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伊庭八郎

1300浏览    4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6-04 19:27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个人伪考据】关于三把大和守安定和两把加州清光(已修改)

【内容于8月5日进行了二次修改,一些不确定的地方会详细标注。】


爬了半天日站终于分清了三把大和守安定⋯⋯


同一时期,新选组内有两把大和守安定,两把加州清光。而另一把大和守安定属于奥诘队的队士伊庭八郎。



这几把刀分别是属于冲田总司的大和守安定(打刀),加州清光(打刀)。

属于大石锹次郎的大和守安定(打刀),加州清光(脇差)←你没看错是脇差。

属于伊庭八郎的大和守安定(打刀),他的另一把刀叫水心子正秀,是把脇差。

注:关于伊庭八郎的简介如下。



幕末江戸四代道場の一つ心形刀流伊庭道場宗家の長男として生まれながら、幼少の頃は漢学や蘭学にばかり興味を持ち、剣は好まなかったと...

【内容于8月5日进行了二次修改,一些不确定的地方会详细标注。】


爬了半天日站终于分清了三把大和守安定⋯⋯


同一时期,新选组内有两把大和守安定,两把加州清光。而另一把大和守安定属于奥诘队的队士伊庭八郎。



这几把刀分别是属于冲田总司的大和守安定(打刀),加州清光(打刀)。

属于大石锹次郎的大和守安定(打刀),加州清光(脇差)←你没看错是脇差。

属于伊庭八郎的大和守安定(打刀),他的另一把刀叫水心子正秀,是把脇差。

注:关于伊庭八郎的简介如下。



幕末江戸四代道場の一つ心形刀流伊庭道場宗家の長男として生まれながら、幼少の頃は漢学や蘭学にばかり興味を持ち、剣は好まなかったと云う。


剣術を始めてからはその才能が開花し伊庭の小天狗、伊庭の麒麟児などと呼ばるる。


新政府軍との戦いで左手首を皮一枚残して斬られて後は隻腕の剣士として幕軍を率い戦争終結の間際迄戦い続け、命を散らす。愛刀の大和守安定には試し切りの結果を記す裁断銘入りが多く、その切れ味を誇る。




总司的话就不介绍了,玩刀剑的要是不知道总司说起来好像哪里不对,直接说另外两人吧。

先说伊庭八郎,伊庭也是当时组内除土方岁三外出名的美男子,因为身手灵巧被称为“小天狗”,同时因为容色俊美而有“幕末第一美剑士”之称,曾被人当做女子然而被他高超的剑技击败。

然而现存照片的话⋯⋯不好意思我真没看出来,我觉得长相特别苦大仇深_(:3」∠)_不过如果遮一下月带头这个丧心病狂的发型,也许可以算是忧郁气质的美男子……?

好吧撇开这个,来讲一下人物生平。感觉伊庭八郎的结局⋯⋯怎么说,如果不是土方将肺痨的总司送往千驮谷的话,伊庭八郎的结局好像更像总司应有的结局,也更像一个遵从武士道的“武士”最应有的结局,壮烈,但凄凉。

早年的伊庭体质很差,甚至幼年时期都没有握过刀,然而十五岁时大概爆发了自己的小宇宙,在生父秀业去世后,于养父秀俊门下开始修习剑术,而且天资很高,后来被德川家茂将军赏识。


所以说剑术这种东西就是靠的天分啊……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持续很久,在德川庆喜上台之后,他所在的奥诘队就比较惨的开始打游击。


伊庭八郎在大政奉还之后参加了鸟羽伏见之战,因为吐血而脱离战线←是不是想到了总司?


不过关于他吐血有N种说法。不一定就是肺痨,也有说是子弹击中肺叶或者是胃溃疡什么的,但是总司已经病弱到无力握刀,伊庭的伤却没有那么碍事,后来还参加了箱根之战,被战火击中左臂截肢⋯⋯并没死,也是命很硬又特别幸运的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跟“超高校级的幸运”比一下。

然而伊庭八郎最终在木谷内之战中再次中弹,与此同时他也觉得势无可玩挽,虽被医院救治但二十天后仍然无可挽回的离世。


这里必须提到的一点是,5月11日土方岁三战死,而5月12日伊庭八郎在医院选择“自决”,在榎本武揚离开后,把毒药投入茶碗而死。享年26岁←巧合的事总司逝世时也是这个年纪(关于总司的生年有两个说法,一说1842,一说1844,而逝世是明治维新那一年,1868。)



辞世之句「待てよ君 冥土も共にと 思ひしにしばし後るる身こそ悲しき」←粗暴翻译一下就是说先行离去的人啊请等等我,希望你能顾念旧友来渡我这庸碌之身。(旧友应该指的是在台场之战中阵亡的本山小太郎)

然后说一下大石锹次郎。

这个人出名的话大概是三件事,一个是他「人斩锹次郎」的名号,完全不在幕末四大人斩之后好么⋯⋯第二是他在油小路事变中参与刺杀伊东甲子太郎,至于第三件,是个传闻,据说他还参与了坂本龙马的刺杀←然而这个大概是受刑逼供的,后来他又翻供说是回见组干的。

总结完我想说这人好屌啊⋯⋯陆奥守吉行要杀过来了好吗!



注:幕末四大人斩


肥后藩 河上彦斋、萨摩藩 中村半次郎、土佐藩 冈田以藏、萨摩藩 田中新兵卫


这几人都是倒幕派,除了田中新兵卫外,其他三人被称作人斩的次数相对更多。然而实际上河上和中村斩人的记录相当稀少。另外也有新选组的大石锹次郎被叫做“人斩锹次郎”。



大石锹次郎是新选组的诸士调役兼监察,后来因杀害伊东甲子太郎的罪名在明治三年处斩,然而据说是能与总司一起提及的出名剑客。

他在狱中最后提诗「三十二年所从事,浩然正气臆间存。生前遂无雪君冤,一片丹心答国恩。仗剑去乡寒暑侵,崎岖六岁几沉浮。从容披帙今古同,笑坐狱中铁石心」。

讲真⋯⋯虽然大石在各类作品中基本都是变态人斩的形象,但是这几句诗觉得还是挺震撼的。

另外⋯⋯我查到的脇差加州清光才是“加州金泽住藤原清光作”,刃长33.0cm(一尺八分),反0cm,元幅2.45cm,元镐重7.0cm。另一种说法是刃长57.0cm(一尺八寸八分),反0.6cm,元幅2.97cm,元镐重0.64cm。


(↑二次订正:大石所拥有的脇差加州清光是真品,长一尺三寸,是乞食清光没错√而上面两组数属于个人拍卖行,也是真品,但并不是游戏里那把属于总司的“加州清光”。)

个人觉得打刀清光⋯⋯根据年代的话,刀匠更可能是活跃于幕末的藤江清次郎。九代清光也算是当时的代表性刀匠,明治九年去世。【不过这一点纯属个人推断,并无证据。


关于伊庭八郎的脇差是水心子正秀的说法,是我和班上一个玩刀剑还喜欢织田信长的日本男生讨论的时候他写给我的,但是之后我自己并没有查到确切资料,查到的唯一相关是另一个游戏设定,不能算数,所以有任何关于水心子正秀的史实还请留言补充。


另外关于水心子正秀的一些资料如下:



非常に有名な刀工、復古刀を目指した水心子正秀刀匠の研究された文中にも興味深い事が書かれています。
寒い地方で極寒の早朝に、刀も凍るものやら転んだひょうしに鞘の中で折れたという話を聞いたことがある。斧や鉈の類にも同様な事がいえ、寒い地方での早朝の使用に関しては損傷する事がある。とあります。
日本刀は極寒に関しては脆くなりやすい傾向にあるみたいです。がそれとは対極的に寒さに強い日本刀も存在しているわけです。どうやらそれらも鉄の素材や製鉄鍛錬の違いにあるみたいですね。


水心子正秀刀匠は昔の名工の子孫を訪ねては秘伝を学ぶ事に努めながら自ら作刀を繰り返し、理想とする古刀を探求し続けたみたいです。またそれらの事柄を書物にし、後世に遺しています。それらは日本刀作りの刀匠にとってはバイブルと言える物だったのでしょう。


水心子正秀は日本刀に対して、純粋に実用性、武の方に求め「平士の刀は物能切れ、折れ難く、曲り難きを専要と致すべく候」と述べています。
これはつまり、日本刀は「折れ難く、曲がりにくく、良く切れる」事が実用性に必要な条件であり、刀とはそういうものであるべきだといっているのでしょう。
実際には、歴史的書物からも分るとおり、受け方や当たり所によっても刀は直ぐに曲がったり、折れたりする事が確認されています。ただ折れる事よりかは良いと判断されているわけですね。
水心子正秀も「刀は強く戦って折るるより曲がる位が宜し候」とあります。本来日本刀に切れ味を求めるより、折れ難くかつ、たたき斬る行為で武器としての性能を発揮できると言う事です。包丁やカミソリの切れ味がなくてもたたき斬る行為そのものが非常に衝撃力が強いので、実戦においては、鋭利な切れ味よりも刃角が30度くらいで仕上げられた刀などが、そのたたき斬る行為に最適なところでしょうか。これは鉈や斧などと同様な研ぎ方になっていますね。
蛤刃と言われ、外国ではコンベックスグラインドの名称でいわれています。切れ味より、インパクトが強い鉈や斧、日本刀などに見られるグラインド方法ですね。
斬りあいの中で折れた刀の一例として「刀と真剣勝負」の文中に出てくる荒木又右衛門の話があります。そのことは新撰組近藤勇が佐藤彦五郎にあてたその手紙に触れられています。「脇差は長ければ長いほど良しとするものです。なぜかというに、実戦において刀は折れて損じるものだからです。かの荒木又右衛門も例の鍵屋の辻で桜井半兵衛に斬りかかった時に、刀が折れたと言う。」
本来日本刀は武器であり、強靭に作られています。一説によると、反りがあるのは斬る事を最大限に生かす事だけでなくアーチ橋と同じく衝撃を刀身全体に分散させる事で、折損性を減らしているとのこと。たしかに同田貫などその厚さや身幅などの関係で折れ難くなる刀などもあげられます。と、上記の無垢鍛えなどの要素が加わればことさら折れ難くなるのではないのでしょうか。
やはり鉄の質、鍛錬方法、形状、身幅や厚さの関係などが刀が折れ難い事につながっているのではないかと思います。
しかしながら実用性、戦闘において刀にも弱点とする部分があります。それが鎬面や棟といった箇所だと本には書かれています。
折れた刀の多くが、それらの部位に衝撃を加えられた事によって生じています。また木刀や根などの打撃によるインパクトで脆くも折れた例もあげられています。
かの水心子正秀刀匠も伝記の一説で書いています。「愚老(水心子)も数度試候に棟の方より打ち候ときは、たとえば硝子を折るが如き物に御座候得共、素人は斯くまでもろき物とは知り申さず」つまり棟打ちする刀が、ガラスのように脆く折れる事を素人は知らないと言っています。ただこれも使い方によって変わってくるはずです。
抜刀や居合いなどで様々な流派が存在しますが、その中でも受け流しや刀法によって刀の棟同士の攻防技があるわけです。でナイフなどもやはり使う側の熟練度による事も確かでしょう。
そしてもう一つ実用性観点からみた決定的な日本刀の弱点があります。それは構造上、目釘なる物で、刀の柄と刀自体を留めている物です。これは「刀と首取り」の文中にも書かれていましたが、目釘が折れてしまう例が、ただあったという記録が成瀬関次氏のデータからも見て分ります。単純に考えて、日本刀自体の重量を目釘一本で支えているのですから、例えば自宅や道場で練習をする場合、破損は皆無なのですが、戦中には様々な使い方をされたわけですから、一本もののグリップに比べて強度的には弱かったのでしょう。破損された例が多々報告されています。
目釘も種類があるみたいですが、一般的には竹が使用されています。この他にも水牛の角の物や金属などがあるみたいです。
ただ金属を使うと、斬ったインパクトで中心自身にクラックが入り破断する恐れがあるという説もあります。竹ですと日々のチェックで危なっかしくなってきたら、交換目安がわかると言う事らしいです。
しかしながら、古来堅物試を含めて、試斬の時に使われた「切柄」があります。これは図によると目釘の部分が竹でなくて、金属が使われた様子が描かれています。で日本刀の特異性といいましょうか、実用性で見られる容姿はその反り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東京帝国大学の俵國一博士の研究に反りと切れ味の関係があり、反りは約10度が切れ味を良くするのに良いそうです。
で日本刀のその特異な形状の反りは、折れず曲がらずと言った耐久性を求める一方では、可能な限り鋭角に刃の角度が作用して、切れ味よく深く切り込むための物と言えるのでしょう。


「刀と首取り」の文中にあったのですが、興味深かったのはやはりその刀の仕様頻度。イメージ的には刀は合戦でフルに使用されているというイメージがあったのですが、実際戦国時代は刀の使用頻度は少なく、まず遠距離から弓が使われその後、槍が使われたとの事。で槍が折れればそれが棒になり、それで叩いて相手を攻撃しており、その後やっと刀が使われると言う事だったみたいです。


実際に現存する状況を見ても、刀は多く残っているのに対し、弓や、槍などはその原型のままあるのは非常に少ないことがわかります。これは刀剣市場など検索、調べても圧倒的に刀の方が出品は多いのです。であるのが、薙刀直しなど、槍などを短刀に変えた物が見られ、そのぐらい「刀と首取り」の著者が記述している通り、それらは実際に戦乱の世で使われる使用頻度が多く、破損などが多かったのでしょう。で現在に残っている数が少ないと・・・・・
試斬に見るその日本刀の切れ味と実戦における人の心理
日本刀の最大の関心所は、地鉄や刃文などからなるものですが、実用派の方々にとってはその切れ味に大変興味がある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かくいう自分も日本刀は鑑賞よりも、武器としての一面が大部分を占めていると思いますので、ここでは様々な本の資料などを参考にしながら紹介したいと思います。
現在においては巻藁試しなる物で試斬が行われていますが、中には畳を真っ二つに斬ったり、古銭などを斬ったりする方もいるみたいです。小林刀匠の作った刀は、まさに鉄を斬ったりして、武道界の中では有名になりました。それが斬鉄剣と言われました。
しかしその昔、兜や鉄などを斬る「堅物試し」なる堅牢な物を斬る事も行われ、主流は人体をもって試す事にあり、生きたままの人間に試す事、死体に試す事、前者を「生き胴試し」、後者を「据物」と言う事もあったそうです。
首切りの役を授かったかの有名な山田浅右衛門ですが、元祖は戦国の将だったそうです。でその方の門下もいたらしいのですが、結局他の門下=名手は没しその家業を継ぐ子孫がいなかった為、山田浅右衛門の家のみが御用を独占するに至ったそうです。
その戦国の将の門下にはなんと9年間で、1505人の罪人を試斬した者もいたそうです。
でその試斬の方法ですが、胴試しには胴を乗せる台として土壇が用意されたということです。30cm程の土砂をふるいに掛けて、小石などをのぞき水を煉って適度の固さにしたもの、その四方に竹を立てかけその間に人の胴を挟み、斬撃の衝撃で、動じるのを防ぐため縛り縄で固定していたそうです。
もちろん人の死後硬直の時間や、個人個人の体格の相違などがあり、「色んな胴」があったみたいです。しかしながら、試斬の秘伝書には人体図を示して、各部位にそれぞれ名称をつけて裁断箇所の相異を明示しているそうです。これは刀の評価にも繋がったとあります。
凄いのが、胴を重ねて斬るという重ね胴試斬。かの水心子正秀刀匠の一説があるのでご紹介を・・・・・・
「胴にも大小あり、骨にも太き細きありて一編には極め難し。さてまた近年予が作にて二ツ胴を倅貞秀が試たるに手応えもせず土壇迄打込たり。貞秀も壮年なれば元気に任せ面白き事に思ひ、其後なお又三ツ胴を試むと云ひしに、二ツ胴の切るる刃味ならば切手の業に寄り、三ツ胴も切るる道理にて、既に備前基光の作にて七ツ胴を切りたりと云ふ刀もあれば試にも及ばざる事也とて止め直し・・・・。」
この水心子正秀刀匠は実戦に耐えうる刀を求めていただけに、自ら試し斬りを度々行っていたそうです。子の貞秀も同様に行っていることが伺え、二ツ胴、三ツ胴あたりまでは胴の重ね方、固定の仕方が伝書に書かれていますが、四ツ胴試しの際には斬り手が台に乗って飛び降りざまに裁断したという話も伝えられています。重ね方も大いに工夫されその必要性があったということになります。



 


如果有误,还请留言纠正。




参考资料:


1.伊庭八郎历史人物


http://www.rekishijin.jp/ishinshishi/%E4%BC%8A%E5%BA%AD%E5%85%AB%E9%83%8E%EF%BC%88%E3%81%84%E3%81%B0%E3%81%AF%E3%81%A1%E3%82%8D%E3%81%86%EF%BC%89/
伊庭八郎维基百科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C%8A%E5%BA%AD%E5%85%AB%E9%83%8E
幕末维新新选组-伊庭八郎
http://www.bakusin.com/iba.html
(PS:日文资料)


2.大石锹次郎维基百科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A4%A7%E7%9F%B3%E9%8D%AC%E6%AC%A1%E9%83%8E
剑豪之话,新选组-大石锹次郎
http://flamboyant.jp/shinsengumi/shinsen012/shinsen012.html
关于大石锹次郎的罪名相关
http://detail.chiebukuro.yahoo.co.jp/qa/question_detail/q1348103138


(PS:日文资料)

3.脇差加州清光(个人拍卖行)
http://www.seiyudo.com/wa-08108.htm
http://www.samuraishokai.jp/sword/10324.html


4.日本刀


http://senbiya.nomaki.jp/newpage42.html


tsurebiyori

【聽譯】薄櫻鬼月影抄特典drama之 雨の日の訪問者

Note:因為是聽譯所以就不是非常追求精确了,不過看看大意還是可以的。有些比較生僻的用詞我聽出來的都標了原文可以參考。


雨の日の訪問者

雨天的來訪者

登場人物:土方、伊庭、風間、沖田、山南、山崎


土方:

哦,這不是八郎嗎?聽說你回江戶去了,已經回京了嗎?


伊庭:

嗯,只是稍微去江戶送個東西,那個,我也順便到試衛館問候了一下。這是周齋老師的信。


土方:

這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嗯,看來周齋老師和近藤先生的夫人身體都很健康啊。這就放心了。八郎,謝謝你特地送過來。


伊庭:

我轉述了歲先生和大家的活躍表現之後,兩位都非常高興呢。近藤先生的千金也長高了很多呢。...


Note:因為是聽譯所以就不是非常追求精确了,不過看看大意還是可以的。有些比較生僻的用詞我聽出來的都標了原文可以參考。


雨の日の訪問者

雨天的來訪者

登場人物:土方、伊庭、風間、沖田、山南、山崎


土方:

哦,這不是八郎嗎?聽說你回江戶去了,已經回京了嗎?


伊庭:

嗯,只是稍微去江戶送個東西,那個,我也順便到試衛館問候了一下。這是周齋老師的信。


土方:

這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嗯,看來周齋老師和近藤先生的夫人身體都很健康啊。這就放心了。八郎,謝謝你特地送過來。


伊庭:

我轉述了歲先生和大家的活躍表現之後,兩位都非常高興呢。近藤先生的千金也長高了很多呢。


山南:

近藤先生聽說之後也會很高興吧。雖然有書信往來,畢竟還是見不到面。請伊庭君務必親口轉告。


伊庭:

我知道了。下次等近藤先生也在的時候,我會轉達的。那麼,我也差不多該動身了。今天好像會下雨。


土方:

嗯,知道了。那就趁著還沒下雨……呃……


伊庭:

怎麼了嗎?


土方:

你等會兒。(開窗)果然……已經下雨了。這個時節的天氣總是這麼變化無常。


山南:

很快就要進入梅雨季節了呢。


土方:

嗯,一入梅就成天下雨真討厭。喂,八郎,怎麼辦?就算你急著回去也沒有差別了。


伊庭:

說得也是。等天晴再走也可以。咦?那裡掛著的,是掃晴娘嗎?


土方:

啊…好像是呢。可能是哪個隊士做的吧。


沖田:

咦?伊庭君來了啊。和土方先生他們的談話好像已經結束了吧。那麼你也很想趕緊動身回去了吧?


伊庭:

你好啊,沖田君。打擾了。不巧,外面這天氣……想回也回不去啊。


沖田:

那你是打算在這裡等到天晴咯?傘借你,回去吧?你也很急吧。


山南:

嘛……嘛……沖田君也不用這麼著急吧……(急かさなくてもいいじゃないですか)。對了,掛在那裡的掃晴娘,是誰做的呢?


沖田:

那個嗎?那個是那孩子做的哦。


伊庭:

誒?真的嗎?


沖田:

伊庭君,一聽到那孩子的事立刻就上鉤了呢。


伊庭:

不…哪有的事……這樣啊……是她啊……


土方:

那傢伙還真是孩子氣啊。


沖田:

說是擔心隊士們會感冒什麼的。可是不會感冒的人明明就有很多啊,比如新八先生啦新八先生啦新八先生啦……(譯註:日本人相信傻瓜是不會感冒的XD)


伊庭:

那,她現在在哪兒?


山南:

剛才跟井上先生一塊兒出去了。離開屯所的時候好像還沒有下雨來著。


伊庭:

這樣啊……現在下雨了,應該不要緊吧?還是去接一下比較好吧?


山南:

帶著傘呢,用不著擔心。


伊庭:

那就好……


山南:

說起來,這個掃晴娘,仔細看看,還真有點像她呢。


土方:

的確,你這麼一說好像是有點像。那傢伙,老是做這種讓人困擾的事呢……


沖田:

明明是土方先生老是給人家造成困擾吧。我可是看到她一臉鬧彆扭的表情了。


土方:

是你老是說一些無聊的笑話讓人家感到困擾,所以才會看到這種表情吧?


伊庭:

沖田君,你給她造成困擾了嗎?那孩子努力尋找著綱道先生,心事重重的。請你體諒一下吧。(労わってください。)


沖田:

有伊庭君對她溫柔不就行了嗎?


伊庭:

重點不是這個……我也只是偶爾來訪而已。


沖田:

真的嗎?我對那孩子溫柔也沒關係嗎?


伊庭: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沖田:

意思就是,就算她喜歡上我也沒關係嗎?


伊庭:

唔…怎、怎麼可能會這樣呢……


沖田:

不一定不可能哦。畢竟那孩子也是女孩子嘛。


伊庭:

她現在的處境應該沒有心思考慮這種輕浮的事才對。


沖田:

是嗎?不安的時候,被溫柔以待,就會喜歡上不是嗎?


伊庭:

不會吧……歲先生,情況到底如何?那孩子喜歡沖田君嗎?


土方:

不是…就算你問我,我也……


伊庭:

請你振作啊,歲先生是我唯一的依靠了!要是那孩子和沖田君變成那種關係……那我……


沖田:

說起來,最近我常常和那孩子四目相對呢。這陣子我感冒期間,她也非常擔心呢……


伊庭:

居然……我該怎麼辦好……對了!為了能陪伴在她左右,如果辭掉幕府的官職,加入新選組的話……


土方:

喂,可別當真這麼想啊!不要把總司的惡劣玩笑當真嘛。


伊庭:

玩笑……是這樣嗎?真的嗎?


山南:

沖田君,請不要取笑伊庭君。


沖田:

我還以為就這種程度的玩笑他肯定能輕而易舉地應付過去呢。果然,只要是和那孩子有關的事,他就分辨不出是玩笑了呢。


土方:

你也說點稍微更能聽得出是玩笑的玩笑吧。


山崎:

副長,不好了。


土方:

山崎嗎?怎麼了?


山崎:

好像有不明人物侵入屯所了。


土方:

什麼?到底是誰?


山崎:

據目擊的隊士所說,是個身穿昂貴和服,態度傲慢的男人。


土方:

穿著昂貴和服態度傲慢的男人?該不會……


風間:

哈哈哈哈哈,你猜對了!這麼輕輕鬆鬆地就入侵成功了,新選組也沒有傳說中那麼厲害嘛。


土方:

果然是你啊,風間。你到這裡來做什麼?


風間:

不是很明顯嗎?當然是來接我妻子的。就算你們把她藏起來了,為了你們自己好,還是趕緊把她帶過來的好。


沖田:

每次每次都不肯接受教訓呢。(毎回毎回懲りないよね。)很遺憾,那孩子現在外出了。


風間:

這是真的嗎?


土方:

有必要說這種謊嗎?


風間:

你們這幫混蛋,大雨天的差遣我妻子外出,是何等殘酷無情啊!要是害她感冒了你們打算怎麼賠?


沖田:

唉……請不要說和伊庭君一樣的話好嗎……


風間:

哼,白跑一趟了嗎?(無駄足を踏まされたか)我妻子不在的話,我就完全沒必要特地到這種地方來……嗯?這是什麼?


土方:

這不是一目了然嗎?是掃晴娘啊。是為了祈禱不再下雨而掛的。


風間:

呵,只能依靠這種騙小孩的迷信,真是可悲啊。


伊庭:

你剛剛說這是「騙小孩」的對吧?


風間:

我只是如實說出了心裡所想的。以為只要掛個人偶就能改變天氣,滑稽也要有個限度啊。


山南:

原來如此。你是這麼想的啊。


風間:

不過,這也太醜了。掃晴娘這張臉也太難看了(見すぼらしい)……光看著就叫人心情煩躁。(辛気臭くてなってくる)既然要掛裝飾品的話,不如掛個風鈴怎麼樣?


土方: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的感想啊。


山崎:

等她回來以後,我們也只好原話轉達了。


風間:

等等,走狗們。製作這個掃晴娘的該不會是……


沖田:

就是被你假設稱作「我妻子」的那孩子啊。是她為了讓隊士們不要感冒製作的。


風間:

呃…我妻子做了這樣的東西……哦~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做工非常細緻,這張臉蛋也頗為精妙不是嗎?哎呀真不愧是我妻子。


伊庭:

就算你匆忙說出假惺惺的奉承話也來不及了哦。你剛剛說的話,我們都聽到了。


山崎:

「難看」、「心情煩躁」什麼的,似乎說了非常苛刻的話啊。


沖田:

那孩子聽了一定很難過吧。


風間:

呃……那是我還沒聽到剛才你們說的話的時候說的,如果知道這是我妻子親手製作的,我怎麼可能會說出那樣粗暴的話呢?


伊庭:

你以為說自己不知情就可以開脫了嗎?真是毫不體諒他人啊。比起這個,你從剛剛就一直在說「我妻子」,你一直在宣揚(言いふらす)這種胡說八道(戯言)嗎?雖然我很清楚你的話根本不足為信(信が置けない)。


沖田:

就算知道是那孩子做的他也不會退縮的,就算是我也不會說出那麼掃興(白々しい)的話啊。


風間:

呃……誰都會犯錯,我妻子才不是那種會對此糾纏不休的心胸狹隘的女人呢。


山南:

嘛,可能會原諒你吧。當天晚上說不定會哭得枕頭都濕透了。


風間:

不會的。那個女孩可是在江戶長大的。人們常說江戶女子很堅強的。


伊庭:

說明你只看到了她的表面啊。儘管表面堅強,其實內心相當纖細呢。那孩子……


土方:

不管怎麼說,如果把你剛才說的話轉告她,她對你肯定是連看都不想再看到一眼了(見向きもしなくなる)


沖田:

糾纏不休的男人最討厭了。放棄吧?


風間:

怎麼可能放棄!呃,這樣的話……


山崎:

你想做什麼!


風間:

這個掃晴娘我就收下了!沒有了這個的話,也就不存在我見過它的證據了。


山南:

想拿走的話請便。不管有沒有這個,你說過的既成事實是不會改變的。


伊庭:

等等,這可是她親手做的掃晴娘啊。不能交過那個男人。


山崎:

沒錯。那可是她為了我們大家做的。絕不能交出去。


沖田:

雖然我怎麼樣都行,不過他擅自闖入屯所,而且還偷東西,新選組該如何呢,土方先生?


土方:

說得也是。


山南:

土方君,他也說了自己要回去了。不如趁損失沒有擴大,讓他就這麼回去吧?為了實現這個目的,就算犧牲掃晴娘,她應該也能理解的。


土方:

的確,你這麼一說……


風間:

哈哈哈哈,那麼我就拿走了。你們這幫幕府走狗,對我怕得瑟瑟發抖畏手畏腳(俺に恐れおののいて手も足も出せぬ)。你們就咬著手指看我把東西拿走就行了。


土方:

你這混蛋說什麼呢!這個屯所能容得下你這麼大放厥詞嗎?喂,你們大家,絕對不能把掃晴娘交給風間!


沖田:

好啦好啦,話說,土方先生,你的判斷也太慢了吧。


伊庭:

你叫風間是吧?那個掃晴娘,不能交給你。


山崎:

怎麼可能讓你為所欲為。


山南:

唉……真沒辦法……既然副長都發話了……我們也只能遵命了。


風間:

(搶奪聲)喂,你們這幫傢伙,真礙事。快把那個掃晴娘交出來。讓開!快放手!哈哈哈哈!到手了!到手了!!


土方:

怎麼可能就交給你這種混蛋!這可事關新選組的面子!


風間:

土方!快放手!


土方:

風間!你才應該放手!


(撕裂聲)


土方:

哎呀!這個……


沖田:

哎呀呀……兩個人都不肯放手,扯壞了不是?


風間:

是…我的錯嗎?不,都怪土方不肯放手。


土方:

你說什麼呢!事情的起因不是你想搶嗎?


風間:

要不是你們礙事的話也不會變成那樣。


伊庭:

站在我們的立場,只是為了保護即將被搶走的掃晴娘而已。


山崎:

要是她知道的話,該有多傷心啊……風間,你真是專以弄哭女孩子和小孩子為樂。


風間:

呃……


山南:

真遺憾,但是掃晴娘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如果你已經滿意的話,今天就到此為止回去吧?


風間:

怎能回去!怎麼能就這麼回去!我要是回去的話,你們肯定會跟那個女孩說一切都是我的錯。


沖田:

這不是當然的嗎。


土方:

啊,沒錯。


伊庭:

那當然。就這麼辦吧。


山崎:

當然了,那還用說。


風間:

你們這幫傢伙老是這樣。什麼都怪到別人身上。別想稱心如意!(そうは問屋がおろさんぞ)我也要在這裡等那女孩回來。然後我要對她說明,是你們這幫傢伙連想保護都保護不了,為了不讓我得手,才把東西弄壞的。


土方:

我還以為你想說什麼呢,人蠢也要有個限度吧!這樣的話,我們就算拼了也要把你趕回去。


山南:

不過,要拼上力氣的話,可就太累人啦。怎麼樣?不如把掃晴娘修理一下恢復原樣,她應該也會以為什麼都沒有發生才對。那樣的話,你就老老實實回去怎麼樣?


風間:

哦?以幕府的雜種狗來說還真是想出了一個好主意啊。那當然是由你們來修理了。


山南:

嗯,那麼沖田君,山崎君,能拜託你們嗎?


沖田:

憑什麼我非得做這種事啊?土方先生或者伊庭君的手比較靈巧吧?


伊庭:

何須勞煩歲先生動手(歳さんの手を煩わせるまでもなく),我來吧。交給我吧。這個掃晴娘,完全就像她本人一樣。被風間所傷的她,我必須親手保護……


山崎:

我也來幫忙。


沖田:

等等,你這說法好像在引人上鉤啊,我可沒說我不幫忙啊。伊庭君未免太見外了。


風間:

哼,誰來修理都一樣,趁那女孩還沒回來,趕緊的吧!要是到時候拿不出來,後果就不知道會如何了。


(雨聲)


風間:喂,這裡讓客人乾等著的時候連個茶也不上的嗎?就因為這樣才說你們是一幫只會舞刀弄劍的……


土方

哈啊?你還真當自己是客人了啊。


山南:

完全沒有自己是來襲擊屯所的自覺啊。


風間:

來到這種地方怎麼能算得上襲擊呢,應該說是來接我妻子的。


土方:

你剛剛就說過了。對我(們)的人「妻子」長「妻子」短的,你搞錯了吧!


風間:

你們這幫傢伙也一樣!你們不是讓年紀輕輕的(うら若い)小姑娘女扮男裝,在屯所裡任意使喚(扱き使う)嗎?我只不過是想拯救那女孩罷了。就連製作掃晴娘也是因為被你們給深深騙了。要是我不讓她清醒過來的話……


土方:

你才應該清醒一下!那傢伙既不是你妻子也不是你的誰!


山南:

好了,二位,到此為止吧!掃晴娘的修理工作好像已經完成了哦。


伊庭:

嗯,這就是修理完畢的掃晴娘。怎麼樣?恢復了破損前的模樣了吧。


山崎:

這樣一來,她應該也不會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沖田:

怎麼樣?這回沒什麼可抱怨了吧?


風間:

哼,還算做得馬馬虎虎吧。


土方:

哦,你們修理得相當好嘛。


風間:

所以得更仔細地看看才能知道。借我瞧瞧。


沖田:

想看的話那就盡情地看吧。總覺得這種不坦率的地方,跟土方先生倒是很像呢。


土方:

喂,不要把我跟他相提並論啊!


風間:

嗯,修理得很好。以幕府的走狗而言真是做得很好。


山南:

那麼可以說是圓滿收場了吧?


風間:

哼哼,啊哈哈哈哈哈,辛苦你們修理了,那麼我妻子親手製作的這個掃晴娘,我就收下了。


土方:

果然是這種企圖啊!(やはりそう言う魂胆か!)


風間:

想把這個要回去的話,到我那裡去也無妨啊。我既不會逃走也不會躲藏。再見!啊哈哈哈哈哈。


土方:

你們給我追!


沖田:

誒?要追嗎?土方先生一個人阻止不了他嗎?


伊庭:

那個…風間拿走的那個,其實是沖田君製作的贗品。


山崎:

我們自己修理的她的真品在這裡。


土方:

是這樣啊!哼,那傢伙不知道那是贗品,得意洋洋地拿回去了。


沖田:

話說,土方先生直到剛才,也一直以為那個是真品吧。除了風間和土方先生之外,大家都能一眼辨別呢。


土方:

那…那是為了欺騙風間。


伊庭:

歲先生,你說的是真的嗎?


土方:

怎麼說呢,做得真好啊。


山崎:

以沖田先生親手製作的東西來說,確實做得很好啦……


山南:

但還是一眼就能辨別出來吧……


沖田:

等那孩子回來之後,不得不告訴她了呢……就說,土方先生對你親手製作的掃晴娘什麼的完全沒有興趣,完全沒有留下任何印象。到那個時候為止,這個就暫且交給我保管吧~


土方:

喂,等一下!所有的掃晴娘看起來不都一樣嗎!喂,總司!等一下!再讓我看一次那個!


完。



tsurebiyori

【聽譯】薄櫻鬼月影抄特典drama之 もてなしの心

Note:因為是聽譯所以就不是非常追求精确了,不過看看大意還是可以的。有些比較生僻的用詞我聽出來的都標了原文可以參考。


もてなしの心

待客之心

登場人物:土方,山崎,山南,沖田,伊庭,風間


土方:

唉……真是服了……這幫武士到底怎麼回事?每次每次都盡提一些麻煩的事,還專挑近藤先生不在的時候!


山崎:

副長,我有事要報告。


土方:

不,說不定算不上麻煩事?只要能夠好好招待對方,說不定能給對方留下好印象。雖說如此,問題還是太多了。


山崎:

(加重聲調)副長,您在嗎?我進來了。


土方:

雖然對方說,不需要刻意擺出什麼不自然的姿態,而是想看看隊士們平常...

Note:因為是聽譯所以就不是非常追求精确了,不過看看大意還是可以的。有些比較生僻的用詞我聽出來的都標了原文可以參考。


もてなしの心

待客之心

登場人物:土方,山崎,山南,沖田,伊庭,風間


土方:

唉……真是服了……這幫武士到底怎麼回事?每次每次都盡提一些麻煩的事,還專挑近藤先生不在的時候!


山崎:

副長,我有事要報告。


土方:

不,說不定算不上麻煩事?只要能夠好好招待對方,說不定能給對方留下好印象。雖說如此,問題還是太多了。


山崎:

(加重聲調)副長,您在嗎?我進來了。


土方:

雖然對方說,不需要刻意擺出什麼不自然的姿態,而是想看看隊士們平常的樣子,但要是真的讓他看到了,肯定只會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必須事先採取措施才行……


山崎:

那個…副長。


土方:

首先,不對總司那傢伙採取什麼措施的話,那傢伙一旦聽說這次的事,肯定會對客人灌輸些有的沒的……


山崎:

副長,我有事要報告!


土方:

山崎啊?不要突然在我邊上這麼大聲說話啊,嚇我一跳。


山崎:

我剛剛就已經喊您好幾回了,您都沒有注意……


土方:

啊,是嗎……不好意思,剛好在想點事情。對了,你有什麼事?


山崎:

是,是關於之前奉命監視的尊攘浪士那件事,目前沒有可疑的舉動。


土方:

原來如此,勞煩你報告了。繼續監視。


山崎:

遵命。您好像有什麼煩心事的樣子…出了什麼事嗎?


土方:

嗯?嘛……


山崎:

到底怎麼了?如果不礙事的話,在下願聞其詳。


土方:

告訴你倒也無妨。其實是有個不知道哪兒來的大人物,經由會津藩傳話過來。會津藩說有人對新選組很感興趣,就代為介紹了,等對方到了屯所之後,請我們好好招待。


山崎:

對新選組感興趣?對方的具體身份沒有透露嗎?


土方:

嗯,只是對方的口氣就是一副大人物的樣子,我想對方應該是地位相當高的人物没错。


山崎:

會津藩何必替他們傳話呢……


土方:

不能駁了會津藩的面子,所以首先就不可能拒絕。也就是說,只好鄭重招待了。


山崎:

對方什麼時候過來?


土方:

正趕上近藤先生不在的時候,也就是明天。


山崎:

這時間也太緊了吧,那麼,得開始準備迎接客人了。


土方:

嗯,得把可能會給對方留下不好印象的傢伙們全都從屯所支开(遠ざけ)。總司那傢伙明天有什麼安排?


山崎:

沖田先生的話,明天沒有巡查的任務,應該會留在屯所裡吧……


土方:

唉,這樣啊…雖然希望他出門,可要是這樣跟他說,他肯定會起疑心然後賴在屯所裡不走。明天你能試試不露痕跡地想辦法讓那傢伙出門嗎?


山崎:

明白了。的確,要是讓他在客人面前朗讀《豐玉發句集》,那可就是大慘事了。


土方:

不存在那種東西。懂了嗎?


山崎:

是…是!懂了!


土方:

真是的……新八和原田,還有平助怎麼樣?那幾個傢伙的個性也不太適合見客啊。必須趁現在就採取措施。


山崎:

永倉先生和藤堂先生明天要出門巡查,原田先生的話,我剛才看見他在練槍,至於明天的安排,我就沒有問了。


土方:

好,那麼新八他們的酒錢就由我來出,跟他們說,讓他們明天上外頭喝酒去。就算超過門禁時間晚歸也沒關係。


山崎:

這樣真的好嗎?


土方:

比起在客人面前醜態畢露(醜態を晒される),這還勉強可以接受。記住,絕不能讓他們看穿我的真實意圖。就說他們平時幹活都很認真什麼的,編個適當的理由把他們從屯所趕出去。


山崎:

明白了。交給我吧。


土方:

需要當心的事情就只有這些了麼……


山崎:

保險起見,關於這次的事,還是聽聽山南總長的意見比較好吧?


土方:

的確,有道理……我一個人說不定會有所疏漏……知道了。等黃昏時分那個人醒來以後,我會跟他說的。


山崎:

那麼我就去勸沖田先生外出了。對永倉先生他們就按照剛才談到的那樣說吧。


土方:

那就拜託你了。新選組好不容易發展到今天的地步,不能讓無謂的事壞了我們的名聲。


山崎:

那我就告辭了。


山南:

那麼,就開始今天的研究工作吧。如果能稍微看到一點進展就好了……哎呀?這個腳步聲是土方君吧?


土方:

答得好(ご名答)。光聽腳步聲就猜中了啊,山南先生。


山南:

身體變成這樣以後,五官都變得敏銳了,連自己都很驚訝呢。


土方:

誒,這倒是很方便啊。


山南:

你要不要也喝那個藥試試?


土方:

那就免了。我又不像當時的你那樣情況緊急。


山南:

那真是太可惜了。改變主意的話,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提出來哦。對了,你很少來這裡,找我有什麼事嗎?


土方:

嗯,其實……


山南:

原來如此,會津藩介紹來的客人要過來啊……


土方:

嗯,關於這件事,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山南:

我倒是很在意這位客人的真實身份。他應該不是會津人吧?


土方:

應該不是。如果是的話應該會明確傳達給我們。


山南:

目的是刺探新選組的內情嗎?編個理由拒絕比較好吧?


土方:

我也這麼想過,可是畢竟是會津藩介紹的,拒絕的話會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且也沒時間了。


山南:

的確。憑我們現在的立場很難拒絕吧。被人安插密探這件事,真是叫人不愉快啊。


土方:

就算再怎麼一目了然,不能拒絕的話也沒辦法。關於迎接客人方面,如果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麻煩提醒我。


山南:

不要讓他看到重要的東西,適當地招待一下,就請對方回去,這樣會顯得很無禮嗎?為了讓對方早點離開屯所,我建議晚上在島原接待。


土方:

新選組在島原接待來賓什麼的……對方不可能感覺這是日常吧?


山南:

就算看起來不同尋常也要把對方帶出去,這不就是副長的工作嗎?


土方:

嗯,也是。我也非這麼做不可啊。那我讓山崎事先預定房間。


山南:

接下來,就是必須留意沖田君的動向了。


土方:

唉,我知道。雖然我是想著把容易惹是生非的傢伙全都從屯所裡支開,可是……尤其不得不注意總司的動向啊。


山南:

噓!土方君,小聲點。


土方:

怎麼了?該不會……(猛地拉開門)


山南:

沖田君。偷聽可不是個好趣味啊。


沖田:

怎麼,發現了啊?山南先生真是感覺敏銳呢。


土方:

你這混蛋,都聽到了嗎?


沖田:

我只是口渴想去喝個水而已,剛巧聽到了我的名字,會在意也很正常吧。


山南:

你是從哪裡開始聽的呢?


沖田:

從有會津藩介紹的客人要來之類的那裡開始的呢~


山南:

這樣啊~也就是說就算我們搪塞過去也沒用吧?


沖田:

托你們的福,我可算弄明白了(腑に落ちましたよ)。從中午開始山崎君就拼命找我說話,我正覺得奇怪呢。


土方:

我說,你可不許在客人面前做什麼多餘的事啊。要是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新選組的名聲就會受損。


沖田:

我不會做多餘的事啦。我只是打算讓客人清楚地認識到土方先生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土方:

說了不准這麼做。


山南:

沖田君,保險起見我先確認一下,招待客人的時候該怎麼做才好,你是明白的吧?


沖田:

練劍的場景也給看不就行了嘛?幕府和會津藩的人對我們的期待也就是這個吧。


山南:

給客人看看練劍的風景之類的倒是沒關係。不過還請你千萬注意。


土方:

因為如果有什麼萬一,也可能對近藤先生的立場不利。


沖田:

知道啦,那我走了。


土方:

真的不要緊嗎?


山南:

那可是沖田君哦,不能大意。請千萬要緊緊盯住他。雖然招待方面我幫不上忙,但我也會暗中掩護的。


土方:

嗯,那就拜託你了。不過到底是什麼樣的傢伙要來呢?希望對方是個容易應付的人就好了。


土方:

那麼,那位客人也差不多該到了吧。到底來的是個什麼樣的傢伙呢?


山崎:

副長,客人來了。


土方:

嗯,是嗎?是個怎樣的傢伙?


山崎:

這個……是個出乎意料的人。


土方:

怎麼說?是認識的人嗎?


山崎:

其實……(附耳說)


土方: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嗎?!


山崎:

是。我也吃了一驚。


土方:

沒想到來的會是他。嘛,總比不認識的人要容易招待吧。那就趕緊出門迎接吧。


山崎:

明白。


沖田:

伊庭君還真是糾纏不休啊。土方先生很忙的,今天可沒空陪你說話。


伊庭:

突然來訪,是我不好(こちらの不手際ですが)。不過難得過來,還請允許我問候一聲。


沖田:

我不是說了不行嗎?


伊庭:

那麼,至少讓我見她一面吧?只看一看我就回去。


沖田:

那孩子出門買東西了,不在屯所。好了,快走吧快走吧。


伊庭:

就算你這麼說……


土方:

八郎!你來了真是太好了!


伊庭:

歲先生!


沖田:

來的真是時候,之後明明有重要的客人要來,可是伊庭君卻糾纏不休的。請你把他趕回去吧。


土方:

嗯?等等。其實呢,會津藩所說的貴客,就是這位八郎。


伊庭:

誒?那個……


土方:

最近,你在哪兒跟會津藩的人碰面了吧?


伊庭:

以我的立場,確實有很多機會與各藩的人交談,不過……你說會津藩的人嗎?可能見過,也可能沒有……


土方:

當時在席上也說起我們了吧?


伊庭:

我很尊敬新選組的各位,有機會就會談起。


土方:

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啊。可能是傳到會津藩高層的耳中,他們就見機行事了。


山崎:

會津藩的要人們大概並不知道伊庭先生是新選組的熟人吧。


伊庭:

那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呀?我不太明白……


土方:

没什么,是我们这边的事。快进来呀。雖然窘迫,不過倒也還能待客。


沖田:

土方先生,那位客人就是伊庭君嗎?


土方:

好像是,聽了迄今為止的對話就明白了吧?


沖田:

唔……那招待伊庭君就行了嘛?


土方:

你這不是很清楚嘛?我們如何招待八郎,會改變會津藩對我們的印象,可不能失了禮數。


沖田:

是啦是啦,知道了啦。


山崎:

副長,我記得伊庭先生喜歡甜食吧?不如別用普通的茶點,去買些甜點心吧?


土方:

說得也是,在去往島原的途中好像有家名店,就去那裡買吧。畢竟是貴客。


山崎:

遵命。


伊庭:

那個…會津藩的人所說的客人,真的是指我嗎?


土方:

肯定是你吧。應該也沒有其他人對我們感興趣了。嘛,進來吧。


伊庭:

好的。那我就打擾了。


山崎:

副長,我送茶水和茶點來了。


土方:

嗯,謝謝你。八郎,不要客氣,吃吧。


伊庭:

這是「落雁」(らくがん)嗎?看起來很好吃。


山崎:

好像是用吉野產的上等葛粉製成的「落雁」。要是合您的口味那就太好了。


伊庭:

那我就不客氣了。啊,裡面還包著紅豆餡兒,在嘴裡化開,簡直就像含著雪一樣。


沖田:

伊庭君莫非真的吃過雪嗎?明明是個大少爺,卻意外地十分平民啊。還是說,這都是裝的呢?


伊庭:

有錢的是我父親,我可沒有錢。


沖田:

這麼一說還真是黑暗啊。


土方:

總司,剛剛叮囑你的話你都忘了嗎?今天要是你對八郎做出什麼失禮的事,我可不答應。


沖田:

知道啦。不過這個點心吃著確實不錯。難得招待客人,買點讓土方先生破產的高價東西就好了。


土方:

你腦子裡除了讓我不痛快就沒有別的東西了嗎?


山崎:

伊庭先生,長途旅行累不累啊?如果您願意的話,不如試試用針灸紓解疲勞怎麼樣?


土方:

好主意!機會難得,不如就試試吧?


伊庭:

不用了,何必那麼麻煩。


山崎:

那麼至少按摩一下吧?


伊庭:

不需要這麼關照我啦。


土方:

不要客氣嘛。也是會津藩吩咐我們要好好招待你的。你還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伊庭:

這個嘛…我記得她出門去了吧?


土方:

啊……真是不湊巧啊。


沖田:

土方先生真是沒有眼力見兒啊。讓那孩子來招待伊庭君的話準沒錯兒。因為伊庭君啊,最喜歡那孩子了。


伊庭:

你…你說什麼呢……我和她說到底只是……青梅竹馬而已。


土方:

總司。不要這麼過分地取笑八郎。既然是從前認識的人,當然會有好感。八郎,稍後參觀一下屯所吧?


伊庭:

不用了,打擾大家就不好了。


土方:

那你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伊庭:

這個嘛……倒是想跟隊士比試一下劍術。


土方:

你還是一如既往地沉迷劍術啊。好呀,你就看個痛快吧。


伊庭:

那我能跟沖田君比試一下嗎?


土方:

嗯,當然可以。那就去道場吧。


伊庭:

好,那就麻煩你們了。


土方:

那麼,雖然是比試,不過其他道場都會穿戴防具吧,怎麼辦呢?


沖田:

不過天然理心流是不穿戴防具的。


土方:

喂,記住,這種事得配合對方才行。(小聲)要是把人弄傷了怎麼辦?


伊庭:

不用了,既然我的對手是沖田君,那就由我來配合天然理心流的作法吧。


沖田:

土方先生,打成淤青(こてんぱん)也沒關係吧?


土方:

(小聲)當然不行啊。剛剛開始我都說了幾遍了。今天的目的是接待!千萬別忘了!


沖田:

也就是要故意放水嗎?真沒想到新選組副長會說出這種話啊。


土方:

(小聲)你倒是考慮考慮我們的立場啊!今天的八郎可不是咱們從前熟識的八郎,而是必須鄭重招待的客人啊!


沖田:

真沒辦法。我知道了。


土方:

(小聲)嗯。那麼,比試開始!

(木劍擊打聲)

怎麼了八郎?比試還沒有結束呢。


伊庭:

沖田君,沒有使出全力呢。為什麼呢?


沖田:

就算你問我……


伊庭:

作為以劍術為志向的人,在比試中被人放水,我覺得是一件讓人很不愉快的事。那樣的話,還不如不要比試。


沖田:

就算你這麼說……要求我適可而止的可是土方先生。


伊庭:

真的嗎?歲先生,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土方:

總司!你這混蛋!


沖田:

我又沒有說謊。


伊庭:

到底是怎麼回事?沒想到像歲先生這樣的人,居然會說這樣的話……


土方:

那個…八郎啊,你還年輕,放水什麼的,聽起來可能很負面,但就算在比試中敗北,也有可能成為人生贏家啊。


伊庭:

我無法接受。


沖田:

也就是說,我只要全力以赴就行了吧?


土方:

(小聲)那當然不行啊……可能的話,盡量自然地裝出全力以赴的樣子故意輸掉……


沖田:

(小聲)這也太強人所難了。你以為伊庭君是那種被騙小孩的把戲騙到的人嗎?


土方:

(小聲)你可是天然理心流的免許皆傳,這種程度的要求你就試試看唄。


伊庭:

沖田君,在比試中,哪怕你再稍稍放水的話,我都會一輩子怨恨你的。


沖田:

這可是你說的哦。既然是接待,那就要盡可能滿足客人的願望不是嗎。


土方:

(小聲)可惡,真拿他沒辦法。

八郎,不管哪一方獲勝,都不要心懷怨恨。


伊庭:

我知道。


土方:

那就…開始!


伊庭:

我想要的,就是這樣!果然,如果對手不使出全力的話,就沒勁了呢(歯ごたえがありませんよね。)


沖田:

難得跟你看法一致,雖然你的劍術還是一如既往地大少爺做派,不過跟我們還在江戶的時候相比,倒還馬馬虎虎了。


伊庭:

因為在大家離開江戶之後,我也在持續修煉劍術。


土方:

雖然跟當初的打算不太一樣,不過八郎本人看起來倒是很滿意的樣子。說不定這樣也不錯。



土方:

那麼,太陽也要下山了,咱們也去吃飯吧?已經在島原訂好房間了。


伊庭:

不用這麼麻煩的。


土方:

別客氣。今天難得你來,去吃點好吃的吧。


伊庭:

既然如此,機會難得,就有勞你們了。


沖田:

土方先生,今天還真是慷慨啊。明明從來都沒有請我們吃過那麼貴的東西。


土方:

不是每個月都有好好給你們發工資嗎?


山崎:

等一等,副長!


土方: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山崎:

現在,某人突然襲擊了屯所。山南總長一個人迎敵。


土方:

什麼?!怎麼偏偏在這種時候!


沖田:

某人?該不會,又是那個任性的鬼吧。


山崎:

不是「該不會」,就是他!


伊庭:

我不要緊,大家一塊過去吧。


土方:

真的不要緊嗎?


伊庭:

當然不要緊。這種時候還談什麼招待啊。


山南:

大家還在這裡啊?我來拖住那個傢伙。與此同時,土方君請繼續招待客人。


土方:

山南先生,招待什麼的以後再說。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對付襲擊新選組屯所的那傢伙。


山南:

土方君……我知道了。大家一起迎擊!來了!


眾人:

嗯!


風間:

哼哼哼,我還以為到哪兒去了呢,原來在這裡。辛苦你們前來迎接了,幕府的走狗們。


土方:

風間!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風間:

你問我是來做什麼的?會津藩應該已經傳過話了吧。


土方:

你說什麼?!你是說…該不會……原定於今天要來的客人……不是八郎……


風間:

沒錯。你們要招待的,就是我。我看野狗中也有幕府飼養的家犬嘛。


土方:

沒想到是你。


風間:

怎麼能把我跟那種家犬弄混呢?


土方:

喂,八郎,你為什麼不早點說明自己並不是會津藩的客人呢?


伊庭:

呃,其實我說了的……但大家都……


山崎:

副長,怎麼辦?既然對方是客人的話,那就不得不集全新選組之力招待風間了嗎?


土方:

可惡,這種傢伙根本沒有招待的必要……話雖如此……要是我們說了不中聽的話,對會津的立場也不利。


風間:

呵,被飼養的狗不能忤逆麼?真是可悲啊。


土方:

可惡,你也不過是利用薩摩藩行方便罷了。


風間:

你用那種口氣跟我說話真的好嗎?要是對我有什麼不敬,失了顏面的薩摩藩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山南:

土方君,我們還是姑且裝出招待的樣子,看看對方的態度如何吧。


土方:

可惡,真沒辦法。那就裝出招待這傢伙的樣子吧。


沖田:

要我接待這個人,饒了我吧。後續就拜託你們了。


土方:

別搞錯了,(小聲)你這傢伙,打算一個人脫身嗎?


沖田:

因為我做不來這種事嘛。如果可以砍風間的話,我樂意效勞。


土方:

笨蛋。當然不行了。你就像剛剛招待八郎那樣做就行了。


風間:

呵呵,看來很煩惱不知道該怎麼招待我啊。你們這幫走狗,連該如何招待上賓都不知道嗎?


土方:

沒有這回事。今天來的幕府和會津的要人,我們全都好好接待了。可別小看我們。


沖田:

我想還是不要把這個鬼跟其他人相提並論吧比較好。


土方:

(小聲)這我知道,就是知道才這麼說的。


風間:

沒關係。反正今天我也不是來讓你們痛苦的。對接待什麼的也沒抱太大的指望。我妻子以前曾經打扮成藝伎的模樣吧?再一次把那個女孩打扮成當時的模樣,帶到我面前來。


土方:

你說什麼?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辦得到。那傢伙出門去了。


風間:

切,故意打發她在關鍵時刻外出,真是一幫沒有眼力見兒的傢伙。


伊庭:

等等,歲先生,讓她打扮成藝伎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土方:

啊?不是……那是出於十分複雜的原因……


沖田:

啊哈!偏偏被最不能知道的人給知道了呢~


土方:

那個…其實我也感到非常抱歉,不過當時為了能在島原搜集情報,迫不得已才拜託她的。


伊庭:

搜集情報???島原聚集了大量不法浪士吧……把還未出嫁的姑娘家送到那裡去,讓她被醉漢們為所欲為嗎?


土方:

嘛……雖然或許也可以看成是這樣啦……不過實際上,我派了護衛跟著那傢伙,所以平安無事。


山崎:

當時齋藤先生和我也都在島原。


伊庭:

重點不在這裡!只是碰巧平安無事,可如果有什麼萬一,你們打算怎麼辦?


土方:

唉呀,這個……(小聲)山南先生,該怎麼辦才好啊?你倒是快出個主意呀!


山南:

就算你讓我出主意……伊庭君一碰到跟雪村君有關的事,就會變得異乎尋常地不講道理啊。首先就根本不可能說服他。


風間:

呵,雖然說得冠冕堂皇的,不過,喂,家犬,其實你只是為了沒能看到那女孩盛裝打扮的模樣而感到嫉妒吧?你只看過那女孩穿男裝的樣子吧?


伊庭:

你說什麼呢?你可不要看錯我了。我跟你可不一樣。


風間:

打扮成藝伎模樣的那女孩可是很美的哦,就連去島原的浪士們都興高采烈(色めき立つ)呢。你怕是一輩子都沒見過吧。


伊庭:

嘁!


土方:

喂,風間!你就別再刺激八郎了!這傢伙跟其他人不一樣,生性認真……


伊庭:

打扮成藝伎模樣什麼的,不看也無所謂。


風間:

非要嘴硬那就隨便你吧。


伊庭:

我不是嘴硬。是真的不看也無所謂。因為我準備將來親眼見證她身著嫁衣的模樣!


土方:

哈啊?!八郎,你到底在說什麼呀?


沖田:

身穿嫁衣的模樣?再怎麼說這話題也跳躍得太遠了吧?


山崎:

就…就是說啊,又沒有征得本人的同意!怎麼能隨便說出這樣的話呢!


山南:

哎呀呀呀,真沒想到伊庭君居然認真到了這種程度……


風間:

呵呵呵呵,說大話(大言壮語)也得有個限度吧,家犬。我妻子怎麼可能選擇像你這種從沒吃過苦的嫩頭青。


伊庭:

再怎麼說也比選你的可能性高。畢竟我是她的青梅竹馬。反倒是你,好像讓她不由得十分反感的樣子。


風間:

那不是反感,只是不想被我當成容易得手的輕浮女子的心機,故意裝出拒絕的模樣而已。


伊庭:

像你這種人,對女性糾纏不休的結果,就是被淘汰出局,然後勃然大怒吧。


山崎:

(小聲)副長,風間可是咱們的客人啊。要是惹他不快的話,那該怎麼收場啊?


土方:

嗯,我明白。吶,八郎,雖然我理解你的心情,今天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就這麼算了呢?我們今天不得不鄭重地招待這傢伙啊……


伊庭:

雖然我理解新選組各位的立場,但只有這次,我絕不退讓。


土方:

(小聲)就是根本不聽的意思咯?如果你引起什麼騷動的話,不光是對我們,還會給會津藩造成困擾的。


伊庭:

唔……


風間:

怎麼了?要開戰嗎?我隨時奉陪。


伊庭:

今天我姑且不跟你計較。但是,下次再碰面的話,我絕不會放過你。


風間:

越是弱小的狗越會叫,說的就是你這樣的,家犬只要在城堡深處的宴席上搖著尾巴乖乖坐好就行了。


土方:

喂,風間!接下來我們會招待你的,狠話就到此為止吧。不過不是在這裡招待你,去島原吧。


風間:

島原?別開無聊玩笑了。我特地來到這裡,當然是為了品嚐我妻子親手做的飯菜。


土方:

別蠻不講理的,都跟你說了那傢伙出門去了。


風間:

那就把她帶回來。你們應該事先和她提過招待的事吧。今天我就待在這裡的話,應該不難辦到吧。


土方:

重點不是這個……


伊庭:

你是風間先生對吧?你該不會從來沒有吃過她親手做的飯菜吧?


風間:

那又如何?


伊庭:

噗嗤,倒不是說會如何,不過原來是這樣啊~~沒吃過啊~~


風間:

你這混蛋,是想找我打架嗎?


土方:

(小聲)喂,八郎,我不是說了讓你克制一下嗎?(大聲)風間你也別為了這點小事就覺得不爽!你好歹也是鬼族的頭領吧。


風間:

那還用說。正因為如此,被這種家犬之輩瞧不起(軽んじる),我才不能就這麼默不作聲。


山崎:

既然是鬼族的頭領,不對瑣碎的事情一一作答,反而顯得身份更加高貴吧?


土方:

啊~說得是啊!只不過稍稍被對方說幾句就一一發火那可就沒完沒了了。


風間:

唔……聽你們這麼一說可能確實是這樣……


土方:

(大聲)真不愧是鬼族的頭領啊!心胸寬廣真是幫大忙了!


風間:

既然我妻子也不在,也吃不到她親手做的飯菜,到這裡來接受你們招待的意義也就沒有了。沒勁。我還是回去吧。


土方:

喂,等等。這樣的話,招待你的事怎麼辦?


風間:

薩摩藩應該會對會津藩抱怨說「再差勁不過了」吧。反正不過是讓人與人,不,是藩與藩之間的信賴關係產生裂痕罷了。輪不到你們這幫走狗們操心。哼,哈哈哈哈哈!

(悠然離去的腳步聲)


土方:

喂,總司,(大聲)使出全力也沒關係,把那傢伙給我押到島原去!


沖田:

要我使出全力的話,拔刀也可以嗎?


土方:

嗯嗯,不要緊,畢竟對手是鬼,就算多少砍他幾刀也不打緊吧。八郎!剛才要你忍耐真是對不住,相應地,現在不管你使出什麼樣的手段都可以!務必把那傢伙弄回來!


伊庭:

好的,我明白。不管使出什麼樣的手段都可以是吧?


土方:

山崎,我也知道有各種各樣的手段,但就算不想強人所能,這樣下去也是不行的。


山崎:

明白。


土方:

你們都給我上!鬼這種東西,自打源賴光在大江山通過灌酒打敗鬼吞童子那時候開始,就應該酒量不行才對。無論使出什麼樣的手段,都要把他強拉到島原去,狠狠灌醉!


眾人:

是~~~~


山南:

哎呀呀呀,真沒想到風間會作為客人到屯所來。土方君他們能順利地完成接待嗎?雖然為了新選組好,我也希望他們能圓滿完成任務。不過,因為我沒法在屯所以外隨意行動,也只能在這裡祈禱事情順利了。



tsurebiyori

【聽譯】薄櫻鬼月影抄特典drama之 理想的沖田

Note:因為是聽譯所以就不是非常追求精确了,不過看看大意還是可以的。有些比較生僻的用詞我聽出來的都標了原文可以參考。


理想的沖田(日文標題)

理想的沖田(中譯)

登場人物:沖田、山崎、伊庭


山崎:

副長委託的書信已經順利送達,也沒有其他緊急的工作要做…要不回房好了?咦?那個人是?伊庭先生?看起來好像在找人啊……

伊庭先生!您在那兒做什麼呢?


伊庭:

你好啊,山崎君。我正找人呢。


山崎:

該不會是找副長有什麼貴幹吧?


伊庭:

這倒不是,畢竟歲先生很忙呀,本來我是想找沖田的,可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就讓他給溜了。


山崎:

沖田先生麼?


伊庭:...

Note:因為是聽譯所以就不是非常追求精确了,不過看看大意還是可以的。有些比較生僻的用詞我聽出來的都標了原文可以參考。


理想的沖田(日文標題)

理想的沖田(中譯)

登場人物:沖田、山崎、伊庭


山崎:

副長委託的書信已經順利送達,也沒有其他緊急的工作要做…要不回房好了?咦?那個人是?伊庭先生?看起來好像在找人啊……

伊庭先生!您在那兒做什麼呢?


伊庭:

你好啊,山崎君。我正找人呢。


山崎:

該不會是找副長有什麼貴幹吧?


伊庭:

這倒不是,畢竟歲先生很忙呀,本來我是想找沖田的,可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就讓他給溜了。


山崎:

沖田先生麼?


伊庭:

嗯,我拜託他和我比試一下劍術。可他卻說,如今的我,要比試的話恐怕會有困難。


山崎:

這也太無情了。


伊庭:

對我來說,是想努力精進劍術的,可他卻說不能破例(番外の機会をくれないです)。這樣的話,如今我的實力,是無法得到認可的。


山崎:

我十分理解您的心情。對於沖田先生,就連我們也拿他沒辦法。


伊庭:

是這樣嗎?


山崎:

嗯,比如向新隊士散播土方副長的壞話啦,一有機會就老是捉弄副長啦,不管勸了他多少次(何度苦言を呈しても),他也只當耳邊風(何処吹く風と行った手で)。


伊庭:

這……


山崎:

簡直不敢相信吧。好歹(いやしくも)也是擔任一番隊隊長的人啊。


伊庭:

嗯,明明劍術那麼好(業物持ち主なのに),真是太可惜了(勿体無い子)。近藤先生要是有個什麼萬一的話,沖田君就是下一任的天然理心流宗師了吧。


山崎:

沖田先生就是天然理心流的……?!


伊庭:

按照實力來考慮的話,就會變成那樣吧。只不過,他那個樣子,到底能不能做好指導弟子之類的事情呢?


山崎:

怎麼可能!他老是使出全副實力痛打新隊士,把他們打得渾身是傷,讓他們心驚膽戰的(怯えをさせたり)。


伊庭:

嘛……畢竟他的實力那麼強……面對遲遲沒有進步的隊士(上達が遅い隊士に),那種焦躁的心情(苛立つ気持ち),也不是無法理解啦……


山崎:

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劍道好吧!要繼承流派(流派を継ぐ)的話,不招收弟子是不行的吧。


伊庭:

說得也是……如果有什麼契機,可以讓沖田君洗心革面(心を入れ替えれば)就好了。


山崎:

洗心革面?


伊庭:

比如說,就算只是和藹地陪隊士們練劍,他的名聲也一定會明顯改善。


山崎:

沖田先生和藹地陪著練劍……嗎???


——————————— (想象的分割線)———————————


沖田:

好!那麼今天也打起精神來,開始練劍了哈!首先試著從揮劍練習開始吧。很好,很好,保持這個勁頭!真不愧是新選組隊士。我也很自豪呢。那邊的你,動作做得相當好呢。要跟我比一場嗎?誒?你說真刀真槍比試的話有點嚇人?真膽小啊。別怕嘛,我會手下留情的。這把刀沒有開刃(刃引き),不會砍傷人的啦。吶,伊庭君!你能當一下裁判嗎?


伊庭:

我知道了。那麼兩位,請上前。開始!


沖田:

哈哈哈,跟我料想的一樣,劍術相當不錯呢。不過,我是不會輸的。


伊庭:

得一分!勝者:沖田君。嗯,咦?和他交手的隊士,昏倒了?你沒事吧?流血了……沖田君,你該不會……


沖田:

啊,抱歉抱歉,是我搞錯了,不小心用上了開過刃的真刀。


伊庭:

這是說一句搞錯了就能算完的事兒嗎?啊……流了這麼多血……要是不快點止血的話……


沖田:

沒事的沒事的,就這點小傷很快就會痊愈的。來,再比一場!


伊庭:

並沒有痊愈!你看,這不是已經失血過多,臉色白得像死人一樣了嗎?


沖田:

放心啦。受傷的隊士,山崎君會好好治療的。吶,沒錯吧,山崎君?


山崎:

請不要說這種蠻不講理的話了!這麼重的傷,根本沒法治吧!


伊庭:

啊!好像死掉了……


沖田:

這樣啊……那今天的練習就到此為止了哈。大家可別忘了我教過的東西哦。那麼最後就讓我們一起向著夕陽,奔跑吧!


伊庭:

等等,沖田君!這件事你到底打算怎麼收場啊?!


——————————(回到現實的分割線 )———————————


伊庭:

一開始…感覺還挺爽朗的,還不錯的說,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呢……


山崎:

起初對沖田先生的印象過於強烈,就會變成這個樣子吧……說爽朗恐怕是搞錯了,但如果是稍微不太一樣的沖田先生呢……一個讓隊士們都願意追隨的人怎麼樣?比如說,像原田先生那樣感覺很可靠的?


伊庭:

感覺很可靠的嗎?原來如此,那麼比方說,像這樣的沖田君如何呢?


——————————— (想象的分割線)———————————


沖田:

那麼,今天的隊務也都完成了,要不要乾脆去島原,然後大吵大鬧地執行公務呢?嗯?那邊的是……喂!伊庭君!山崎君!怎麼了嗎?怎麼一臉非常疲倦的樣子。


伊庭:

沖田君。


沖田:

看你們這副模樣,是不是被土方先生數落了?


山崎:

那是……


沖田:

好像被我說中了呢。不如跟我說說看吧。說不定我還能幫上忙呢。


伊庭:

山崎君,機會難得,就和沖田君商量看看如何?畢竟沖田君是個可靠的人。


山崎:

那……好吧。其實,昨天晚上,為了讓副長能睡個好覺,我給他送了杯摻了安眠藥的茶,結果他直到剛剛才醒,把我罵了一頓。


伊庭:

也是我在歲先生正巧心情不好的時候(虫の居所が悪い時に)竊竊私語,毫無必要地火上澆油的結果。


沖田:

原來如此,這就是山崎君你的不對了。


山崎:

果然是這樣啊……


伊庭:

說得也是,再怎麼關心歲先生的事,下藥(薬を盛る)什麼的……


沖田:

嘛,我也一起去,一塊兒去道歉吧。不過話說回來,要是你最開始就來找我商量的話,我肯定不會用安眠藥這種沒用的玩意兒,而是會用上能讓他一睡不醒之類的藥,真是太遺憾了。


伊庭:

等等,你把歲先生暗殺掉的話,那新選組的未來……


沖田:

有近藤先生和我在,沒問題的啦。說起來,伊庭君很仰慕土方先生吧?可惜你不知道土方先生的真面目,沒辦法啊。


伊庭: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沖田:

那孩子在屯所遭了多大的罪,你都不知道吧?就算都是土方先生在背後指使的你也……還能仰慕他嗎?


伊庭:

是…是這樣嗎!就算是歲先生也不能原諒!我明白了,我也和你們一起去找歲先生。


山崎:

等等,您想做什麼?


伊庭:

為了救她!就照沖田君說的辦吧!


沖田:

那就大家一起去襲擊土方先生的房間吧!


———————————(回到現實的分割線)——————————


山崎:

可靠雖然也不錯,可是托沖田先生的福,事態變得亂七八糟的……


伊庭:

說、說得也是……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個人物形象呢?


山崎:

對了,伊庭先生,只要一說到特定的人,你就會非常在意呢……(最後不太確定)


伊庭:

沒有這回事。我跟她雖然是青梅竹馬,但並沒有約定將來、約定結婚什麼的。不過,女孩子一個人待在這種全是大男人的地方,果然我心裡還是會感到不安。


山崎:

那個…伊庭先生?


伊庭:

不,沒什麼,我只是在自言自語罷了。


山崎:

那就好……


伊庭:

我說的偏離主題了呢。我想,沖田君只要稍微再對歲先生坦率一點,情況能改善一點就足夠了。


山崎:

的確,只要能老老實實聽從副長的命令,就已經是很大不同了也說不定。說到老實聽話的沖田先生……


——————————— (想象的分割線)———————————


伊庭:

哦呀,沖田君。你找歲先生有什麼事嗎?


沖田:

啊,伊庭君和山崎君。剛才土方先生拜託我去送了封信。我正準備向他報告呢。


山崎:

啊,你該不會拿副長的廢稿添了幾句話,然後把信的內容偷偷換掉吧?


沖田:

討厭,我怎可能會做這種事呢。


山崎:

那麼,今天也沒有到處和人散播對副長不利的謠言吧?


沖田:

我可沒有哦。如果沒有土方先生的話,新選組可就撐不下去了,這種程度的事我還是明白的。


伊庭:

沖田君,你終於洗心革面了!


山崎:

太驚人了,沒準是狐狸變的妖怪也說不定。還是找個巫師來比較好吧?(祈祷師を呼んだほうがいいでしょうか)


伊庭:

你說什麼呢,這不就是理想的沖田君嗎?


山崎:

的確,實現了關於老老實實聽副長話的願望……


沖田:

你們倆個,到底怎麼了?


伊庭:

沒什麼,沖田君,和以前相比,判若兩人了呢……


沖田:

我已經洗心革面了。到目前為止,我總是在欺負土方先生,從今以後,我要以一番隊隊長的身份,好好為隊上作出貢獻。


山崎:

呃……這和通常的沖田君也相差太遠了。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伊庭:

山崎君,我們怎麼可以懷疑沖田君呢?他也為改變付出了很多吧……必須好好稱讚他啊。


山崎:

話雖如此……


沖田:

二位在聊什麼呢?


伊庭:

沒什麼,如果真的洗心革面了的話,那就太棒了。從今往後也為了新選組和歲先生加油吧!


沖田:

謝謝,接下來我得去陪隊士們練劍了。那我走了哦。


—————————— (回到現實的分割線)——————————


伊庭:

呀,這就是理想的沖田君啊。這樣一來,歲先生也一定能打從心裡接納的。


山崎:

的確,如果能夠這樣的話,我們辛苦也值了。剛才想象的沖田先生的樣子,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對了,這是和近藤局長在一塊兒的沖田先生啊。就是這種感覺!


伊庭:

的確,你這麼一說的話……也就是說,和尊敬的人在一起,沖田君也會表現出那樣的一面啊。


山崎:

的確,或許是這樣沒錯,問題在於,沖田先生尊敬的人,目前就只有近藤局長一個呀。


沖田:

啊咧?我還以為你已經回去了,沒想到伊庭君還在這裡啊。


伊庭:

啊,沖田君。


沖田:

和山崎一塊兒,還真是罕見啊。你們在聊什麼?


伊庭:

不,沒什麼。沒什麼大不了的。


沖田:

該不會是在說我的壞話吧。


伊庭:

怎麼會呢,沒有這回事。


沖田:

真的嗎?伊庭君和山崎君湊在一塊兒能聊的話題,應該沒有別的了吧。那你們在聊什麼?


山崎:

就算你這麼問也……


伊庭:

呃…那個……我們在聊天氣。


沖田:

唔……原來如此~可是你們聊了這麼久,應該不會是聊天氣吧。肯定是非常不想讓我知道的話題吧。


山崎:

所以說是你誤會了。


沖田:

嘛,不想說的話,我也不想硬問。之後我就去跟土方先生報告,說山崎君和伊庭君在搞陰謀詭計(悪巧み)。


伊庭:

陰謀詭計是什麼,唱獨角戲可不好哦。


沖田:

剛好之後要開幹部會議,我本來是來叫山崎君的,不過你們二位就慢慢地繼續搞陰謀詭計吧。


山崎:

等等,我們根本就沒有在搞陰謀詭計啊。


沖田:

啊咧?不是嗎?


伊庭:

絕對不能說這種話。


沖田:

那,到底在聊什麼呢?該不會,是在偷偷摸摸地向山崎君打探那孩子的事吧。伊庭君對那孩子好像在意得不得了呢。


伊庭:

呃……這個……


山崎:

沖田先生!破壞伊庭先生和各位幹部的關係是不可原諒的。


沖田:

哇,好可怕啊……對了,那孩子也要去開會哦。如果山崎君威脅我的話……


山崎:

關我什麼事啦!


伊庭:

該不會是想對那孩子灌輸什麼不好的事吧。


沖田:

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只是如實地向她傳達我心中所想而已。


伊庭:

沖田君,我相信你以劍術為志向,是不會背離正道的。你不會辜負這份信賴吧?


沖田:

這我可沒辦法跟你約定哦,我要走了。二位就盡情地繼續搞可疑的陰謀詭計吧。慢慢來哦。


伊庭:

等等,沖田君。山崎君,我們一起抓住他吧!


山崎:

嗯,沖田先生果然就是這種人啊。理想什麼的,想也是白想。



完。




愛睡庭

薄桜鬼 真改 全人物攻略心得简略版(下)

拖了一个月才生出来的后续…XDlll


有(个人主观)排名及简评(详评等我有空再写)


评分:人物(游玩前印象—人设、动画、剧场版、音乐剧等延伸剧情)20%+剧情(游玩后感想—贴合历史程度+乙女洒糖后的整体感、剧情逻辑性、角色塑造)50%+CG(画面精緻度、插入时机点)30%=整体满意度


满分为五,个别分算到小数点后一位。


新角色都没事先看剧透,完全是第一印象。


排行榜(依序为总分、人物、剧情、CG)


NO.7藤堂平助4.32 (4.0 、4.4 、4.4)


意外觉得很有共鸣的角色!


我对正太都很无感( ̄∇ ̄)意思就是会说他们...

拖了一个月才生出来的后续…XDlll


有(个人主观)排名及简评(详评等我有空再写)


评分:人物(游玩前印象—人设、动画、剧场版、音乐剧等延伸剧情)20%+剧情(游玩后感想—贴合历史程度+乙女洒糖后的整体感、剧情逻辑性、角色塑造)50%+CG(画面精緻度、插入时机点)30%=整体满意度


满分为五,个别分算到小数点后一位。


新角色都没事先看剧透,完全是第一印象。


排行榜(依序为总分、人物、剧情、CG)



NO.7藤堂平助4.32 (4.0 、4.4 、4.4)


意外觉得很有共鸣的角色!


我对正太都很无感( ̄∇ ̄)意思就是会说他们好可爱,但并不会想把他当恋爱对象XDlll(这点我跟我妹意见一致)


但玩他线的时候,意外觉得跟自己个性很像,若要从薄樱鬼中挑个人物来比喻:那就是平助(笑)看似单纯,却实际上很聪明,很认真思考自我处境,但又很容易迷惘,陷入纠结。


千鹤为了要试探平助心思,刻意换上女装去假装跟平助巧遇那一段(为何没给CG啊)还蛮悲伤的,若两个不是敌对关係,是否能正常谈恋爱呢?


当他为了保护千鹤,因此深负重伤,想摇摇他,说没必要啊,我们挨个两刀死不了的(喂)


山南完全黑化了XDlll


另外风间少爷,你没必要自降格调跟弟弟计较吧?根本就像小孩子拌嘴,我快笑死XDDDD


若说他跟相马都是裡面最具有少年感的角色,相千完全是姐弟恋(?),平千就更像同龄人相处,有种两小无猜的可爱感❤❤❤



NO.8山崎烝4.24(4.0 、4.3 、4.3)


总算不用再死了(拍手)


风之章开头略为突兀,我不太理解他怎麽喜欢上千鹤的....加上铃木贵征的声音有时候会有点用力过勐,会让我担心他会不会破音,有点令我出戏XDDDlll


当他打晕副长时,我真的一直在狂笑欸...副长您原来如此那麽容易偷袭啊XDDD


这条线除了恋爱线,另一个重点是医德。纲道为了研究,不惜拿千鹤做实验,真的很人渣....山崎跟松本医师在争论变若水时的对话也很让人深思—喝变若水救频死之人真的算是救人吗?


严格来说,他的恋爱线我觉得写得还好,我反而喜欢他决定要悬壶济世前后性情转折。


总之,不用死了又死,还可以娶妹子回去当医生实在是太好了(抹泪)而且CG中的千鹤人妻可爱


榻榻米盖死!


NO.9坂本龙马4.21 (3.8 、4.2 、4.5)


土佐腔!小野大辅不会已是龙马专业户了吧XD


说实话,我一开始纳闷他的线该怎麽写。结果风之章,玩到一度差点要爬牆。


害我超有罪恶感,可是老娘不是自愿加入新选组的欸,可以说是被软禁。所以应该不会太过分吧?


另外,他跟土方真的很不对盘,把土方气到在他离去后,洒盐驱邪XDDD你赢了XDDD


手脚很快,很快就让千鹤叫他名字了,虽然没上本垒,手脚没原田快(喂)


他果然跟薰很不合,因为病娇妹控是不会对妹夫有好感的(正解)


他跟他好基友中冈果然比较适合洋服,帅炸!要不然龙马你的和服,可能太新潮了,姐不懂(汗)


其实玩到最后,他跟中冈才是一对吧?我觉得我好电灯炮XDDDDlll


风之章很让我为之一亮,但华之章就不怎麽让我惊艳了。但不失分,就只是中规中矩了。


NO.10原田左之助4.15 (4.0 、4.0 、4.5)


可以说是真•人生赢家!(变若水不用喝,妹子啪了,儿子也生了)


虽然大家都说:嫁人当嫁原田。但这条线玩的让我很憋屈欸


其实就是他的大男人主义,常常踩到我的雷。当然这个时代的男人多多少少都有大男人主义。只是他口口声声明显将男人该怎麽样、女人该怎麽样挂在嘴边,让我有点反感。


另外要走他的线,大都都得选择乖乖的什麽都不要做。像是华之章有一个分歧「原田さんにお任せします」、「信じてもいいと思います」,以我的个性一定选后者,但要加好感反而要选前者( ・᷄ὢ・᷅ )所以他的线的选项,让我选的都很违心啊。


当然他真的很贴心,在千鹤沮丧的时候,找她闺蜜跟她谈心;或是威胁山南不要把歪脑动到千鹤身上;这些地方我也很感动,但是听到这句「黙ってここにいろ」,我对他的好感又下去了....(其实就是我毛太多)


他的线剧本没什麽问题。也认为像他这种人比较识时务的,(在所有线中)个性最脆弱的千鹤会比较不用面临那麽多折磨。但可能我本身比较喜欢两人相伴一起成长的故事吧?原千互动并没有太戳我╮( ̄▽ ̄"")╭


结局看到他把儿子惹哭了,束手无策叫千鹤帮忙,我一直狂笑XDDD还有儿子牙还没长呢,就想训练成武士,原田拔拔你会不会想太远了(笑)若是女儿...先替未来的女婿点蜡囧


在啪的CG,两手相叠的画面,引人遐想加分!


NO.11伊庭八郎4.04 (4.7 、3.8 、4.0)


マモ!但剧本...


其实新人物中最期待的就是他,我就是因为他买真改的啊!毕竟手机的无印版比真改便宜,而且还可以欣赏数木老师的画。


我自认自己可以算是マモ脑粉,会买CD、会去看演唱会的。


这剧本我真的不行囧完全不懂编剧编他剧情,是不是边睡边写的^^在看完华之章第二章时,我就有点担心:惨了,我完全没被戳到XDlll


首先温柔竹马君这个人设本身是我比较无感的人设,而且自从鬼之手出现之后,因为槽点太多,我反而专注在吐槽,完全无法代入剧情中。


我妹无意间看我玩时,看到伊庭,可以说是一见锺情觉得他长的好帅,声音好软好听⁄(⁄ ⁄ ⁄ω⁄ ⁄ ⁄)⁄我第一印象是觉得他跟总司长的好像&声优是マモ(而且这也是マモ第一次跟O家合作)


小千妳家到底多缺鬼啊,把这件事交给八郎真的没问题吗囧为何不去找风间求助呢?一来家丑不得外扬,而且交给少爷还比较靠谱吧?还是两人夙怨已久,拉不下脸去拜託囧


我妹一直很认真思考:到底他何时喝完变若水又能将手装好的呢?她还拜託我写信去问问O社(?)


还有因为装同双手,导致两人思想同步,两人都一起做春梦意淫千鹤⋯⋯这设定实在太神奇了^^蓝芽吗?


我一直都觉得这条线风间没来乱很诡异,但我妹认为已有风间二号(=武田)了,所以没必要再出来乱了(?)


我曾经问我妹:风间跟武田,妳选哪一位?我妹说:风间,但我可不可以选择直接去跳(死)海(亡)


不过マモ的声音好软,听得我全身舒畅。而且在声线转换也很流畅。总结论就是没有マモ的演技加成,伊庭的剧本分数我会打更低囧


另外CG怎麽一直崩啊(╯°Д°)╯︵ /(.□ . \)明明就是副长一样拥有演员美貌等级的男人,绘师你认真画好不好囧


NO.12永仓新八3.9(3.8 、4.0、3.8)


恋爱线还好,重点是在他的心态转折&他跟近藤关係破灭的过程吧

原本不打算攻略他的,但是看他在原田线中可怜兮兮地被原田抛弃、被原千夫妇放闪,快闪瞎了狗眼的缘故,再加上某部广播剧中他的抱怨—你们在本篇的出场已经超多了吧?!我也想拼命跟鬼战斗,成为罗刹而受苦,谈一场悲伤的恋情,在海的另一边建立甜蜜的家庭啊!!我的剑术又不比总司他们差,为什麽只有我是这种角色!?


证明了一件事—饭可以乱吃、酒可以乱喝,但话真的不能乱讲啊!!自己立下的FLAG就得自己来收啊囧


我欣赏这个男人,但要当恋爱对象,我有点无法…真的很迟钝,一直把千鹤当妹妹看。而且在他线中,千鹤一直都在做饭给他吃。所以又再度证明了一件事—要先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XDDDD


他是被迫灌下变若水的囧在不剧透的前提,只用一句话来总结原因就是—对敌人太好就是对自己残忍(´_ゝ`)


是给砍罗刹会边砍边说对不起的男人;对滥用变若水的纲道,并不会想要取他性命,而是打他打到他以后不敢了(虽然纲道还是被发狂的罗刹杀了)


其实就是道德感极强的人,所以也因此容易鑽牛角尖。虽然他的恋爱线我觉得还好,但还蛮欣赏他的。


我还是不明白他怎麽跟天雾搭上线的Σ(*゚д゚ノ)ノ不过他赢过天雾的CG很帅,还有ED的CG也很帅!其实他就是被头巾耽误了颜值的男人吧XDDDDD


可惜吸血CG有点崩╮(╯_╰)╭忍耐的比较好看…


其实他在游戏录中一段剧情中很萌:就是为了帮千鹤庆祝女儿节,陪她折女儿节娃娃ヽ(✿゚▽゚)ノ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超好笑的,又很可爱!若新八有女儿,看他一个大男人陪女儿玩扮家家酒,应该很有趣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总结


原六位攻略角剧本主干清楚且完整,但新人物的糖比较甜。游戏玩完比较有好感的原六位—阿一&平助。


追加的三位新人物(伊庭、相马、坂本)吸血CG很色气!!


通常剧本分数越高,就是代表我越想跟他谈恋爱。毕竟本作是乙女游戏嘛(笑)硬要挑—相马!因为阿一寡言正经,感觉应该受不了我XDDD而总司我大概会先被他玩死╮(╯_╰)╭


追加新角色,我觉得倒是充实了薄樱鬼原世界观,我大概更能够理解为什麽要设立局中法度了。虽然新选组死最多的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违背局中法度而切腹的( ºΔº )


可惜新角色在旧人物线中没有太大发挥了,我觉得令人扼腕。


后日谈—我跟妹妹心中的薄樱鬼第一美男讨论


在我有一次哀号玩完斋藤&副长线后,不知该如何直视风间的时候。


我妹:别看他这样,好歹颜值是可以排在薄樱鬼前五,甚至可以排在前三的男人喔!虽然个性比他更好的男人,不是没有吧


我:那就来比啊!


我心中前三:副长/阿一/总司


我妹心中前三:八郎/阿一/总司


副长黑长直我真爱!我妹妹回我:我对八郎哥哥就是一见锺情!


我第二第三就只是凭直觉排的…我妹好像也是…



有人跟我一样,乙女游戏玩久了,就会想既然一堆人希望众男角去搞基,那乾脆妹子给我养算了!我爱妹子!千鹤我的!


没有糖分

薄樱鬼(风之章真改)全通报告(坂本龙马、伊庭八郎、风间千景线)

坂本龙马线:

整个坂本龙马线玩下来,感觉上就像是看了一场坂本龙马大型宣传电影一样,完全把这位有名的历史人物的魅力狠狠的展现了一把w

所以打通这条线后让我对龙马的生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直接追着百度等百科,看了一晚上他的生平故事……不得不说薄樱鬼的编剧还真是鬼才,在真实还原历史事件的基础上,又给了足够的乙女糖,导致这条线玩起来又甜又虐,最后又回归到了甜,直接让坂本龙马成为了我在风之章中最为敬佩的一位男主(拇指)。


薄樱鬼中的龙马怎么说呢,基本还原了他在历史中的性格——先驱者。是的,坂本龙马就是一个先驱者,他跟薄樱鬼中其他的男主角不同,在他们的目光还局限在眼前的荣耀,个人的意志上的时候,他...

坂本龙马线:

整个坂本龙马线玩下来,感觉上就像是看了一场坂本龙马大型宣传电影一样,完全把这位有名的历史人物的魅力狠狠的展现了一把w

所以打通这条线后让我对龙马的生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直接追着百度等百科,看了一晚上他的生平故事……不得不说薄樱鬼的编剧还真是鬼才,在真实还原历史事件的基础上,又给了足够的乙女糖,导致这条线玩起来又甜又虐,最后又回归到了甜,直接让坂本龙马成为了我在风之章中最为敬佩的一位男主(拇指)。


薄樱鬼中的龙马怎么说呢,基本还原了他在历史中的性格——先驱者。是的,坂本龙马就是一个先驱者,他跟薄樱鬼中其他的男主角不同,在他们的目光还局限在眼前的荣耀,个人的意志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向了未来,他清楚的意识到目前的内战只不过是眼前的危机,而真正巨大的危险来自海外,来自那些虎视眈眈的真正的敌人,所以他积极的展开了行动,所有行动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为了国家真正的未来。

似乎在说下去话题就要扯远了,大家是看了一晚上历史典故的缘故,我怎么好像在写历史人物点评了ww咳咳,让我们回到游戏本身哈。

坂本龙马这个人物,在其他男主线上,都处于一个背景板一样的存在,女主根本连他的面都不会见到,唯一跟他的联系就是得知他被暗杀这个事件。

所以当真正走到龙马线上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路线基本相当于重置了一个全新的故事,就仿佛随着男女主的相遇,连整个世界线都发生了变动了一样,所以他的路线跟其他男主的路线无论过程还是结局都有种非常奇妙的割裂感,给人的感觉相当新鲜w


龙马线的开始来自一次女主与他的巧遇,在这个巧遇中,龙马对女主产生了几分好奇与好感(主要还是因为女主长得可爱w),两人就多交谈了几句,而两人的这次交谈,恰好被新选组的其他人看到了,整条世界线,就在此刻发生了变动。

在其他路线中,龙马在活着的时候,根本不会跟新选组有什么交集,直到他被刺杀为止,众人之间甚至连对话都没有。

但这次随着女主与龙马的一次不经意的交谈,龙马与新选组有了女主这个桥梁,竟然趁此机会相互之间有了交集。

整个龙马线的起因就是新选组的人觉得龙马很可疑,恰好看到他搭讪女主,所以就拜托女主去套龙马的话(就是送羊入虎口啊诸君),然后女主笨拙的询问被龙马发现了真实的意图,他觉得女主很可爱,为了不让她被责骂,就告诉了女主自己的真实身份,让她向新选组交差。

就这么一来二去,新选组用女主这个美人计去套龙马的话,而龙马用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来忽悠新选组,趁机约女主出来约会,久而久之,两人之间就这么熟悉了起来。


当然此时的龙马并没有真正对女主动心,怎么说这个人呢,他虽然外表看上去爽朗直率,对女性很没辙的样子,但其实心思缜密,毫无破绽,根本不会被美色啊之类的所迷惑,所以他这个时期对女主应该只是那种淡淡的怜惜,想在力所能及的基础上,随便帮她一些小忙,让她不会被责骂这样的感觉吧?

随着龙马与女主之间越来越熟识,他与新选组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最初的相互之间不信任,到亦敌亦友那种关系,相互之间保持了一定程度的默契,所以新选组在收到龙马将要受到袭击的消息后,派了女主去给他通风报信。

这次通风报信事件可以说是龙马与女主之间感情的一个升华点,女主冒着生命危险提前通知了龙马他要被袭击这件事,然后在龙马受伤后,不顾一切的替他找来了援兵,最终救下了龙马的性命。



受到女主的救命之恩后,龙马第一次真正对女主动心了。而他本身是一个行动派,在意识到自己对女主动心后,马上就展开了激烈的追求,并且明言想跟女主谈恋爱。

说实话,在受够了风之章其他男主那种对感情扭扭捏捏不说清楚的性格后,龙马这种大直球的性格真是一股清流啊有木有,看到他用各种手段追求女主,女主也明白他的追求,被他搞得小鹿乱撞的时候,就仿佛大热天喝了一壶冰水一样,感觉浑身舒泰,对嘛,恋爱游戏就该是这样好吗,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两人就处处试试呗,哪里来的那么多纠结徘徊啊!

不过龙马这位男主有意思的一点就是,他是一个心怀大志的男人,虽然也有儿女情长的时候,但在面对大义的时候,是不会选择自己的私情的,所以龙马在听说新选组在搞罗刹研究的时候,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他半夜潜入新选组调查真相,巧遇女主后,并没有打感情牌,而是直接用对待陌生人的态度,用武力来威胁女主说出罗刹的真相,否则就要她“吃苦头”。(这里真是震撼到我了,前面没多久你还在追求女主,结果到了公事上面,你就跟女主公事公办了起来,一点也没有顾忌私情,颇有种大公无私的感觉,真是让人敬佩又让人生气。)

女主也是硬气,面对龙马的威胁还是选择了帮新选组保守了秘密,在龙马想继续威胁女主的时候,新选组的众人即使赶到抓住了他。


反正后面就是经过了一系列事情,龙马跟新选组之间解除了误会,并且还达成了一个临时协议,形成了临时合作,新选组还把女主卖给龙马去当联系人了w(我特别想吐槽的一点是在龙马线上,新选组里的众人跟女主之间的感情感觉没那么亲厚了,果然一旦开始有利用关系后,就很难发展出纯粹的信任关系了吗?

龙马与新选组之间的临时合作开始还没多久,历史的车轮就开始滚滚向前碾压了,双方终于还是迎来了——坂本龙马暗杀事件。

在其他男主线上,这个事件将成为无法回避的既成事实,坂本龙马几乎必死,但在龙马线上,编剧肯定不能按照这个结局来演,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变若水”来回避龙马的死亡结局。

于是女主在龙马濒死之际到来,她那个搞事的哥哥已经给龙马服下了变若水,强行将他变成了罗刹。



但刚刚变成罗刹的龙马还不清楚状况,就被他的朋友中罔与女主的哥哥忽悠是新选组来暗杀的他,女主等人还来不及解释,中罔就带着龙马一起离开了,并且宣布早晚要向新选组复仇。(历史上暗杀坂本龙马这口锅还真就扣在了新选组头上,但后面的历史研究中表示,新选组没有暗杀龙马的理由,很可能是栽赃陷害,但真正的历史中到底是谁暗杀了坂本龙马,已经不可考了。)

女主虽然想找到龙马解释清楚误会,但却一直不得而见,就这样跟着新选组又一次经历了京都之战,并在这场战争中与新选组众人走散,在这种孤立无援之下,她又一次见到了坂本龙马。

再次与她相见的龙马显得冷酷而不通人情,他用手枪指着女主,说她是新选组的人,不值得信任,如果乱动的话就要杀了她,女主虽然很吃惊他的改变,但还是本能的相信着他(这里选不相信的选项就会走向BE……),所以没有乱跑,乖乖的被龙马等人抓住了。


女主被龙马等人抓住后,龙马在人前还是跟女主放狠话,但在晚上偷偷来找女主,说他曾经的好友中罔已经误入歧途,开始沉迷于罗刹的力量,妄图用武力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自己则不赞同他的想法,只所以会乖乖听他的话只不过想要调查下他以及他背后的底细,现在调查完毕了,想要带着女主一起逃跑。

女主异常高兴,她知道了龙马始终还是那个龙马,他并没有因为变成罗刹就性格大变,女主答应了龙马的要求,两人一起从中罔所设下的天罗地网中逃了出来,期间龙马为了帮女主挡子弹,还公主抱了女主,抱着她一起逃跑,男友力十足。(拇指)



龙马将女主护送到大阪城,但却发现新选组一众已经出发去了江户(在其他男主路线明明都会等女主回来的,在龙马线上竟然这么无情……),龙马问女主想不要去江户追新选组,女主回答,自己想留在龙马身边。

龙马抱住了女主,感谢她选择了自己,两人相约一起去追查女主父亲以及罗刹及变若水的真相,龙马还宣布要清除掉所有的罗刹,希望女主能够帮忙,女主在他怀中,认真的答应了他,这条线就这么结束了。


说实话龙马线的完整程度超乎了我的想象,甚至给我就停留在最后结局没有接下来的发展也很好的感觉,起承转合,糖分与虐点,甚至连男女主相互之间的决意都展开的很好,单独来说,算是非常出色的一条路线了,我个人相当喜欢,单看剧情的精彩程度,在风之章中,龙马线已经算是最优秀的一条线了,超好评(拇指)




伊庭八郎线:

说实话,在玩伊庭线之前,我已经对这个风之章千篇一律的攻略套路产生审美疲劳了。

刚开始的土方冲田线还好,因为刚开始玩,觉得这剧本好厉害,故事讲的好深刻啊,好像历史大剧啊之类,但后面其他几位新选组队长的线路,基本就是照着土方线的展开又走了一遍,就是中间加了点细节,结尾为了女主变罗刹的男主不同了而已,这种套路一遍又一遍的玩,每次的剧情还都差不多,真是有点玩腻了的感觉。

玩到后面我甚至有种想要弃坑的冲动,所以说乙女游戏男主真不能太多啊,你一口气12位男主,真的非常容易把剧情搞得太过于雷同,这点在体验上非常的不友好。

咳咳,上面发了点牢骚,在我已经对这个游戏失去新鲜感的时候,这个伊庭线竟然给了我一个大惊喜。

伊庭八郎这位女主的青梅竹马,他的线的流程竟然跟新选组一众的男主们的路线有了大幅度的更改,共同线几乎每章都加了好几段新剧情,最后结局还开了新地图,给了新的设定,并且长度也要更长一些,整体玩下来似乎在玩一款新游戏一样,让人直呼过瘾。

不得不说天降青梅,就是牛(拇指)

是的,伊庭八郎是女主的“天降青梅”←←,看到了没有,这个在恋爱游戏中最高属性的称号,就是这么与众不同ww

惯例的说下男主设定。

伊庭八郎不是新选组的成员,他是幕府的直参旗本,目前担任将军身边的护卫,算是将军的近臣,就身份地位来说,比新选组的成员们要高了好大一截。

他同时是江户四大道场之一伊庭道场的继承人,因为伊庭道场曾经跟新选组呆过的道场有些渊源,所以跟土方冲田等人算是好友的关系,而他作为幕臣,其实也有暗中帮助过新选组发展,算是新选组的后台之一吧。

他本人属于那种温文尔雅的富家公子的感觉,行为举动非常有分寸,给人一种教养良好的感觉。

对待所有人都给人一种春风拂面般的感觉,不会跟人大声争执,但却会用自己平静的话语将对方驳斥到无力反驳,虽然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他的优秀其实会让有些人产生劣等感,从而暗中嫉恨他。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相当有魄力的大人物,会在关键的时刻做出正确的决定,并且让人乖乖听从,算是一位设定上相当优秀的男主了。

同时还是一位历史上跟土方并肩的美男子。




但这样的他也还是有弱点的,那就是他一直都护卫在将军身边,虽然剑术卓越,但却从来都没有杀过人,关于这一点他曾被冲田批评过:“剑太轻了”。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弱点,并且已经做好了觉悟,总有一天会为了保护重要的人,而将剑上染上鲜血。

说了这么多,其实这位男主最重要的设定是——他小时候跟随女主的父亲学医,并且跟女主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是女主的“八郎哥哥”。

啧啧,这就是天降青梅啊诸君!

伊庭八郎在街上巧遇女主后,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但女主因为那时候年龄还小(只有5岁),所以没能把伊庭认出来。


伊庭八郎有些失落,但他属于最标准的天降青梅,所以具备有天降青梅最重要的三个属性——

一、开局满好感!(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意着女主

二、跟女主有个约定!(现在的青梅竹马没个约定还能叫青梅竹马吗?

三、学剑的原动力就是为了女主!(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啧啧

于是具备这三大属性的伊庭八郎没有因为女主忘记自己而气馁,反而开始主动往新选组跑,寻找各种理由接近女主,并且会带女主出去玩,逛街,给女主买甜品等等,反正就是找机会就要来刷女主的好感度。



但在其他男主线上很快开窍的女主,在伊庭八郎线上,偏偏就是个榆木疙瘩,一点都没把人家认出来。

面对这样的女主,伊庭八郎拿出了天降青梅的杀手锏,他这样问女主:“你真的已经不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

约定这个杀手锏一出,女主马上缴械投降,她终于认出了面前男主的身份,于是说道:“你是,八郎哥哥?”

薄樱鬼这个一直以来都没啥糖分的游戏在这里彻底进入了乙女游路线,天降青梅怎么输?


在其他男主路线上一直都是新选组奋斗史的主线,在伊庭线上进行了大幅度的更改,直接给女主与伊庭之间,加了一个反派——武田。

武田这位新选组的成员,在其他路线上都属于只出现过几面的凶恶路人般的角色,而在伊庭八郎线上,则对他的设定进行了扩充,最终变成了一个因为不敌伊庭八郎,而嫉恨他的小人的形象。

他因为无法融入新选组而选择离开,离开前偷了新选组关于罗刹的研究资料,打算去投奔新选组的敌人,他偷东西的事情被女主发现,女主追了过去,反而差点被他杀死。在千钧一发之际,伊庭出现救下了女主,并砍断了武田的右手,他说,自己虽然从来没有杀过人,但是因为武田伤害了女主,所以现在的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他,武田受了重创,掉到了河里生死不明。而伊庭为了保护女主,第一次染上了鲜血,但他一点也不后悔,反而很高兴能保护好女主。


但是这里武田其实并没有死,他被女主的那个鬼畜父亲救下,强行给他喝下了变若水,并给他装上了一个鬼族的手臂,将他改造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不得不说武田的颜值还是很能打的,特别是白发后,基本可以排整款游戏的颜值前三了吧,这样的颜值放在一个反派小人身上,也太可惜了吧↓


变成罗刹的武田来找女主跟伊庭报仇,伊庭不敌已经化作罗刹的武田,在一番交手后,被武田报复性的斩断了左手。



两人被及时赶到的鬼族公主小千所救,小千告诉两人,女主的父亲偷走了鬼族被封印的禁忌之手,并且杀了她无数的族人,她为了将禁忌之手抢回来,同时制裁武田跟女主的父亲两人,需要伊庭的帮助。

她提出将另一个被封印的鬼族左手借给伊庭,让他也变成罗刹,这样就可以获得足以抗衡武田的力量。

伊庭同意了鬼族公主的建议,女主虽然强烈反对,但伊庭却说,我小时候许下了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你的愿望,我也是因为你才开始学习剑术的,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能继续保护你的力量,女主无奈,最后只能含泪同意。

伊庭喝下了变若水,接上了鬼族的手臂,用绝对的力量打跑了追杀而来的武田等人。


战斗结束后,伊庭将女主送回了新选组,而他作为将军的护卫,不得不提前赶到江户去保护将军,两人在大阪城之中告别,伊庭对女主说自己不想跟她分开,自己想守护在女主身边,亲手保护她,他说自己心中只有对女主的牵挂,而女主说,我们在江户还能在见面的,伊庭释然,笑着说那我们江户再见,整条线就到此结束了。


整条伊庭线男女主角同样没能确定关系,但这次是女主这个憨憨届不到,反而是男主对女主有一个特别粗,特别明显的单箭头,最强行让女主听不到伊庭的告白对吧,可恶!


值得一提的是,这条线上土方和冲田都会对女主有着微妙的好感,冲田还小吃了下八郎的醋(两人一直是竞争对手关系),两人之间偶尔针锋相对的修罗场真的特别好吃。(这点冲田糖,比冲田自己线上的糖都要好吃,某人反省下你在自己线上的所作所为啊!

这条线的女主非常的大气,也很有能力(果然不在队内谈恋爱女主的能力就直线上升ww)抓叛徒,照顾伤员,战斗的时候帮人档枪子,不愿意丢下新选组自己独自逃跑,女主显得特别能干的一条线,所以土方似乎也对女主很是信任,这条线的最后,土方还会因为伊庭保护了女主而向他道谢,一服保护者的姿态(这糖同样也比他自己线上好吃,你们怎么回事啊?女主不喜欢你们的时候一个二个的这么殷情???

总之整个伊庭线是我在这个风之章里玩的最乙女的一条线了,全程姨母笑,吃乙女糖吃的非常开心,感觉氛围都跟其他男主线不一样,果然天降青梅就是这么与众不同啊ww





风间千景线:

说实话,在这个风之章里,经过了前面11名男主的洗礼,终于可以攻略风间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兴奋的!

我是那种把喜欢的东西留到最后吃的类型,可以说垂涎风间已久(喂喂),终于可以吃到后真是欣喜若狂啊,甚至可以说攻略风间是我能把这个风之章坚持下来的最重要的理由www

所以玩风间线的时候,全程姨母笑,保持了高度的集中状态,整个精神状态就跟攻略别的男主的时候不一样ww哎呀,这就是真爱吗?(喂喂喂)



打完风间线我最大的感想就是,太短了!太短了好吗?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跟风间交流感情呢,怎么就结束了,可恶啊,强烈要求再多加十个小时的攻略流程!!!!

咳咳,我也明白,在风之章中,风间一直都处于跟新选组的对立状态,能跟女主接触的机会不多,剧情短也是没有办法的时候,不过这个男人虽然出场次数不多,但质量却颇高,自从进入他的路线后,他的每一个事件都是自带CG的,几乎每次出场都有CG的男人,爱了www



风间在其他男主路线上基本都充当最终boss的角色,看上去是一个高傲又冷酷无情的角色,为了抢女主做老婆而跟新选组发生了多次的冲突(说实话,就冲他这个抢老婆的理由,实际上也冷酷傲慢不起来啊喂)。

在其他男主路线上的名台词(我自己认定的)有:

“我老婆先寄放在你们那里,总有一天我会带走她的。”

“在这里竟然能遇到我的伴侣,这也算某种天启吧”

“我可不希望我未来的老婆死在这场战争中”

……

等等ww

总之是一个外表冷酷,但有时候会说骚话的男人,我特别喜欢他这一点ww



在他的个人线上,他在与新选组为敌之前,就与女主先巧遇了,这次的巧遇让女主没有第一时间就认为他是坏人,反而被他的长相夺去了心神(就是觉得人家长得好看),为后面两人之间可以好好对话打下了基础。



 因为女主对风间这份基础的好感,两人再次见面后女主不会第一时间逃跑,而是会好好跟他说话,而风间也会好好回应女主,你会发现这位外表看上去冷傲的不行的家伙,其实意外的好说话。

他会好好回答女主的每一个问题,不会敷衍她,也不会不耐烦,在女主问他要去干什么的时候,会乖乖回答:“去喝酒。”在女主一脸不可思议的时候,会吐槽说:“你不会以为我是个不会吃饭睡觉,只会吃人肉喝人血的家伙吧?”

说实话有点过于可爱了www


因为对风间印象的改观,女主发现其实鬼族跟人类没什么区别,都是会好好生活的物种,所以对自己鬼族的身份也没那么排斥了。

在故事进入终章后,女主会在去帮新选组找援军的时候遇到危险,其他男主线上基本都会是其他男主出来救下女主,而风间基本属于在这之后想要抢走女主的最终boss。

但在风间线上,最终从叛军手中救下女主的是风间。

在女主受伤后,风间及时出现救下了女主,这时候的声音温柔的不可思议,他会轻声要求女主不要乱动,然后轻松把那些伤害女主的家伙全部斩杀了,不愧是本作战力天花板,爱了w


风间救下女主后还会吐槽,没想到最后会是自己这个新选组的敌人救下了女主,而女主则会好好感谢他救了自己,风间嘴上说着没有谢自己的必要,但还是会偷偷加好感。(看到他嘴上傲娇,但还是出现了加好感的动画,我简直要笑死了,这人怎么这么不坦率的w)

接下来就是女主的父亲跟哥哥出现,女主质问父亲为什么要研究“变若水”,他父亲疯狂的说为了复兴家族,这种力量是必要的,他要用罗刹们来建功立业,最终复兴雪村家。

面对着说着这些疯言疯语的父亲,女主一阵无语,而风间则问女主:“我能杀了他吗?”女主说:“不,还是先由我来说服他吧。”这里真的感觉风间跟女主之间的默契,两人甚至没有对这种事情交流看法,就已经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而风间还会好好征求女主的意见,真是乖的不行啊好不好,我已经看到他结婚后成为妻奴的未来的ww

反正最后风间轻松打退了女主父亲的罗刹队,但还是让她父亲跟哥哥逃跑了,女主则在事情结束后,想要回到新选组,而风间则会好好跟她解释,站在了一个更高的立场上,告诉了她新选组必败的结局,两人站在山顶上眺望着新选组燃烧着的屯所,而风间则耐心的给女主分析着天下的局势,让她真正明白了新选组将要面临着什么,而她,又要面临什么。



女主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继续追随新选组,作为一个无力的侍从,就这样见证新选组的败亡,另一条路则是作为雪村家的家主,去阻止自己的父亲跟哥哥犯下大错,将变若水和罗刹们都消灭掉,也算变相帮助了新选组。

而女主在考虑后,选择了第二条路。

风间问她,你真的决定好了吗?你选择了这条路就意味着彻底跟新选组分道扬镳,以后只能在遥远的地方来听些他们的消息,你做好这个觉悟了吗?

女主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后悔,然后意外的发现原来风间对新选组还是相当认同的。(这个死傲娇w

最终在小千的安排下,风间跟女主一起去追查她父亲的下落,面对小千说要照顾好女主这句话,风间则回答:“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我未来的老婆受伤的。”(这人有时候真会突然来一句骚话,让人防不胜防啊好不ww

女主吐槽她才不是风间未来的老婆,然后两人就骑着马一起前往了江户,去寻找女主的父亲,风间这条线就到此结束了。


反正玩到结局后我特别的意犹未尽,实在是这个男人太有魅力了,这条线完全没过瘾呀好不,特别期待女主跟他之后的发展,我已经看到满是狗粮的未来的,个人推测他在华之章的路线绝对特别甜(怎么感觉好像在立flag……)。


游戏玩到这里,总共12个男主的风之章终于打完了,现在回头想想真是好长一段征途啊,但是总体来说玩的还算开心,每位男主的后续我都在意的不得了,迫不及待想去玩华之章了,我们华之章再见。(拇指)



山崎红叶

【伊庭X千鹤】初夜

        “伊庭先生,晚饭已经做好了,可以来吃饭啦。”千鹤跪坐在房间门前,缓缓的拉开纸门。
        “……”
        “伊庭先生……?”没有听到伊庭的回应千鹤有些担心的探着头观察房间里面的情况:“没有人……”
        千鹤站起来,进入到房间:“伊庭先生?”千鹤打找了衣柜,储物间,厨房,甚至还趴在...

        “伊庭先生,晚饭已经做好了,可以来吃饭啦。”千鹤跪坐在房间门前,缓缓的拉开纸门。
        “……”
        “伊庭先生……?”没有听到伊庭的回应千鹤有些担心的探着头观察房间里面的情况:“没有人……”
        千鹤站起来,进入到房间:“伊庭先生?”千鹤打找了衣柜,储物间,厨房,甚至还趴在地上看看伊庭有没有藏在地板下面。
        「吱呀……」
        听到身后的走廊有声音,千鹤惊恐的转过身并后退了两步,看到是伊庭的时候千鹤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伊庭先生,你去哪了,我担心坏了。”
        伊庭捂着嘴笑了起来:“我一直就在千鹤身边啊。”
千鹤似乎有些恼,因为生气脸上也有些红红的:“所以伊庭先生是一直跟在我的后面吗?”
        伊庭点点头:“我想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叫我的名字。”
        “啊……”之前才和伊庭约定好要叫他的名字,千鹤因为还不是太习惯,而因为紧张一时间忘记了,就一直叫着‘伊庭先生’,千鹤并没有入伊庭的套,她嘟着嘴,别过脸不看伊庭:“那伊……八郎桑也不能一直跟着我的后面不告诉我,我一直担心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看着千鹤闹别扭的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伊庭忍不住走上前抱住了千鹤:“哎呀,千鹤,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你每天都这样诱惑我,我很难把持住的呀。”
        这些话对于未经世事的千鹤来说已经是非常的露骨了,千鹤害羞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胡乱的推着伊庭,但是伊庭却抱的更紧了。在千鹤放弃了挣扎之后,伊庭松开了千鹤,公主抱抱起千鹤:“走吧,我们去吃晚饭吧。”
        “呀!八郎桑,放我下来了啦!”千鹤虽然嘴上说不愿意,但是还是紧紧的抱着伊庭的脖子。
        吃完晚饭后伊庭提出想要早点睡觉,但是千鹤以要做家务为由拒绝了,伊庭就说:“如果千鹤不和我一起睡我就不睡。”
        “唔……”千鹤每次都能因为伊庭这些模棱两可的话弄得面红耳赤,千鹤低头玩着手指:“那就……那就一起睡吧……只是睡觉哦!”
        伊庭抱起千鹤走向卧室,笑着说:“当然,难道千鹤还想做什么吗?”
        “唔……”千鹤羞涩的把脸靠在伊庭的肩上:“我我,我才没有想要做什么呢,是八郎桑想要做什么才对。”
到了卧室伊庭轻轻的将千鹤放在床铺上,然后双腿分开撑在千鹤上方:“那千鹤你说说,我想做什么?”
        “……”千鹤已经害羞的丧失了语言能力,她闭着眼睛不敢看伊庭。
        伊庭将千鹤的双手举过头顶,用右手压着,低下头吻了吻千鹤的脸颊:“千鹤,我想看着你的眼睛。”
        千鹤有些犹豫,她有点不敢睁开眼睛,她怕一对上伊庭的眼睛就移不开了,看见千鹤没有睁眼,伊庭凑到千鹤的耳边,轻轻的说:“虽然说在你没有准备好之前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但是……我似乎要忍不住了,你是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我很想珍惜你,但同时我也很想拥有你,我已经等不下去了,千鹤,如果我打破了约定,你能原谅我吗?”
        伊庭说话的时候吹的气,扑到千鹤的耳朵上,让千鹤整个人都苏苏的,她闭着的眼睛颤抖着,然后慢慢的睁开,当千鹤睁开眼睛之后,她就后悔了,当她对上伊庭的眼睛,她就彻底被迷住了,她不舍得离开,她从伊庭的眼里看出了欲望和爱,她似乎从伊庭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原来自己的脸是这么的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伊庭的这番话刺激到了千鹤,她的嘴在还没来得及经过脑子的思考,就说出了她一直以来想说的话:“八郎桑,对不起,让你忍耐了那么久,我之前也说过,如何是八郎桑的话,不管八郎桑做了什么我都不会受伤的,八郎桑也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人,所以没关系八郎,我已经准备好了。”
        或许是因为烛光的摇曳,整个房间都充满着暧昧,伊庭放开了千鹤的手,他吻了吻千鹤的额头:“谢谢你,千鹤,我很高兴。”
        千鹤伸手慢慢的抚上了伊庭的背,然后抱住了伊庭的脖子,光是这个动作已经让伊庭最后的理智化为乌有,他吻住的千鹤的唇,生疏的褪去了千鹤的衣服,离开了千鹤的唇之后,他从下巴到脖子,从脖子到胸口,一路吻下去。
        因为害羞,也有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千鹤微微的喘着,更加的助长着伊庭的欲望。
        这晚,他们合为了一体,其实千鹤心里早就明白,她在和伊庭成为情侣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伊庭,不仅仅是自己的心,还有自己的身体。
        经过了一夜的交欢,天已蒙蒙亮,伊庭和千鹤互相拥抱着,伊庭伸手拨开了因为沾到了汗有点湿湿的发丝:“千鹤,我爱你……”
        千鹤将脸又靠近了点伊庭的胸膛:“我也爱你,八郎桑……”
♡啧啧啧,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THE END (*/ω\*)

山崎红叶

【伊庭X千鹤】情人节(SSL)

        “呐呐,小千鹤,很快就是情人节了哦,小千鹤有喜欢的人吗?”总司像往常一样窜班来到千鹤的教室找千鹤和平助闲聊。
        ‘喜欢的人……’千鹤的脑子里浮现出来了伊庭的脸,然后突然脸红的像苹果一样,用力的摇着头:“啊,情人节啊,今天哥哥还向我提起了,说他今年想要吃可可多一点的巧克力。”
        “哼~那我也要一样的,往常都是吃比较甜的,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总司看向...

        “呐呐,小千鹤,很快就是情人节了哦,小千鹤有喜欢的人吗?”总司像往常一样窜班来到千鹤的教室找千鹤和平助闲聊。
        ‘喜欢的人……’千鹤的脑子里浮现出来了伊庭的脸,然后突然脸红的像苹果一样,用力的摇着头:“啊,情人节啊,今天哥哥还向我提起了,说他今年想要吃可可多一点的巧克力。”
        “哼~那我也要一样的,往常都是吃比较甜的,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总司看向了平助:“那平助呢?也要苦一点的吗?”
        “我比较喜欢甜一点的吧。”
        “诶,平助真的是很狡猾呢,你这样就是要小千鹤单独做别的口味的巧克力给你吗?太狡猾了。”
        “哪里狡猾了?那我也要苦一点的好了吧!”
        “诶,这是求人给你做巧克力的态度吗?平助真是坏心眼。”
        “……!!……?……!……~……”
        像往常一样,平助和总司又在教室里吵了起来。
        ‘单独的巧克力吗……今年要不要给伊庭学长也做个不一样的巧克力……’
♡♡♡♡♡♡♡♡♡♡♡♡♡♡♡♡♡♡♡♡♡
        放学之后千鹤就去了精品店购买做巧克力的模型,千鹤在大心形和小心形之间犹豫了很久,是要做几个小的心形巧克力还是一个大的巧克力呢?
        经过几番思考后,千鹤决定做大的心形巧克力,然后再在上面写几个字。熏和平助他们的都和往常一样,形状都和平时一样,就没有必要买新的了。
        回到家之后,千鹤趴在书桌上,看着纸上写的密密麻麻的字:‘伊庭学长 伊庭桑 情人节快乐……’写了很多,但是还是想不到要写什么在巧克力上,突然千鹤拿起笔,慢慢的在纸上写着:我喜欢你。放空了一会之后红着脸把纸揉成了一团扔进垃圾桶里:“这!这么羞耻的话怎么可能写的出来!”
♡♡♡♡♡♡♡♡♡♡♡♡♡♡♡♡♡♡♡♡♡
        到了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千鹤将在冰箱冻好了的巧克力都那出来,清点一下看看有没有少做:“哥哥,平助,斋藤学长,冲田学长,风间学长,还有几个老师的,还有……伊庭学长……”
        千鹤把白巧克力融化好,装进裱花袋里,在心形巧克力上描出一个心形,然后慢慢的写上:喜欢你。然后在后面画了个小小的心。
        弄好了之后又是放空了好一会,捂着头大叫着:“我到底在做什么?!?!”
        可是做都做好了,事到如今也不能说不送,而且自己对伊庭学长的心意……嘛……也不能说是假的……千鹤将巧克力一个个用心的包装好,装进只袋子里准备明天带去学校,千鹤捧着要送给伊庭的巧克力盯了好久:不知道伊庭学长会不会喜欢。
♧♧♧♧♧♧♧♧♧♧♧♧♧♧♧♧♧♧♧♧♧
(情人节当天)
        千鹤一大早就起床了,把巧克力递给正在做早饭的熏:“哥哥,情人节快乐哦,这次的巧克力是哥哥说的稍微苦一点的。”
        “千鹤~”熏接过千鹤送的巧克力,用脸不停的蹭着:“啊~有了千鹤的巧克力,其他的都不需要了,我要把它收藏起来,当做传家之宝!”
        千鹤笑着看着熏:“哥哥,不快点吃的话过期了就不好了哦。”
        吃过早餐之后的千鹤用着比平常快一点的速度走去了学校,在路上看到的女生比平时要多,她们手里都拿着袋子,想必都是想早点去学校把巧克力放进自己喜欢的人的鞋箱里吧。
        “哟,这不是雪村吗?今天好早啊。”
        “啊,本山学长,早上好,本山学长也很早啊。”说完,千鹤从袋子里将巧克力递给本山:“本山学长,这是我做的巧克力,平时受你的照顾了。”
        “啊啊,没想到连我也有,谢谢雪村了啊。巧克力你有要送给伊庭吗,要不要我帮你那给他?”
        “啊,不用了,麻烦本山学长了,而且……伊庭学长的,我想亲手交给他。”
        “这样啊,好的,雪村要加油哦!”
        “是,谢谢本山学长。”说我千鹤向本山鞠了个躬,然后千鹤歪着头思考着:加油?什么加油?
        到了学校之后,千鹤将巧克力先交给老师们,新八看来是生平第一次收到巧克力(虽然是义理),但是高兴的不行,在办公室里不停的走动然后不停的炫耀(虽然是义理,而且每个人都有份)。
        然后在送去给平助,总司,斋藤,风间,送给风间的时候花了好长时间,被壁追问是本命还是,被告知是义理之后还不相信,一直认为是千鹤太害羞不敢承认,在不知火和天雾面前絮叨了好久。
        最后的就是伊庭的巧克力了,千鹤也有想着要不要偷偷的塞进鞋箱里,可是估计也被其他的女孩子塞满了,今天偷偷的去伊庭的班上看了几眼,每个课件都有女孩子去给伊庭送巧克力,不知不觉已经放学了,本来想等多一会再送给伊庭的,但是就算是放学也有很多女生围着伊庭,千鹤就等啊等,结果太阳都快落山了,千鹤不安的走去伊庭的班上看了一下,人都已经走光了。
千鹤走到了门口,靠着鞋箱上叹了一大口气:雪村千鹤,你真的是个笨蛋……
        “嗯?千鹤?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这个声音……’千鹤反过头发现真的是伊庭,千鹤害羞的捂着脸:“不是吧,是真的……伊庭学长?可是你刚刚明明不在教室了。”
        “啊,我刚刚为了躲其他的女孩子躲到厕所去了,那小千鹤呢,怎么还在这?”
        “我……我是……”千鹤从袋子里拿出巧克力害羞的低着头将巧克力递给伊庭:“伊……伊伊伊……伊庭学长!情人节快乐!!”
        伊庭笑着接过了巧克力,手撑在鞋箱上,把脸靠近千鹤的脸:“今天早上看到本山在吃巧克力,问了之后才知道是千鹤送的,说实话我很嫉妒呢,我还在想是不是被千鹤讨厌了。”
        千鹤摇摇头:“才没有讨厌,我对伊庭学长很喜欢……唔……”
        还没等千鹤说完伊庭就吻住了千鹤:“这种话,让女孩子先说怎么行,千鹤,我喜欢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你能接受我这份感情吗?”
        “我也是!我也很喜欢很喜欢伊庭……”
        伊庭用手指抵住千鹤的嘴唇:“已经不能叫‘伊庭学长’了吧。”
        千鹤红着脸,眼睛看向别处:“八……八郎……学长……”
        “嗯嗯,做的很好。”然后低下头继续吻着千鹤。
♠♠♠♠♠♠♠♠♠♠♠♠♠♠♠♠♠♠♠♠♠
        回到家之后千鹤高兴的躺着床上哼着歌,回想着今天下午的事,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原来是一件那么让人开心的事,希望以后也能这么幸福下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ℒฺℴฺνℯฺ♡END

小乖龟

这个我是按照一个月影之抄的特点cd画的,各位有兴趣可以在B站看一下视频av71716953,很有趣哦

这个我是按照一个月影之抄的特点cd画的,各位有兴趣可以在B站看一下视频av71716953,很有趣哦

小乖龟

其实山南先生和千鹤的这张是最早应该画出来的😂

唉,还是崩了好几张,我还是得再多练练(┯_┯)

其实山南先生和千鹤的这张是最早应该画出来的😂

唉,还是崩了好几张,我还是得再多练练(┯_┯)

狗剩是梶浦由记bot

恭喜山南敬助获得 大炼金术师 称号
p2口吐芬芳八郎哥
八郎:风间去死

恭喜山南敬助获得 大炼金术师 称号
p2口吐芬芳八郎哥
八郎:风间去死

山崎红叶

【伊庭X千鹤】图书馆 ssl

        “唔……”千鹤看着眼前堆着的暑假作业,因为暑假玩的太欢,完全把作业忘的一干二净,千鹤求救似的看着眼前的伊庭,他正在静静的帮千鹤检查着作业:“伊庭学长……”
        “……”伊庭并没有回应。
        “伊庭学长?”千鹤又提高的音量,但是伊庭还是没有回应。千鹤突然想起来之前伊庭要求自己要叫他的名字,千鹤犹豫了一下,因为还没有习惯叫伊庭的名字,每次叫的时候还是会觉得...

        “唔……”千鹤看着眼前堆着的暑假作业,因为暑假玩的太欢,完全把作业忘的一干二净,千鹤求救似的看着眼前的伊庭,他正在静静的帮千鹤检查着作业:“伊庭学长……”
        “……”伊庭并没有回应。
        “伊庭学长?”千鹤又提高的音量,但是伊庭还是没有回应。千鹤突然想起来之前伊庭要求自己要叫他的名字,千鹤犹豫了一下,因为还没有习惯叫伊庭的名字,每次叫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很害羞:“唔……八……八郎学长……”
        终于听到千鹤叫自己名字的伊庭笑着抬起头:“怎么了,千鹤?”
        ‘腹黑!!这个人绝对是腹黑!!!’千鹤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肯定是不能说出口的:“那个,八郎学长,这道题我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千鹤看着自己的作业,心里默默的抱怨着:‘明明八郎学长也一起出去玩了,自己偷偷的完成了作业却不提醒我……’
        八郎看着眼前快哭了的千鹤,觉得特别的可爱,他当然不会让千鹤知道他是故意不提醒千鹤还有暑假作业没有做完,要不然怎么能像现在这样和千鹤单独相处。
        “好了,我教你做吧,现在还剩下多少?”伊庭站起来,走向千鹤的旁边坐下来,接过千鹤的笔。
        “唔……我看看……”千鹤翻了翻自己的作业:“除了这个数学的作业之外还剩下英语就做好了。”
        伊庭点了点头:“那千鹤也不是什么作业都没做的吧,你是想暑假开头的时候把作业都做完然后再好好的玩吧,结果因为平助的邀请就完全忘了作业这回事。”
        “唔……”千鹤没有办法反驳,因为确实是这样,当初平助邀请去海边玩的时候千鹤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听到伊庭也要去的时候千鹤一下子就答应了。当时和千姬聊天的时候和千姬说了要和伊庭一起去海边的时候,千姬硬是拉上千鹤去挑泳衣,经过两人的讨论,确切的说是千姬强烈要求千鹤买的,买了一套白色的比基尼:
        “千千千千千鹤?!?!?!千鹤好可爱啊!!!”平助兴奋的在后面摇晃着总司。
        总司无奈的看着平助:“不用那么兴奋吧,我能看到,不要再晃我了。”
        这时千鹤的身后突然窜出几个人:“呐呐,小妹妹,一个人吗?”
        “要不要和大哥哥几个一起去玩一下啊?”
“一起吃个饭啊?”
        “啊?那个,不好意思,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千鹤有点为难的拒绝着他们,千鹤胆子一直都比较小,总是不知道要坚决一点拒绝别人,这样总是让别的男的误以为千鹤是不好意思才拒绝他们的。
        一个男的握住千鹤的手,想要拉着千鹤直接走:“别这么说嘛,大哥哥们也很寂寞啊,你就当陪陪……啊……”
        还没等那个男的说完,他就被一脚踢开了,他的两个朋友生气的看着千鹤的身后:“哈?你们干什么啊?”
        伊庭从身后伸出一只手抱住千鹤,平助和总司站在前面,斋藤和熏怒视着他们几个,总司开口说:“干什么?她都说了她是和朋友一起来的,你们没听见吗?”
        被伊庭护住的千鹤有些害羞,他抬头看着伊庭,她有些愣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伊庭,虽然脸上没有表情,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是眼里散发着怒气,似乎要将调戏千鹤的几个人烧着一样:“伊庭……学长?”
        听到了千鹤的声音,伊庭低下了头,刚刚眼里的愤怒似乎是错觉,他温柔的看着千鹤:“千鹤,没事的,不用害怕。”
        千鹤点点头,这件事情就因那几个男的被平助揍了一顿而结束了。
        千鹤事后回想当时被伊庭抱着的场景,还是觉得好害羞。
        “千鹤……”
        “千鹤?”
        “千鹤!”
        “啊?”被人摇晃着肩膀的千鹤回过神来,看着旁坐在旁边的伊庭千鹤连忙道歉:“啊!对不起伊庭学长……啊,对不起八郎学长,我刚刚在想事情。”
        伊庭摸了摸千鹤的头:“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千鹤摇摇头,然后认真的看着伊庭:“八郎学长,那个……那个……请问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伊庭愣住了,他看着千鹤,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脸上还有点红晕,伊庭也能想得到接下来千鹤要说什么,他笑着说:“有啊,有一个,我很喜欢很喜欢的人,每天看着她都很开心,不管她是笑还是哭我都觉得很可爱,很想每天都陪着她,我很希望她的眼里只有我,只看着我一个人。”
        “八郎学长……”千鹤有些难受的低下了头,她在想自己今天拜托伊庭来图书馆陪自己写作业会不会打扰到他约喜欢的人,能被伊庭学长这样的喜欢着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吧,一定长得很漂亮,她抓着自己的裙摆,眼泪不自觉的就留下来了。
        “千鹤?”伊庭有些慌了,他本来只是想捉弄一下千鹤,没想到会把他弄哭,他紧张的将千鹤转向自己:“千鹤?我……”
        “诶?”千鹤不知所措的擦掉了自己的眼泪:“啊?伊庭学长……啊,对不起,我只是……对不起,我马上,马上就好了……”
        看着这样的千鹤,伊庭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他用双手托起千鹤的脸,认真的看着千鹤:“对不起,我只是想捉弄你一下,没想到会把你弄哭。千鹤,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诶?我……?”千鹤看着伊庭的眼睛,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她的眼睛酸酸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可是……我一点也不优秀,也不漂亮,成绩也不是很好……”
        “谁和你说的我喜欢这样的人?”
        “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伊庭学长这么优秀……”
        “千鹤……”伊庭拉近了自己和千鹤的距离:“不是说了要叫我的名字吗?而且我喜欢你和你优不优秀根本没有关系,在我眼里,你很优秀,很可爱,没有人可以和你比,我最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你。”
        看着伊庭认真的和自己告白,千鹤很开心,比以往的任何一刻都要开心,她忍不住上前抱住的伊庭:“我也是!我也是最喜欢八郎学长了!!”
        伊庭虽然有些惊讶,这是千鹤第一次那么主动,他也伸手抱住了千鹤:“谢谢你千鹤,我很开心。”
        “嗯,我也是……”
        从他们来图书馆的时候就一直躲在门后面的熏,生气的咬着手里的手帕:“可恶,伊庭八郎,居然敢拐走我可爱的妹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熏君还是那么的妹控,真是受不了,看他们以前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迟早有一天会在一起吧。”总司双手抱头看热闹似的看着熏。
        熏生气的转过身看着总司:“可恶!!”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HE END

茶阿槐
乱画的伊庭 千鹤幼年 幼驯染赛...

乱画的伊庭 千鹤幼年

幼驯染赛高

乱画的伊庭 千鹤幼年

幼驯染赛高

雾酱

伊庭の小天狗
服装来自p2,是设定集里的弃用衣装
反正就是,究极私货xx

伊庭の小天狗
服装来自p2,是设定集里的弃用衣装
反正就是,究极私货xx

企鹅团子

猜猜我是谁

*原女慎

伊庭的场合

浅野【我们亲爱的伊庭在干嘛呢?】

(哒哒哒哒跑过去)

伊庭【…………】

(发呆)

浅野【……】

(捂住他的眼睛)

伊庭【???】

浅野【猜猜我是谁?】

(用力按)

伊庭【哦,是谁啊?】

(摸手)

伊庭【手很小的是小千鹤吧。】

浅野【开玩笑的话,就把你头朝下埋坑里。】

(用力)

伊庭【当然是开玩笑啦。】

(汗)

浅野【那么来猜猜吧~】

(使劲按)

伊庭【……】

浅野【呀~怎么了呀~】

伊庭【哦,稍微睡了一小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浅野【现在回答吧~】

伊庭【问题是什么来着?】

浅野【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伊庭【能是谁...

*原女慎

伊庭的场合

浅野【我们亲爱的伊庭在干嘛呢?】

(哒哒哒哒跑过去)

伊庭【…………】

(发呆)

浅野【……】

(捂住他的眼睛)

伊庭【???】

浅野【猜猜我是谁?】

(用力按)

伊庭【哦,是谁啊?】

(摸手)

伊庭【手很小的是小千鹤吧。】

浅野【开玩笑的话,就把你头朝下埋坑里。】

(用力)

伊庭【当然是开玩笑啦。】

(汗)

浅野【那么来猜猜吧~】

(使劲按)

伊庭【……】

浅野【呀~怎么了呀~】

伊庭【哦,稍微睡了一小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浅野【现在回答吧~】

伊庭【问题是什么来着?】

浅野【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伊庭【能是谁啊,当然是我家亲爱的。】

浅野【哦~看看这呆瓜动脑子的样子~】

(继续用力)

伊庭【亲爱的,放手吧,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浅野【亲爱的是谁呢?】

伊庭【那是什么话,亲爱的还能是谁?】

浅野【闭嘴,说名字。】

伊庭【……】

伊庭【——岁哥呼叫机会】

浅野【不存在那种东西。】

伊庭【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浅野【别耍花招了你个绣花包子。】

伊庭【你是在怀疑我吗?】

浅野【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伊庭【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信赖的问题】

浅野【什么呀,废话真多。】

浅野【我赌后面一个月和总司的训练,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浅野【你要赌什么?】

伊庭【一定要见血才行吗?】

浅野【怂了吗?】

伊庭【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浅野【哈哈哈看这小天狗故作坚强的样子。】

伊庭【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浅野【最后一次机会是我给你吧】

伊庭【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

伊庭【即使那样也没关系吗?】

浅野【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

浅野【我们两个中总要没一个】

伊庭【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初遇的时间。】

浅野【哈哈哈只能想到那个吗?】

浅野【无聊的家伙。】

伊庭【怂的话放弃啊。】

浅野【不要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伊庭【一】

浅野【二】

伊庭【……】

浅野【祈祷nia~】

伊庭【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浅野【嗯哼~】

伊庭【请和我交往吧,asano酱。】

浅野【………】


{于是变成了恋爱关系}

没有糖分

薄樱鬼风华之章全通论文——伊庭八郎篇

前言:玩这条线之前,我是万万没想到伊庭线会这么刺激(捂脸),如果要用一句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在开车边缘反复横跳,太刺激了。

伊庭这位在风之章里显得翩翩风度的男主,竟然意外的是肉食系有木有,整条线全通下来,一看最后的CG鉴赏,竟然有一大部分全部都是开车未遂的CG,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捂住鼻血)。

但最可恶的事,这么多辆车开下来,最后竟然全部都是假车,就TM的比较离谱了,我甚至在最后一次两人没做成的时候,对着屏幕发出了一声国骂:“艹,你们到底做还是不做啊,给个痛快啊可恶!”

结果最后两人这车还是没开成……当初是谁告诉我伊庭线有车的,快点出来接受我的捏脸之刑!

咳咳,总之整个伊庭线算是薄樱鬼...

前言:玩这条线之前,我是万万没想到伊庭线会这么刺激(捂脸),如果要用一句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在开车边缘反复横跳,太刺激了。

伊庭这位在风之章里显得翩翩风度的男主,竟然意外的是肉食系有木有,整条线全通下来,一看最后的CG鉴赏,竟然有一大部分全部都是开车未遂的CG,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捂住鼻血)。

但最可恶的事,这么多辆车开下来,最后竟然全部都是假车,就TM的比较离谱了,我甚至在最后一次两人没做成的时候,对着屏幕发出了一声国骂:“艹,你们到底做还是不做啊,给个痛快啊可恶!”

结果最后两人这车还是没开成……当初是谁告诉我伊庭线有车的,快点出来接受我的捏脸之刑!

咳咳,总之整个伊庭线算是薄樱鬼系列比较色气的一条线了,虽然都是在打擦边球就是了wwww


第一部分:男主设定

伊庭八郎,幕府的直参旗本,曾经担任将军身边的护卫,后任游击队的队长,属于将军身边地位不低的一位幕臣。

他同时还是江户四大道场之一伊庭道场的继承人,因为家境富裕,出生良好,所以他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位在好人家出生,非常有教养的一位翩翩公子。

他虽然有着良好的出身以及不低的地位,但却不会显得傲慢,反而无论对待谁都会显得温雅而有礼貌,在待人接物方面显得非常大气而成熟。

他在年少的时候曾经跟新选组的众人打过交道,从那时开始就非常尊敬土方等人,他个人非常认同他们的理想,曾称赞新选组里的众人才是真正的武士,从这里可以看出他是一位不会因为身份地位之类的外在因素就随意评判他人,是一位可以正视别人的优点,而做出公正评价的正直的好青年。

所以伊庭可以说是一位设定上非常优秀的男主了,甚至可以说是正统武士派的代表人物了。

不过正因为他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要求的比较严格,所以他性格中还是有着要强的一面。他是一位有着自己骄傲的武士,同时也也会对自己的无力而感到耻辱,从这点来看,他应该是属于自尊心较强的一位男主了。



当然在此之上,伊庭八郎还有一个设定……是的,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那就是,他是女主的——天降青梅!

而且他还不是普通的天降青梅,是一位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喜欢着女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主的,天降青梅!

啧啧,在追加这个设定后,伊庭的形象一下子显得饱满而生动了起来,他在年幼的时候与女主相遇,与女主许下要保护她的约定后,就开始努力的练习起了剑术,想着等到自己成为配得上女主的优秀男人后,就向她告白,将她带到自己身边。

可以说他这么多年来的努力,有一大部分都是因为对女主的心意,所以说关于他的设定中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加上一条——“喜欢的人是雪村千鹤”。


第二部分:伊庭八郎与罗刹

在风之章中讲到,伊庭为了对抗武田,同时也为了保护女主,自愿喝下了变若水,成为了罗刹,同时在小千的帮助下,将左手换成了鬼族之臂,从而获得了强大的力量。



伊庭变成罗刹后,对吸血行为是非常排斥的,因为他为人正直自尊心又强,面对吸血这种非人行为,无论从身体还是心灵上都无法接受,但是女主对他的痛苦无法视而不见,于是主动为他献上了鲜血。

伊庭对女主伤害自己这种行为非常的痛苦,他自愿变成罗刹的本意是为了保护女主,而现在却不得不伤害女主,甚至还要喝下他的鲜血,他无法接受这种行为,但身为罗刹的本能又无法抗拒女主的血液,在行动与心灵的背离下,只能半强迫性质的喝下了女主的血液。

这里我特别想吐槽下,你们喝个血而已,怎么表现的这么色气啊喂ww


所以伊庭属于男主中对喝血这种行为最不能接受的一个男主了,女主的主动奉献甚至只能给他带来更多的痛苦,甚至会产生严重的背德感,看他一边不愿意一边却不得不喝下血液的时候,还是非常的让人兴奋的w(喂喂)


第三部分:伊庭八郎与鬼族之臂

上面说过了,伊庭为了保护女主以及对抗武田,在小千的帮助下,将左手换成了鬼族之臂,这个蕴含着强大生命力的鬼族之臂,除了给他带来了强大的力量外,还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因为鬼族有着繁衍后代的本能,所以鬼族之臂感受到了伊庭对女主的好感,并且将这种好感扩大成了对女主的欲望,所以伊庭自从得到鬼族之臂后,天天晚上都会做有关女主的chun梦(咳咳,太刺激了,梦的内容请务必说出来

伊庭对这种事情感受到了痛苦,他自认为自己对女主是那种纯粹的喜欢,但现在这份喜欢中却混杂了肮脏的欲望,这对他来说是无法忍受的,在一边自我嫌恶,一边又无法克制的情况下,他在跟女主独处的时候,忍不住推到了她。(此处乃第一辆假车


伊庭在紧要关头清醒了过来,然后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法接受,为了不让自己一时冲动作出后悔的事情,他开始有意无意的远离女主,尽量不跟女主有过多的接触。

他在受伤养伤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控制对女主的欲望,所以对女主坦言希望她能够离开,否则自己也不知道会作出什么事情。

女主表示,如果是伊庭先生的话,对我做什么事都无所谓,所以不要让我离开。

伊庭理智之线彻底崩断,又一次推到了女主,说这是她说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后悔。(此乃第二辆假车


女主说自己不后悔,打算接受伊庭,但伊庭还是在紧要关头清醒了过来,然后推开女主让女主不要接近自己。(=皿=女主都答应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嘛,其实可以理解啦,伊庭一直都认为自己对女主是那种纯粹的爱,而现在这种爱由于鬼族之臂的影响,混杂着冲动与欲望,让他对自己的感情都产生了怀疑,所以才会这么痛苦。


第四部分:伊庭八郎与雪村千鹤

伊庭因为是女主的天降青梅,所以在风之章一开始就对女主有一个非常粗的单箭头,他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喜欢女主,而女主也在与他相处的过程中,被他所吸引。(有一个长得帅,多金又有权的帅哥对你有好感,还跟你从小就认识,从小就喜欢你,这谁顶得住啊喂

可以说这两人基本在华之章一开始就处于两情相悦的状态,但伊庭那里因为鬼族之臂有了情况,觉得自己配不上女主,而女主则因为自己的身份觉得自己配不上伊庭,所以两人就一直处于相互喜欢,但却都认为自己配不上对方的这种情况。(←早点告白你们孩子都有了,还纠结个什么啊

在伊庭受到鬼族之臂的影响,冲动之下多次推到女主后,他觉得应该让女主远离自己,就提出了让女主跟小千走这个请求。

女主不同意,她在跟小千离开之前,正式向伊庭告白,说自己一直都喜欢伊庭,所以无论伊庭对自己做什么,她都不在意,让伊庭不要再痛苦了。

伊庭被女主的告白所打动,他终究还是无法放开女主,他认清了自己的内心,无关欲望与本能,他就是纯粹的爱着女主,于是伊庭用一个吻回应了女主的告白,两人拥吻,正式确定关系。


伊庭与女主心意相通后,得到了鬼族之臂的认同,鬼族之臂彻底认他为主,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在我看来这个鬼族之臂就是伊庭与女主的催婚小助手啊有木有!看到伊庭与女主两情相悦后就心满意足的认主了,它就是想吃这两人的狗粮啊有木有,这么一想好像有点可爱啊w

伊庭与女主确认关系后,两人追上了新选组的步伐,一起去了虾夷,准备跟新选组一起面对最后的战场。(这里是我比较欣赏伊庭的一点,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做到底,他明明有机会直接带着女主去隐居的,却还是选择了跟新选组一起战斗到最后一刻。)


在虾夷岛上伊庭与女主度过了决战前最后一段平静的时光,在欢迎晚宴结束后,伊庭邀请女主去他的房间,女主有点害怕他会乱来,伊庭则表示,我不急,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们可以慢慢来。(啧啧啧,看这台词)

女主羞涩的答应了他,两人于是一起睡觉(就单纯的睡觉),在半夜女主被噩梦惊醒,伊庭则为了安慰女主,温柔的亲吻了她。(此乃第三辆假车


两情相悦,同床共枕,女主脆弱,男主强势……在这种情况下,这车还是没开成,最后伊庭抱着女主睡觉去了……你们还行不行了!这里真的是没法儿忍,对着屏幕发出了一声国骂有木有www太过分了


第五部分:boss战

伊庭与女主在见证了新选组最后的战斗后,也迎来了他们等待已久的最终boss——武田。

武田因为也获得了鬼族之臂,所以实力非同凡响,但伊庭因为得到了鬼族之臂的认同,所以比起武田来,实力更胜一筹,基本全程压着武田来打。

武田自知不敌,于是卑鄙的抓住了女主当人质,女主则对伊庭说,我是鬼族,不会轻易死掉的,请伊庭不要管自己,一定要趁现在解决掉武田,否则后患无穷,伊庭感受到了女主的意志,没有选择救女主,而是直接给了武田最后一击。(这里根据描述伊庭似乎是伤到了女主,但CG上女主好像没受伤啊?



第六部分:结局——苏醒之时

因为跟武田最终决战而受到的伤势,女主陷入了沉睡之中,而伊庭则一直等待着女主苏醒的那一天。

最终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女主在伊庭的怀中苏醒了过来,伊庭告诉女主一切都结束了,等待两人的只会有幸福的生活,这条线就到此结束了。

总体来说,因为伊庭拥有了鬼族之臂,并且得到了这个手臂的认同与力量加持,他自己也说吸血冲动已经消失了,我们可以合理推测,伊庭在故事的结尾基本已经变成了鬼族了,寿命之类的应该是完全不用担心才是……

身为鬼族的他与同样身为鬼族的女主,等待他们的毫无疑问只会是幸福的结局,只能说不愧是天降青梅吗?爱了w

PS:所以你们这车开了整条线,到最后结局都还没开成是不是,太过分了,欺诈啊!

蓝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