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吹五月

54530浏览    609参与
阿舟裂开了
“红妆白日鲜” 今天下午的太阳...

“红妆白日鲜”


今天下午的太阳很好呢!

临摹自伊吹太太

“红妆白日鲜”



今天下午的太阳很好呢!

临摹自伊吹太太

亓.

画集推荐10(⭐⭐⭐⭐⭐)

伊吹五月的花间词是一部早期作品,但是画风依然感人。

这一部短篇的故事(特别薄,30页=15张),写的是一朵兰花等待随遇书生的故事啊,尽管最后2人(花)相错过,但是阿雪还是满足的笑了,阿雪太感人了(表白阿雪)!,尽管是早期作品,但是喜欢腿子的不要错过,特别提醒:快绝版了!快去淘宝抢!(还有漏网之鱼,15,20的,不乏50,80这个价格就不合适啦-定价18)

附赠我临摹的一幕Q版(水彩还在摸索中,恕我真的懒的找水彩视频,真的干货很少太难找了)相信我线稿还是可以的,最后打算画完一整幅的时候,没注瞬间失去动力没干,,画面脏了,瞬间失去动力。(更画集会很慢,因为康...

画集推荐10(⭐⭐⭐⭐⭐)

伊吹五月的花间词是一部早期作品,但是画风依然感人。

这一部短篇的故事(特别薄,30页=15张),写的是一朵兰花等待随遇书生的故事啊,尽管最后2人(花)相错过,但是阿雪还是满足的笑了,阿雪太感人了(表白阿雪)!,尽管是早期作品,但是喜欢腿子的不要错过,特别提醒:快绝版了!快去淘宝抢!(还有漏网之鱼,15,20的,不乏50,80这个价格就不合适啦-定价18)

附赠我临摹的一幕Q版(水彩还在摸索中,恕我真的懒的找水彩视频,真的干货很少太难找了)相信我线稿还是可以的,最后打算画完一整幅的时候,没注瞬间失去动力没干,,画面脏了,瞬间失去动力。(更画集会很慢,因为康康这字数,都可以去写作文啦,我懒)

伊吹五月的《蝶澜》,《山河人间》已经安排!预定了,可惜木得钱财,估计要等开学吧,拜拜拜ノBye~

明烛天南
临摹伊吹(2/2) 目测昭君出...

临摹伊吹(2/2)


目测昭君出塞?

临摹伊吹(2/2)


目测昭君出塞?

速食ZHOU-
涂了民国版的唐老四!/星星眼...

涂了民国版的唐老四!/星星眼


/第一张尝试奇奇怪怪的厚涂,有参考

腿妈这身搭配太会了!^P^


涂了民国版的唐老四!/星星眼


/第一张尝试奇奇怪怪的厚涂,有参考

腿妈这身搭配太会了!^P^


初二

学习!今天也是临摹伊吹太太小美人儿的一天,太太实在是太太太厉害了,吹爆!!!(p1是临摹,p2是伊吹原图)

学习!今天也是临摹伊吹太太小美人儿的一天,太太实在是太太太厉害了,吹爆!!!(p1是临摹,p2是伊吹原图)

陌然
临摹,超爱伊吹鸡腿子!!!

临摹,超爱伊吹鸡腿子!!!

临摹,超爱伊吹鸡腿子!!!

迦夜

太爱伊吹了,用水彩临摹一张

对不起我太菜了😨

太爱伊吹了,用水彩临摹一张

对不起我太菜了😨

昔我往矣
不愧是伊吹大大,就算是简单的画...

不愧是伊吹大大,就算是简单的画也临一次,废一次,自闭一次ಥ_ಥ

不愧是伊吹大大,就算是简单的画也临一次,废一次,自闭一次ಥ_ಥ

树琳天空
为什么细节这么糙?因为拿宣纸画...

为什么细节这么糙?因为拿宣纸画的😂还是我拿生宣自制的半生熟宣搞出来的。

后期背景也不知道还要细化多久~

为什么细节这么糙?因为拿宣纸画的😂还是我拿生宣自制的半生熟宣搞出来的。

后期背景也不知道还要细化多久~

少时怀歌

最近的摸鱼

部分图源:伊吹鸡腿子

最近的摸鱼

部分图源:伊吹鸡腿子

玉堂阴

山间风雾,送我远遥(五)

6.

等到唐遥悠悠醒来,自己已经躺回了客栈。

同一个客房,同一张床,一切的一切,仿佛一场梦。

自己仿佛做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做。

唯一的不同,是窗外的夜色,和眼前的人。

窗外,暮色些微。代岚趴在床边,柳腰可见脊骨。他微微抬头看着唐遥,面沉如水。

眼眸里幽深黑暗。

唐遥很少见到这个表情的代岚。现在的他,活像一条仰头的毒蛇。

不言语,却足够危险。

唐遥眨了眨眼睛,对着代岚开口道,

“我做恶梦了?”

代岚一愣,嘴角立刻浮起和往昔一样的笑容。冰冷潮水般消退,眼睛略略一弯,便成了唐遥熟悉的阿岚。

“遥遥,你中蛊了。蛊有些奇,我虽有些思路,但暂时不敢解。蛊我先缓住了,问题不大,...

6.

等到唐遥悠悠醒来,自己已经躺回了客栈。

同一个客房,同一张床,一切的一切,仿佛一场梦。

自己仿佛做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做。

唯一的不同,是窗外的夜色,和眼前的人。

窗外,暮色些微。代岚趴在床边,柳腰可见脊骨。他微微抬头看着唐遥,面沉如水。

眼眸里幽深黑暗。

唐遥很少见到这个表情的代岚。现在的他,活像一条仰头的毒蛇。

不言语,却足够危险。

唐遥眨了眨眼睛,对着代岚开口道,

“我做恶梦了?”

代岚一愣,嘴角立刻浮起和往昔一样的笑容。冰冷潮水般消退,眼睛略略一弯,便成了唐遥熟悉的阿岚。

“遥遥,你中蛊了。蛊有些奇,我虽有些思路,但暂时不敢解。蛊我先缓住了,问题不大,等我两天,肯定处理好。”

“不是你下的?”

“我怎么会害遥遥呢。”代岚马上气鼓鼓的样子,“我估摸是天一教做的,下蛊的人有点法子,手法不同寻常,这蛊也不明朗。蛊性我倒是摸出个七七八八,不像是厉害的样子。”

“比子母蛊如何。”

“比子母蛊嘛……”

代岚往前靠了靠,脸贴近唐遥,眸光里满是温柔戏谑。 

“可惜你不是苗疆人。”

“什么意思?”

“要是你是苗疆人,我们就可以一起炼功。到时候光靠你体内的母蛊,就能解了你现在中的蛊。”

唐遥看着他,隐隐觉得代岚笑得有些不对。

“你笑什么。”

“子母蛊双修不仅事半功倍,在行房事上,也能让人仿若同体连心。”代岚退回去坐好,眼眸一闪一闪的,瞧着唐遥。“不如我们换个思路?”

夜色悠悠的沉进来,混着些微的风。

“哦。”

唐遥不仅不恼,反而直接坐起身,抱住了代岚。

气氛有些旖旎。

代岚本是玩世不恭的表情,没想到唐遥是这样的反应,身子一僵,反而手足无措了起来。

“阿,阿遥,我开玩笑的,我没想借此……”

唐遥怀抱紧了紧,没让代岚再接着说。也没再做什么,就那样安静抱着。

其实她只是,突然有些难过。

听到代岚的话,唐遥莫名想起从前,自己把身子给了唐迁。那夜,她忍痛对自己说,没关系,是心爱的唐迁。等后来她知晓是唐逐的那瞬间,除了极力否认,竟不知还能做什么。

而现在,唐迁也好,唐逐也好,全没了。她熟悉的世界全都安静下来,仅剩面前的少年。

仿佛过了许久,代岚耳边一热,唐遥贴在他耳边,说了一声,

“有你真好”。

说罢,便放开了代岚。

代岚愣愣的坐在那里,看着唐遥,又突然兴奋的站起来,像是得了夸奖的孩子,怀着不知何处安放的喜悦。唐遥觉着他好像又变回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浑身透着股青涩。

但她并不讨厌。

或者说,之前的难过,就这样被冲淡了。

唐遥倚着床边坐下,又拍了拍身侧,代岚欢快地坐下,又贴了上来。唐遥也没推开,肩倚着肩。

“……代岚啊。”

“阿遥你说。”

“什么是喜欢呢”

“我对你就是喜欢啊。心中挂念,见而欣喜,大抵如此。”

“那……对友人不也是不一样。”

“不,不一样。肢体,眼眸,身体发出的信号都不一样。内心的情感也不一样,更复杂也更丰富。”

唐遥沉默,微皱着眉。“我不理解,阿岚。”唐遥顿了顿,又接着说,“我曾喜欢阿迁,但阿迁死了。我讨厌唐逐,他也讨厌我,但唐逐又是唐迁。

我的喜欢不知真假,别人的行为也不知真假。我读不懂自己的想法,也不知晓自己的行为。”

“……是你把自己框住了,阿遥。”代岚声音慵懒而绵长,“喜欢有喜欢的部分,讨厌有讨厌的部分,组合起来才是人。过去你中了蛊,把他们喜欢的部分拼在了一起,讨厌的部分拼在了一起,你的好恶却不会因为这个拼凑而变成假的。你还是你。”

“……我喜欢唐逐吗?”

“我不清楚,遥遥,你要自己想。你对他而言是什么,他对你而言是什么。你的好恶是由你决定的,而不是我的三言两语。我帮不了你。”

“……那,我喜欢你吗?”

“喜欢!”

……

“算了,换个问题。”唐遥有些无奈,“解释一下吧?你和天一教怎么回事,我晕倒后怎么回来的,讲讲看吧。”

代岚表情一下子丰富,身子坐正,憋了半天还是开口,“我和天一教……现在不好跟你讲,虽说是与虎谋皮,但我心里有分寸,不用担心。”

“另外,早上我看你中了蛊,本是问题不大,就去追查天一教。但是没过多久,子蛊有些躁乱,也有天一教往你的方向赶,我猜是你出了事,便赶在他们前找到你带你走了。想来这房间也不至于这么快租给别人,我便又回了这里。倒是你,怎么回事。”代岚侧身看着唐遥,“按理说那蛊我早上便做了处理,你是吃了什么,见了什么,还是去了什么地方?”

——于是唐遥开始讲故事……

……好了,讲完了——

代岚沉思了一会,便想通了些关键。他颇有把握向唐遥伸出手,

“看我今晚就把这一切搞定,怎么样?要一起去看看吗。”

唐遥默然,握住了代岚的手。

“……走呗。不过……”

“不过?”

“……早上说好的点心呢?”

!!!

“……明天一定,明天一定。”

一只大静鹅
3.4 今日份的板写 吹爆伊吹...

3.4

今日份的板写

吹爆伊吹老师的《山河人间》

我太可了

——

红尘如晦

非我所愿

——


3.4

今日份的板写

吹爆伊吹老师的《山河人间》

我太可了

——

红尘如晦

非我所愿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