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利亚特

0 1 2
如果有一天梦回古代,你想不想看看海外世界的稀奇古怪? 古人交通不便环球之行难以实现,今朝小手一点轻松展现。 西亚北欧墨西哥,雕塑壁画和考古…… 跟着学霸们探古迹,世界好多的五彩斑斓与意想不到的一角,还在等你发掘!

如果有一天梦回古代,你想不想看看海外世界的稀奇古怪?

古人交通不便环球之行难以实现,今朝小手一点轻松展现。

西亚北欧墨西哥,雕塑壁画和考古……

跟着学霸们探古迹,世界好多的五彩斑斓与意想不到的一角,还在等你发掘!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10536浏览    447参与
海外芝士官已就位!
参与活动赢取限量头像框
马上报名
邵寒山

我回来了!!!!!!断更这么久因为我又又又去做手书了!!!!极限肝了一个周我真的画到快死掉

有care一些以前的图,经常来我这里吃饭的妈咪应该会有印象,乐

传b站了,希望能获得一个三连xx或者评论!!

然后就是我要瘫两天,晚安各位

这里是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Lm4y1S7py


我回来了!!!!!!断更这么久因为我又又又去做手书了!!!!极限肝了一个周我真的画到快死掉

有care一些以前的图,经常来我这里吃饭的妈咪应该会有印象,乐

传b站了,希望能获得一个三连xx或者评论!!

然后就是我要瘫两天,晚安各位

这里是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Lm4y1S7py


森林之海
他们像树叶一样,一时间风华森茂...


他们像树叶一样,一时间风华森茂,勃发出

如火的生机,食用大地催产的硕果;

然而,好景不长,

他们枯竭衰老,体毁人亡。


《伊利亚特》

阿波罗向波塞冬描述凡人


他们像树叶一样,一时间风华森茂,勃发出

如火的生机,食用大地催产的硕果;

然而,好景不长,

他们枯竭衰老,体毁人亡。


《伊利亚特》

阿波罗向波塞冬描述凡人

森林之海
伊利亚特 凡人的生活啊,就像树...

伊利亚特


凡人的生活啊,就像树叶的落聚。

凉风吹散垂挂枝头的旧叶,但一日

春风拂起,枝干便会抽发茸密的新绿。

人同此理,新的一代崛起,老的一代死去。

伊利亚特


凡人的生活啊,就像树叶的落聚。

凉风吹散垂挂枝头的旧叶,但一日

春风拂起,枝干便会抽发茸密的新绿。

人同此理,新的一代崛起,老的一代死去。

邵寒山

“kill my love”


画的时候想着,如果阿喀没有赌气帕帕也不会上战场并走向死亡,如果帕帕没有不听阿喀的话冲到特洛伊城下被杀,阿喀大概隔天就会拽着帕帕回老家了,自然也不会死……他们深爱着对方又皆是对方死亡命运的转折点和导火索。


(或许有人看不清帕帕那张?那张是矛把他俩一起贯穿了,因为帕作为转折点的方式是牺牲了自己)

“kill my love”


画的时候想着,如果阿喀没有赌气帕帕也不会上战场并走向死亡,如果帕帕没有不听阿喀的话冲到特洛伊城下被杀,阿喀大概隔天就会拽着帕帕回老家了,自然也不会死……他们深爱着对方又皆是对方死亡命运的转折点和导火索。


(或许有人看不清帕帕那张?那张是矛把他俩一起贯穿了,因为帕作为转折点的方式是牺牲了自己)

米唐
今年画不完了明年继续吧( 左起...

今年画不完了明年继续吧(

左起第一排:阿喀琉斯、赫利俄斯、宙斯

第二排:墨涅拉俄斯、阿伽门农、代达罗斯

今年画不完了明年继续吧(

左起第一排:阿喀琉斯、赫利俄斯、宙斯

第二排:墨涅拉俄斯、阿伽门农、代达罗斯

邵寒山
进行一个怪东西的制造,是伊利亚...

进行一个怪东西的制造,是伊利亚特联军方面英雄们(有的或许不算…我也不太清楚抱不过都是经常出现的角色)的衍生宝石人设定,因为是只是衍生不是本体设定所以没有加名字

无聊的话可以来猜猜宝石对应的英雄(阿帕我画过)(完全中性化注意)(严重个人印象注意)(而且没有画小埃


猜对可以找我点图(没人想要

进行一个怪东西的制造,是伊利亚特联军方面英雄们(有的或许不算…我也不太清楚抱不过都是经常出现的角色)的衍生宝石人设定,因为是只是衍生不是本体设定所以没有加名字

无聊的话可以来猜猜宝石对应的英雄(阿帕我画过)(完全中性化注意)(严重个人印象注意)(而且没有画小埃




猜对可以找我点图(没人想要

邵寒山
论我把阿波罗画成辐光这件事…...

论我把阿波罗画成辐光这件事…

其实没这么帅(废话),但是狂妄的挑衅神真的蛮酷的所以画画看

如果按我的理解来的话,帕特洛克罗斯的人生就是从狂妄开始(误杀朋友)又因狂妄结束(挑衅阿波罗),而他平常表现出来的又是比较低调温和的一面,多有趣一个人…按这个道理说的话这张图应该和那张月下帕帕一起看更有内味

我对帕特洛克罗斯的塑造稍微有一点TSOA的矫枉过正,但这种事能自圆其说就行了嘛(发出屑同人女的声音

论我把阿波罗画成辐光这件事…

其实没这么帅(废话),但是狂妄的挑衅神真的蛮酷的所以画画看

如果按我的理解来的话,帕特洛克罗斯的人生就是从狂妄开始(误杀朋友)又因狂妄结束(挑衅阿波罗),而他平常表现出来的又是比较低调温和的一面,多有趣一个人…按这个道理说的话这张图应该和那张月下帕帕一起看更有内味

我对帕特洛克罗斯的塑造稍微有一点TSOA的矫枉过正,但这种事能自圆其说就行了嘛(发出屑同人女的声音

邵寒山

画一些人形霰弹枪,指伊利亚特里拿石头砸人一砸一个开瓢(

怎么说呢因为我第一次看的时候直接看的16卷所以帕特砸人砸的人脑浆淌一地对我的震撼还挺大的(智慧的目光jpg 


众所周知我画小漫画是不上色的(就是懒

画一些人形霰弹枪,指伊利亚特里拿石头砸人一砸一个开瓢(

怎么说呢因为我第一次看的时候直接看的16卷所以帕特砸人砸的人脑浆淌一地对我的震撼还挺大的(智慧的目光jpg 



众所周知我画小漫画是不上色的(就是懒

百家姓里有没有小

夜来幽梦忽还乡,故人依稀旧模样😔


夜来幽梦忽还乡,故人依稀旧模样😔


邵寒山

“真是条蠢鱼。”


画点帕帕杀人,原文在p2

对于帕特洛克罗斯这样的人,魅力所在就是他强大的力量,对敌的残忍和对自己人的温柔完美平衡的结合,如果抹消他残忍强大的一面,那么温柔的部分也会变成索然无味的力不从心和妇人之仁


偷偷放一个戴阿喀头盔的p3,不得不说头盔真的好雄…因为我实在是太懒了不想画两遍所以头盔款就安静做线稿好了……

“真是条蠢鱼。”


画点帕帕杀人,原文在p2

对于帕特洛克罗斯这样的人,魅力所在就是他强大的力量,对敌的残忍和对自己人的温柔完美平衡的结合,如果抹消他残忍强大的一面,那么温柔的部分也会变成索然无味的力不从心和妇人之仁


偷偷放一个戴阿喀头盔的p3,不得不说头盔真的好雄…因为我实在是太懒了不想画两遍所以头盔款就安静做线稿好了……

咬耳沉默
我这个人使用tag从来没有不好...

我这个人使用tag从来没有不好意思

我这个人使用tag从来没有不好意思

墨千色

【阿帕】Weary World LVIII

我终于!又写得出东西了!!!阅读使我快乐!!!


LVIII 两个王


屋内的沉默久未散去。帕特洛克罗斯脖颈上的蝙蝠印记在衬衫的立领间若隐若现,阿喀琉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受不了过久的安静的大埃阿斯突然叫起来,“赫克托耳,我的老朋友,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说这些令人不解的话了?”

赫克托耳微微一笑。

“恕我插嘴。我想我们有必要在所有人都在场的时候把咱们的关系好好捋一捋。我先来吧。我是大埃阿斯的弟弟,准确地说,是同父异母的弟弟。我刚从德国被接回这个城市不久,对我这位哥哥所生活的环境与他的人际关系几乎一无所知——除我参加过几次宴会外。帕特洛克罗...

我终于!又写得出东西了!!!阅读使我快乐!!!


LVIII 两个王

 

屋内的沉默久未散去。帕特洛克罗斯脖颈上的蝙蝠印记在衬衫的立领间若隐若现,阿喀琉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受不了过久的安静的大埃阿斯突然叫起来,“赫克托耳,我的老朋友,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说这些令人不解的话了?”

赫克托耳微微一笑。

“恕我插嘴。我想我们有必要在所有人都在场的时候把咱们的关系好好捋一捋。我先来吧。我是大埃阿斯的弟弟,准确地说,是同父异母的弟弟。我刚从德国被接回这个城市不久,对我这位哥哥所生活的环境与他的人际关系几乎一无所知——除我参加过几次宴会外。帕特洛克罗斯,我哥哥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阿喀琉斯,从天而降的子爵,不知道是不是吸血鬼——虽然从你们的谈话中推断,大概率是咯?真讽刺!赫克托耳,一位修士,似乎也是我哥哥的‘老朋友’,最近神出鬼没,其他一无所知。我的话说完了,接下来谁说?”

透克洛斯几乎不带喘气地全部说完,虽然问了最后那么一句话,可眼睛却直直盯着大埃阿斯。

“这么说来,我的确还没有好好介绍过赫克托耳王子……哦抱歉,现在是……”

“是名虔诚的修士。”赫克托耳友好地补充道。

“咳咳,对,现在是名虔诚的修士。问题是,你们也没问过我呀!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明白你们了……其实对于赫克托耳现在的处境我也知之甚少,咳,我的朋友,你不介意从我的嘴里说出你的故事吧?毕竟这可不算什么特别好的事情……”

“不介意,由你说反而更合适。”

“应该说,是相当不光彩的事。之所以说赫克托耳是前王子,是因为他的国家已经覆灭了。”

“噢……”透克洛斯瞪大了眼睛。阿喀琉斯和帕特洛克罗斯在壁炉边静静地站着。

“覆灭的原因,是他的弟弟帕里斯疯狂地追求一个名叫海伦的美丽女子,可是要知道海伦可是墨涅拉俄斯的夫人呀……”

“墨涅拉俄斯?”帕特洛克罗斯几乎叫出声,“阿伽门农的弟弟?可没听说他结过婚……”

“这都是陈年往事了。帕特洛克罗斯,虽然我只比你年长五岁,可这五年间的确发生过翻天覆地的变化。本该是墨涅拉俄斯夫人的海伦被帕里斯拐走,所以……”

“所以阿伽门农和墨涅拉俄斯联手攻打了我的国家。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

“特洛伊。”阿喀琉斯说,“我听过这个国家名字。不明不白地被灭国,海伦或许只是一个幌子。”

“何出此言?”

“你们人类最不珍视感情,很难想象仅仅为了一个女人——说好听点儿,为了爱情吧,弄得两败俱伤。”

“可没有两败俱伤呀阿喀琉斯,伤的只有特洛伊。”大埃阿斯说。

“会伤的,迟早的事儿。”说完,阿喀琉斯笑眯眯地看向赫克托耳,后者没有回避他的眼睛。

“轮到我讲故事了。”赫克托耳站起身,慢慢走到大家中间,“海伦,他们说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但是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来历。我也是在最近的调查中才逐渐明朗,她是个吸血鬼。”

“从没听过这么个吸血鬼。”阿喀琉斯吐吐舌头。

“因为她并不全是吸血鬼,她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混血儿,只有四分之一的吸血鬼血统。所以……一味追求自己的快乐,或许痛苦不会在当代显现,可一定会波及后世。”

“你想要说什么?”阿喀琉斯直勾勾地等着他。

“我只是在陈述故事。”

“我好奇你那位始作俑者的弟弟怎么样了。”透克洛斯换了只脚翘在桌上。

“特洛伊不复存在后,我作为修士来到这个城邦,帕里斯来找过我几次,海伦不知所踪,他一直在暗中调查,他和我查到的差不多,知道了海伦身上有部分吸血鬼的血。他觉得是吸血鬼害了海伦和我们……这个想法当然很疯狂也很傻,可他现在的确成了个蠢蠢的疯子。”

“然后呢。”

“然后?上次他跌跌撞撞来找我,被我赶走了。那时候他的想法依旧是要找吸血鬼复仇。”

阿喀琉斯不可控制地哈哈大笑起来,大家都惊恐地看着他。

“为什么你们总要强调什么人类、吸血鬼、狼人,来加深敌对与仇视?海伦也好,帕里斯也好,特洛伊的存在与灭亡也好,到底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你知道在吸血鬼世界是怎么排斥与贬低你们人类的吗?可不比你们形容我们的差。总是这样,总是这样,画地为牢,肆意扭曲牢笼外的世界。你说的这些与人类共生的吸血鬼我从没听过……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呢。”他突然一笑,“所以我们在自欺欺人,你们也在自欺欺人,大家一起自欺欺人。我们都隐瞒了对自己不利的事实,现在却在坦诚相待。”

透克洛斯脸色铁青,身体僵硬地定在那儿,已经完全被“你们”“我们”给吓到了。

“你也是来复仇的吗?赫克托耳王子。”帕特洛克罗斯小心翼翼地问。

“我吗?我不是。”

“他会说,‘我是来赎罪的’,假惺惺。要复仇的那位假惺惺,要赎罪的这位也假惺惺。你有什么罪要赎?我真讨厌你们这套言辞!”阿喀琉斯冷冷一笑。

“他可什么言辞都还没发表呢,阿喀琉斯。”大埃阿斯惊讶地望着争锋相对的几个人。

“我开始期待你成为君王了,阿喀琉斯。”赫克托耳在微微摇晃的火烛中显得沉静,“到那时,不再有误会和对立,仇恨也会消失殆尽。”

“是吗?我也期待你的复国,赫克托尔。你没有明确的个人爱憎,你所做一切永远只是出于责任,和……或许是爱吧。但请记住,在人类世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儿,在恳求另一个男孩回应我青涩的心情。”

【TBC】

咬耳沉默
发完找了半天在哪原来是发错号了...

发完找了半天在哪原来是发错号了,,,

发完找了半天在哪原来是发错号了,,,

墨莉忒
谢谢,突然嗑到了奥德修斯&ti...

谢谢,突然嗑到了奥德修斯×海伦……

谢谢,突然嗑到了奥德修斯×海伦……

anya—thalia

【伊利亚特/hades】特洛伊:变鱼

         无内鬼,来点特洛伊笑话

         设定在特洛伊战争时期,但阿帕的形象依旧是hades。原梗来自@言出必行晋夷吾 太太,她画的阿喀小章鱼真的可爱;也要感谢@邵寒山 太太的脑洞,您是我的灵感源泉

         CP为阿帕,有帕阿暗示,还有帕布名示x...


         无内鬼,来点特洛伊笑话

         设定在特洛伊战争时期,但阿帕的形象依旧是hades。原梗来自@言出必行晋夷吾 太太,她画的阿喀小章鱼真的可爱;也要感谢@邵寒山 太太的脑洞,您是我的灵感源泉

         CP为阿帕,有帕阿暗示,还有帕布名示x


         全文3800+


         一

         作为海的儿子的阿喀琉斯,本身就与母亲一样,有变化身形的能力。

  

  只不过,他终究是半神,还不太能控制好自己的能力。具体来说他会在身体接触海洋的时候随机变成——当然也有可能不变——各种奇异的海洋生物。比如说他第一次在帕特罗克洛斯面前变成金色的海豚,结果被他好一顿rua;再比如说在游泳时突然变成金色大水母,不小心释放毒素让与他同游的帕特罗克洛斯差点死在海里。还好塞缇丝及时出现,用神力救活了儿子的男朋友,并把他带回到岸边。

  

  “阿喀琉斯,你得注意一点。”她一手搂着刚刚转醒的帕特罗克洛斯,对在浅滩上垂死挣扎的金色水母怒目而视,“帕特可是凡人——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皮糙肉厚吗?”

  

  “塞缇丝……女神,您要不先把阿喀琉斯放到海里,他看起来有点脱水……”

  

  一个大浪打过来,把水母卷进海中,塞缇丝爱怜地摸着还是个小孩的帕特罗克洛斯的脸,说道:“帕特,你总是这么好心。”

  

  这是一次。

  

  还有就是最近这次,由希腊诸王组成联军在攻打特洛伊时,由于两军已经陷入拉锯战,倒是让慕耳弥冬人在战争之外有了闲暇时间。出于对大海本能的渴望,阿喀琉斯又约了帕特罗克洛斯去游泳。

  

  “这次我肯定不会变的。”他信誓旦旦,“拜托,这可是在战争时期,想必命运女神也会眷顾我的。”

  

  于是,大约半小时之后,他变成了一只小章鱼。看着他在沙滩上蠕动着的八只小长腿,帕特罗克洛斯发出没心没肺地大笑。

  

  “你这花纹还是金色的。”他捏着就比巴掌稍大的小章鱼提到眼前,仔细端详着,发出啧啧声,“真不愧是阿喀琉斯,变成章鱼都这么可爱——看这八条小腿都蹬得充满活力……”

  

  他随即被喷了一脸墨汁。

  

  等到帕特罗克洛斯终于把自己弄干净后,他一手拿着阿喀琉斯的衣服,另一手揣着章鱼,像做贼一样溜进慕耳弥冬人的营地。他将衣服仔细藏好,打算找个碗盛点水,以免对方像当年的水母那样脱水变形。

  

  厨房里,布里塞伊丝正在和姑娘们做饭,一整头羊羔被放在火上烤,油脂噼啪作响。帕特罗克洛斯拿起陶碗就想跑,却被她们叫住了。

  

  “我们新做了一些甜煎饼,您先尝尝。”她热情地说道,“阿喀琉斯呢?”

  

  “阿伽门农找他……有点事。”帕特罗克洛斯尝了尝被淋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点点蜂蜜的煎饼,口感酥脆而又甜蜜——战争时期的甜味很是稀缺,大概其他人是没有这项特权的。

  

  布里塞伊丝点了点头,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帕特!”她指着陶碗中试图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的阿喀琉斯,高声叫道,“章鱼!”

  

  帕特罗克洛斯以为她害怕,于是用手盖住碗口,说道:“别怕,我马上就走……”

  

  布里塞伊丝露出迷人的微笑。“不是这样的,帕特。”她不由分说地把碗拿过来,熟练地把里面金色的小章鱼扔到案板上,举刀就要往下切,“您知道生章鱼有多好吃吗……”

  

  “住手!”帕特罗克洛斯大惊失色,“不行,这是……”

  

  “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没有毒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阿喀琉斯……”

  

  “没关系,我们给您开小灶,不带他。”

  

  “但是……”

  

  “您觉得生章鱼下不去嘴吗?它也可以烤着吃哦——把它的触手切下来,串在木签子上……”

  

  帕特罗克洛斯一时语塞,章鱼在女人悬空的刀下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声——可惜它的墨囊已经空了。

  

  “首先,我们要去头……”

  

  “不——!”在刀尖即将刺入的瞬间,深肤色的高大男人一把抢过差点死在案板上的希腊大英雄,像母鸡护崽一样把他圈在双手之中,“这是、这是……我们要献给父亲宙斯的祭品,不能吃!”

  

  不顾她失落的表情,慕耳弥冬战士第一次落荒而逃,耳中隐隐听到她们窃窃私语:“宙斯居然也喜欢吃鱼?”

  

  管他喜欢吃什么。他内心向塞缇丝祈祷着,女神啊,我视您如生母,赶紧让他变回来吧——

  

  万一被奥德修斯他们知道,这样的阿喀琉斯会被他们玩死的!

  

  很抱歉,亲爱的孩子,我无能为力。女神轻柔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我拜托你,一定要保护好他……

  

  我当然会,女神。他突然感觉自己的使命变得悲壮起来。他一路行色匆匆,甚至连福伊尼克斯跟他打招呼也没有回应。“这年轻人。”年迈的战车手摇了摇头。

  

  但当帕特罗克洛斯终于回到自己与阿喀琉斯的营帐后,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把碗落在厨房了。


         

        二

         

        (是chu/shou/car,走外链)

           微博ID雅乐云钟(挂了私信我)

           wlandIDanyathalia

          

           ——————



        最后还是感谢玛德琳米勒女士,没有您的激励我原本会继续鸽下去——出于对您笔下阿帕的热爱,我又开始写文了;如果您是个男的,您的十八大祖宗已经没了,可惜您是位女士,我只好祝您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