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万

46779浏览    5311参与
叭叽

在    答     题     卡    上    摸     鱼


真         的           爽


(p3左手vs右手??)

在    答     题     卡    上    摸     鱼


真         的           爽


(p3左手vs右手??)

浅希黎
像看燕娘抱抱小露熊,搞完啦。

像看燕娘抱抱小露熊,搞完啦。

像看燕娘抱抱小露熊,搞完啦。

大隐隐于世

【红色组】无量仙途

苏露同体,看了都说好(不是
 

道有云,仙道贵生,无量度人。

 

 

天穹:

鹤袍乌发的仙人又来了。

 

 

伊利亚舞动双翼,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仙人的面前。尽管两人已经见过很多次,仙人似乎还会被他突然的出现吓到。这让伊利亚每次都充满了一种奇特的满足感。

 

 

“耀,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伊利亚伸手撩起王耀额前的一缕长发,恶作剧般的轻轻扯弄。“这里是①*Конецсвета,不会有人专门来找你的麻烦的。”

 

 

道士王耀赶忙冲着身后的虚空作揖,口中喃喃着求上仙的原谅。“我不是...

苏露同体,看了都说好(不是
 

道有云,仙道贵生,无量度人。

 

 

天穹:

鹤袍乌发的仙人又来了。

 

 

伊利亚舞动双翼,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仙人的面前。尽管两人已经见过很多次,仙人似乎还会被他突然的出现吓到。这让伊利亚每次都充满了一种奇特的满足感。

 

 

“耀,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伊利亚伸手撩起王耀额前的一缕长发,恶作剧般的轻轻扯弄。“这里是①*Конецсвета,不会有人专门来找你的麻烦的。”

 

 

道士王耀赶忙冲着身后的虚空作揖,口中喃喃着求上仙的原谅。“我不是神仙,说了多少次了,我还只是个道士,在柴纳观炼丹而已。你这么说是会让神仙怪罪的。”

 

 

“有什么区别么?反正凡人也到不了Конецсвета.”伊利亚无奈于王耀的小心谨慎,觉得对方守着的规矩比自己双翼上的羽毛还要多。“反正你迟早是要做仙人的。”

 

 

王耀挠挠脸。“是啊,谁不想得道成仙呢。只是当我真正位列仙班的时候,按照华夏仙人的规矩,是要斩断七情六欲的……就是你们口中的七宗罪和欲望。那太苦了。”

 

 

伊利亚表示认同。“如果与他们脱离关系不需要付出相应代价的话,确实对那些人间人不公平。但是王耀,你还没有成为神仙就已经无趣的够了,要是真的连这点情感波动都没有了的话,我可不会再来见你了。”

 

 

“你……你这人真是无情。”王耀瞪大眼睛控诉伊利亚。“那说好了,这风琴我喜欢的紧,你要送给我。也算是我在位列仙班之前陪你的报酬了。”

 

 

“喂!”见王耀就这么明明白白的惦记上了自己从不离身的竖琴,伊利亚顿时哭笑不得。随手拨弄了一下琴弦,炫耀似的向王耀展示琴弦上的光辉。“你这人才是真的无情,怎么说也是个清心寡欲的神仙了,还不忘向我讨要好处。”

 

 

“不不不,我又不是神仙,你又忘了。”王耀得意的指指自己头上的发冠。“王神仙是不稀罕你的任何东西的,但是俗人王耀就可以。”

 

 

伊利亚失笑,伸手在王耀的额上弹了一下。“恐怕也只有你口中的俗人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不要脸了。”

 

 

王耀故作可惜的感慨。“只是啊,是我不可妄想。得道成仙是需要不俗的机缘的,我可没有那个福气……对了,一直见你往天穹这边来,你们那边主事的是谁啊?”

 

 

“我们服从耶和华主神……不过主神似乎已经不在,目前是我和阿尔弗雷德两位天使长在管理天堂。”伊利亚说到宿敌不由得“啧”了一声。“我讨厌和他为了天堂事物争斗的日子。”

 

 

“我与你全然不同,我们可是誓从长生天。”王耀的眼中闪烁着名为崇敬的光芒。“长生天得道羽化后以一己之力镇守华夏神州之命脉,修为可作神州江海山川,名松异兽,可承载神州一方天地。正因如此,神州众生方可生而安居乐业,死亦大道归自然。可以说长生天是华夏神州的支柱,没了长生天,我们根本就无法作为个体生存。”

 

 

伊利亚被王耀口中的长生天所吸引,不由得拍拍王耀的肩膀。“那你们所有人羽化,是不是都为了成为长生天?”

 

 

“什么?”王耀惊愕道。“不不不,我的修为低下,又没有天赋,是不敢肖想长生天一位的。”

伊利亚觉得王耀的样子像极了凡间的松鼠,就差往腮帮子里塞上两枚松果了。于是伊利亚忍不住伸手揉揉王耀的面颊。

 

 

“……所以这又是你们表达友好的方式了?”王耀含糊着嘟哝。

 

 

“耀,你真叫人着迷。”伊利亚毫不避讳的用鼻尖贴上王耀的。“我敢打赌,你若是冲谁露出一个笑容,他就甘愿为你入魔。”

 

 

“可不得胡说!”王耀一巴掌打掉伊利亚捧着他面颊的手。“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不可不可,长生天说了,神仙是要为黎民百姓度功德的……”

 

 

伊利亚忍不住凑上去亲吻王耀喋喋不休的嘴唇,温热的薄唇在被接触的刹那还带着一丝颤抖,但是这次拘泥于繁琐礼节的王耀并没有把伊利亚推开。

 

 

“这可不是我们日常表达友好的方式。”伊利亚捏捏王耀憋得通红的脸。“其实你可以喘气的。”

 

 

“……”王耀把脸埋进伊利亚一边的羽翼中,小声嘟囔着:“……我又不是个傻子……”

伊利亚对这句话持怀疑态度。

 

 

 

 

天堂:

阿尔弗雷德推推伊利亚的羽翼。“伊利亚,我们商量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伊利亚头也不回的冲他摆摆手。“长生天的力量仍能覆盖整个华夏神州,我们只要一靠近就会被发现。”

 

 

金发天使长烦躁的抓抓自己的刘海。“那个老不死的怎么还这么能撑……华夏那边的神可告诉我了,最近长生天很少在诸神面前露面了,难道这不是意味着他精神衰竭的信号?”

 

 

伊利亚的脑中不可避免的出现王耀闪烁着崇拜目光的双眼,有些不耐烦的压低声音道:“你既然在华夏里面有通风报信的,又何必问我。”

 

 

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这不是因为你经常去The end of the world所以我自然要先问你有关华夏的消息啊。我们是好兄弟,不是吗?”

 

 

伊利亚不可置否的点点头。“或许吧。”

 

 

 

 

伊利亚确实经常来到天穹,他身为六翼天使长本不必频频前往Конецсвета,多次前往必然会引起华夏诸神的警惕。直到他遇见了王耀。那个坚持自己并非神仙又第一次见面就被伊利亚吓了一跳的神州子民,无意中成了伊利亚最合适的掩护。

 

 

于是伊利亚每天都在Конецсвета边缘徘徊,王耀也真的时常过来见他。他曾试图从王耀口中了解华夏诸神的现状,每每被问到的王耀只会把华夏诸神形容的无比强悍。甚至让伊利亚一度有一种错觉——华夏根本不必等到长生天出手,就连天穹原本的守卫都能轻松击溃整个天堂。

 

 

这样的华夏别说是进入教化,能不能保证天堂的完整性和安全还是个大问题。被颠覆三观风中凌乱的伊利亚只能后怕的喃喃:“耀,要是有一日天堂和华夏开战了,我还能活着见到你吗……”

 

 

彼时的王耀被他无意识的吐槽弄得也担忧了起来。“不会吧,应该不可能的吧……华夏好好的为什么要和天堂开战……我们守护我们的子民就好了呀,没必要还非得守护隔壁的罗刹鬼啊……”

 

 

“……”伊利亚装作听不懂那句“罗刹鬼”说的是他们的世人。

 

 

他逐渐被王耀所形容的神州的生活所吸引,也开始习惯有王耀在身边喋喋不休的日子。他喝着王耀带来的美酒,然后为王耀拨动琴弦。从最初的②*Священнаявойна,到他最喜欢的Катюша又变成了Щелкунчик。王耀是他忠实且从不缺席的听众。他享受这样的日子,他爱上了王耀。

 

 

 

 

“王耀,你想做神仙么?”有一天伊利亚忍不住将自己的疑惑递给了王耀,希望后者能够给他一个承诺。

 

 

王耀歪着头,不解的看着伊利亚。“有谁不想做神仙呢?”

 

 

于是伊利亚的那句“带我走吧”被他自己咽回了肚子里。“是啊,没有谁不想做神仙的。”

 

 

王耀回头看着伊利亚,突然笑了出来。“但是啊,如果有你,似乎不做神仙也是个好选择了。”这句话他本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伊利亚,到了嘴边又觉得不合适,于是变成了“我也可以不做神仙的。”

 

 

伊利亚似乎并不是很满意王耀的回答,但他没有说话。

 

 

 

 

“咳咳咳……”王耀一手抵住自己的腹部,一手捂在嘴上,咳嗽时岣嵝着背脊,几乎要把肺都从腹腔里咳出来。松开手时,掌心上是刺目的殷红。这幅躯体他寄居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凡人的寿命不允许他一次次的超脱前往天穹。多次违反华夏的“道”后,王耀的身体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如若不能得道,等待他的只有仙逝的宿命。

 

 

“兄长,神使明明已经同意你位列仙班,你为何迟迟不愿与我们一同在长生天之下任职?”王湾轻抚王耀的背脊,担忧的看着后者咳出的鲜血。

 

 

“兄长,普天众生无不企望修道好能为仙,怎么你送走了我们,自己却又放不下俗世凡尘?”王濠镜不忍心看兄长受此折磨,不得已背过身去。“王嘉龙被你气的不愿迈出华夏殿,你就忍心放他一个人在华夏闹腾?”

 

 

“是呀,我是个俗人,还是在柴纳观烧丹炉来得自在。”王耀毫不在乎的用道袍抹去嘴角的鲜血,见王湾眼中挂着的泪珠,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脸庞。“我的傻妹妹,哭什么呢?人都是会归自然,归长生天的。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罢了。咳咳……别哭啊,不是说神仙是要斩断七情六欲的吗?我仙逝之后,就会有长生天派遣的仆从来接我回华夏了。”

 

 

王湾抱住王耀的身体,终于泣不成声。

 

 

 

 

伊利亚在那次分别之后多次回到Конецсвета,但他没有再见到王耀。他不由得猜想王耀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吝啬而生气,索性再也不回来看他。这个念头来得快去的也快,伊利亚还是更倾向于王耀是因为自己的私事耽误了。他的竖琴早就被他用圣水擦拭干净,只等它下一位主人从伊利亚这里将它带走。伊利亚只是想给王耀一个惊喜,也想在王耀索然无味的生活中添些乐趣。

 

 

只是长时间的音信全无还是让他生了别的念头,那个念头在他心底悄悄滋生,告诉他王耀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段时间阿尔弗雷德以伊利亚从不履行天使长的责任为由,公然拉拢其他天使与伊利亚照在对立面。伊利亚不屑于与阿尔弗雷德争抢所谓的主事人一职,对他的诸多“同盟”亚瑟,弗朗西斯,路德维希一流更是从未放在眼中。他自认是为耶和华效忠的天使长,又拥有着其他天使完全无法比拟的力量,执拗的认为自己不需要任何人的支持。与所有天使不同又如何?时间总会证明谁才是富有远见的合适的掌权人。

 

 

只是伊利亚似乎是忘了,即使是号称斩断了七情六欲的华夏诸神之间,也不乏拉帮结派,党同伐异之举。华夏诸神他只深入接触过一个王耀,偏偏还是个同他一样的“异类”,以至于他在很多事情上都受到了蒙蔽。就在他不屑于与阿尔弗雷德勾心斗角并且多次来到世界的尽头时,阿尔弗雷德已然许诺给所有天使以美好的未来,并以此承诺换取了所有人的支持。天使们大多不适伊利亚简单独断的指挥风格,即使原本还有心站在伊利亚的一边,后者在不知不觉间的举动也将信任者推远了。

 

 

伊利亚身处于众天使的孤立之中,被他的信仰所抛弃,成为了天堂门外的徘徊者。

 

 

伊利亚因着这样的打击几乎疯魔,陌生的愤怒在他的胸腔处炙烤着他的心脏,让他痛不欲生。他想不顾一切的与阿尔弗雷德拼个你死我活,偏偏Конецсвета另一头的王耀又成了他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如果我被天堂拒之门外,我就不必履行我的责任了。

 

 

原本早就被根除的属于世人的七宗罪渐渐回到了伊利亚的身上,他明白,自己再也不可能是个合格的天使了。

 

 

但是无所谓,他很快就能去陪王耀了。他将和王耀一同白头到老,再也不必费心于华夏和天堂之间是否会开战——因为这一切,将与他们再无关系。

 

 

 

 

“我要羽化为长生天了。”王耀表情淡漠的对着近乎疯癫的伊利亚合掌。“天穹是外法仙门的驻守地,我必须回华夏神州的中心去履行我的责任。”

 

 

伊利亚赤红的双眸怔住了。“你总是有责任。”他先是轻声喃喃。“你总是有责任!”这次的声音里带着撕裂人心的愤怒与不解。“我问你,你是自愿的吗!王耀!回答我!你自愿成为长生天!”

 

 

“仙人有三宝,其三曰不敢为天下先。仙道贵生,无量度人。”

 

 

伊利亚总是听得懂王耀意思,却又不愿自己能理解王耀的思想。

 

 

“可度天下人,唯独不可度我?”伊利亚的双翼自根部生出漆黑,黑色顺着他的翅膀攀附,将原本洁白神圣的羽翼染成代表着不详的墨色。“王耀,我是不会放你一个人走的。如果你要做世人称颂的不朽长生天,我就做那被天堂鄙弃的地狱恶鬼!”自指尖生出的利爪带着破风声向王耀的肩膀袭去,原本值得信赖的爱人终于露出了藏在温和下的獠牙。

 

 

王耀抬手在身前伊利亚袭来的位置一点,太极标志在他的身前旋转着撞上伊利亚的利爪。“伊利亚,停手吧。前尘作罢,我们没必要起争执。”

 

 

“王耀!你休想把过去都当做没发生过!”伊利亚狞笑着仰头咆哮。身后那双可怖的双翼再度伸展,几乎达到了遮天蔽日的效果。“我要你与我一起下地狱!”

 

 

“冥顽不灵。”王耀手抚道袍,弹指间电光分引,化作他手中无坚不摧的利刃,向着伊利亚的双翼劈去。

他们本不必如此。

 

 

那双宽大的羽翼本是用来裹住身形瘦弱的爱人的,正如那搅动风雨的力量原本是可以在天穹两端画一道彩虹的。

 

 

伊利亚没能保护王耀,王耀同样没能兑现他的承诺。

 

 

 

 

传说中天穹那头的天使长伊利亚.布拉金斯基在某天被俗世欲望侵染,一朝变成了金发赤眸的恶魔,即将进犯仙界进而为祸人间。在这危急关头,所幸有身为下任长生天的王耀上仙前往阻止。一仙一魔大战足足三天,最后是以王耀上仙一掌拍在伊利亚的胸前击溃了他所有凝聚起来的力量为结局。

 

 

于是伊利亚的力量裂成几份,双眼化作座天使娜塔莎,耳鼻化作智天使冬妮娅,口与四肢化作炽天使伊万,剩余的躯体分别裂解为各阶天使托里斯,基尔伯特等。天穹另一边的天堂至此彻底变成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掌权的圣地。奇怪的是,这位化作恶魔的前任天使长的心脏在这场大战之后就消失了,即使是阿尔弗雷德派人搜寻长达数年也没能寻回。

 

 

于是所有人都说,伊利亚的心脏被他心底的魔鬼所吞噬,再也没有机会重见天日。

 

 

要知道这一战上仙的胜利可谓是艰难无比。之前早就有传言暗指上仙的气数将尽,不久便会仙逝。其妹王湾与其弟王濠镜闯入华夏主殿,跪求长生天开恩予王耀浮生之日。长生天怜悯,才将修为度给本来怎么也不愿回神州任职的仙人王耀。也因受了长生天的救助,王耀今后必须作为新的长生天替前者驻守华夏神州,保一方福泽绵长,生生不息。

 

 

战后长生天仙逝,王耀修养数年,不仅伤势痊愈甚至修为更进一步。多亏这位新任长生天的庇护,华夏神州又一次迎来空前的繁荣发展。以至于隐隐有着超越天穹之外天堂整体的趋势。不过此乃后话,只等千载过后留于后人说。

 

 

但是更广为新登仙位的仙人所知的,是那位神秘而强大的鹤袍乌发的仙人再也没回到过天穹。

 

 

 

 

华夏纪年五千载后:

伊万不耐烦的拨弄着手中的琴弦,如果不是看在这是他唯一可以拿来解闷的东西的份上,他早就将这把破竖琴扔的远远的了。他身为堂堂炽天使,竟然有朝一日会被琼斯赶到Конецсвета来当一个守卫。娜塔莎趁着冬妮娅没注意把她那里的竖琴偷了出来让伊万带走解闷。伊万不情不愿的拿着她的馈赠,心想还不如给他一瓶美酒。

 

 

但是这竖琴倒是带给了他出乎意料之外的相遇。一贯见不到仙人的Конецсвета的另一边飞来一个身着黑白袍的华发仙人。不仅如此,伊万发现仙人的目标竟然是他。

 

 

等到仙人接近了伊万,伊万才发现仙人拥有一双摄人心魄的金瞳。这在无形中增加了仙人的威严。伊万心说怕不是自己打扰了另一边的仙人,起身就想要离开。

 

 

“你刚才弹奏的是③*ПодмосковныеВечера?”

 

 

伊万惊讶的看着仙人。“是的……这往往只有斯拉夫的后裔才能分辨,你竟然也知道。”

 

 

“想来是我寻错了人。”仙人轻笑。“我有一位故交为我弹奏过这曲子。我至今记忆犹新。”

 

 

伊万上下打量一下仙人,而后疑惑的皱起眉头。“你身上带着一种我很熟悉的力量……但是你明明是华夏的仙人。”

 

 

仙人点点头。“我曾经正是和天穹之外的天使有过私交。”算是解释了伊万的疑惑。

 

 

“真奇怪,我从没听说过除了堕天使伊利亚之外还与仙人有交的天使。”伊万没能从仙人淡漠的脸上看出任何的不寻常,于是挠挠头自顾自的说下去。“不过想来那位堕天使也不会无私到将自己的力量分给其他人,你口中有深交的天使想来一定是我不知道的其他天使了。”

 

 

“也许吧,传说总是不可靠的。”仙人缓步向着伊万靠近,长袖所过之处带起水纹似的涟漪,脚下所沾的云端上绽开青色莲花。

 

 

伊万几乎看呆了,直到仙人来到他的面前向他作揖,他才手忙脚乱的扔下手中的竖琴,动作略显笨拙的回了仙人的礼。

 

 

“我是王耀,是华夏的长生天。”仙人冲他微笑示意。

 

 

“我,我是伊万。是,是天堂的炽天使。”伊万结巴着回答。

 

 

他听说过华夏的长生天,可以说比天堂的耶和华诞生的时间还要长远,是华夏神州的倚仗。但眼前这位长生天虽然身份极其尊贵,对自己说话时的语调却很客气,这也让伊万原本莫名的紧张消失了。要知道,在阿尔弗雷德口中的长生天可是一位黑发金瞳,神通广大,生着利爪尖角对天堂虎视眈眈的恶龙。伊万没看见长生天的凶狠,只见长生天的儒雅。

 

 

长生天打量着伊万,在看到他脚边的竖琴时眼神不自觉落寞了一下。“天穹是划分天堂与华夏的防线,你可以在这里停留,但不要越过天穹一步。顺便一说,那把竖琴很适合你。”

 

 

长生天转身之时伊万终于按捺不住自己莫名而来的心情。“王耀!”

 

 

“嗯?”长生天重新回头看他。

 

 

伊万将脚下的竖琴捡起,几步上前塞进了长生天的手中。“我觉得,这个更适合你……所以原谅我的唐突,长生天。我想将这把竖琴送给你,还请你不要嫌弃。”

 

 

王耀微微睁大了双眼,低头看着手中的竖琴。羽化为长生天千年后仍在他心中留存的部分情感让他不自觉的紧紧握住手中的竖琴。这份并不算崭新的,来自天使的礼物。“谢谢,这份礼物我很喜欢。”

 

 

伊万喜欢看见王耀笑。那淡然的笑容让他心安,让他感叹东方的仙人竟可以生的这样的美好。“那,我还能见到你吗?”

 

 

王耀看向伊万的目光很柔和,又饱含深远的意味。像是在透过伊万的面容看向千年前的某刻。

 

 

“你我既得长生,总是会再见的。”

 

 

*Пустьдругойчеловекполюбиттебятакжесильнокакялюбовьмоя.

 

⑤*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①(俄语)世界的尽头

②(俄语)依次是《神圣的战争》,《喀秋莎》,《胡桃夹子》均为现俄罗斯名曲。

(俄语)《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俄语)我的爱人,愿有人如我一样爱你

委曲便会保全,屈枉便会直伸;低洼便会充盈,陈旧便会更新;少取便会获得,贪多便会迷惑。

 

 

 

 

文后逼逼叨:

第一次采用东西神话结合的方式来讲故事,这个AU真的很费查资料的时间。(虽然我只是看了看百度,顺便了解了一些完全用不上的冷知识)这个故事多少吧,也有点依托历史的成分在内,我不能说完全是由我自己的脑洞组成的。

结尾两句完全可以当作是红色组两人对于自己唯一一次爱情的留白了,借用了普希金诗句和道家名言,在我心里是很符合的形容句了。值得一提的是伊利亚最开始说如果王耀位列仙班自己就不会再来见他,到最后却因为王耀成为长生天而一念入魔;王耀一直崇拜长生天的神法万象,却一直避免位列仙班,最后不得已承担责任与伊利亚诀别。说到底所有的故事情节发展都不会是顺理成章吧。

关于伊利亚心脏的彩蛋我埋了,找出来在评论区回复就能达到催更奇效?(不是,别信)

 

沉醉东风
寒假第一天,以肝开始,以肝结束

寒假第一天,以肝开始,以肝结束

寒假第一天,以肝开始,以肝结束

氯化钠溶液泡奥奥

【红色组】没有黑暗的地方

• 用了《1984》中仁爱部和101室的设定。非国设。


• 苏联同人二设是叫伊利亚来着吧,写错的话提醒我下。


————————————————


    今天还在下雪吗?王耀问。


    算了,肯定还在下雪,莫斯科永远都是这种该死的鬼天气。王耀自问自答道。他来到这个没有黑暗的地方大概一个多月,也可能过了好久。他已经记不得了。


    我倒是很想去南方的海边呢。伊利亚有次这样说。他手里拿着一朵刚摘下的向日葵,和王耀一起站在玻璃温室里看雪景。在西伯利亚长大的他当然不会刻意去看雪。他...

• 用了《1984》中仁爱部和101室的设定。非国设。


• 苏联同人二设是叫伊利亚来着吧,写错的话提醒我下。


————————————————


    今天还在下雪吗?王耀问。


    算了,肯定还在下雪,莫斯科永远都是这种该死的鬼天气。王耀自问自答道。他来到这个没有黑暗的地方大概一个多月,也可能过了好久。他已经记不得了。


    我倒是很想去南方的海边呢。伊利亚有次这样说。他手里拿着一朵刚摘下的向日葵,和王耀一起站在玻璃温室里看雪景。在西伯利亚长大的他当然不会刻意去看雪。他只是注视着王耀被雪光照射的黑发,弯着腰探过头去看王耀瞳仁中倒映的漫天飞雪。然后报以一个温暖的笑。


    俄罗斯人普遍喜欢向日葵。伊利亚道。他们已经把视线收回来,落到彼此身上。是因为西伯利亚太缺少阳光了吧。王耀逗弄着伊利亚手中的金黄色花瓣笑道。他一身的军绿,但举手投足间依然摆脱不掉昔日天朝上国的儒雅华丽。


    温室内模拟日光的灯泡洒下过分柔和的光,也衬得那东方人的眉眼过分的温柔。他们身边的向日葵也认错了太阳的方向,都朝着站在灯下的两人开放着。


    王耀感到额头上传来掌心的温度,他没有抬头。在伊利亚身边他难道的允许自己放松神经。伊利亚隔着手背亲吻王耀。除了花瓣微微摆动的向日葵,谁也没有发现他。


    但我现在不仅喜欢向日葵,我还喜欢你,耀。伊利亚如是道。


    我愿意用俄罗斯所有的向日葵来换取你能永远留在我身边,耀。


    当然,你说过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的。伊利亚。



    “今天还在下雪啊,耀。”    伊利亚打开101室的门,用温暖的语气与笑容对王耀打招呼。王耀没出声,他还躺在电梯上,身上满是针孔和接线,身边的仪器的指示针还在小幅度的摆动。指针淡绿的荧光在强光之下几乎算不了什么。


    “很痛吧?”伊利亚关掉仪器,看着被绑在电梯上还在不断恍神的王耀,叹了口气,抚上王耀惨白的脸和布满血丝的,已经暗淡了的眼球。强光照射下的他恐怕好几天都没能休息。


    “你以前明明最怕痛了。”伊利亚的的语气带着怜惜,只是不知真假。“被关在101室这么久还不学好的,你是唯一一个。”伊利亚把王耀横抱起来,走出101室。他几乎没有用力,王耀几乎像个脆弱却固执的稻草人。


    他走在仁爱部铺着惨白地砖,亮着惨白灯光的走廊。他们的确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了,在改造异端思想的仁爱部,灯光是永远不灭的。


————————

《1984》我只读过一遍,一直不敢重读。写这篇文也是突发奇想而已,有些不对的地方还请提出来,谢谢各位。


◑▂◐
果然还是沙雕深得我心|・ω・`...

果然还是沙雕深得我心|・ω・`)

果然还是沙雕深得我心|・ω・`)

◑▂◐

画了半天感觉还是草稿最可爱_(:з」∠)_

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板绘_(xз」∠)_


画了半天感觉还是草稿最可爱_(:з」∠)_

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板绘_(xз」∠)_


浅宁君

【红色组】红色新年策划活动(招募)

嘿!各位快来看这里! ! !ヽ(゚∀゚)ノ!


在这里你们可绘可写可文可c,用你们神奇的画笔和笔下奇妙的文字还有你们神仙般的颜值,来组成这值得纪念的一刻吧!(*^▽^)/★*☆


我们的招募条件是! 

※必参与活动的所有人必须在活动中是无偿产粮

1.画手们的绘图一定要是一副作品,而不是摸鱼

2.写手软笔硬笔皆可!字体随意

3.对于各位写文的大大们,那么这次活动写中露或露中!可刀可糖! 

4.各位coser们,化妆,服装,假毛,道具(有没有都可以)

5.要记着打红色新年策划活动的tag!

【需要让我审核哦!不会太严的!企鹅号377036634...

嘿!各位快来看这里! ! !ヽ(゚∀゚)ノ!


在这里你们可绘可写可文可c,用你们神奇的画笔和笔下奇妙的文字还有你们神仙般的颜值,来组成这值得纪念的一刻吧!(*^▽^)/★*☆


我们的招募条件是! 

※必参与活动的所有人必须在活动中是无偿产粮

1.画手们的绘图一定要是一副作品,而不是摸鱼

2.写手软笔硬笔皆可!字体随意

3.对于各位写文的大大们,那么这次活动写中露或露中!可刀可糖! 

4.各位coser们,化妆,服装,假毛,道具(有没有都可以)

5.要记着打红色新年策划活动的tag!

【需要让我审核哦!不会太严的!企鹅号377036634】

祝大家新年快乐!

期待你们的参加!(。・ω・。)ノ♡


云
虽然感觉十分不ok但还是发一下...

虽然感觉十分不ok但还是发一下吧,毕竟新年第一张()

虽然感觉十分不ok但还是发一下吧,毕竟新年第一张()

夜淼薅头发

动作有参考

是冷战组的亲亲

感觉下一秒就要出血了怎么办


最后一张是老王动图

动作有参考

是冷战组的亲亲

感觉下一秒就要出血了怎么办


最后一张是老王动图

夜淼薅头发

冷战的随手摸鱼

有动作参考

阿尔的动作是同好群的大佬让我干的

一看这个伊万,腿玩年 不如我们把他。。。

冷战的随手摸鱼

有动作参考

阿尔的动作是同好群的大佬让我干的

一看这个伊万,腿玩年 不如我们把他。。。

白岛-

【冷战/无差】如果露西亚跳飞机这件事被泄露了呢?

再接上。


(论坛体又回来辽)

32L小祖宗:

风中凌乱并且逐渐懵逼.jpg

33L细雨:

…如果天鹰酱说的事和我的推测是真的,那这件事还真有点那啥了。

34L枫伞:

楼楼呢……

35L鸽子咕咕咕:

科学都不能解释这事儿了。

顺便说一句,楼上你的关注点真是清奇。

36L吾乃萌新:

不会真是灵异事件吧?(笑)

37L小祖宗:

萌新你的语气为什么透出一种诡异的兴奋!!

38L鸽子咕咕咕:

没准跟国家机密有关啊。

39L枫伞:

如果是这样的话,跟天鹰酱,小雨说的也能对上……不过楼主呢?

40L天鹰酱:

有可能!but伞伞你跟楼主是不是有什么密切的关系这么关注...

再接上。


(论坛体又回来辽)

32L小祖宗:

风中凌乱并且逐渐懵逼.jpg

33L细雨:

…如果天鹰酱说的事和我的推测是真的,那这件事还真有点那啥了。

34L枫伞:

楼楼呢……

35L鸽子咕咕咕:

科学都不能解释这事儿了。

顺便说一句,楼上你的关注点真是清奇。

36L吾乃萌新:

不会真是灵异事件吧?(笑)

37L小祖宗:

萌新你的语气为什么透出一种诡异的兴奋!!

38L鸽子咕咕咕:

没准跟国家机密有关啊。

39L枫伞:

如果是这样的话,跟天鹰酱,小雨说的也能对上……不过楼主呢?

40L天鹰酱:

有可能!but伞伞你跟楼主是不是有什么密切的关系这么关注——

41L落叶归根:

各位!各位!我回来啦!要动手了!

42L鸽子咕咕咕:

露珠你磕药了吗?

43L细雨:

什么动手?谁……?

44L落叶归根

广电把这个视频相关都封了,讨论贴也是,我盆友开的讨论贴已经给删了。

45L天鹰座:

那咱们呢?咱这贴题目是啥来着?

46L落叶归根:

“关于网上某视频的一点看法”。有点危险啊。

47L枫伞:

果然…我们还是删帖吧。

48L天鹰座:

啊……还是不要吧。探讨这件事真的特别有意思啊!

49L小祖宗:

勉为其难地同意一下楼上。

50L枫伞:

…………

51L吾乃萌新:

先别删帖,等这阵风过去(安详)

52L鸽子咕咕咕:

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在下一定会弄清楚的!!

53L细雨:

其实有必要提醒一下恁们……咱这帖都没怎么下去过。

54L小祖宗:

那咱们岂不是很惹眼?!

55L细雨:

……是很惹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