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万·布拉金斯基

452.4万浏览    47273参与
不呼吸主义
你看,他给予了你所有,你却只想...

你看,他给予了你所有,你却只想着自己。你这个卑劣的小人。

你根本不懂得爱他人,你只爱你自己。难怪所有人都要厌弃你。

所有人都讨厌你,你简直就是个滑稽的小丑。你,只要还是你,就一定会招人厌恶,呵呵呵呵,没用的家伙,没用的家伙,只会一味活在自己的妄想里。怎么不消失掉呢?你看,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活该!

你看,他给予了你所有,你却只想着自己。你这个卑劣的小人。

你根本不懂得爱他人,你只爱你自己。难怪所有人都要厌弃你。

所有人都讨厌你,你简直就是个滑稽的小丑。你,只要还是你,就一定会招人厌恶,呵呵呵呵,没用的家伙,没用的家伙,只会一味活在自己的妄想里。怎么不消失掉呢?你看,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活该!

飞鸟

  沙苏露同体

  一时兴起的文,第一次写

————————————————————

  1.第一次见面

  “呵!不管多少次宴会还是这么聊。”沙皇俄国不屑的拿着红酒杯看着窗外,身上穿着名贵的衣服。周围的吵闹声仿佛与他格格不入。窗外,一个拥有金发蓝眼的男孩追着一只小猫在花园里奔跑,在追鬼子时,不小心撞了一个人,“痛”男孩摔在了地上,眼睛里还流着泪“抱歉,没有看到你,你没事吧?”沙皇俄国微笑的男孩伸出了手。“没关系的,先生,该是我向像你抱歉。”说完,男孩站起来,“没关系的,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Солнце(太阳)很高兴与认识你。”手腕弯下腰亲了男孩的手。“我叫阿尔弗雷德,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沙苏露同体

  一时兴起的文,第一次写

————————————————————

  1.第一次见面

  “呵!不管多少次宴会还是这么聊。”沙皇俄国不屑的拿着红酒杯看着窗外,身上穿着名贵的衣服。周围的吵闹声仿佛与他格格不入。窗外,一个拥有金发蓝眼的男孩追着一只小猫在花园里奔跑,在追鬼子时,不小心撞了一个人,“痛”男孩摔在了地上,眼睛里还流着泪“抱歉,没有看到你,你没事吧?”沙皇俄国微笑的男孩伸出了手。“没关系的,先生,该是我向像你抱歉。”说完,男孩站起来,“没关系的,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Солнце(太阳)很高兴与认识你。”手腕弯下腰亲了男孩的手。“我叫阿尔弗雷德,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害羞的跑走了。“真像只小猫。”一双金色的眼睛望着阿尔弗雷德离开的方向笑就像在盯着一只猎物,“喵!”一只猫在草地里炸了毛,警惕的看着四周,反复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2.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那时阿尔弗雷德冒着被敌军抓/捕的风险,带着物资来到了伊万的身边。“喂!苏/联/佬,你可别死了。”“呵!我不需要你的关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苏/联/红色的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

  3.冷战

  〃可恶!为什么卫/星还没造出来?”阿弗雷德红着眼暴躁的把桌上的文件扫开,“我会不会输?不可能我一定会赢。”阿尔弗雷德小声嘀咕道“国灵大人你手机响了”秘书的话打乱了阿尔弗雷德的思考,从秘书的手里拿过手机,接了电话“喂!”阿尔弗雷德不耐烦的说道。“哦!阿尔,你还在为了卫/星的事烦恼。”“是你,苏/联/佬,有空管我还是管管你家经济。”阿尔弗雷德嘲讽道,隔着白令海峡,美洲狮和熊对峙着。

  3.欢迎回来

  阿尔弗雷德拿着向日葵放在了苏/联/墓前,在旁边这草丛里钻出了一个白发紫色的眼睛的男孩,阿尔弗雷德走到男孩前抱住了他在他耳边笑着说道“现在你和我都走着zbzy,还有欢迎回来,亲爱的”

  


人间三月

【联五】The World(一)

非国设,普设,校园设定,无cp向,cb起飞

第一章金三角未出场预警

不完全架空,大量现实代入,是赶三个ddl心情崩溃下的即兴产物

尽量不ooc,有缘更新,随便催更


以下正文————————————


「YAO和^L^的聊天记录」

YAO:我在二号到达口外面,旁边是外汇兑换处

YAO:「图片」白色衬衫,红色行李箱,下飞机记得换衣服,这边气温有点高

^L^:【谷歌翻译】好的,小瑶

^L^:【谷歌翻译】外套脱下了。滑行结束,马上下飞机。

YAO:ok!


王耀靠在机场的银色墙边,翻了翻手机里的其他消息,跟家人汇报了一下最新情况,有些不舍的看着手机里弟弟妹妹们发过来的图片...

非国设,普设,校园设定,无cp向,cb起飞

第一章金三角未出场预警

不完全架空,大量现实代入,是赶三个ddl心情崩溃下的即兴产物

尽量不ooc,有缘更新,随便催更


以下正文————————————


「YAO和^L^的聊天记录」

YAO:我在二号到达口外面,旁边是外汇兑换处

YAO:「图片」白色衬衫,红色行李箱,下飞机记得换衣服,这边气温有点高

^L^:【谷歌翻译】好的,小瑶

^L^:【谷歌翻译】外套脱下了。滑行结束,马上下飞机。

YAO:ok!


王耀靠在机场的银色墙边,翻了翻手机里的其他消息,跟家人汇报了一下最新情况,有些不舍的看着手机里弟弟妹妹们发过来的图片,发了条语音消息告诉他们自己一切都好。


这里是大西洋北部的一座岛屿,领土面积不大,在世界上也没什么名气——如果不是老师聊起这里的一座大学,王耀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到这里来。


联合国大学。这里有一所不属于任何国家或地区,直接由联合国负责的大学,名字也非常直接,就叫联合国大学。


名头一大堆,实际认可度——作为一个今年刚刚完工开放的全新大学,入学者有些顾虑也是必然的——看在它和众多世界名校都有合作声明的份上,加上联合国的担保,应该不是太差,至于其中政治意义和实际教学水平是否能够平衡,那就全看天命了。


王耀又检查了一遍小包里的证件,四张卡一个本全在,然后又认真把每个拉链都拉好,把包重新背回到了肩上。


王耀承认他有赌的成分。

王耀主要是看重它学费全免加高额奖学金了。


整整十八万RMB奖学金,扣掉学费也能剩下四万,其中四千是住宿费,一千保险费,剩下三万五就是他一年的生活费,每年两次往返机票费可以向学校报销——真·带薪上学。

除此之外国际环境和实习也是王耀看重的。出于一些原因,联合国大学会给全世界所有地区一定量的名额,在这里学习可以算是一段不错的海外留学经历了。至于实习,联合国就算别的没有实习岗位还能缺了他们的?学校也担保过这一点——如果大学是以就业生活作为最终目标的话,在联合国工作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YAO和^L^的聊天记录」

^L^:【谷歌翻译】我过海关了。

^L^:【谷歌翻译】看来机场不大,我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不会让你等太久。

YAO:哈哈,这个机场是很小。你不用着急,毕竟航空公司那么给力

^L^:【谷歌翻译】我同意。


延误二十分钟的情况下早到二十分钟,不愧是你,战斗民族的航空公司——王耀在心里默默敬佩了一下他们的机长、机组成员,还有旅客。


说起伊万,也就是那个备注^L^的微信好友,这可是王耀科技上网后历经千难万险找到的一只宝贝小熊。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家庭教育的缘故,王耀从小就对那个北方的国家充满了正面印象。王耀的父亲是历史教师,爷爷也是教师,是个教授,会修飞机的那种教授。在从小到大无数次家庭聚会中王耀最爱听的就是爷爷讲当年的故事。他是怎么上大学的,怎么入的空军,修飞机钻的是哪里,还有就是常常被他提到的一位苏联朋友的故事。


“后来您的朋友怎么样了?”

“回他的国家去了。”

“他的国家在哪里?”

气氛突然一滞,大家停下谈论,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没有人责怪这个孩子为什么问出这种问题,父亲从座位上站起身,开口将那段历史缓缓道来。


于是在家人的众望下,父亲这位历史老师的悉心栽培下,王耀不负大家的期待,成功成为了一位会打游戏会看日漫会看番看剧看小说的优秀理科人才,并且无师自通的拐到了一位自己的小熊朋友。


有谁不喜欢小熊呢?


伊万·布拉金斯基,这是这位俄罗斯朋友的全名。他是王耀在同一部番剧的二创社区遇到的朋友,那段时间两人互相喂粮,很快就混熟了,后来跳坑和一头扎进学习海洋时也没断了联系,聊天话题也逐渐从番剧变到了各个方面。


王耀对他的印象……大概是憨厚的。可能是谷歌翻译的原因,这款主要由英语使用者开发的东西在翻译别的语言时候总是难以翻译出其中美感,王耀尝试过学习俄语,不过因为时间问题只是入了点门,日常交流还是有些困难,最终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自己不能领悟另一门语言的优美了。


但伊万绝不是单纯的憨厚,他骨子里那种俄国悲情文学色彩,被翻译后依旧流露在字面上的诗意才是令王耀最欲罢不能的地方。那种感觉就像一棵树,一棵雪地里的白桦树,根扎在漆黑阴冷的土壤,细长的白色枝干贪恋亲吻一天里短暂的阳光。


绝了。

如果不偶尔做一些加深刻板印象的事情让王耀两眼一黑就更好了。









以下废话————————————

没了,嘿嘿

现在获取粮票好像也难了x看也有人对彩蛋意见挺大,毕竟解锁成本增加了,大家喜欢的话随便给个评论小心心蓝手手什么的我就超开心了,彩蛋就不加了,回头大家好奇什么随便留在评论区,我写番外。

因为本人偏爱耀哥所以可能会有all耀倾向,其他组合的互动也是有的,比如经典英法互喷(?),米利坚大甜心(?),建议不要刷除了耀向cp因为我不磕(悲)。

全员混邪cb我完全不雷,cb随便刷。

写文的主要原因是最近学习上有趣的东西很多,分享一点

第一章就到这里啦……主要想看看大家感不感兴趣,欢迎回复,欢迎提建议,我真的真的没什么雷点的

航空公司的事是真事,但是我当时坐的是英国一家航空公司……这里是因为要安排这样一段剧情所以套了俄航,英航的梗太多了,要拆两个。

我知道国家最好要打/号,但是我觉得这是用于指代人名(比如亚瑟·柯克兰)的时候用的,所以文章中指代地名的地方没有处理,如果有哪里不对请一定要告诉我(土拨鼠尖叫)——

羽化

露中/龙的魔法师与失去心的小熊(七)

  看了老福特上神仙太太画的魔女与小熊有感,火速码了我爱的西幻设定。

  普设露中,耀是魔法师先生,露是魔法师捡回来的小熊~

  有米英法出没

  Let's go——>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身处巨大的魔力漩涡之中,精灵族的守护者们默默观察着对方的身姿

  ——女人?

  单看那柔和的面部线条与精致的五官,闯入者应该是一个女人没错,但宽大的黑袍飘荡,从中露出的四肢又透露出几分紧绷结实……

  不,不对,是男人。

  但不论是男是女,闯入精灵族结界的那位敌人都秀丽非常。

  就像人类惊叹于雄狮光洁的皮毛,醉心于蓝闪蝶靓丽的鳞片一样,拥有神志的守护兽们也懂得...

  看了老福特上神仙太太画的魔女与小熊有感,火速码了我爱的西幻设定。

  普设露中,耀是魔法师先生,露是魔法师捡回来的小熊~

  有米英法出没

  Let's go——>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身处巨大的魔力漩涡之中,精灵族的守护者们默默观察着对方的身姿

  ——女人?

  单看那柔和的面部线条与精致的五官,闯入者应该是一个女人没错,但宽大的黑袍飘荡,从中露出的四肢又透露出几分紧绷结实……

  不,不对,是男人。

  但不论是男是女,闯入精灵族结界的那位敌人都秀丽非常。

  就像人类惊叹于雄狮光洁的皮毛,醉心于蓝闪蝶靓丽的鳞片一样,拥有神志的守护兽们也懂得欣赏人类的姿态……

  ——发出挑衅之言的闯入者,实在过于美丽。

  黑袍舞动,魔法师遮掩在衣物之下的身体线条流畅,结实得恰到好处,光是看着就能想象到他的身体究竟能做出多么柔韧的动作。

  不过,庞大的魔力震慑下,守护兽们不会因为敌人的光彩而掉以轻心。守护兽们没有轻易地进攻,它们伏低身子,眼神尖锐,从喉咙深处发出雷鸣般的低吼。

  ……身为“兽”,没有什么会比它们更清楚“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这一条丛林铁则了。

  精灵族是喜爱光明的一族,因此他们的审美取向也是以圣洁感强的颜色为主,此时,对王耀做出怒吼的,便是一群高大健壮的雪白银狼。

  “呵……”看着守护兽们的动作,王耀轻笑,面上显露出一种冲淡了五官色泽的英气。

  “……生命流转,明星闪烁,日轮照耀之处便是吾身之所在——”魔法师像歌唱一样轻声诵念。

  “咔”的一声,这并不是由耳朵接收到的声音,而是脑海深处响起的轻微嗡鸣,原本缓慢旋转着的魔法阵倏然停止。

  那镌刻了太阳、星星、四大元素符号与古文字的神秘法阵随着魔法使的话语,散发出了雾蒙蒙的金光。

  银狼群首领的瞳孔倏然竖起,它感受到了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战栗感,这种战栗感并非来源于天空中漂浮着的魔法师,而是来源于周遭的一切——

  这一刻,环绕在银狼群周围的一花一叶,都成为了敌人!

  “世人啊,讴歌乐园吧!”

  “嗡嗡——”

  魔法师的话语落下的那一刻,大地嗡鸣!

  像是有无形的领域侵张开,原本四散飞舞的血红色的花瓣骤然停滞在空中,下一秒,如同万箭齐发一般,成千上万的花瓣带着破空之音向狼群飞去!

  魔法阵覆盖范围内所有的一切,甚至包括生物赖以生存的空气,现在都脱离了物理法则支配,处于了金眸魔法师的绝对控制之中!

  有如神明之技 ,这便是龙的魔法师的成名之作——“乐园”!

  “乐园”中的一切,都将成为王耀的所有物。

  不过,能被派来守护精灵族结界的显然不是等闲之辈。

  面对成千上万袭来的“箭矢”,银狼群没有慌乱,它们急速奔跑往中心收拢,随即皮毛发出淡淡的荧光。

  “噼里啪啦——”

  想象中血腥的一幕并没有发生,花瓣撞在银狼的皮毛上,发出了骤雨击打荷叶一般清脆的响声,那些比利刃还要锋利的花瓣被悉数弹开!

  看似柔顺的银狼皮毛竟是比盾牌还要坚硬!

  “魔法师,可别小瞧我们啊。”威严的声音响起,狼群的头狼抬起头,视线穿过乱花望向远处的魔法师,蓝眼睛中满是凶光。

  银星之狼,以速度与防御力闻名于世的巨狼,它们忠心耿耿、悍不畏死,是传说中月亮女神的坐骑。

  “不,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小瞧你们呢。”王耀笑眯眯地摆了摆手,语气温和。

  随后,魔法师往前踏出一步。

  下一秒,头狼瞳孔一缩,魔法师的身影从原地消失了!

  不过瞬息,王耀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银狼的近侧!

  电光火石之间,头狼猛然感觉到自己身旁传来了巨大的压力!凭借着动物的恐怖直觉,它立即将所有的防御魔法堆叠在了左侧!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王耀手握成拳,一拳狠狠地轰在了头狼左腹部,带着爆鸣的一击直接将银狼连同防御魔法一起击出了五十米开外!

  在花海中翻滚了几圈,勉力稳住身形后,头狼站起身,甩了甩头,惊骇地看着远处的纤瘦身影——

  何等可怕的肉体力量!

  居然能在不被反弹魔法伤到的同时将数百斤重的巨狼击飞!

  这是个可怕的敌人!头狼再次意识到,于是它决定不再保留任何的力量。

  “嗷呜——”头狼仰天长啸。

  进攻!

  听到狼啸的一刹那,在王耀周身伺机而动的巨狼们纷纷亮出爪牙,猛地向他扑去!

  巨狼们的影子像月食一般逐渐遮盖住王耀,王耀抬起头,金眸熠熠生辉,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终于知道一起上了啊……”

  “这就对了嘛!”

  ……

  “嘎——嘎——”

  彼岸花丛的西面,远离红花的地方,紫眼睛的小熊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疑惑地回过头。

  “嘎——嘎——”

  原来是乌鸦啊……

  小熊转过脑袋,苦恼地打量了打量四周。

  唉——

  小熊在心底发出了一串长长的叹息。

  风之精灵希尔芙虽然给小熊指明了方向,但说到底这个方向只是一个大概,更何况小熊从来没有如此深入过这座森林。在以“大”闻名全世界的弗雷之森中,显而易见的,小熊它……

  迷路了。

  唉——

  在叹了今天的第不知道多少次气之后,小熊抬起爪爪搓了搓脸,决定随便选一个方向走算了。

  “咔擦咔擦——”

  是小熊的脚踩碎落叶的声音。

  “咕噜咕噜——”

  是小熊的肚子饿了的声音。

  “呜——”小熊紫水晶一样的眸子里湿漉漉的,早知道就不出门了,万一耀已经回去了呢?

  “咔擦咔擦——”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小熊边走边抬头向四周望了望,打算抓一个小家伙来问路。

  “唰——”

  正在小熊抬着脑袋四处乱晃的时候,突然,它的眼前一片豁然开朗。

  哇,这是什么?!

  小熊惊呆了。

  出现在小熊眼前的,是一片金色的海洋。

  就像是阳炎落于世间,像虚幻的午后之梦,美丽的、巨大的、不知名的金黄色花朵在自顾自地盛放!

  一片像是被遗忘在世界尽头的向日葵花海。

  清风拂过,向日葵花海掀起波浪,在落日余晖中愈发耀眼。

  璀璨的,就像是耀的眼睛一样美丽的花!

  小熊兴奋极了,紫眼睛里亮闪闪的,它想,如果能把这些花摘一些回去,耀一定会很高兴的!

  想到这里,小熊不禁跑了起来,它想靠近那些金黄色的大花!

  小熊的脚越过界线,踏上了向日葵花海的土地。

  小熊没有注意到,就在它扑入花丛中的那一刹那,风猛然激烈了起来,向日葵摇晃着,簌簌作响。

  嗯?

  小熊感到自己的眼前突然暗了下来,阳光像是被什么遮蔽了,它疑惑地向上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巨大的身影。

  庞大到仿佛能遮天蔽日的翅膀,黄金般华丽耀眼的身体,以及一条像是蛇一样的尾巴。

  一头巨狮落在了小熊身前。

  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逃——

  快逃!

  小熊身体里的警报在疯狂作响,这绝不是他能够应对的怪物!

  但现实是,小熊被巨狮散发出的强大威压死死钉在地上,一步都动弹不得。

  巨大的黄金狮子低沉咆哮,像是滚滚的惊雷——

  “凡是侵入者,一律排除!”

————————

  小熊的变身倒计时!😆

  最近疯狂迷恋fate系列中的恩奇都和金闪闪,所以耀的魔法咒语参考了fate的宝具解放咒语,呜呜呜恩奇都我的新老婆(“啪——”被耀君扇耳光)

  耀使用小魔法是不用咒语的,但大型魔法需要,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很帅😏

银河系CEO(缓更版)

了解历史这么草率的吗

微沙雕,微史实,并不怎么严谨

时间线1919

——


  王耀和一群意识体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了这个空间里,众人面面相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道电子音响起“大家都是从巴/黎/和/会回来的是吧”


  是中文,但是大家还来不及说什么,电子音又继续开始


  “OK,那么开始观影未来了,重要提示——我说的都是真的”


  一个指针突然出现,然后指到阿尔弗雷德


  电子音又响了起来


  “好,美/国,你在二/战大赚一笔,然后和苏/联冷战赢了,最后成为了超/级/大/国和超/疾大/国”


  虽然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为什么要说两遍超/级/大/国,但是他还是...

微沙雕,微史实,并不怎么严谨

时间线1919

——


  王耀和一群意识体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了这个空间里,众人面面相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道电子音响起“大家都是从巴/黎/和/会回来的是吧”


  是中文,但是大家还来不及说什么,电子音又继续开始


  “OK,那么开始观影未来了,重要提示——我说的都是真的”


  一个指针突然出现,然后指到阿尔弗雷德


  电子音又响了起来


  “好,美/国,你在二/战大赚一笔,然后和苏/联冷战赢了,最后成为了超/级/大/国和超/疾大/国”


  虽然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为什么要说两遍超/级/大/国,但是他还是很高兴


  “然后英/国, 你二/战之后衰落了,日落了,后面就开始依附美/国”


  亚瑟睁大眼睛,微微愣神


  “哦对,你殖/民/地基本都没了”


  “额,法/国的话二/战没坚持多久,后面基本在欧/洲颜面丧失”


  弗朗西斯懵逼


  “然后中/国你抗战了14年,1949年建国,后面发展还挺好的,还是可以暴打的那种”


  王耀非常开心


  “额苏俄的话,过两年就会有新政权,然后再过几十年又换了一个”


  伊万还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日/本家被轰了,投降了,现在也依附美/国,但是ACG挺好的”


  本田菊茫然


  “意/大/利,永远都站胜国,好队友”


  费里西安诺同样迷茫


  “德/国,两次大战都是你,战败后被瓜分了 分为东/德和西/德,现在也在受美/国控制”


  路德维希一脸严肃


  然后听完这些大家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啥都忘了


  所以还是和平好啊


  end


——

真的非常草率,有历史错误的话我也懒得改,就这样吧

  


  

 

竹林幽声

向阳花开 【落】(1)

      “向日葵枯萎了,就由我来做你的太阳。”


       夜晚是安静的,只有在树上的叶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草地里的蟋蟀稍微叫着几声时,才显得它是活的。

       它没有白天那样充满生机,留给它的只有漆黑的天,无边的,漆黑的天……......


      “向日葵枯萎了,就由我来做你的太阳。”

        

       夜晚是安静的,只有在树上的叶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草地里的蟋蟀稍微叫着几声时,才显得它是活的。

       它没有白天那样充满生机,留给它的只有漆黑的天,无边的,漆黑的天……

       男孩望着那花瓶里的向日葵,发着呆,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哐当”是花瓶破碎的声音。哎呀,父母又吵架了,好烦啊。伊万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旁边碎掉的花瓶一片一片的捡起。锋利的瓷片划破了他的手指,鲜血一滴滴滴在了地板上,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仍然重复性的捡着那些碎片。过了一会儿,碎片终于都被捡起,伊万轻手轻脚地回到了房间,想将花瓶恢复原状。他翻出柜子里面的胶带,将碎片一个个粘在一起,可无论怎么粘都一拿就散。他逐渐急躁了起来,“为什么总是拼不好呢?”嘴上虽是这么说着,心里却早以明白:这破碎的瓷器是是怎样也粘不好了。可他还是没停下手里的动作,每次失败都抱着侥幸心理:可以拼好的,只不过我用的方法不对。来欺骗自己。怎么会做不好呢?一定会变好的,一定会变好的只要一直这样寻找对的方法就行……



      他的家就像这花瓶,早有一条裂缝了,只不过大家都不说,都在骗着对方,甚至自己。真是默契啊,他们好久没有这样默契了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

     “母亲,父亲又和你吵架了吗?”伊万回到客厅问妈妈。“万尼亚,小孩子不要乱管大人的事,我们只是在……总之你不要再问了,快回房间做你的功课。”“哦。”他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又说道:“母亲,功课万尼亚做完了,可以先睡了吗?”“好吧,晚安,我亲爱的伊万。”

     


      

      又是同样的问答,算了,就这样吧,也许明天就会好起来了。

       

阳情Elvira

🌻每次看到亚瑟柯克兰就好开心嘿嘿嘿嘿嘿所有伤心都不见啦嘿嘿嘿嘿嘿嘿真好看好看好看。伊万也是好可爱可爱可爱嘿嘿嘿

🌻p7侵删

🌻每次看到亚瑟柯克兰就好开心嘿嘿嘿嘿嘿所有伤心都不见啦嘿嘿嘿嘿嘿嘿真好看好看好看。伊万也是好可爱可爱可爱嘿嘿嘿

🌻p7侵删

葶蔼

【露中】寒冬—Москва - Пекин篇1

整篇时间长,年份多。

文笔一般垃圾水平。

不喜欢可以直接左上角,脾气暴躁不想跟人喷起来。

若有雷同纯属巧合可以告诉我我直接删文。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1949年9月


这是王耀第一次踏上北平的土地。


“一会我们先去以前住的地方安顿下来你大伯还有你表弟也在”王国豪拉着王耀说


“好的父亲。”王耀看着周围红旗飘扬,人们结伴来往交谈着即将成立国家。


“这里和延安好像呀…”王耀说


“这可不一样,小耀,这里是咱们未来的首都!”


“就是很像,红旗延安也有这么多红旗!延安的哥哥姐...

整篇时间长,年份多。

文笔一般垃圾水平。

不喜欢可以直接左上角,脾气暴躁不想跟人喷起来。

若有雷同纯属巧合可以告诉我我直接删文。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1949年9月


这是王耀第一次踏上北平的土地。


“一会我们先去以前住的地方安顿下来你大伯还有你表弟也在”王国豪拉着王耀说


“好的父亲。”王耀看着周围红旗飘扬,人们结伴来往交谈着即将成立国家。


“这里和延安好像呀…”王耀说


“这可不一样,小耀,这里是咱们未来的首都!”


“就是很像,红旗延安也有这么多红旗!延安的哥哥姐姐们也跟他们一样抱着书一起交谈!但是…房子和延安的不一样,还有这里也……”


自小在延安长大的王耀一手拉着父亲一手拉着母亲告诉着他们这里和延安的不同。


“这里比窑洞大多了!”王耀看着这四合院感叹道。


“小耀可要适应一段时间呢!”王耀的母亲开口说


“我们以后要一直住在这儿吗?”


“是的。”


两人都看出了王耀有些伤心。


“偶尔还是可以回延安的。”


“太好了!”


下午


“大伯!”王耀扑进男人的怀里。


“小耀又长高了。”大伯王国丰摸了摸王耀的头说


“嘉龙来见见你哥哥”王国丰喊的。


一个八九岁的男孩跑出来看着王耀。


“父亲说,你会俄语?”


“是的。”


王耀的父亲曾经在俄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回国后又因为延安的邻居是来自苏联的同志家里还有一个年级相仿的孩子,王国豪便把交儿子学俄语的事情提前上了日程。


“Привет”(你好)王耀说出了一句简单的俄语


“什么意思呀?”


“你好”


“Пр……иве……т”


“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好呀!”


大人们在交谈,王耀则是被王嘉龙带着在北平的大街小巷跑


“父亲去延安的时候没带上我和母亲,家里原本有名保姆是母亲的奶妈已经去世了,母亲生完我后没多久也去世了,母亲奶妈的女儿一直照顾我。”王嘉龙坐在街边的小店里喝了一大口茶之后全全的告诉了王耀。


“嗯,慢点喝”


“Привет, Товарищ!Можно мне сказатьНа площади ТяньаньмэньКак идти?”

(你好,同志!可以告诉我天安门怎么走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王耀看过去少年奶白色的头发和紫色看不出情绪的眸子,身躯挺拔。


站在王耀边上十分有礼貌的询问。


“他说的什么呀?”


“他在问路,怎么去天安门?”


“这条街一直往前走右转再走然后左转就到了。”


“Эта улица шла направо, а потом налево.Товарищ”

(这条街一直往前走右转再走然后左转就到了,同志)


王耀回答


“Большое вам спасибо!”少年回答后便离开了。

(十分感激您)


王耀看着那人远去的身影,不知为何心脏很疼。


逐渐那人和记忆深处男孩的奶白色头发重叠了


“Не бой…ся! Ес……ть я обязат……ельно вы……веду ……тебя”那句话再次响起

(不要……害怕,我一定……一定把……你带回去)


模糊的记忆好像再次把王耀带回了那个冬天,冰冷的河水,孩童的哭声,男孩的那句话。


“哥,大哥!”王嘉龙拍了拍王耀


“怎么了?”


“你刚刚怎么了?”


“没事的,只是想起来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嗯。”


两人拿着一些吃食伴着夕阳往家走去……


到家后一家人坐在饭桌上,王嘉龙告诉了今天下午他们去玩并遇到一位俄国人的事情


听完王嘉龙的描述三个大人沉思了良久没有说什么。


王耀可以看出来他们在隐瞒什么。


缺失的记忆,陌生的男孩,奇怪的梦。


这在王耀心中一直滋生着,尤其是那个男孩……


王耀也没有去问,他想自己去找出真相。


深夜。

王国豪和自己的大哥坐在院里看着天上的月亮喝着小酒。


“豪子呀,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小耀12岁了他也该知道了。”


“再说吧哥,当年的国/民/党/特/务不是冲着咱家小耀去的是那个孩子”


“伊万布拉金斯基?”


“对,他父母都在前线,伊万在咱们延安若是出事了就让咱们跟苏方出现一道伤痕很难愈合,对他们自然有益。”


“小耀也是,自己比人家小五岁还要上去保护……”


“孩子就是这样,保护自己最好的朋友。”


两个人的深夜长谈,被王耀全全听入耳中


“伊万布拉金斯基……”


——未完待续——


——

伊万比耀大5岁是1932年11月7日在莫斯科出生第二年和父母一起去了延安

(用的是十月革命胜利的时间)

耀是1937年10月一日在延安出生的。

注意:耀在5岁生病失忆后面会写。


耀是留学生呀,文革前回国,我想写he就文革刚开始被大伯逼着送回了苏联,其他的后面再说


时间都是算好的,1949年的耀是12岁。

1954年的耀出国


伊文是一个军队里的闲职军官。(因为父母的原因被安排了一个这样的工作)

(伊文父母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里面牺牲,当时伊万还在延安年龄在10-11岁)

后来被苏方派人接回去了。


(因为开学了一轮大复习马上开始历史我自己先开始看就看着写着设定,要中考算呀更新会很慢很慢。)

爱卿

APH/米露【距离产生什么?一只暴躁阿尔弗雷德!】

☞米露!冷战组!美利坚俄罗斯!微时政向!慎入!☜


又一次亲眼目睹了伊万和那人互动的场景后,阿尔弗终于忍不住找到了伊万•布拉金斯基谈话。


“我觉得,你和他的距离有点太近了。”


阿尔弗雷德面色沉痛:“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怀疑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那些不正当关系、办公室恋情、嫁娶俄罗斯之类的。


“你能不能稍微保持一点距离?”


能不能不要见到他就脸红?能不能不要但凡收到一个肯定的目光就激动的喜不自胜?你甚至肯弯腰俯首,乖乖巧巧给他摸头……!


你对我都没有这样!从来没有过!


阿尔弗雷德心底酸的直冒泡,可惜脸上还是要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等待自家恋人给予回应...

☞米露!冷战组!美利坚俄罗斯!微时政向!慎入!☜


又一次亲眼目睹了伊万和那人互动的场景后,阿尔弗终于忍不住找到了伊万•布拉金斯基谈话。


“我觉得,你和他的距离有点太近了。”


阿尔弗雷德面色沉痛:“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怀疑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那些不正当关系、办公室恋情、嫁娶俄罗斯之类的。


“你能不能稍微保持一点距离?”


能不能不要见到他就脸红?能不能不要但凡收到一个肯定的目光就激动的喜不自胜?你甚至肯弯腰俯首,乖乖巧巧给他摸头……!


你对我都没有这样!从来没有过!


阿尔弗雷德心底酸的直冒泡,可惜脸上还是要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等待自家恋人给予回应。


可伊万似乎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


阿尔弗雷德等不及了,他一回头,发现他谈话的对象仍然抱着手机,指尖在屏幕上不停的滑动点击,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


“伊万•布拉金斯基!”小英雄怒气冲冲:“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俄罗斯仍然没有抬头,语气敷衍极了:“哦,在,怎么了。”


“怎么了?”


“让你和你的瓦洛佳保持一点距离就那么难吗?”


阿尔弗雷德再也忍不住了:“你从他上任起就开始粘着他,到现在都十几年了!”


伊万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目光还粘在手机屏幕上:“所以?”


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


美利坚小伙子猛地上前一步,趁他的俄罗斯恋人没什么防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走了手机。


他原本只是想把手机拿走之后,跟心不在焉的俄罗斯人好好说话,谁知在他准备将手机放进口袋里的那一刻,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撇见了手机屏幕上正在播放的画面,那是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容。


阿尔弗雷德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他不顾伊万阴沉下去的脸色和嘴里吐出的冷冰冰的俄语,果断把手机放到了自己眼前。


屏幕上赫然是俄罗斯总统普京讲话的画面。


“……你还在看他!”


无法诉说的委屈和难以自制的愤怒,还有一种微妙的,被踩踏了尊严的感觉,以及被恋人明晃晃无视的现状彻底冲垮了年轻的美利坚。


阿尔弗雷德红着眼,他死死抓住伊万的衣袖。


“他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他头发有我多吗?是你喜欢的金色吗?他个子有我高吗?他长的有我帅吗?他有我厉害,有我聪明吗?你到底为什么粘着他不放?”


“就算、就算他是你的领导人,也没有必要这样啊!”


阿尔弗雷德咬了咬嘴唇:“你看看世界上哪个意识体对领导人会像你一样?”


“难道你是想走上德意志的道路吗?”阿尔弗雷德恍然大悟似的喃喃自语起来:“对,当年德国对那个小胡子比你还要殷勤,还要言听计从……”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伊万嫌弃的从阿尔弗雷德手里拯救出来了自己的袖子,终于舍得把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挪开。


“别打扰我。”伊万拍了拍自己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他皱着眉:“你是没有事干了吗?你要是真这么闲,那就去把门口的雪扫了吧。”


说着伊万就要去拿自己的手机,谁知道阿尔弗雷德却不肯放手,拽了两下没能成功,伊万瞬间冷了脸。


“放开。”


“我不!”


“你不能这样!”阿尔弗委屈极了:“这明明跟我们当初说好的不一样!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不能怎么样?嗯?”伊万想起来那些所谓的‘说好的东西’就不可自制的感到羞耻和恼火。


他这些日子本就因为姐姐冬妮娅被拐走这件事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如今好不容易清闲一会儿,暂时忘记了那群惹人生厌的家伙,美利坚自己还非要往枪口上撞,也无外乎俄罗斯不想给他好脸色。


“你不能这样无视我!”


阿尔弗雷德仍然在喋喋不休。


“我承认,他对你是很重要……但他说到底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万尼亚!你该不会想和人类谈恋爱吧?”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呢?”莫名其妙被人打搅了休息时光的伊万也来了气,他反手扣住了阿尔的手腕,冷冰冰的目光就那样落在了阿尔弗雷德脸上。


“还有之前的约定——”


“阿尔弗雷德,你要不要想想你自己之前都做过什么?”


他掰了掰自己的手腕,骨头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需要万尼亚亲自帮你回忆吗?”


阿尔弗雷德梗着脖子:“你不要扯开话题,我们现在说的是——”


伊万可不吃这一套,他毫不留情的打断了美利坚。


“我只数三声。”伊万道:“如果你再不松开,明天制裁名单上会就多出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名字。”


“一。”


“伊万!”


“你不会这样对我的,对吧?”


“二。”


“等等!”阿尔弗雷德举起手:“如果上了制裁名单,会怎么样?”


俄罗斯在数数之余抽空回答了他的问题。


“会不能入境。”


“!!!”


还没等数到三,阿尔弗雷德就慌忙松开了手,他苦着脸后退了半步。


俄罗斯的手机则被放到了桌子上,阿尔弗看到了手机上面的品牌标签,花瓣似的,是王耀那边的东西。


两人对视一眼。


俄罗斯/美利坚,简直不可理喻!


从那天起,阿尔弗雷德在针对俄罗斯家里那个让他感到咬牙切齿的领导人时,多出了一种奇怪的私人感情。


毕竟那天,因为来自俄罗斯的迁怒,阿尔弗雷德连床都没得睡。并且因为那个人行程的更改,伊万在赶他离开的同时,也提前打道回府。硬生生把为期数日的约会时间压缩到短短的数时个小时,就算把零零散散的全部加起来,也是连一整天都不到。


他才不是吃醋呢。美利坚想。他只是因为自己被忽视而感到不满。只是因为自己并非最重要的那一个而感到生气。


在约会中途将他抛弃,转而连夜回了克宫去和一个老男人卿卿我我……!


加上本来就有的政治需求,阿尔弗雷德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阿尔弗雷德:“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不参加下任选举,继承人疑似已经选出!”


阿尔弗雷德:“俄罗斯总统普京疑似身患重病!时日无多!已多日未出现公众场合!”


阿尔弗雷德:“俄罗斯总统普京疑似将被推翻!俄罗斯即将发生政变!”


“还有什么?”年轻的美利坚面对记者的疑问,苦恼的皱起了眉头。


但他随即在众多暗示之下恍然大悟。


他想起来了伊万手机上那个花瓣形的图案。


阿尔弗雷德:“对,还有中国!中国只要敢军援俄罗斯,美国就会制裁他!”


阿尔弗雷德:“而且中国早晚会抛弃俄罗斯!他们从来不是盟友!”


美利坚才是俄罗斯的唯一!


阿尔弗雷德是如此的坚信。


——完——


【冷战组!时政向!】


【彩蛋:如何守护好自己的床】


渡我
  我要看大奈纸大奈纸啊啊啊啊...

  我要看大奈纸大奈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笔电色差真的很大。。。不知道怎么救了。。。在电脑上挺好的。。。。

  我要看大奈纸大奈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笔电色差真的很大。。。不知道怎么救了。。。在电脑上挺好的。。。。

陈渊
aph相关私设,画技拙劣不要骂...

aph相关私设,画技拙劣不要骂拜托了。私心极东注意避雷。

欢迎点图(最好单人)

aph相关私设,画技拙劣不要骂拜托了。私心极东注意避雷。

欢迎点图(最好单人)

半截的诗.

光沦陷在暗处(3)

“小耀醒醒,你怎么哭了?”伊万拍了拍熟睡的王耀,然后给了他止血带

“没什么,只不过又想到了当初刚上船的时候,派来支援的只有你吗?”

“是的,好了伤口包扎好了,你准备怎么办呢”伊万一边帮王耀给伤口上药一边询问

“你赶来之前,我向小菊打探了一些消息,这里是那些人其中一位的管理的区域,他很少来到这里,不过他的朋友有时会来到这里观察,对于他们的消息,他们在任何地方都是绝对封锁的,而我们遇上的他,在对他们的实力较量中排前三”王耀拿出资料给伊万

“kurokuro……原来是那些人啊,早知道我拿水管过来了……”

“每个人都是很强的阿鲁”

“那确实麻烦呢,那你准备怎么办”

“听好了,阿尔那家伙只......

“小耀醒醒,你怎么哭了?”伊万拍了拍熟睡的王耀,然后给了他止血带

“没什么,只不过又想到了当初刚上船的时候,派来支援的只有你吗?”

“是的,好了伤口包扎好了,你准备怎么办呢”伊万一边帮王耀给伤口上药一边询问

“你赶来之前,我向小菊打探了一些消息,这里是那些人其中一位的管理的区域,他很少来到这里,不过他的朋友有时会来到这里观察,对于他们的消息,他们在任何地方都是绝对封锁的,而我们遇上的他,在对他们的实力较量中排前三”王耀拿出资料给伊万

“kurokuro……原来是那些人啊,早知道我拿水管过来了……”

“每个人都是很强的阿鲁”

“那确实麻烦呢,那你准备怎么办”

“听好了,阿尔那家伙只是让我们勘查小岛资源,但是我认为不会那么容易的,所以我们就去他们扎营的地方拿点重要资料好了阿鲁”

“听起来挺刺激的,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先把伤养好,然后制定计划,我想到的是你悄悄潜入,因为我很容易让他们怀疑,所以你拿资料,我接应你,然后炸了这里,他们不会放弃这里的,所以我们只能摧毁这里阿鲁”王耀在空中比划着

尽管王耀这么说,伊万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先养好身体吧,不然出意外就不好了”

“哎呀——,知道了阿鲁”

行动那天

“长官,那么快回来了?还有你不觉得突然好冷吗”士兵打个寒战

“是挺冷,那我先进去了”来人压低帽子,然后走了进去也关上了门

指挥部里

来人摘下帽子然后摸摸脸

“如果没有小耀的易容技术估计很难进来的,小耀应该把他解决了”伊万把大部分资料装进兜里,然后把带不走的都放到一个地方烧了

“呼呼呼~还是赶紧走吧,我挺讨厌这张脸附在我的脸上的,实在是太丑了”伊万从里面打开窗户,然后不忘了把炸弹放到箱子里离开

伊万向森林里跑去,与此同时森林里

“还真是嘴硬呢阿鲁,不过也套出了不少情报呢”王耀拿着刀,刀上沾了不少鲜血,他的眼睛里也透露出一丝厌恶

“还想让我放你回去,我怎么可能会放不听话的孩子回去呢阿鲁,还有你都见过我们两个了,让你回去只会对我们有害……”

王耀摸了摸自己的脸“嘶,弄到脸上了吗,真是讨厌阿鲁,衣服也弄脏了”

脚步声传来,王耀迅速警惕起来

“处理干净了?”伊万突然从后面冒出来

王耀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反应过来“很干净阿鲁,只不过弄脏了我的手和脸”

“你那边怎么样阿鲁”

“走的时候放了炸弹,他们要是进来的话就会炸”

“你还不如直接处理了阿鲁”

“听说他们总部会来人,如果他们打电话检查就不好了,而且我怕弄脏了我的手”伊万表面带着微笑,实际上寒意逼近了王耀

“好冷阿鲁,不过真的很讨厌这些人呢,我很难原谅他们,晓梅下落不明,小菊也说过那里有做实验,阿尔那边已经准备向北极圈行驶,说不定能见到他们五个人”王耀眼神透露悲伤还有恨

“原谅他们是上帝该做的事,而我的任务就是送这群人渣去见上帝呀”伊万笑着说

王耀刚想说什么,突然爆炸声传来

伊万拉着王耀的手往岸边跑去“呼呼,他们应该没有心思管海边了,我们赶紧走吧”

关于王耀为什么会这样对待敌人:首先他清楚如果把敌人放回去会暴露他们;还有就是因为晓梅失踪也是和他们发起的战争有关的

白菜_lol

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但是上课就是听不进去,我需要上课摸鱼画老王和露露安慰我受伤的心灵(´ε`;)

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但是上课就是听不进去,我需要上课摸鱼画老王和露露安慰我受伤的心灵(´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