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伊德尔顿

   1参与
悲伤理科人

一次生日宴

 *小时候的风陵渡和伊德

    *这才叫小甜饼!


    埃尔顿家真是模范家庭!街坊邻里都这么说。

    瞧瞧!太太聪明贤惠温文尔雅,先生德才兼备英俊潇洒,女儿乖巧美丽,儿子勇敢帅气,简直了,简直了!妇女们交头接耳,称赞不绝。

    埃尔顿家是这片儿不多的贵族家庭,也是公认的,最值得尊敬的一家人。

    小风陵渡也这么认为的,不过似乎不太一样。...


 *小时候的风陵渡和伊德

    *这才叫小甜饼!



    埃尔顿家真是模范家庭!街坊邻里都这么说。

    瞧瞧!太太聪明贤惠温文尔雅,先生德才兼备英俊潇洒,女儿乖巧美丽,儿子勇敢帅气,简直了,简直了!妇女们交头接耳,称赞不绝。

    埃尔顿家是这片儿不多的贵族家庭,也是公认的,最值得尊敬的一家人。

    小风陵渡也这么认为的,不过似乎不太一样。

    风陵渡他爹,一代大恶魔,来自深渊地狱,魔鬼中的魔鬼,就看不惯什么贵族老爷。

    ”切!假惺惺的家伙!小风陵渡啊,我跟你讲,那种家庭,表面光鲜亮丽,背后指不定多压抑!不像咱家……”伟大的恶魔话还没说完,就被无情打断。

    精致漂亮的天使面带微笑,白皙的手轻轻搭上恶魔的肩。

    恶魔讪笑。

    ”总之!小子你记住,咱家就是最好的——”他最后扯着嗓子号了一声,就飞快的开溜了。

    漂亮天使看着他逃跑的方向,轻笑一声。然后呼撸着风陵渡的头说,”别听你爸胡扯。一家人是什么样的,不能光听传言。不了解就不应该妄自评价啊。还有,街坊上的那些阿姨的话也少听,不要学他们呀。风言风语害人。”天使女士叹了口气。

    ”不过有句话你爸说的没错,咱家就是最好的,不论别人怎么说。”

    小风陵渡点头。

    然后开心地观看亲妈捶打亲爹。


    在和伊德熟识几年后,风陵渡不禁感慨,街坊阿姨的话真不能信。

    此刻他正端坐在一片狼藉中,头顶鹅毛乱飞。

    这是在埃尔顿家古雅的客厅中。

    而伊德和他披着一张床单。小小的伊德正挥舞着魔杖,试图创造个结界。

   姐姐弗莱米正四处放着火苗,蹦来窜去,活像田野上的兔子。

    伊德他爹,埃尔顿先生,有些手足无措。他是为血统纯正的绅士,不会什么法术。

    但他当然不会干站着看闺女捉鹅。所以他开始呐喊助威。

   刚刚步入中年 ,尚且身体健康的埃尔顿先生一边挥动手杖,一边高声呼喊,仿佛在辅助驱鹅,又似乎只是在为女儿加油。二者兼有吧,两个小孩想。

    说真的,埃尔顿家简直是一群神经病!

    天知道他们是如何在外人中留下那样的印象的!

    经过十六次尝试后,伊德终于成功建立了一个碎掉一半的结界。“没办法,凑合一下吧。”他无奈的说着,又缩得紧了些。风陵渡搂伊德躲在小小结界之下。虽然挤了点,但无论如何,不用再被鹅撞,他们都很开心。

    可不过是捉个鹅而已啊!为什么像打仗一样!!风陵渡头回见这阵仗,着实震惊。

    而带和回来的罪魁祸首正无知无觉的在实验室里“工作”,她还以为一会儿就能看见一锅喷香的鹅肉呢。

    最后捉鹅大战以弗莱米放火烧家结束。满屋的烤肉香哦,那叫一个诱人。

    埃尔顿一家,外加伊德的好伙伴小风陵渡,一起饱餐一顿。

    在这一地狼藉中,伊德度过了他难忘的十一岁生日。

    “其实还好”后来他对风陵渡说,“十岁那年你没来,假如你来了,就能体验到被闪亮软泥史莱姆吞噬的快乐。”看着伊德怀念的表情,风陵渡默默后退两步。

    晚饭后,在伊德的暗示下,他俩飞快的逃离餐厅窜进花园。

    正值四月,花开遍野,园子里一派繁荣之景。他们轻车熟路的钻进一丛花树下,准确的说,这算不上树,只是一丛丛巨大的绣球花。因为开的太过热烈,如同一棵花树,远看又似一朵花云。

    花丛下有几串小洞,刚满十一岁的伊德正好能钻进来,而比他大四岁的弗莱米就不行。所以这里如同他们的第二个家。哪个小孩子不喜欢秘密呢?太有趣了。

    不过由于空间原因,在这儿他们顶多坐着。但这也影响不了什么。

    浅蓝的无尽夏肆意绽放,它们也在享受着难忘的春天。

    ”真是一次精彩的生日宴啊——”伊德一边钻入花丛一边说道。

    先一步进来的风陵渡给他清了块场子。

    “为什么我们要跑这么快?”风陵渡一边从角落里拉出一个饼干盒一边说着。他费劲儿地打开盒子,递给伊德,”喏,生日快乐。”“因为,如果跑的晚了,我妈就会抓住我们,试图用那些鹅毛给我们打造一些,‘有趣的玩具’,”伊德摆出一幅演讲的姿态,并抹了把脸上的奶油。“相信我,你一定不会喜欢的。嗯,我也不喜欢”然后顺手糊到风陵渡的脖子上。

    “啊!你恩将仇报——”风陵渡遭到突然袭击,哀叫一声。

    小伊德装作没看见,偷笑着爬到饼干盒边,好奇的探头。只见盒内一片金光灿烂。

    ”哇,这是你收集的吗!好漂亮啊!”伊德掂起一根盒子羽毛转头想跟风陵渡询问。

    却迎上一把叶子。

    有花瓣有叶片,浩浩荡荡迎面打来。

    一瞬间,伊德眼前只剩下碧绿浅蓝。诶?

    叶子之后,一个白白的影子扑来。

    自己似乎在向后倒。伊德想。不过地面很软,倒也很舒服。

    这一攻击实是把他打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在地上躺着了。

    风陵渡乘胜追击,飞快地推着地上的落花,一把把的往伊德身上撒。

    起初伊德还试图挣扎两下,奈何力量不敌,被风陵渡无情地按在花堆里,就干脆不动了。

    ”谋杀啦——”伊德呐喊。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风陵渡故作严肃状,继续撒着花。

    ”破喉咙!破喉咙!破喉咙!”伊德双手合十,以躺尸状流利回击。

    风陵渡顿了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

    伊德眼睛一眯。他抓住风陵渡停顿的这一秒,“啪”的捶向风陵渡撑在地上的胳膊。于是他手一软,趴在了伊德身上。

    ”小风铃!小风铃!小风铃!‘’伊德继续乱喊着,翻身试图反压上去。不过风陵渡虽然横倒了,却仍守住了优势地位。 未果,于是他转而进攻。伊德也抓起一把把花瓣,往风陵渡身上撒。

    一时间两个小孩儿滚做一团。

    “休战!休战!”不知过了多久,伊德气喘吁吁地投降。

    和一个混血天使比体力,实属是他伊德自不量力。

    风陵渡早有预料,便乐呵呵地爬了起来。

    两人都滚了一身泥,却开心的很。

    小孩子的友情,或许就是这么简单吧。

    “糟糕,衣服脏了会骂吧”小风陵渡脑中忽然闪过自己妈教训恶魔爸的场景。

    “嗯,这样,一会我们溜去我房间,你换一身衣服再走。”伊德出主意“问起来就说,是埃尔顿夫人给你的礼物!”

    “好主意!”

    

   ”诶,所以这是你的羽毛吗?”解决了生存大事,伊德忽然想起之前的问题,指着盒子问。

    ”不,有几根暗一点的是。大多是我妈的。”风陵渡揉了揉伊德的脑袋,作为最终报复。

    饼干盒里装满了羽毛,都是雪白的,大部分闪着金光,看起来明亮圣洁;有些没有闪光,因而暗淡,但更加洁白。

    ”确实是个好礼物!我喜欢!”一双埃尔顿家标志性的金瞳满含笑意。

    伊德那张好看的小脸上虽然沾满了泥灰,却笑的比谁都开心。

    四周盛放着无尽夏,蓝与金交相辉映,灿烂而温暖。

    这一幕深深刻在了他的心中。

    哪怕多年后,仍令风陵渡难以忘怀。


                                                                                                End


        P.S.鹅当然不是被活生生烤死的!亲爹在乱挥手杖时意外打晕了一只,然后就如同开了任督二脉,他忽然悟了,就此成为打鹅高手,一举捉拿全部在逃大鹅。亲爹威武!不过姐姐不能白放了那么久的火,于是由着她做了烤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