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奈凡

351浏览    11参与
子木撒

【奈因】囚徒(陆)

●原作:Aldnoah Zero 

●cp 奈因,注意避雷

●上文(我终于搞这个了)传送点 

●我咕咕咕。

●艰难的爱情培养


READY 


GO 



“如何?”伊奈凡收拾着桌子,顺口问道。

“什么?”

斯雷因仍然停留在伊奈凡所说的那句话,猛然抬头,正好撞上殷红的映着自己影子的瞳眸所投来的目光。

那一刹那,斯雷因觉得他的一切全部都被看透,心中的一切都展露无遗,窥探着最深层的脆弱和秘密。这种不适感令他立刻转开目光,心脏狂跳,是被看透的慌张。

“……”

伊奈凡对他的反应倒不是惊讶。

斯雷因·...

●原作:Aldnoah Zero 

●cp 奈因,注意避雷

●上文(我终于搞这个了)传送点 

●我咕咕咕。

●艰难的爱情培养



READY 


GO 



“如何?”伊奈凡收拾着桌子,顺口问道。

“什么?”

斯雷因仍然停留在伊奈凡所说的那句话,猛然抬头,正好撞上殷红的映着自己影子的瞳眸所投来的目光。

那一刹那,斯雷因觉得他的一切全部都被看透,心中的一切都展露无遗,窥探着最深层的脆弱和秘密。这种不适感令他立刻转开目光,心脏狂跳,是被看透的慌张。

“……”

伊奈凡对他的反应倒不是惊讶。

斯雷因·特洛耶特,恐怕早已习惯独自一个人默默背负一切,独守着自己的伤痕,不让任何人知晓。伊奈凡也知道,自己的心对这样一个人已经悄悄松动。

“我说的是,我做的饭啊。”

“难吃。”

“喔是吗?”

“……其实,还不错。”斯雷因小声地说。

伊奈凡故意侧了侧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什么都没说!”



一名士兵敲了敲铁门,低声说:

“上尉,接到上级指示……”

“好的。”伊奈凡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会去的。”

伊奈凡转头对斯雷因说:“我要走了,有什么需要最好现在说喔。”

“怎么可……”斯雷因突然想起伊奈凡方才的话,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看了看伊奈凡,想着不如想想真的需要的,于是思考了一会儿,“……那,能带来一些书吗?”

书可是可以反映社会的东西,至少可以了解一下打发时间。

“什么书?”

“随便吧。”

不是很了解,那就随便带几本看看吧。

“好的。”伊奈凡转身去推铁门。

“等等!”

伊奈凡回头,看到了哽住呼吸的斯雷因,咬着嘴唇,双手攥着衣角,终于像是冲破了什么,颤抖着说:“我想……见她一面。”

伊奈凡知道他说的是谁,想了想,说道:“虽然可能没什么把握,但是我会在她面前提一下来见你。”

“不行!”斯雷因忽又畏缩了,挣扎着犹豫着,“不要让她见到这样的我……就在远处,看她一眼就好……”

伊奈凡沉默片刻,向前走了几步,说道:“我会试试说服上级,带你去。”

再一次陷入黑暗与寂静,斯雷因突然感到十分无力,滑落在墙角,蜷缩起来。

公主。

您会如何看待如今的我呢?

如今的我带着镣铐,匍匐于深渊之中。

恐怕现在的我已经不必要也没有资格来告诉您地球的景色了,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答案也许也已经有人告诉您了。

之前您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这个回答也已不重要。

我不后悔。

因为,您曾是我的光,是我的救赎。



公主。


TBC 



子木撒

【奈因】囚徒(伍)

●原作 Aldnoah Zero 

●cp 奈因

●上篇传送器 ,下篇传送门 

●失踪人口回归

●原作后续的幻想

●望不嫌弃……


READY 


GO 



“公主……殿下?”

斯雷因嘴唇翕动,声音有些嘶哑,定定地看着在深渊中唯一的那一份光芒。

在光芒间,艾瑟伊拉姆公主金色头发飘逸,温柔地向斯雷因微笑,伸出了她纤细白皙的手。

斯雷因心脏狂跳,颤抖着犹豫着伸出双手向前走去。

刹那,鲜血淋漓。

瞳孔无限缩小,缩小,他看到被枪击中的艾瑟伊拉姆公主穿着那染了鲜血灰色驾驶服,眼眸渐渐...

●原作 Aldnoah Zero 

●cp 奈因

●上篇传送器 ,下篇传送门 

●失踪人口回归

●原作后续的幻想

●望不嫌弃……


READY 


GO 



“公主……殿下?”

斯雷因嘴唇翕动,声音有些嘶哑,定定地看着在深渊中唯一的那一份光芒。

在光芒间,艾瑟伊拉姆公主金色头发飘逸,温柔地向斯雷因微笑,伸出了她纤细白皙的手。

斯雷因心脏狂跳,颤抖着犹豫着伸出双手向前走去。

刹那,鲜血淋漓。

瞳孔无限缩小,缩小,他看到被枪击中的艾瑟伊拉姆公主穿着那染了鲜血灰色驾驶服,眼眸渐渐暗淡,如同献于祭坛的大鸟,折了翅膀重重摔倒。

怒吼着嘶喊着拼命想要跑去,身体却被那重重黑暗所阻拦,眼睁睁的看着那朵凋零的花失去颜色。

斯雷因挣扎着,猛转身,那片阴霾尽数驱散,却看到一片大海,闪着碧蓝的光。有着美丽的颜色,就如同他的眼睛。

斯雷因像被刺痛眼睛了般,捂着脸缓缓蹲下,肩膀颤动,渐渐朦胧。


“……蝙蝠?……”

猛然惊醒,斯雷因坐了起来,摸了一把脸,是泪,然后狼狈的看到界塚伊奈凡就坐在旁边的桌子旁,以及疑是新菜品的盒子。

真是太糟糕了……

居然被这个家伙看到了……

“……梦到什么了吗?”伊奈凡盯着他,“一脸难受的呻吟了好久了哦。”

斯雷因侧过脸去,沉默了半晌,低声说:“公主她……现在怎么样?”

伊奈凡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说道:“她很好。”

然后是一片沉默。

斯雷因抓着被子,然后闷声问道:“你们上尉这么闲的吗?天天有空来这里……来这个监狱……”

“所以我是有请假的。”

“呵……请假来我这个罪犯这里?你脑子坏掉了吗?”

“怎么可能,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那就请便吧。”斯雷因拨开被子,站起身。

“你去干什么。”

“洗漱。”



斯雷因看着伊奈凡把盒子打开,里面是精致早点。

“干什么。”

伊奈凡抬头看看他,很自然的说:“吃饭啊。”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吃?”

“我可是很早就来的,虽然做好了饭但都没有顾上吃,所以就带过来了。”伊奈凡一一摆在桌子上,“一起吃个饭总没问题吧?”

斯雷因冷笑:“上尉大人专程来这个阴湿昏暗的监狱吃饭吗?”

伊奈凡抬头。

“怎么。”

“我从来没有对你的身份说过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挖苦我贬低自己?”

斯雷因愣了愣,低下头别过脸。

“所以我该说什么?‘对不起请原谅我’吗?”

伊奈凡把早点推在他面前,淡淡说道:“吃饭。”

看着伊奈凡在他面前吃了一半,斯雷因才把手放在桌子上,拿起餐具。


……


味道貌似也不错。


To be continued .





子木撒

【奈因/Aldnoah Zero】囚徒(肆)

●原作:Aldnoah Zero

●cp:奈因,注意避雷

●我可能每次就只有这么多!抱歉!

●是原作续写吧大概

●……就这样?

READY?

GO



海是蓝的。

粼粼的光闪烁,如同海的精灵,在空中曼舞,拨弄出隐隐浪声。已是临近傍晚,远处的远处与尚且明朗的天空连结,深色至浅,层层相叠,不可言述的肃穆。在斯雷因看来,这像是这整个世界的尽头。

沙子很软。

斯雷因附身去摸了一把,捧起一捧金色,又窸窣从指缝滑溜地溜走。是暖的。

斯雷因看着这景色,有很多想说的话喷薄欲出,却也不知道如何可以说的出口,不知道从哪里可以说起,就如同就不见母亲的孤独孩子,又一次扑进熟悉而又陌生的怀抱,...

●原作:Aldnoah Zero

●cp:奈因,注意避雷

●我可能每次就只有这么多!抱歉!

●是原作续写吧大概

●……就这样?


READY?

GO





海是蓝的。

粼粼的光闪烁,如同海的精灵,在空中曼舞,拨弄出隐隐浪声。已是临近傍晚,远处的远处与尚且明朗的天空连结,深色至浅,层层相叠,不可言述的肃穆。在斯雷因看来,这像是这整个世界的尽头。

沙子很软。

斯雷因附身去摸了一把,捧起一捧金色,又窸窣从指缝滑溜地溜走。是暖的。

斯雷因看着这景色,有很多想说的话喷薄欲出,却也不知道如何可以说的出口,不知道从哪里可以说起,就如同就不见母亲的孤独孩子,又一次扑进熟悉而又陌生的怀抱,那种无法言述的感觉。

“真美。”

张开嘴巴却只说了这几个字。

连斯雷因自己都觉得很奇妙。

伊奈凡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看着,更远一点是被派来盯住罪犯的提心吊胆的人,尽管界塚上尉已经表示他可以保证安全,但还是派来了一些人。

被派来的人实在想不通,看着就很弱的那个年轻男人是如何发动起残酷的战争,而且仅是来海边看看而已,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想归想,还是挺直了腰板,观察着囚徒的一举一动。

伊奈凡看着那单薄的身影在晚风中静默着伫立,似乎风雨飘摇,就这样长长的望着远处,所说的不过“真美”而已。他眼中的光芒闪动着,与夕阳余晖辉映,牵人心弦,却又很快暗淡下去,复归平静如死海。

斯雷因回过头,突然的动作令随行的人紧张不已,而他只是默默地回到来时坐的车。

“准备回去了吗?”伊奈凡问。

“恩。”

伊奈凡同他坐上车,关好车门:“机会难得,我以为你会多看一会儿的。”

“看了……也并不属于我……”斯雷因看着窗外,淡淡说道。

伊奈凡看了他一会儿,转过头。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那光芒逐渐晦朔。纵然再向往这天地,纵然再欣喜,终究还是要回到那阴暗潮湿的角落,独自一个人发呆看着小窗里的天空。

因为他是一个有罪之人。

一个戴罪的囚犯是没有资格去享受那阳光的。

既然如此,就不要给他这样的无法企及的奢侈,终究是不属于他的自由的剪影。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吗?

在心里面默默问道,伊奈凡倚在车窗,玻璃上是他的影子和疾驰而过的沿途风景。

斯雷因低着头,手不断抠着一有些许锈迹的镣铐,用力地抠着,手指渐渐破出血红,浸染了金属。像是拼了命在试图破开什么的洞口,可以让他能够获得新生。




to be continued.

子木撒

【奈因/Aldnoah Zero】囚徒(叁)

●原作:Aldnoah Zero

●cp:奈因,注意避雷

●我不想搞这个●了,好麻烦啊啊啊


READY?


GO




斯雷因透过小窗望向天空。很蓝。很好看。但是他知道,天空才没有这么小。真想去外面看看。

“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呢?”

斯雷因摇动着手上的枷锁,苦笑着说。

“是因为瑞利散射。”

斯雷因猛地回头,看到牢门边的伊奈凡,别过眼去,问道:

“你来干什么?”

“来陪你啊。”界塚伊奈凡拿着看守卫兵的钥匙,打开牢门,“自己一个人,如果没有我的话肯定很寂寞吧。”

“我才不会寂寞。”

“那么,你同谁说话呢?”伊奈凡看向头顶的小窗,“和天空?”

“……那也不用您来管。”斯雷因扭过头,“你不是上尉吗?...

●原作:Aldnoah Zero

●cp:奈因,注意避雷

●我不想搞这个●了,好麻烦啊啊啊


READY?


GO




斯雷因透过小窗望向天空。很蓝。很好看。但是他知道,天空才没有这么小。真想去外面看看。

“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呢?”

斯雷因摇动着手上的枷锁,苦笑着说。

“是因为瑞利散射。”

斯雷因猛地回头,看到牢门边的伊奈凡,别过眼去,问道:

“你来干什么?”

“来陪你啊。”界塚伊奈凡拿着看守卫兵的钥匙,打开牢门,“自己一个人,如果没有我的话肯定很寂寞吧。”

“我才不会寂寞。”

“那么,你同谁说话呢?”伊奈凡看向头顶的小窗,“和天空?”

“……那也不用您来管。”斯雷因扭过头,“你不是上尉吗?怎么天天有空来这里探望。”

伊奈凡坐在一旁,又拿出几盒子吃的,“上次的甜点好吃吗?这里还有喔。”

“……”想起来那个味道,斯雷因忍不住瞥了瞥伊奈凡手中的盒子,“……还算凑合。”

“那么,这几盒子就留下来了。可以尝尝,是那家店的新品——如果你愿意的话。”

“……喔。”斯雷因缩了缩手,悄悄抬起眼看伊奈凡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蠢蠢欲动,一瞬间对上对方的眼神立刻重新把视线拽回来。

伊奈凡呆。

某种意义上来说,蝙蝠似乎像个孩子般幼稚可爱。

“你想去哪里?”

斯雷因被伊奈凡的问话弄得疑惑不解:“什么?我还能去哪里?”

“我接受了批准,可以带你去外边逛一逛。”他当然不会告诉他提交申请时的困难,“难得的机会喔。”

斯雷因没有说话,但是伊奈凡能够看到他的眼睛里面涌动的光芒。


子木撒

【奈因/Aldnoah Zero】囚徒(贰)

●原作:Aldnoah Zero

●cp:奈因,注意避雷

●上文链接不会w

●属于原作后续吧。

●两人慢慢了解对方的过程。

 

READY?

 
 

GO

 
 

“什么意思?”

斯雷因不可置信地看着界塚伊奈凡,随机想到了什么,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是来打探我的情报的吗?别做梦了,不可能的。而且我已经说了,只是因为我想要占领地球而已。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界塚伊奈凡看着他,不再说话,沉思了一会,说道:“听说,你小时候是在地球上生活的。”

斯雷因撇开眼神,闷哼一声。

“你是地球人吧。”

“那又如何?”

在...

●原作:Aldnoah Zero

●cp:奈因,注意避雷

●上文链接不会w

●属于原作后续吧。

●两人慢慢了解对方的过程。

 

READY?

 
 

GO

 
 

“什么意思?”

斯雷因不可置信地看着界塚伊奈凡,随机想到了什么,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是来打探我的情报的吗?别做梦了,不可能的。而且我已经说了,只是因为我想要占领地球而已。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界塚伊奈凡看着他,不再说话,沉思了一会,说道:“听说,你小时候是在地球上生活的。”

斯雷因撇开眼神,闷哼一声。

“你是地球人吧。”

“那又如何?”

在谈话中伊奈凡发现,现在的斯雷因对所有人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也不指望有任何人可以打开他的心扉,能够真正理解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伊奈凡想了想。大概是在公主被击中、他拿着枪对准自己的那一次吧。

这么说,这个人已经孤独了这么久了啊……

自己在地球上与伙伴一起欢声笑语的时候,他是否在月球上孤身一人遥望蓝色星球?

不过现在问他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我明白了。”界塚伊奈凡不再言语,站起身,将一直在身边带着的小盒子放在桌上。

斯雷因看了看,说道:“干什么?”

“是地球上的特色美食,你应该已经很久没吃过了吧?”

“……我才不要。”

界塚伊奈凡盯着他说:“我说过的吧,有人希望你真正的活下去,不是希望你木然拒绝一切的活下去。”

“……你懂什么……”

斯雷因咬着嘴唇,声音细小。

界塚伊奈凡没有听到,只当他接受了,转身离开。

 
 

“咔哒。”

牢门又一次紧闭。

 
 

斯雷因凝视着那个被精心包裹着的盒子,静默了一会,伸出手拆开。

是很精致的小点心。

酥脆金黄的外衣淋着从未见过的果酱,香味一点点地散发,香浓却也不张扬,像在空中跳出华尔兹,盛邀着来者。

地球的特色美食吗……

斯雷因看着,忍不住捻起一块。

霎时,所有香甜在味蕾中迸发,如有暖意流入心底。他尝到了糖的甜,尝到了暖,尝到了久别的味道,尝到了父亲的的怀抱,尝到了艾瑟伊拉姆公主的微笑。

 
 

一颗泪珠划破空气。

承载着一颗泪不该有的重量。

在桌子上砸出了一个坑。

 

子木撒

【奈因/Aldnoah Zero】囚徒(壹)

原作:Aldnoah Zero


cp:奈因,注意避雷


时间位于斯雷因被捕不久后。


并不是一开始就甜,谁都不会瞬间喜欢上只见了几面的曾经的敌人。


下文不会www


可能崩。


 

READY?

 

GO

 

铁门渐渐打开,发出老旧的咯吱声,硬生生的刺着这空气,直穿向斯雷因的心脏。

 

蜷缩在墙角的斯雷因抬起头,猛然发现立在门前怀抱着胸口的埃德尔利泽,张开翕动的嘴,许久不见光照脸色愈发苍白憔悴。

“埃德尔利泽……”

“公主她……来这里了吗?”斯雷因正准备冲来,不经意又瞥见了自己手...

原作:Aldnoah Zero


cp:奈因,注意避雷


时间位于斯雷因被捕不久后。


并不是一开始就甜,谁都不会瞬间喜欢上只见了几面的曾经的敌人。


下文不会www


可能崩。


 

READY?

 

GO

 

铁门渐渐打开,发出老旧的咯吱声,硬生生的刺着这空气,直穿向斯雷因的心脏。

 

蜷缩在墙角的斯雷因抬起头,猛然发现立在门前怀抱着胸口的埃德尔利泽,张开翕动的嘴,许久不见光照脸色愈发苍白憔悴。

“埃德尔利泽……”

“公主她……来这里了吗?”斯雷因正准备冲来,不经意又瞥见了自己手上的铁环,又犹豫了,只是看着她,眼里涌动着光芒。

埃德尔利泽睁大眼睛,心酸占满了整个心脏。

“斯雷因大人,公主她今天……没有来。”

“……是吗。”斯雷因垂下眼,同时自嘲的笑了笑。也是,做了那么多不可饶恕的罪行,他根本不配再去乞求公主的光辉能够再次莅临。

埃德尔利泽双手紧握衣角,说道:“公主今天去了中国,参加Aldnoah的启动仪式,公主一直很期待,据说那里是一个富饶美丽的地方,是地球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有好多美好的地方……”

 

斯雷因静静的听着,仅凭小时候曾有过的模糊印象想象着那里的景象。他也是想出去看一看这世界的啊,可是却只能通过墙上的那一方小窗去打量这狭小的天空。

 

“斯雷因大人……”埃德尔利泽声音颤抖,“您……还好吗?”

“好吗……”斯雷因低下头,冷冷的笑着。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真正的活着了,“不要叫大人了,我现在只是一个罪犯,一个阶下囚而已,而你们是存在于光明之中的……”

“不是的!”

斯雷因停了下来,脑袋肿胀,一种情绪在心中涌动翻滚。

 

“斯雷因大人是一个……”埃德尔利泽双手紧紧抱在胸前,噙着泪大声说着,“很好的人!”

“而且……斯雷因大人一直都在为公主着想,一直一直……都在考虑她的安危……斯雷因大人……不应该在这里……”

“哈……怎么可能呢?”斯雷因仰头靠在墙上,“我挑起战争,使那么多人死去……

我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埃德尔利泽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了,小声地抽噎,拭去泪水。

 

“埃德尔利泽,探视时间到了。”

 

埃德尔利泽擦着脸走出牢门,界塚伊奈帆靠在门边,望着埃德尔利泽离去的身影。

 

一直都在为公主着想……

一直都在考虑公主的安危吗……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斯雷因听到这话,嘲讽的笑着:“你在讽刺我吗?”

“不是。”伊奈帆依然是平静的语调。

“你打算听到什么回答?这样的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的吧。”

“不。我信。”

伊奈帆盯着他湖蓝的眼睛,那双眼睛曾是什么颜色他不知道,但是现在,它们是如同结冰雾蒙一般茫然,有什么东西在深处苦苦挣扎。

 

手工专业户豌豆

最近找到了新的上色技巧,感觉还不错

最近找到了新的上色技巧,感觉还不错

松本晚若
分析完后觉得我快不行了【个人渣...

分析完后觉得我快不行了
【个人渣分析】

第二季开始就有伊奈凡是奥丁的分析,但奥丁失去的是右眼,而伊奈凡失去的是左眼。

至于奥丁失去右眼的过程请自行百度,不过奥丁失去了右眼但却为人类换来了 。奥丁曾以一人之力冒险闯入冥界,为人类取得古文字,自己又拥有大量知识,因此而失去一只眼睛。那么伊奈凡失去左眼现在的左眼是机械眼,从13.14.15.16话可以看出伊奈凡有了机械眼更加的学霸了。

奥丁是诸神之王同时也是死者之王 战神 权力之神 魔法之神,伊奈凡在az中可以说是战无不胜那么便对照了战神,那么伊奈凡就很有可能对照了奥丁。【至于左眼右眼po主也想知道为啥】

再看看奥丁是如何死的是被魔狼芬里厄所杀,而斯雷因又在第...

分析完后觉得我快不行了
【个人渣分析】

第二季开始就有伊奈凡是奥丁的分析,但奥丁失去的是右眼,而伊奈凡失去的是左眼。

至于奥丁失去右眼的过程请自行百度,不过奥丁失去了右眼但却为人类换来了 。奥丁曾以一人之力冒险闯入冥界,为人类取得古文字,自己又拥有大量知识,因此而失去一只眼睛。那么伊奈凡失去左眼现在的左眼是机械眼,从13.14.15.16话可以看出伊奈凡有了机械眼更加的学霸了。

奥丁是诸神之王同时也是死者之王 战神 权力之神 魔法之神,伊奈凡在az中可以说是战无不胜那么便对照了战神,那么伊奈凡就很有可能对照了奥丁。【至于左眼右眼po主也想知道为啥】

再看看奥丁是如何死的是被魔狼芬里厄所杀,而斯雷因又在第16话中的最后被称作恶狼,那斯雷因很有可能对照的就是芬里厄 奥丁被芬里厄所杀,在《诗体埃达》中的一段描述:“奥丁举起神枪迎击,他头戴闪亮的金盔,深蓝色的斗篷像蓝色火焰般在他肩後起伏,跨下骑着比风还快的天马,真不愧是「诸神国度」的众神之主。但不幸的是他战运不佳,终於死在怪狼──芬里厄的利齿之下。奥丁之子维达尔见父亲惨死,立刻向芬里厄跃去,一脚踩住它的下巴将其巨口撕成两半,然後用一根长枪从狼喉刺进心脏,报了杀父之仇。”

而为奥丁报仇的是维达尔,维达尔是森林与和平之神又被称为沉默之神【他的宫殿在广阔无垠的原始森林中央,名为兰德维蒂(Landvidi,广土)永久的沉默与寂寞】很有可能象征艾瑟依拉姆公主,公主对和平是非常的向往,那么维达尔在诸神的黄昏中存活那么那么她将亲手杀掉斯雷因,而伊奈凡又被斯雷因所杀,那么公主最后是一个人便是永久的寂寞,而公主现在在水缸里泡着便是沉默。

那最后的结局便很有可能是斯雷因将伊奈凡杀死而公主又杀了斯雷因为伊奈凡报仇。
【感谢看完】

ARM
伊总顶个(橘)球用 →_→

伊总顶个(橘)球用 →_→

伊总顶个(橘)球用 →_→

一川_千里东风一梦遥

贴吧的前辈表示顺手就把伊奈凡给画了吧。


于是我就顺手了。

贴吧的前辈表示顺手就把伊奈凡给画了吧。

 

于是我就顺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