀愁绪,恩仇两尽觑虹霓。

一剑问天天不语,且欠惊鸿酬白衣。


老规矩,咱不管平仄,爽了再说,反正法无定法么。那么昨天给温赤发完骚之后,姐妹问我任生何在,我一寻思咱可不能厚此薄彼,然后今天就给任赤发个骚了。

今天的灵感是,菌丝乃是任生的绝佳知音,各种意义上的,比如我的用意你懂,我的话你能答,我的衣服你能穿,最后这个不是XDDD

照顾一下可能还有看不懂的姐妹,我简单翻译一下啊:就是比温总更加寂寞空虚冷的任生,好容易遇上了知音菌丝,俩人都是纯粹的武者么就这么给理解上了哈,完后这一相逢那叫昏天暗地不...

偶题还珠楼

身在江湖听风雨,心向红尘看痴愚。

不见潇湘停舟客,还渡知音步天虚。

浮萍几载杀愁绪,恩仇两尽觑虹霓。

一剑问天天不语,且欠惊鸿酬白衣。


老规矩,咱不管平仄,爽了再说,反正法无定法么。那么昨天给温赤发完骚之后,姐妹问我任生何在,我一寻思咱可不能厚此薄彼,然后今天就给任赤发个骚了。

今天的灵感是,菌丝乃是任生的绝佳知音,各种意义上的,比如我的用意你懂,我的话你能答,我的衣服你能穿,最后这个不是XDDD

照顾一下可能还有看不懂的姐妹,我简单翻译一下啊:就是比温总更加寂寞空虚冷的任生,好容易遇上了知音菌丝,俩人都是纯粹的武者么就这么给理解上了哈,完后这一相逢那叫昏天暗地不管人间,最后给菌丝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白衣就是个意象哈,不是说任生就真的穿白衣。我编不下去了,老规矩,看不懂就看作者ID第一个字。么么哒。

楼少剪武戏
神蛊温皇与慕容烟雨互呸(再次精...

神蛊温皇与慕容烟雨互呸(再次精简)

神蛊温皇与慕容烟雨互呸(再次精简)

MadHatter疯子版
任总的被打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

任总的被打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战损任】

任总的被打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战损任】

江山夜
大概是个任温任阴阳师和式神的脑...

大概是个任温任阴阳师和式神的脑洞~


前几天跑去看了斋叔的两部阴阳师电影,完后觉得晴明跟楼主有那么点共同之处,喜欢宅家躺着,身边有只美貌小蝴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以及,美貌【手动狗头

大概是个任温任阴阳师和式神的脑洞~


前几天跑去看了斋叔的两部阴阳师电影,完后觉得晴明跟楼主有那么点共同之处,喜欢宅家躺着,身边有只美貌小蝴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以及,美貌【手动狗头

沧海一粟
泥塑任飘渺火柴头 是稿子

泥塑任飘渺火柴头

是稿子

泥塑任飘渺火柴头

是稿子

慕唐

【任温】烟尘

接上一篇【任温】原罪

是前提车

任飘渺被惩罚的原因【就是被人看到跟温皇*】

是车!

是车!

是车!

文艺【?】车警告!不想看的点出去谢谢!

任温泥塑!ooc!不要看的也可以点出去了!

————已经被喂了彼岸虫的分割线————

  唇舌交接,喘息稍停了一刹,在舌尖的交缠中转化为淫靡的水声。温皇的指尖开始微微颤抖,任飘渺能感受到——但他的脸颊却是火热的,甚至可以说是滚烫。任飘渺有些轻蔑地笑了笑,舒了舒自己的肩,一把抄住他的腰,将他欺身压在身下。


  “看来你还是不够主动啊,”他这样笑道。温皇别过脸去,耳尖都已经红透,却还是嘴上不饶人——


  “也只不过是对你这样。”...

接上一篇【任温】原罪

是前提车

任飘渺被惩罚的原因【就是被人看到跟温皇*】

是车!

是车!

是车!

文艺【?】车警告!不想看的点出去谢谢!

任温泥塑!ooc!不要看的也可以点出去了!

————已经被喂了彼岸虫的分割线————

  唇舌交接,喘息稍停了一刹,在舌尖的交缠中转化为淫靡的水声。温皇的指尖开始微微颤抖,任飘渺能感受到——但他的脸颊却是火热的,甚至可以说是滚烫。任飘渺有些轻蔑地笑了笑,舒了舒自己的肩,一把抄住他的腰,将他欺身压在身下。


  “看来你还是不够主动啊,”他这样笑道。温皇别过脸去,耳尖都已经红透,却还是嘴上不饶人——


  “也只不过是对你这样。”


  “哦?那温皇的意思是说,你还会对别人咯?”


  “任……任飘渺!”


  时间只够他叫出他的名字,他们身上的衣衫简直只是布料,蔽不了体却是增添万分情色。任飘渺堵住温皇的嘴,露出白森森的牙,近乎撕咬般吻他。温皇一时觉得自己像一只狗玩具,被一只狮子用犬牙撕咬,但那狮子却爱他爱得如此深沉,甚至,令他有些承受不住——


  “任飘渺!”


  他唤出声来,但喉头很紧很干,他的声音像蚊子叫一般软弱无力。


  任飘渺并没有由于他的呼唤停下手上嘴上的动作,反而是将他身上残余的那些布料撕扯下,随意地丢在地上。破碎的布片在地毯上排布出随意的图案,凌乱但美丽。


  房间里只剩下急急缓缓的喘息。


  温皇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


  什么都没有了,任飘渺这样觉得。


  但他又觉得什么都有了。


  他是神父,他自然是敬神的。然而他却又时常藐视着他的神给他的所有束缚。他爱世人,因为神说要爱世人;可温皇不同,他属于世人又不属于凡人——虽然这世间大多都是凡人,可他,神蛊温皇——


  却让任飘渺付出了爱神一般的爱意。

慕唐

【任温】原罪

任温脑洞

灵感来源于嚣哥@喧嚣君 的任sir的现代装cos

【不套娃啦嚣哥cos灵感自己去看】

神父任x教徒温paro

【说好不吃任温的呢!火烧还珠楼呢!】

泥塑警告【!】ooc温皇在线忏悔【!】

不介意的话就接着看下去吧

西方paro没有打油诗

——————被剑十一了的分割线——————

  "Father, I have a sin."

  "But you're my sin."

                ——题记

  “神父,我有罪。”...

任温脑洞

灵感来源于嚣哥@喧嚣君 的任sir的现代装cos

【不套娃啦嚣哥cos灵感自己去看】

神父任x教徒温paro

【说好不吃任温的呢!火烧还珠楼呢!】

泥塑警告【!】ooc温皇在线忏悔【!】

不介意的话就接着看下去吧

西方paro没有打油诗

——————被剑十一了的分割线——————

  "Father, I have a sin."

  "But you're my sin."

                ——题记

  “神父,我有罪。”

  那个人坐在对面,双手合十。

  “哦,我的孩子,”坐在内中的神父语调柔缓,“告诉我吧,上帝终会原谅你。”

  “我……”

  那人垂下眼眸,神情苦涩但甜蜜,却又抿紧了唇,想说又不愿说似的。

  可他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我……爱上了一个人。”

  “哦,我的孩子,这算什么罪过呢,”神父轻轻笑道,“爱并无罪过,你的爱是神圣的,神并不会因此怪罪于你。”

  “可我不能爱他。”

  “为什么呢,我的孩子,可以告诉我吗?”

  “不,我不能。”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吧。那个人是他人的妻子吗?”

  “不是。”

  “那个人是带着不可饶恕的罪过吗?”

  “不,那……那个人——”他捋一把头发,又撸了把脸醒神,却还是没能说出口,转了话题,“算了,神父,我们先不讨论这些——讨论点小道消息吧。最近有件事情,是关于您熟知的一个人——”

  “哦?”神父正了正坐姿,似乎有些兴趣,却又仿佛只是带着看案例的认真眼光去分析,“既然你想换个话题,那就说吧,我的孩子,我会代上帝全数倾听。”

  “那个人……他叫任飘渺。”

  内中的神父睫毛微微颤抖。光透过小小的窗口,洒在他那双白得失血色的手。他的手上带着一枚戒指,银色的,正衬他的发色,同样是纯洁的银色。他的声音毫无波动,仿佛来自天堂,来自圣光的照耀——

  “任飘渺……吗。”

  “是,神父您应该知道他。”

  “是的,”内中的人答道,“他是这座教堂的神父。”

  “那您一定很熟知他了,应该也很熟知他有一个爱人,”那人不安地攥着那枚戒指,戒指在阳光下,光华流转,甚至可以说是璀璨,像颗切割精致的钻石。

  “是的,我的孩子,我也同样熟知那名青年。”

  外头的那个攥紧了手指。指尖那颗嵌着银的黑曜石戒指在太阳光底闪烁。

  “他们的爱情——”

  “哦,我的孩子,上帝并不赞同这种行为。”

  内中的人声音没有颤抖,没有杂陈的感情,仿佛他就是神,那个至高无上的,平等爱着世人的上帝。

  “不赞同……那他能接受吗?”

  太阳渐渐西沉了。这间忏悔室内中,阳光从侧面的帘缝入射向上移动,照亮内中人的衣领——纯白的,圣洁的。那人带着神圣的严肃,他启了唇,他缓缓开了口——

  “我想,应该是不能接受的吧。”

  “那他——”

  “哦,我的孩子,”内中的人竟有些嗔笑,“他是这里的主教,他的地位不是这点小小过错就能撼动的。不过他也因此受了惩罚——”

  “什么!他、他竟!”

  那人猛地一下站起身来,戴着戒指的手无助地捂住自己的胸膛,神色痛苦,几乎落下泪来,仿佛——

  仿佛受伤的人是他。

  他知道,任飘渺的存在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他恨过,他恨自己无法将他解救;他悔过,他悔自己竟如此天真,还以为神可接近,却未曾想,人一旦接近了天神,要么是同他一起闪烁,要么就是将他玷污,将他拉下神坛——

  落下神坛的神,在尘世如同陷入泥淖。

  “啊……”他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再坐回了座位。

  “那他……现在——”

  “他过得不赖。你应该用不着担心。”

  阳光的角度渐渐变低。那一团光影从他手移到了领口。一排排墨色的扣子扣的整齐,肩上却垂着散乱的银丝。他的脖颈很白,几乎白得如纸,没有血色。在银发的衬托之下,他的肤色更白,看起来几乎让人想到那传说中的吸血鬼。一枚十字架,银色的,嵌了细碎的水钻镶边,挂在他脖颈,贞洁而神圣。

  “哦,神父……”外面的人垂下了头,“我有罪……”

  他只是重复着这句话,垂着头不断重复着弄乱又理齐自己头发的动作。他坐在那里喃喃自语,而内中人就这样静静望着他。太阳渐渐要沉到地平线下了,余辉惨淡,那束光上移到内中人的嘴角、鼻尖,照亮他的脸,他的眼眸。一对深沉的紫水晶,在被暗色窗帘遮挡的几缕微光下闪烁。

  终于还是耐不住性子站了起来。

  “神蛊温皇,你这样又有什么用?”他站起身来打开门闩;忏悔室的门低矮,他只得躬身穿过,站在那个人的面前,还是那样的轻声缓语,“是的,你的确有罪。照这样说来我也有罪——”

  “你是我的原罪。一生无法偿清。”

  神父——也就是任飘渺——步上前去。在忏悔室狭小黑暗的房间里,他无声地捧着温皇的脸。

  吻去他苦涩泪水,涤净他一身烟尘。

叶觉非

[温/任剑]醉里挑灯(9)

马上要写完了,下回更新短短的就正文结束了。应该可能还有两三个番外。


没什么肉但还是外链吧 

马上要写完了,下回更新短短的就正文结束了。应该可能还有两三个番外。


没什么肉但还是外链吧 

鹤缈
楼主是完美无缺的! 摸楼主太爽...

楼主是完美无缺的!

摸楼主太爽了

楼主是完美无缺的!

摸楼主太爽了

元涅不鸣

一张任飘渺的稿子,来听歌

你将浪费人生中宝贵的五分钟

一张任飘渺的稿子,来听歌

你将浪费人生中宝贵的五分钟

鸠啾梨❁*✲゚*
我馋任总这个设定很久了…

我馋任总这个设定很久了…

我馋任总这个设定很久了…

浥轻尘

封刀④

   暴雨过后就是艳阳天,沉积了许久的潮湿与水气终于消散了些。​千雪孤鸣孤身闯入还珠楼,全身而退救好友的事迹也随着水气一并蒸腾了上来。

  当然,他们讨论的是刀客等风闲,而不是苗疆王爷千雪孤鸣。​

  还珠楼后山,花色经雨,焕然一新,含娇吐艳的装点着死气沉沉的假山怪石,虽说不甚引人注目,却也令这工笔画一般的园境终于不那么刻板。

  “副楼主居然退步如此。”

  那声音清越如飞泉鸣涧,却冷寒如​天山白雪。

  酆都月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躬了下身子,不自觉的攥紧...

   暴雨过后就是艳阳天,沉积了许久的潮湿与水气终于消散了些。​千雪孤鸣孤身闯入还珠楼,全身而退救好友的事迹也随着水气一并蒸腾了上来。

  当然,他们讨论的是刀客等风闲,而不是苗疆王爷千雪孤鸣。​

  还珠楼后山,花色经雨,焕然一新,含娇吐艳的装点着死气沉沉的假山怪石,虽说不甚引人注目,却也令这工笔画一般的园境终于不那么刻板。

  “副楼主居然退步如此。”

  那声音清越如飞泉鸣涧,却冷寒如​天山白雪。

  酆都月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躬了下身子,不自觉的攥紧了拳:“楼主,是你命令,要我留几分余地。”

  他话刚出口,便是一阵劲风扑面,再看过去,只见一段雪亮剑锋,酆都月紧出剑相击,剑器互搏,酆都月且战且退,却依然奈何不得那人动作凌厉,剑法绝妙。

  最后一剑,那人挑掉了酆都月的月饮,然后横剑于他颈侧:“这才是留几分余地。”

  酆都月败于他手下,二者之间差距了然。

  那人收剑转身,白发三千,额前一点朱紫印记,正是秋水浮萍,任飘渺。看他轮廓本是温润模样,却因眸底深寒,不苟言笑,着了白衣也不似公子翩翩,反而显得更不近人情。他开口道:“等风闲如何?”

  酆都月答:“天资聪颖,刀法一流,可堪大用。”

  他点点头,又问:“千雪孤鸣如何?”

  酆都月蹙起眉山,反问一句:“二者本一,楼主何故再问。”

  任飘渺瞥了酆都月一眼,那一眼凉的好像是用无双剑斩雪劈霜,叫他心下一惊:“你还有太多想不到。捡起月饮,跟我回去。”

  

  千雪和温皇等罗碧回来了便动身离开了,照千雪的话说,跑江湖哪有什么方向,跟罗碧和温皇一起漂泊着也不错。罗碧就哼一声,他目前只想少跟姚明月纠缠。

  至于温皇——温皇才懒得跟他们争。

  只是目前来看,千雪的风头太盛,隐隐有要盖过之前和儒侠史艳文一战成名的藏镜人的架势,导致三个人出门,千雪戴着个斗笠,罗碧把脸挡的严严实实,只有温皇还能惬意的摇着羽扇,说一句好友啊,你们这幅打扮可真让我愉悦啊。

  千雪把斗笠的檐压的极低,走路时这般,闲坐时这般,就连打尖儿住店的时候都是有外人就绝不摘下来。

  温皇叫菜,点的清一色少油清淡,罗碧吃什么都无所谓,只是看见千雪脑袋耷拉的要砸进桌面,便开口:“再上一碟辣炒牛肉,端两碗辣汤。”

  千雪的头又抬起来了。

  “千雪,你把斗笠摘下来吧。”罗碧揭了面,看着恨不得在斗笠上戳出两个洞来当眼睛看饭菜的千雪孤鸣,出声提醒了一下。

  千雪刚打算摘下来,温皇的手却按在了他的腕上:“好友且慢,此处人多眼杂,莫叫还珠楼知道了行踪。”

  罗碧看着空荡荡的客栈,朝温皇挑眉:“哪儿来的人多眼杂。”

  千雪的确是没听见什么声音,便握着温皇的手放了下去,其实倒也没必要这么小心翼翼,但是千雪那一头一看就是异域人的头发,和罗碧几乎与史艳文一模一样的长相。让两个人必须如此。

  是了,罗碧和史艳文生的是一般儒雅端方,美艳斯文。不过罗碧脸上的杀气狠戾,和史艳文那无论何时都正气凛然的样子完全大相径庭。让人猜测他和鼎鼎大名的云州儒侠史艳文是什么关系,不过罗碧只说自己姓罗名碧,和史艳文没什么关系,只是看见他就来气。

  他既然不想多说,千雪和温皇也就由着他去了。

  千雪这边埋怨着温皇骗他人多不让他摘斗笠是何居心,那边倒是很实诚的让温皇往他盘子里夹菜。

  “话说温仔,你医术这么好,能不能教我两招。”千雪扒拉了两口白饭,筷子朝罗碧面前那盘辣炒牛肉伸过去,罗碧闷头喝汤,顺手把盘子推的离他近了些。

  “你学医做什么。”温皇当空把千雪夹那一筷头的红肉全打落回盘中:“辛辣发物,不利于剑伤愈合。”

  “温仔……”千雪还想夹回来,被温皇扫了一眼,只能对着自己眼前清汤寡水的长吁短叹。

  罗碧可听不得他这么唉声叹气的:“温皇,你让他吃两口,又死不了。”

  温皇自顾自的把没能进千雪嘴的肉搁进了自己嘴里,嚼了两下就觉得肉是好肉,只是辣的不像话:“那月饮非同普通剑器,好友啊,还是听我的话吧。”

  千雪素来就拿温皇没办法,眼一闭心一横答应下来。大有一副壮士就义的样子:“好啦好啦温仔,我听你的不吃就是了。”

  温皇又端了本来给千雪点的辣汤,拿了羹匙慢慢舀开飘在汤面的油辣子和葱花,将沉底的肉臊子翻了起来,香味儿顺着千雪的鼻子往里钻,他偷偷斜眼看了一下一口一口喝汤的温皇,自己答应好的全听温皇指示,只能看着温皇眼角眉梢带着笑的喝掉本来罗碧给他点的汤。

  “温仔啊——”

  千雪趴在桌上眼巴巴的看着温皇,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可怜点能打动一下这个铁石心肠的医者。温皇被他看的没法,刚要开口说话,客栈却突然来了一伙不速之客。

  为首之人,面若梨花覆雪,细白病恹,虽为男儿身,生的却颇有几分女儿家的秀丽,此时虽然是初秋,他却披上了狐裘大氅,锦色华服更衬的是仙山珠玉,贵不可言。

  千雪孤鸣一看到他,霎时大惊失色。

  那人笑着走近,宛若一盏纸扎的美人灯笼,他并没有叫侍卫跟上来,只是每走一步,都叫人担心这单薄的身子会不会就这么倒下了。

  这客栈虽然简陋,他却也不在意,安然的坐在千雪孤鸣身边,温声开口道:“小千雪,你可让王叔好找。”

  居然是苗疆那个天生病骨的竞日孤鸣。温皇撂了碗,没有喝下去的心思。

  只听竞日孤鸣又言:“闯荡够了的小狼,该回家了吧。”

  他拉过千雪的手,白的过分的指尖在千雪掌心划下一字。

  

  ——洌。

  

刀宗有风

温任剑|香烟和猫(下)

    任右,(伪)废土文,ooc预警,这篇是剑任的车


————————————————————————

   “酆都月啊,”神蛊温皇站在落地窗前,看窗外沉黑的天,“相传在大灾难来临之前的繁荣时期,人类曾驯化万物。”

    酆都月只是站着。

    “但是,你知道最先被驯化的是什么物种吗?”

   “ ……属下不知。”

    “是人本身啊。”...

    任右,(伪)废土文,ooc预警,这篇是剑任的车


————————————————————————

   “酆都月啊,”神蛊温皇站在落地窗前,看窗外沉黑的天,“相传在大灾难来临之前的繁荣时期,人类曾驯化万物。”

    酆都月只是站着。

    “但是,你知道最先被驯化的是什么物种吗?”

   “ ……属下不知。”

    “是人本身啊。”


 戳这里看任剑打架(。 

 


原来真的会有贤者时间,写完这篇垃圾车真的一滴都没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