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丽莎白巴托里

2218浏览    65参与
罗曼今天落地了吗(请看置顶)

◤笔友咕哒◢建 议 改 成 月 球 好 闺 蜜 ♂

■性转笔友组:清姬|伊丽莎白.巴托里|玉藻前|刑部姬
其实我记忆里的笔友组还是很早以前的清姬+玉藻前。刑部姬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提到过是,伊丽莎白主要是Riyo漫画影响总感觉很适合和清姬搭一伙儿,于是这次就直接选了这四位,就当我流私设笔友组好吧。
■大家全员性转:清君|巴托里|玉藻前|刑部。

就算变成男生了也是好(塑)闺(料)蜜(兄)哦(弟)!
■不是什么正经乙女文,是想看笔友组团建的产物。


 

这本来是一个不可能的组合——


诞生于岛国古籍传说里,因为恋慕之人背叛而在憎恨之火中化身为龙之人;

未来将会犯下骇人罪行,年轻时便展露了其残忍而又冷酷的非人面的...

■性转笔友组:清姬|伊丽莎白.巴托里|玉藻前|刑部姬
其实我记忆里的笔友组还是很早以前的清姬+玉藻前。刑部姬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提到过是,伊丽莎白主要是Riyo漫画影响总感觉很适合和清姬搭一伙儿,于是这次就直接选了这四位,就当我流私设笔友组好吧。
■大家全员性转:清君|巴托里|玉藻前|刑部。

就算变成男生了也是好(塑)闺(料)蜜(兄)哦(弟)!
■不是什么正经乙女文,是想看笔友组团建的产物。

 

 

这本来是一个不可能的组合——

 

诞生于岛国古籍传说里,因为恋慕之人背叛而在憎恨之火中化身为龙之人;

未来将会犯下骇人罪行,年轻时便展露了其残忍而又冷酷的非人面的伯爵;

既是三大妖,也于世间留下无数逸闻传奇,容貌皎皎若天上人的千年狐妖;

从做土地神开始就是了不得的家里蹲妖怪,岁月流转仍守护着白鹭城之物。

 

但在命运(FATE)的牵引下,如今他们齐聚一堂,成为了要好的亲密伙伴。

 

 

 

“等等等等!CUT!CUT!”戴着融合了蝙蝠元素的兜帽披肩的刑部拍桌而起,看着另外三个一脸莫名其妙地注视着他的朋友们,心中满是委屈,“这不太对劲吧!为什么只有我的设定描述里有家里蹲这个字眼啊!”

 

“很符合人设啊?”从匈牙利而来的留学生巴托里一脸奇怪地打量了他一番,眼睛又放回了电视屏幕上。

 

玉藻前调试着自己的手柄,听到巴托里这话轻声笑了出来,他对这个不太懂他们语言的迂回性的留学生说:“刑部是觉得害羞了。因为和我们不一样只有他的角色被赋予了那么……接地气的描述。”

 

“好了,好了,吵吵嚷嚷的像个小孩子一样,这就给你改过来。”清君叹了口气。

 

刑部委屈巴巴地坐下了,心想自己是哪根神经坏掉了才会招待这几个人来自己的舒适小窝一起玩角色扮演游戏。这时清君的声音传来:“改好了,我们快进游戏吧。”

 

刑部执起手柄,抬眼就看到自己的角色描述变成了:不爱出门的阴沉系蝙蝠角色,连狐狸元素都没能保住的没什么存在感的妖怪。

 

刑部头上爆出青筋:“清你这混蛋!你故意的吧!”

 

最后一场友好的线上对决变成了线下PK。

 

巴托里:“哦哦,我拿到五十成就了!”

 

玉藻前:“哎~真厉害。啊,我刚刚七十成就了。”

 

巴托里:“……继续来,我可不会输!”

 

 

 

这是当FGO笔友组生活在现代背景下发生的故事。

 

清君:在名门中学上学的家教很好的优等生。

巴托里:匈牙利留学生,因为富有异国风情的外貌被挖掘去当地下偶像。

玉藻前:笔友组唯一的成年人,工作不明年龄不明,据说已经有家室了(存疑)。

刑部:不管在哪里都是安定的家里蹲同人本产出大手:)(刑部:喂只有我的介绍很奇怪啊!)

 

 

 



【春心萌动的少年们】

 

最近巴托里的样子有点奇怪。

 

虽然他本来就是个挺奇怪的人——明明长着一张异国酷哥的脸,有一头张扬骚包的粉发,却是个忠实的甜党拥簇者(对辣也是超喜欢)。而且所有听过他那惨绝人寰的歌喉的人都会质疑他是如何作为一个地下偶像成功站上舞台的。

 

巴托里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矛盾性,张扬又热烈、不在意他人目光的叛逆系精神偶像。

 

至少笔友组的几位从未见过他最近的这副模样——轮廓明朗的少年连发胶都懒得打了,柔软的头发垂落让他的面容显得无害且柔弱起来,宛如深海的湛蓝眼眸像是吞下了一轮忧郁的月亮,整个人的气质都多情善感起来。

 

清君评价:“怪恶心的。”

 

旁边的刑部来不及阻止,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但是往日一点就炸的巴托里甚至连反驳都没一句,还神游天外地点点头。

 

刑部:更加害怕了。

 

倒是玉藻前这个经验丰富的大前辈看出了端倪,他笑着说:“巴托里是有喜欢的女生了吧。”

 

然后他们三人就围观了“赤发龙血偶像”成功变成一只熟透的小龙虾的过程。

 

巴托里蹂躏着怀中刑部的趴趴玩偶,差点把可爱的小吸血鬼玩偶的翅膀揪下来:“我才不喜欢她呢,我可是大明星!才……才不会喜欢上那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工作人员呢。”

 

刑部的眼镜发出一道睿智的光芒,浸淫同人本多年的他已经能脑补出全部剧情了,什么“霸道龙偶像爱上我”“后台休息室的秘密一百零八则”。但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巴托里就低下头,声音也含含糊糊的:“再说了,偶像是不可以谈恋爱的。”

 

清君:“更恶心了。”

玉藻前:“哎呀,让我想起了我的初恋呢。”

刑部:“咳咳!”

 

被好友这宛若少女怀春的情态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的刑部,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午饭着想,十分严肃地决定召开笔友组第……次数记不清了的会议,集合众人所长为情窦初开的巴托里提供帮助。

 

刑部率先发言:“谁说偶像不可以恋爱了?你当我同时在肝的十八个偶像恋爱养成手游是假的吗!

(清君:哎?不是吗?)

当然不是!偶像也是人,偶像也会想要谈恋爱!当这荷尔蒙的激情再也无法被冰冷的规定按捺下去的时候,才诞生了诸如《恋与爱豆》《后台休息室的三百三十八个秘密》《被想被他拥抱排行榜第一名的爱豆XXXX》……这样的优秀作品啊!

(玉藻前:嗯……都是二次元作品呢。)

不要欺骗你的心,大胆地去追求她吧!”

 

巴托里慢慢扬起头来,望着刑部的眼里闪烁着感动的泪水:“阿刑……”

 

刑部一番发言打破僵冷的局面,也调动了那个没有想到的人的热情。

 

清君也望着巴托里,他说话时神情认真得像是在回答学术问题,总是带着一副十分具有欺骗性的腔调:“虽然违背公司条款是不对的,但是刑部君说的对,你不能欺骗自己的心,用谎言自欺欺人去埋葬一颗珍贵的恋心无异于对自己的谋杀。虽然有些突然,但我打算说说我和我的恋人的故事给你参考一下——

(众人:什么你有女朋友了?!)

是的,只不过我以前觉得没什么必要和你们说,有问题吗?

(众人:可恶的人生赢家!)

——我和我的恋人初遇时,我太过于羞涩内向,甚至不敢上前同她搭话。但好在我的恋人是一个宛若朝阳的美好女孩儿,她主动来到我身边,还多次制造和我的偶遇,甚至在我的父母面前证明她对我的爱,在她一次又一次的热情攻势下,我终于再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心,同她交往了。

所以,只要巴托里你不放弃,那位小姐也不放弃,你们最终一定能排除万难走到一起的!”

 

巴托里感动地眼泪稀里哗啦地流:“谢谢你,清,虽然我觉得你根本就是在炫耀,但还是谢谢你。”

 

一直围观的玉藻前笑了笑,给几位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少年递上纸巾:“那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帮巴托里安排一下追求那个女孩的作战吧。如果那个女孩也喜欢巴托里,迟早会像清一样被感动的。”

 

巴托里:“那事不宜迟——事实上我从后台工作人员那里得知她还在一家甜品店兼职,大家能陪我一起去吗?”

 

玉藻前点头:“好啊,也好让我们看看对方是个怎样的人。”

 

刑部一提到出门就萎了:“哎?一上来就去甜品店那么高难度的地方吗?我们几个大男人?这是什么惩罚Play啊……”

 

但是其他几人已经无视他热烈讨论了起来。

 

玉藻前:“是这一家?他家的点心特别有名,我还在家里做过好多次呢!”

巴托里:“嘿嘿,是吗?”(刑部不忍直视:是在夸店又不是在夸你的女孩,恋爱脑真是够了。)

清君:“啊,这家店的话——我的恋人就在那里工作。你喜欢的女孩子是最近才在那边兼职吗?或许我可以帮你问问。”

巴托里:“真的吗!好兄弟!”

 

刑部:“算了……你们高兴就好。”

 

不再理会光明正大地把自己的家当作会议室的几人,刑部叹息着点开平板,同列表里的人交谈:“老师,参展的本子主题您想好了吗?”

 

【赶稿章鱼:我想好了!好兄弟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子从而引发的恋爱修罗场,怎么样!】

 

【刑部:这……有点太老套也太脱离现实了吧,又不是狄俄斯库里兄弟。】

 

【赶稿章鱼:QAQ好吧,我再想想。】

 

“喂,阿刑!”巴托里叫住沉迷在自己小世界的刑部,“大家约好了三天后的休假一起去那家甜品店,时间地址我刚发在群里了,你别忘了哦!”

 

还沉浸在新的连载中的刑部只是随手挥别了自己的几位好友,连送他们几步到门口的客气都懒得客气:“好~”

 

后来,刑部不止一次回想当初,是不是那时他再多留心一点,或者大家再多交流些信息,那么之后让人胃痛的一切剧情都不会发生了呢?

 

哪怕是再开口多问一句:你们喜欢的女孩子叫什么啊?

 

那至少会在一切都无法挽回前得知——

 

那个在后台给了巴托里胃药的,巴托里喜欢的女孩;

 

那个与清君在放课后的路上相遇相识相爱的女孩子——

 

“她们”有个共同的姓名:藤丸立香。

 

***赶稿章鱼老师并不知道现实比漫画更加离奇*** 

 

藤丸立香对玄关进来的人笑道:“您回来啦,晚饭已经做好了哦。”

 

高大的男人上前几步接过她手中烫手的汤:“做饭让我来就好了。你既要上学还要打工,回到家后我希望你能好好休息。”

 

藤丸立香摇摇头,她抬起头注视他,她的眼睛颜色像是丰收的稻谷,也像是并不灼人的太阳,是狐狸最爱的那种颜色。

 

“您让我借住在您家里已经很照顾我了。至少在这些微不足道的家务活方面,我想帮上您的忙。”

“玉藻先生。”

 

***有些人一开始赢在了起跑线上*** 

 

巴托里转头面对玉藻前:“前哥是我们这里感情史最丰富的人吧,有什么经验还请不吝赐教。”

 

玉藻前哭笑不得:“别那么文绉绉地叫我——还有我哪里表现出感情史丰富的样子了,我很专一的好吧。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我的情感经历实在没法拿出来参考,因为我和对方是娃娃亲,最近虽然交集变多了,但因为年岁差距摆在那里,总是苦恼找不到共同话题。”

 

虽然话这么说,但那个狐狸似的男人的眼神却十足温柔:“我还想问问你们这些和她同龄的人最近的共同话题呢。”

 

“别提我了,来聊聊你们喜欢的那个女孩吧,我虽然恋爱经历少,但毕竟阅历摆在那边,送礼物这些方面能给你们出出主意。”

 

***但是起跑线再前也架不住他自己拆家***

 

 

 

 

 

【女仆甜品店的服务员总是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秘密】

 

“迦摩子,能拜托你去接待一下新顾客吗?”

 

迦摩拿着菜单来到了第一桌,看到来人的第一眼就挑眉笑了,他打量了一圈周围硬是一个人霸占一张桌子的几个人,虽然都乔装打扮了一番,但是眼尖的女仆还是认清了他们的身份。

 

故意举起菜单挡住自己的脸,身段条顺,相貌妩媚的女仆弯下腰对着那戴着墨镜也挡不了眼角青黑的人说:“大明星,你还敢来啊?”

 

巴托里假模假样地咳嗽几声:“我是……”

他差点把一头粉毛揪秃了也没能想出什么借口,于是直接单刀直入:“小鹿……藤丸她今天上班吗?”

 

“你说呢?”迦摩恶劣地挑了挑眉,站直了身,蕾丝裙摆下的绝对领域一闪而过,“就算她今天上班也不会来接待你们的。”

 

巴托里肉眼可见地低落了下去,迦摩则像是造成这一切的人不是自己一样以轻快的语气给他点了最贵的几个甜点,末了还温柔一笑:“希望美味的甜点能治愈您的心灵。”

 

迦摩莲步轻移来到第二桌,看到了那在休假日也规规矩矩穿着黑色立领制服,白皙的脸上多了几块淤青,看上去简直像是被坏学生霸凌威胁了的可怜优等生一样的清君——这也是经理拜托他来接待这几位客人的主要原因。

 

光从外表实在很难想象这位看上去像是从温室里生长而出的娇花一样的小少爷在那几乎能被拍入电视剧的兄弟互殴现场中反而是主力军,虽然搏击技巧生疏但是一腔狠劲让拉架的人都看得害怕,迦摩还挺欣赏他的,于是问话的语气也好了些。

 

那日疯子一样的少年在平日里看上去还是很正常的,他直奔主题询问迦摩,在得知藤丸立香今天没有上班时,直接爽快地打包了几分甜点起身离开。

 

迦摩来到第三桌边,那个桌子上的客人拉了拉自己的兜帽,像是很不习惯别人的视线:“我已经点过了。”

 

迦摩看着桌上那两个几乎空杯巨型的芭菲,笑着点点头:“我看到了,但是主人,需要再来一杯吗?不然干坐着很无聊吧?”

 

刑部无法拒绝,于是有苦说不出地冒着拉肚子的风险点了他今天的第三杯芭菲。

 

迦摩回到后台时得到了一众女仆员工们的热烈欢迎:“不愧是迦摩!我光是看到那几个人都吓得不敢上去。”

“也不知道红阎魔店长为什么不把他们加入黑名单。”

 

迦摩对这些小女生的叽叽喳喳没什么兴趣,他撩了撩头发,秀发从肩头垂落至光洁的脸庞边时就如同天上的银河彩练落在了明月边上,抬起自带眼线的妩媚眼睛时,眸光流转间的魅力让同性的女仆们也忍不住屏息。

 

有一个悄悄地说:“如果他们是为迦摩子打起来我还能理解,为什么偏偏是藤丸啊,她也就普通长相吧?”

 

“嘘,别提了。被店长听到又要骂你了。”

 

“……也不知道红阎魔先生为什么对她刮目相看,他们的眼光也太奇怪了吧。”

 

 

 

听了一耳朵女生之间的小九九的迦摩,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

 

等到早班结束,那个地下偶像先行离开,吃了七个芭菲就差召唤圣杯的兜帽男子也紧随其后走了,迦摩才去更衣室换衣服准备下班。

 

先取下Chocker,再将背后的暗扣解开,好看却也繁琐的衣物像是薄薄的果皮被剥下,露出雪白而无暇的平坦身躯。

 

迦摩刚舒了口气,就在这时,背后的门被打开了——

 

刚把裙子挂上衣架还没来得及换上自己衣服的迦摩:……

 

其实今天只是上夜班所以吃完饭就过来了的藤丸立香:……

 

撞到别人在换衣服是一件就算发生在同性之间也让人很尴尬的事情,更何况是对方连bra都没穿的时候,藤丸立香立刻别开了头:“对不起,我这就出去!……换衣室的门锁换了,下次换的时候记得在门外贴个字条。”

 

说着,藤丸立香就想退出更衣室,但迦摩却直接把她拉进了更衣室内并利索地关上了门。

 

迦摩的声音比以往更冷更低沉:“你看到了吧?”

 

藤丸立香:“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迦摩:“看到了什么?”

 

藤丸立香:“……你胸小这件事我不会出去乱说的。”

 

迦摩被气笑了,与以往和女生们打闹时银铃般的咯咯声不同,这样的低沉笑声怎听怎么危险:“你还真是会装傻啊。”

 

藤丸立香:“……”

 

藤丸立香不敢去看迦摩的眼睛,不敢去看近在咫尺的迦摩平坦的胸膛和那没有Chocker遮挡后暴露出来的喉结,就算是她,在这种时候也会想要装死的。

 

但那难辨雌雄,貌若好女,婵娟此豸的女装少年却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店长说你这几天都可以休息。”迦摩笑了笑,捏着藤丸立香的脸颊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不如我们一起出去逛逛,联络一下女·生·间的友情吧?”

 

迦摩:难辨雌雄的女装少年,因为某些原因在女仆甜品店打工。






【于是友谊的小船倾覆,我们落入冰冷的母亲怀抱】

 

清君:

 

世人惯爱撒谎,他明明知道的。

 

父亲说:“就算这个家里有了新的女主人,你的妈妈也不会被取代。”

但是那个新的夫人住进了母亲以前的卧室,而母亲的牌位前却落上了灰。

 

老师说:“清君这次荣获第一,大家都要向他学习啊!”

他们说:请替我们感谢您父亲慷慨捐赠的那栋楼。

 

同学说:“我们和你交朋友当然是因为喜欢你这个人啊。”

背地里闲言碎语不止:要不是父母之命,他们可真不想和这怪里怪气的家伙交往。

 

就连他认为的,可以交心的朋友们,其实也都是满口谎言的骗子。

 

这个世界充满谎言,所以他选择捂住了耳朵。

不想再听那闲言碎语,敷衍奉承,表里不一。

他只想要绝对的真相,能够被他承认的真实。

 

这颗仿徨不安的心只有在见到【藤丸立香】时才能安定下来。

 

但是那个少女却满脸抱歉地看向他:“对不起,我不认识您……”

 

为什么要撒谎呢?

他冷静地思考,所爱的少女是绝对的真实,她是唯一一个不会欺骗他的人。

 

所以,撒谎的人,原来是他自己吗?

 

世人惯爱撒谎,世间充满谎言。

他明明知道的,他也无法免俗。

 

 

 

巴托里:

 

当龙爬上深渊,看到阳光的那刻,他发自真心地认为自己变成了人类。

 

那个烦人的狗仔又来了,拿着那本该被经纪公司回收干净的“大热地下偶像甜品店卷入群殴事件”照片来威胁他,索取高额的封口费。

 

“您该知道这张照片暴露出去,您的演艺圈生涯就到此为止了吧?”

 

巴托里无聊地按了按指骨。

 

“这会对您的名誉造成很大的影响,您或许还会受到来自狂热粉丝的围攻。”

 

巴托里打了个哈欠。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对纷争中心的女主人公产生兴趣呢,嘿嘿……”

 

巴托里坐直了身子,他对着那仍滔滔不绝的人咧嘴一笑,那握着麦克风时会被无数粉丝拍照截图放大舔的漂亮手指张开,略过了照片,直接按在了那喋喋不休的脑袋上。

 

“砰咚。”

 

激烈的碰撞,碎开的玻璃,血肉模糊的哀鸣,仇恨却深藏恐惧的眼眸。

 

“我不会放过你!”

 

巴托里站起身,扔下一句:“这句话该由我来说。”

 

躲在暗处的黑衣人小队上前,将这还没反应过来惹到什么人的狗仔带出去处理。其中的领队在经过巴托里时,恭敬地唤了一声“少爷”。

 

巴托里像是一个冰冷的石雕,直到烦人的东西都从眼前离开后,他才拾起桌上被人遗忘的照片,伸出拇指将溅到那个橘发少女身上的肮脏血迹擦掉。

 

 

 

玉藻前:

 

玉藻前此前并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桩“娃娃亲”,对方与他素未谋面,还是个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女孩子,他从一开始就看不上这种旧时代的“陋习”。

 

所以,当知道那个女孩因为要来这座城市上学,并被寄托在他家的时候,玉藻前就想好了,虽然可能不太绅士,但还是要早点和那女孩说清楚,他对她并没有那个意思,两个人都可以享受自由恋爱而不用在乎其他。

 

自由的狐狸是不会被一个陌生的小女孩驯服的。

 

“请问,您就是玉藻……哥哥吗?”

 

玉藻前掐灭了香烟,回过头,嘴边的话还没吐出来,却先落入了盛满阳光的湖泊中。

 

那个时候只以为自己是突兀卡壳的玉藻前,并不知道之后自己会多么后悔当时的“冷待对方”对策。

 

那个少女的确如他所想的一样不再用那种仿佛看着命定之人的特殊目光看着他,也规规矩矩地喊他玉藻先生,从不过问他的夜不归宿,只是为他预留一份随时热了可吃的夜宵。

 

那个叫藤丸立香的女孩,是一个比玉藻前想的更加听话懂事,更加不会给人添麻烦的女孩。

 

但是玉藻前现在却宁愿她给他添麻烦,而不是在听了他那过分的要求之后,只是微微一笑,说:“好啊。我也觉得我们还是早些解开误会比较好。”

 

玉藻前忍不住说:“太勉强的话就不用去了。”

 

藤丸立香不解地歪头笑了:“不麻烦的。他们也是玉藻先生重要的朋友吧?”

 

 

 

刑部:

 

在上次被笑容甜美的女仆坑着连干七杯巨型芭菲,常年吃外卖而肠胃脆弱的刑部在马桶上蹲到神志不清,差那么一点就真的要看到黑泥圣杯君降临到自己面前了。

 

经过那一次,刑部虚脱地躺在电脑前,发誓打死也不再出门找罪受了,他要就这么和他的舒适小窝融为一体被这个可怕的世界遗忘。

 

但是多日没有动静的群聊却忽然有了讯息,玉藻前邀他们出去见一面。

 

没有人回复,玉藻前就直接发了时间地点。

 

“要死……谁会去啊,修罗场什么的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刑部趴在桌子上吐魂,但过了三十分钟后,他还是挣扎起来换上了出门的衣服。

 

刑部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去,也不知道没有人回应的玉藻前会不会心灰意冷地鸽了这个聚会,但他还是出门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理由。

 

刑部是第二个到的。

他到的时候清君已经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了,刑部不敢和他讲话,咳嗽一声随便点了份可供分享的茶水。

巴托里姗姗来迟,他和清君的视线撞到了一起,但两人就像看到陌生人似的又错开视线,巴托里做到离清君最远的对角位置。

 

刑部不停地灌水,后悔着自己为什么要自找苦吃,就在脆弱的肠胃又要忍不住叫停时,玉藻前终于来了。

 

看到三人都在,他不意外地笑了笑:“谢谢大家能来。”

 

清君:“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我会向您索要道歉的。”

巴托里:“呵,我不像某个人一样那么忙,你有事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

刑部:“咳咳,大家喝水喝水。”

 

玉藻前:“在那之前,我想给你们介绍一个人。”

 

那个他们并不陌生的橘发金眸的少女从玉藻前背后走了出来,她的视线从每个人的脸上掠过,有些紧张地勾起一个笑容:“你们好,我是藤丸立香。初次……正式地认识一下吧!”

 

就像是拉下了关键的变道器,本该直冲悬崖的火车走向了乌托邦。

 

一场谈话和乐融融地宛如动画里的女子会。

 

之前只差在脸上写着“不想和他呼吸同一片空气”的巴托里和清君握着手钙里钙气地互诉衷肠。

 

清君:“其实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巴托里:“对!好兄弟一辈子!”

清君:“对不起,之前把你的眼睛揍成了熊猫眼。”

巴托里:“兄弟之间这种小事何足挂齿,你要是愿意把我的熊猫眼凑成对都可以!倒是哥们我之前把你脸打伤了实在对不起。”

清君:“哎,我天生丽质就算多了点伤口也是楚楚动人,不必在意。”

 

刑部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想说,安静如鸡地被玉藻前灌下一杯又一杯茶水。

 

藤丸立香笑着抚掌:“太好了,大家都是好朋友呢!”

 

“当然!”几个人异口同声,最后他们强行拽住想溜去上厕所的刑部,和藤丸立香一起合了张影,留下了他们这友谊的见证——如果后来刑部没发现有几个人偷偷把其他人P掉再把自己和藤丸立香P在一起做双人合照的话。

 

但这张命运多舛的照片最终还是以完整的姿态出现在了他们的床头柜上、钱夹里、餐桌上、电脑旁……

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

好兄弟,一辈子。

 

上了这艘友谊的小船,翻船我们也一起承受!

 

……

等等,应该没人不会游泳吧:)

 

 



 

【所有事情兜兜转转都会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这个世界充满谎言:不管是早上阳光明媚下午却落下倾盆暴雨的老天爷,还是说今天绝对不会下雨的天气预报,或者那些嘻嘻哈哈笑着说我可没带伞、却在下雨后刷拉拉地撑着像是蘑菇一样的伞欢快离去的同学。

 

其实他本来有更好的选择,打个电话回家就能让管家来接。但或许是不想再看见同学们眼中含着惊叹的嫉妒,又或者只是不想承认自己被欺骗的事实,他迈步走进了雨中。

 

雨水打湿了头发,模糊了视野,冲淡了声音,将熨烫笔挺的校服变成湿漉漉黏在身上的破布,他无视旁人惊讶地指指点点,昂首挺胸地走在雨中的道路上,仿佛走在没有欺骗、开满鲜花的真实之路上。

 

这个世界满是谎言,但他对少年说今天不会下雨,所以少年选择相信他。

 

“那个!请等一下!”一柄伞出现在他的头顶,隔绝了漫天的雨水,一张年轻的面容出现在他面前,金色的眼睛像是本该高悬于空的太阳,“我今天刚好带了两把伞,我是说……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拿去用吧!”

 

雨水从他的睫毛落进了眼睛里,他眨了眨酸涩的眼眸:“我不需要伞,因为今天没有下雨。”

 

少女疑惑又惊讶地看着他,但最后她却依旧坚持着将伞塞进了他的手中,对他展颜一笑:“撑着这把伞的话,当太阳出来的第一瞬间就能察觉到。”

 

他抬起头,透过透明质地的伞面看到了落雨的天空,太阳不知道正躲在哪朵云后。当他低下头准备对那女孩说点什么时,那如太阳般的女孩已经消失在了茫茫雨幕中……

 

***嗯……虽然是个好故事但有点太纯爱意识流了***

 

舞台已经落幕,心情激动的粉丝们却仍然在台下嘶吼着要求安可,为那在这晚上虏获了她们全部身心的世纪·奇迹·超级·偶像!

 

这声音绕梁不绝,几乎掀翻场馆的屋顶,冲入夜空变为闪耀整个夜晚的炫目烟花——但无人想到此时她们欢呼着的偶像从光辉的舞台上走下后却自动走进了隐藏无数秘密的狭小黑暗中。

 

“你的粉丝……在呼唤你……”

 

少女艰难地将他在自己口中作乱的手指用舌头顶出去,拉长的银丝在黑暗中闪着惑人的光。

 

身后人的身躯里流淌着滚烫的沸腾的龙血,在舞台上这龙血让他爆发出无人能及的致命吸引力,但在此刻却化为了能融化人的滚烫灼热要与掌心下的少女合二为一。

 

偶像用自己磁性微哑的声线触碰少女通红的耳廓,霸道地说:“我要取悦的粉丝,不就在我眼前吗?”

 

“专心,不要错过这只属于你的特别安可。”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有点既视感?***

 

一家之主打开了家门,一边脱鞋一边喊道:“我回来啦!”

 

“欢迎回家!”一直在家里等待她的贤妻欢欣地跑来玄关给她一个埋胸式拥抱:“饭已经烧好了,热水也已经放好了,您是打算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呢?”

 

那年轻的、穿着黑西装也可爱的不像话、虽然肩膀单薄却扛起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伸手拍拍他的后背,由于身高差异直接抚摸到了他光裸的后腰部肌肤。

 

一家之主一愣,忽然了然一笑,她纤弱的手指从贴身的围裙中钻进去,描摹着那蜂腰处紧实起伏的触感美妙肌肉。

 

她踮起脚尖亲吻贤妻通红的面颊:“我选第三个。”

“先享用可爱的妻子吧。”

 

***所以一家之主是女的而贤妻是男的……哇,虽然不太喜欢画男人穿LT围裙但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以啊!***

 

“这太奇怪了吧!”意见被驳回的清君愤愤不平,他打量着刑部介绍给他们的,说是某位出本大手,此时正坐在刑部的电竞椅上健笔如飞地记录NETA的艺术系少年——他有一头乌黑偏长的秀发,很随意地拿一支画笔固定在脑后,像是浮世绘海蓝配色的圆润眼睛可爱地眯起来,但这也不能打消清君心中的不满。

 

“北斋先生,请您解释清楚,”清君说:“我的故事……NETA哪里比不上最后一个!”

 

葛饰北斋为难地挠挠头发:“就……不太合适。”

 

玉藻前笑得开心:“小孩子是不懂大人的世界的。”

 

巴托里第二个不服:“非要论GHS的话,我的NETA难道不是更加刺激富有戏剧性吗?”

 

葛饰北斋眼神死:“如果你的故事不是出自《霸道偶像爱上我》《后台的七百七十七个秘密》的话。”

 

巴托里不满:“优秀的偶像总是有共通之处的!”

 

葛饰北斋:“:)”

 

眼见着自己的同人本合作搭档快要不能安全走出自家房门了,刑部捂着脸叫停。

 

葛饰北斋:“说起来阿刑你还没说你的NETA呢!”

 

刑部愣了一会儿,忽然脸颊通红地摆摆手:“我就算了。老师,我们干脆还是重启兄弟爱上同一个人反目成仇的那个NETA吧。”

 

葛饰北斋奇怪地看着他:“你当时不是说这个题材不香了吗?”

 

刑部叹了口气:“但我没想到现实会比漫画更加离奇。”

 





【其实已经结束了这就是自己很想写的强行加上来的想到啥就有啥的小段子】

 

《孩子》

 

清君(脸红):还没有正式确立交往关系就要考虑那个吗?

 

《哦哦抱歉写错了是熊孩子》

 

清君(冷漠脸):我讨厌那些不会体谅人的小孩子,更讨厌从小就满口谎言的熊孩子。

 

巴托里:还好吧?我家族……咳咳,我老家的堂弟表弟们一个比一个皮,但是大家都是从那个时间段过来的啊?

 

玉藻前:呼呼,如果是我和她的孩子的话,我一定会把他教育得很好,不会让他当熊孩子的!(众人:啧这个狡猾的狐狸。)

 

刑部:孩子……啊我的孩子昨天刚刚出版了(指漫画)。哎?大家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众人:没事没事,刑部你保持原状就好。)

 

《谈谈对他人的看法吧》

 

清君:有一良友如有一师,我向玉藻前学习料理,而刑部是一个善于倾听善于剖析真相的优秀的漫画家,巴托里……他站上舞台的勇气也很值得我去学习。

 

巴托里:朋友这种东西就是相处的愉快就好。玉藻前虽然比我们年长几岁但总是能跟上我们的节奏,清君虽然看着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但是也能和我们玩得很开,刑部虽然很宅但也有他的优点啦——至少我到他家前从没见过那么多绝版游戏。

 

玉藻前:清君是正在成长、未来可期的天才,巴托里是我行我素却能找到发挥自己光芒的舞台的怪才,刑部是按部就班坚持着自己的道路的忍才,大家都是很好的孩子哦。

 

刑部:如果我因为胃病倒下了——清君会给我买胃药,玉藻前会给我煮粥,巴托里会在我病床前吃火锅,就是这样一个关系吧。

 

《这是总是不搞正经发明的小达芬奇博士发明的能知道别人真心话的仪器(大家都是情敌篇)》

 

清君(真):等我学会了他的料理他就没什么能挽留立香了(玉藻前);这一位一开始就不在我的情敌锁定范围内(刑部);呵呵:)(巴托里)。

 

巴托里(真):老年人(玉藻前);表里不一(清君);家里蹲(刑部)。

 

玉藻前(真):太嫩了(清君);太嫩了(巴托里);太嫩了(刑部)。没一个能打的。

 

刑部(真):很靠谱(清君);很贴心(玉藻前);狗儿子(巴托里)。

 

刑部:“哎刚才发生了什么?”

众人:“没什么,约定好了,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没错……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感谢FGO笔友组提供这次幕后采访的机会!

好闺蜜♂,一辈子!

Master们把泪目打在评论区!

 

 

 

(不不不不用真打泪目啦我更想看大家五花八门的评论w)

☽˟✲柒月鎏火✲*

是这个星期摸的小王子!他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完全长在我的XP上了呜呜呜呜呜……虽然说设备奇缺不太记得发型没学过也不会素描画的应该蛮ooc但……emmm还是不要脸地丢一丢好了(所以说,这个星期的文就找借口先不更了【打死)

(另外弱弱提醒一句这里是是麝月为了逃避同学的耳目改圈名了所以所以……哎算了,比起圈名,可能大家还是对这个垃圾的自设头像印象深刻orz)

p1是给辜臣iOS的生贺@孤城里的辜臣迟来的生日快乐。愿你心中长怀一朵玫瑰,览尽世间疮痍后,归来仍是少年。

p2是脑洞,如果傲娇的玫瑰不想让小王子走的话(?)

p3是人生中第一次尝试的小短漫。论遭遇了狐狸和玫瑰的修罗场该怎么办?当然是大家一...

是这个星期摸的小王子!他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完全长在我的XP上了呜呜呜呜呜……虽然说设备奇缺不太记得发型没学过也不会素描画的应该蛮ooc但……emmm还是不要脸地丢一丢好了(所以说,这个星期的文就找借口先不更了【打死)

(另外弱弱提醒一句这里是是麝月为了逃避同学的耳目改圈名了所以所以……哎算了,比起圈名,可能大家还是对这个垃圾的自设头像印象深刻orz)

p1是给辜臣iOS的生贺@孤城里的辜臣迟来的生日快乐。愿你心中长怀一朵玫瑰,览尽世间疮痍后,归来仍是少年。

p2是脑洞,如果傲娇的玫瑰不想让小王子走的话(?)

p3是人生中第一次尝试的小短漫。论遭遇了狐狸和玫瑰的修罗场该怎么办?当然是大家一起获得幸福啦!

暑假买了板子后会认真上色肝出来哒!

前3p均为原创但后7p都是一些照着卡贴的练习!非原创非原创非原创!!!因为不知道怎么水所以这次一次性都发出来了

p4阿尔托莉雅是第一次尝试画画,真正意义上好好画的那种因为没有学过素描画得不好轻点喷……从2019年第一次看完hf开始,接下来都是零零散散的一些画(总感觉没什么进步是怎么回事)这个学期只有一张最后的梅林,是请假回家的同桌带来的卡贴,第一眼看到直接心动了所以尝试着画了一下,因为原图是线稿所以光影什么的……emmm……看得过去就好了吧。因为这张梅林实在是让我浮想联翩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了所以,决定高考前最后一更更完梅林和咕哒的乙女文。

如果认为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及后7p均非原创而且不知道出处所以欢迎联系原作者,会@注明来源

以上

P君
去年暑假参本的稿,虽然本子里的...

去年暑假参本的稿,虽然本子里的那版有做成CD封面的排版啦

去年暑假参本的稿,虽然本子里的那版有做成CD封面的排版啦

好事焚化炉🆘

迪亚哥是龙,伊丽莎白也是龙
迪亚哥会吃石头,伊丽莎白会吞戒指
迪亚哥是英国贵公子,伊丽莎白是匈牙利名媛
迪亚哥小时候在乔斯达家工作,伊丽莎白被玉藻前抓住当女佣
迪亚哥有很多同科生物,伊丽莎白也有很多职阶
伊丽莎白可以在外面闲逛捡到圣杯,迪亚哥怎样才能出门捡到曼哈顿?
答案:做爱抖露
【表情包原图来源于网络】

迪亚哥是龙,伊丽莎白也是龙
迪亚哥会吃石头,伊丽莎白会吞戒指
迪亚哥是英国贵公子,伊丽莎白是匈牙利名媛
迪亚哥小时候在乔斯达家工作,伊丽莎白被玉藻前抓住当女佣
迪亚哥有很多同科生物,伊丽莎白也有很多职阶
伊丽莎白可以在外面闲逛捡到圣杯,迪亚哥怎样才能出门捡到曼哈顿?
答案:做爱抖露
【表情包原图来源于网络】

乌罗提市民b
腿个进度 摸鱼不严谨呜呜不要捉...

腿个进度 摸鱼不严谨呜呜不要捉虫

她真好好老婆呜呜 (欢迎约稿呜呜


腿个进度 摸鱼不严谨呜呜不要捉虫

她真好好老婆呜呜 (欢迎约稿呜呜


帝国工资太少了

草稿流选手

时隔多月再次发图居然是画我自创的奇妙cp

草稿流选手

时隔多月再次发图居然是画我自创的奇妙cp

プルーペリー🌗

FGO

欢迎扩列ios服100,122,733,577

QQ3229757181

FGO

欢迎扩列ios服100,122,733,577

QQ3229757181

景初未至

fgo抽到龙娘的第三年!正片存图√

fgo抽到龙娘的第三年!正片存图√

盐渍花犬
【扫描件】去年的万圣伊丽酱~

【扫描件】去年的万圣伊丽酱~

【扫描件】去年的万圣伊丽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