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丽莎白·巴托里

3334浏览    94参与
三重存在🌈

…赶上了!

动作有参考注意,参考动作是P4里面做了标记的那个。

是龙娘的生日贺图,后面的卡米拉是忽然想到临时加上的…(掩面)虽然几乎只能看见一只手和半张脸但还是打一下卡米拉的tag…请原谅,有时间在下会专门画一张自己私设的Bathory Erzsebet女伯爵和卡米拉的…(咕咕咕。)(你主要是为了画主子吧_(:з」∠)_)

抱着龙娘的那位是龙娘在在下世界观的异时空同位体。也就是前文提到的私设的巴托里女伯爵(被自己当主子供着)…换上了现代服装然后剪了短发的样子。(我抱我自己·jpg)

时间不够了,完成得有点匆忙…人体和上色都非常别扭。背景绘制失败于是只能依靠拍照取...

…赶上了!

动作有参考注意,参考动作是P4里面做了标记的那个。

是龙娘的生日贺图,后面的卡米拉是忽然想到临时加上的…(掩面)虽然几乎只能看见一只手和半张脸但还是打一下卡米拉的tag…请原谅,有时间在下会专门画一张自己私设的Bathory Erzsebet女伯爵和卡米拉的…(咕咕咕。)(你主要是为了画主子吧_(:з」∠)_)

抱着龙娘的那位是龙娘在在下世界观的异时空同位体。也就是前文提到的私设的巴托里女伯爵(被自己当主子供着)…换上了现代服装然后剪了短发的样子。(我抱我自己·jpg)

时间不够了,完成得有点匆忙…人体和上色都非常别扭。背景绘制失败于是只能依靠拍照取景了…请原谅。

而且在下也不太擅长写作品的介绍,请原谅…

感谢阁下看到这里。

兰鸩
一份fate系列的点图 还有第...

一份fate系列的点图

还有第二份点图写完作业再画

一份fate系列的点图

还有第二份点图写完作业再画

DANGEROUS龙影
鬼龙娘只是个3星银卡? 整个伊...

鬼龙娘只是个3星银卡?

整个伊丽莎白系就你最惨(无论剧情还是星数)

鬼龙娘只是个3星银卡?

整个伊丽莎白系就你最惨(无论剧情还是星数)

cimz
龙娘打V.jpg 本来只是跟人...

龙娘打V.jpg

本来只是跟人一起嘲笑自己旧图,然后不知不觉开始重画起了旧图(嗯??)

两年后我再画一次…

龙娘打V.jpg

本来只是跟人一起嘲笑自己旧图,然后不知不觉开始重画起了旧图(嗯??)

两年后我再画一次…

糖蛋白Y

找影布老师约的可爱龙娘和可爱二姐!

找影布老师约的可爱龙娘和可爱二姐!

霜月涟

【迦勒底小故事】No.7

【恰赫季斯没有什么新闻】


“明明马上要到万圣节了,我还没有接到筹备通知…”


“唔嗯,所以呢?你叫余来想说什么?”


“所以今年的万圣节主场大概率不是我的恰赫季斯了,呜哇哇哇哇——”


迦勒底餐厅里,一脸红晕的伊丽莎白把高脚杯用力地墩在桌上,把头埋在手臂间嗷嗷大哭起来。


对面的尼禄看着她的角随着哭喊颤动的幅度逐渐增大,顺手挪了挪她面前的酒杯防止被撞倒。


“吾友啊,余懂你,很懂。要问为什么,今年余的尼禄祭也被拐跑了。”蔷薇皇帝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前辈在安慰职场后辈。拍了拍伊丽莎白的头,她一脸淡定地呡了一口手里端着的马提尼。


然后形象全无地呛了一口。


“噗哇...

【恰赫季斯没有什么新闻】


“明明马上要到万圣节了,我还没有接到筹备通知…”


“唔嗯,所以呢?你叫余来想说什么?”


“所以今年的万圣节主场大概率不是我的恰赫季斯了,呜哇哇哇哇——”


迦勒底餐厅里,一脸红晕的伊丽莎白把高脚杯用力地墩在桌上,把头埋在手臂间嗷嗷大哭起来。


对面的尼禄看着她的角随着哭喊颤动的幅度逐渐增大,顺手挪了挪她面前的酒杯防止被撞倒。


“吾友啊,余懂你,很懂。要问为什么,今年余的尼禄祭也被拐跑了。”蔷薇皇帝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前辈在安慰职场后辈。拍了拍伊丽莎白的头,她一脸淡定地呡了一口手里端着的马提尼。


然后形象全无地呛了一口。


“噗哇!这什么鬼——咳咳咳,怎么是Expresso的?”尼禄拉过旁边的纯净水灌了一口,迷惑的端详起手中宽阔的杯子来。


红色的厨房永动工具人从吧台后面探出头来:“我觉得意式浓缩应该还挺合罗马皇帝口味的?果然对小孩子来说还是太苦了?”


 “唔——余才不是小孩!唔嗯,不苦,不如说这种程度对余来说正好!”


“不要逞强哦?像那边的孩子一样要菠萝啤就好了嘛。”卫宫擦着杯子体贴道。


“唔…且不论余,要了菠萝啤的这孩子好像已经有点上头了…”感到面前这一坨桃粉色头发的晃动幅度变小了很多,尼禄暂且放下(因为不合口味所以)并不怎么中意的马提尼,接着揉了揉因为同有一个音乐梦而建立了深厚革命友谊的同僚。


“好啦好啦,摸摸头,不哭啦,哭太久伤身体的。余作为一个过来人,只能说习惯就好了,毕竟迦勒底有这么多人,也不能总让你占着一个节日不是?”


“呜呜…呜嗯…”


“你还有克娄巴特拉和刑部姬一起玩,唉,余这边只有虐待立香车轮战,连个特别剧情都没有,余也很无聊啊。”


“不你那个听起来过于粗暴了吧!”卫宫忍不住插话吐槽。


“呜…嗯…”


“不要哭啦,还难受的话,过几天等到日子了的时候,我们要不要一起去今年的会场转转啊?有万圣节,又有你,不就和往年一样了嘛。唔嗯,余真是个天才。”


“嗯…呼…”


“唔嗯,那事不宜迟,这就收拾行李吧!”


“嗯…呼呼…”


“…小伊丽?”


“…呼…”


尼禄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跑到对面把面前的人翻了过来。
 

“好哇你居然在余说话的时候睡着了!心很大嘛!亏余还为你担心这么久!”


“呜…唔嘿嘿…菠萝啤真好喝…续杯续杯…”
 

“什么嘛,这就醉了呀?”尼禄把她安置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重新摆出前辈的架子。


“唉,真没办法,等你睡够了,再一起去玩吧。”装模作样说完极具前辈气息的话,她很自然的将酒杯往嘴边送。


大概是完全忘了Expresso这回事了。


“噗哇!”
 

———————————————————


将伊丽莎白送回房间的途中,尼禄还在盘算着等她睡醒就一起做准备探索惯例的节日特异点。那时的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两个人下次见面时,竟是兵戎相见。
 

这还要从尼禄从次日起连续几天都找不到伊丽莎白,只好来特异点看看情况说起。
 

游乐园之行似乎并不太顺利。前脚刚踏出灵子转移传送阵的下一秒,一颗裹着灼热龙息的火球就砸在脚边。
 

“余并没听说这个游乐园还有〇物猎人体验这种娱乐活动?”所以尼禄见到立香的第一句话就由问候变成了以上迷惑发言。
 

忙于指挥战斗的立香应声投来一个仿佛倒立问号一般更加迷惑的眼神。
 

“这么说来好像能看到有黄金片剥落下来了呢…果然是绚〇龙吧,唔嗯,这建模的完成度好高啊。”尼禄轻盈地跃上一个旋转茶杯中心的操作盘上,抱起手臂仰头打量道。
 

“陛下!您最近是不是游戏玩的太多了点?等等!不要去摸飞散的黄金片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不会有调查等级的!”抱头狂奔躲避火球的立香并不会忘记吐槽。
 

“难道,master你这家伙已经搞清楚这一大坨金黄色物体之下的正体是什么了吗?”
 

“不要这么形容啊!更奇怪了啊!正体的话…怎么说呢…是伊丽莎又不是伊丽莎…”


“什么!她竟然不等余自己跑来逍遥了!”


“不是啦,她好像失忆了…”


“唔嗯,余明白了,还是变成这样了吗,”尼禄一抬手,原初之火立刻显现:“既然吾友放不下对万圣节的执念,那就如她所愿,来一场热闹的祭典把她打醒吧!”


“哦呵呵呵~明明是人,这随性的话语却像鬼种一样呢~”柔柔的京都腔从天而降。


“这声音是!”茨木第一个反应过来。


立香已经不想反应了:“又双叒叕是…”


“护法少女,前来拜访~♡”


只有刚到的尼禄一脸懵逼:“这不是酒吞童子嘛,为什么突然穿这么多?”


“重点在那里?!”


“不是哦,虽然长得很像,但这位不是酒吞哦。”茨木立刻开始安利自家爱豆:“是拯救鬼的鬼,护法少女——鬼救阿!很帅是吧!嗯嗯!吾每次看到都很兴奋呢!”


“唔嗯,好的,余知道了,很帅,嗯。”


“完全就是在敷衍吧。”立香尴尬地陪笑。


护法少女一如既往,刚落地就投入工作,以各式各样的攻击向鬼王朱裸招呼上去。随着黄金的剥落,伊丽莎白JAPAN无法控制巨大的身形,向旁边倒去,露出了背后五光十色的巨大游乐设施。


“哦呀,那是?”尼禄的眼神随着摩天轮逐渐出现在眼前而变得闪亮。

 

她立刻向那个方向迈开脚步。


“陛下!您怎么说走就走了啊!来帮帮忙啊!”立香看着突然变卦的尼禄赶忙喊道。


“说什么呢,那可是摩天轮!摩天轮哦?游乐园中最梦幻又浪漫设施哦?余一直想体验一次呢。”


“那,那「特别调查-绚〇龙」呢?”


“打倒那个的话摩天轮就会消失吧,那余更要赶在你们完事儿之前至少坐一圈呀。酒,啊不是,鬼救阿小姐那么有干劲,余这一圈都不见的能转完呢。”


———————————————————


“所以啊,尼禄虽然去了Oniland,但是完全没有参与和伊丽莎JAPAN有关的事项,对吧?”迦勒底餐厅里,伊丽莎白噙着泪水,向对面的蔷薇皇帝确认道。


“对呀,摩天轮真的是很惊人呢,虽然余坐了半圈就开始消失了,但是余看到了最高点的风景——”


“明明我这边产生了那么严重的异变,尼禄却自己跑去玩——这样还算是朋友吗!”伊丽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余都劝过你不要执念太深啦,你倒好,隔天就搞出个大新闻来。余在摩天轮上看到了你的游乐园的全貌,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有着这样的执念,到底多是寂寞啊你这孩子。”尼禄胡乱的揉了揉伊丽的头发。


“哼!我就是想让大家都开心罢了,”伊丽端起手边的芒果啤一饮而尽:“这么想的又不止我一个人。”


吧台后正在摇酒的红色的人膝盖一痛。


“唔嗯,余就想到你肯定还是意难平,而且余一个人陪你聊天也不见得有用,所以啊,余找来了两个人,一起陪你聊聊你构想的主题乐园!”


随着尼禄拉开门,克娄巴特拉和刑部姬两人出现在伊丽眼前。


“伊丽亲,游乐园的旋转茶杯真的很棒!恺撒大人和我都中意呢。”


“下午好,听说这次你在特异点盖了主题乐园,公主来为画作取材了哟。”


尼禄则是自豪地叉腰:“怎么样,这次余这个朋友够意思吧?”


“陪我聊是够意思——但是,为什么是这两个人啦!让我想起恰赫季斯被她们折腾得惨不忍睹的样子啦!”

 

“哪有啦!公主只是平稳的把姬路城安置在上面而已,根本就没碰到你的城吧!”


“当年的罪魁祸首哪有资格说这种话!”


“好啦,一开始就吵的话会很难聊天的,刑部姬小姐也需要正视自己的错误——”


“把金字塔倒过来插在别人城堡上的人才更要正视自己的错误哇!”

 

“唔嗯,时隔一年你们三位的感情还是这么好呢,看来余找人找对了。”


“才不好!”(×3)


“往事休提,今天是来聊Oniland的哦。余亲眼看到了那个游乐园可是超级热闹哦,快和她们讲讲吧。”


“就算讲了她们俩也不会理解我的,这种自恋狂和御宅族根本不懂得我的潜意识为什么想建一座游乐园。”


“自恋狂是什么鬼啦。今年没有恰赫季斯什么事,去玩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鬼种的主场呢,果然最后还是你啊,真是令人羡慕。”


“不要小看阿宅啊!来你说吧我保证听完就给你产游乐园为背景的粮!图文均可cp任点!节日看板了不起啊!”


“不好意思,节日看板就是了不起!卫宫,再给我加满芒果啤,我要让这两个家伙见识见识节日看板的能耐。”


这就是所谓的朋友吧。表面上吵吵闹闹,你来我往地互相吐槽,实际上每个人都在享受着所有的嬉笑怒骂,共享喜悦,共担苦痛。纵然可能会增添烦恼,人们也会更愿意互相扶持,共同前行。毕竟爱与羁绊,是孤身一人无法拥有的宝物。
 

一旁的尼禄看着伊丽莎白笑逐颜开,逐渐放下心来。她叫住添啤酒桶的卫宫:“来一杯马提尼。”


“好的,这次您要什么口味?”为防止翻车,卫宫提前询问。


“唔…”Expresso的苦涩感又回到嘴边,提醒尼禄如果随便选到翻车的口味可能又得装模作样得折磨味蕾。单手撑头思索间,正巧看到桃粉色的头发活泼地晃动,尼禄嘴角微微上扬。


“樱桃口味吧,谢谢。”

-鹤晴-
画小女孩果然对我来说轻松多了

画小女孩果然对我来说轻松多了

画小女孩果然对我来说轻松多了

Lapis Lazuli

《Variant》番外一:口嫌体正直?!实际反过来?!

  嗯,这次来篇番外吧,一个小短篇,比较好玩的。唔?感觉会开车?这个嘛,请自行体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英雄所见略同。也许没准心情好会有些意外;嗯,大概吧。该是读者们发挥想象的时候了!哈哈哈……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洒进卧室,微风轻抚朝晖,似欲使其变得与帘幕同样轻盈。

  金色的从者微微蹙了蹙额,缓慢抬起眼帘。他从床上坐起,定了定神,走向窗边。

  玉笋般的手指拂开“帷幕”,朝...

  嗯,这次来篇番外吧,一个小短篇,比较好玩的。唔?感觉会开车?这个嘛,请自行体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英雄所见略同。也许没准心情好会有些意外;嗯,大概吧。该是读者们发挥想象的时候了!哈哈哈……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洒进卧室,微风轻抚朝晖,似欲使其变得与帘幕同样轻盈。

  金色的从者微微蹙了蹙额,缓慢抬起眼帘。他从床上坐起,定了定神,走向窗边。

  玉笋般的手指拂开“帷幕”,朝阳落在了王白皙肌肤之上,耀眼夺目,也突出了手的骨节分明。

  宝石般通彻的赤红之瞳瞭望窗外,俯瞰着东京大部分景象。

  窗外的一切格外宁静,仿佛感受到了王者再次君临大地,屏息静气。

  王若有所思般微阖双眸,只是静静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良久,他转身离开,更衣洗漱走出卧室——————

  不知灵嫣晚上是否睡好……

  客厅静悄悄的,王扫视了一周,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然而,他并未注意到二楼轻掩着的女主人的寝室门……

  吉尔伽美什悠闲地走向阳台,做着深呼吸,仔细感受朝晨那清新干净的氛围;尔后转身,准备去卧室取本书。

  “啊哈——————我好困哪————!!!”

  这时,一声突如其来的叫声划破寂静————

  吉尔伽美什一惊,猛地转身,只见master在离自己不到一米远的距离,身着睡裙揉着眼。

  “那就再去睡一会儿好了,今天是周末吧……话说,你什么时候?!”吉尔伽美什汗颜。

  “啊?我都出来好一会儿了,一直在那儿喝水呀!”说着,灵嫣手指向了厨房的方向,半睁着眼,皱着眉头不耐烦,一脸衰样。

  咳,看来是真没睡醒……

  吉尔伽美什无语地闭上眼想。

  “我都观察你好一会儿了,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我都知道。”

  “是,是吗?好吧。”吉尔伽美什继续怔怔地望着她。

  灵嫣没有告诉他,其实自己是从平静地注视着对方走出房门到心里窃喜地观看其一举一动,再到面部狰狞地狂笑打着心中算盘的。

  “啊哈——————我好困哪!怎么办?!!——————”说着,灵嫣走上前抓起吉尔伽美什的肩膀摇晃了起来。

  “那就去睡吧!没有人拦着你睡!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任务吧!”

  “可是我睡不着呀!!醒了就再睡不着了!!!啊——————”

  “好吧好吧!昨天晚上几点睡的?”

  灵嫣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皱着眉,若有所思:

  “啊?!昨天晚上几点睡的?忘了!”

  吉尔伽美什无语地阖上眼,额头上的青筋扥起十字。

  “今天早上是被吵醒了吗?”他平复了下心情,关切地询问。

  “是啊,”灵嫣沉重地回答:

  “被内心的声音吵醒了。”

  “你啊!就不能正经点?!”吉尔伽美什额头青筋再次爆起。

  “啊——哈—————!都怪你昨晚不跟我一起睡!!好困哪!哈!!————!”

  “什?!哈?!——可是,你也没说要和我睡啊?!”金色从者一头雾水。

  “……您还真想跟我睡?”灵嫣神色惊悚地抱起手臂,侧身往后移了移。

  “工口……”

  吉尔伽美什语塞,涨红了脸。

  ……

  “啊!!哈!!!——————不公平!为什么我困你不困哪?!!!————”短暂沉默后,灵嫣抓着吉尔伽美什肩膀更加猛烈地摇晃起来。

  “住手别摇啦!本王都快被你摇晕啦!!”吉尔伽美什额上的十字形青筋又增加了两个。

  “啊?你也会被摇晕?!”灵嫣停了下来,假装吃惊地看着他。

  “……那可不?”对方无语地望着她。

  “哦,是吗?”

  少女咯咯笑了起来。

  “哎,你这个姑娘哟。”金色从者长吁口气。

  “呐,一起睡吧~!”说时迟那时快,灵嫣立刻上前,投去热烈的目光。

  “哈?!”

  “这样我就能睡着了!”

  吉尔伽美什被爱人弄得不知所措。

  “真的哟~不骗你!”少女一手搭上王的肩膀,一手抚上其面庞。

  “唔……可是本王刚起来耶……”吉尔伽美什脸颊开始泛红。

  “那又怎样?我知道您还很困~”她狡黠莞尔,面庞妩媚妖娆,诱惑着他。

  吉尔伽美什脸颊愈发红润,侧颜挂上冷汗。他阖上眼,无奈地回答:

  “好吧,本王答应你。”

  “欸?!”灵嫣愣了一下。

  “本王同意了,那么一起睡吧!”话音刚落,吉尔伽美什便拦起少女的腰。

  “这!……我只是开玩笑,您不会当真了?!”灵嫣神色稍许惊恐地往后退,欲挣脱吉尔伽美什手臂,然而对方将其一把揽入怀内:

  “当然是真的喽~本王决定的事,还能有假?”他在她耳边温柔细语。这次轮到对方狡黠一笑。

  “放,放开我,我要回房间睡觉。”灵嫣抵抗起来。

  “怎么,这就害羞了?不是一直都很渴望本王吗?”

  “咿呀哒(不要)!哈那塞(放开我)!!我真的很困!!”

  少女欲将对方推开,却为徒劳。

  “放心吧,跟本王在一起,你很快就会睡着的!”于是灵嫣被吉尔伽美什扛到了肩上。

  “停下!不要!快放我下来!!————啊!!!”

  这时,玄关传来声音。

  主从二人停下,一齐向那边望去——只见伊丽莎白和迦尔纳有说有笑地从外面回来。

  “什,什么?!怎怎怎怎怎怎么回事?!!!”伊丽莎白看到眼前的一切,惊讶地跳了起来,面红耳赤。

  “英雄王,你怎么扛着master?master,到底发生了什么?”迦尔纳淡定询问,却也禁不住脸红。

  “啊~这个嘛!master说睡不着想跟本王睡,本王同意了,且本王有让master能够睡着的方法!”吉尔伽美什坏笑,似乎很得意。

  “……可是这都早上了,就算是master失眠,白天睡太多也会不会不太好?”迦尔纳有些尴尬地回应。

  “对呀对呀!况且master也看起来不愿意吧?!裸体王这是强人所难呀!!”伊丽莎白不服气地喊道。

  “没错没错!救我!伊丽莎白,Karna!!”灵嫣向二位从者呼救。

  正当两人打算冲上去时,吉尔伽美什开始发话:

  “对了Lancer,上次在Mooncell你还没有仔细欣赏本王的玉体吧?可惜就那么跑了。”吉尔伽美什幽幽地将眼神斜睨了过去。

  伊丽莎白一个激灵。

  “嗯?发生了什么?”迦尔纳看向二人。

  “刚好迦尔纳也在,不如利用这个机会,让你们这些凡夫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作世界上最完美的肉体!”

  “真是一点都没变!什么贤王嘛,不还是会脱光嘛!!”伊丽莎白焦急反抗。

  “如果是那样,请恕我们拒绝观看!”迦尔纳认真地回应。

  “别!不要!救我呀!!!——————”灵嫣大声喊道。

  “看来,你的servant们毅力堪忧啊master~”吉尔伽美什腹黑调侃道。

  “可恶!!!———————啊!哈!!!————————(你们给我记住!!)”

  “……master”(伊丽莎白)

  “就这么被带进去了……”(迦尔纳)

  “不过,话说他们俩会做什么呢?”

  “唔……我也不太清楚呢,伊丽莎白。”

  ……

  吉尔伽美什关上身后的房门,将灵嫣扔到了床上,自己紧接着爬了上来:

  “接下来,本王会好好疼爱你的!”语毕,向少女俯去。

  “!!不!不!不!!!————————”

  “不!——————————”少女腾地从床上坐起。

  “什么嘛,居然是梦!吓死我了,真恐怖!”

  她长舒一口气后看了看表:

  “8:07吗?算了,起吧起吧。”然后掀起被子往楼下走去。

  灵嫣在厨房倒了杯水,慢慢酣饮着清晨赐予自己的甘露;朝阳越过窗玻璃,穿透了温水,也为其染上神圣的色彩。

  她顺着光线将目光移向了客厅。这时,只听某一间卧室房门被打开————

———————————————

  吉尔伽美什来到了客厅,并向阳台走去。

  少女似乎想起了什么,倏地打了个冷颤……

     (完)

酸茶菌
吸龙上头的屑刀客特准备换条龙吸...

吸龙上头的屑刀客特准备换条龙吸  龙娘多可爱(。・ω・。)ノ♡

吸龙上头的屑刀客特准备换条龙吸  龙娘多可爱(。・ω・。)ノ♡

N.E.M.O
小红豆+龙娘强行换装(—— 小...

小红豆+龙娘强行换装(——   

小声奶下CV可以吗

小红豆+龙娘强行换装(——   

小声奶下CV可以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